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车后排不小心进入 我们不能这样做的,不可以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安雅的眼睛一下便湿润了,看了看唐婉,指责道。

“阿逸他从不对女人动手的,你到底做了什么让阿逸这样愤怒?”

面对一个陌生女人的指责,唐婉一脸的不爽,惹的又不是你,即便你是温霆逸的初恋,也代替不了他。

“你问他,我脖子上都还有他的咬痕呢。”

唐婉眯着笑,她就是要恶心这个多管闲事的女人。

“谁知道他抽什么疯呢,非钳着我脖子不给我走。”

唐婉这么一挑衅,温霆逸更愤怒了。

“唐婉你找死!”

温霆逸手上刚要用力,安雅却阻止道。

“阿逸,你这样会把她掐死的,你先松手,这期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温霆逸不为所动,有没有误会的他心里清楚,唐婉不要命的维护一个对他动手的男人,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这是在挑战他的威严和底线,全云城都找不出来第二个唐婉这样的人。

“你放开她!”

第四个人的声音传入了耳朵。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唐婉身上,一时竟忘记了旁边还有个沈墨晗。

沈墨晗已经被温霆逸打得站不稳了,那张清俊的脸上满是淤青,嘴边还挂着血,有些狼狈。

他扶着肚子慢慢靠近,唐婉一脸的担忧,这个傻子怎么这么爱逞能!这是找死吗!

“不要过来,我不需要你帮忙,你自己都顾不了自己了。”

显然,她的阻劝沈墨晗是听不进去的,但是她没想到他会这样固执,还要去骂温霆逸。

“送你下地狱的本事我确实没有,但是把你送进医院的决心,我还是有的。”

唐婉又急又恼,这傻子是在自掘坟墓啊!

温霆逸的手还禁锢着唐婉的脖子,唐婉抓着他的手,紧了紧,声音急切又颤抖。

“你不要听他的,这件事和他无关。”

温霆逸看了她一眼,冷笑。

“无关?怎么会无关呢,他那么在乎你,你又那么护着他。”

“我不是……”

我不是怕他死在你手里嘛!

可唐婉这句话还没有说完,走廊上便冲进来十多名警察。

上来看到这温霆逸时,立马顿住了脚步,变得恭敬。

“九爷。”

那声九爷叫得如此低微,看着不像是来解决问题的,倒像是来听温霆逸差遣的。

温霆逸一脸的冷厉,松开了唐婉的脖子,与为首的警官道。

“这两个人态度张狂,肆意辱骂我,那边受伤那个,打了我一拳。”

“怎么算?”

唐婉听着气愤不已,明明就是他先辱骂的她,那一拳也是他活该。

可她现在不能跟他讲理,只能狠话软说。

她扶着脖子咳嗽了两声,与温霆逸道。

“九爷,你看看你后边那人,他那么文弱,被你打成这样,也算是得到惩罚了吧?”

温霆逸冷冷皱眉,如果可以,沈墨晗此刻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但是他没有杀人的癖好,对沈墨晗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正要回头训斥唐婉时,安雅忽然开口。

“唐小姐是吧?阿逸他真的不会轻易同人动手的,尤其是女人,这一点,我很清楚,除非是将他逼急的人。”

“所以,请唐小姐好好配合,好好认个错,争取得到阿逸的宽恕。”

安雅一脸的慈悲模样,还上前挽住了温霆逸的手,声音轻柔地安抚着。

“阿逸,回去我给你敷敷嘴角上的伤,现在少说一些话,会扯疼伤口的,我们赶快解决了离开这里吧。”

几句话说完,安雅的脚打了个软腿,差点没站稳。

温霆逸连忙扶住她,淡声问道:“站累了?”

安雅摇了摇头,扯开淡淡的笑容:“没有,等你解决完事情,我们一起回家。”

“你先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解决完这边的事情去找你。”

“不要,我要陪着你。”

唐婉像一座冰山一样站在温霆逸身后,她看着温霆逸关心安雅,看着安雅肆无忌惮地靠在他的怀里。

多么幸福的两个人,在别人眼里,一定会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吧。

“婉婉……”沈墨晗扶着肚子走到了她身边。

“你有没有受伤?”

沈墨晗自己都站不稳了,却还关心着唐婉有没有受伤,唐婉眼里看着,心里酸酸的,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你傻不傻呀你,你就不应该过来找我。”

唐婉扶住他,给他擦了擦脸上的血。

沈墨晗对她暖暖地笑着,眼里的星光如旧,只是脸上狼狈得有些惨不忍睹。

“你看你这个样子,好丑……”

唐婉看着他温和的笑容,就是想要跟他开个玩笑而已,眼睛却忍不住湿润了起来。

“过来!”

忽然的一句厉喊,唐婉转头便瞧见温霆逸那阴鸷的眼神,像是要将自己吃掉一样。

再看看他扶住在身侧的女人安雅,似乎对她很好奇,眼睛直直地瞟了一眼她的脖子,很快便又晃开了。

就这点小动作,唐婉怎么可能捕捉不到呢。

她转回身来,刻意将头发往肩后揽去。要看,便让你看个够,这就是你男人咬的。

唐婉扬着淡淡的笑容朝着温霆逸看去,余光里,她还瞟了一眼安雅一眼,她猜得不错,这女人就是在看她脖子上的咬痕。

温霆逸见唐婉还能笑,眼里的怒火瞬间冒了出来。

“你叫来的警察,你自己跟着警察走吧。”

唐婉看了看那些畏首畏尾的警察,她确实是叫来警察,不过不是为了给自己和沈墨晗主持公道的,只是来牵制温霆逸的,他再厉害,总不好当着警察的面继续殴打人吧,他可是云城高高在上的温九爷,形象还是要顾及一下的。

唐婉努了努嘴,挑眉道:“我可没说报警是为了让警察抓你。”

“我只是想谋一条生路而已。”

温霆逸不明白她的话,更不明白她为何会笑,只是觉得这个女人要做的不会简单,毕竟那颗肮脏的心便不简单。

“还有什么把戏?说吧。”

他还是了解她的,这个女人一个笑便能有一肚子的想法。

唐婉淡瞥了一眼警察身后一个个扛着摄像机而来的人,眼底划过一丝狡黠。

她笑着靠近温霆逸,附近他的耳朵小声道。

“如果你今天不放过我们,我便当着你初恋的面,和那群正在拍照的记者说我是你养的情人,天天睡在一块。”

她也是没办法了才走了这下下策,如果能有选择,她也不会选择威胁温霆逸。

温霆逸脸色骤变,一转头,记者已经走近到那堆警察的身旁了。

看见温霆逸的脸,才开始出声问各种问题。

唐婉看着他愤怒的样子,心里直哆嗦,不知道她今天从这里出去后,明天的日子又会怎样,但为了将沈墨晗活着送出去,她不得不这样做,还得把气势扮足了。

“我看你初恋身体也不好吧,你是想让她当场气倒呢?还是放过我们?”

她利用的就是温霆逸对初恋的在乎程度,反正她也知道她是死定了,逃得过今天逃不过明天。

那些记者里边有认识唐婉的,一看到唐婉贴着温霆逸,互动亲密,这些记者充分的发挥了自己八卦的本事。

“唐婉,你居然还敢出现在九爷的身边,九爷原谅你了吗?”

“九爷居然让唐婉亲了?”

“……”

一群记者,现编现说,各种版本,唐婉感觉自己的一只脚都快踏进棺材里了。

温霆逸气得脸色铁青,这个女人居然敢算计他,威胁他!

“唐婉,你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听着温霆逸低声对她的恐吓,唐婉冲他明艳一笑,心里却是凉嗖嗖的,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绷开的笑脸。

“怎么,又要纠缠在一起?我很乐意呢。”

“你!”

“阿逸。”安雅抱住温霆逸青筋鼓鼓的拳头。

“阿逸,唐小姐她心思好多,又是叫警察又是叫记者的,我们还是放过她算吧,我怕她给你惹出其他的麻烦来,我不想你再受伤了。”

“你觉得我会怕她吗?”

安雅的劝解不但没有让温霆逸平息怒火,反倒是让温霆逸胜负心更强了,他都已经对她和沈墨晗手下留情了,唐婉不但不服软,却还趁机威胁他,他怎么能容忍。

他听着记者一口一句的都是他和唐婉,心里很是不舒服,一记暴戾的眼神过去,那些记者便闭了嘴,只是手里的相机还在机械地拍着。

温霆逸听着声音也觉得烦躁。

“拍那么多张,是要拿去铺路吗?”

温霆逸一句话,现场当即安静了下来。

温霆逸转身拽起摇摇晃晃的沈墨晗,唐婉见状紧张上前。

“你要干什么!”

温霆逸拽着沈墨晗的手臂便拖着往前走。

“我给他找个医生看看伤,你最好跟着来。”

他把沈墨晗打得那样狠,会给他找医生看伤?

唐婉觉得奇怪,她根本不相信温霆逸是有善心的人。

唐婉担心温霆逸会将沈墨晗带去房间里又一顿毒打,便急急忙忙跟了去。

四个人走了三个,独留下安雅不知所措,面对记者的盘问,她也只说是温霆逸的朋友,然后便追着温霆逸去了。

进了餐厅的休息间里,温霆逸将沈墨晗丢在了地上,没错,旁边就是沙发,但他并不打算多走一步,他要看着这个挑衅自己的男人狼狈地爬上去。

唐婉追了进来,看到沈墨晗被丢在地上,她上前想要将沈墨晗扶上沙发躺好,却被温霆逸拦住了去路。

“你以为你那点小伎俩就能治得了我吗?”

“现在该我回敬你了。”

唐婉脸一沉,低下了眼眸,她本便没有多大胜算,可是她当时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这时,安雅也走了进来,她咳嗽了两声,朝着温霆逸走去。

“阿逸,你要给那位先生找医生,你打个电话给助理安排就行,你操那么多心,我怕你太累,你白天还要上班,晚上又要咳咳……唐小姐的事情可不是个好操心的事。”

晚上又要……办事是吗!

唐婉一脸的冷漠,眼里灌满了恨意,她怎么看这个女人都觉得不舒服。

安雅又咳嗽了几声,温霆逸看着心疼,将她往沙发上扶了去,还厌恶地踢开了离沙发近的沈墨晗。

唐婉看得怒火中烧,上前扶过沈墨晗,冲温霆逸骂了一句。

“温霆逸你大爷!”

温霆逸将安雅安置好,转头看了一眼将沈墨晗扶站起的唐婉。

他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他真想将沈墨晗从窗户丢出去。

但是他现在还不能那样做,他伸手扯过唐婉,往旁边带了去,沈墨晗失去唐婉的搀扶,摇摇晃晃地又站不稳了。

唐婉一脸的烦躁,怎么会有温霆逸这样无情的人!

“要说什么快说。”唐婉没好气地道。

温霆逸黑着脸,眼里仍旧是令人发怵的暴戾。

“他今天怎么对我的,你眼睛没瞎应该能看到,你既然那么护着他,那他今天的债便由你来还。”

唐婉震惊,这不是他温霆逸自己惹的麻烦吗!

“重伤的人是墨晗,不是你,他再欠你也还清了。”

“那是我能打,否则你更还不清!”

“我!”唐婉语塞了,像温霆逸这样万人捧,又权势滔天的人,是不能被人挑战权威的,更别提道理二字。

唐婉眼里闪过一抹恶毒,她不再开口,跟这个男人没话说!

温霆逸见她不说话,眼底反而勾起一抹满足,接着又道。

“他的债,我要你去伺候安雅来还。”

唐婉瞪大了眼睛,他要她伺候他的初恋?真是讽刺!

唐婉看了一眼旁边沙发上坐着的女人,眼底诧异。

“阿逸,我不用唐小姐照顾的,家里阿姨很体贴,你这样做,唐小姐心里会有怨气的。”

“她要是敢有怨气,伺候不好你,我就在那个男人身上找回来。”

温霆逸目光阴鸷,态度坚决,还恶狠狠地盯了一眼沈墨晗。

唐婉的心里结了冰,原来温霆逸在这等着她呢。

没等她开口表态,温霆逸便将她丢上了车子,安雅坐在了副驾,她和温霆逸坐在后边,仿佛是看犯人,温霆逸的眼睛时不时的都会盯着她,就好像她会跳车逃跑一样。

她静静地盯着车窗外边,脑子想着的都是沈墨晗,温霆逸会把他安置去哪里呢?会杀了他吗?

反正她现在是不想看车里的任何一个人的,越看心里越凉。

“保持现状,去到别墅不要给我挑事。”

温霆逸盯了她半天,她什么反应都没有。

听到温霆逸的警告,唐婉仍旧没有半点回应。

温霆逸看着她一副听不进去的样子,皱起了眉头。

“你听没听见?”

温霆逸的声音有些许的急躁,前座的司机都朝后视镜看了一眼。

旁边的安雅也扭回了头来,微微皱眉。

“阿逸,唐小姐是在担心她男朋友呢,还是等回到家再慢慢交代吧,她现在也听不进去。”

安雅一开口,温霆逸的火气瞬间就上来了,他怎么能容许有人不听他说话,心里还想着别的。

温霆逸伸手掰起唐婉的下巴对向自己,冷冷的笑着,眼底尽是怒意。

“想他是吧?我能让他更可怜。”

唐婉的眼里划过一丝紧张,拿开他的手。

“要说什么就说,我不回你不代表我没在听。”

“还有,请车上的某位小姐不要动不动就掺和我的事,我们不熟。”

安雅那点绿茶的小伎俩,一开口唐婉便发现了,安雅但凡开口,都是软刀子,温霆逸必定会生她的气,要不是有温霆逸在,她铁定不会叫安雅好过。

车子到了温霆逸的别墅,一下车,唐婉便觉得心里堵得慌,这处别墅不就是温霆逸给她住的嘛,就在几天前,她还和他同在一张床上滚过,如今却要她以佣人的身份来伺候他的初恋,她真想喷温霆逸一脸沫子。

“阿逸,我们终于回到家了。”

唐婉立在原地没有动,看着走在前边的那两个人,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温霆逸与安雅走出去了一截路,突然回头,瞧见唐婉还站着不动,他皱起了眉头来。

“唐婉,还不快点跟上来。”

唐婉一脸的冷漠,快步跨去,直接越过了温霆逸和安雅。

从旁经过时,气愤不过的丢了句话。

“这里我熟,先进去了。”

他们合起伙来恶心她,她便恶心他的初恋!

看着唐婉轻车熟路地往别墅里边去,还有进门的门卡,安雅的脸立马沉了下来。

“阿逸,你们很熟吗?怎么她还有你这里的门卡?”

温霆逸冷着脸没说话,眼神复杂地凝着前边被关上的门,这个女人居然留着他这里的门卡,还随身带着。

“阿逸?”

听不到温霆逸的回应,安雅又喊了他一声,他这才回过神来。

“带她来过,她手里的门卡,多半是偷来的。”

不还等于偷,他反正就是这样认为的。

安雅静静凝着已经阖上的大门,眼底闪过一抹阴冷。

“阿逸,我也想要门卡。”

“好。”

进了别墅,唐婉在大厅遇见了保姆,保姆一看到她出现在这里,脸上都是诧异。

九爷都换人了,这个女人怎么还来?

唐婉看到保姆的神态,冷冷一笑道。

“很惊讶吗?惊讶就对了,以后我可能要在这里长住了。”

保姆低下眼睛,一脸的淡漠。

“随唐小姐的便,不过我的主要任务是照顾九爷和安雅小姐,可能顾不了唐小姐。”

言下之意便是不想照顾唐婉。

唐婉早便知道这个保姆不喜欢自己,保姆能说出这番话,她一点都不惊讶,也不难受。

这时,温霆逸与安雅也走了进来,保姆立马捧起笑脸走近,恭敬的道:“九爷,安雅小姐。”

这样的待遇,唐婉也有过,只不过保姆只是应付她,装给温霆逸看的而已。

唐婉往沙发一坐,打了个哈欠。

“我睡哪?还是原来的房间吗?”

她这话一说出来,温霆逸和安雅的脸都变了,唐婉却装作没看到一样,将一只手撑在沙发靠背上,半眯着眼睛发愣,余光里,将两人的脸色窥探了个遍,她都来还债了,温霆逸应该消了气了吧。

“阿逸带唐小姐来这里住过呀?”安雅酸酸地笑着。

温霆逸一脸阴沉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唐婉,恨不能将她盯出个洞来。

“来到这里你是佣人,专门照顾安雅的,言行举止给我安分一些。”

唐婉冷冷一笑,坐直身子看着眼前站着的两人,一脸正经地训起话来。

“我纠正一下,首先呢,我到这是卖艺不卖身,我把活干好了,其他的你管不着。其次,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照顾安雅的,本来我跟她是没有任何交集的,还债也还不到她身上,所以,就不要对我抱有太高的期望,我不一定能照顾好她。”

说完,她又起身朝着温霆逸走近,眼角带笑。

“不过要是照顾你呢,我倒是能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当着安雅的面,唐婉伸手挑了一下温霆逸的下巴,撩拨完她立马便转身走开。

温霆逸目光火辣,这个女人要是走慢一步,他一定要钳住她的脖子。

他盯着她的脖子,那一排牙印很是显眼,血液的颜色比她的红裙子还要红。

他的瞳孔微微收紧,直盯着她的脖子看。

身侧的安雅淡淡的瞟了一眼温霆逸,顺着他的视线看了去,狰狞的牙印穿进她的眼内。

她的眸子紧了紧,忍不住开口提醒。

“唐小姐,阿逸已经对你包容了一路了,希望唐小姐能收敛一点,言行举止不要太放荡,你好歹是有男朋友的人。”

唐婉还没回怼,温霆逸便先开了口。

“她本来就放荡,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羞耻,脚踏几条船的事她经常干。”

唐婉心里呵呵,这个男人只会误会她,总往坏处想她。

“他说得没错,所以安雅你得小心了,说不定我哪天就睡到你男人床上去了。”

“哦,不对,之前就睡过,还不止一次呢。”

“我瞧着你身体羸弱,我完全不介意替你分担那方面的事,我可在行了。”

安雅脸都气绿了,便是旁边的保姆,也是一脸的吃惊,没想到唐婉居然能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来。

温霆逸紧咬住了后槽牙,上前抓起唐婉的手,眼里都在冒着火。

“唐婉你是嫌命太长了是吗?”

温霆逸狠狠地用着力,巴不得捏碎她的骨头。

唐婉疼得后背发凉,一个劲地挣扎着,嘴里时不时的痛吟出声,像是对情人低喃撒娇的声音。

温霆逸冷冷地瞧着她那副样子,像极了他在床上欺负她时的样子。

一时看得入神,他手里松了劲,唐婉从他手里挣脱了出来,抱着手直揉,明知道要忍着,却还是控制不住骂起他来。

“温霆逸你简直就是个暴力狂,你知不知道外边那些女人都只喜欢你的权势地位,没一个女人真心喜欢你。”

唐婉特地瞟了一眼安雅,她说的,当然包括安雅,若是真爱,又怎会离开。

唐婉的话狠狠戳痛了温霆逸的心,温霆逸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这一刻,他身上的杀气,能荡平周遭一切。

安雅见状,也吓得有些畏缩,眼中都是恐惧。

唐婉也意识到自己激怒了温霆逸,不知道为什么今晚那么控制不住自己。

为防自己再受皮肉之苦,她收了脸上的抱怨之态,态度一软,冷冷的笑起。

“真是白瞎了你这张绝世美貌的脸,和这完美的身材,你要是哪天穷困潦倒了,说不定我都不舍的丢开你呢。”

“可惜你不懂温柔,你看看安雅那副脸色,怕你怕得要死。”

其实她也是怕的,才拐着弯的说软话。

听到唐婉半讽半夸他的这番话,温霆逸的脸色平和了一点,回头看了看安雅。

安雅的一张脸煞白煞白的,眼里都是惊慌。

唐婉见着温霆逸身上的杀意没有方才那么重了,她才又扯开话题。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