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起裙子跨开双腿坐下去扇贝肉 对着镜子喷的到处都是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梁媛媛实在不喜欢方家这种吃饭的氛围,便以身体不适为由,推掉了他们假心假意的晚饭邀约,只让方天赐代表她过去多吃点。

她则继续回到床上躺尸。

也许是原主平日没有太注重自己的身体健康,以至于梁媛媛现在来,躺了一整天,才终于得以恢复气力,但是离满血复活,似乎还差了那么点。

一大早,家里的男人女人都出去干活了,她寻思着,要自己弄点早餐吃吃。走进属于他俩的小厨房才发现,灶台是还是热的,红薯的甜香味儿从锅盖的缝隙里钻出来。

梁媛媛揭开锅盖,两个孤零零的小红薯躺在蒸格上。

“哎……”她叹了口气,可这毕竟是方天赐第一次主动为她准备早餐,再少,也是一份心意呀!

她一边吃着红薯,一边揭开米缸盖子,好在米够吃,米缸旁边的地上还有一点蔬菜——这些都是梁媛媛帮着哥哥嫂子种田种地获得的报酬。

还真是可笑,原本就是属于她老公的田地,现在却成了一种施舍。

是可忍孰不可忍。

梁媛媛打定了注意,必须要抢回属于自己的田地。

眼下,她要找到方天赐商量对策。凭借着原主的记忆,梁媛媛今天下地做事的时候,就多留意了一下周围,但是到处不见他的身影。

她一直没有搞明白,这个男人因为打架而被部队退回来,回来之后仍不思悔改,不帮家里干农活,也不和其他男人一样出去打零工,在村里那是神农见首不见尾,谁也不知道他在干嘛。

中午,他们就在地里啃一些冷玉米充饥,傍晚收工才回到家里。

方天赐依旧不在家。

根据原主的记忆,梁媛媛知道,他晚些时候都会回来吃晚饭,所以她很自然地要准备他那一份。

只不过,这种土灶对于一个城里人来说,实在难以驾驭,她几乎用尽了方法,弄得小小的厨房里浓烟滚滚,才总算把菜给做好了。

至于她一直追求的色香味,就要另当别论了。

方天赐回来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家里浓烟滚滚。

他慌慌张张地冲进院子,才确定是来自他那边的小厨房,而他一向敬重的母亲和嫂子站在院子里,唧唧歪歪地议论。

“故意的吧?以前不是会做饭吗?”

“我看是蹭饭蹭习惯了。”

看到方天赐回来,才噤声,假模假样地往小厨房跑。

洪霞更是假模假样地关心她:“是不是柴火湿了烧不着呀?怎么整出这么多烟?”

浓烟已经从厨房的大门和窗户钻出去很多,他们进去的时候,浓烟散了很多,已经可以看清厨房里的陈设了。

梁媛媛抬起胳膊,随意地抹了把额头的汗,灰头土脸的样子更明显了。

她丝毫不在意自己此刻的狼狈样,面对来人假惺惺的关切,梁媛媛故意说:“嫂子真是料事如神,柴火确实是湿的。不过我很好奇,这一个星期都是大晴天,柴火怎么会湿呢?”

“我……我就是随口一说……啊……还真是啊……”洪霞有些尴尬。

吴小花拉住大媳妇:“走,再站下去,她就该说是你故意弄湿了她的柴火棍子。”

换做是以前,梁媛媛一定什么都不会说。

然而现在,她却一个箭步冲到门口,挡住了厨房的门,睨着他们,义正严词道:“妈,我可什么都没说,天赐可以作证。别到时候说是我惹是生非。”

“你……我……我们……”吴小花无语凝噎,气得将她推开,拉着大媳妇,仓皇而逃。

梁媛媛没防备吴小花会当着儿子的面推她,一个不稳,差点撞到门框上,等方天赐发现,伸手打算扶她的时候,她已经稳住了身形。

“到底是什么情况?”方天赐问,但言语中并无不悦,反倒有些好奇。

“如你所见,我被河水冲坏了脑子,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这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理由。

方天赐却摇摇头:“她们一直都这样欺负你?”

“……”梁媛媛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我知道了。吃完晚饭,我们过去一趟。”他斩钉截铁地说道。

他现在的样子,就像要去替她报仇,不过细细想来,他们的关系还没好到那个程度。

“干嘛?”她还是忍不住问了。

方天赐一边扒饭一边说:“我们之前说过的。”

说了什么?孩子还是田地?面对这种说话跟挤牙膏一样的人,梁媛媛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正要继续追问。

他却扯开了话题:“不好看,味道还不错。”

知道他指的是面前的菜——酸辣土豆丝、虎皮青椒。很下饭的两道菜,在她控制不好火候的时候,这两道菜最不容易失误了。还好方天赐也不是很挑剔,竟然觉得味道不错。

两个人将饭菜扫荡一空,收拾好厨房,就去了院子。

夏天的夜晚,屋里还是有些闷热的,农村里,吃完晚饭,大家都喜欢在院子里纳凉。这时候的空气还很清新,天上的星星还很闪亮。

只可惜,梁媛媛现在根本没有心情看星星。

方天赐径自去正屋搬了一条长凳出来,拽着梁媛媛一起坐下。

“趁着大家都在,我要说个事。”他开门见山地说道。并且岔开腿,双手搭在膝盖上,正襟危坐,大有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洪霞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如果是说柴火的事,那就算了,我说了不是我做的,你们也不会相信。”

“嫂子,关于柴火的事情,我就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想刨根究底找出柴火湿了的原因。”梁媛媛嗤笑一声,“你在急着撇清什么?”

“……”洪霞的脸这次红了个透彻。

方天赐却不慌不忙地说道:“不是为了这事。”

方天赐在说这话的时候,梁媛媛竟然有些激动。不管是孩子,还是田地,都是她迫切要解决的问题。而现在,她终于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

吴小花和洪霞却不由地瞪大了眼睛。

“还……还有什么事?”吴小花指向梁媛媛,心虚地说道,“你可别在天赐面前瞎告状,我可没有打你啊!”

“她什么都没说。”方天赐主动替她说话。

这样的举动再次让吴小花感到意外。

“你们以前好像都不太说话,怎么忽然……”在吴小花的眼中,她的儿子和儿媳之前似乎从未有过交流,媳妇怀不上孩子,她曾经就怀疑是不是他俩根本就没有圆房。

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儿子应该是个正常的男人,这个儿媳妇长得也不丑,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也还凑活,而且从不反抗,所以不可能在一起睡了半年,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这才将所有的问题都推到了儿媳妇的身上。

这话,却偏是让梁媛媛抓住了话茬子,她可忍不了:

“妈,您说这话,总不至于是——不盼着我和您儿子好,不是吧?”

“我……”吴小花又一次无言以对。

梁媛媛得理不饶人,发誓要将之前被欺负的仇怨都报回来:“您不是盼着抱孙子吗?我不和您儿子好,您怎么能报上孙子?如果我没记错,嫂子都三十八了,怕是不太好生了吧?”

生个儿子,替方家传宗接代,这在大嫂洪霞的心里,始终是个结。想她都快四十了,到现在也只有一个女儿,梁媛媛今天说这话,就是在戳她的脊梁骨。

洪霞也不是什么善茬,当即怼回去:“妈不也是三十九岁才生的天赐嘛!”

梁媛媛早就料到她会这样说,她就着坡,也就下了:“对哦,那你可要加油了。等你怀了方家的孙子,我就解放了,不用整天被人催着,搞得像生孩子的机器。”

可在洪霞的心里,女人能帮着婆家传宗接代才是最光荣的,她从不以“女人就是生育工具”为耻。所以,当她听到自己的弟娘子将方家传宗接代的希望寄托,反倒觉得自己能耐挺大。

在婆婆吴小花听来,却别有一番滋味:“怎么?听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打算生了?”

久不说话的方天赐再次开口,主旨依旧没变,还是在替梁媛媛辩解:“妈,不是我们不打算生,是没有这个条件。只怕生得起,养不起。”

听到这,梁媛媛恍然大悟,原来是在这个地方等着的。

她连忙接过话茬:“就是这个理。如今我们连一日三餐都需要你们接济。如果这个时候要孩子,妈,难道你希望你孙子从小就过寄人篱下的生活,一辈子抬不起头?”

吴小花一生要强惯了,听到别人这么预判她孙子的未来,自是不依:“我们方家的孙子,绝对不可能过这样的生活。”

“那你儿子呢?”梁媛媛逼问道,“我们家天赐不过就是因为和人打架,他性情耿直,不喜欢与人争辩,没能说出打架原因替自己洗脱罪名,就活该被村子的人在背后戳脊梁骨吗?”

在她还没有搞清楚方天赐被退回来的真正原因,就能睁着眼睛把黑的都快说成白的,方天赐都不由为之一怔。

吴小花见自己最不待见的小媳妇竟是如此袒护自己的儿子,心中有些许欣慰,脸色也稍稍缓和了一些,甚至还生出一丝希望:

“听你的口气,是有办法不让村里的人说他?”

梁媛媛耸了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我能有什么办法?他年纪轻轻,却整天无所事事,在村里乱转,就算是出去打零工,也就挣那么点点钱,谁能看得起?”

话说到这个份上,吴小花还没明白梁媛媛的意思,可洪霞已经听出来了,只听她呵呵一笑,鄙夷道:“绕了这么大弯子,怕只是想要回你们那一亩三分地吧!”

“既然嫂子也承认那是我们的田地,难道不该归还吗?”梁媛媛毫不客气的质问。

闻言,洪霞却笑得更欢了:“你们夫妻俩还真好笑,来之前你都不问你家男人,当初那些田地是怎么回事吗?好吧,让嫂子告诉你,当初是天赐主动放弃那些田地,不信你问他。”

拱手送人?方天赐是傻了吗?既然送人了,哪有要回来的道理?梁媛媛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嫂子,你记错了吧!”方天赐挺了挺脊背,正色道:“当初你们担心我当兵之后,村里就会因为我的田地长时间无人耕种而收回,所以才利用分家的办法,将地分到你们名下。”

梁媛媛对这个年代的很多规矩,也还是有所耳闻的,当初她和爸妈一起吃饭的时候,就经常听他们说起。所以在听到方天赐说出那年情况时,惊呆了。

她忍不住叹息:“你傻啊!这话你也信?村子收回田地,要么是村里的姑娘嫁出去了,要么是大学生分出去了。你是去当兵了,去为国争光去了,村子又怎么会收回你的田地?”

“可是他是被退回来的。”洪霞试图争辩。

梁媛媛依旧振振有词:“就算是被退回来的,也是希望他通过劳动改造,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村子就更加没有收回田地的理由了,如果收回,他还怎么劳动改造?”

一时间,洪霞词穷。

但是梁媛媛却没有就此罢手,今天她既然开了口,那么不要回田地,她是不会罢休的。

“就算你们当初真的是为了他的以后打算,帮他保住那些田地,现在他回来了,若是真心为他好,就该把田地归还于他。”

洪霞终究无话可说,却又不甘心拱手将田地归还,索性耍起了无赖:“咱爸和你哥还没回来,这事,得等他们回来商量再说。”

方天赐冷笑:“当年分家时,爸和哥也都不在。我们家,从来不都是你和妈说了算的吗?”

“哈哈哈,”梁媛媛笑了,“妈,我怎么听着口气,好像是您在帮助大儿媳妇,欺负您自己的小儿子呢?这就是所谓的心疼吗?”

吴小花也被她说得没理了。

梁媛媛却还不罢休:“您口口声声说心疼小儿子,当初分家,您却要跟着大儿子一家,分走小儿子所有的东西,就留一间破房子给他。您如果想证明自己是真心疼小儿子,现在他回来了,您不该为他做点什么吗?”

梁媛媛的这一番话,深深触动了吴小花。

她一直认为,把小儿子的田地给大媳妇种,等到收获的时候,分一点给小儿子,如此不让他干脏活累活就是心疼他了。

却从来没有想过,如此一来,他便没有了经济来源。没有钱肯定就会被人看不起,背后指指点点也不足为奇。

如此情形,他们小夫妻俩不要孩子,也就可以理解了,毕竟要了,也是养不起,还得看老大家的脸色,人家不高兴就给少点,他们老两口还要偷偷救济。

“……”洪霞张嘴,刚想说话。

就被吴小花给打断了:“别……小霞,别说了,还给他们就是了。”

“怎么可能?”洪霞蹭的站起啦,“这几年要不是我们辛苦耕种,那些地早就荒了,等他回来,怕是连地在哪里都找不到。”

梁媛媛早就料到她会这样说。

这也正好成为她要屋后那块地的理由:“嫂子是不是忘记了我们房间后面的那块地?既然这么多年都荒在那里,不如还给我们。”

“我……”洪霞连最后的理由都被推翻了,她彻底无语。

吴小花再次劝说:“都是一家人,也该还给他们了,反正你们也种不了那么多田地,天赐他们却什么都没有。”

洪霞自是不舍,却也无可奈何:“随便你们吧!”

她几乎是咬着牙说完这话,然后便头也不回地钻进正屋。

梁媛媛还不放心:“妈,之前分家立的字据在您那吧?既然重新划分了,那之前的协议就作废了,麻烦您拿出来,我们把它撕了,明天我会写一份新的,到时候要麻烦大家重新签字。”

闻言,吴小花看向自己的宝贝儿子,却见他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无奈,只能回到房间,把当初立的字据拿了出来。

给梁媛媛和方天赐确认过之后,便当着他们的面,撕得粉碎。

回到自己屋里,方天赐有些好奇,追问道:“嫂子既然已经答应了,为什么非要重立字据?”

“当然是怕她反悔呀!万一等我们把田地开出来了,她拿出字据说那是她的,我们岂不是白忙一场?”在她没有十足的把握时,是不会说出紫苏的事。

不是怕别人抢,而是担心,如果现在夸下海口,到时候万一卖不出去,或者不值钱,会被嘲笑。

但她说的这个理由也是很有说服力的,方天赐不疑有他。

梁媛媛忙碌了一天,又同时解决了两件大事,现在放松下来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小身板,根本吃不消。

她现在很想有个大浴缸,可以好好泡个澡放松一下。但在这个年代,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成了一种奢侈。只能乖乖地在门外等方天赐洗完澡,然后自己也用那个浅浅的澡盆,随便洗洗。

根本没办法洗去一身的疲惫,可又能怎样呢?梁媛媛咬了咬牙。

方天赐在她打开房门之后,主动进屋,将她的洗澡水端出来倒掉。

“谢谢。”她有气无力地道了声谢,便将自己扔到床上。

然而,木板床,好硬。

昨天晕晕乎乎的,根本没有感觉到这些不同,现在才切身体会到这个年代的诸多艰难和不易。

可能是太想要泡澡了,梁媛媛做了个美梦,梦里一个偌大的温泉,不论是温泉四周,还是温泉上方,都是烟雾缭绕,有如仙境一般。

虽然看不见周围的景物,但她也无法顾忌那么多,疲惫驱使着她顺着台阶,慢慢走入温泉,慢慢滑入水中。当她被温暖的泉水包围时,全身毛孔散开,那一身倦意似乎都从毛孔散去。

这水,似乎还带着些淡淡的馨香,说不清是什么香味,只知道这香应该有安神的功效,不大一会儿,梁媛媛就觉得恍恍惚惚,好像要睡着了一样。

在梦里面还能再睡着,这绝对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可身在局中,梁媛媛却并没有意识到那是场梦,因为那好闻的香味、合适的水温、身心舒畅的感觉……都是以前在梦中从未体会过的真实。

“咕咚咕咚……”

梁媛媛再次感觉到身体不断下坠,四周的水不断涌入身体,她吓得猛地睁开眼睛,眼睛却疼的立刻闭上——她这是在温泉里溺水了?

经历过一次溺水后的死里逃生,就格外害怕这种感觉,她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挥舞着双手,挣扎着,试图呼救,拼命想要逃出困境。

然而,下一秒,她忽然发现来自周遭的水的压力瞬间消失,再次睁眼,自己还安然地躺在床上。

梁媛媛惊魂未定,一骨碌坐起来,重重地拍着胸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庆幸刚才只是一场梦。

就这样不大的动静,还是惊醒了睡在床边地上的方天赐,他坐起来,借着月光,朝床上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喂……你……”方天赐傻了,因为他看到床上的人,竟然浑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就像昨天,她刚被人从水里捞出来时一样,“你又掉河里了?”

方天赐也知道,这当然不可能。但是湿成这样,还能有什么原因?

顺着他的话,梁媛媛才惊觉自己的衣服竟然都湿了。

莫非,刚才不是梦?可是她也同时感觉到,睡前那一身疲惫,这会儿好像都不复存在了,浑身上下,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无比轻松畅快。

梁媛媛顿感这个世界玄幻了,先是莫名其妙地重生,现在又梦境成真,下次等待她的又是什么难以理解的现象呢?

但对方天赐,她不能说。

随便寻了个借口:“热的。”

话音刚落,一块干毛巾和一把扇子就被放到了她的身边。

方天赐还站在床边,颇为尴尬:“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怕热。扇子应该早点给你的。”

“……”梁媛媛的眼角一阵抽抽,她嫁的这个男人还真是个钢铁直男,情商堪忧,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摇着扇子怎么睡得着?不该是你帮我扇吗?”

有个会心疼人的男朋友或者老公,是绝大多数女孩子梦寐以求的,梁媛媛在现代被喂多了狗粮,钻研学术之余,偶尔也会做一做少女的梦。

现在机会来了,她的身边就有这样一位外形气质都符合她要求的男人,她再做一做这样的梦,也是可以理解的。

当然,梁媛媛知道,这个想法不可能实现。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