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迈开腿吃草莓扇贝 老师你的兔子好软水好多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校长皱了皱眉,挥了挥手,示意那个老师可以先出去了。

那个老师欲言又止,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等等,是谁打架?”校长转身又询问了一句,毕竟这个学校里的学生,个个家境都十分好,也给学校资助了不少,还是要了解一下的。

“是陈家的陈辰。”那个老师挠了挠头发,有些艰难的说出了这样子的一个人名。

因为陈家给学校资助了不少东西,所以校长自然会偏袒这个人。

“陈辰啊,这个孩子虽然性格顽劣了一点,但是对于一些事情的把控上还是有把握的,既然他能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只怕已经把后路都想好了。”提起这个人,校长也忍不住皱了皱眉,虽然陈辰每一次都能把事情解决完美,不需要学校再来善后,但是风评并不好。

毕竟这个年纪的小孩,不该这么多事。

“那他打的是谁?”几乎可以确定是陈辰打的别人了,所以校长随口问了一句。

那个老师面色更加沉重复杂了。

“陈辰被人打了。”

“什么?”校长一脸的不敢置信,从书桌后面走了出来,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没听这几天有哪个学生有异动,竟然能把陈辰给制住啊。”

老师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话是这样说的,陈辰说他被人打了,这也是他打了学生那么多次以来,第一次说他被别人打。”

校长面色一凝,陈辰这是在顾及些什么?

“跟他打的人是谁?”

那个老师小心翼翼的看了校长一眼,咽了口口水:“是今天刚来的那个学生,陆家送来的那位。”

“什么?”校长一口气提不上来,瞪大了眸子,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老师:“你说谁?”

“是陆家送来的那个孩子。”那个老师还是重复了一遍。

校长脸色一白:“是他把陈辰打了?”

那个老师摇了摇头:“并不是,陈辰把那个孩子打了,而且还反咬了一口。”

“……”

校长轻吸了一口气,吩咐道:“你现在去把受伤的人送到医院,不,还是请医生过来吧。”

想到陆延晟留下的联系方式,校长有些头疼。

别人刚把学生放在这里,转瞬间就送到了医院,岂不是……

而且,小叶子的妈妈还是医生,这一看……

不行,不能够送医院。

“好。”老师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校长在校长室里踱步,脸色有些复杂:“这陈家真的是有点无法无天了,竟然连陆家都敢招惹。”

转而,校长还是拨打了叶冉的电话。

连打了三次都没有人接。

“难不成在忙……”

校长自言自语,正准备挂断,却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谁?”

陆延晟揉了揉眉心,接了这个一直在响的电话。

电话这边的校长闻声却是一僵,是陆延晟,小叶子果然是陆延晟的儿子,看来两个人是在一起的。

校长小心翼翼的说道:“是陆总裁啊,我是晨铭学院的校长,小叶子在学校里跟人发生了冲突,跟陈家的儿子打架了……”

陆延晟眉头一皱:“陈家?哪个陈家?”

校长不假思索的就说了出来,显然是记忆犹新:“就是陈氏集团的独子,那个主做房地产的陈家。”

陆延晟点头:“原来就是那个前段时间刚赔了一处房产的陈家,了解了,是他们欺负了小叶子?”

校长冷汗频冒,抬手擦了擦额头:“是,就是那个陈家,按照老师说的,陈辰说是小叶子打了他。”

陆延晟眸中有寒光一闪而过:“小叶子如果会打人的话,我倒也不用这么烦心了。”

他看人极准,小叶子的那种样子,一看就是软软的,特别乖巧,哪里会是像打人的样子。

“我马上过去。”陆延晟挂断了电话。

陆延晟不可控制的,脸上染了一层冰霜,神色冷凝。

叶冉捂着肚子,从一旁走过,见了陆延晟,脸上一喜:“小叶子的事情,都办妥了?”

陆延晟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打架这件事情,该不该对叶冉说。

叶冉笑盈盈的对着陆延晟道谢:“真的是谢谢你啦。”

说着,叶冉眉头一皱:“也不知道我吃坏了什么东西,肚子一直不太舒服,我,我先走了。”叶冉脸上带着一抹尴尬,说着,就转身离开。

陆延晟微微张了张唇,继而摇了摇头,看来,这件事情还得他出马。

这边,校长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抿了抿唇。

只感觉压力有点大。

“校长,陈家那边来人了。”那个老师又一次急匆匆的冲进了校长室。

背后紧跟着的是一个富态雍容的女人。

这个女人年纪不过二十多岁,打扮的极其妖艳,手上带着一枚硕大的戒指,亮灿灿的夺人目光。

一身黑裙,衬得身材前凸后翘,肤色白皙,红唇粉面,不像是能够生出来孩子的样子。

“听说我家陈辰在学校被打了?”那女人冷笑一声,我的校长说话就直接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这一副主人的姿态,让校长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个人是陈家新任的女主人,这种人一般想要把握的更多,所以就把心思转到了陈辰身上,陈辰能够变成这个模样,跟这个女人是有八九有干系。

而且,每次陈辰出事了,她总是第一个赶到,给别人看起来就是一副母子情深的模样,可是事实上,她是陈辰的后母。

“事情到底怎么样还不可知,还是把学生叫过来,当面问清楚吧。”第一次校长十分硬气的打断了这个女人的措辞。

女人不敢置信的看着校长,似乎没想到校长竟然会反驳她。

她冷眼看着校长,指着远处的教学楼,一脸愤怒:“事情传到家里,明明就是我们家陈辰被打了,现在你这样子说,是想包庇谁?”

女人越说越激动,胸前连绵起伏:“你现在快让那个打我们家陈辰的兔崽子滚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胆子。”

校长皱了皱眉头,还没等说出什么,房门又被打开。

一个男人背着光,从外面走进来,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又沉沉的,像是压在别人心间。

陆延晟侧目看了一眼陈夫人,神色一动,突然笑了。

“我刚进来就听到有人说滚进来,这是个什么意思?”陆延晟神色无异,但是却无端给人压力。

陈夫人能爬到这一步,自然也是一个有眼力见的,认出了陆延晟,再听到陆延晟的话,心中一僵,暗道不好。

自己刚让人滚进来,陆延晟就过来了,难保不会多想。

一边心里暗骂陆延晟进来的真是时候,一边笑盈盈的起身,迎了过来:“这不是陆少吗?陆少是来这里办事情吗?”

陆延晟不置可否,毫不客气的直接走到主位上坐下,修长的腿翘在另一条腿上,屈起一根手指在沙发上轻敲着,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但是却让人猛然一怔。

貌似当年,陆延晟也是这样子,笑吟吟的就决定了一个集团的生死。

陈夫人身子一僵,怎么会知道这次居然这么倒霉,自己随口说的一句发脾气的话,竟然说到了陆延晟身上。

“陆少,你要是有什么当紧事,那我就先回避。”陈夫人笑着,再也没有之前刚进来的时候,那些高傲的姿态。

陆延晟挑眉看了她一眼,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你来这里应该也是要处理一些事,而我,只是听说学校里发生了一件行为恶劣的打架斗殴事件,恰好闲着,所以就过来了,倒不用回避。”

要是论股份,陆延晟比起陈家的,可是要多多了,所以,陈夫人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自己家的孩子。

看来自己家在陆延晟眼里还是有些份量的,不然陆延晟不会特意过来。

陈夫人下意识的觉得陆延晟是来帮自家孩子的,所以,当即就如同倒豆子一般,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原来陆少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而来,其实,这件事情受委屈的就是我家孩子,我今天刚得到的消息,说是陈辰在学校里被一个人给打了,我家孩子自小哪里受过这样子的委屈,所以我就过来了,这件事儿还没开始,没想到,陆少你就过来了,刚好,多一个人处置也显得公正一些。”陈夫人满脸的得意,说着还斜了一眼校长。

校长摸了摸鼻子,不再多说什么。

陆延晟挑眉:“处置?”

“这个是当然的。”陈夫人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小小年纪,行为就如此恶劣,这么小就知道去欺负别人了,我们这所学校也是一等一的学校,如果以后教出一个社会败类出去,还是败坏了学校的声誉,所以我觉得应该开除处理。”

陆延晟语气一沉,目光移到校长递过来的一杯茶水上,语气清浅,让人分辨不出喜怒:“你觉得应该开除处理?这还是个孩子。”

陈夫人瞪大了眼睛:“孩子又怎么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孩子能够做出这样子的事情也证明教育不行,与其祸害学校不如送回家,让家人管。”

“难不成,要因为是一个孩子,陆少就觉得应该包容吗?”陈夫人笑呵呵的,话里话外却是不留一点退路。

陆延晟眸光微动,隐隐的还带了一丝笑意:“说的是,是不该包庇一个孩子。”

“就是,我陈家为学校捐赠了那么多东西,又是一个大股东,也不知是谁家的孩子,居然这么没有眼力见。”陈夫人见陆延晟松口,微微松了一口气,转而底气更加强硬起来。

“噗嗤。”校长忍不住笑出声,察觉到陈夫人看过来的目光连忙住了口。

陆延晟看着挖坑差不多了,这才拍了拍手,让人进来。

门又被推开,四个小孩走进来。

首当其冲的就是陈辰,若是按照以往来到校长室,他必然是傲气冲天的,可是如今却惨白着一张小脸儿,尤其是加上脸上的淤青,看起来十分惹人怜爱。

他唇瓣颤抖着,看了一眼陈夫人,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是终究没有说出口。

之后就是他的两个小喽啰,最后的才是小叶子。

小叶子安安静静的,只是脸上的巴掌印十分明显。

进入这个房间之后,小叶子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安安静静的站在那处,甚至还有礼貌的向校长鞠了一躬。

相比之下,其他的三个人就显得有些慌乱了。

包括陈辰在内的三个人都有些颤抖。

陈夫人似乎是心疼了,起身抱着陈辰,细心安抚道:“不用害怕,这里每个人都会为你主持公道的,你只要把自己该说的说清楚就好了。”

说着,陈夫人略带挑衅的看了一眼小叶子。

陈辰脸色更加白了。

“原来,陈夫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先来校长室了啊。”陆延晟似笑非笑的说道。

陈夫人身子一僵,转而转过来身子说道:“学校那么大,我一时也找不见,他们都在哪里,倒不如来校长室等他们过来。”

陆延晟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只是心底冷笑,若是真的关心一个人的话,听到自己的儿子被打,下意识的肯定是去寻找自己的儿子,说这些理由根本就是借口,难不成被挨打了,还会乖乖的站在那里等别人去找?肯定是去医务室了啊。

“既然事情已经说清楚了,按照陈夫人的意思,就是要把打人的人开除。”陆延晟端起一杯茶水喝着,长睫低垂,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

陈夫人当即挺了挺胸脯:“当然……”

只是话还没说完,她的手就被陈拉住了。

“不要。”陈辰惊恐的睁大了眸子。

陈夫人一顿,略带一丝诧异,还是第一次见到陈辰这样子的害怕,若是按照以往,基本上是陈辰打了别人,但是每次都可以靠家族势力摆平一切,这次也不会例外。

而且这次这么害怕,难不成是真的被打了?

陈夫人仔细的在陈辰脸上看着,见着陈辰脸上的巴掌印,心中有了个底。

所以当即就皱了皱眉头,开始训斥:“你拦着我做什么?这件事情本就是你受了委屈,难不成我们家是可以被人欺负的吗?再怎么样,我们也是一个股东,开除人的权利还是有的,这样子没有教养的孩子,留在学校也是惹人烦。”

陈辰脸色越发苍白。

只是陈夫人并没有发现这些,反而还笑盈盈的看着陆延晟:“陆少,你觉得对吧?”

陆延晟点头,不过还是略有些迟疑的说道:“在这个学校的,身份自然不会低,这样说开除就开除,是不是不太好?”

陈夫人十分有自信的一挺胸:“这有什么不好的,如果出了什么事,就报我名字。”

这句话有点女权,所以,陈夫人继而又捂唇轻笑:“再说,这校规本就是几大家族商定的,有了陆少支持,还有我们陈家,相信校长也不会反对的,有了我们三个其他的人,哪怕是做表决,到最后还是要听我们的,在这本就是欺凌弱小,就算开除了也不过分。”

陆延晟似乎是有些为难,不过看到陈夫人如此坚定的神色,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好吧。”

接着,他就直接看向了陈辰:“你应该听到你母亲说了什么吧?”

“嗯。”陈辰小拳头握得死紧。

“那你就走吧。”陆延晟眼底一片冰寒,又补充道:“就像你母亲说的一样,没有教养,留在学校也只是惹人烦。”

陈夫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拦在陈辰面前:“等等。”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陆延晟似笑非笑:“貌似你就说的很详细了。”

陈夫人深吸了一口气:“为什么要让我的儿子离开,明明他才是……”

“受害者?”陆延晟挑眉,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他启唇,不断的吐出冰冷的字眼:“从头至尾都是你一个人在说,既然你如此坚持,那我也只好认同,只是没想到到了现在都已经敲定好了一切,却要后悔,你当我很闲吗?”

陈夫人唇瓣颤抖着:“不是的,不是的。”

如果陈辰被自家入股的学校开除了,而且还是她提出来的惩罚,只怕圈子里的人都要笑掉牙了。

而且她的身份也绝对没有之前的那么光彩,又要回到当初那个受人排挤,受人白眼的时候。

陈夫人打了一个激灵,连忙喊道:“陈辰这孩子自小就聪明乖巧,你看他脸上的伤痕,肯定不是他先打别人的,怎么可以开除他呢?”

陈辰本来还有些气愤的神色,瞬间缓解了不少,看着陈夫人,神色复杂。

陆延晟点头:“据我所知,在你没有进入陈家之前,陈辰的确是聪明乖巧。”

陆延晟眸光一厉:“如今能变成这个样子,也让我难以想象。”

陈夫人被陆延晟洞察的眸子一看,就仿佛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心灵的防线一层一层被剥开一样,感觉自己被人看的透彻。

直到现在她才了解陆延晟的可怕之处。

不由打了个哆嗦,原来,这么长时间的话都是在给她挖坑。

“可是,陈辰毕竟是股东的儿子,如果被自家学校开除,有些不好吧?”陈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挺直腰,跟陆延晟对视。

“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决绝的想要把自己的儿子给开除掉。”陆延晟说着,略带思考的指了指小叶子:“而且若是论股份,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受委屈的孩子不是股东家的呢?”

“怎么可能?”陈夫人当即摇了摇头。

她就是认出来这人不是那几位股东的儿子,所以才会这么严厉的。

如果是其他几家的孩子的话,自己也是有些接触的,而且家里面还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自然不能够撕破脸。

“这是我儿子。”陆延晟指着小叶子,眉眼带笑。

“什么?”陈夫人瞪大了眸子,瞬间愣在当场。

小叶子心领神会,往前走了几步,被陆延晟一把抱进怀里。

“爸……”小叶子鼻头有些红,眼眶也酸涩的厉害。

陆延晟心中一紧,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情,竟然开始低声细哄起来:“乖,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男孩子,总是会遇到各种事情,现在你小,你受的委屈我会帮你讨回来,以后,可要成长,长大,不能被别人欺负才行。”

“嗯,小叶子知道。”小叶子认真的点了点头。

陆延晟这个时候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这个时候自己自然不能够跟他唱反调。

而且……

小叶子抬眸看着陆延晟,心中一暖,这个人,适合当他爸。

“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吗?”陆延晟摸了摸小叶子的头发,一抬头,冰冷的目光直射向陈夫人。

事到如今,陈夫人大致也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又怎么能够承认呢?如果自己的儿子被开除掉的话……

只怕她也不能够在陈家待着了。

“我不管,我儿子是不可能打人的。”事到如今,陈夫人索性开始耍赖。

陆延晟挑眉,似乎早料到会有这样子的情况,轻拍了拍手,也有人从外面进来。

来人一身西装,严谨,手里还拿着一份文档。

“我这次来的时候刚好从公司里带来了国际上著名的心理医生,艾瑞先生,然后我就请艾瑞先生给这四五个孩子做了一个简单的心理测试,又询问了一些问题,基本上就了解了这件事具体发生了什么,而文档中的内容除了相关的记录,还有视频版的,你要不要看看?”

陆延晟摸了摸小叶子的头,似乎是想让小叶子安心。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