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吃上面一个吃下吃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是什么感觉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叶冉送小叶子去上学,然后又去医院。

因为送小叶子去上学,有些耽搁时间,所以等到到了医院之后,就有一些晚了。

叶冉快步的朝会议室走去。

他们今早会有一个讨论会议,讨论陆老爷子的修复方案,而因为陆老爷子是她医治好的,所以陆老爷子最具体的身体情况,叶冉最了解。

修复方案也是叶冉拿出来。

因为林芊芊的事情,叶冉一瞬间被涌上了风口浪尖。

她可不想因为迟到被针对。

这样想着,叶冉加快了脚步。

“唉,我都来多少次了,难道你就一点都不会改变一下想法吗?”林芊芊有些气怒的声音传来。

叶冉再熟悉不过这个声音了,身子一僵,林芊芊又来医院干什么?难不成是又来找事情吗?

她下意识的就想避开这条路,从另一条路走。

林芊芊却一回头看到了叶冉,笑了。

“呦,这不是叶医生吗?”

叶冉眸光一暗,也不搭理林芊芊,转身就要从另一条路走。

“叶医生躲着我干什么?”林芊芊快走几步,拉住了叶冉的手,另一只手捂唇轻笑:“难不成医生是怕有些事情被公之于众。”

说着,林芊芊脸上带着一抹笑意:“也是这件事情只有我知道的最具体,你怕我是应该的。”

林皓黑沉着脸出来了:“你放开叶医生。”

说着,就想把林芊芊的手给拉开。

“怎么?你觉得你有资格管着我?”林芊芊轻笑,身子一挡,挡在了林皓面前。

他的手顿在了半空。

在往前,就会摸到林芊芊的身子,他好在收手及时。

“放开叶医生,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这是你对我说话的态度吗?”

她似乎有些生气,嘴角的笑容却越挑越大。

叶冉眼瞅着时间越来越晚,直接甩手把林芊芊甩开了。

“林芊芊,只有做老鼠的那个才会怕,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心知肚明,这么多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只知道拉着当年来说,难怪做什么都没成功。”叶冉意有所指的说道。

她跟林芊芊相处多年,哪怕林芊芊之后害了自己,但是对于林芊芊的性格,叶冉可是再了解不过了,自然也知道说出什么话才最伤人。

她当年费尽心思,不就是想把自己排挤走,然后好当上豪门贵太太吗?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除了能用当年那件事情通过别人来讽刺自己,还有什么可骄傲的呢?

豪门贵太太她依旧没有当上。

当年的事情,两个人又心知肚明,所以两个人面对面交锋的话,叶冉并不惧她。

林芊芊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瞬间就炸了。

“你在这胡说些什么呢?谁是老鼠?”

叶冉耸了耸肩:“谁是老鼠谁是猫这种事情我现在没功夫跟你理论,我还有工作,你随意。”

说着,转身就要离开:“拜。”

姿态慵懒随意,像是没有被林芊芊的话给影响到。

叶冉一转身,脸上的笑容就垮了下来。

无论如何,这件事终归不是一件好事,自己怎么可能真的笑得出来?

但是对付林芊芊,必须靠笑啊。

果然,林芊芊脸上的表情瞬间狰狞了。

当年的那件事她策划了多久,又损失了多少才能够做到天衣无缝?

本以为做到这些,自己就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是没想到,哪怕是叶冉离开,这个位置也永远轮不到自己。

不管自己做得多好。

林芊芊上前几步,拉住叶冉,抬手就要给她一耳光。

“我看你这贱人再乱说。”

叶冉眸光一闪,还没等避开,就有人出头了。

姚青玲抓住了林芊芊的手,再往后一推,林芊芊踩着高跟鞋险些站不稳。

“你是谁?”林芊芊眸子有些发红,看上去有些疯狂。

为什么每个人都帮助叶冉?

她到底有什么好?

姚青玲拍了拍手,似乎是嫌自己的手有些脏。

“让我说,我真不知道你这个人是怎么想的,这家医院是你家开的?人家医生要去开会,你一直拦着人家做什么?如果真耽误了病情,你担待的起吗?”姚青玲上来就指责着林芊芊。

然后又状似无意的提醒道:“听说这次开会的内容还是关于陆老爷子的,对,就是那个陆氏集团的老爷子,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妹子,你觉得……”姚青玲摸了摸鼻子,上下看了林芊芊一眼,眼中有些嫌弃:“真出了什么事儿,你这明显不够看啊。”

林芊芊站直了身子:“我哪里有拦着她?不过就是想跟医生说两句话而已。”

姚青玲顺着她的话往下说:“那行,人家医生现在要开会了,没时间跟你说话,你回吧。”

“……”

说着,姚青玲冷哼了一声,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

转而对着叶冉却是一脸温和的笑意:“你快去开会吧,我刚刚看到那些医生刚去会议室,也就是路上听到的,貌似在说你,我就是来找林皓的,没想到,还能看到这么不讲理的事情。”

林皓脸上带了一抹腼腆:“找我……”

林皓眸光亮晶晶的,脸上带了一抹霞红。

看着姚青玲朝自己看过来,竟然瞬间低下了头。

叶冉看了一眼姚青玲,倒是没想到她看上去柔柔弱弱的爆发力竟然这么强,竟然制住了林芊芊。

她轻笑一声,如今姚青玲在这里,自己倒是不必要在这里纠缠了。

“好了,我先去开会了。”叶冉挥了挥手,转身去了会议室。

“啊,好。”林皓应了一声。

脸上有抹局促。

“青玲,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林皓摸了摸头发,身上本来冰冷的气势,一瞬间消失殆尽,反而像是一只小奶狗一样。

姚青玲点了点头,两个人有默契的把林芊芊扔在了原地,不予理睬。

“当然了,如果不是有事的话,干嘛在你工作的时间找你呢。”姚青林笑了笑,拉着林皓就往屋里走:“外面人多口杂的,还有一些不相干的人,走,我们进去说。”

林皓看了眼自己被拉着的胳膊,脸上的红晕更甚,并不挣开,只是看了一眼林芊芊,脸上闪过了一抹复杂。

“你走吧,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林芊芊倒像是被人钉在了当场一样,脸上平淡无波。

仔细看,倒是能看到她脸上有一抹了然的笑意。

原来是这样……

林芊芊深深的看了一眼姚青玲,脸上带了一抹笑意。

“好。”

说完就转身离开。

倒是和平常不一样,少了些许纠缠。

林皓有些愣,倒是没想到林芊芊这次居然走的这么爽快,要是按照平常,肯定要闹上一场的。

“怎么了?”姚青玲见林皓这副表情忍不住问了一句,然后又侧了侧头看了一眼,已经消失在拐角处的林芊芊。

“话说这个人到底是谁?长得不错,身材也好,只是这说话咄咄逼人的,太没教养。”姚青玲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想到叶冉又忍不住生气:“叶医生一个人带着小叶子,本来就已经很累了,这个人还这么蛮横不讲理的纠缠,倒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如果我是叶医生的话,肯定就炸了。”

林皓眸光一闪,脸上挂上了一抹笑意,自然的摸了摸姚青玲的脑袋:“别乱想了,叶医生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她也会解决掉这些的。”

一个三言两语就反驳了医院里那些德高望重的教授的人,怎么会是一个软弱的人呢?

“你……”姚青玲感觉到了自己头上的温热触感,一丝热度似乎透过头传到了自己的身上。

让她忍不住打了个颤。

林皓似乎也是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脸上带了一抹不敢置信。

一瞬间就把自己的手给拿了下来。

空气中一时间有些尴尬。

也不知过了多久,姚青玲率先打破了尴尬:“咳,我们先进去吧。”

“好。”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休息室。

陆氏集团位于本市最中心的位置,这里寸土寸金,十分繁华。

陆氏集团的办公楼位于大厦的最高处。

陆延晟站在上面,俯瞰着下面的车流。

车子不过稍纵即逝,倒也看不清楚什么。

只是他依旧看的津津有味,也不知道究竟是在看车,还是在看些别的什么。

若是有人站在他面前,仔细看,便能看得出来他眼中的一抹迷雾一般的东西遮挡住了眼睛的光亮。

陆延晟屈起一根手指,敲打着加厚的玻璃。

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声响,有节奏。

“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总裁,林芊芊和叶冉,两个人的关系可以说是十分友好了,因为自小两家人就居住在一起,算是从小一起长大之后上学各种都是一起,调查出来的我事情事无巨细,都是表明两个人关系十分好,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六年前,叶冉跟林芊芊决裂,叶冉远赴国外,而林芊芊就寻找真爱,对沈氏集团的沈历成狂追不舍。”那个人顿了一顿,又接着说道:“可是,调查出来的事情里,叶冉曾经跟沈历成有过婚约。”

当年的那件事情被压的很深,沈历成当年在商业上也是一个只手遮天的人物,沈家如日中天一般。

压下这样子的一件事,虽然很难,但是并不是不能办到。

所以,多年后再调查,也只能调查出来这些。

通过这些信息给人的感觉自然就是说两个人抢一个男人而已。

男人嘛,尤其是事业成功的男人,大多都有一些花心,指不定是沈历成抛弃了叶冉,跟叶冉的闺蜜在一起了,叶冉和林芊芊决裂,而林芊芊之后也讨不了好,沈历成觉得没意思了,至今也没能给林芊芊一个位份。

陆延晟略略思考便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

小叶子是沈历成的儿子?

陆延晟眸光一暗,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事情倒真是有一些麻烦了。

林芊芊如今这么大肆编排叶冉,可能就是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延晟有些烦躁,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虽然的确调查出来的一些东西,但是总感觉有些不对劲,都是一些没什么真实有用的东西。

能够让两个多年在一起,从小相处到大的姐妹分开的……貌似就只有男人了吧。

莫非当年两个人共同抢过一个男人?

陆延晟这样猜想着,内心的天平隐隐往这个方向倾靠。

可能还需要换一个方向,继续调查才行。

他判断力十分准确,而这次也有一些迷茫,不过总感觉,是方向不对。

叶冉开完会把自己的方式说出去之后,得到了一致好评。

那些教授一个一个的,根本就没有做什么打算,只是倚老卖老的往那一坐,静静的听着叶冉的话。

感觉有哪里不对就反驳叶冉的话。

他们给出的理由十分的明确,又不是他们治疗的,陆老爷子万一给的康复方案不符合陆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到最后弄巧成拙的话,谁都担待不起,所以索性他们就置之不理了。

而他们又觉得自己资历很高,依然说出一些什么,他们总想挑一挑错,刷一下存在感。

“我觉得陆老爷子刚刚做完手术,如果有这么大强度的康复训练的话会不会适得其反?”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框,眼睛框里反射出一抹光芒。

他眸光冰冷,直直的朝叶冉射过来。

“这是按照陆老爷子的身体而做出的方案,强度可能是大了一点,但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别的问题,反而是陆老爷子现在年龄已经很大了,如果不这样子的话,修复得很缓慢,到最后落下什么病根儿该怎么办?”叶冉不卑不亢的反驳回去。

那个老者又想说些什么,叶冉又慢悠悠的说了一句:“要不然您就给我一份方案,要不然的话我就用我这份方案了。”

老者眉头一皱。

叶冉直接起身:“这份方案是给陆延晟确定了一遍的,是他指定要这份方案的,既然大家都听他的话,如果想反驳,先把他给反驳掉,再来反驳我吧。”

“陆老爷子那里还等着我去看一下身体素质呢,先走了。”叶冉语调有些冷。

一出了会议室,叶冉就松了一口气。

这些老者的资历的确要比自己高上许多,毕竟都是从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医治病人。

确实如同老一辈的人所说,他们吃过盐或许比自己吃过的饭还要多。

但是那一副高高在上,就想着挑错误,刷存在感的当,真是有些可笑。

对于陆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没有人比自己更加了解,而且前面说的一副大义凛然的道理,等到自己搬出了陆延晟,又一个个的不再说话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些老者心中有些怨恨,竟然安排她今天晚上加班。

叶冉听到这个消息,属实愣了一下。

“他们真是太过分了。”林皓皱了皱眉头。

哪里有从国外请过来的专家,还要跟着这些医生一起加班的?

“无所谓,反正我回到家也是,还要再看一些资料,倒不如就在医院里看了,看完再走,回到家好好睡觉。”叶冉语调轻松,心里却在惦记着小叶子。

小叶子可要喝了牛奶,乖乖睡觉啊。

“好了,你也不用陪着我了,快下班吧。”叶冉对着林皓笑了一笑。

林皓就是在下班的时候路过自己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才会询问了自己一句。

自己加班,别人又不加班,自己自然不能够让别人陪着自己。

林皓顿了顿,点了点头。

“那,叶医生,明天见了。”林皓摆了摆手。

叶冉笑着摆手:“明天见。”

其实这几天真的很忙,自己哪怕是下班回到了家,也是窝在书房里看各种资料。

还是要熬夜才能睡。

自己在医院的话还能有点气氛感。

所以,加班不加班,对于叶冉来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至于小叶子,虽然有点担心,不过小叶子自小就比较省心,自己倒是也不用多想。

“那是谁?一定要给我调查清楚。”一道声音传过来,满含怒气。

听着音调有些飘忽,想来应该是喝了酒。

“好好好。”另一个人应该在这个人手下做工,所以姿态放得很低,连着说话也放低了几度,一连串的应承。

“那家店里怎么会有这样子的人,真是管理不善,也就白瞎了这家店了。”那道声音继而响起,满含不悦。

“你先别生气,我们先来把手给包扎一下。”另一个人满头大汗的看着自家的老板把血淋淋的胳膊乱甩。

在医院里,这本就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无非就是喝醉了,发生了冲突了,来医院包扎伤口而已。

叶冉也听到了很多次,只是听到这个声音,忍不住脚步一顿。

本来准备去办公室看资料的。

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这个声音真的好像他。

走廊的另一边,一个一身西装革履的人,满脸的不耐烦。

他长相清秀,棕色的头发,巴掌大的脸,一双狐狸眼似笑非笑,眼尾微微上挑,看上去就给人一种邪肆的感觉。

只是那常年上扬的嘴角,此刻倒是不耐烦的没有上扬。

他长相依旧精致俊美,和记忆中的他一模一样。

只是眼下的青色重了一些。

他左手,还在往下滴血。

想来西装下的身体应该受了伤。

搀扶着沈历成的人满脸的焦急,生怕自家的这个老板又做出什么事。

小心翼翼的搀扶着沈历成,一边左右张望着,要看一下去哪里。

“哎,医生,这有人受伤了。”那人见到了叶冉,眸光一亮。

叶冉一惊,想要避开已经来不及。

沈历成下意识的抬眸看过来。

两个人相距不过20米。

叶冉身上穿着白大褂,依旧遮掩不了纤瘦的身姿,隐隐都能够看得到里面被包裹的身子。

纤腰长腿,脚上踩着一双平底鞋,看上去干净又舒服。

叶冉习惯性的脸上会化一个淡淡的妆,本来就柔美的五官越加精致。

长发被盘起,露出了修长的脖颈。

只是这张脸……

沈历成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了又看。

最后,一把推开了自己身边的人。

跌跌撞撞的朝着叶冉跑过来。

“冉冉。”

沈历成眸子亮得惊人,像是一个落水的人,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转眼间就跑到了叶冉跟前。

他拉着叶冉的手,反复的摩挲着,眼中满是悔恨。

“冉冉,是你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沈历成伸出一只手,想要掐自己一下,可是到了脸边,却又顿了顿。

他脸上带着一抹苦笑,看上去像是一个被抛弃了的孩子。

“不行,如果不痛,你就不见了。”

他竟然不敢直接面对现实。

亦或者是想要逃避一下。

叶冉本来想要挣脱的,听到这句话,忍不住仔细看了看沈历成。

他当年极少喝酒,两个人结婚的那一天,他笑得仿佛是一个孩子。

有人朝他敬酒,他就喝。

她心疼的想要帮他回绝掉那些酒,他却揽着她的纤腰低笑:“人生就这一次,老婆,你就纵容我一次。”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是什么感觉

1、很舒服很刺激,而且因为彼此之间的亲密和安全感,会给你带来一种特别刺激的感觉。

2、尝尝你的草莓是一种隐晦的比较污的说法,草莓指的是女性的隐si部位,很多男性会和女友说些比较污的梗,就是想表达和你发生关系的想法,适合情侣间说,注意说话分寸。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