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一前一后的有力的攻击我 生下来就是给我C的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阿木躺在凤无双怀里,一边享受着凤无双的爱抚,一边感受着龙玺皇冰刀,真可谓冰火两重天。

“这小狐狸抱起来好舒服,晚上我就抱着他睡吧。”凤无双笑意盎然地说道。

啥啥啥?阿木彻底僵硬了,他丝毫不怀疑,凤无双如果真的抱着他睡了,龙玺皇绝对会记恨他一辈子。

“不许抱着它睡!”果然,龙玺皇下意识地说道。

“为什么?”凤无双有些奇怪地看着龙玺皇。

“因为……”龙玺皇咬了咬牙,突然撒娇地拉住了凤无双的手:“小皇抱起来也很舒服的,你不要抱着这坏狐狸睡,抱着小皇睡嘛。”

刹那间雷霆震震,阿木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这撒娇卖萌的真的是他家尊上吗?他是不是产生幻觉了!

这孩子难得露出这般模样,凤无双心中就是一软,可她还是柔声说道:“小皇,你如今也不小了,应该学会一个人睡了。”

“可是小皇怕…………”龙玺皇硬是挤出几滴眼泪来。

阿木刹那间外焦里嫩了,心里狂吼着,尊上你是冷血龙神好吗!卖萌这种事情适合我这种小狐狸,不适合你好吗!

但龙玺皇这一招显然很有成效,凤无双一下子心疼地不行。她想起今天龙玺皇炼剑受了伤,随后凤家人和赵轻烟又先和前来胡搅蛮缠。若不是楚天河出现,她和龙玺皇还没有那么容易脱身。

这一天之内发生了太多事情,龙玺皇虽然嘴巴不说,可他心中应该是有些害怕的吧。

自己看龙玺皇平日里表现地老成,竟然就真的忘了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凤无双自我谴责了一番,目光更加柔软了,她主动拉住龙玺皇嫩嫩的小手:“好,今天晚上,我陪你一起睡。”

“真的吗?”龙玺皇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喜。

果然还是个孩子啊,只是这样的小事,就能让他开心成这个样子。

凤无双内疚的同时,对他也更增加了几分怜惜。

龙玺皇抓住这个机会,不动声色地将阿木推开,自己钻进了凤无双的怀里,抱住她就不松手了。

阿木被推到了地上,在龙玺皇威胁的目光,他只能凄凄惨惨地找了一个角落盘好。

夜幕降临,龙玺皇如愿以偿地钻到了凤无双的被窝里。

他嗅着女子身上淡淡的清香,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唔,这次要不是阿木,他还想不出这种招数来。

恩,看在这小子还是办了点好事的份上,他决定稍微对他和颜悦色一点。

“女人,我睡不着,给我讲个故事好不好。”龙玺皇用脆弱中带着期待的目光看着凤无双。

“好。”凤无双的心柔软地不行,找了一个故事就仔细说了起来。

讲完故事,龙玺皇开始得寸进尺,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以前我母亲总会抱着我睡觉。”

阿木抖了一抖,尊上,这么信口开河真的好吗!他明明记得尊上刚刚出生,龙父龙母就离开了啊。

凤无双却直接脑补出了一个缺爱小孩的故事,反身就温柔地将龙玺皇搂入怀中。

龙玺皇心中窃喜,声音更加无辜了:“临睡前,母亲还会给我一个晚安吻。”

凤无双从善如流,轻轻地在他的面颊上应下一个吻。

柔软的触感在面颊上划过,龙玺皇瞬间有些轻飘飘了起来。

只是可惜……

龙玺皇看着凤无双嫣红的嘴唇,眼底闪过一丝暗光。

见证完龙玺皇撒娇卖萌外加坑蒙拐骗的整个过程,阿木表示龙玺皇在他心中的形象已经全面崩塌了!

第二日一早,楚天河就亲自走了过来。

“凤姑娘,炼器室和炼丹房都已经准备好了。材料也已经到位了。”楚天河一脸殷切地看着凤无双。

“好,我适应一下丹炉就可以开始炼丹。”凤无双点了点头,没有推辞。

“那就好。”楚天河面露欣喜之色。

他转眼看见睡眼朦胧的龙玺皇,不由微微一笑:“你们关系真的很好。”

龙玺皇的年纪看起来不过五六岁,楚天河虽然知道他和凤无双同榻共眠,但也不会忘别的方向去想,只以为两人关系极佳。

“那是自然。这女人本座已经预定了,你若是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还是速速消除了。”龙玺皇啜了一口茶,很是威严地说道。

凤无双轻拍了一下他的小脑袋,一脸的无语。

“哈哈,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楚天河笑着说道。

龙玺皇心中郁闷,淡然使了一个眼色给阿木。

阿木会意,形影不离地跟上了凤无双。

“咦,这小狐狸……”楚天河的眼中满是好奇。

“昨天捡到的。”凤无双没有多说的意思,楚天河也没有多问。

只不过,他为毛总觉得这小狐狸貌似对他有所敌意呢……

楚家出手,拿出来的东西自然不会差。凤无双在炼丹房中逛了一圈,心中十分满意。

楚家准备的丹炉自然是比不上九天离火鼎的,但是在一般的丹炉中也算是上好的了。

为炼丹而准备的那些药材看起来也灵气十足,显然是花了一些心思的。

“凤姑娘看看可还有什么缺的?”楚天河一脸殷切地问道。

凤无双还来不及回答,阿木就炸毛一般地跑到楚天河面前,冲着他嗷嗷叫了起来。

他身负重任,在尊上不在的时候,一定要杜绝任何胆敢靠近尊后的男人。

“抱歉,我这狐狸有些野性难驯。”凤无双将阿木抓了回来。

楚天河也有些尴尬:“没事,这样才可爱。”

不过被阿木这么一搞,楚天河也有点呆不下去了,见凤无双再没有其他要求,他就退了出去,小心翼翼地守在门口。

炼丹师的事情至关重要,他一定要第一时间进行确认。这会影响到楚家接下来的行动。

龙玺皇看着楚天河被赶了出来,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他如今急着恢复修为,这炼器只是个幌子,随便应付一下就好了,他主要还是在炼器室中努力修炼。

要恢复修为,龙玺皇自然是不能日日陪在凤无双身边的,还好现在有个阿木,相信要是有什么不长眼的人想要靠近凤无双,阿木一定会知道该如何做的。

仔细想了一番,觉得万无一失了,龙玺皇这才进入炼器室中,开始了闭关。

另一边,凤无双简单适应了一下丹炉,开始正式炼丹。

阿木躺在一边,乖巧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楚天河在炼丹房门外徘徊着,脸上的神情越来越焦急。

清风丹只是一品丹药,一般一品炼丹师就能炼制,而且炼制一炉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半个时辰。

可凤无双这一炼就已经两个时辰了,竟然一点响动都没有。

楚天河虽然相信凤无双,也难免有些患得患失了起来。难道凤无双只是个炼丹新手,炼丹的失败率极高?也不知道她到底几炉才能成功一次。

凤无双这一炼丹,就从清晨炼到了黄昏。楚天河也在门外等了整整一天。

这会儿,楚天河的心中已经有些绝望了。

整整一天时间,凤无双一炉丹药都没能成功。算起来,她应该炼了十几炉废丹了,这样的概率,实在有些太小了。

“吱呀。”

黄昏时分,炼丹房的门终于被打开,凤无双一脸疲惫地走了出来。

楚天河的心就是咯噔一下,看样子这次又失败了。

“凤姑娘,你不必太介意了,失败了就失败了吧,不过是一些药材罢了。”楚天河下意识地安慰道。

“失败?”凤无双有些奇怪地看着楚天河。

楚天河点了点头,神情温和:“若有丹药自然是锦上添花,若是没有,对楚家也造成不了什么影响。凤姑娘心中不必难过。”

凤无双不由微微愣了一下。

楚天河看着她呆呆的样子,不由叹了一口气,哎,凤姑娘一定是被打击大了。

“诺,接着。”

楚天河正想着要怎么安慰凤无双,突然一个包裹朝着他飞了过来。

楚天河下意识地接住:“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清风丹。”凤无双打了一个哈欠,悠然从楚天河身边走过。

清……清风丹?

楚天河完全傻住了,他飞快地打开包裹。只见里面随意摆放着十几个玉瓶,隐隐还有阵阵药香。

难道……

楚天河双手颤抖地打开一个玉瓶,刹那间,比之先前浓郁百倍的药箱扑鼻而出,楚天河一看,这玉瓶内放着足足十颗品色极佳的丹药。

他有些机械地倒出一颗来,飞快确认了一番。

这丹药正是一品丹药清风丹。

这些,全部都是清风丹?

被自己的猜测彻底惊到,楚天河飞快地将丹药倒了出来,一一检查了起来。

他很快有了结果。

这包裹中总共有16个玉瓶,每个玉瓶中都有十颗清风丹,加在一起就是一百六十颗清风丹!

这么多的清风丹,竟然是凤无双在一天之内炼制出来的?他之前还以为人家失败了,原来人家是忙着炼丹,根本懒得出来。

这一刻,楚天河简直又是惊喜又是后怕。

惊喜的是,凤无双的炼丹本事委实超出了他的想象。

后怕的是,这个包裹凤无双刚刚竟然就这么随意地扔过来了!要是自己当时没接住,这些玉瓶被打碎了怎么办!

还好现在这些宝贝都好好的。

楚天河一脸幸福地将这个包裹抱在胸前,眼中闪动着光芒。

他抱着的已经不是清风丹,而是楚家崛起的希望。

“整整一百六十颗清风丹,都是在一天之内炼制出来的?”楚昊看着这一颗颗散发着浓郁药香的丹药,小胡子不停地抖动着。

凤无双之前说她是炼丹师,楚昊并未抱有太大希望。毕竟炼丹这种事情,天赋和经验缺一不可,绝大多数有所成就的都是年长之人。

凤无双不过15,之前又从未听闻她有炼丹的天赋,楚昊自然不相信她在这方面有多大成就。

可现实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清风丹虽然只是一品丹药,可要炼制出来也很费心神,一般炼丹师最多炼制几炉就会无以为继,可凤无双连续不断地练了一百六十颗出来。

这说明,她在炼丹上造诣恐怕已经超出了一品炼丹师的水准。

“整整一天,我都在门口守着,这些丹药,凤无双确实只花了一天就炼制出来了。”楚天河的声音中也隐隐蕴藏着激动。

“好!”楚昊的眼中闪过一道惊人的光芒,当即开怀大笑了起来:“赵家人只当凤无双是一个寻常斗灵高手,他们绝不会想到,她还是一个天赋惊人的炼丹师。这会赵无极那个阴险小人如果知道凤无双这么厉害,恐怕非得气个半死。”

赵无极就是赵家家主,天水国的皇帝。赵轻烟打压凤无双,甚至算计楚家,赵无极都是看在眼里的,可他根本不在意。

他巴不得能够刺激地楚家发狂,最好能直接和皇室动手,这样皇室才有借口彻底铲除楚家。

而凤无双,赵无极更是没有放在眼里。

凤无双固然是个天才,但她还不是强者。

所谓天才,就是具备成为强者的潜力,但她此刻终究只是一个小小的斗灵。

除去一个斗灵而已,对赵家而言,有什么值得忌惮的吗?

可赵无极却没有想到,一个凤无双或许势单力薄,一个楚家或许缺少致胜的力量,但当这两者凑在一起,却足以在天水国掀起一场滔天风波。

“一个十五岁的斗灵,一个十五岁的丹师!”楚昊在房中踱着步,脸上的神采越来越飞扬。

他有一种感觉,只要再为凤无双争取一段时间,她在丹道上一定还能更上一层楼。到了那时候,楚家要想超越赵家也是易如反掌。

“天河。”楚昊突然停下脚步,一脸奇异地看着楚天河:“你对凤无双有何感觉?”

“感觉?”楚天河愣了一下,随后很是认真地说道:“她很强,很神秘,也很危险。”

楚昊的胡子抖动了一下,有些无语地看着不开窍得楚天河。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楚天河一脸无辜。

楚昊嘿嘿笑了笑:“你说的都对,可你忘了,这凤无双是个女人,还是个绝色的女人。”

这……

楚天河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凤无双清丽的面容,突然有些脸红。

凤无双确实不愧绝色二字,只是她个人气场太强,虽然第一眼大家注意到的都是她的美貌,可自然而然就会被她的气质所吸引,到后来,她的容貌,便只是陪衬了。

“脸红了?”楚昊看着自己儿子的神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儿子啊,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看好你哦。”

腾的一下,红色蔓延到了耳朵根,楚天河目瞪口呆地看着老不修的楚昊。

楚昊咳嗽了两声:“总之,凤无双这姑娘不错,你如果对她有心思,就趁早出手。你父亲我在背后支持你哦。”

说着,楚昊就拿着一包裹的清风丹,慢悠悠地离开了,只剩下一个楚天河呆若木鸡,久久反应不过来。

父亲的意思是鼓励自己去追求凤无双吗?自己一想,对于这件事情,自己貌似也并没有抗拒的心理。

楚天河通红着一张脸,再想起凤无双,突然就觉得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

清风丹在手,足够让楚昊进行许多布置。楚家第一时间宣布举办一个拍卖会,而这场拍卖会的压轴物品,就是十瓶清风丹。

在楚家的宣传下,很快,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天水国,甚至连其他四个国家也有所耳闻。

十瓶清风丹,整整一百六十颗!

听到消息的人全部都疯狂了。

要知道修行路上多艰险,修炼过程中,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导致经脉受损。就算现在经脉并未受损的人,也想要弄上几颗清风丹,以备不时之需。

而三大圣地掌控了绝大多数的炼丹师,一有丹药出现,一般都是被三大圣地瓜分,流传出来的少之又少!

这次一次性出现了一百六十颗清风丹,这绝对是一场盛宴。

一收到消息,无数的人群就涌向了天水国的京都,不过七天时间,京都的街上就开始人满为患,人们带着各色珍宝前来,哭着喊着要参加拍卖会。

值得一提的是,楚家拍卖会的人气空前,现在一张入场券都已经被炒到了一个可怕的高价。

这七天,外头乱成了一团,凤无双却丝毫不知,只是每日在炼丹房中炼制丹药。

这些天,她又炼制了多种一品丹药出来,已经全部交给了楚天河。

不过清风丹的名头已经足够,这些新的丹药,楚家暂时还没有宣传出去。

当京都气氛到达顶点的时候,这一天晚上,终于迎来了这个万众瞩目的拍卖会。

“凤姑娘。”

炼丹房的门一打开,楚天河就一脸惊喜地迎了上去。

“今天的丹药。”凤无双熟练地扔了一个包裹过去。

楚天河慌忙接住,看着凤无双略带着疲惫的眉眼,眼底闪过一丝心疼:“凤姑娘,炼丹太过耗费心神,你无须如此拼命的。”

“没事。”凤无双只是摇了摇头。

炼丹对其他炼丹师来说,是一件耗费心神的事情,如果沉溺于炼丹,务必会耽误修行。

在炼丹和修行难以两全的情况下,除非那些实在是突破无望的,大多数人还是会将主要精力放在修行上。

这也是丹药稀少的一个原因。

可凤无双不一样,她修炼的是九天离火鼎附带的炼火篇,而九天离火鼎主要就是用来炼丹的,这炼火篇也是为了炼丹服务的。

对凤无双来说,炼丹就是修炼的一种。这七天没日没夜的炼丹,她体内的心火更加壮大了一些,与此同时,她的斗气也在心火的锻炼下更加精粹,如今更是突破到了二级斗灵。

如今有楚家在,各种药材层出不穷,凤无双巴不得能够就这么炼丹直到天荒地老。

凤无双是这么想的,可其他人不知道啊。

楚天河看着凤无双为了楚家累成这样,心中又怜又爱,看着凤无双的目光也越来越不一样了。

“凤姑娘,我今晚能不能邀请你……”

楚天河正柔声说道,突然,他肚子一痛,随后身体就飞到了空中。

碰地一声,楚天河一屁股落在地上,神情十分迷惘。

“嗷。”阿木示威地冲他吼了一声,然后得意洋洋地回到了凤无双的脚边。

“抱歉,这狐狸又调皮了。”凤无双将阿木拎了起来,不满地瞪了它一眼。

这小狐狸好像和楚天河天生过不去,可楚天河什么也没有做,小狐狸如此行为,难免有些失礼了。

“没,没事……”楚天河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你还好吧?”凤无双走到楚天河身边,有些抱歉地朝他伸出了手。

已经是黄昏,淡淡的金光笼罩着凤无双,为她本就精致的面容更加增添了几分神秘。

楚天河仰头看着她,眼底隐隐有了一丝痴迷。

和凤无双的初见,是在凤家人想要强夺凤鸣剑之时,那时,楚天河一眼就看见在凤家人的咄咄逼人中,淡然笑着的凤无双。

她的容颜自是绝美的,可更吸引的人却是她肆意张扬的风华。

那一刻,自己或许就有了瞬间的动心。

只不过很快,赵轻烟随之出现,楚天河便将那最初的动心抛之脑后,专心和这赵轻烟周旋了起来。

再后来,凤无双抛出了她是炼丹师的身份,给了楚家一个巨大的惊喜。在楚天河心底,凤无双也变得越来越神秘,越来越强大,甚至让他有些自惭形愧。

可那一天,和楚昊的谈话仿佛惊天一雷,突然就劈散了他心中的层层迷雾,让他心中对凤无双抱有的好感重新苏醒了过来。

他不知道自己对凤无双到底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他只知道,如果要和这个女子共度一生,他并不会排斥。

夕阳的光芒下,凤无双依旧耐心地朝楚天河伸着手。

只是她的心底已经有些莫名,这楚天河看着她发呆看什么,要不是做错事的是小狐狸,她估计早就转身离开了。

“谢……谢谢。”楚天河从自己的思绪中挣脱出来,有些羞涩地想要拉住凤无双的手。

凤无双的手看起来是如此白玉无瑕,触摸起来,应该也会十分美妙吧,楚天河的脸一时间更加红了。

两只手终于交握,楚天河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唔,凤无双的手确实好软好舒服,不过好像太小了一点……

额,太小了一点……

“还不起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传了过来,龙玺皇一用力,直接把楚天河扯了起来。

“小,小皇啊!你出来了啊,啊哈哈。”楚天河胡乱说着话,心中满是遗憾。

他终究没有牵到凤无双的手。

“哼。”龙玺皇抿了抿唇,很是不满地看了一眼阿木。

这个小子是怎么守护凤无双的,他再出来晚一步,凤无双岂不是要被这男人占了便宜。

“嗷嗷……”阿木弱弱地喊了两声,心底满是宽面条泪。

他真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容易的狐狸了。

楚天河深吸了一口气,迅速整理好了心情,他的脸上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凤姑娘,我是来邀请你参加今天晚上的拍卖会的。你第一批炼制的清风丹就要在晚上进行拍卖,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到现在看一看?”

“拍卖会?好啊。”凤无双一脸随意地应了下来,正好出去散散心。

“既然无双要去,本座也陪你一起去吧。”龙玺皇一脸威严地说道。

“好好好,一起去。”楚天河赶忙应了下来。

“嗷嗷。”阿木也第一时间跟了上来。

三人一狐就正式出发朝着拍卖会前进了。

拍卖会很快就要正式开始,会所外头,许多人大声叫喊着,只求能买到一张入场券。

有楚天河的带领,凤无双等人自然不用愁入场券的事情。

楚天河一路带着他们进入一个单独的阁台。这小台子四处露天,地板铺着一层厚厚的毯子,周围摆放着典雅古朴的器具,令人感觉十分舒适。

阁台的视线很好,向前一看,就是黑压压的人群,人群前方就是巨大的拍卖台,从这个方向,可以看得十分清晰。

楚天河微微一笑,他拍了拍手掌,就有一个美貌侍女轻手轻脚地走了上来,送上一些糕点和酒水。

“这里的糕点都是专门请大厨做的,味道还算不错。”楚天河说道。

凤无双捡着吃了一块,微微点了点头。她吃的这块桃花糕甜而不腻,芳香扑鼻,十分美味。

“连食物都精益求精,这场拍卖会,楚家定然花了大心思。”凤无双含笑道。

楚天河的眼睛微亮:“只有全力办好这场拍卖会,楚家才算不辜负凤姑娘炼制的丹药。”

楚天河看着凤无双的眼中有着难以忽视的灼热,龙玺皇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这貌似完全可以确认了,楚家这小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打起了凤无双的主意。

龙玺皇眯了眯眼睛,虽然此人没有什么竞争力,但总是令人感觉不爽。看样子他得想个办法绝了此人的念头。

就在此时,一道略带着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

“楚天河,凤无双,我们又见面了。”左侧的楼台上,赵轻烟含笑朝两人举了举酒杯。

这楼台完全露天,台上有什么人一眼就看的清清楚楚。

“轻烟公主也是来购买清风丹的?不知道你准备的灵晶够不过?”楚天河含笑说道。

“清风丹?”赵轻烟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竟然再也不看楚天河,只是转身和那黑袍老者说话去了。

这老者……凤无双眯了眯眼睛,仔细打量起了此人。

老者微微弯着腰,身穿一袭黑衣,脸上更是被一层黑雾笼罩着,令人一看就有一种极不舒服的诡异感。

似乎注意到凤无双的注视,老者抬了抬头,漠然看了她一眼。

一层迷雾中,一双绿幽幽的眼睛露了出来,凤无双不由浑身一颤。在那一瞬间,她感觉到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仿佛浑身上下都被冰冻住。

这个老者,十分可怕。

老者咧了咧唇,朝着凤无双露出一个阴气十足的笑容。

下一瞬间,一阵极度的寒冷袭来,凤无双的脑海犹如挣扎般疼痛。

“女人,没事吧。”双手突然被人握住,温暖的触感下,疼痛慢慢消退了开来。

“没事。”凤无双收回目光,有些后怕地说道。

龙玺皇点了点头,看着黑袍老者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阿木的狐狸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条线,这个老者身上有着淡淡的妖族气息,但他不是真正的妖族,这气息的来源是因为他吞下了一颗妖族内丹!

龙皇宫管理天下妖族,和三大圣地早有协议,那些还未曾修炼成人性的野兽,龙皇宫不会多管,但是一旦妖兽修成内丹,能够化为人形,那就是妖族一员,决不许人类擅自动手。

这个老者不知用了什么秘法,让他身上妖丹的气息十分微弱,可这连阿木都瞒不过,又如何能瞒得过妖中王者龙玺皇。

龙玺皇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冷笑,一个人类,竟然敢吞了他的子民的内丹,还敢对他的女人动手,这简直是找死。

黑袍人见凤无双移开了视线,他阴森森地笑了笑,不屑地转过头。

“无双,那个老者是不是有问题?”楚天河压低了声音问道。

“是个高手。”凤无双点了点头。

楚天河的眉头皱的更深,这老者的气息诡异阴暗,带着一丝极度邪恶的气息,令人一探之下就心生戒备。

楚天河强压下心底的不安感觉。赵家这一次绝对是来者不善,可为了保证拍卖会顺利进行,他们已经准备了强大的武力戒备。而且,赵家如果敢闹事,为了清风丹而来的无数斗士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赵家,应该不会那么蠢的。

不管楚天河对着黑袍老者有多么忌惮,拍卖会还是按照流程正式开始了。

楚昊作为家主,竟然亲自上场当拍卖师,足见楚家对这一次拍卖会的重视。

这一次除了清风丹,楚家还拿出了不少压箱底的珍稀宝贝,拍卖会刚开始就被推上了一个小高峰。

凤无双悠然喝着酒,看着一件件东西被抬上了天价卖出去。

很快,拍卖会上的物品一一卖了出去,大概是因为土豪全部都聚集在了这里,这些物品竟然无一流拍。

“好了,楚家精心为大家准备的十四件宝贝已经被拍卖出去,接下来,我们就要迎来本次拍卖会的压轴宝贝!”楚昊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原本嘈杂的现场安静了一瞬间,旋即嫌弃了新一轮的热潮。

“楚家主,别吊人胃口了,快点把东西拿出来吧。”有人高喊了起来。

“就是,我们都等了一个晚上了。”

顿时应声如潮,众人都鼓噪了起来。

他们中很多人根本买不起清风丹,可这也不妨碍他们来凑个热闹。

“好,那么下面,就把清风丹拿上来吧。”看着众人期待的样子,楚昊的脸上闪过一丝满意的光芒。

很快,几个婢女将装着清风丹的瓶子拿了上来,一一摆在了拍卖台上。

楚昊清了清嗓子:“这就是对治疗经脉有奇效的清风丹。现在有十个瓶子,每个瓶子中十颗清风丹,拍卖以一瓶为单位。起价一百灵石!现在,大家可以开始拍卖了。”

清风丹作为常见一品丹药,名声早就传播出来了,楚昊根本不用详细说,众人就疯狂地开始竞价。

凤无双斜了一眼附近得楼台,只见赵轻烟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笑意,似乎一点都不紧张。

这一会儿功夫,清风丹的价格已经飙到了一千灵石一瓶,随后价格的增加慢慢减缓了,最后清风丹以每瓶一千五百灵石的价格分别竞拍了出去。

这过程中没有发生一点意外,凤无双不由挑了挑眉,这场拍卖会就这么圆满结束了?赵轻烟真的只是来打个酱油?

楚天河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到了现在,今天应该不会有事情发生了。

“清风丹已经全部拍卖完毕,今天的拍卖会到此为止。多谢大家捧场。”楚昊笑着说道。

“慢着。”赵轻烟含笑站了起来。

楚昊眯眼看向赵轻烟所在的楼台:“轻烟公主,不知你有何事?”

赵轻烟微微一笑:“楚家主放心,轻烟只不过是想要借着这场拍卖会,宣布一个消息罢了。”

楚昊皱了皱眉,一时不知道赵轻烟到底是什么目的。而且,赵轻烟只是想要说话,他没有理由拒绝。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楚家拿出来的清风丹,根本就是一堆垃圾!”

赵轻烟语出惊人,她的声音被人可以扩散出去,一时间整个拍卖场都回响着“垃圾”“垃圾”的声音。

“哦?”楚昊直接笑了:“轻烟公主,这清风丹可是货真价实的一品丹药!你不能因为自己没买到,就污蔑清风丹是垃圾。”

赵轻烟在这次的拍卖会上根本没有出过一次手,清风丹自然也没有她的份,她如今这么说,自然会让人认为是心中不忿之下的故意捣乱。

一时间,拍卖会上的人看着赵轻烟的目光都变了。

哼,清风丹是垃圾,那为了清风丹争来抢去的他们算是什么?赵轻烟未免有些太嚣张了。

“垃圾就是垃圾,本公主从不昧着良心说话。”赵轻烟嘲讽地弯了弯嘴角:“区区一品丹药,我赵家还不放在眼里。”

“那你们倒是也拿出这么多一品丹药来啊。”拍卖会中有人大声喊了起来。

赵轻烟挑了挑眉:“本公主这次来,就是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皇室决定在三天后举办一场拍卖会,到时会拿出十颗增元丹当场进行拍卖,希望大家准时到来。”

赵轻烟话音刚落,全场哗然。

增元丹!皇室竟然有增元丹!皇室竟然舍得把增元丹拿出来拍卖!

增元丹是一种二品丹药,它的效果很简单,斗灵以下,只要服下增元丹,都可以无条件跨越一个小境界。

也就是说,一颗增元丹直接可以省下许多修炼时间。如果让家族中的天才服下增元丹,他在18岁以下突破斗灵的机会就会多上很多。

如果成为了斗灵,成为了三大圣地的子弟,那整个家族的命运都会因此而改变!

要知道,赵家之所以是皇室,就是因为数百年前,赵家一个子弟加入了天星圣地,这个子弟天赋很好,天星圣地满意之下,赐给赵家不少资源。这以后,赵家就一举崛起,掌管了天水国数百年。

由此,可想而知出一个能加入三大圣地的家族弟子对一个家族来说有多重要。

这一刻,所有人的眼中都燃烧起了通红的火焰,一颗增元丹,直接跨越一个小境界,足以让家族天才加入三大圣地的可能性增加一成!

一成,这听起来不多,可也足够让人疯狂。

看着众人激动的模样,赵轻烟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那么,三天后,赵家恭候大家前来。”赵轻烟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开,留给大家一个笔直的背影。

黑袍人跟在赵轻烟背后,目光诡异地看了凤无双一眼,也随之离开。

“楚家主,我能不能退还这清风丹?”

“是啊是啊,我也想要退还。”

“楚家主,不要怪我们出尔反尔,实在是那增元丹太过重要,我们需要收拢资金去竞拍啊。这清风丹,我们实在是要不起啊。”

一群人将楚昊围在了中间,目的都是为了退还清风丹。

楚昊的心中早已经怒火滔天, 脸上却仍能带着淡淡的笑容,一一答应了下来。

楚家出售清风丹,是为了结善缘,不是为了得罪人的!

“增元丹!”楚天河捏了捏拳,赵家竟然能够一次性拿出十颗增元丹来。

皇室的底蕴就这么深厚吗!

增元丹?凤无双的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楚家拿出清风丹,赵家就拿出增元丹,这打擂台的心思也太明显了。

只可惜,他们以为,自己真的就只能炼制清风丹吗?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