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霸做错一题学霸就插一支笔 学霸×校霸车男男车推荐内容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学霸一言不发,可是洪霞看得清楚,他手中的牛皮纸袋口被他攥得越来越紧,她几乎可以看到他手背上凸起的青筋。

“那个……学霸啊……”她欲言又止,实在不知道是该安慰他?还是该帮他咒骂那个女人?

学霸根本不及思考,抬腿便往卫生院里冲,也顾不上身后早点摊上的老大爷在喊着:“喂,小伙子,你的包子……”

看到洪霞还站在那,赶紧跟她说:“你是他什么人?她刚才付过钱了,可是包子没拿。”

一听说钱付了,东西没拿,洪霞赶紧拿了东西走——他们家已经在那个女人身上吃了亏了,这几个包子的钱可千万不能再亏了。

学霸前脚进去,洪霞后脚便跟着也冲进了医院。

然而,他们却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就在学霸刚刚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就听到了一声干脆响亮的耳光。

下一秒,万庆捂着脸。

学渣却指着他的鼻子,咬牙切齿:“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你说我们家学霸翻墙进了别人家院子?证据呢?我警告你,只要你敢去外面乱说,我就去告你耍流氓!”

“我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假?我实在想不通,他手脚不干净,你到底喜欢他什么?”万庆捂着脸,很不甘心地说着。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这边。

就在万庆指责学霸手脚不干净的时候,学渣扬手又是一记清脆的耳光,打得他连最后那句话都几乎说不清楚了。

学渣冷笑,再次厉声警告:“你说他翻墙,请你拿出证据来!若是拿不出来,我便告你诽谤!但是刚才,你抓我的手,卫生所里的人可都是证人,我就不信,坐不实你的流氓罪。”

“你……”万庆被他怼到无以言对,“你……你会后悔的。”

“万庆,我们毕竟同学一场,虽然我对你毫无印象,但毕竟现在我们是一个村的,我不想把事情闹到那一步,也请你远离我和我的家人。若是再乱说,那咱们就走着瞧。”

学渣甩下这声警告,就要离开。

侧身的那一刻,她一眼便看到了站在走廊里的学霸和洪霞。

“嫂子、学霸……”

与此同时,万庆也看到他们,顿时羞愧难当,双手捂着脸,从走廊的另一头跑了。

最震惊的莫过于洪霞,到这个时候,她才真的确定,眼前这个女人是真的无辜,真的在维护学霸,真的想好好在这个家里生活下去的。

“对不起,学霸,我误会她了,你……”

她想跟自己的弟弟和弟媳妇道歉。

学霸根本没有听她说话,在眼见了学渣这般维护他的时候,他的心早就飘到那边去了。

要不是万庆跑得快,他一定补上一拳。

虽然满心愤怒,但是走到学渣面前时,他还是努力压了压火气,难得地耐心询问:“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动起手?”

“没什么。”学渣一笑置之,“不过是个自以为是,又喜欢管闲事的家伙罢了。始终觉得我不和他说话就是受了你们的威胁,竟然还拿你翻墙来说事,说要用这件事情逼你们对我放手。”

学渣越想越觉得好笑,亏她一开始还觉得和万庆的遇见是缘分,没想到那家伙不只是爱管闲事加自以为是,还自作多情,觉得她和他才是最般配的,觉得学霸配不上她。

她向来拎得清楚。就算是之前没谈过恋爱,可是看她父母之间的相处之道,她学也学会了。

这次之所以打了万庆两巴掌,其中一部分原因当然确实是为了学霸的事情,但更多的还是想彻底打消他的念想,打断他们之间的联系。

当然这话,她是一定不会跟学霸说的。

担心学霸还在生气,也担心学霸会因此去找万庆的麻烦,学渣立马补充道:“刚才那两巴掌应该可以让他认清现实,咱们就不要再去惹麻烦了。”

“嗯,你说了算。”学霸还是那句话,好像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会听。

学渣看到他手里攥着的牛皮纸袋,主动接过来,笑嘻嘻地问:“原来是给我买早餐去啦!”

她岔开了话题。

他便也随之转移了注意力:“嗯,肉的。”

学渣打开牛皮纸袋,只见里面是几个生煎包。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学渣十分惊讶,她似乎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喜欢吃什么。

男人抿唇一笑:“我看你喜欢吃肉,就买了些……”

他说着,忽然想起来:“完了,我付了钱,但是没拿包子。”

“我帮你拿了。”洪霞一直站在那,她发现自己根本插不进他们的话题,这会儿,终于有机会了,她才拎着包子走过去。

洪霞红着脸,那袋包子塞进学渣的手里,低着头,支支吾吾:“妹儿,之前是嫂嫂不对,只看到万庆那小子抓着你的手,就以为你们在私会,还把学霸叫过来抓……抓你们,对不起啊!”

听洪霞这么一说,再加上刚才学霸说他付了钱,包子都没有拿就跑来这里,学渣的心凉了一截。

她不得不质问学霸:“所以你拼命跑来,是对我不信任,以为我真的和万庆有什么吗?”

“我……”此刻,他知道自己理屈,也后悔刚才不该听信洪霞的一面之词就要跑来兴师问罪。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看到学渣的笑脸忽然垮下来,他才意识到自己错了。

但是大庭广众之下,让他主动跟女人道歉,他做不出来,只能小心翼翼地央求:“我们回去说,好不好?”

而他这话,对于学渣来说,无疑就是默认了她刚才的猜测,这样学渣更为恼火。

这么长时间来,不管是原来的学渣,还是现在的她,虽然有各种抱怨和不满,但是她们都乖乖认命,从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方家的事情。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她更是拼命地想要将他们的小日子过好。

做了那么多,换来的却是他的不信任。

学渣越想越觉得憋屈,本来莫名其妙地穿到这种破地方,她就已经觉得够悲剧的了,现在更是一肚子的委屈不知道该找谁诉苦。

她当即就想发飙,但扫了眼周遭环境,她还是忍住了。

“妹儿,这事怪嫂子,是嫂子不对,嫂子不该添油加醋地在学霸面前搬弄是非。你别跟学霸生气,他也是喜欢你,喜欢你才会吃醋。”

学渣内心苦笑——这个男人对她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又怎么能说是喜欢呢?

她一直认为,像她爸爸妈妈那样,彼此之间完全信任,才是爱情。

在方招娣留院观察了几个小时之后,医生开了一些药。在镇上随便吃了点午饭,他们又一起坐着拖拉机回村了。

与之前不同的,这次,学霸依旧想和学渣坐在一起,学渣却不愿意了,一直挤在洪霞和方招娣中间。

一番“较量”之后,学霸终究是败下阵来,独自坐到了拖拉机车斗的另一头,趴着车斗尾部的挡板,目光直直地盯着不断拉长的车轮印。

学渣终究还是心软的,看着他孤单的背影,略显落寞,好几次想要起身坐到他身边去,都被方招娣打岔给拦了下来。

“婶婶,我真不争气,才吃了那么点好吃的,就闹肚子。”方招娣以为,没有人会懂得她的委屈。

然而,学渣却大方地承诺:“等婶婶下次在挣了钱,还做红烧肉给你吃。”

一听这话,方招娣顿时就乐开了花:“谢谢婶婶,婶婶最懂我!”

小孩子就是这样,一点点开心的事情都能让他们喜笑颜开。

学渣看着她天真无邪、没心没肺的样子,再一次想起了自己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样子。

可是,自从她重生在这个悲催的学渣身上之后,被呵护就成了一种奢望。

唯一可能呵护她的,大概只有眼前这个背对着她的男人了。当然,这太不现实了。

她当然不会抱着这种希望,唯有自己强大了,自己呵护自己。

这样想着,学渣的心里又平衡了一些。

下车的时候,学霸凭借着自己的位置优势,第一个跳下拖拉机,然后却忽然转身,朝学渣伸出了手。

意思不言而喻。

而学渣也只是在起身的那一瞬间,犹豫了一下。

跳下去之前,她还是把自己的手交到学霸的手里。

可是,一旦握住,学霸就不松开了。

他的手很大,指腹似乎有点粗粝的感觉,掌心里却汗涔涔的——学渣一边任由他握着,一边静静感受那种奇妙的感觉。

从小到大,唯一和她牵过手的男人是父亲,被父亲牵着,她会觉得很安全很幸福。

和学霸牵着,心里似乎有种不安,却说不出是为什么而不安,只是隐隐觉得心跳有些异样。

拖拉机其实就停在他们的家门口,从下车到进门,就几步路而已。

她却觉得这条路好长。

学霸自始至终低着头,没有人看到他微微扬起的唇角。

才进门,学渣正打算回去把她的鸡鸭喂一下,就被吴小花看到了,连忙从屋里迎出来,确实直接略过了他们小两口,直奔着方招娣过去。

拉着小姑娘的手,关切地问长问短:“好些了没有啊?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啊?医生怎么说?到底是不是你婶婶把你害成这样的?”

最后那句话,愣是让学渣吃了一惊。

昨晚,明明只有洪霞一个人质疑她,怎么现在又多了一个吴小花?

她不会知道,她一天没有怀上,吴小花对她的成见就不会消失,只是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常常挂在脸上和嘴上罢了。

洪霞用眼神示意自己的婆婆,还朝着前面那对小两口牵在一起的手,努了努嘴。

然而,吴小花却误会了她的意思,怪声怪气地说:“是什么样,直说。不管是谁错了,错了就是错了,有人护着就行?”

学霸眼见自己的妈妈对学渣有误会,当即站出来维护:“医生说是吃把猪肉和杏子一起吃,还喝了冷水造成的,和媛媛没有关系。”

就连站在他们身后的方天恩和洪霞夫妇都不住地点头。

方招娣骄傲地炫耀:“这次我亏了,可是婶婶答应还会给我做红烧肉。婶婶,是吧?你说话可要算话哦!”

“放心,婶婶说到做到。”学渣再次保证,怕她不信似的,伸出她“空闲”着的那只手,要和方招娣拉钩。

被洪霞阻止了:“小孩子的话,你就别跟她较真了。改天,我做一顿好的,大家一起吃。”

方招娣才不管那么多,甩开奶奶的手,又越过了妈妈,跑过去跟学渣拉了勾。

看到方招娣又恢复了之前的活泼,这才确定她真的没事。

洪霞见自己的宝贝女儿明明已经和学渣拉好勾,却还站在那里不走,赶紧去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宠溺地斥责:“别打扰叔叔婶婶休息,为了照顾你,他们昨儿一晚上都没睡。”

“哦!”方招娣灰溜溜地让到一边。

吴小花的心思都在宝贝孙女身上,丝毫没有发觉洪霞对学渣的态度发生了惊天转变。

她自顾自地拉着方招娣回屋。

而在被她冷落了的另一边,学霸和学渣也回到自己那方小天地。

学渣第一件事情便是将她厨房里的那群小鸡小鸭给挪到外面。

然而,就在她准备打开厨房门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学霸攥在手心里。

“那个……”学渣竟然又因为该喊他什么而犯了难。

毕竟,就在刚才,人家还亲热地叫她媛媛,而她在别人面前也都是一口一个“我家学霸”,犹豫了一下,她笑眯眯地提醒:“学霸,到家了,我要开门。”

学霸的脸,刷的一下,竟然红到了耳根。

惹得学渣哭笑不得。

小夫妻俩开了门,喂了鸡鸭,这才回到屋里——要好好睡个回笼觉才行。

这一觉,他们似乎睡得格外香甜。

不知道睡了多久,学渣迷迷糊糊地醒来,屋里屋外,已经一片漆黑。

今晚,竟然没有月亮,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和当初在梦里,沉入温泉时,在水底睁开眼的那一刹那看到的一样。

这学渣有些害怕,连忙闭上眼睛,看不到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可黑暗中,却忽然传来一声低低的哭声,声音忽高忽低,忽远忽近,飘飘忽忽的,在漆黑寂静的夜里,格外渗人。这声音,好像之前也出现过。

学渣纵使是见惯了那些尸体和各种人体标本,也坚决地相信科学不迷信,但是在她身上发生了太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所以这会儿,她还是不由自主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学霸,你听到了吗?”学渣不得不喊醒学霸。

她想:如果有他在旁边说说话,她应该就不会太害怕了吧?

学霸因为在医院里,是坐在椅子上眯了一夜,完全没有睡好。

这会儿,被学渣叫了几声,才迷迷糊糊地转醒。

还没睁开眼,就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一只胳膊被她紧紧抱着,她身体软软的触感令他不由地浑身一颤。

“你也听到了,是不是?”学渣在他耳边小声问。

她以为,他的这一颤,和她一样,也是因为听到了哭声,被瘆的。

听学渣这么一说,学霸才留意到。

外面的哭声,仍旧断断续续。

学霸这才知道,她抱着他的胳膊,是因为害怕。

“没事,是隔壁的孩子。”学霸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柔声安抚。

“隔壁有孩子吗?”

学渣嫁进方家以来,除了和婆婆嫂子下田劳作,就不再出门了,也从不和人说话,更不可能打听谁家有什么事情。

所以,当学霸说隔壁家有孩子的时候,她还是楞了一下。

再细听,这确实很像是孩子的啼哭声。

“可是那天,我爬到屋顶上,并没有看出他们家像是有孩子的样子呀?”学渣疑惑不解。

学霸依旧轻轻拍着她的手背,努力安抚:“别怕!要不,我去看看吧!万一是孩子生了什么病……就跟我们家昨晚一样……”

他说着,就要起身。

学渣一把就将他拉了回来。

只听见“咚”的一声响,学霸毫无防备地被拽倒在床上,床板发出闷哼。

学霸无奈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耐心解释:“别怕,我会先把灯打开。”

才安抚好,那哭声就停了,并且,好久都没有再响起。

学渣以为这个小插曲就此过去了,然而,此后的每晚都会听到嘤嘤的哭声。

她终于忍无可忍,在给她自己的田地翻土的时候,顺便问了隔壁田地里的洪霞:“嫂子,你最近晚上有听到孩子的哭声吗?”

“好像有,不过,听得不是很清楚。你大哥的呼噜打得太响了。”洪霞如实说。

听到她也说有听到,学渣连忙追问:“那你觉得,在什么情况下,小孩子才会在半夜哭?”

洪霞有养孩子的经验,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她放下锄头,认真地想了想,而后才认真地回道:“生病了,或者,被吓到了。”

“生病?被吓到?”学渣喃喃自语地重复这几个关键词,忽然她的脑中灵光一闪,“我知道了,该不会是那次我在屋顶上……”

“你上屋顶干嘛?”洪霞愣住了。

学渣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了一句:“恐怕是我吓到人家孩子了,我得去看看。”

不管对方是因为生病而哭,还是因为收到惊吓而哭,总之每天晚上哭,不仅惊扰了邻居,孩子和大人也都休息不好,她身为医务工作者,有责任去看望看望。

说完,丢下锄头就走了。

洪霞也没有太把它当回事,继续做手中的农活。

可是一直到了中午,大家都不得不从各自的田地里回家吃午饭,就连学霸都赶回来了,却偏偏不见学渣的踪影。

“你们看见媛媛了吗?”学霸忍不住问。

按理说,平时的这个时候,她已经在家里忙着做饭了。

洪霞便将她俩的对话,一五一十地传达给他。

听后,学霸忽然脸色煞白:“你的意思是说,媛媛有可能去隔壁那家,赔礼道歉去了?”

“为什么是去隔壁那家?她去道什么歉?难道说,是隔壁的小孩子被她吓到了?”洪霞并不知道盖瓦那天发生的事情,光是听学渣和学霸自言自语几句,她就觉得晕了。

不一会儿,她才陡然想起:“隔壁家有小孩子吗?我怎么好像记得他们一直没孩子?”

学霸愣住了。

“她怎么会想到是隔壁家的?谁跟她说了什么?”洪霞咕咕叨叨地念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是我……”学霸的脸色也渐渐有些难看,之后他还在说些什么,声音太小,没人听得见,“……媛媛可能遇到麻烦了,我得马上去隔壁要人。”

洪霞最后只听到了这一句。

她一头雾水:“就算是去隔壁,能有什么麻烦?顶多就是误会。”

吴小花却否定了这个猜测:“如果是去隔壁,应该早就回来了呀?”

“你们不知道的。”学霸急急地,随便糊弄了一句。

他们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呢?那天晚上,他曾经随口说那哭声是“隔壁家的孩子发出的”,真的就是脱口而出。

学霸万万没有料到,他随口的一句话,很有可能就害了学渣。

他连忙跑出大门。

留下洪霞和家里的其他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没有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学霸急吼吼的样子,令洪霞也跟着吓了一跳。

而在另一边,学渣怎么也想不到,她好心去隔壁看看孩子,却将自己置身在了危险当中。

学渣早上的时候,放下锄头,就是去了隔壁家。

可当她敲门,却发现隔壁的大门是虚掩着的,她以为里面有人,便大大方方走了进去,一边走还一边喊:“隔壁家嫂子?在家吗?”

一直到她推开正屋堂屋的门,还是没人回应。

堂屋里,空无一人。在这间堂屋里,只有一个房间,房门开着的,但是房间里也没有人。

然而,她却隐隐闻到了一丝熟悉地气味,只是被屋里堆着的稻草发出的味儿给掩盖了大部分,学渣一时分辨不出。

不过,她很好奇,这家人怎么会把稻草堆在客厅里?若说是要拿来引火,大家伙儿的稻草,都是堆在厨房或者茅草棚子里了。

稻草堆在客厅里,难免会生虫,也可能是残留的稻穗到处乱飞,直接导致人的过敏性哮喘。

她最怕的就是这种哮喘了,严重的,会导致休克。于是她连忙警惕地捂着自己的口鼻,从客厅里退了出来。

而就在学渣捂住口鼻的时候,她清楚地闻到了自己手上,那一丝熟悉地气味——是一种可以让人迅速入睡的药水。

之前她对小白鼠进行试验,和同事就用到过这种药水,它有点气味儿,不过效果很好。人若是吸入这种药水,就会感觉到头晕,最多半个小时后,就能睡的昏天黑地。

她的手刚才碰到了门把手,应该是那上面无意间沾到了药水。

但这种药水属于管制类药物,并不容易弄到,他们家为什么会有这种药水?用来做什么的?在客厅里堆稻草难道就是想要掩盖这个药水的气味?

学渣来不及思考,就觉得头开始有点晕了。

只是一点残留,她便开始发晕,足以见得,这药的剂量之大。

她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要往家跑。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