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说做错一题c一小时 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作文视频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学长答得很干脆。

可是这些并不能瞒过梁媛媛,她虽不是八十年代的人,但是她却拥有八十年代的“梁媛媛”的记忆,关于这个年代的工资、物价等等,她还是有谱的。

“前三年义务兵,基本上就是拿一些生活补贴,能有结余就不错了。之后是每个月也只有十几块钱津贴,除去开支,还能剩几毛钱?你又是非正常退伍,不会有补贴,所以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梁媛媛帮他一笔一笔算了个清楚明白,学长被她给问住了,站在那里好久都没有说话。

“你每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到底在干什么?今天更是翻墙进别人家里,莫不是……你是去偷……”

“不是!”学长斩钉截铁地否定了她的猜测,并且,一字一顿地告诉她,“是我存的。”

梁媛媛看出来了,他是不愿意说实话。

鉴于两人还没有到对彼此敞开心扉的地步,梁媛媛也不再追问,反正,她也有自己的秘密不愿意让学长知道。

这样一来,他们也算是扯平了。

梁媛媛将铁盒放在小桌上,也拿出自己藏在衣柜里的小铁盒,那里面除了有原主留下来的几毛钱,还有就是她来之后,挣到的几十块钱,加上她昨天给自己买的一本练习本。

她打开练习本,里面赫然记载着一笔笔收入、支出和结余。

学长清楚地看到她在每一笔收入之前都写着“紫苏”二字。

“紫苏就是那些野草?这么值钱?”他到现在都不太相信,长在那块荒地里那么久都没有人要,怎么可能会是值钱的东西。

梁媛媛无奈,便跟他科普了一下紫苏,也跟他提及这次有药材商预定了大量紫苏,她以后可能纠就要把精力花在这个方面了。

“行,你喜欢就好。”学长对草药的事情一窍不通,所以对于这事的靠谱程度,他也不发表任何意见。

他说着,就顺手抓起自己铁盒子里的钱,放进了她的铁盒子里。

梁媛媛打心底里是要拒绝的,她习惯了一个人,如果让她管理整个家庭的财政,哪怕只有他俩,她也还是不太有把握。

“我怕我会乱花钱。”这个年代的很多东西,对她来说,陌生又好奇,她知道这个年代的东西质量都是杠杠滴,所以每次去集市,她都会燃气购物的欲望。

学长却并不在意,霸气道:“用完了再挣。”

顺着他的话,梁媛媛不由地想起当年,她爸爸的每一分工资,都是如数交给她妈妈,关于开支,也从不过问。那时候,她好羡慕爸妈的感情,觉得夫妻之间的那份信任太难能可贵了。

现在,她的丈夫也毫无保留地交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甚至不在意她究竟把钱花到哪里,一句“用完了再挣”,像极了现代言情小说里那些霸总动不动拿钱砸灰姑娘的样子。

梁媛媛的心头为之一颤,如果学长的秘密和他的非正常退伍有关,如果学长实际并非像村民口中说的那么不堪,那她怕是捡到宝了。

这一刻,她在心里暗暗决定,等她把鸡鸭苗和紫苏的事情办好,就去悄悄跟踪学长,看他究竟在干什么。

她点了点头,清点了一下他抓过来的那一把钱,整理得平平整整,金额从小到大,有序叠放。

然后,十分认真地在本子上记了一笔:“学长的所有积蓄,收入贰佰叁拾贰元整,结余叁佰零四元整。”

看到这数额,学长说了句:“你经常去镇上,买辆自行车吧!”

闻言,梁媛媛脑子里的小算盘立刻打得啪啪直响——这个年代的自行车可是个大件儿,工人阶层三个月不吃不喝的工资才够买一辆自行车,差不多要花掉她账上一半的钱。

“算了。”她果断拒绝,“这个钱要拿来赚更多的钱,不能用。”

学长见她态度坚决,也就没再坚持。

短暂的午休过后,学长竟然没有再出去瞎转悠,而是留在家里帮梁媛媛折腾起她那一堆鸡苗鸭苗。

有了他的加入,一切都好像更加容易了,他们在自己山上砍了两根竹子,锯断,剖成一片片的,在厨房旁边不大的一块泥土地上围了一圈栅栏。

白天这些鸡苗鸭苗就被统一放置在栅栏里进行散养,到了晚上就赶进厨房。

梁媛媛看着他们的劳动成果,听着“叽叽叽”的叫声,想着过些时候,这些鸡鸭长大了,有些拿去卖钱,有些留着生蛋,小日子一定会过得越来越有滋有味,她就格外满足。

想着想着,她不由自主地就笑了起来,本就迷人的桃花眼此刻散发着异样的光彩,学长无意间看到,便怎么也不舍得移开视线了。

她嫁进方家这么久了,他却从来没有仔细瞧过,刚才那匆匆一瞥,便让他的心为之一颤。

女孩子的侧脸有着完美的弧度,扎着高高的马尾辫让她看起来格外精神,斜梳的刘海长长的,别在耳后,有几缕却悄悄地垂下来,发尾微屈,像一束阴影打在脸上,让她的脸显得更加娇小。

明明在他的印象中,她的身材很娇小,可是今天,她把白色的的确良衬衫扎进黑色的长裤里,竟然就能把她的身高给拉长似的,还真是神奇。

“等咱们卖了这些,再买自行车,好不好?”

他正看得入神,梁媛媛忽然转过脸,跟他说话,只差那么一点点,他的目光就来不及收回。

一直平静的心湖,被搅的荡起一阵阵涟漪,怎么也无法平静。

而他却还要故作镇定,沉声道:“好,你说了算。”

有人支持她的计划,梁媛媛笑得更灿烂了。

傍晚时分,大家伙儿又回来了,见着学长这边被整得有模有样,小两口更是有说有笑,一起喂鸡喂鸭,一起做饭做菜,说不出的甜蜜,除了洪霞,其他人都露出了笑意。

梁媛媛早就猜到洪霞看到这些会心生妒意,她只当做什么也不知道。晚餐做了鸡蛋瘦肉汤,还不忘给那边送一大碗过去。

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好端端的肉汤,却莫名其妙成了要命的肉汤。

入夜,小两口照例一个乘凉一个洗澡,两个人轮着来。之后再并肩躺在那张不大的床上。

梁媛媛白天太累了,以至于洗完澡,躺在床上,便困意来袭。

只不过,学长再也做不到心如止水。

女孩子身上特有的香味以及肥皂香散发出来,混入他的鼻息之中,钻进他的五脏六腑。

原本是沁人心脾的香味,却在他的内心深处燃起了一簇小小的火苗。

他不得不拼命摇扇子,扇走那一阵阵香气,也扇灭那团火。

凉风袭来,梁媛媛更加容易入睡了。在睡着之前,她的心中还在记挂着如何搞定紫苏的种子,如何种植紫苏。

不知是不是日有所思,便会夜有所梦。

梁媛媛发现她忽然之间来到了一片空地前,更加巧合的是,空地上还立了个牌子,牌子上明明白白地写着紫苏的种植方法。

“有了方法,没有种子也不行啊?除非……”她忽然眼前一亮,发现了这块空地的尽头,有一处小木屋,小木门上刻着四个刚劲有力的大字:“种子仓库”。

“不是吧?这梦也太爽了吧?心想事成啊!”梁媛媛激动地喊了一声,见仓库的门虚掩着,便一头冲进了仓库。

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排排的展示柜,至于展示的是什么,她根本看不清,展示柜里的那些瓶瓶罐罐都忽然变得好模糊,她只看到其中一个瓶子的标签上写着“紫苏”二字。

透明的玻璃瓶里,都是些小小的黄棕色椭圆形的种子,看样子,的确是紫苏子。

梁媛媛想:既然在这个梦里,可以心想事成,那何不尝试一次种植呢?对着种植方法,进行一次,等到梦醒了,实际操作,好歹也算是有经验了。

这样想着,她便取了几粒种子出去,按照种植方法,将种子播撒进已经翻好的土里。

然而,第二步却难住了她——使用温泉水灌溉。

温泉水?梁媛媛一脸茫然,她去哪儿弄呀?

上次的梦境里还出现过温泉,但她总不可能回到那个梦里,去打那个温泉水来吧?那样也太玄乎了。

于是她开始在这附近寻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梁媛媛竟然在这片田地尽头的那两排小树后面,发现了一眼清泉,那泉水竟透着热气,还汩汩的往外冒。

梁媛媛瞬间石化。

这个梦,要是能变成现实就好了。她沉浸在这样的梦里,不想醒来。

找到了温泉水,梁媛媛从旁边的树上折下一根粗一点的树枝,用泉眼旁边开始挖水槽,一直将泉水引到那片空地前。

之后便用手,捧起一捧又一捧水,细心浇灌刚刚张种下去的种子。

这里温度适宜,光照合适,像极了春天,适合播种。

但就算再怎么好的环境,也不可能长得多快,梁媛媛只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这些种子可以赶紧方发芽。

万万没有想到,种子竟那么经不起念叨,她才嘀咕了一句,埋进种子的地方竟开始冒出小芽儿。

她不敢相信地拔出一株,仔细观察——竟真的是紫苏的幼苗。

“这也太假了吧!”连梁媛媛自己都确定,这绝对是梦,还是相当不现实的梦。

只是这梦太美,她忍不住笑起来。

“咚咚咚!咚咚咚!”

笑得一脸灿烂的梁媛媛被这陡然响起的急促的砸门声给惊到。

放眼周围,这里除了种子工厂有木门,其他地方都没有门,此处,除了她,也再没第二个人。

究竟谁在敲门?敲什么门?

陡然间,她又听到门“哐当”一下,好像是门被推开了的声音。

“喂,你给我起来,瞧瞧你做的好事!”

如此尖酸刻薄的声音,梁媛媛想都没有想,就已经百分之百确定她是洪霞。

一想到是她,

梁媛媛几乎是下意识地,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

眼前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小房间,当她低头去看,早已不见了那片带种植教程的空地,她的手里留有一棵刚长出不久的紫苏苗。

洪霞就已经冲到了她的床边,学长才匆匆地从门口赶来,看样子,是要制止洪霞的。

只不过,他还没有到,洪霞就已经指着梁媛媛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这死女人,你倒是给我说说,你给招娣吃了什么?她现在又吐又拉,快死了。”

梁媛媛还没有从刚才的梦里醒过来,还在因为手里的紫苏苗儿感到奇怪,被洪霞骂的一头雾水。

“吃什么了?肉?还是糖?”她根本都没有抓住重点。

见她一副置身事外,无所谓的样子,洪霞气得一把揪住她的衣领。

当然,刚揪住,就被学长抓住了手腕,将她的手甩到一边。

洪霞没能沾到光,反倒手腕被抓得生疼生疼的,气更不打一处出了。

“我不管,今天招娣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跟你拼命!”

在她歇斯底里的喊叫声中,梁媛媛才恍然醒悟,发现了她话里的重点。

“快,让我看看招娣到底怎么了?”

梁媛媛迅速溜下床,连鞋子都没有穿,就冲出房门,冲进了正屋里,方招娣住的小房间。

小女孩正虚弱地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额头还在不断地冒着冷汗。

她凭借自己所学,立刻对方招娣的上腹部和下腹部进行按压问询,确定她只是急性肠胃炎,这才松了一口气。

“急性肠胃炎。赶紧,先给她化一碗糖盐水,淡点的。然后,天赐,你去村长家借拖拉机,赶紧,要立刻去镇上的卫生院输液。这事,估计村里的卫生所搞不定。”

其他人也没了主意,一时间也顾不上去问喝糖盐水的依据,盲目地听从梁媛媛的话,很快就化好端来了。

只不过,洪霞却怎么也不同意让方招娣喝下。

“你们怎么能听她的?她知道什么呀?瞧她能耐的?还不都是因为她,给招娣吃了那么些东西,才害得招娣上吐下泻。你们竟然还听她的。”

洪霞挡在了方招娣的身前,不让任何人靠近。

“哎……”梁媛媛深深地叹了口气,“红烧肉、瘦肉汤、糖果、我们都吃了,可是我们都没有事。你凭什么就说是我的问题?我劝你在去医院之前最好想清楚,招娣还吃了些什么,免得延误治疗。”

吴小花当即站出来:“招娣还吃了杏子,对,就是村上那谁给的。”

杏?

梁媛媛恍然大悟:“肉和杏子最好不要一起吃,小孩子的肠胃还很稚嫩,吃了肯定受不了,估计她还喝了不少冷水吧?我猜,这才是导致她上吐下泻的根本原因。”

“猜?”洪霞咬牙切齿,趁着学长去借拖拉机的功夫,她再度指着梁媛媛的鼻子,对她发出了严厉的警告,“你当然说自己没问题,我可告诉你,等会儿去了医院,结果出来,我有你好看!”

考虑到吴小花和方国富的年龄都大了,没让他们跟去镇上。

其他人,都坐着拖拉机把方招娣带去了镇上的卫生院。

这一路上,学长生怕洪霞会因为情绪激动而伤害到梁媛媛,全程坐在她们中间,老大方天恩在前面开着拖拉机也不放心,时不时回头看一眼。

大概是路上颠簸的厉害,才到卫生院,方招娣又吐了。

此时,梁媛媛顾不上太多,连忙跑去化验室要了采样工具,再折返回去,将她的呕吐物装起来。

“你要干嘛!”洪霞连阻止都没来得及。

学长替她解释:“为了招娣好。”

他跟别人说话,向来冷言冷语,洪霞也不敢吱声儿。

后来,医生在给方招娣做检查时还真就用上了那份采样,而且最后的诊断结果确实如梁媛媛所说,是吃了杏子和红烧肉,又喝了冷水导致的,也普通的急性肠胃炎,输上液就没事了。

洪霞不敢相信,医生经过了那么多道化验才敢给出结论,梁媛媛竟然摸几下,问几句,就做出了判断,而且判断结果和检查结果完全一样。

趁着方招娣输液熟睡的时候,她留下方天恩在病房里守着女儿,自己则悄悄溜出了病房。

她是打算去问问梁媛媛,因为很多事情在她的心里一直悬而未决,自从那次落水之后,她就察觉到梁媛媛和以前不同了。

刚打开病房门,她就看到梁媛媛虚弱地靠在学长的肩膀上,脸色不怎么好看。

学长声音轻柔地问:“要不要找医生?”

“不用。”梁媛媛有气无力道,“就是坐拖拉机给颠的,有点晕,想吐。”

“知道坐拖拉机会很颠,你还要跟着来?”学长嘴上训斥着,看向她的眼里却异常温柔。

梁媛媛叹了口气:“哎……还不都是因为……我非要给她吃糖吃肉,好心没好报……我要是再不跟着来关心一下,嫂子还不知道要怎么说我呢!”

“我……”洪霞正要出去。

忽然听到病房里,宝贝女儿哼了一声,她片刻都没犹豫,转身冲到病床前,关切地问着:“招娣?哪里不舒服?是不是想喝水?”

她记得梁媛媛和医生都说过,急性肠胃炎要多喝水。

方招娣点了点头,之后就一直醒醒睡睡,每次睡着时都还皱着眉,洪霞不放心,便一直守在旁边。

输完几瓶液,方招娣的眉头才渐渐舒展开,洪霞却再也撑不住,趴在床边睡着了。

梁媛媛本身就没有睡好,再加上一路的颠簸,就这么晕晕乎乎地靠在学长的肩膀上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枕着学长的腿,躺在长椅上。

学长却只能艰难地保持坐姿,一动不动地靠在椅背上打盹儿。

她稍微一动,他便惊醒了。

看到学长满脸的疲惫,梁媛媛满心歉意:“不好意思啊,我睡着了。你的腿……”

梁媛媛立刻起身,蹲到学长的腿边,手法娴熟地帮他按摩。

这会儿已经天亮了,在他们身边,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病人有很多,就他俩亲热的举动,让过往人纷纷侧目,又纷纷摇头。

或许,这个年代,大家还不太习惯在大众面前如此亲昵。

学长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站起来:“我……走走就好了。”

“嘻嘻。”梁媛媛捂着嘴笑,知道他是不好意思了,也没有再强迫要帮他按摩。

于是便陪着他,到处晃晃。

谁知道就连这样,也被他嫌弃了:“我自己就行,你去看看招娣。”

他嫌弃的那么明显,梁媛媛对此实在是又好气又好笑。

气的是:好像她非要死皮赖脸粘着他似的。

笑的是:一个大男人,和自己的妻子一起走路,还要在意旁人的眼光。

不过这些话,梁媛媛是不会说出来的,既然他腼腆,那她只好乖乖听话,由着他去了。

她一个人顺着原路返回,正打算去看看方招娣,路上却意外地遇到了万庆。

梁媛媛黑线:孩子真是哪哪儿都能遇到他呢!

但是见着面了,身为老同学,她又不好意思不打招呼:“嘿,你怎么也在医院?”

万庆没料到她会主动和他说话,眸光忽然晶亮:“我以为……以为你会因为怕别人说闲话,从今以后都不和我说话了呢!”

“怎么会?”梁媛媛如实说,“我们是同学,又是一个村儿的,见了面,要是连招呼都不打,更会让别人觉得我们有什么。所以,我们之间的交流,也仅限于见面打个招呼而已了。”

“哦。”万庆泄了气,想起她刚才的问题,恹恹地回了句,“看望同学。”

女孩子则礼貌地点头微笑:“那好,你快去办你的事吧,我去看望我侄女儿。”

说完,她便要走。

“等一下!”万庆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梁媛媛愣住了——这种行为,在这样的年代,是可以算作耍流氓的!

这一幕却好巧不巧地被洪霞看见。

她刚准备去外面给方招娣买一碗粥回来。

看到这样的情景,她直接怔住了,耳边不断回响着村里那些人传的风言风语。

虽然她一直在极力地以此怂恿婆婆将梁媛媛赶走,也一直在极力地让家人都相信那是真的,可实际上,在她的内心深处,有那么一刹那,更愿意相信那只是谣言。

所以当她看到梁媛媛回来,还给方招娣买了糖果,给家人们做了红烧肉和瘦肉汤,甚至半夜还不辞辛苦陪着来卫生所,她更加坚定了自己内心深处某一刹那的想法。

可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她哑然失笑。

洪霞几乎没有犹豫,她从走廊的另一头跑向医院大厅,她去找学长,她要让学长看清楚这个女人的丑恶嘴脸。

她在医院的厕所门口,在医院的大厅里,不断小声喊着“学长”的名字,最后,在医院大门口发现了他。

学长正在卫生院外的早点摊上给他们买早餐。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