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和柔佳的第一次 翁乱妇柔佳小说第十部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柔佳颤抖着握住医生的手,情绪十分地激动。

“肯定还能救的,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医生。”

“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办法,无论花什么代价我都要去试一试。”

“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你告诉我呀,医生。”

柔佳激动到站起身,紧紧拽着医生的手不放。

医生也是被她这个反应吓到了,好不容易才将手给抽出来,没想到一个女人力气这么大,竟然将他的手都拽红了。

医生无奈地搓了搓手,安抚道。

“办法肯定是有的,唐女士你先坐下认真听我讲,可以吗?”

柔佳听到“有办法”这三个字,情绪更是激动了,差点又要去抓医生的手一顿询问,好在医生不自觉地将手缩了回去。

医生无奈地抿了下嘴,继续安抚。

“唐女士你先好好坐下来,什么事都急不来,认真听我讲完。”

柔佳虽然着急知道办法是什么,但她意识到,似乎她不好好坐下去,医生也不会好好跟她讲下去,所以还是控制住了情绪,配合地坐了下去。

见她坐定了,医生才又开口。

“你女儿这个病呢,办法是有,但是需要合适的骨髓移植。”

“我可以。”柔佳立马出声。

医生着重解释了一遍:“唐女士,我说的是合适的骨髓,不是随便哪个的都可以。”

“我可以试试合不合适。”柔佳开口,亲妈的总不会有错吧。

“那好吧,明天做个骨髓匹配度检测。”

医生的话说到这里,柔佳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女儿到底是有希望的。

出了办公室,柔佳便去了重症监护室门口。

她这一夜都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外,站不住了就坐着,坐不住了又起身走走,就这样熬过去了一夜。

天亮后,医院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柔佳看了看病床上的女儿,仍旧在睡着,旁边的显示器也还在稳条不乱的跳动着。

“唐女士,可以去做骨髓匹配度检测了。”

柔佳跟着医生进了检测室,紧张到手心都是冷汗。

做完检测,柔佳立马拉住询问医生结果。

医生却只是告诉她,检测结果得下午才能出来。

没办法,她只能接着等,白天出去吃了点饭回来,她又接着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外。

期间,温霆逸给她打过电话,她理都没有理,女儿情况不定,她现在没心情去应付那个男人。

紧接着,她收到了来自男人的威胁短信:柔佳,你有种一辈子都不要接我电话!

她看了看未接来电,温霆逸也就打了两个。

至于发恐吓短信么?

又不是天塌了。

本来都已经放下了手机,柔佳想了想,又拿起了手机,还是给温霆逸回了一个电话过去。

她现在脱不开身,还是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电话响了四五声,那头才接的电话,开口便是冷斥。

“脾气挺大啊,柔佳!”

听到他的声音,柔佳心里凉嗖嗖的,昨夜手术室门外的事,仿佛才刚刚过去,她现在都有点不安。

平复了一下情绪,柔佳冷着声音开口。

“找我有什么事?”

“什么事?立马给我滚回别墅来。”

温霆逸语气很不好。自从昨晚知道柔佳在国外的情况后,他心情就一直阴沉沉的,回到别墅却不见柔佳,她不在也就算了,居然还敢不接他电话。

“没空,改天。”

柔佳简明意赅地回答。

正想挂电话时,又传来温霆逸的声音。

“柔佳,你是嫌日子过得太安逸了是吗?”

柔佳咬起后槽牙,打这个电话都是给他面子了!

她心里头的气一下提了上来,正想要骂回去发泄一下时,医生走了过来。

“柔佳,你的……”

生怕温霆逸听到,她手上一慌,当即摁断了电话,条件反射地站起身来。

医生还当她是太激动了,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

“结果出来了吗?”柔佳问。

医生点点头:“出是出来了,我带你去找主任详谈吧。”

柔佳跟着又来到了办公室,见到的还是昨天的医生。

柔佳坐了下去,收着情绪,询问道。

“医生,我的骨髓和女儿的匹配吗?”

主任惋惜地摇了摇头。

“匹配度很低,所以不合适。”

柔佳的心头一震,情绪有些激动起来。

“那……有没有其他办法?”

主任回答:“最好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匹配度会高一些,你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主任这么一说,柔佳第一反应便是儿子念念,可是念念还太小,肯定是受不住的。

还有一个人,温霆逸……

她感觉自己像是走进了死胡同了。

主任看着她一脸的愁苦,又开口。

“办法也不是唯一的。”

柔佳立马眼神有了焦距,满脸期待地盯着主任。

“还有其他办法?”

主任点头。

“办法有两个,第一,用孩子爸爸的骨髓来移植,第二,带有孩子爸爸血缘关系的脐带血。”

这确实是两条不一样的路,可最终都是要找温霆逸帮忙。

医生看着她愣神,忽然开口:“孩子的爸爸呢?总不会没有爸爸吧?”

有倒是有,只是来不了。

柔佳没有回答主任的问题,自个暗暗分析起来。

直接找温霆逸移植骨髓肯定是不行的,那样会暴露女儿,这是她最不想要看到的。

放弃第一条,那就只剩第二条了。

反正自己也正好是温霆逸的情妇,和他再生一个吧。

决定好后,柔佳才开口。

“医生,那如果是选择脐带血的话,我女儿能坚持到那个时候吗?”

她也不是咒女儿短命,只是怕女儿等不及她拿脐带血来救命。

主任看了看她平坦的肚子,也明白她心里的顾念。

“能尽早还是尽早为好,你女儿好好养着,倒是可以等。”

“那就好。”柔佳激动应下。

只要能等就好办,她会努力和温霆逸怀上的。

出了办公室的门,柔佳掏出手机给温霆逸拨去了电话。

结果,温霆逸不接她的电话了。

两个三个的都没接,也不知道是在忙还是不想接她的电话了。

想想自己在挂他电话前,他那句恐吓,现在想想都后怕,若是她在他跟前,恐怕已经被掐住脖子了吧。

不接电话应该是对她不接他电话的行为,和突然挂电话的行为生气了吧。

看来柔佳只能自己送上门去找温霆逸了,哄也得哄上床。

当天,夜色稍深时,柔佳穿着一身紧凑的黑色蕾丝短裙,出现在了温霆逸给她安身的别墅。

她本身便是一朵妖艳的玫瑰,美得不可方物,然而今晚的这身裙子,则是让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惑的味道,让人一见便挪不开眼。

“滴嘟——”

门卡一插,金色的门开了。她踩着恨天高走了进去。

那前凸后翘的身材堪称完美,走起路来一步一扭臀,她步子跨得有点大,看上去有些飒爽不羁。

她直迈上二楼,迎面走来一个保姆,四十来岁,那眼睛忍不住往她身上打量,似乎挺羡慕她这身材。

柔佳注意到保姆的眼神,心里得意又自信,冲她微微含笑。

“九爷在吗?”

保姆收住眼底的嫉妒,淡淡开口。

“在的,柔佳你上去吧。”

柔佳扬着笑脸继续往楼上走,她今晚特意打扮成这样,就是为了向温霆逸负荆请罪,好歹还需要人家贡献精子不是。

到了卧房门前,她正要抬手开门,门忽然打开了,露出一张冷沉沉的脸。

柔佳吓了一个趔趄,万幸男人伸手揽住了她细细的腰肢。

往门里一带。

“砰——”

男人将门砸上,把她摁在了墙壁上。

这一系列动作,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完成的。

直到后背传来一阵凉意,柔佳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这个男人扣住双手摁在了墙壁上。

双手被高高扣在头顶,她V领的领口撑得更开了。

“没钱花了?”

温霆逸冷冷开口。

她不明白温霆逸莫名其妙问她这话什么意思,只看到他的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打转。

柔佳扯开一抹明艳的笑容,红艳的嘴唇悠悠弹开,声音酥软道。

“九爷,你好调皮。”

“进门就扣住人家的双手,是要玩刺激的吗?”

温霆逸冰冷的眸子里划过一抹厌恶,随即嘴角抽笑。

“看来是真没钱花了。”

温霆逸松开了她的手,转身朝着阳台走去。

柔佳一脸不解,温霆逸为什么要确认她没钱花了?这很重要吗?

柔佳没再细想,抬脚跟上去。

“九爷,我都负荆请罪了,你就顺手领一下情嘛。”

“嗯?好不好呀?”

温霆逸背靠着阳台,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松着衬衣扣子,眼睛火热地看着走过来的柔佳。

见状,柔佳笑得更妖娆了,一只一只甩丢了脚上的恨天高。

“我就知道九爷疼我。”

柔佳朝他伸手抱去,温霆逸却一个淡淡的转身,面朝阳台,巧妙的错开了她。

“从这跳下去,我就原谅你。”

“……”

柔佳的脸瞬间黑了下来,特么的耍我呢!

“温霆逸!”

“嗯?”

温霆逸转过头来,十分冷漠地看着她,眼底的挑衅与厌恶显而易见。

柔佳意识到自己还要靠他救女儿,不禁咽下怒火,捧起大大的笑脸,假笑也是笑。

“你说得对,我确实该跳,不过我今晚为了你打扮得这样好看……”

柔佳说着说着便蹭到了温霆逸身上,将手轻佻地伸到他解开的衬衫里,一遍又一遍的摩挲他的胸肌。

“春宵一刻值千金,什么事明天再说嘛,反正我都在,跑不掉的。”

温霆逸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从牙缝里挤出字来。

“柔佳,你除了勾引男人,你还会干什么!”

柔佳心中蓦然一痛,却还是伸出另一只手去解他衬衣上的扣子,一双媚眼依旧冲他含着笑,嘴角却是冷漠地抿着。

她妖艳却浑身是刺,偏偏在这样的月色下让人难以自持。

“对啊,我就是只会勾引人,所以,九爷今晚上钩吗?”

说话间,柔佳已经解开了他衬衣上的两颗扣子,男人小麦色的皮肤露出大半,精雕一般的腹肌隐隐约约的露着,极具诱惑。

“今晚你别想下床了!”

…………

一夜沉沦,柔佳果真下不来床了,温霆逸简直是将所有恨意和怒火都发泄在了她身上,差点没把她骨头给拆了。

累到了极致,她本来是醒不来的,但某个精力充沛的男人却将她从床上提了起来,强迫她张嘴。

像是要给她喝什么药,一股中药味刺激了她的神经,她下意识地睁眼看。

温霆逸正抬着一碗药往她嘴里边送。

她迷迷糊糊的,也没想是什么,总不至于是毒药吧。

她怕他粗鲁的动作再弄疼自己的嘴巴,便配合地张嘴。

刚想要伸手去扶药碗,温霆逸当头便来了一句。

“把这避孕药喝干净了,一滴都不许剩。”

“嗯。”

“嗯?我不……”

柔佳立马闭嘴巴,推开他已经灌到嘴边的药。

她要和他怀个孩子,用脐带血救思思的病,怎么能喝避孕药!

她这一推,温霆逸皱起了眉头,冷斥道。

“柔佳,把嘴巴给我张开!”

柔佳紧抿着嘴巴,装作意识不清醒的样子揉着眼睛,眼睛斜瞟了一下他手里的药碗,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装作一个不经意的抬手,将温霆逸手里的药碗打飞出去。

药洒了一地,碗也碎了,柔佳惊呼出声。

“哎呀!什么东西掉了?”

连忙朝着地上看去,一脸的疑惑。

“那是什么?好难闻呀?你怎么把它弄洒在房间了?我闻着……”

“柔佳!”

温霆逸气呼呼地瞪着她,他刚刚就告诉过她,这是避孕药。

这个女人分明就是不想喝,才故意给打翻了。

“没事,厨房还有。”温霆逸冷静下来,朝着外头喊。

“吴妈,再送一碗药上来。”

柔佳一看事情控制不住,立马将身子往后挪去,离温霆逸远远的,一脸的固执。

“我不喝药。”

温霆逸伸手抓住被子,一点一点扯过来。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

他本来是不过问柔佳事后工作的,但是看了柔佳资料后,他改变主意了,他绝对不能让这个劣迹斑斑的女人有他的孩子。

“过来!”

温霆逸一双冷眸寒气逼人,直勾勾的盯着柔佳,一点点拉扯过来柔佳死死拽在手里的被子。

柔佳心中惊慌战栗,脸都僵住了。

“你最好乖乖过来,否则药来了,我直接让人掰着你嘴巴灌。”

温霆逸冷漠威胁,此时,柔佳身上的被子已经被扯去大半,身上的痕清晰可见。

柔佳力气不及温霆逸,手上已经没有了力气,眼看被子就快滑过腿,她一咬牙,开口道。

“我可以喝,但是……”

温霆逸冷漠地盯着柔佳,无论如何,他都是不允许这个女人怀上他温家的孩子的。

柔佳话到嘴边,迟疑了一下,才又接着开口:“药我可以喝,但是你得给我一百万。”

她迟疑那一下,便是在考虑开个什么样的价格,左右都她是逃不过喝药的。

温霆逸被她气笑了,嘴角一抽:“柔佳,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为了嫁进温家,你不惜手段,一副避孕药你便狮子大开口,想钱想疯了?”

柔佳咽了咽干涩的喉咙,淡淡抹开笑容:“你既然知道我就是这样的人,不见钱不配合,又何必非要搞得两败俱伤,给钱不就完事了。”

“你倒是理直气壮,昨晚是怎么跟狗一样舔的?你忘了?”

温霆逸站起身,厌恶地盯着她。

柔佳的心头蓦然一疼,这个男人真是她的克“心”!

图不了他的心,不图钱还能图什么!柔佳将被子往身上一扯,盖住了红痕,摆出了一副正经模样。

“这种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的,我可不得在死之前多花点钱。”

“还是你温九爷觉得,一百万太少了,想要给我两千万?要不我回头去找念念,问他想不想要弟弟妹妹。”

柔佳挑眉,眼中尽是轻浮的笑意,十分挑衅。

温霆逸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差点没忍住上去钳住柔佳的脖子。

“你敢去招惹念念,我让你无路可活!”

温霆逸给了柔佳一顿警告,正在气头上时,保姆来敲了门。

“九爷,药好了。”

“进来。”

很快,一碗热气腾腾的中药又端了进来,保姆将药端着走近,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地上的碎碗,低垂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嫉妒。

“是要喂柔佳喝下,还是放在这里就可以了?”

温霆逸冷冰冰的开口:“现在就给她喝下去!”

“好的,九爷。”保姆面色平静地将药端近。

柔佳裹着被子,直接无视那碗药,与站在跟前的温霆逸道:“两百万!不议价。”

“柔佳,你确定不想好好配合吗?”

温霆逸的眼神里带着冰冷的杀气,冷幽幽地瞪着她。

“厚颜无耻也得有个度。”

“那我还是去找念念,问问他想不想要弟弟妹妹。”

“柔佳!”

柔佳笑的风情万种:“在呢。”

温霆逸看着她那副得意的样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了下唇角,忍下怒火道。

“下不为例!”

柔佳伸出舌尖,动作妖娆地舔了下唇角,冲温霆逸挑衅地笑道。

“忍着怒火的滋味很不好受吧?一早痛快答应了不就没这么憋屈了。”

“下回呀,学聪明点,我们可是利益关系。”

温霆逸满脸的暴戾,夺过保姆手里的碗,坐到了床上。

粗鲁地将柔佳拽了过来,柔佳被他扯得疼,脸色十分不好。

柔佳还没趴稳,温霆逸捏起她的下巴便往她嘴巴里灌药。

动作粗暴又强势,保姆在旁边都看得一愣一愣的。

药从柔佳的下巴一路淋下,不但淋湿了胸膛,还染污了白色的被子。

灌完了药,柔佳抱着被子一顿猛咳,

眼睛又湿润了起来。

温霆逸盯了盯她脸上痛苦的表情,神色微微一怔。

保姆来接过他手里的药碗,他敛着火气冷声道。

“以后她不配合就这样灌。”

保姆脸色微僵,轻颤着声音回答。

“是,九爷。”

待人都出去后,柔佳才翻身下床,直奔卫生间去,跪坐在马桶前一顿吐,直到将那些褐黄色的水都吐了出来,她才倒在旁边松了口气。

抽了马桶水,她到洗手台前洗手,镜子里的人不但浑身红印,脸也因为刚才的呕吐,撑得红扑扑的。

为了女儿思思,她都忍了!

柔佳收拾了一番后下楼,保姆冷冰冰地给她递过来一张支票。

“柔佳,这是九爷走之前给你留下的两百万支票。”

柔佳冷一笑,接过支票,正要往包里塞时,保姆又添了一句。

“九爷说,让你好自为之。”

这样的话,她柔佳听惯了,无所谓。

柔佳提着包便去了医院,保姆看着她身上穿的衣服,眼里满是讥讽与厌恶,她身上的白衬衫宽大又长,明显就是温霆逸的,可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堂而皇之的穿着出去了,也不知道下边穿裤子了没有。

柔佳出了门便去了附近商店,换了一身休闲得体的衣服裤子。

她昨晚的衣服被温霆逸扯坏了,摆在衣帽间的衣服裤子也没几样,关键还丑,她只能穿着温霆逸的衬衫出来。

她付完了钱正准备离开时,服务员提了一个袋子过来。

“女士,您忘带身上换下来的衣服了。”

柔佳头也没回,丢了句话回去。

“不要了。”

反正他温霆逸有的是钱,有的是衣服穿,不差那一件,她提着还累赘。

她就这么潇洒地走了,身后的服务员一脸惊愕。

“天呐!上百万的衬衫说不要就不要,真任性!”

旁边的服务员听到,挤了过来:“谁啊?上百万的衬衫都不要。”

“刚刚进来那女的,丢了上百万的衬衫,却换了一身几百块的衣服裤子出去了。”

“……”

柔佳要是知道温霆逸那件衬衫上百万,她可能爬都要爬回来拿走换钱的,只可惜她不识货。

柔佳打车去了医院,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她去重症监护室看女儿,女儿依旧躺着没有睁眼,不禁让她有些心焦,她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女儿睁着眼的样子了。

就在这时,包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她掏出来一看,是国外的好友打来的,前晚给她发了一堆微信,说有人查她,她后边都没回,没想到今天直接打电话来了,还是长途电话。

她接通道:“喂,沈墨晗,你是不是闲得蛋疼呀?微信不回就给我打电话。”

那头传来温和的笑声,说话的声音也轻柔悦耳。

“柔佳,女孩子不要跟一个男人开口闭口地提那个“蛋”字,你长得这样好看,我怕别的男人想歪了对你行不轨之事。”

柔佳不屑的“切”笑出声来,打趣道:“听你这意思,你该不会隔着屏幕就脸红了吧?”

“暖宝宝,你这也太不禁诱惑了吧?以后怎么找女朋友。”

电话那头的声音冷了下来,似乎有些生气了,还转移了话题。

“柔佳,我今晚便回国了,晚上九点下飞机,你方便来接一下我吗?”

“你怎么突然回国了?”柔佳有些吃惊,林墨晗可是在那边混了十多年,感情很深的。

“想回国发展了。柔佳,你方便来机场接我吗?”

柔佳想了想,好像自己也没有什么事情,便答应了。

才挂了电话,温霆逸的电话便打了进来,命令式的口吻。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