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作业就顶你一下作文 随时随地都能干的学校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梁媛媛正摸着方招娣的头,一边走,一边说笑。看到方天赐的那一刻,她的手陡然停住,僵在那里。

“那个……我……”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迟迟未归,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村里的流言蜚语。

方天赐狭长的眼眸微眯,几乎将她从上到下,迅速打量了一番,而后,淡淡地开口说道:“回来就好。”

简短的四个字,蕴含了太多太多,只可惜梁媛媛可以理解的太少太少。

方天赐不问,不代表别人不会问。

才回到方家大院,洪霞就跳了出来:“还舍得回来呀?”

尖酸刻薄的声音像魔咒般钻进梁媛媛的耳膜,她早已不再是之前那个任人欺负辱骂的梁媛媛,重生而来,她受不得半点委屈。

面对洪霞的指责,梁媛媛挺直了腰杆,刚要解释。

“妈,你怎么知道的?刚才我们遇到一个老奶奶,她要带婶婶走。”

都说童言无忌,方招娣把她自认为很了解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婶婶说要一直一直和叔叔在一起。所以,妈,你可不可以告诉那些人,让他们不要带走婶婶。”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在听到方招娣的这几句话之后,全家人,各怀心思。

吴小花:“谁知道呢?”

洪霞:“小孩子知道什么?”

方天恩:“回来就好,传言不可信。”

方国富:“该干嘛干嘛去。”

对于方招娣说的真假,没有人去考究,也没有人追问她坐万庆自行车后座的事情。可越是这样,就越让梁媛媛感到惴惴不安,因为她不知道哪一天这个事情又会忽然被拿出来说事。

梁媛媛背着背篓回到屋里,并没有急着跟方天赐解释,而是着急把重新写的那份分家协议拿出来,让方国富和方天恩签了字。

这才回过头来解决她和方天赐之间的误会。

厨房里,锅灶都是冷的,男人坐在房间的小桌边,脸也是冷的。

梁媛媛还没开口,先从背篓里拿出一个大大的纸盒,和一个巴掌大的铁盒。

“你们瞧不上眼的那些野草,我今天拿出去卖了二十块钱。给你买了双运动鞋,还有一盒饼干。你以后早上起来,若是不想做早饭,可以吃点饼干垫肚子。”

她说着,打开了纸盒的包装,从里面拿出时下较为流行的一双白色运动鞋,两侧皆有一条红色、蓝色的粗线条做装饰,很是拉风!

方天赐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鞋子,鞋头处磨损已经很严重了,能不能撑过这个夏天都是问题。

而那双新鞋,被梁媛媛轻轻放在他的脚边,两相对比,纵使是方天赐在这般淡漠的人,也对此毫无抵抗力。

在梁媛媛看不到的角度,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压下自己忍不住扬起的唇角,一边低着头换鞋一边问:“你是为了给我买这些才回来晚了?”

“必须的呀!不然你以为呢?”梁媛媛不以为然。

有了她这句话,方天赐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唇角再次扬起。

他却还故作淡然:“没给自己买东西?”

梁媛媛撇撇嘴:“买了一盒水果糖,可是在车上遇到招娣,就给她了。”

得到这样的答复,方天赐的心微微一颤,不动声色的问道:“所以她刚才帮你说话?”

“她说的都是实情。我和万庆什么事都没有,就只是因为我背着十几斤的东西,又在村子里迷了路,刚好遇到他,他是我高中同学,所以就好心骑车带我。”

“你放心,我既然嫁给你,这辈子就守着你过日子。没有感情,可以慢慢培养感情。就算有别的男人对我好,我也不会多看一眼。”

她信誓旦旦的保证,可以说是给方天赐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以后,我带你去。”方天赐已然换好了新鞋,大小很合适。

梁媛媛满口答应,有自己家丈夫陪,以后就算是在路上遇见万庆,也不怕人说了。

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梁媛媛前一天和人说好了,第二天把紫苏的茎和根一起带出去,可是第二天方天赐竟然又有事,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

无奈之下,梁媛媛只能再一次独自背着重重的药材,赶往镇上。

好在这一次,她对于去村口的小巴站台的路,已经牢记在心里了,要不是背后那十几年的重担,她这一趟一定走得很悠闲。

但她身上的担子太重太重了,她走得很慢。

无意间,她听到身后传来踏踏的脚步声,即使是踩在泥土地上,也能听出塑料鞋底的声音。

梁媛媛试探性地快走了几步,身后的步子也加快了些。她忽然减速,身后的脚步声也陡然消失了。

至此,她十分确定,后面的人,是跟踪她的。

而跟踪的目的,梁媛媛只是动动脚指头就能猜到,无非就是昨天听到了村子里的传言,打算跟来看看,打算抓她个现行的吧!

梁媛媛笑了——恰好知道她今天要出门,又有闲心跟踪她的,怕是只有她家里那个喜欢找事儿的嫂子,或者一直看不惯她的婆婆了。

不管是谁,眼下只要不再遇到万庆,也许就没太大问题。就怕是忽然遇见了,身后那人会说他们是约好了的。到时候,怕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她这样想着,干脆停下了脚步,猛地转身。

动作一气呵成,身后的人来不及反应,被梁媛媛抓个正着。

“妈?”梁媛媛故作惊讶,“您怎么也来了?”

吴小花一时间还没有想好说辞,当即就被问住了。

可是,梁媛媛也不恼,微笑着跟她说:“正好,您陪我去村口吧,我不确定我到底能不能记得去站台的路。”

“啊……那正好,我……我也是要去村口。”吴小花尴尬地解释着。只不过这个理由,在此事,显得有些苍白。

梁媛媛毫不客气地直接问她:“妈,既然我们是同路,那您怎么也不叫我一声啊?两个人一起走,路上还可以说说话,就不觉得路远了。您说是不是呀?”

“……”吴小花动了动嘴,无言以对。

然而,就在梁媛媛以为自己这次又占了上风的时候,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远远的,一阵自行车铃声响起。

“嘿!老同学,要不要我送你呀?”

听到这个声音,梁媛媛便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此时,她只有大大方方的跟对方打招呼,才不至于让人想太多,况且他们俩本身就是清白的。

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

梁媛媛笑嘻嘻地回过头去:“好巧,又遇到你。”

“是呀是呀!”万庆停下自行车,人也从车上下来,“你今天和你婆婆一起的呀?”

两个人隔了些距离,万庆的声音有点大,更加让人相信,他们之间并非是偷偷摸摸的。

“嗯,我妈今天也要去村口。”梁媛媛说完这句,忽然现出一脸惊喜的表情,“正好你骑自行车的,带一下她吧!她年纪大了,这要是走到村口,别说腿脚能不能吃得消,只怕是都要中午了哦!”

“当然可以,阿姨,您坐上来。”万庆也很热情地答应着,便转身面对自行车站好,将车扶的更稳了些。

吴小花却犹豫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妈?”梁媛媛走到跟前,体贴地替她整了整衣领,用只有她俩可以听到的声音,小声问,“您敢坐吗?别人可都说了,我和他关系不一般,您不怕他半路故意让您从自行车上摔下来?”

“他敢?”吴小花惊讶地瞪着梁媛媛。

可是,梁媛媛却瞥见她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那是害怕和退缩的小动作。

吴小花紧张道:“现在是大白天,村子上人来人往的,我倒是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胆子!”

“呵,知道就好。”梁媛媛轻笑起来。

她眼见目的达到了,便揭开了这个道理:

“您明白这个道理就行,只有那脑子不好的人,才会把坏事做得光明正大,让人抓着小辫子。反过来说,我要是真打算跟他走,完全可以走得神不知鬼不觉。何必那么招摇?”

“这……”吴小花这下彻底无话可说了,也深知自己再没有跟下去的必要,于是,随便寻了个借口,“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东西没带。下次再去镇上。你们……你们去吧!”

她招呼完,转身就走。

梁媛媛低头的瞬间,微微一笑,可算是把人给打发走了。她可不想被人监视着,很不自在。

现在她继续赶路。

但万庆却还没有离开。

“那我现在送你吧!你看看的背篓那么重。”万庆一边说着,便推着自行车跑向她。

梁媛媛扭头就看到万庆走在她身边,和她之间甚至不到一臂的距离。

她连忙往旁边让了让,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大了些。

而后,正色道:“上次我坐了你的车,没想到村子上就传得风言风语。所以我希望我们可以保持点距离。”

“可是我们清清白白,为什么要怕别人说?”万庆不以为然。

梁媛媛无奈解释:“三人成虎,你应该听说过的吧?我不想因此给我的家人带来麻烦,尤其是我的丈夫。他对我很好,即使面对村子里的风言风语,他也始终相信我。我就更加应该恪守妇道。”

“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们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怎么还能遵从古代的三从四德?更何况,只是坐我的自行车,我帮助你,又没有要怎么样!”

万庆怎么也想不通,眼前的同学似乎和他印象中的不太一样了。

“真的谢谢你。我要赶路,就不和你多说了。”梁媛媛说完,阔步朝前走去。

没想到,他竟然亦步亦趋地跟着。

梁媛媛不得不加快了步伐。

看她急于和他撇清关系的样子,万庆的心竟为之一动:“你真的很爱你的丈夫吗?可是为什么我听说你们感情一点都不好?”

“都说了,那是传言。”她说着,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他,郑重其事地告诉他,“我爱我的丈夫,爱我的家。只要出现任何有可能伤害到他们的事情,我一定会和他们站在一起。”

她的声音铿锵有力,在寂静的小路上,传的格外远。

吴小花不太放心地去而复返,刚好将这些听得一清二楚,当即怔在原地。

不一会儿,看到万庆骑着自行车折返回来,她才急急忙忙地调头回家。

梁媛媛这才松了口气,继续赶路。

这一趟,因为有了昨天的经验,她进行的格外顺利,那一篓子,又卖了二十块钱。

甚至她这次还有意外收获。

药材商看中了她带来的那些紫苏,觉得他们那里的水土一定是适合种植紫苏的,于是提议,让她进行人工种植。

“现在我们国家对于紫苏的需求量还不是很大,但是国外市场稀缺。你这边如果可以,我们会先付一部分定金,剩余部分,三个月后,紫苏收获时,会全部结清。”

面对这样的诱惑,梁媛媛却犯了难。

“可是我没有种过,不知道能不能活。”她实话实说。

那人却比她更有自信:“肯定可以,这玩意儿,只要水土符合她的习性,很容易成活。你如果不确定,可以带我去你们家看看,我看过就知道。”

“可以吗?”梁媛媛还是不太自信。

“我就放心的很,你还担心什么?大不了,我们签好协议,种不活,我不收你的违约金,只收回我给你的定金就好。”药材商的态度无比坚定。

见此情形,梁媛媛迅速在脑子里分析这件事情的利弊,最终在利益的趋势之下,她答应了。

“但是你要等我一下,我要去买点鸡苗、鸭苗,还有红瓦。这季节,雨水多,每次都是外面下大雨,我家里下小雨,得赶紧修补修补。”

这是梁媛媛出门时就计划好了的,正好买瓦的时候,可以让师傅帮她一并送到家里。

“可以,正好我有拖拉机,可以带你,还顺便把你带回去。”药材商满口答应。

梁媛媛的这趟出行,也因此更加顺利了,她和她的鸡苗鸭苗红砖一起待在拖拉机的车斗里。

待药材商带着她满载而归,又确认过那里的水土很适合种植紫苏,当即签了协议,付了五十块钱定金。

那人走后,梁媛媛还是没见到方天赐的身影,本想等他回来,让他换瓦的。

可是想想今天早上出门时,满天的朝霞,怕是大雨将至,无奈之下,她只得暂时将鸡苗鸭苗们连同盒子一起暂时安置在厨房里。

然后,她从厨房搬出梯子,提着红瓦,直接上了屋顶。

当梁媛媛走上屋顶的那一刻,她的视野也随之扩大,只一眼就瞧见了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是别人,正是方天赐。

而他竟然从院墙外,纵身一跃,爬墙进了别人家的院子。

那一户人家,正是之前梁媛媛感到好奇的一家——他们屋后菜地尽头处的一家。

梁媛媛至今都记得,当时方天赐盯着那家的院墙,眼中露出的犀利的鹰隼般的目光。

她从来没有问过他是不是和那家有什么仇怨。

今天,她却亲眼见到他翻墙进了别人家里,还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看来是真的有问题。

梁媛媛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倒要看清楚,他去别人家里到底要做什么。

然而,她的余光却瞥见那家的院门外忽然走来一个中年男人,正拿着钥匙,要开院门。

这个时候,只要他一开门,就能和方天赐撞个正着。

虽然梁媛媛并不知道方天赐究竟是什么目的,但是她可以确定,方天赐一定不能被发现。不管方天赐的为人究竟如何,身为他的妻子,梁媛媛觉得自己有义务来维护这个家的荣誉。

于是,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她重重地朝自家院子里扔了几个瓦片。

要知道,农村的院子,大多是为了晒稻子,所以就算家里再没钱,还是会想办法凑钱把院子的地面铺成水泥地面。

几个厚厚的瓦片陡然砸在水泥地面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啊……”

其间还伴随着梁媛媛的尖叫声,拖着长长的尾音。

听到这声尖叫,站在门外的男人和方天赐几乎是同时朝她所在的屋顶上看过来。

梁媛媛扯了扯嘴角,很夸张地对着院门的方向拱了拱手,扯着嗓子,高声喊:“不好意思啊,那位大哥,我手滑,刚拿上来的瓦又掉下去了。没吓着你吧?实在不好意思啊!”

“没事,你小心点。”邻居男人摆了摆手,大声回应她,“你家天赐呢?怎么是你在换瓦呀?”

“我和他打赌,我输了。哎,这不,我愿赌服输,跑上来盖瓦,他在厨房摘菜呢!”梁媛媛故意夸张地说这些话。

院子里的方天赐早已将这一切看得清楚,听得清楚,在梁媛媛替他打掩护的时候,他已经从院墙翻了出去,直接穿过菜地,溜回了厨房。

梁媛媛不敢正眼去看方天赐的方向,也不知道他到底跑出来没有,正打算再为他争取一点时间,就听见院子里有人在训斥她:

“都说了你不会换瓦,非要逞能,赶紧下来。”

是方天赐的声音,梁媛媛终于松了口气。

不过,由于方天赐这一嗓子喊得比较大声,邻居的男人也听见了一些,忽然笑起来:“是天赐在训你吧?哈哈,赶紧下去。这就不是女人能做的事。”

梁媛媛一边应着,一边爬了下去。

面对院子里,正好奇看着她的方天赐,梁媛媛什么都没问,也没有要求他解释什么,只是指着那堆瓦片:“你去换一下,我去摘菜。”

然而,她不问,他竟然也就什么都不说,老老实实爬上屋顶去盖瓦。

梁媛媛则一头扎进厨房里,忙活起来。

原本只要做他俩的午饭就行了,因为其他几个人如果去了田地,中午多半都不会回来。可是现在方招娣回来了,他们中午也只能回来做饭。

主要是方招娣正值长身体的时候,早上跟他们干农活已经够累了,如果不能及时补充营养,怕她会吃不消。所以为了方家的这株小幼苗可以茁壮成长,他们不得不认真对待每一顿饭。

梁媛媛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她今天从镇上回来的时候,特意买了两斤肉,还有一些平时不太能吃到的蔬菜。

她切了一大半的肉出来,烧了一锅红烧肉,还有一部分怕坏了,便剁成肉沫,调好味儿,连同盛肉沫的碗一起放在冷水里面浸着,打算晚上再做一份瘦肉汤。

等到大家伙儿都回来的时候,方天赐也下来了,梁媛媛做的红烧肉正好出锅,她便在院子里吆喝了一声:“今天有好吃的,都到我们这来吃吧!我煮了很多饭。”

这一嗓子没有引起大家多少注意,倒是厨房里飘出来的红烧肉的香味,将方招娣和方天赐给吸引了过去。

“红烧肉!”方招娣兴奋地喊了一声。

很快,大家都陆陆续续地挤进她的小厨房。

小小的方桌上,那一碗色泽红润,香味浓郁的红烧肉便吸引了所有人。

梁媛媛知道,家里通常是一个星期才能吃一次肉,而且还是和蔬菜一起,做成小炒。像今天这样奢侈的一大碗,也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吃到。

“你们先吃,还有两个小菜,我马上就炒好。”梁媛媛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碗筷。

作为家里年龄最小的,被大家宠成宝的方招娣自然不会客气,吴小花和洪霞也终究没有抵挡住红烧肉的诱惑,一家人都开动起来。

只有方天赐还站在梁媛媛的身后,默默地给她递调味料,帮她端菜上桌。

他实在无法理解她的行为。

梁媛媛似乎并不打算跟他解释什么,只顾着催他快点吃饭,就怕晚了,那一碗红烧肉就没了。

好在,这一顿饭下来,大家都的心满意足,饭菜全部嫂光光。

大家伙儿又要开始下午的劳作了,家里又只留下了方天赐和梁媛媛。

方天赐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好奇地问她:“我妈和嫂子总是欺负你,你还给她们做红烧肉?”

“都是一家人。他们之前那样对我,应该是我做的不够好,让她们对我产生了误解,还害得你夹在我们之间左右为难。我现在只想好好修补咱们一家人的关系。”

梁媛媛心口不一地说着。

她可没有那么圣母,不过就是料定了洪霞见不得她好,到时候肯定会找麻烦。如果她现在可以表现得很大度,到时候洪霞找她麻烦的时候,家里的其他人也不可能坐以待毙。

届时,大家都会帮她,她也不用费神和洪霞做些幼稚的纠缠,从而可以节省出更多时间去进行她在种植业和养殖业方面的发展。

方天赐被她的话震惊了,当即将她拉进房间,关好房门。在衣柜里一番摸索之后,拿出了个铁盒递给梁媛媛:“这些,给你,我放心。”

“什么?”梁媛媛好奇地打开铁盒,只见里面装着花花绿绿的钱,一块、五块、十块,好几张,她粗略扫了一眼,起码有两百块钱。

要知道,这个年代,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最多也就六十块钱,更何况,她根本就没见方天赐出去上班。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