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长大了可以做了 撞得她说不出话来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宝贝的身子狠狠一震。

她不该招惹沈薇妍的,她明明知道,只要沈薇妍一句话,夜寒霆就会将他们母子挫骨扬灰。

“夜寒霆,夜寒霆......”宝贝嘀咕两声,转身,朝对面的VIP病区跑去。

秦启元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小李,到底怎么回事?”他望向小李。

小李一脸懵圈地望着秦医生。

“秦医生,陌陌被他父亲的手下带走了,可是,我好像听见凌小姐提到了夜氏总裁!”小李说道。

夜氏总裁夜寒霆,那可是东都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他怎么可能和宝贝这样的女人扯上关系呢?

宝贝冲进那间装饰有小飞侠彩色玻璃的高级病房后,发现病房已经空了。

VIP病区的小护士紧跟着宝贝跑了进来,不满地抱怨了起来。

“你这女人真是莫名其妙,我都跟你说了夜小姐已经转院了你非不信!”

宝贝转身,抓住了小护士的双肩。

“告诉我,他们去了哪,告诉我,他们现在带着我儿子去了哪里?”宝贝表情绝望,双目赤红,吓得那小护士嘴唇一直哆嗦。

“我,我不知道!”她无辜地摇头。

宝贝用力推开了小护士,如疯妇一般冲出了VIP病区,冲出了住院大楼,冲出了医院大门。

她站在路中央用力挥手,吓得马路上的车辆统统绕着她走。

十几分钟后,一辆出租车终于为她停了下来。

“夜氏集团,快!”上车后,宝贝对司机说了这么一句。

司机朝后视镜里望了宝贝一眼,摇了摇头。

“不是我泼你冷水,小姐,你这副打扮,别说进入夜氏集团,恐怕想靠近那扇大门都难,要不,我先送你去附近的商城,你去捯饬捯饬再去夜氏!”司机好意提醒。

“去夜氏集团!”宝贝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她哪有捯饬的心情,现在的她只想见到夜寒霆,只想要回儿子,夜氏的保镖敢拦她,她就和他们拼命!

见她这么执拗,司机不再多嘴,安安静静开起了车,四十分钟后,出租车在气势恢宏的夜氏集团大楼附近停了下来。

“抱歉,出租车只能停在这个位置,你自己......”

司机话音未落,宝贝已经开了车门冲了出去,那司机缓过神来,才发现宝贝还没有付自己车资,正想下车追人,他发现后座上有一张纸条。

【司机师傅,你是好人,你的车牌和识别号我记下了,车钱我先欠着,三天内,一定给你邮到你公司去!】

看到纸条上的内容,司机深深叹了口气。

生活的重压啊,究竟要把好好的人给逼成什么样子?

宝贝穿着宽大的T恤,踩着板鞋跑到夜氏集团大门外,毫无悬念的,她被看守夜氏大门的两个保安拦了下来。

“站住,干什么的?”其中一个保安冲宝贝吼出一句。

“我找夜寒霆!”宝贝咬牙道。

对她而言,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宝贵,她要马上见到夜寒霆,找回儿子。

夜寒霆想怎么对付她,她不在乎,可是,儿子的病不能拖,也拖不起。

听到宝贝这话,两个保安对视一眼,笑了。

“这年头,什么阿猫阿狗都想见夜少,昨天还有个孕妇想闯进去见夜少呢,今天居然来了个穷酸!”其中一个保安嘲讽道。

“可不是吗,想攀上我们夜少摇身变凤凰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才行!”另一人附和道。

宝贝紧紧握着拳头,死盯着那两个保安。

眸底两簇隐隐而跃的火焰似要将他们焚尽。

“我说,让我进去!”她吼道。

“贱人,你这是来劲了,马上从这扇门里滚出去,否则,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其中一个保安吼道。

“谁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谁允许你们在夜氏的地盘上大吼大叫?”夜清突然出现在夜氏大门附近。

听到夜清的声音,两个保安瞬间怂了。

夜清是什么人,他可是夜少的贴身保镖兼助理,他出现在这里,那说明,坐在总裁室里的夜少已经洞悉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两个保安对视一眼,垂下头,不敢去看夜清凌厉的眼神,倒是宝贝,抬眼,望向了夜清。

“我要见,夜,寒,霆!”她怕夜清搞不清楚自己的来意,便一字一顿,把那三个字说得清清楚楚。

夜清微微蹙眉。

半晌,他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凌小姐,这边请!”夜清看了宝贝一眼,引了她朝大楼电梯间走去。

瞥见夜清带了个女人去见夜少,夜氏大楼一层大厅内的气氛瞬间变了。

“夜助理居然带那个女人去见夜少了!”

“夜少怎么会和那样的女人扯上关系,难道是藏在乡下的秘密情人?”

“秘密情人!不会吧,夜少最爱的女人是沈小姐啊!”

听见沈小姐这三个字,宝贝的心脏如同被利器刺中,身子微微晃动了起来。

夜清回头瞟了她一眼,冷冷道:“不走吗?”

宝贝回神,深吸了口气。

“走吧!”她挺直了脊梁,越过夜清,目不斜视地走进了电梯间。

是啊,见到夜寒霆要回陌陌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夜寒霆的真情挚爱是谁,早已和她没有关系。

宝贝以为自己和夜寒霆之间,早只剩下了恨,直到她看见坐在夜氏总裁室中央,认真工作的夜寒霆时,她才明白,当初的她为何会在一秒间沉沦,宁愿溺死在那个男人的怀里也不回头。

夜寒霆微微垂头,深邃的五官精美绝伦,就算是放在美男成群的娱乐圈内,他也绝对是最出众的那一个,加上他工作时眼神里那种排空一切、聚精会神的专注感和独有的成功者魅力,普通女人想不爱他,确实是件难事。

宝贝曾天真地以为,嫁给夜寒霆是她今生最大的幸事,时至今日她才明白,从她嫁入夜家的那天起,她便已经给自己掘好了坟,亲手埋葬自己的感觉,竟然这么痛。

夜清轻轻敲了敲夜寒霆办公室的门,夜寒霆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签字笔,抬起头,看向宝贝。

“来了?”夜寒霆淡漠地开了口。

夜清正想回话,宝贝走进了他的办公室,跟着,她将房门关上,把夜清锁到了门外。

夜寒霆皱了皱眉,从办公桌后站起,走到宝贝跟前。

瘦弱的宝贝,就这样被他高俊的身影整个吞噬。

“夜寒霆,把我儿子还我!”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先开了口。

分明,她知道,这个世界上,谁先开了口,谁就输了一半。

夜寒霆盯着宝贝深深凹陷,眸光黯淡的双眸,深眸一眯。

他记得宝贝的双眼里一直有光,她的眼睛像闪烁的星辰,美丽而充满自信。

可是现在的她......

该死,我特么这是在心疼她吗?

这个恶毒的女人居然用这种方式接近我!

夜寒霆的眼神,暗了又暗。

见他闭口不语,宝贝拽住他的衣领,又吼一句:“我已经什么都不剩了,你现在是想扼住我的吼掐灭我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吗?”

陌陌是她的命,没有了陌陌,她生不如死!

夜寒霆捉住了宝贝的手,轻轻一推,那女人的背便撞上了墙面。

“让开,你想干什么?”宝贝喊。

“想要儿子是吗,那你得先让我高兴!”他凑近她,修长的手指贴上了她瘦削却极美的脸蛋。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宝贝的心脏,不争气地突突乱跳了起来。

她恨他入骨,可是,当他靠得自己这么近时,她还是乱了方寸。

“夜寒霆,你,你想干什么?”她秀眉一蹙,脸色微红。

“你说呢?”

他的嘴角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下一秒,他薄凉的唇忽地贴向了她的。

“不!”因为紧张,宝贝闭上了眼睛。

“呵!”

夜寒霆的嗤笑声在她耳畔响起。

睁眼时,她对上了他的眼睛,那双曾让她迷失了自己的深邃星眸里,森寒一片。

“你......”宝贝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她被吓到了,以至于她慌得大脑短了路,想说的话一句也没有说出来。

夜寒霆盯着她,眼里尽是嘲笑,“你不是很恨我,可我怎么感觉你在期待我的吻?”

莫名的,他的心情有点好。

一个小小的测试,便能让她本性全露。

宝贝冷笑,布满血丝的眼睛里竟然闪过一丝讥讽。

“夜少总是这么自以为是,不过,我还真替你感到可悲,你应该都没有吻过沈薇妍吧?否则,你不可能不知道,女人在期待男人的吻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宝贝这话,将夜寒霆好不容易生出的好心情直接打入了谷底。

他是没有吻过沈薇妍,不是他不想,只是他一靠近沈薇妍,眼前便会浮现出另一张脸。

一张愤怒的、绝望的女人的脸。

那个恶毒的女人横在自己和薇儿的中间,她像是一道梦魇,一旦出现,便会将他的心情搅得一团糟。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一直拖着自己和薇儿的婚礼。

夜寒霆的脸色越来越冷,连带着这个办公套房的温度一起骤降。

他伸出手,狠狠扼住宝贝的咽喉。

“在殇狱里待了五年,长出息了,敢和我这样说话的女人你还是第一个,看来你在殇狱中受的惩罚还不够!”

脆弱的宝贝哪里经受得住他这么粗暴的折磨,气息瞬间弱如游丝。

她挣扎着,她想推开他,却发现自己的举动不过是徒然。

她恨夜寒霆,却狠不过他,和他对阵,她的结局只有一个“输”字。

可是,陌陌,陌陌要怎么办?

宝贝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呼吸节奏也越发地缓慢了。

夜寒霆看着她,心间仿似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了一下。

他松了手,转而抓住她的双肩。

“宝贝,我知道你没那么脆弱,你特么给我睁开眼睛,你的债还没有还清,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他冲她吼道。

宝贝费力地睁开了眼睛,看了他一眼,渐渐涣散的双眸之中,竟然再没有一点生者之气。

招惹了夜寒霆,她宝贝哪里还有生路可走?

偏偏,她又死不得,因为陌陌需要她。

“夜寒霆!”她轻轻喊了他一声。

一反常态的温柔。

“你想说什么?”他问。

“我错了!”她回答。

“什么?”他皱眉。

宝贝态度的突然转变让夜寒霆有了一丝心慌的感觉,为什么这样,他说不清楚。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