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想你想得要疯了 老子今天就要你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杜曜泽看了一眼许颜,眼神有些暗淡,皱了一下眉头,就先开口了。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情吧,杜少!”许颜听了杜曜泽的话,就又生气地说了一句。她紧锁的眉头,似乎皱得更加的紧了。

“怎么叫不关我的事情,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杜曜泽一阵皱眉,”难道说好的事情,你想反悔?”他沉着声音说道。眼睛还是看着前方,一眨不眨。

“你还知道那是我们说好的,那你为什么出尔反尔?”许颜接着又生气地说道。因为愤怒,她的拳头也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颜儿,有些事情我必须跟你说清楚。”杜曜泽说到这儿,就换了一种口气,“你爸爸是不是比较喜欢你妹妹?”

“你问这个干什么?”许颜听了一阵莫名其妙,感觉到杜曜泽话里的深意,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

“那么,如果你爸爸没了,他的公司会留给谁?”杜曜泽说着,就又看了一眼许颜,眼里的神色竟有些意味不明。

“当然是我们姐妹俩了。”许颜说着,忽然觉得一阵不对劲。“现在公司已经不在了,你说这个干什么?”许颜听了杜曜泽这么说,心中就厌烦着。

“你想想,如果公司还在的话,那么你会得到应该属于你的一半吗?”杜曜泽眯了眯眼,转了转方向盘,就又说道。

听到杜曜泽这么说了,许颜就一阵深思。应该是不太可能,因为纵然是她的爸爸许笙愿意,她的后母饶漫云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而且,如果你的妹妹没有抢走秦景桓,你认为你们在联姻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杜曜泽又说着,许颜竟是一脸地思索。

“他应该会对我很好吧。”许颜一想到这儿,就忽然的叹了口气,杜曜泽说的话,竟然勾起了她对过去的回忆,顿时心中一阵凄楚。

“呵,愚蠢。”杜曜泽直接就是骂出了口。“许颜,你真的是没脑子的,连秦氏父子打的是什么主意都不知道?难怪会被你妹妹设计陷害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许颜似乎听出了杜曜泽的言外之意,就感到莫名的气愤。

“我是说,秦景桓同意和你结婚,并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你们的集团。”杜曜泽见到许颜还没有开窍,就直接地把话说了出来。

“不,不可能。”许颜不可置信地说着,一定是杜曜泽为了安慰她而想好的一番说辞。

“许颜,睁大你的眼睛仔细想想吧,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秦景桓就不会如此对你了?”杜曜泽继续说着,点拨着许颜。

许颜似乎还想争辩什么,但是不管自己说什么,事实却已经摆在了她的眼前。难道秦景桓接近她,真的是为了他们的公司?许颜想了一下,忽然就开窍了似的。

这么说来,他一早就准备好了接近她,只是出了裸贷的事情后,他认为很没面子,就把对象转到了许秦的身上。

一定是这样,否则凭着他们多年的感情,怎么会说分手就分手呢?现在想想,才知道原来自己去见他,他为什么这么对自己的原因了。

真是可笑,自己那天还对他抱有一丝期望,一丝幻想,这简直是太愚蠢了!

杜曜泽见到许颜不说话,陷入了深思,他就知道许颜一定是想通了什么,就继续开着车。

“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的坏。在你做了我的女人后,我可以把整个许氏集团都给你,这样你不就得到的比原先的多了。”杜曜泽一边开着车,还不忘记跟许颜讲着事情的利害。

许颜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前方。杜曜泽说的也没错,在他收购公司后,她应该也有股份,按照这样来说,自己得到的比原先的是多得多。

再说爸爸年事已高,又患有心脏病,的确不宜在过度的操劳,由她管理许氏集团是最好不过的了。而许秦和秦景桓他们想法设法的想要公司的股份,现在却什么都没有得到,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结局。

“的确事情也没有那么坏。”许颜在想了一阵后,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原本阴暗的心情,此时也渐渐地舒爽起来。

“杜曜泽,你家里就你一个人吗?”许颜在别墅里的时候,见到的都是些佣人,而没有见到和他相关的人。

“不,也不是,我弟弟还有我的父母都在国外。我弟弟还在美国读大学,今年十月份就要回来了,而我的父母有可能要在国外呆一段时间。”杜曜泽听了许颜的话,就一边开着车,一边慢悠悠地说着。

“哦,原来是这样。”许颜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别墅里,只有他们俩个人了。

“对了,你真的打算让我接管许氏集团?”许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就想到了什么又问出了口。

“是啊,你不是在公司里工作好久了,应该对公司的各个流程都很熟悉,所以你过去,就在适合不过了。”杜曜泽也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

“是这样就再好不过了,只是……”许颜想说一下,她裸贷的事情被传地沸沸扬扬,而她也和家里人闹翻了,此时她在代表耀天集团过去,岂不是变得难堪?

“不用怕。一切有我,你只要认真做,乖乖配合,一切关于你的流言会自动的消失。”杜曜泽似乎察觉到了许颜的为难,就又像她保证着。

许颜听了杜曜泽的话,心中像是放下了什么一样。

可是她不明白,杜曜泽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难道就因为他睡了她?

想到这里,她不由的脱口而出:“杜曜泽,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杜曜泽还是没有回答她,只是嘴角一笑,继续开着车,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许颜见到杜曜泽没有回答,也就不再问他了。

回到别墅的第二天,杜曜泽就兑现了诺言,果然让许颜去接管了原先的许氏集团。刚到那儿,许颜还是有些惊讶的。

这儿的装潢和布置都翻新了一番,原先陈旧的办公楼,也被装饰的焕然一新。而公司里的员工一见到许颜过来了,都笑着打招呼,丝毫没有因为公司被收购的事情而听到任何闲言碎语。

许颜很满意这样的环境,就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看,和原先的没有什么差别,只是办公室里又被重新漆上了一层油漆,显得很时尚大方。

许颜看了一眼,就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打开电脑,可以看到各个部门递上来的文件,许颜先做了一个简单的处理,就把一些重要的文件呈交给了杜曜泽。

她现在是公司的总经理,自然是很忙的,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不过公司的重大事项,她还是得告诉杜曜泽的。

许颜就这样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工作起来。不觉间已经到了十一点了,门忽然开了。许颜一抬头就看到杜曜泽正捧着一束花,走了进来。

“怎么样,颜儿,还喜欢这里吗?”杜曜泽微笑着说道,就把花递给了许颜。

“太完美了,谢谢你。”许颜高兴地说着,就接过了杜曜泽递过来的话,那是一束蔷薇,淡粉色的,十分的新鲜。

“喜欢就好。”杜曜泽也高兴地说着,眼里闪着不一样的光泽。他又看了看四周,似乎也觉得挺满意的,就顺势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许颜一见到杜曜泽坐了下来,就主动地去冲了两杯咖啡,放在了茶几上,自己也就坐在了杜曜泽的身边,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哦,对了,我还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杜曜泽说完,就又从胸口拿出一个深蓝色的盒子,只见上面系着一条粉色的丝带。

“这是什么?”许颜见到这么精美的盒子,猜想里面的东西一定也是十分的精美,就忍不住说道。

“打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杜曜泽也没有说出来,而是吩咐着许颜自己打开来看。

于是许颜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之心,打开来一看,那是一条水晶的手链,放在盒子中,呈现着璀璨的紫色,看上去很名贵。

许颜就伸手,戴在右手上后,一看正合适,她的心里不禁多了几分喜悦。

“果然合适呢,我可是挑了好久的呢!”杜曜泽说了,就看到了许颜洁白的手腕上,多了一条手链,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夺目的光彩,衬得她的脸色更加的光彩了。

“曜泽,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该怎么谢你呢?”许颜看着手腕上的链子,禁不住心中的愉快,就又抬头说道。

“也不用谢,如果你觉得真的要感谢我的话,你就陪我去吃顿饭。”杜曜泽朝着许颜一笑,心中顿时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就这么简单?”许颜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堂堂的总裁,送人礼物已经是不易了,而如今连谢谢都不用,许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是啊,那还愣着干什么,走啊!”随着杜曜泽的一声下令,许颜就走先走了出去,杜曜泽也紧随其后。

他们就这样一路走着,还没有到门口,就见一群记者蜂拥而来。他们见到许颜和杜曜泽就不停地照相,然后也有记者递上了话筒。

许颜还没有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就有记者开始问道。

“杜少,请问许颜现在是您的女朋友吗?”只见一个女记者上前来,用话筒对着杜曜泽。杜曜泽知道这是现场直播,所以就对着她们笑了笑。而杜曜泽一笑,现场的气氛就开始热闹了起来。

其实杜曜泽只是和许颜一起出去吃饭,而有关于这件事情,杜曜泽还不知道是谁干的。不过既然是有人故意出难题,那么他也就不客气了。

“是啊,她就是我一直隐瞒的女友。”杜曜泽又对着她们笑了一下,然后牵着许颜的手,对着镜头说道。接着他又朝着许颜温柔一笑,许颜见到他笑了,也配合着笑着。

即使他的这一番话,让许颜有些愣怔,但是片刻,许颜又反应过来了,杜曜泽一定是为了不让自己难堪,才这么说的,其实她和杜曜泽之前的关系,她自己也是清楚的。

“听说耀天集团在收购许氏集团的时候,您的女朋友帮了很多忙,而一度和她的家人闹翻,是不是有这样的事情?”接下来又有一个记者喋喋不休的问着,让许颜的脸上一阵难堪。

“不,没有这样的事情,他的家人只是因为我们一度瞒着交往,所以才会有了裂痕。”杜曜泽也看了一眼许颜,为她圆着谎。许颜听到了杜曜泽的回答,心中一阵暖意,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听说许总裁还嚷着没有许颜这个女儿,是不是真的?”记着又开始提出了一个问题,杜曜泽依然很好的做了解释。

而许颜听了这一个个问题,显然是有人在背后故意这么地问着,敢情今天的这一出戏,也是他安排的,只是不知道他安的究竟是什么心?

就在杜曜泽接受采访的时候,秦景桓已经坐在了电视机面前看着这一幕。他原本是想让许颜出丑的,从而加深杜曜泽和她的个人恩怨,只是没想到杜曜泽会这么袒护许颜,而且许氏集团的人心这么快就被笼络了。

秦景桓听着杜曜泽的回答,手不知不觉地就握紧了。他虽然知道许颜被杜曜泽给带走了,但是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事情,他还是不知道。

而如今自己派去的人,竟然无意中,报道了许颜是杜曜泽女朋友的事情,难道这竟是成人之美,秦景桓忽然有些不甘心。

而明天这个消息会传遍大街小巷,他也知道杜曜泽既然这么说,那么他是早就有准备了,或许他也知道这背后的人是自己了。那么他和杜曜泽之间的一场暗战必定不远了。

经过记者的报道,许颜和杜曜泽在一起的消息不胫而走,一下子成了人们热议的话题。

秦景桓为此很是气愤,而许笙见了心里竟然也是一阵五味杂陈,又躺在医院里的他,真的是对许颜失望至极了。

与此同时,对这一报道还心存余悸的,就是沈天琛了。沈天琛就是沈卿云的父亲,自从女儿出事以来,他们的公司也随之惨淡起来,若不是靠着杜曜泽的帮助,今天他这个湄城四大企业家族早就没有他站立的余地了。

就在他以为杜曜泽,会看在卿云的面上,一直资助他的时候,却听到了这一则惊人的消息,他的心里无疑是害怕的,但是害怕的同时,他是不甘心。

凭什么原本属于她女儿的位置,就这么地被别人占了,而且自己或许也会失去杜曜泽的庇护,这也就是他为什么害怕的原因。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是不会让许颜成为杜曜泽的女朋友的,即便现在是,他也会有办法让她消失。带着这一丝不甘,他拨通了杜曜泽的电话。

“喂,曜泽,你现在在办公室吗,我有一份文件给你看看。”电话的那头传来了沈天琛友好的声音。

“是,是啊,沈伯伯,我在办公室里,你有什么文件就让人带过来好了,不必亲自来的,”杜曜泽也是也很有礼貌地说着。

“不,这个文件十分的重要,我必须亲自来一趟,这样啊吧,那你等我一会儿。”沈天琛说完,就吩咐助理下去准备了,他要去耀天集团一趟。

“好,那我等你。”杜曜泽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一挂上电话,他就恢复了往常的凛冽。这个沈天琛打得是什么主意,他杜曜泽是最清楚不过了。

先前他还是看在卿云的面子上,对他照顾有加,只是没想到,他却愈发的变本加厉起来,这几年极尽敛财的本事,也不把耀天集团放在了眼里。

“总裁,要不要我们……”似乎看出了总裁的难处,一旁的刘风就想让总裁早点把他解决掉。以总裁的性子,一向是你不来侵犯我,我也不会去惹你,即便是对待卿云小姐的父亲,也是如此。

“不,先不要动他。”刘风的话,马上被杜曜泽否决了,刘风无奈,只得静静地在一旁侯着。

过了一会儿沈天琛来了,这是一个精神瞿烁的老者,他的头发乌黑的背梳在了脑后,精明的眼神一直打量着这里,看到杜曜泽,就笑眯眯地迎了过去。

“曜泽,怎么,这几天又瘦了,看上去公司很忙啊!”沈天琛笑着一脸恭维地说着。

“是啊,沈伯伯,难得您有空过来,曜泽还没有请你吃饭呢?”杜曜泽就走到他的身边,和他一同坐在了沙发上。而刘风早就端上了俩本热气腾腾的咖啡,放在了桌子上。

“曜泽,饭就不必吃了,你我还客气什么?”沈天琛说着,竟是一阵意味深长,然后眯了眯原本就很小的眼睛,一脸的随和。

“沈伯伯最近可是有什么难处?”杜曜泽看着他,就习惯的问出了口,他看着沈天琛的目光也有几分不自然。这个沈天琛一直就是这么麻烦,放在自己身边,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

“麻烦倒是没有,只是租用的厂房就要到期了,而公司的盈利你也是知道的,所以……”沈天琛说完,就拿出了那份他准备的文件,交给了杜曜泽。

杜曜泽看了一下,就知道沈天琛又在想着办法圈钱了,随即笑笑,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表示,就替他签了那份文件。

“没事,钱算在我身上,到时候,你在还给我也不迟。”杜曜泽依旧微笑着说道。虽然杜曜泽这么说了,但是沈天琛却会找各种理由说,不能还钱,到时候,就又会一笔勾销了。

“那怎么好意思呢?”沈天琛说完,就象征性地客气了一番,微笑着,似乎很感谢的样子。

“没事的,沈伯伯,我们之间还谈什么客气不客气呢?”杜曜泽说完,就也朝着他笑了一下。

“是啊,卿云也过世那么久了,难得你还把我放在心上。”沈天琛也故作感慨似的叹息了一番。看着杜曜泽的脸久久没有移开,似乎是想从他的身上看出什么端倪来。

“别这么说,我也知道卿云的死,多多少少也与我有关,是我没有陪着她,若是当时我陪着她那么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杜曜泽悲伤地说着,似乎是又回到了那一天的情景。

“曜泽,你也别太难过了。对了,我听说,你有女朋友了?”沈天琛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想了想就又说道。

“是啊,刚认识的。”杜曜泽也笑着回答,他就知道沈天琛是过来试探口风的,他可真是一只老狐狸,隐藏的这么深。

“听说还是许家的千金,曜泽,你可要想清楚,这个女孩不一般,她也许是为了他们公司而和你交往的。”沈天琛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就又提醒着说道。

“沈伯伯,您就别担心了,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杜曜泽看到沈天琛眼里的探究,就觉得他果然是来试探口风的,自己的私事难道还要他管不成,一想到这里,杜曜泽就有些生气,但是他也没有表现出来。

“曜泽,其实我也不反对你交女朋友,只是现在的女孩子喜欢钱,你也是知道的。”沈天琛见到杜曜泽不为所动,就又继续说道。

“是啊,她虽然没有卿云那样的懂事,但是却也是很温柔体贴。”杜曜泽看了一眼沈天琛,知道了他在想些什么,就这么说着。

“曜泽,既然你喜欢,那就是最好不过了。”沈天琛听到杜曜泽这么说着,抑制住自己的愤恨,朝他露出了一个微笑,握紧了拳头,继续说着。这时一个电话打来了,是许颜。

“喂,曜泽,你在干什么呢,还不过来接我?”许颜在电话的那一头大声地说着,似乎有些不满,都过了这个点了,杜曜泽还是没有过来。

“嗯,我有些事情,等等我马上就过来。”杜曜泽说完,就挂了电话,继续和沈天琛说话,沈天琛知道这电话一定是那个叫做许颜的打来的,他的心里一阵不好受,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着看了一眼杜曜泽。

“曜泽,是许小姐打来的吧,她有事要找你,你就先过去吧,正好我也有事情,就先回去了。”沈天琛说着。就把自己的不满藏在了心里。越是这个时候,他就知道他越要装得大度。

这个狐媚的女人,也不知道怎样勾走了曜泽的心,若是自己的女儿还在,杜曜泽就不会这么的任你摆布了。而一想到自己的女儿,他就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好,沈伯伯,我走了,改天再约你吃饭。”杜曜泽听了沈天琛的话,就又恭敬地说着。

沈天琛就站了起来,杜曜泽一直把他送到门口。见到他离去的背影,杜曜泽就恢复了往常的神色。

这个沈天琛还不是一般的麻烦,好像自己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一样,任由着他牵着自己的鼻子走。如果卿云知道的话,她一定也不希望这样吧。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他和沈天琛之间的关系就变了,还是从一开始,这种关系就是这样。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