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一个轮着c 他们一前一后的有力的攻击我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陆延晟在陆老爷子睁开眼道那瞬间就醒了,“爷爷。”

“哎,“叶医生的孩子,真是个小机灵鬼,那模样,跟你小时候真是像极了,不过你从小就是个小大人的样子,可不如他活泼……”说着说着,陆老忍不住叹了口气。

“嗯。”病房有些暗,看不清陆延晟的表情。

“小晟,爷爷最遗憾的就是没有看到你成家,或许爷爷也坚持不到曾孙出世了。”陆陆老爷子沙哑着声音道,陆延晟从小父母双亡,是他一手撑起公司将陆延晟带大。

而现在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连他自己也没有抱多少希望。

“爷爷…”陆延晟很明显是不想提这个问题,女人于他来说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陆延晟还是一脸沉默,对于这个话题向来都是冷冰冰的,不愿意提起的。

“爷爷也不逼你,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孙媳妇和曾孙。”陆老爷子叹气,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小晟从小性子执拗,没人能够左右他的决定。

陆延晟眼睛暗了暗,没有说话。

第二天一大早,叶冉就开始忙前忙后,手术时间是九点,半点马虎不得。

这时叶冉正在和几位副手商量手术内容,确保万无一失。

“小切口及特殊部位切口,创伤小,恢复快,刀口并发症少,到时候由我主刀,陆老年纪过大,电流一定要在课承受范围内,随时注意清洗以免引起感染。”

叶冉一旦认真起来,气场不容忽视,作为这次首次参加手术的林皓更是一脸认真,拿着小本本将叶冉所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写了下来。

“对于这次手术,心内膜垫缺损、大动脉转位、主动脉瓣病变的手术及部分冠状动脉搭桥术,近来开展的冷血灌注及温氧合血持续灌注等心肌保护的方法,最大限度的减少了心脏的缺血损伤,对术后心功能的恢复发挥了很重要。”这些都是专业术语,很多心脏外科医生都知道,叶冉却将这些基础的东西提了一遍,以免到时候输在基础上。

会议室里只有叶冉一个人的声音,偶尔有几个问题,叶冉都会认真解答。

叶冉准备去看看陆老的情况,发现病房一片欢声笑语。

“老爷爷,我妈咪很棒的,你一定会没事的,等老爷爷出来,小叶子送你一件礼物。”小叶子趴道病床上,牵着陆老都手。

“好,等爷爷出来,小叶子准备送爷爷什么?”

“保密,嘿嘿。”今天小叶子起得非常早,平日赖在床上怎么也不起,今日却…

还在陆老面前喊自己妈咪,不知道平时是老妈叶子的喊。

叶冉面带笑容进了病房:“陆老,小叶子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

“没有,小叶子可乖了。”陆老呵呵笑道,明显心情好得很。

小叶子快速爬下床,迈着小短腿跑到叶冉面前,一把抱住:“妈咪,老爷爷一定会没事,对吗?”

小叶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很喜欢这位老爷爷,不希望他出任何问题。

“有你妈咪在,自然没事。”无论如何她都会尽全力,这是对每一个病人的尊重。

“那就好。”小叶子又跑到路老面前:“爷爷,你看,我妈咪说没问题得,老爷爷不怕。”

“好,爷爷不怕。”陆老看向小叶子,仿佛看到当年小晟在他面前,也是这幅样子。

陆延晟进来就看到这幅温馨的模样,心没来由的一软。

“爷爷。”

“小晟回来了。”陆老躺在病床上,被病痛折磨的他此时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嘴角却一直挂着笑容。

看来爷爷很喜欢小叶子。

“嗯。”陆延晟淡淡点头,小叶子依然陪着陆老,叶冉匆匆交代了几句也离开了。

手术室门外

小叶子一脸焦急的站在手术室门外,小脸皱得紧紧的,满是担忧。

陆延晟单手插兜站着,全身一股清冷的气场,薄唇抿紧,仿佛写着几个大字:生人勿近。

小叶子慢慢的走到陆延晟都身旁,童音稚嫩的说道:“老妈很厉害的,老爷爷肯定会没事的。”

而小叶子的话的像是有一种魔力一样,瞬间让陆延晟躁动不安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陆延晟没有说话,只是望着手术室门口。

大手突然被小手握住,原来是小叶子主动牵起了他的手。

“叔叔,小叶子害怕。”害怕老爷爷就这么消失了,他还没有送老爷爷礼物呢。

小叶子说起来还是一个小孩子,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会害怕担心。

“会没事的。”陆延晟不知道是安慰小叶子还是安慰自己。

“嗯。”

手术室内

叶冉发现,陆老的身体果然坏到了这种程度,这颗肿瘤在动脉上,很难切除,而且十分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导致手术失败。

哪怕早已经做好准备的叶冉现在也是满头大汗,不敢松懈。

叶冉拿着手术刀,眉头紧皱,接下来是最关键的一刻,如果稍有偏差就会造成大动脉出血,从而造成不可挽回的地步。

林皓为叶冉擦汗,也是一脸凝重,在一旁做好准备,迎接意外状况。

“血压升高,病人暂时出现休克。”叶冉艰难道,快速的止血,尝试降低血压。

“叶医生,伤口修复完毕。”林皓道。

“很好,开始收尾,切记随时观察病人情况,有什么不对立刻告诉我。”

“好。”

手术的时间是漫长的,小叶子在等待的过程中拉着陆延晟的裤腿睡着了。

陆延晟将小叶子横打抱起,去了叶冉的休息室。途中,小叶子似乎感受到了温暖的怀抱,一个劲儿的往陆延晟怀里钻。

嘴里还小声的说道:“爸爸…”

陆延晟手一僵,将他放在床上准备离开,小叶子却拉着他的衣袖不放。

陆延晟我陪着小叶子,等他睡熟之后才离开。

这场手术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意外状况,例如血库调取不及时,中间出现心脏骤停,血压极度偏低等。

但好在有惊无险,林皓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输其他人。

及时发现问题,并报告叶冉,叶冉一句话都没说,林皓就知道叶冉要做什么,这场手术若是没有林皓,恐怕会很艰难。

林皓松了一口气,此时的他也是满头大汗,毕竟是自己的第一场手术,看向叶冉的眼神变得热络,心情激动。

当他听到叶冉说手术成功时,心情无与伦比的高兴,他做到了!

“看来我选择你,是最正确的决定。”叶冉笑道。

林皓挠着后脑勺,笑道:“谢谢叶医生。”

叶冉拍了拍林皓的肩膀,给予肯定。

当手术室门打开那一瞬间,叶冉取下口罩,看到外面陆延晟倚靠在墙壁上,落寞的模样心为之动容。

陆延晟看向她,无声的询问。

“不负众望。”叶冉自信一笑,她成功了。

陆延晟很明显神色松了一下,走到叶冉面前,认真的说道:“谢谢。”

爷爷是他唯一的亲人。

“不谢,应该的,陆老术后恢复很重要,到时候我会罗列一张表,然后告诉你重要事项。伤口愈合很慢,术后恢复不好很有可能引起多种并发症。”话落,陆老也被推了出来。

此时陆川双眸紧闭,穿着病号服。

“好,我会注意。”

因为陆老手术很成功,不需要待到重症监护室,直接转入普痛病房。

叶冉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小叶子的身影。

“小叶子呢?”糟了,他进手术室的时候忘记安顿小叶子了。

叶冉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怎么把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陆延晟应该会知道小叶子去了哪里。

“在你的休息室睡着了。”陆延晟突然开口道,叶冉一怔,没想到陆延晟竟会照顾小叶子,有些意外。

“谢谢。”

小家伙居然睡着了,看来是起太早的缘故。

陆延晟一直陪着陆老,小叶子醒来的第一时间居然不是关心他这个妈咪,而是跑到陆老的病房。

“叔叔…老爷爷没事吧?”小叶子气喘吁吁道,怎么到了关键的时刻,他却睡着了呢。

“没事。”陆延晟向小叶子招手:“你在这里看着爷爷,等他醒来第一时间告诉叔叔。”

“好。”小叶子如同接到艰巨的任务一般,认真点头,长长的睫毛看似遮住了魅惑众生的眼睛,若是仔细看着一个人,恐怕对他也毫无招架之力。

陆延晟是因为公司出了事情,所以才不得已离开。

林皓正忙着写术后报告,一道声音响起。

“林医生,林家大小姐又来找你了,看来你小子艳福不浅啊。”一名护士打趣道,这已经是林芊芊第二次来找林皓了。

“不见。”林皓专心看着手里的文案,不耐烦道。

那名护士想说林小姐已经来了,就见林芊芊已经踩着高跟鞋,站到了办公室门口。

“你先出去,我有事情和林医生说。”

“是。”护士急急忙忙退了下去,还带好了门。

林芊芊走到林皓面前,居高临下道:“你还是这么执迷不悟。”

“我不想和你多说什么,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你走吧。”林皓头也不抬道,微微蹙气得眉头。

他现在很不高兴。

“你!”

顿时,办公室便传来争吵声,虽然听不见是什么声音,但是知道里面动静很大。

最近林芊芊劝说不了,郁闷而出,脸色铁青。

“真是倔!”林芊芊一边说一边走出医院,眼角却不经意撇到了叶冉。

上一次就在医院见到了叶冉,看来她是真的回国了。

在林皓那里受了气,看到叶冉更加不爽,对叶冉的恨已经渗透到了骨子里。

她以为六年前那件事情足够把叶冉毁了,却没想到她竟然像打不死的小强,竟然还能风风光光的回国…

“叶冉。”林芊芊高傲的站到叶冉面前。

叶冉觉得自己真是倒大霉,不过才回过几天,就遇上了林芊芊两次,简直阴魂不散。

“林大小姐,若是心脏有问题就请左拐去挂科,我的诊疗费可是很贵的。”叶冉毫不客气道。

林芊芊气得颤抖,叶冉还是和以前一样,嘴里不饶人。

“没想到你这人尽可夫的贱人,在婚礼上爆出和别人滚床单的视频,结果去了国外,镀了一层金,却混的风生水起,还真是小瞧你了。”

她就是要闹大,让所有人都知道,叶冉曾经是个什么样的破鞋,让她知道她回国就是一个错误!

叶冉脸色铁青,医院的人和随行的护士看向叶冉的眼神都变了。

“不知道林小姐是否坐上了沈太太的位置,回国之后我可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消息啊。”叶冉直起身,对周围的眼神熟视无睹。

“没想到叶医生竟然是这样的人,看不出来。”护士们交头接耳道。

沈太太…

林芊芊眼瞳一缩,她最恨别人提起这件事情,无疑是踩中了她最大的痛处。

林芊芊咬牙切齿道:“你很得意?”

叶冉笑而不语,眼神带着不屑,单手插在白大褂上,从容而高贵。

“叶冉,我会让你后悔的。”当年的事情只要一提,她叶冉就抬不起头。

若是拿不出来证据,她叶冉就永远抬不起头。

叶冉微眯起眼睛,这里是医院,若是被扰乱的秩序,耽误了治病,那可就罪过大了。

“我说林芊芊,与其在我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好好回去想想怎么爬上沈历成的床。”

“叶冉。”林芊芊此时气得火冒三丈,这样的话叶居然这么不要脸的说了出来。

陆延晟不知道何时走到叶冉的旁边,揽住她的肩膀,声音冰冷至极:“看来林小姐似乎对我的未婚妻很有意见?”

叶冉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陆延晟,在这么狼狈的时候,却是他救了自己,这里是陆家的天下,若是他说了这句话,谁还敢给她难看?

未…未婚妻!

林芊芊不可置信的抬头,陆氏因为陆延晟回国,开始迅速发展,现在已经有隐隐约约压沈氏一头 成为新的霸主!

作为最有潜力的陆延晟,再商场上如雷贯耳,结果现在揽着叶冉的肩膀。

“不可能…不可能!”叶冉才回国,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勾搭上了她的顶头上司,陆延晟。

林芊芊不敢置信的摇着头。

“我未婚妻性子软,不善于跟你这种人打交道,但是,如果我发现再有下次……”

陆延晟轻笑一声,眸子里闪过一抹厉色,面上还是慢条斯理的说道:“那你可以试试当第二个得罪我的。”

两年前,因为有一个花痴女喜欢陆延晟,甚至不惜拿自家集团全部财产来换跟陆延晟结为夫妻。

陆延晟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并没有太大反应,可是那个花痴女竟然恬不知耻的追到了陆延晟的酒店,还说要让他验货。

然后,第二天,花痴女的家族企业,开始一样一样的亏损,到最后破产,再也称不了豪门。

明眼人一眼都能够看的出来这是陆延晟干的。

所以,之后那些对陆延晟有点小心思的女人也再不敢做这种事了。

相比于别家的那些公子哥身边狂蜂浪蝶蜂拥而至,陆延晟可谓是一股清流。

但是因为这件事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那个花痴女的家族企业,甚至比之前的林氏还要大,更何况,林氏如今已经被陆氏收购。

林芊芊握了握拳,面上扯了一抹笑意:“只是这件事情当年传得沸沸扬扬,倒是没想到……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

说到一半,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抬手捂住嘴巴。

在外人看来,倒像是受到了威胁一样。

说完,她弯了弯腰,抓着包急急离开。

“沸沸扬扬?”陆延晟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看向了叶冉。

可不就是沸沸扬扬吗?在婚礼当场被人揭露出这样子的丑闻。

参加婚礼的都是两方的交好友人,还有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这样子的事情一出,怎么会不被人抓住,大做手脚呢。

如今才几年过去,已经没有人记得她,想来也是沈家花了不少的钱,才把事情压下去。

如今旧事重提,只怕不少人会想起来。

叶冉抬眸扫了一眼周围,是那些小心翼翼往这边看又不敢确定的护士。

那些护士眸光惊疑不定,还有些人已经露出了厌弃。

看来他们是想起来了。

“没什么,我先走了。”叶冉垂了垂眸,抬步离开。

才走了一步又停下,顿了顿,她低声道:“多谢。”

说完,就离开了。

医院里的那些人显然是想起来了什么,她走的这一路上并不平静,不时有人指指点点的,再也没了之前那种敬畏的眼神,取而代之的是嘲笑鄙夷。

“原来就是她啊。”

“刚刚陆总说她是未婚妻,你们听见没?”有人不敢置信的询问。

“肯定是假的,陆老爷子怎么会让这样子的女人进门,而且,她可是有儿子的,指不定这个儿子就是当时的野种。”有人往地上呸了一口。

言语间饱含嫉妒。

叶冉脚步微微一停。

其实在她重新回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被掀出来。

因为她从国外回来,又是以这种身份,林芊芊一旦发现了她的存在,难保不会再来踩上一脚。

而打击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这件事情就是重提,毕竟当年自己也是因为这件事情离开的。

只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

而且,小叶子……

叶冉心中一跳,这才猛然想起,小叶子并不跟自己在一处。

这件事情自己六年前已经经历过了,这么多年的沉淀,她说不放下是假的,但是心里已经有了承受能力,但是小叶子一个小孩子,如果被人指着鼻子骂的话……

她简直不敢想。

所以,连忙又转过身去寻找小叶子。

…………

休息室里,小叶子垂着眸子,房间里十分安静,小叶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飘渺。

“野种是什么意思?”

他语气清浅,像是问着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但是双眼却红了一圈。

陆延晟眸光一动,刚刚他看着小叶子被那些人指指点点的,下意识的就把小叶子给拉走了。

却没曾想他还记得别人在说些什么。

野种,这个词别人竟然对这么小的孩子说出来。

陆延晟眸子一厉,莫名的感觉心中有点不痛快。

尤其是看到小叶子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

“没什么,把这些忘了吧。”陆延晟从来没有安慰过别人,所以语气有些生硬的安慰着小叶子。

小叶子眸子发红,执拗的撇过头,不想让陆延晟看到他流泪的模样。

“小叶子不是野种,小叶子有爸爸的,只是还没有找到而已。”

他喃喃着,到了最后忍不住喊出声。

却从始至终没有把头撇过来。

这个孩子年纪轻轻,自尊心还挺强。

陆延晟挑眉,走到小叶子面前,蹲下了身子,伸手把小叶子的脑袋摆正,然后拿出纸巾,给他擦拭。

小叶子长相十分精致,本就清澈透亮的眼睛,如今更像是水洗了一样,眼圈周围泛着一圈红色,更加惹人怜爱,圆圆的小脸上也不知是气还是怒带了一抹红晕。

水嫩嫩的唇抿着,像是在压抑些什么。

小叶子把头撇向一边,不让陆延晟擦拭。

陆延晟也不气,好脾气的又把小叶子的头摆正,擦拭。

“难不成你想让你的妈妈来找到你,是这样一副模样吗?”陆延晟淡淡的一句,却让小叶子挣扎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

小叶子眸光一动,认命的低下了头。

“他,他们为什么欺负妈妈?”小叶子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不理解,明明那些人跟叶冉都不认识,为什么要指指点点说他妈妈的坏话?

小叶子年纪虽小,但是智商不低,虽然听不懂那些话的具体含义,但是从态度上也能够听得出来,这并不是什么好话。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