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六个男人躁到早上小说 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温霆逸咬牙切齿,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他抱起小萝卜头,开口询问。

“小孩,你妈妈呢?”

“念念有名字,念念叫念霆,爸爸你不能小孩,小孩的叫念念,爸爸也可以管念念叫念念。”

小萝卜头不满的噘着嘴,叽里咕噜的跟说绕口令似的,就是绝口不提自己的妈妈。

温霆逸想了想,换了一个问法,“好,念念,告诉爸爸,你姓什么。”

要是姓唐,那么唐婉这个女人就完蛋了!

“爸爸姓什么,念念就姓什么呀,爸爸大笨蛋,这都不知道,还要来问念念。”

小萝卜头居然这么聪明,从他这里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温霆逸决定亲自去找唐婉。

这边唐婉回到家,换了一身衣服后才来到女儿的房间,轻轻抱起瘦弱的女儿,眸中一片心疼。

“思思,妈妈回来了,妈妈赚到钱了,我们思思有救了……”

她轻声呢喃,唯恐吵醒熟睡的女儿。

五年前,

那一夜过后,她逃出云城,才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怀了温霆逸的孩子。

她含泪决定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养,十月艰辛,终于生下一对龙凤胎。

可不知是否是她怀孕期间奔波劳累,提心吊胆,妹妹一出生就带有先天性心脏病,羸弱非常。

五年来,她花光了自己所有积蓄才勉强吊住小女儿的命。

可再之后,要想维持生命,只能靠烧钱,这是个无底洞,她实在没办法了。

就算她有办法,思思也等不了,无奈,她只能带着一双儿女回云城。

唐婉笑着轻轻放下女儿,离开房间打算去看看儿子。

她平时要赚钱,只能请个保姆照顾两个孩子,今早保姆出门买菜前给她发了消息,她一直以为儿子在睡觉。

此刻,打开房门,屋内空无一人,唐婉瞬间就慌了。

念念,她的念念去哪了,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能去哪里?

要是被人贩子拐走了,或者出什么危险,正在唐婉急得六神无主之际,她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张纸条。

“妈妈,念念去温家找爸爸了,不要想我,念念过两天就带很多很多钱回来找妈妈。”

她的念念比其他的小孩聪明,四岁就会写很多字,也会读拼音。

纸上的字歪歪扭扭,稚嫩无比,复杂的“温”,“想”,“钱”,都是用拼音拼的,是儿子的亲笔。

一时间,唐婉看得是又气又急,她只是有一次随口跟念念提了一句,这孩子就一直记挂着。

找什么温霆逸啊,四岁的孩子,哪里认路,而且……

唐婉现在很矛盾,一方面,她希望儿子能找到温霆逸,这样至少能确认儿子的安全。

另一方面,她又不想儿子去温家,温霆逸根本不知道孩子的事,万一被发现,那不是她能承受的后果。

正好此时保姆买菜回来,唐婉叮嘱了一番就直接出了门。

不知道念念出门了多久,与其在家里坐以待毙,还不如去物业那里调一下监控,说不定能找到念念的踪迹呢。

唐婉神色焦急,步履匆匆朝物业走去,行至半路,温霆逸的电话打了过来。

“唐婉,现在,马上来悦城国际。”

电话里男人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似乎正处于暴怒的边缘。

唐婉面色为难,“现在吗,能不能晚点,我有点急事需要处理……”

“急事?呵,唐婉,忘了协议不成,作为我的情妇,你没有资格拒绝,还是说,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瞒着我?”

“比如,孩子…..”

温霆逸话语里全是危险的味道,唐婉听的眉头突突直跳,他在试探她?

“什么孩子,你在说什么?”

“放心,我马上就到!”

唐婉咬牙挂了电话,转了方向,朝着温霆逸说的地方赶去……

温霆逸提到孩子,那估计是见到了念念,至少儿子此时是安全的,唐婉放下心来,理智也逐渐回笼。

接下来,要面对狂风暴雨了,她要赌,温霆逸还不知道孩子的妈妈是谁,不然也不会在电话里试探她,而是直接带着念念来找她当面对峙了。

悦城国际,

温霆逸的专属别墅里,唐婉刚进门,就被一道高大的身影圈住,逼到墙角。

温霆逸残忍的捏起唐婉的下巴,逼她直视自己的眼睛。

“唐婉,你居然敢背着我,生下我的孩子,谁给你的胆子。”

他手下发力,唐婉下巴被钳住,痛出生理性的泪水,却咬牙坚持,做出一副一脸疑惑的样子。

“什么孩子,你在说什么,我都不知道。”

不能承认,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承认,否则就完蛋了。

“还在装?”

除了她,谁有机会生下他的孩子,这个女人居然还敢跟他演戏!

温霆逸眼里的暴戾快化为实质,唐婉心中一动,反其道而行之,媚笑出声。

“我明白了,你突然多了个孩子,然后就跑来质问我,哈哈,温霆逸,你觉得我会为你生孩子?”

“我自己享乐钱都不够,我会去生个拖油瓶?”

“九爷,你想什么呢!”

唐婉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笑的越来越放肆,温霆逸眉头紧皱,松开了她,反问道。

“不是吗?”

“我唐婉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生孩子,这种葬送青春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去做。”

“而且说到底咱们也就滚过两次床单,你就对自己这么自信,觉得一定会一发入魂?”

唐婉故意瞟了一眼温霆逸某处,说出来的话语露骨又无耻,完全就是一副低俗放荡的模样。

温霆逸脸色瞬间就黑了,心里泛着一阵阵的恶心,直接打消了对唐婉的怀疑。

这样一个拜金低俗的的女人,怎么配做他孩子的母亲。

不过,敢质疑他的能力,温霆逸笑了,伸出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唐婉的脸庞。

“你好像对我那方面的能力很不满啊,或者,我应该再身体力行的让你感受一次?”

轻声呢喃如撒旦的低语,唐婉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该死,戏演过头了,又要倒霉了。

温霆逸到底行不行,唐婉一清二楚。

晚上,温霆逸回到房间就进了浴室。

听着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唐婉眼底闪过一丝复杂。

忽然。

一阵强烈的手机铃声划破了房间里的压抑感。

林清月?

一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唐婉的唇角立马勾出一丝冰冷的笑意。

接通了电话:“林清月,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呢?”

“这么晚还给我男人打电话,你是想干嘛?”

林清月听出了唐婉的声音,说话的语气瞬间变得急躁起来。

“唐婉!”

“你能不能要点脸!阿逸哥哥什么时候是你男人了?”

“你不过是一个水性杨花,不要脸的女人罢了。”

霎那间,唐婉轻笑出了声,只是那笑容根本未达眼底。

黑夜中,那黝黑带着冷意的眼眸,流转间耀若星辰,却充满了让人愤怒的挑衅。

“不好意思,五年前温霆逸是我男人,五年后依旧是。”

“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你猜,这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们在做什么?”

“算了,少儿不宜,我就不多说了,免得你想入非非。”

电话那边,林清月突然暴躁了起来,开始谩骂。

“唐婉,你个小贱人,你怎么这么下贱呢?”

“你个不要脸的贱货。”

唐婉不以为然的笑着,翻起身下了床。

“没办法,九爷说我的身子就像是令人愉悦的药,见了不上,便难受得要命。”

“你想知道九爷技术有多好吗?我可以给你听听声,解解你的馋。”

林清月气得咬牙,大骂:“唐婉你不要脸!这种话都能说得出来。”

“阿逸怎么可能是那种肤浅的人,你被追杀了五年还不长记性吗?”

林清月的话提醒了唐婉,那五年的追杀可不就是拜她林清月所赐吗!

“呵呵……九爷要我以身相许来还债,没办法啊,我也不敢忤逆九爷呀。”

“只能惟命是从了。”

“要不然,你给九爷说说,让他不要整天缠着我,行吗?”

“毕竟我有点吃不消呢!”

电话还没有断线,唐婉将手机往旁边的椅子上丢去,然后走进了浴室去。

半分钟后,浴室里的水声断了,传出了男女欢愉的声音。

此时的林清月还在电话那边听着。

唐婉那一声声酥软的叫声,还有温霆逸沉重又急促的呼吸声。

还有其他惹人心痒的声响,像是魔音一般传到林清月的耳朵里。

气得她脸色铁青,恨不得从病床上翻起来,狠狠的修理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一顿。

林清月咬牙切齿的挂断了电话。

唐婉有些自讨苦吃,她闯进浴室惹火了温霆逸后,经历了一个小时的持续战才被抱出来的。

浑身都像是被车轮碾压了一样,只能瘫软着身子卧在温霆逸的怀里。

“九爷,要不我们长期合作吧?”

唐婉搂着他的脖子,嘴角噙着笑贴近他的耳朵。

柔声低喃道:“每一次都那么的持‘九’,简直要了我的命。”

温霆逸低眸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女人满眼轻浮的盯着他,像个嫖客一般。

温霆逸眸光一冷,撒手将她往床上扔了去。

“一件物品而已,还想长期拥有存在感?你是在做梦吗?”

温霆逸一句话便泼了唐婉冷水。

唐婉脸上的表情立马就收住了,笑嘻嘻的开口道“我可以百变啊,风情万种,保准一年不重样。”

“怎么样,考虑下长期合作?”

温霆逸懒得回应她,转身去拿了手机。

他裹着半截浴巾往沙发上一坐,拿起手机漫不经心的划开屏幕。

林清月?

还有五分钟的通话记录?

他的脸色瞬间冷沉,眼神冰冷的斜睨了一眼瘫软在床的唐婉,只是那一眼,却如同猛兽一般要把唐婉撕碎。

“唐婉,你动我手机了?”

唐婉坐在床上穿着内衣,闻声抬头笑起。

“你人都被我碰了,还怕你的手机会吃亏?”

“这是人不如手机呢,还是怎么?”

温霆逸:“……”

温霆逸将手机往桌子上一放,冷冷的怒道:“你这嘴可真硬!说什么都能理直气壮的。”

“你最好别挑战我的底线!要不然后果自负。”

唐婉脸上的笑意有些挂不住了,一步步朝着温霆逸走来。

“偷偷摸摸?”

“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碰的。”

温霆逸却不悦的推开了她,一字一顿的叫着唐婉的名字:“唐|婉,你别玩火......”

在温霆逸的眼皮子底下,她点了通话记录里的第一个电话。

待手机屏幕里的正在连接的界面显示了林清月的名字后,她才缩回了手来。

“唔嗯……九爷,我……我错了……”

此时,正在通话界面的时间显示已经超过十秒钟了。

“阿逸……”

突然听到别的声音,温霆逸停止住了一切动作。

桌子上的电话里传来了女人抽泣的声音。

“阿逸哥哥,你明知道我喜欢你,你怎么能这样伤我的心呢?”

“我都还在医院里边躺着呢……”

温霆逸看到桌子上的通话界面显示的林清月的名字。

他瞬间火了。

还没等眼神对上唐婉,唐婉便推了他一把,迅速的从他的腿上逃离了。

温霆逸瞬间震怒,居然敢当着他的面玩他!

手机里的声音却源源不断的诉着苦,他一怒之下挂断了电话。

怒气冲冲的朝着唐婉走去,将她摁倒在床。

钳住脖子:“敢玩我,你找死!”

唐婉眼里噙着淡淡的笑,似不惧生死那般。

“我偷偷摸摸的碰,你不高兴,我光明正大的碰,你还是不高兴。”

唐婉伸出手背滑了滑他的脸颊。

“可是我不想和你玩掐脖子游戏。”

“玩碰碰车游戏吧?”

“你不是最喜欢和我一起玩吗?”

听着唐婉嘴里源源不断的污言秽语,温霆逸咬牙切齿的松开了她的脖子,愤怒的从床上起了身。

“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马上给我滚!”

唐婉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声音娇软的求起饶来:“我都说任凭九爷惩罚了,而且行动上也很配合。”

唐婉又晃到了温霆逸跟前,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你赶走了我,我可就要流落男人堆里了,我没地方住。”

“到时候九爷的头上就要长出一片青青草原了。”

温霆逸咬住了后槽牙,恶狠狠的盯着她,钳住了她的下巴。

“你要是敢出去乱搞,我捏碎你的骨头!”

“我嫌脏!”

“等我玩腻了,你怎样都行,懂吗?”

唐婉被温霆逸钳住下巴,声音含糊的道:“那九爷你把我圈养起来啊,这样我就没机会沾花惹草了。”

“这别墅还不错,刚好我没地方住。”

“就把这别墅当养金丝雀的牢笼怎样?”

唐婉的退步让温霆逸很满意,索性不过一个房子而已,比起唐婉出去水性杨花,他更愿意出别墅。

唐婉的脸上扬起了得意的笑容来:“那谢谢九爷了,让我有了容身之所。”

“九爷,你要是有需求了,欢迎随时回来啊,别不好意思。”

“我时刻恭候着,包爷满意。”

温霆逸冷冰冰的瞪了她一眼,穿好衣服离开了别墅。

骤时,

唐婉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眼底满是疲惫。

要不是身不由己,她又怎会这般不知廉耻,什么都豁得出去。

想想家里的两个宝贝,她眼底满是坚定的情绪。

忍一忍,再忍一忍就过了。

她为了他们,做什么都愿意。

第二天清晨。

唐婉还在睡梦里便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吵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出来手机,看也不看是谁打的,直接接通。

“喂。”

“喂,唐婉,你把我弄伤了都不来看看我吗?”

听到是林清月的声音,唐婉瞬间醒了神。

那点破伤看个鬼!

“你又不是要死了,我去看什么?”

“要是你去殡仪馆,我立马就到。”

“所以,你是病入膏肓,要死了吗?”

唐婉一句话便惹怒了电话那边的林清月。

林清月狠着声音骂道:“你还真是理直气壮,和你做了十几年的闺蜜我真是瞎了眼了。”

唐婉冷冷一笑,不急不缓的回应。

“哦?是吗?我怎么没发现你还有眼睛这种东西?”

“早知道昨天我就应该视频直播给你看。”

“实在可惜了,你想碰都碰不到的男人,我玩到手软,呵呵……”

“唐婉!你这个贱人!”

林清月在电话那头大骂了起来。

唐婉却敷衍的哄道:“宝贝,先别急着骂,我一会儿就去医院看你了。”

“视频没有,身上的痕迹倒是新鲜的。”

要是以往,林清月早暴跳如雷的挂掉电话了,可此刻她竟然隐忍不发。

难道她有后招?

果然,下一刻电话里传来林清月得意的声音:“唐婉,你真以为阿逸哥哥心里有你?”

“他要是心里有你,就不会一大早来医院看我了。”

“你不过是一个泄欲的工具而已。”

“别自以为是了。”

啪,唐婉这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在她心目中,林清月不过是一只摇尾乞怜的狗而已。

这狗现在得了疯病,是应该治一治了。

一个小时后,唐婉穿着一条红色的裙子,艳丽又风情万种的出现在了医院。

那张扬的模样,和医院这严肃又肃静的地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显得是那么的突兀,却又成为了一道特别亮丽的风景线。

她找到林清月的病房,推开了门。

这时,一道欣喜的声音响了起来。

“阿逸哥哥,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放任我不管的。”

“阿逸哥哥.....”

可那欣喜的声音,在看到来人以后,瞬间变成了怒气。

林清月看到唐婉时,眼神狠瞪着她,那故意假装温柔又欣喜的声音赫然成了呵斥声。

“唐婉,怎么是你。”

“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真是够让人恶心的。”

“......”

唐婉一双浅水般的淡棕色眼珠,瞧不出任何的情绪,即使带着笑,那笑容也根本未达眼底,仿佛不管林清月如何的自导自演和她都没有关系,她只顾看戏就行了。

做了一个很忠实的观众。

她径直的朝着病床旁边走过去,把花瓶里开得正艳丽的玫瑰花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自顾的把她手里的花插进了花瓶,特别不客气的开口道:“月月,看在咱们是这么多年闺蜜的份上,怎么着我也得买束花送你。”

“那玫瑰花怎么适合你的气质呢,只有这白色的莲花和狗尾巴草才适合你嘛。”

“你看,这花插在花瓶里,病房都明亮了。”

林清月被唐婉的这一顿骚气的操作气得脸色铁青,胸口跌宕起伏,仿佛下一刻就要窒息而亡。

这时,唐婉还忍不住的补刀道:“别假装晕倒,你的阿逸哥哥还没有到场。”

“要是实在呼吸不过来,我带了速效救心丸,你要吃吗?”

“.....”

看着唐婉笑眯眯的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林清月更气了。

缓和了差不多一分钟,才缓过神来。

一字一顿,怒不可遏的叫唐婉的名字:“唐|婉,你......”

“滚,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唐婉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眼底带着令人躁狂的笑意,她的眼角眉梢带着十足的优越感,同样也不缺让人愤怒的挑衅。

“你打电话让我来,不就是让我来看戏的吗?”

“现在戏都开始,我岂有离开的道理?”

“我这小身板折腾了一整晚,要不是咱们是好闺蜜,我才不会挣扎着起床,买花来医院看你呢!我最起码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林清月气得发抖:“唐婉,你个贱人。”

“你活该被温霆逸追杀五年过着猪狗一般乞讨的生活。”

“唐婉,五年前我能让你失去一切,如同丧家之犬的离开,五年后你一样没有机会在这个地方立足。”

提到五年前的事情。

唐婉全身气势骤然变得凌厉,她嘴角边挑起了一抹笑意。

修长纤细的手臂撑着沙发扶手,手背支撑着下巴,优雅大气,可那双好看的眼睛,却如同饿狼一般的盯着林清月,仿佛随时随地会把她撕得粉碎。

对。

就是这个女人。

要不是林清月,她的女儿也不会一直在生死边缘挣扎。

林清月该死,她应该下十八层地狱。

想到女儿全身插满管子,可怜兮兮躺在病床上叫妈妈的场景,唐婉疯狂了。

她猛然起身移步到病床边,伸手狠狠的钳住林清月的脖子。

“贱人,你去死吧。”

这时,温霆逸带着唐念霆刚好来医院探病,一大一小把这一幕尽数的收入眼底。

温霆逸脸色瞬间阴沉,疾步走进病房。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