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学长我们换个地方作文 学长~能进来了吗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彩儿绘声绘色的跟李朝歌讲:“小姐,我跟到药铺里,亲耳听到郎中说的是保胎药。

绿绮拿着药走的,现在应该熬药了。”

李朝歌得了消息后,便将自己独自关进了房间。

李书韵竟然有喜了,上次的刺客事情,可以看出学长应该并不喜欢她才对啊。

指尖轻轻划着杯沿,她趴在桌子上盯着杯子上的花纹。

如果有喜那定然是喜事,没有道理不告诉学长,也没有道理不让宫中的太医来看。

李书韵嫁给学长没有多长时间,就算再快也不至于现在就有了孕。

将杯子放置原位,她扬起唇角,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孩子不是学长的。

前思后想完毕,自觉没有漏洞,而且快到了下朝的时间,现在去还能遇见学长,她将门推开。阳光非常好,她唤道:“来人,出去走走。”

熬药需要时间,所以李朝歌一直不慌不忙的在府门处徘徊,直到见到下朝回来的学长,她心中一喜,带着笑走上前。

看着学长穿着官服更显俊朗,微微颔首。

低声说道:“我听说妹妹生了病,所以打算过去看看,竟然遇见了宁王殿下,殿下若是无事便一起去吧,这样妹妹想必也会很开心。”

学长对她扬起唇角,听完李朝歌的话,他想到李书韵受伤的胳膊,轻轻的点了点头。

但是现在身着官服,于是他拒绝道:“我一会再去,你去吧,想必你们姐妹二人相处应该会让她心情好一些。”

李朝歌垂下眼帘,露出了伤心的模样:“妹妹生了病,宁王殿下若是不去看看,妹妹也会思虑忧心怕是会病的更重,既然宁王殿下不去,那我也不必去了。”

学长高挺的鼻子下面,轻轻的扬起嘴角。

巧遇李朝歌让他心中雀跃,他越看越觉得李朝歌善良,体贴。

对着李朝歌点点头,答应道:“那就去看看她。”

李朝歌轻轻地点了点头。估摸着现在绿绮还在熬药,和宁王殿下一起去正好一起去抓李朝歌个现行,这回就要让她有口难辨。

李书韵正在房间里坐着,将身上的衣袍紧了紧她总觉得冷。

面前是一碗热乎乎的汤药,将手捂在药碗上,她感觉到了冰凉的手掌了有了一丝热度。

将碗端起,轻轻吹了吹正要入口,就见看门丫鬟走了过来,说道:“王妃,宁王与小歌姑娘来了。”

学长和李朝歌走了进来,便看见绿绮站在门前,对着他们二人各做了一个礼,说道:“宁王,小歌姑娘。”

李朝歌看到李书韵率先开了口:“我听闻你生了病,所以过来看看,前几日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生了病?”

不经意间,李朝歌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那碗冒着氤氲的汤药。

问道:“这是太医给开的药吗?”

抚摸着药碗的边缘,李书韵不知李朝歌是怎么知道自己生了病,看到门前的学长,她心下一紧。

淡淡的说道:“不是什么大病,犯不着让闹得人尽皆知。”

学长站在门口注视着李书韵,感觉她这几日清瘦了许多。

想了一下,并没有太医来到宁王府中,于是说道:“你喝的是什么药?”

李书韵摇头,声音听起来并没有什么病患:“只是一些普通的治疗伤寒惊吓的药罢了。”

李朝歌不依不饶:“宁王殿下,还是叫太医为王妃看一下,若是真的有用早该见效了。”

说着她命自己的贴身丫鬟玉景要将药碗端起。

“我瞧你瘦了好多,既然你不愿意让太医问诊,就让太医检查一下这个药,别真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不必了,我一直喝着并不见什么问题。”说着李书韵看了一眼绿绮。

玉景已经将碗端了起来,绿绮低头走上前对着玉景说道:“药有些热,我来端吧。”

说着将手伸了过去,二人撕扯起来,不知是谁的问题,屋内忽然响起的瓷碗落地的声音。

绿绮马上跪在地上,眼泪大颗大颗往下落:“王妃,奴婢想着玉景是小歌姑娘的贴身丫鬟,不好让人家做事,不料玉景姑娘一直与奴婢撕扯,这才不小心打翻了药碗,请王妃责罚绿绮。”

学长皱起了眉头,注视李书韵,多年来的皇室战争,他起了疑心。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