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绩差成为全班的玩具的作文 我成了生物课性实验的教具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陆瑾泽不顾顾霆均脸上阴沉的神色,一心只想激怒他,伸手将慕诗羽紧紧拥入在怀里,无声地宣告主权。

顾霆均眯了眯眼,探究的目光落在慕诗羽的脸上,漫不经心道: “生病了?”

慕诗羽摇摇头,还未开口说话,陆瑾泽替他先回答了。

“是孩子生病了,但不劳小舅操心,这里有我在。”

顾霆均眸光幽深,压下心底异样的情绪,面无表情。

他淡漠的目光落在陆瑾泽手上的检查报告,问道: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陆瑾泽生怕谁不知道似的,炫耀地拿起鉴定报告,在顾霆均的眼前晃了晃: “对了,这件事我正想通知咱们家里的人,我要当爸爸了。”

顾霆均凤眸划过一抹冷光,看着慕诗羽:“孩子是她的?”

“小舅这问题问的,不是苏念的还会是谁的?”

陆瑾泽的目光带着敌意,想到这几年他一向敬为偶像的男人瞒着自己,霸占苏念的事情,心里就只剩下愤怒和仇恨。

当年在酒吧发生的一切,很有可能就是小舅的阴谋,目的就是和他抢苏念,而大宝和小宝,搞不好也是他的。

思及此,陆瑾泽的眸子燃起了一团火。

顾霆均神色不改,淡然地站在那里,光是凭借一米九的身高,就足以镇压住陆瑾泽的挑衅了。

“慕诗羽不是苏念,苏念已经死了,你认错人了。”

陆瑾泽愣了一下。

他不相信,慕诗羽和苏念长得一模一样,怎么可能不是同一个人。

“不可能,她就是苏念,我是她孩子的亲生父亲。”

顾霆均的沉冷面容透出丝缕的深思,缓缓道:“陆瑾泽,你确定?”

陆瑾泽目光闪躲过,一口咬定:“我确定!”

顾霆均沉默,他方才是想验证一下陆瑾泽有没有说谎,看样子,他不想说谎。

但特不排除陆瑾泽也在赌。

慕诗羽感受到了男人周身冷冽的气息,下意识地扯了扯陆瑾泽的袖子。

“别说了,你先进去吧,我有话和他单独说。”

她不想激怒顾霆均,也不想连累到陆瑾泽,关于孩子的话题还是私下里说比较好。

陆瑾泽:“你和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他是个骗子你知道吗?”

慕诗羽冷静自若:“这是我的自由,请你尊重我。”

陆瑾泽无奈,赌气地用拳头砸了一下墙,愤然离开了。

慕诗羽稳了稳心神,仰头看着冷峻的男人。

“我想我们之间是应该好好谈一谈,事情说开了会比较好。”

她看了眼在病房里的小宝,女儿在玩娃娃,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关好门,她指了指大厅一角专门供人坐的沙发区域,示意顾霆均去那里说话。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过去,慕诗羽和顾霆均面对面坐着。

男人目光幽沉:“你想说什么?”

慕诗羽直接开门见山: “顾先生,我确实在和你结婚前就有两个孩子,这件事一直瞒着你,是因为我害怕你知道以后会终止我们的协议,我和你在一起,是想得到钱,拿来给我女儿治病,她病得很严重。”

顾霆均从这句话里提取了重点:慕诗羽和他结婚,只是看上他的钱。 虽然这场婚姻的本质就是身体和金钱的交换,但他怎么就那么不爽?

慕诗羽见男人不说话,继续说道: “如果你因为这件事不开心,我可以道歉,或者补偿你,但请你以后不要因为这件事捉住我不放,例如孩子们父亲是谁,我今后和谁在一起,都希望你不要干涉。”

顾霆均不屑地冷嗤一声。

笑话!他没有那份闲心管这些。

“慕诗羽,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你我之间不过游戏一场,现在游戏结束,我为什么要干涉你? ”

顾霆均的视线转向别处,扯了扯领结, 他只觉得烦躁。

慕诗羽点点头:“那就行,还是顾先生大气。”

这样也好,把秘密说开了,她也不用提心吊胆地遮掩着了。

“霆均,原来你在这里。”

女人娇弱的声音响起,慕诗羽顺着看过去,穿着病号服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脸上苍白没有血色,看起来生了很严重的病。

顾霆均见到女人,起身走过去,扶稳了她。

“苏曼,你怎么下来了?”

“我醒来找不到你,害怕,这位小姐是?”

叫苏曼的女人看向慕诗羽,瞳孔骤然紧缩,神情流露出一抹震惊。

苏念?

不对,苏念已经死了,她亲手推下去的啊!

可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

但错愕转瞬即逝,她很快掩饰住情绪,故作陌生地看着对方,就好像是从来没有见过一样。

明明她在离婚那天出现在两个人的离婚现场,只能说她演得真像。

慕诗羽站起身,朝对面的两个人笑笑:“我是慕诗羽,顾先生的前妻,只是碰巧在这里碰见了,苏小姐不要误会。”

办离婚时,苏曼出现在民政局,所以肯定知道前妻这层关系的。

苏曼没有料到慕诗羽会主动站出来说话,微微一笑,道:

“原来你就是慕诗羽,长得可真漂亮呢,难怪能入得了霆均的眼。霆均和我说了你们的事情,谢谢你这些年对他的照顾,我们都很感激你。”

慕诗羽莞尔一笑,“应该的,毕竟他花了不少钱。”

她话刚说完,顾霆均脸上的神色又冷了几分。

直接无视,慕诗羽朝两人说了再见,便往女儿的病房走。

顾霆均的视线落在慕诗羽的背影,思索片刻。 他有些想不通,在慕诗羽的身上,哪里有一分半点离婚女人的伤心和难过,转瞬就变了脸,完全成了另一个陌生的女人。

这让他有些缓不过来了……

苏曼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轻轻地唤他: “霆均,慕小姐生了什么病?”

“不是她。”顾霆均回过神,突然想到了什么,对苏曼说道:“你先回病房吧,我去医生办公室问问孩子的情况。”

“孩子?”苏曼不解。

“是一个和我很有缘分的孩子,你不要管了,去休息。” 顾霆均敷衍地回答,无心多说。

苏曼抿了抿唇,如果再多问怕惹顾霆均生气,乖顺地点点头。 “好的。”

顾霆均去了小宝的主治大夫的办公室,林医生看到他进来,好像在哪里见过,一看就知道地位不凡。

“先生,这里是儿科诊室,请问你哪里不舒服?”

“805病房的那个小女孩,她生了什么病?”

“先生,请问您和那孩子是什么关系?”医生微笑,“如果不是家属,这不好说的。”

“你直接告诉我孩子的情况,我和陈俊严认识。”

医生见顾霆均说出了院长的名字,想必也是个得罪不了的人,便一五一十把小宝的情况告诉了顾霆均。

得知小宝的病情严重,顾霆均吩咐医生道: “请给那个孩子安排最好的病房和治疗方案,所有费用我来出,另外,要保密。”

男人拿出一张名片,放在了医生的办公桌上,转身便离开了。

医生愣愣地看着那抹挺拔高大的身影,拿起名片一看,大吃一惊。

原来他就是时光集团的总裁,真人比新闻里的还要帅气和年轻,他都没认出来。

不过小宝和他是什么关系呢?

医生没有深究,而是按照顾霆均说的,给小宝安排了最好的医疗资源。

当天晚上,慕诗羽和小宝搬进了的单间vip病房。

这一切,慕诗羽只以为是医生的好意安排,没有往其他方向想。

安顿好了女儿,慕诗羽隔日便准备工作了。

经纪人原本以为她背后有大金主撑腰,眼瞧着她接拍完广告后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资源了,于是失去了当初信誓旦旦的激情,将慕诗羽晾在了一边。

慕诗羽深知上次拿到广告资源是因为借了顾霆均的光,现在离婚了,她一个刚入行的野模,谁会愿意给她机会呢?

凡事还是要靠自己,于是她开始悄悄地去接一些私活。

上次面试的淘宝店给了她消息,面试通过了,这几天正好上了一批新品,叫她去拍摄。

慕诗羽从医院出来,便打车直接去了那家淘宝店。

这家店主经营运动内衣和美体裤,只拍胸和腿,无需露脸,所以没有被经纪人发现的风险,她便放心地接下这一单了。

她一整天都投入在拍摄中,专注忘我。 拍摄结束已经是下午六点,陆瑾泽给她打了电话,说已经把大宝接到了医院,她直接过去就好了。

慕诗羽不知道该怎么说感谢,看得出来,陆瑾泽是真心喜欢两个孩子。

也许,今后和他在一起,日子会过得轻松一些?

摇摇头,她止住这个想法。

不,她不会再踏入婚姻了,她不需要。

慕诗羽坐着公交车,从医院那一站下车,绿化带里突然蹿出来一个女人,飞速地出现在她面前,手上还拿了一桶滚烫的水,往她的身上泼了过来。

所幸她躲得很快,除了胳膊肘上被烫红了,其他都无碍。

如果是硫酸,那这一辈子就完了。

忍着痛意,慕诗羽抬眼看着对面的一脸怒意的女人,面无表情道:

“黄莹莹,你这又是来的哪一出?”

黄莹莹一脸狰狞:“都是你把顾先生勾引走了,我现在马上就失业了,还被别人嘲讽是烂裤裆的破鞋!”

赵婉儿扬眉,不紧不慢道: “不对呀,你前段时间不是还和顾先生一起高调出席活动,向媒体公布了怀孕的消息,你和顾先生好事将近,马上就要进豪门当少奶奶做人生大赢家了,管它失业不失业的呢。”

“慕诗羽!你少在这里给我装疯卖傻了!”

黄莹莹咬牙启齿,指着慕诗羽: “一定是你对顾先生用了什么狐媚法子,把他的心思都勾走了,他现在都不见我,还要我滚。这不是你做的还能有谁?你就是我见过的最不要脸的小三了!”

慕诗羽漂亮的眉眼透着淡定和从容,笑道: “巧了,我对黄小姐,也是有同样的看法呢。”

她和顾霆均虽然是协议夫妻,但好歹是领了证的合法关系,而她黄莹莹又算得上什么东西?

明知道对方有家室了,还上着赶子高调做小三,到处宣扬自己想上位的野心。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她自己难道不感觉恶心吗?

以前慕诗羽还纳闷,顾霆均为什么会看上黄莹莹这样的女人。 直到苏曼的出现,她才明白,黄莹莹这样的女人,最适合当挡刀的。

贪婪虚荣,又没有脑子,可悲极了!

“我命令你,马上给我离开顾先生!” 黄莹莹表情狰狞,眼睛窜起了一团熊熊怒火。

慕诗羽沉了口气,无奈地摇摇头。 “同为女人,我有句话想奉劝你,男人其实很现实的,稳定长久的婚姻讲究门当户对和势均力敌,他现在有心爱的人了,你拿什么去留住他?你廉价的整容脸,还是短暂的青春?你难道真的想当他一辈子的情妇和小三吗?”

黄莹莹显然是听不进去好言相劝的, “顾先生已经和顾太太离婚了,我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慕诗羽勾唇笑笑,不得不说,顾先生真是魅力无穷大,即使离一百次婚,也照样有女人前仆后继。

只不过,他心里只有佳人了。

“顾太太已经有人选了,但那个位置,永远都不可能是你的,你好自为之吧。”

慕诗羽点到为止,不想再浪费口舌。

黄莹莹恼羞成怒,一把攥住慕诗羽的手腕。

“你给我站住!你说顾太太有人选了,是你吗?”

慕诗羽呵呵笑了。 “我和你不是一种人,我有自知之明。”

“你什么意思?我是哪种人?”黄莹莹胡搅蛮缠,抓着慕诗羽不放手,“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吗,否则别想好过!”

慕诗羽烦不胜烦,一双美眸染上怒意,讥讽对方: “你以为你是哪种人?冰清玉洁,为爱勇敢主动地倒贴有妇之夫,甚至可以感动到所有人,让顾先生为你痴迷,这辈子非你不可的那种女人吗?”

愚蠢至极!

“但你不可能成为那样的人,你爱他的权势,爱他的钱财和外表,你虚伪又蠢笨,可怜到家了。”

黄莹莹冷嗤一声,虽然被说到了痛点,但也不能要慕诗羽好过。

“那你又好得了哪里去?我是为了钱,但我是清白的,而你比我下贱,你为了钱可以出卖你的身体,不就是张开腿的本事,脏女人!”

慕诗羽的忍耐已经到了极致,她扬起手,朝黄莹莹的脸上狠狠地甩过去。

啪——清脆的一声巴掌,打得黄莹莹发懵。

“你……你竟敢打我!”

慕诗羽抽出手,掸了掸被黄莹莹触碰过的衣袖,一脸冷意。

“我是为了钱和他在一起没错,但我和你最大的区别,我有尊严,而你连脸皮都不要了。”

“你还是承认了吧,你就是臭婊子!”

黄莹莹张牙舞爪地扑过来,想把这一巴掌还回去。

慕诗羽率先揪住了她的头发,往后使劲一扯。

从和顾霆均解除夫妻关系的那一刻起,就不必隐忍,她要强大起来,保护好自己和孩子,谁也不能让她受一点委屈!

“既然你嘴这么不干净,今天我就给你看看,在我面前嘴不干净的后果是什么!”

黄莹莹疼得直掉眼泪,龇牙咧嘴:“你先放开我,我头皮都快被你扯掉了。”

慕诗羽见她双脸通红,不想把事情闹大进局子,放了手。

理了理垂在耳旁凌乱的发丝,她拍拍手:

“顺便提醒你一句,我现在和你一样,都是他过了新鲜期的玩物,所以你省点心吧,别再来找我的麻烦了。”

嘶,好疼——

慕诗羽看着胳膊外侧,方才用力过猛,被烫伤的地方都起泡了。

先去让医生处理一下,不然孩子们看到又会担心。

慕诗羽绕过在一旁大口喘着粗气的黄莹莹,径直去了医院。

好巧不巧,刚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就迎面撞上了顾霆均。

苏曼住院,这个男人就在医院扎根了,显而易见,他很在乎她。

慕诗羽想绕开,避免碰面,却被顾霆均叫住了。

他踱步向她靠近,停在她面前,目光落在她手腕上的伤口时,蹙了下眉:

“怎么回事?”

慕诗羽愣了一下,立即收起手,背到了身后,朝顾霆均轻松一笑。

“没什么,打热水时不小心碰到了。”

顾霆均眯了眯眼睛,没有再继续追问,与她擦肩而过,不再多问一句。

慕诗羽侧眸看了一眼他冷漠的背影,不由地舒了口气。

之所以瞒着他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她不想欠他。

慕诗羽径直去了女儿的病房。

大宝正在给小宝讲故事,看到她进来,开心地从床上下来,一边一个拉住慕诗羽的手。

“妈咪,妈咪,你回来啦。”

慕诗羽放下包,把两个宝贝拥入怀里,左边和右边各亲一口,幸福极了。

“妈咪,小宝今天很听话哦,有乖乖吃药,按时睡觉,还吃了好多水果哦。小宝很乖的吧。”

小宝捧着慕诗羽的脸,在她的脸上啵唧一口,留下了口水印子。

“真棒呢,那大宝今天做什么了呢?”

大宝的一双眼睛湿漉漉的,扯了扯慕诗羽的衣袖:“我想妈咪和小宝了,妈咪,小宝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和我一样去上幼儿园?”

慕诗羽从儿子的脸上看出了担心。

大宝很懂事,这么小的年纪什么事情都知道,但不会表达,什么都埋在心里。

“很快啦,等妹妹再住两天我们就可以回家啦,大宝不要担心哦。”

慕诗羽乐观地拍拍儿子的肩膀,这小大人,比她还要操心。

趁着小宝在一边玩玩具,大宝凑过来,咬着慕诗羽的耳朵说悄悄话:

“妈咪,如果小宝做手术需要捐赠器官的话,就用大宝的吧,大宝和小宝是流着相同骨血的亲兄妹,我的器官妹妹一定也合适的。”

慕诗羽感到惊讶,儿子竟然懂得这么多。

“大宝为什么这么想?”

“从电视上看到的。”大宝眨眨眼睛,“我看的记录片里就是这样说的,是真事情哦。”

慕诗羽的心情说不上的复杂。

难怪儿子每次一打开电视就只看科教频道的纪录片,尤其格外关注医学知识,去书店总爱去医学生常去的区域看书。

她以为孩子不爱看动画片,没想到,他在默默地关心妹妹。

“妹妹的病虽然很难治,但是妈咪会想办法的,大宝放心吧,妈咪会保护好你和妹妹的。”

大宝拉住慕诗羽的手,仰头看着她,眼睛亮晶晶的,异常的坚定:

“妈咪,我们一起守护妹妹,要加油!”

“嗯!”

大宝和妈咪说完话,便欢欢喜喜地去陪小宝玩了。

慕诗羽挂在唇角的笑容渐渐凝固,站在一边

这段时间女儿每天都要输液,医生说这些特效药都是进口的,作用是可以提高孩子的免疫力,小宝的病难治,所以现在只能保守治疗。

但是一直拖着也不是办法,时间久了病情只会越来越严重,不能再拖下去了……

“怎么了?遇到什么事情了?”

慕诗羽想着孩子的事情,正一筹莫展,陆瑾泽提着晚餐进来了。

察觉到了慕诗羽的心情不佳,他招呼着两个孩子洗手吃饭,走到她身边。

“没什么,可能是累了。”

慕诗羽捏捏发胀的眉心,是真的好累,但如果能换来孩子们的健康长大,一切都值得。

陆瑾泽轻轻叹息一声,抬起手搭在她的肩头上。

他心疼她,但更多的,是觉得惋惜。

才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她大可以像其他女人一样追逐美好和梦想,而不是被这些事情拖累牵绊。

老实说,小宝这孩子的病是治不好了,这无异于是个无底洞,付出再多也只是徒劳。

“你尽力了,对这孩子,只要不留遗憾就好,尽可能的在余下的时间陪陪她吧。”

慕诗羽愣了一下,抬头看着陆瑾泽,觉得不可思议。

这话像是从一个孩子的亲生父亲说出来的吗?

什么叫做余下的时间,什么又是不留遗憾,难道就这样放弃了,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死吗?

她甩开陆瑾泽搭在肩膀上的手,冷冷地剜了他一眼。

有孩子在,她没办法说更多。

陆瑾泽这个男人,他不配做孩子们的父亲。

“你以后不用来了。”

陆瑾泽舔舔唇,意识到她生气了,懊恼地抓抓头发。

“苏念,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和你一样都很担心小宝。”

慕诗羽冷漠地绕开他,收捡好孩子们的脏衣服准备洗。

“孩子是我一个人的,不劳您费心了。”

陆瑾泽追着她到卫生间,抢过她手上的脏衣服,丢进洗衣机里,讨好一般地对慕诗羽说道:

“我是孩子们的亲生父亲,怎么可能会放弃?我也只是想安慰你才那样说的,这几天我也打探了好多医院和专家,小宝的病有希望的,我和你一起坚持。”

慕诗羽抿了抿唇,从洗衣机里拿出孩子们的衣服,丢进盆子,塞进陆瑾泽的手里。

“小孩子的衣服是要用手洗的,你是孩子的父亲,这些都是你的。”

说完,转身走出卫生间陪孩子们了。

陆瑾泽看着手里的大盆,笑了一下,撸起袖子当起了洗衣工。

只要她不生气了,做点活又怎样。

“洗,洗一百件都没问题。”

吃过晚饭后,大宝和小宝玩了一会儿,很快就到了睡觉的点。

慕诗羽哄睡完孩子,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

陆瑾泽在外间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这男人,骂不走赶不走,那就守着吧,还能搭把手。

她坐在椅子上,贴了个面膜,拿本书来翻看,这时经纪人卢克打来了电话。

慕诗羽一个激灵,这么晚了来找她,难道是出去接私活的事情被发现了?

她了面膜走出病房,接起电话。

“怎么了?”

相对于慕诗羽的淡定从容,经纪人显得有些激动。

“慕诗羽,可真有你的,竟然把黄莹莹给整倒了,成功上位……啊呸,成功钓到了时光集团的太子爷顾霆均!”

慕诗羽听得云里雾里。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一点。”

“这件事都上热搜了,你难道不知道吗?”

她陪孩子时从来不看手机,听卢克一说才点开了微博去瞧热搜。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