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唐婉心底一片寒凉。

她看了看翁公淡漠的神色,似乎没有半点犹豫,她的心忍不住的扯疼起。

“好啊,那今晚的算吗?”

你不要后悔就行!

翁公没有想到唐婉会答应得这么爽快,莫名有些不舒服。

“算!”

唐婉的脸上立马缀起贱贱笑容,其实她已经笑不出来了。

“那二十五也算进去。”

“你又没撒娇!”

翁公盯了一眼她贪婪的表情,转身便离开。

唐婉追了上去,没完没了道。

“刚刚那一个吻我还没收你费呢。”

翁公眉头一皱,唐婉却抱着手臂大步朝前,潇洒又自信。

翁公嫌弃了一句。

“没有自知之明真可怕!”

翁公扬了步子走朝前去,似乎和她在在一块都嫌丢人。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包房,几个公子哥瞧见唐婉又回来了,立马又兴奋了起来。

翁公往沙发一坐,斥责道。

“你们怎么招呼人的?差点让人跑回去了。”

唐婉刚刚是故意的?

她居然敢在哥几个眼皮子底下逃跑!

一个挽着衬衣袖子的年轻男人叼着烟开口。

“那看来是游戏不够刺激。”

“我看唐小姐身材也挺火辣辣的,不如脱了外衣给哥几个跳个热舞呗。”

唐婉看了一眼翁公的脸色,男人冷沉沉的坐着,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唐婉的心里像是被刺扎了一样。

自己的情妇居然也能拱手让人玩,既然你想看,那便如你愿好了。

唐婉不再去看他,冲着几个公子哥妩媚地笑起来。

“脱衣服不是问题,跳热舞也不是问题,只不过这钱可得分开,还有,见者有份,一百万,不议价。”

当即便有人讽笑出声,到但都没有明面上说出来。

唐婉知道,她就是跳了,也没人会真的给她那么多钱,她在这些人眼里就是个小丑,所以,她看朝了翁公去。

“九爷,我可是你带出来的,可不能白被人玩,我刚才的提议……”

翁公一脸的烦躁,狠狠丢出去话。

“算数!”

几个公子哥的脸当场就黑了,翁公居然帮着这个女人坑他们钱!

这到底是叫他们惩罚唐婉还是白白掏钱给唐婉花?

既然翁公都开口了,那便玩吧!!

“只要唐小姐脱了跳,我便给。”

随后,其他几个人也附和着开口,当着翁公的面,哪有不附和他的。

看着几个公子哥都表态了,唐婉的心里满满的酸楚,她居然要当着翁公的面给别的男人玩!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是面前这个男人始终看都不看她一眼,像是与他无关一样。

我倒要看看你能容忍自己绿到什么程度!

她咬着嘴唇,一点点将身上的披风褪去,露出两条手臂和小蛮腰来。

她丰腴的身姿当场引来众人的盼顾,一双双充满欲望的眼睛像盯着这世间最美好的东西一样黏在她身上。

甚至,还有人走近来观赏。

那人咂舌。

“这身材,完美是完美,不过你这两条手臂的吻痕……不会是刚和男人睡完吧?”

一听那人这样说,其他几个公子哥纷纷上前打量,满脸的讽刺。

她就像一件艺术品一样被人围着评头论足,她觉得自己耻辱到了极致。

唐婉眼含泪水凝视着孤自坐在沙发上的翁公,男人一脸的冷漠,虽然也看着她,但眼里尽是愤怒与嫌弃。

她的心在这一瞬间寒透了,他居然能将自己的情妇拱手让人玩乐,她果然只是他的一个泄欲工具。

那既然如此,不如做得更绝一些!

唐婉双目盈盈,冲着那几个人媚笑连连,无视着他们眼里的讽刺与嘲笑,闭耳不听他们嘴里的一句句嫌弃。

“是啊,刚从男人的床上爬下来。”

“不止手上有吻痕,身上到处都有呢。”

“要都脱了给你们看看吗?”

唐婉说话间,余光不自觉的瞟着沙发上的男人,男人漫不经心地喝着酒,看都不耐烦看她一眼。

唐婉被那几个男人推到沙发上坐起,那些人的手,不规矩的摩挲在她身上。

唐婉脸上挂着笑容,嘴里娇声娇气的,手却厌恶的推着那些人的手。

心里却将翁公骂了一顿。

翁公的身边怎么会有这样一群色魔!

简直就是恶心!

不知道为何,唐婉今晚就是要当着他翁公的面不反抗其他男人,她心里有一口气,一直在等着一个开口。

听着唐婉嬉笑的声音,翁公的脸色逐渐阴沉,猛地灌完酒杯里的酒,眼里爬满了烦躁。

他忽然起身,走到唐婉跟前,一把将她扯起来,攥着她的手腕便往外边走。

翁公直将她拽出包房外,走了有一截路,翁公才松开了她的手。

“你就贱到被别的男人摸来摸去都不反抗吗!”

“唐婉你能不能有点底线,有点廉耻之心!”

翁公的一通谩骂,唐婉既欣喜又心痛。

欣喜他终于忍不住看她和别的男人亲密,却更心痛翁公认为她是自愿的。

看着翁公那张愤怒的脸,唐婉冷冷笑道:“让我男人玩乐的人不是你温九爷吗?”

“点头答应给钱的不是你温九爷吗?”

“将自己的情妇拱手让人玩,原来九爷这样大方呢,那我是不是能赚更多男人的钱了?”

唐婉一脸的嬉笑,顺着他的话破罐子破摔,一字一句的都很挑衅。

翁公满眼的暴戾,掐住她的下巴,警告道。

“作为我的情妇,你就是我的私人物品,我不允许你跟任何男人亲近,自己好自为之!”

唐婉拿开了他的手,眼神凌厉,丝毫不畏惧于他。

“你那点钱,买不了我的自由!”

“想死你可以试试!”

翁公吼住了正要往前走的唐婉。

唐婉止住脚步,正要回头时,包房里出来一个男人,捏着一个手机出来的,黑色的手机壳,还有字,好像是她的手机。

“九爷,这是你的手机吗?摆在沙发上的,一直在响。”

“是一个叫暖宝宝的人打来的。”

“……”

唐婉瞬间尴尬,暖宝宝是沈墨晗。

“我的。”

她夺了过来,正要接听时,手机被翁公抢了过去,摁了接听键,顺手又摁了免提。

一通,那头立马传来男人温厚的声音,还带着淡淡的笑声。

“喂,婉婉,房间我开好了,你今晚还过来吗?”

一句“房间开好了”,翁公的脸当场黑了下去,眼睛里呲出了火来。

察觉到男人脸色的变化,唐婉忙夺过手机。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翁公挂断了电话,气冲冲地将她的手腕扯住便往外边走。

翁公走得飞快,唐婉几乎是小跑着才能跟上。

出了皇天会所,翁公直接将唐婉塞进车子里,车门一拉,朝着别墅去了。

车子里的两人一路都冷淡寡言,其间,唐婉的手机响了多回,都是被直接挂断的,因为手机是握在翁公手里的。

唐婉也懒得去理睬,她觉得她今晚赌赢了,翁公若是不在乎她,又怎会半路将她扯出来。

回到别墅,翁公不由分说地将她推到了床上,还和以前一样粗暴。

长夜漫漫,劳累却也享受其中,耕种到天快亮时,两人才舍得休息。

一觉睡到大中午,翁公是最先醒来的,他侧卧着看了看身旁的唐婉,那熟睡的样子,仍旧带着魅惑,总令人心生阴暗的想法,想要将她锁住、囚禁在身边。

足足观赏了两分钟,翁公才起身去浴室洗澡。

他仍旧是没有关门,浴室的水声哗啦啦地像是淋在唐婉耳中,吵醒了她,还惹得她心里烦躁。

她索性不睡了,瞟了一眼浴室,门还敞开着,她眉头一皱,翻身下床,径直朝着浴室走去。

看到女人赤裸的身影靠近,正在洗澡的翁公微微诧异,以为她是想要上厕所,却看到这个女人眼睛半撑半闭的站在门口一顿摸索。

像是在找什么,那紧锁的眉眼里满是烦躁。

“砰——”

这个女人将他的浴室门拉关上了!?

唐婉继续爬回床上睡觉,浴室的门一关,水声小了许多,她又沉沉地入了梦。

梦到五年前的宴会,她对翁公一见钟情,自此她的眼里便再没有其他男人。

犹记得那场宴会上,二十四岁的翁公一身白色西装坐在水晶灯下,众人目光围聚,他就坐在那一脸平静的弹着钢琴,仿佛与世隔绝,眉眼里都是清冷与疏离。

而那一眼,却逆了唐婉一世的命运。

下药上床、万人唾骂、众叛亲离、五年的追杀、母子分离……

还有三天两头的被掐住脖子!

一股热流从她的眼旁滚下,她的心在疼,身体也在疼,忽地,耳边传来男人的怒嗔。

“起来喝药。”

唐婉从梦里惊醒,睁眼一看,梦里那张脸此时正冷漠地对着她,眼里的烦躁显而易见。

“我都没怎么用力,你哭什么?”

翁公的手在她的脖子处松开。

“刚刚做什么美梦了笑那么开心?叫都叫不醒!”

唐婉缓了几秒钟才清醒过来,眼前的这个男人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了,身上有的只是对自己无止境的厌恶。

哦,不对,昨晚这个男人为自己吃了一下醋,是有点在乎自己的。

这样想着,她心里便舒服一些了,从床上坐起,笑容才摆出来,一碗中药便送到了嘴边。

唐婉的笑容瞬间凝固,心里寒了一下,她轻怨道。

“又要吃?”

翁公冷冷地凝着她,眼底冷漠到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必须吃。”

唐婉皱眉,这个男人的情绪,还真是捉摸不透!

以为她是不吃,翁公便钳住她的下巴,将药悉数灌进她的嘴里,一系列粗鲁的动作与上回如出一辙。

唐婉呛到了,捂着胸口一顿猛咳,翁公漠视她的反应,只拿来纸巾粗略地给她清理一下身上的药渍,然后便出了房间。

听到房门阖上的声音,唐婉忙翻身下床,将自己锁在卫生间里,然后跪在马桶边一顿呕吐,呕到脸部红胀,才是将褐黄色的药水全都吐了干净。

到了下午,从别墅离开后,她便直接去了医院,给自己挂了个号检查是否怀孕。

结果医生告诉她同房后至少七天才能检测出来。

她有些失落,还要等七天,索性去瞧了女儿。

这时,包里的电话响起,这手机在翁公那呆了一夜,现在才有了声音。

掏出来一看,还是暖宝宝沈墨晗打来的,这一天一夜都没回他个电话,不知道沈墨晗报警了没有。

“喂,墨晗,怎么了?”

她反正是没走丢,不用着急。

而那头的沈墨晗却像是丢了宝似的,声音急切,态度还不好。

“唐婉,你昨晚是跑外星加班去了吗?给你打几十个电话了都不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现在带着警察去找你。”

“你真报警了?”

“是啊,你在哪?找你一天了。”

“……”

唐婉有些语塞,顿时不知回他些什么好。

没听到唐婉的回应,沈墨晗更急了。

“婉婉?婉婉……你还在听吗?你在哪?快告诉我好不好?”

“额……在听,我在听,墨晗,你销案吧,我没失踪,我现在在武装部军区医院。”

“你受伤了?还是生病了?婉婉。”

这通电话,沈墨晗就没停止过紧张,情绪一直在激动着。

唐婉对他的关心一如既往地觉得有些啰嗦,便想快速结束对话。

“我不是百度,不要一天到晚问我那么多可回可不回的问题,我人现在好好的,没什么事我挂了。”

“等等婉婉,我过去找你。”

“嗯,跑快点。”

说完她便掐断了电话,她怎么看都觉得沈墨晗像是在扮演着母亲的角色一样,总对她有问不完的话,操不完的心,好几次她都有想骂人的冲动。

半个小时后,沈墨晗带着他那张操心老妈子的脸来了,上来就将唐婉转来转去的一番查看。

唐婉抱着手,一脸的无奈,拖着声音道。

“没死没伤没吃亏。不准问我问题。”

“走,吃饭去。”

唐婉直接大步往前走,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沈墨晗连跟上去:“你真的……”

看着唐婉的冷脸,他收住嘴边各种询问的话,换了个话题。

“好了,婉婉不要生气了,我不问就是了,我把嘴巴用来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小婉婉俏美人,迷人的无可救药我,放慢了步调,感觉像是喝醉了……”

唐婉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不要唱了,哥!虽然你的声音很好听,可是你怎么做到没一个字在调上?哈哈……”

见唐婉笑了,沈墨晗也笑了。

殊不知就在医院的对面,一辆黑色迈巴赫里正坐着一个男人,眼睛火辣辣地盯着对面欢笑的男女,紧咬着后槽牙,恨不能生吞了某个才从他床上爬下来的女人。

忽然,电话响了,男人一脸不快地接通,那头传来温柔的女声。

“阿逸,我回来了,我们能见一面吗?”

一瞬间,翁公的脸石化了,手机从手里滑落,他的神色变得复杂,眼底蔓起一丝淡淡的忧伤。

自从那天睡过后,唐婉便再没接到翁公的电话了,打去了也没人接,去了别墅,保姆也说几天都没见翁公回来过。

唐婉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她也猜不透翁公那人,男人该晒还是得晒一下,反正她是他的情人,需要了总会找她的。她打算七天后出了结果再去找翁公。

她等了七天,七天里,翁公都没出现过,没给她打电话,也没接她的电话,她的心里莫名有些着急。

她坐在医院里等着叫号,她此刻竟然有些怕找不到翁公,因为她上午拿了检查结果。

没怀孕!

所以她等着打排卵针,她要跟他再努努力,力争有个孩子。

“39号,唐婉。”

妇科的医生喊了号,她捏着排号单走进了操作室。

一针戳进皮肤,唐婉忍住了痛,眼底却滑出一滴滚烫的泪来,五年前,她为了爱情做了下流的事,五年后的今天,她为了女儿的病不惜偷偷怀孕,她觉得,她唐婉这一生,都是败在他翁公的身上。

打完排卵针,她便立即去了别墅,翁公不在,她可以等,左右肚子里孩子的父亲,都必须得是翁公才行。

“唐小姐,九爷已经八天没来别墅了,你要是着急的话,打电话问问吧。”

保姆看着她每天都来一趟,便故意提醒了这么一句,若是翁公能接她电话,她也用不着每天都来问翁公在不在。

“你手机借我。”唐婉知道自己的手机打过去没人接,便想着试试保姆的。

“有座机。”

保姆提醒,她可不想帮一个不被温九爷待见的女人。

唐婉只得去打座机,结果一打便有人接了。

“喂。”

翁公的声音冷冰冰的,没什么情绪。

唐婉的心莫名其妙的紧张了一下,像是要上断头台一样。

“是我,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听到唐婉的声音,那头突然沉默了,反倒是让唐婉有些着急了。

“我在别墅等你,你不说话我当你是听到了。”

那头依然沉默,没有任何声音,就好像和她打电话的是空气,而不是翁公。

得不到任何回应,她心里起了火,正要挂断电话时,那头忽然丢来几个字。

“我们结束吧。”

空气瞬间凝固,唐婉浑身都僵住了,翁公的意思是以后都不会再见她了吗?

还是暂时的不要她?

“见面说,我在别墅等你。”唐婉挂断了电话。

她的心一阵一阵的隐隐作痛,好端端的翁公怎么会跟她说那样的话呢?

是谁诱使他下的这样的决定?

唐婉越想越烦躁,她上了楼等翁公,她一定得到他一个解释。

如果是什么女人替代了她,那她也可以不要脸地去抢回来。

到了晚上九点,翁公才到了别墅,他推开卧室的门,便见着唐婉穿着他的白衬衫坐在床边。

他一脸的平静,站在门内没有继续往前走。

唐婉自己站起身朝着他走去,脸上还带着妩媚的笑容。

“是我伺候的不好吗?一个月不到就想把我换了。”

她站在翁公身边嗅了嗅,翁公的身上满是酒气。

“你喝酒了?”

翁公目光温热的凝着她,却迟迟不开口,也没有碰唐婉一下。

唐婉突然有些不适应他这个样子,疏远又冷漠。

她想到下午的事情,索性直接开口问。

“失踪了那么多天,却告诉我你想结束了,为什么?我需要一个理由。”

“否则我不甘心。”

翁公咽了咽口水,冷淡的开口。

“她回来了,我前女友。”

“她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人。”

“所以,我们结束吧。”

唐婉的心瞬间像被人撕扯一般,眼睛一下便红了。

“初恋回来了?”

翁公走开,不再去看她。

“嗯,所以我们必须结束。”

唐婉背对他站着,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这一切,怎么就这么突如其来呢?

“以后你也不要住在这里了。”

翁公突然又说了一句。

唐婉的心里酸涩难耐,一转身,翁公又补了一句。

“在我这里捞了这么多钱,也够你花了。”

她的心更痛,可他还是一副不痛不痒的样子。

所有人都怕一个“第三者”,初恋!

唐婉苦笑:“好啊,结束就结束,反正我不缺男人养。”

“为什么你总是能这么贱?”

翁公心头一燥,怼了她一句。

唐婉冷笑,眼睛盈亮无比。

“不贱能给你当见不得光的泄欲工具?”

翁公冷了她一眼,对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听着总是会不舒服,总有想教训她一顿的冲动。

就在他有这么个念头的时候,唐婉忽然开口。

“既然要结束,那便体面一点,你冷了我七八天,最后睡一次不过分吧?”

“我就只有这一个……唔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嘴唇便被翁公疯狂的啃食上了。

翁公像是一只暴躁的野兽,抱着唐婉一顿狂欢,唐婉享受的沦陷其中。

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能不能救思思,真的就只能看这一晚了

希望她能怀上孩子!

第二天,唐婉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她不知道她和翁公多少点睡的,只知道她睡了又醒的时候,她后面已经不行了,一直在似睡似醒间徘徊,直到彻彻底底的昏睡过去。

她现在连翻身都困难,浑身都酸痛,摸了摸旁边,已经没有翁公的身影了。

浴室也静悄悄的,她知道他已经离开了,总是让她没有多说一句话的机会。

她在床上清醒的躺了半个小时,才艰难的翻起身。

这个地方,这张床,很快便不属于她,翁公会让他的初恋搬进来住的吧。

下了床,她简单的清洗了一下身子,正想要找地上的衣服穿时,床头柜上的东西吸引了她的眼球。

她的眼眶瞬间泛红,床头柜上摆着一碗药,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应该已经凉透了,那熟悉的味道,瞬间扑鼻而来,她自嘲自笑,刚刚怎么没有闻到呢?是觉得他会心软这最后一次吗?

唐婉直接将药碗抬起往马桶里倒,可是抬起碗的时候,她看到了碗旁边的支票。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