车上两个?了一个 我的很大不来看看吗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薇就着龙头上流淌的水擦了把脸,随后她走出了洗手间。

腹部突然剧烈地疼痛了起来。

担心陌陌回来后找不到自己,凌薇咬紧牙关,朝着住院大楼走去。

临近下午探视时间,住院部的电梯间挤满了人。

孤独瘦弱的凌薇站在电梯间中,像是一片无所依靠的浮萍,被人推过来挤过去,等了几轮她也没能进入电梯。

凌薇决定不等了,转身朝楼梯间走去。

消化科住院区位于住院大楼的第十七楼,凌薇强忍着腹部传来的不适朝上爬起,至十楼时,她再撑不住了,眼前一黑,朝着地面砸了下去。

楼梯间里乱了起来。

隐隐间,凌薇似是听到了有人在喊有人再跑,跟着,她的身体被人搬动,再后来,她完全失去了只觉。

不知过了多久,她渐渐有了意识,缓缓睁眼后,她看到了陌陌的小脑袋。

“陌陌!”她喊了一声。

陌陌趴在妈咪的床边打着瞌睡,听见妈咪的声音,他直起了身子。

“妈咪,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话音落下,陌陌嘴巴一瘪,哭了起来。

凌薇心疼儿子,强撑着身子坐起,抱住了他。

“陌陌乖,陌陌不哭,妈咪着不是没事吗?不过,病房怎么变成这样了?”凌薇打量着眼前莫名熟悉的“病房”,心中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还没等到陌陌解释,房门被人重重推开,下一秒,夜寒霆高俊的身影将那对母子笼罩了起来。

夜寒霆看着瘦弱不堪的凌薇,心口处泛起一丝说不清的情绪,不等他反应,便已消失殆尽。

下一刻,他一如既往地厌恶凌薇、鄙视凌薇。

“母体质量差,难怪这小子这么弱!”他冷哼。

凌薇像是见了鬼,抱紧了儿子,瘦削的双肩不停发抖。

她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她差一点就见不到陌陌了。

陌陌瞪了夜寒霆一眼,冲他吼道:“你出去,我们不想看到你!”

夜寒霆冷笑,“没礼貌的家伙,要不是我救了她,你这小子早没妈了,不过也是,这样的妈,不如没有!”

听到夜寒霆的话,凌薇抖得更厉害了。

感觉到妈咪的恐惧,陌陌伸手拍了拍她的背,随后,他扭头瞪着夜寒霆,“出去,你马上给我们滚出去,我们不想看到你,更不需要你!”

陌陌并不感激夜寒霆救了妈咪,他恨他入骨。

要不是因为他,妈咪不会被扔到殇狱里去受苦,更不会染上一身的病。

刚才,夜家家庭医生说过的话一直在他小脑袋里回响。

医生说,他妈咪身上有多处明显的肌肉缺失性外伤,由于伤口没有得到及时消毒、缝合和处理,导致机体免疫系统严重发生障碍,今后,类似于今天这样的腹痛、晕倒等情况会更频繁的发生,甚至,还会有更危险更严重的并发症出现。

比如,癌症!

陌陌眼中深深的恨和凌薇的惨状像是两把尖刀,狠狠扎向夜寒霆的胸膛,让他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痛。

他以为凌薇在殇狱里受苦赎罪会让他心里很痛快,可是为什么看到她这副模样时,他有种悔意上头的错觉?

不,不是那样的!今天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咎由自取造成的,他只是做了该做的事,他只是让恶徒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对,就是这样!

夜寒霆重重摔门而去,回到客厅时,正在翻看杂志的沈薇妍朝她招了招手。

夜寒霆朝她走了过去。

“薇儿,你在看什么?”夜寒霆侧头望着身旁美好的女子。

沈薇妍将头轻轻靠在夜寒霆肩上,又将杂志放到了夜寒霆的腿上。

“寒霆哥哥,你看这几款订婚礼服的样式如何?”沈薇妍问。

凌薇回来了,她不得再由着夜寒霆的性子了,她得抓紧时间真正成为夜家大宅的女主人,成为身旁这个坐拥东都大半财富,所有女人为之疯狂的英俊男人的妻子。

夜寒霆只轻瞟了杂志一眼。

“都好,你决定吧!”他靠上了沙发背,捏了捏有些发酸的,笔直高挺的鼻梁。

沈薇妍有些失望,合起杂志,凑近了夜寒霆。

“寒霆哥哥,你看起来很累,要不,我扶你上楼休息会儿?”她乖巧地望着他。

“不用,不过薇儿,我很想听你吹玉笛。”夜寒霆回头看她,深眸之中,透着些许期待。

他想起小时候薇儿为自己吹玉笛时的情形,那笛音虽然单调,却将他深深打动,支撑着他一路走到了今天。

沈薇妍俏丽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稍纵即逝。

她撒娇般撅起了嘴,以掩饰内心的不安。

“我当然想为寒霆哥哥吹玉笛了,可是,玉笛是我珍藏的物件,平时我都把它锁在翠明居的保险柜里......”话音至此,沈薇妍纤长浓密的睫毛轻轻抖了抖,垂下了眼。

看得出,没能让寒霆哥哥满意,她很难受。

夜寒霆轻叹了口气,轻轻拥住了沈薇妍。

“不用把这事放在心上,有机会再说吧!”他温柔地抚了抚沈薇妍柔顺的发。

沈薇妍点了点头,抬眼看向俊美无双的夜寒霆,突然,她鼻尖一酸。

“寒霆哥哥,我很怕!”她对夜寒霆说。

“怕什么?”他不解地望着她。

“我怕凌姐姐会再一次抢走你,我......”她看着他,美丽清朗的眼睛里水雾氤氲。

夜寒霆抱紧了她,轻声道:“傻瓜,绝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

话音才落,凌薇那充满绝望的、极美的笑容倏地从他眼前闪过。

“该死,我怎会......”他借口有事要做,松开了沈薇妍,上了楼。

沈薇妍看了眼夜寒霆高俊的背影,随即将视线移向夜家下人房所在的方向。

“凌薇,我绝不会让你抢走我所拥有的一切,这一次,我会直接将你踩入地狱!”她捏紧了双拳,眸色暗了又暗。

陌陌打来热水,替凌薇擦净了脸,凌薇那张巴掌般大小的脸庞上,终于恢复了以往的白皙素净。

“果然,我妈咪是整个东都最漂亮的女人。”陌陌骄傲地望着妈咪。

凌薇给他逗乐了,瘦削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

“陌陌,对不起,是妈咪没有本事,妈咪没有照顾好你。”凌薇心疼地望着眼前过分懂事的陌陌。

“妈咪笨哦,妈咪是公主,公主就该被人照顾!”陌陌笑笑,随后从口袋里摸出一直淡粉色的,廉价的唇膏,递给了妈咪。

“这是?”凌薇皱了皱眉。

“妈咪公主,生日快乐!”陌陌望着妈咪,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里透着碎星般的璀璨光芒。

“生,生日吗?”凌薇努力地想了想。

好像,今天真是她25岁的生日。

可是,陌陌哪来的钱买这个?

凌薇看了看手里的唇膏,神情渐渐沉重。

陌陌看了看妈咪,问出一句:“妈咪,你是不是不高兴?”

凌薇抚了抚陌陌的小脸,摇了摇头,“没有,妈咪怎么会不高兴呢,可是陌陌,这唇膏你从哪得来的?”

陌陌圆睁着眼睛,望着妈咪,“妈咪忘了,陌陌每次去医院妈咪都会给我棒棒糖!”

“棒棒糖!陌陌,你该不会攒棒棒糖去换唇膏吧?”凌薇望着天真可爱的儿子,心口隐隐作痛。

陌陌每次吃药都吃得特别痛苦,秦医生便教凌薇用棒棒糖哄陌陌吃药,如今,小家伙把祛除肝宝腥苦气味的棒棒糖拿去给自己换了唇膏,那,那些药,他是怎么憋着泪吞下去的?

这个孩子也太懂事了吧,懂事得让人心疼,让人自责。

“妈咪,陌陌替你抹唇膏好吗?”陌陌轻轻晃了晃凌薇的手臂,将她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凌薇点了点头,将唇膏递给了陌陌。

幽暗的,狭小的下人房里终于传出了笑声,凌薇抱着陌陌,眼中闪烁着幸福的泪花。

沈薇妍站在下人房外,紧紧攥着拳头。

对凌薇的妒恨之意如疯狂滋长的野草,爬满她整个胸腔。

“凌薇,我倒要看看,你能笑到什么时候。”她瞪了那个狭小房间的房门一眼,恨恨地转身离开。

凌薇和陌陌难得的,在夜家度过了平静的一夜,第二天天色刚亮,凌薇被一阵粗暴的敲门声吵醒。

凌薇亲了亲还在熟睡中,陌陌帅气的小脸,起身走向房间门,刚拧开门锁,房门被人从外面拉开了。

夜寒霆阴沉冷肃的脸撞入了凌薇的眼底。

“你......”凌薇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昨夜短暂的幸福让她暂时忘记了往事,忘记了夜寒霆。

可惜幸福不过夜,天色才刚亮起,她的梦魇就出现了,残忍地将她拉回了现实。

凌薇尚未回神,夜寒霆将一套明显带有侮辱性质的下人服扔到了凌薇的身上。

“什么意思?”凌薇秀眉微蹙。

“你恐怕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夜家的下人,不是主人!换了衣服,把夜家大宅打扫干净,还有,我的客人们会在下午五点过来,在那之前,我希望你准备好八道热菜、八道冷菜、一道汤菜、一道甜品,酒要09年的康帝踏雪,提前放入冰桶降温!”夜寒霆冷冷道。

他打定了主意不让凌薇好过。

他有的是办法折磨她。

凌薇冷漠地望着他。

凌薇皱了皱眉,半晌,她问出一句:“夜少打算将我们母子困在这里多久?”

“直到你死!”夜寒霆的嘴里抛出了毫无温度的四个字,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地扎向凌薇的心口。

是啊,她一直知道,夜寒霆巴不得她死。

她差点就忘了,她只是夜寒霆的囚徒。

随时会被他“处决”的囚徒。

凌薇自嘲般一笑,随后望向夜寒霆。

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若说她的目光中还剩些什么,那就是绵绵无期的恨。

“我知道了,夜少请出去吧,我这就换衣服!”凌薇淡淡道。

夜寒霆看着她,心口莫名一堵。

这女人是在嫌弃他吗,怕他偷看她换衣服吗?

她曾经可是把自己扒光了,爬上了他的床啊!

想到这些,他眸色一暗,抓住凌薇的手臂,然后用力一推,那小女人的背贴上身后墙壁,跟着夜寒霆伸出手臂,往墙上一杵,凌薇的面前,就这样凭空多了了一道桎梏。

“夜少这是想做什么?”凌薇不悦地问。

夜寒霆正想说话,身后突然传来了陌陌冷沉的声音。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