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解开我的裙子舌头伸了进去 把舌头伸进她腿间花缝好湿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陆夜寒意味深长的打量了一眼顾婉,将自己手中的检查材料递给她,语气犹如寒冰,“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追查到底,顾小姐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顾梦看着陆夜寒的神色,心底得意。

这件事情她做的天衣无缝,搬到顾婉势在必得,只要陆夜寒出手,她就等着看戏就可以了。

顾婉看着检查材料,上面赫然写着:食物中毒。

呵呵,现在她明白了,顾梦刚才那一出,是在指责她故意给墨言和墨轩下毒喽?

现在连陆夜寒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顾婉看着陆夜寒的眼神划过一丝失望。

她自己也不知道这失望来自何处,或许是因为连陆夜寒也误会她了吧。

陆夜寒到时被这样的神情震惊了一下,突然间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希望这一切和顾婉无关。

顾婉没有任何解释,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梦焦急的指责开口,“顾婉,你怎么回事?倒是说句话啊?现在敢做不敢当了?”

顾婉震慑的看着顾梦,“谁说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了?”

“你还在狡辩?黑纸白字写的清楚,现在你还不检讨自己的行为,还在这威胁我?”顾梦捂着自己的心脏,假装心疼的开口,“怎么不让我替他们受罪吧,呜呜……”

看着顾梦哭哭啼啼假惺惺的样子,顾婉只觉这件事情和顾梦有脱不了的关系的。

这些甜品都是她亲手做的,,选择的是纯天然的食材。

怎么会出现毒酒精这种东西?

一定是有人在里面动了手脚!

就算是陆夜寒不要这个交代,她也会追查到底!

正在这时,治疗室的门忽然被打开。

院长首先出来,脸上的似乎挂上了一丝笑容,神色比刚才看起来轻松多了。

依旧是规规矩矩的站在陆夜寒的面前,恭敬的开口,“总裁,两位小少爷肠胃里的有毒物,已经全部清除干净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危险了。

我们给两位小少爷输了营养液,只要安心休息即可痊愈。”

听到没有危险,陆夜寒脸上的神色也有了一丝的放松,“嗯,辛苦你们了。”

院长哪里敢邀功,连连摆手,“总裁,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先去给两位小少爷开补液,不打扰您了。”

临走时还对着顾梦点了点头,表示礼貌。

顾梦立刻开口,在陆夜寒面前表示着自己的礼貌,“谢谢院长。”

院长又是笑笑,“顾小姐客气了。”

而顾婉听到院长的汇报,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幸好无碍。

她知道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食物中毒洗胃是一件多痛苦的事情,心里不由的跟着疼了一下。

没有五分钟,医生这边便推着墨言和墨轩出来。

顾梦见状立刻上前,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们,自责的开口,“你们现在觉得怎么样?感觉好些了么?是妈咪没有照顾好你们,让你们受苦了。妈咪好心痛。”

而墨言和墨轩坚强的笑着,十分懂事的开口,“爹地,妈咪,我们没事儿,是我们不好,没有注意卫生才会生病,让你们担心了。”

小小的两个孩子,因为生病脸色惨白惨白的,但还是坚强的笑着,如此的懂事不闹,让人看起更加的心疼。

顾婉的心跟着又是一颤,自己家里的三个宝贝,生病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坚强惹人疼爱。

可是,一想到自己还有两个孩子流落在外,不知道他们生病了会是什么样的情景,也会有人这样的重视么?他们也会这样的坚强么?

不禁红了眼圈,不想让不相干的人看到她的情绪,立刻转头吸了吸鼻子,压制了自己鼻腔中的酸楚。

顾梦一直紧紧拉着两兄弟的手,泪流满面,让人看着好似心疼。

如此的母子情深,让陆夜寒不禁也有了些许的动容,难得的开口说了一句,“让他们到病房去休息吧,今天开始你不必一直在别墅了。”

听到陆夜寒的话,顾梦只觉得心里惊喜,他心里也会感动的不是么?

只要她抓住了陆夜寒在意的点,一定会走到他的心里的。

今天就是一个好机会,她一定要抓住了,解决了顾婉,在慢慢攻克陆夜寒的心。

不过心中的小兴奋,她又不敢表现出来。

只是对着陆夜寒深情的点点头,“夜寒,我们一起进去陪陪孩子吧。

这个时候他们最需要的就是父母在身边了。不要让他们在为了其他的事情担心了,我相信你会解决好的。”

陆夜寒点了一下头,这一刻十分看好她的懂事。

顾梦难得有一次机会和陆夜寒并肩走着,心跳的飞快,她真的好想抱抱眼前的这个男人啊。

只是她不敢,不能操之过急了。

顾婉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想到病房去看一看墨言和墨轩,想亲口和他们说几句话。

刚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就被顾梦拦了下来,顾梦言语带着怒火,“你不许进去,谁知道你会不会又做出什么其他的事情来?只要有我在这儿,绝不允许你再次伤害我的儿子。”

对着顾婉怒目而视的样子,就好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顾婉还没有开口说话,就听这病房里传出来虚弱的声音,“妈咪,让顾婉阿姨进来吧。”

顾梦立刻来到病床旁边,看着墨言和墨轩摇头,“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就是因为她给你们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才会害的你们食物中毒到医院来。

你们口中的顾婉阿姨这样的心狠,妈咪绝对不会让她在接近你们一步。”

说着又回头次责顾婉,“你怎么能够忍心?我真是不明白他们两个小孩子到底怎么得罪你了?

亏得他们如此的喜欢你,你竟然能下的去手?

不就是到你的公司去找你了么?他们还不是因为太喜欢你的作品,你又何必如此?

就是不喜欢,告诉我和夜寒就好了,何必给他们下毒?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将顾梦拉着自己衣服的手拨开开口问道,“从我进来你就开始哭哭啼啼地,话都说不清楚。

现在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么大事情,你尽然不知道?”顾梦表现着十分惊讶的样子。

然后又看着陆夜寒那表情,好像是在说顾婉怎么可以这样?

而顾婉的情绪没有到任何影响,依旧淡定自若,扫了一眼顾梦,眼神直接转向陆夜寒,“陆先生,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陆夜寒意味深长的打量了一眼顾婉,将自己手中的检查材料递给她,语气犹如寒冰,“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追查到底,顾小姐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顾梦看着陆夜寒的神色,心底得意。

这件事情她做的天衣无缝,搬到顾婉势在必得,只要陆夜寒出手,她就等着看戏就可以了。

顾婉看着检查材料,上面赫然写着:食物中毒。

呵呵,现在她明白了,顾梦刚才那一出,是在指责她故意给墨言和墨轩下毒喽?

现在连陆夜寒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顾婉看着陆夜寒的眼神划过一丝失望。

她自己也不知道这失望来自何处,或许是因为连陆夜寒也误会她了吧。

陆夜寒到时被这样的神情震惊了一下,突然间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希望这一切和顾婉无关。

顾婉没有任何解释,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梦焦急的指责开口,“顾婉,你怎么回事?倒是说句话啊?现在敢做不敢当了?”

顾婉震慑的看着顾梦,“谁说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了?”

“你还在狡辩?黑纸白字写的清楚,现在你还不检讨自己的行为,还在这威胁我?”顾梦捂着自己的心脏,假装心疼的开口,“怎么不让我替他们受罪吧,呜呜……”

看着顾梦哭哭啼啼假惺惺的样子,顾婉只觉这件事情和顾梦有脱不了的关系的。

这些甜品都是她亲手做的,,选择的是纯天然的食材。

怎么会出现毒酒精这种东西?

一定是有人在里面动了手脚!

就算是陆夜寒不要这个交代,她也会追查到底!

正在这时,治疗室的门忽然被打开。

院长首先出来,脸上的似乎挂上了一丝笑容,神色比刚才看起来轻松多了。

依旧是规规矩矩的站在陆夜寒的面前,恭敬的开口,“总裁,两位小少爷肠胃里的有毒物,已经全部清除干净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危险了。

我们给两位小少爷输了营养液,只要安心休息即可痊愈。”

听到没有危险,陆夜寒脸上的神色也有了一丝的放松,“嗯,辛苦你们了。”

院长哪里敢邀功,连连摆手,“总裁,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先去给两位小少爷开补液,不打扰您了。”

临走时还对着顾梦点了点头,表示礼貌。

顾梦立刻开口,在陆夜寒面前表示着自己的礼貌,“谢谢院长。”

院长又是笑笑,“顾小姐客气了。”

而顾婉听到院长的汇报,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幸好无碍。

她知道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食物中毒洗胃是一件多痛苦的事情,心里不由的跟着疼了一下。

没有五分钟,医生这边便推着墨言和墨轩出来。

顾梦见状立刻上前,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们,自责的开口,“你们现在觉得怎么样?感觉好些了么?是妈咪没有照顾好你们,让你们受苦了。妈咪好心痛。”

而墨言和墨轩坚强的笑着,十分懂事的开口,“爹地,妈咪,我们没事儿,是我们不好,没有注意卫生才会生病,让你们担心了。”

小小的两个孩子,因为生病脸色惨白惨白的,但还是坚强的笑着,如此的懂事不闹,让人看起更加的心疼。

顾婉的心跟着又是一颤,自己家里的三个宝贝,生病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坚强惹人疼爱。

可是,一想到自己还有两个孩子流落在外,不知道他们生病了会是什么样的情景,也会有人这样的重视么?他们也会这样的坚强么?

不禁红了眼圈,不想让不相干的人看到她的情绪,立刻转头吸了吸鼻子,压制了自己鼻腔中的酸楚。

顾梦一直紧紧拉着两兄弟的手,泪流满面,让人看着好似心疼。

如此的母子情深,让陆夜寒不禁也有了些许的动容,难得的开口说了一句,“让他们到病房去休息吧,今天开始你不必一直在别墅了。”

听到陆夜寒的话,顾梦只觉得心里惊喜,他心里也会感动的不是么?

只要她抓住了陆夜寒在意的点,一定会走到他的心里的。

今天就是一个好机会,她一定要抓住了,解决了顾婉,在慢慢攻克陆夜寒的心。

不过心中的小兴奋,她又不敢表现出来。

只是对着陆夜寒深情的点点头,“夜寒,我们一起进去陪陪孩子吧。

这个时候他们最需要的就是父母在身边了。不要让他们在为了其他的事情担心了,我相信你会解决好的。”

陆夜寒点了一下头,这一刻十分看好她的懂事。

顾梦难得有一次机会和陆夜寒并肩走着,心跳的飞快,她真的好想抱抱眼前的这个男人啊。

只是她不敢,不能操之过急了。

顾婉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想到病房去看一看墨言和墨轩,想亲口和他们说几句话。

刚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就被顾梦拦了下来,顾梦言语带着怒火,“你不许进去,谁知道你会不会又做出什么其他的事情来?只要有我在这儿,绝不允许你再次伤害我的儿子。”

对着顾婉怒目而视的样子,就好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顾婉还没有开口说话,就听这病房里传出来虚弱的声音,“妈咪,让顾婉阿姨进来吧。”

顾梦立刻来到病床旁边,看着墨言和墨轩摇头,“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就是因为她给你们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才会害的你们食物中毒到医院来。

你们口中的顾婉阿姨这样的心狠,妈咪绝对不会让她在接近你们一步。”

说着又回头次责顾婉,“你怎么能够忍心?我真是不明白他们两个小孩子到底怎么得罪你了?

亏得他们如此的喜欢你,你竟然能下的去手?

不就是到你的公司去找你了么?他们还不是因为太喜欢你的作品,你又何必如此?

就是不喜欢,告诉我和夜寒就好了,何必给他们下毒?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听到声音,陆夜寒、顾婉和顾梦三个人同时看向门的方向。

只听着门外响起了杨林的声音,“总裁,可以进么?”

“进。”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顾梦只觉得心跳发快,眼皮也是突突的直跳,感觉像是有大事要发生一样。

门被打开,门口站着好几个人,黑压压的阵仗看着吓人。

站在最前面的是杨林,他是身旁是顾婉的助理李琳琳带着小文。

李琳琳的身后还站着两个保镖和两位律师,明显是她带过来的。

顾梦看到这阵仗,立刻惊恐万分,身体无法控制的发抖,不敢去看所有人的眼神,生怕她的异样会被发现。

陆夜寒倒是没有任何意外的反应,好像这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顾婉收了手中的手机,挑了一下眉,脸上挂上了淡淡的笑意,走到顾梦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开口,“看在两个孩子的面子上,给你一个选择。你是想要在这里,当着墨言和墨轩的面谈论着件事?还是出去说?”

顾梦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拳头,让自己维持冷静。

杨林为什么是和这些人一起来的?

这件事情真的败露了么?不然陆叶寒怎么忽然变了情绪?

正在她惶恐不安的时候,陆夜寒也起身走了过来,冷漠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吩咐道,“杨林,你留下来。你们跟我到隔壁去。”

顾婉无所谓,点了一下头,“ok。”然后走出病房。

顾梦心惊胆战,陆夜寒刚刚的眼神好像看穿了她一样,她现在一句话都不敢说,顺从的跟了过去。

在路过小文身边的时候,特别的用眼神儿警告了她一下。

到了隔壁,顾晚直接坐到前方的沙发上,陆夜寒下意识地坐到了她的旁边。

顾梦则是同李琳琳和小文站在一起。

在她的眼里,顾婉和陆夜寒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尤其是顾婉那高高在上的样子,更像是一个当家主母,而自己则是一个毫无门面的小丫鬟。

现在的顾婉凭什么可以处处压制她?她才是顾家的大小姐。

顾梦愤恨,现在的形式已经对她不利,她只能随机应变了。

顾婉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陆夜寒,“是你说,还是我说?”那语气轻飘飘的听着人耳朵痒痒的。

顾梦心里发懵,他们两个人要说一样的事情?还有,他们那里来的默契,知道对方想说的就是自己要说的呢?

陆夜寒看着顾婉,“你定。”亲和的语气是从来没有过的。

而且那眼神似乎还带着一丝宠溺。

顾婉觉得一定是自己看错了,陆夜寒怎么可能宠自己?

耳尖突然微微一红,立刻转过来脸来。

陆夜寒则是勾勒一下嘴唇,似乎心情不错,只是没有人能看的出来,他表情上的变化。

但是这样的对视和小互动,落在顾梦的眼里,让她更加的抓狂了。

这个顾婉到底用了什么妖术,这么快就迷惑了陆夜寒?

陆夜寒那语气,那眼神,她都看得太清楚了,分明是已经不再生气了。

见两个人都不开口说话,顾梦主动出击,“顾婉,你现在有什么要说的,可以开口了吧?

墨言和墨轩还在输液,我还要快点回去照看他们呢。

毕竟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顾梦说话的时候,尤其在‘孩子’这两个字上,咬的特别重,像是在提醒顾婉,说话一定要注意些。

毕竟顾婉最看重的孩子的信息,还在自己的手上不是么。

顾婉则是不以为意的冷哼了一声,根本不在孩子的话题上和她纠结,直截了当的开口,“是你自己说,还是我替你说?”

顾梦立刻佯装惊讶的开口,“你这是让我说什么?”然后又委屈的转向陆夜寒那边,“夜寒,到底是什么事情啊?顾婉为什么要这么咄咄逼人?”

陆夜寒陌生的看着顾梦,冷漠的开口,“看在你是孩子母亲的份上,我给你一次机会。”

顾梦眨着眼睛,好像不明所以,“夜寒,你们这到底是在说什么啊?”

看着顾梦那假惺惺的样子,顾婉冷哼了一声,“顾梦,你还是真够狠心的,对自己的孩子都能下毒,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

虎毒还不食子呢,可见你人品之差。”

说着给李琳琳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

李琳琳一把将小文推到前面来,“这个人顾梦小姐你应该认识吧?”

顾梦心里紧张,但是嘴上还在狡辩,“她是谁呀?我为什么要认识?再说了你又是谁?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李琳琳能屈能伸,笑着回答,“我确实不该质问您,那就让小文说吧。”

小文哆嗦着上前,现在陆夜寒和顾婉的面前,“陆总裁,老大,这些事情都是顾梦小姐交代我的。”

顾婉冷着脸,看着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字不漏的给我说清楚了。”

“是,是,一天前不知道顾梦小姐是通过什么方式找到的我,给了我五百万,让我帮她做一件事情。

我经受不住诱1惑就答应了。

她让我在两位小少爷再次到我们公司的时候,找个时机,避开摄像头趁机将有毒的糖精放到小少爷的食物中,致使小少爷食物中毒,还借此嫁祸给我们老大。

今天两位小少爷早早就到了,正巧老大找人上楼去给两位小少爷那甜品,我就将指甲中藏好的毒糖精粉散在了甜品里。

那毒糖精威力巨大,一点点就足够可以让小孩子食物中毒了。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整个经过就是这样的,我没有一句恍然,还请老大和陆总裁,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小文这时候已经留下了悔恨和害怕的泪水。

顾梦听完这一切,脸色惨白,“不,你骗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陷害我?是不是顾婉指使你的?”

说着就慌张的看向陆夜寒,“夜寒你一定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是孩子的亲生母亲,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一定是有人陷害我的。”

眼神立刻转账了顾婉,就好像再说陷害她的人就是顾婉。

咬着牙愤恨的开口,“顾婉,若果之前我有得罪你的地方,我向你道歉,只是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