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他的舌头伸进她的体内 他趴在两腿中间添我出水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在公司天不怕地不怕的她,还真是怕自家的小团子。

三个小团子还是傲娇的撇着嘴,一点没有往日的看到兴奋。

顾婉不明所以,还是笑开口,“宝贝们,发生什么事情啦?我们先进去说,好不好呀?”

“哼。”二娃傲娇的哼了一声,扭着头,不去看顾婉。

呃……

顾婉又看看自己的大儿子,大儿子也是面色淡定,冷冷的撇了一眼她,然后一言不发。

这,这……

顾婉扶额,又把目光转向自己最贴心软萌的小儿子,疯狂的给他递着眼神,想让他理会理会自己。

可是向来萌萌哒的三娃,也是抱着手臂,对于顾婉的飞眼不为所动。

顾婉的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但是自己的三个小宝贝,全都不理会她。

哎,她这个妈咪好没有地位啊。

顾婉只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灵芝。

三个小团子警告的眼神又飘向了灵芝。

灵芝立刻摇摇头,“我去摆饭了。”

这是什么情况?

顾婉只能尴尬的笑着,温柔的开口,“宝贝儿们,妈咪做错什么啦?”

二娃傲娇的开口,“你还知道做错了?”

顾婉摸摸鼻子,她就随口一说,还真有错事?

“宝贝儿们,你们和妈咪说清楚好不好?妈咪知道哪里错了好及时改正啊。”

大娃冷言开口,“妈咪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我们才不要原谅你。”

顾婉眼前出现了一万个黑人问号。

她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三娃看着自己还在发蒙的妈咪,叹了一口气,“好吧妈咪,我们给你提醒一下。”

顾婉疯狂点头,“好宝贝,快告诉妈咪吧。”

三娃傲娇的开口,“妈咪你想一下,你今天都做了什么?”

今天呀?

顾婉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立刻开口哄着,“妈咪永远是最爱你们的,不会对别人家的小孩子动心的。”

二娃吵吵嘴不服气,“那妈咪为什么陪伴了他们一下午?还教他们画画?”

自己家的宝贝果然吃醋了。

顾婉举手发誓,“他们也不过是像你们一样大的孩子,来找妈咪,我实在没办法拒绝。

况且他们画了妈咪的画像,所以我才教了他们。

仅此一次,你们原谅妈咪好不好?”

三个小团子闻言,心里才平衡一些。

不过那两个小鬼儿凭什么画自己的妈咪?

尤其他们还是那个臭女人的儿子,就更加不喜欢了。

大娃撇撇嘴,“那好吧,我们原谅你,不过你现在也要教我们画画。”

二娃还是维持着自己的傲娇,“没错,我们也要手把手教学。”

三娃点头,“还有你的笔,我们也要拿走。”

顾婉笑着,这也要比?

不过,一听自家的三个小团子突然想要学习画画了,顾婉的眼睛里立刻闪着兴奋的光芒,“好,妈咪这就带你们学习。”

三个小团子排排坐在画板前,像模像样的拿着画笔。

顾婉兴冲冲的刚要上前指导,就被自己的大儿子打断了,“妈咪,等我们画好了,你再来指导我们。”

二娃点头,“没错,接下来是我们展示的时间。”

三娃也同样自信的开口,“妈咪,等下给你惊喜哦。”

顾婉点点头,“好,妈咪听你们的。”

不过这会心里还是自我吐槽着,他家的宝贝们自从有了选择能力之后,就没拿过画笔,这会她可真的不相信,自家的宝贝能画出什么作品来。

三个小团子故意保持着神秘,根本不让顾婉看到目前画的作品,画的十分认真。

如此认真的样子,顾婉看的出神。

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觉得自己看到了陆夜寒。

这个想法可给他吓了一跳。

赶快摇头赶走这不切实际的想法,自己的宝贝怎么可能像他呢?

回神之际,就听着自家的大娃开口,“妈咪,可以来看喽。”

大娃表情一如既往的淡定。

二娃则是稍微带着点神气,“妈咪你不要太惊讶呦。”

那挑眉的小表情,像极了顾婉。

三娃软软的小嘴,轻轻嘟了一下,“妈咪你鉴定一下,这幅画可以卖多少钱?”

看着自家的三个小团子如此自信,顾婉的好奇心爆棚。

立刻快速走过去,看着画板上的内容一愣。

上面画的都是一个女子抱着一个小男孩的。

这个女子当然就是她了,小男孩分别是他们的自画像。

顾婉有些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家里的宝贝一定是开了金手指。

这哪里像是第一次画出来的?

画功比墨言和墨轩两个孩子还要好。

顾婉惊喜的开口,“这画可是无价之宝,怎么能用钱来衡量?你们什么时候会画的?还画的这么好?真是给妈咪一个大大的惊喜呀。”

二娃十分傲娇,“妈咪,你先说我们和那两个小鬼儿,谁画的更好?”

顾婉想都不用想,“当然是你们啦,在妈咪的心里你们永远是最棒的。”

三娃焦急的开口,“妈咪,你也要扶着我们的手,来教我们。”

“好呀。”顾婉先从三娃教起。

只是,在她的心里孩子们的画太过完美,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改了。

扶着每个孩子的手,在画的最下面写上日期和孩子们的名字,留作纪念。

顾婉来心的看着自己的三个儿子,“宝贝们,以后妈咪继续教你们画画,好不好呀?”

三个小团子一抱手臂,傲娇的摇摇头,“不要。”

他们才不喜欢。

大娃开口表达自己的喜好,“妈咪可以教我学习计算机。”

呃……这个她恐怕教不了吧?

她家大娃都已经是黑客顶级水平了,她还教什么?

被教差不多!

顾婉尴尬的笑笑,看向自己其他两个儿子,大娃不学,教教二娃三娃也是可以的。

二娃也学着自己大哥的样子,“妈咪,我喜欢研究枪支,弹药!”

这个她更是教不了。

顾婉这个时候不禁怀疑,孩子的爸爸是不是搞军火的,不然这基因哪里来的?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顾婉的脑子里又闪过了陆夜寒的影子。

奇怪,她一定是被人下了降头,不然为什么接二连三的想到他?

心里低咒一声,又把目光转向自己的小儿子。

自己的小宝贝向来最支持自己了。

奈何三娃同样也摇头,“妈咪,如果你是教我怎么挣钱,我可能会更感兴趣。”

摔,她这么用心,竟然约不到一个孩子跟她学画画?

她这么好的基因就要断掉了么?

顾婉心塞,只能点头顺着自己的宝贝,“好吧,你们喜欢什么就研究什么吧,不过妈咪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时不时也给妈咪画一些好不好?”

三个小团子也退让一步,“可以考虑。”

晚间顾婉还是坚持不懈的,给三个宝贝讲了童话故事才睡下。

半梦半醒之间。

顾婉只觉得浑身难受,身体灼热,好像要将她烧干了一样。

她只能不断地索取,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唯一能带给她凉爽的人。

身体浮浮沉沉,一阵快感让她随之沉沦。

只听男人在她耳边轻轻的开口,“顾婉!”

嗯?这声音,陆夜寒?

“啊……”

顾婉瞬间睁开眼睛,只见晨光透过窗帘照进来暖洋洋的,哪里还有刚才的旖旎?

顾婉叹了口气,原来是场梦。

当年那晚的场景,她时不时就会梦到。

只是那男人,她无论怎么想看都看不清楚。

今日怎么会突然想成陆夜寒?

一定是最近几天和他接触的太多,才会如此。

顾婉洗了个冷水澡,将身上的烦躁冲走,亲手给自己的三个小团子做了早餐,这才到公司去。

一进公司的大门,就看到已经在休息位等待她的墨言和墨轩了。

两个人都背着大大的画板,桌子上的牛奶已经喝的见底,显然等待好一会了。

看见顾婉过来,墨言和墨轩眼睛睁的老大,兴奋的跑到顾婉面前,“阿姨,早上好。”

顾婉有些惊讶的开口,“你们自己过来的?”

而且,这也来的太早了吧?

昨晚她可是已经答应了自己家的宝贝们了,如果今天在陪着他们两人,家里的三个娃恐怕要炸天。

墨言和墨轩点点头,“司机送我们来的。”

此时陆夜寒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是第二次变成司机了。

顾婉点点头,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不想伤害到两个小团子,笑着开口说到,“宝贝们,阿姨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耶,恐怕不能陪伴你们了。

我给你们爹地打个电话,一会在让他派司机来接你们,你们先等会好不好?”

墨言和墨轩两个孩子眼睛里的光芒,立刻就消失了。

有些委屈的点点头,“我们听阿姨的。”

顾婉看着心疼,但还是走到一边,打通了陆夜寒的电话。

此时陆夜寒正在开公司的高层会议。

听到手机响,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

底下的一众高层,面面相觑。

都知道总裁最讨厌在开会的时候被打扰了,是谁这么不开眼,这个时候打进来电话。

陆夜寒皱眉头比了一个手势,暂停了正在进行的会议。

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皱着的眉头,不知不觉的就舒展开了。

杨林玄幻的看着自己总裁的表情变化。

点着脚尖,飞着眼珠子想看打来电话的是谁,能让自家总裁一下变了表情。

还没看到,就见陆夜寒忽然起身,对着众人开口,“散会。”

陆夜寒大步走出会议室,独留下一众高管面面相觑,这样就散会了?

真不知道电话那边是谁?竟能让他们总裁变化如此之大。

杨林一直好奇的看着陆夜寒的手机,奈何什么都没看到。

只能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一心想要八卦一番,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啪”的一声被陆夜寒关在了门外。

杨林尴尬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尖,八卦的他,好想进去听听电话里面在说什么啊。

陆夜寒淡定的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听着电话那边传来顾婉轻柔的声音,“陆先生,我是顾婉。

我想有些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星空集团和陆氏集团的合作我是不会考虑的。

虽然我很喜欢墨言和墨轩,也很欣赏他们两个的能力,但这不表示我会因为他们两个而跟你合作。

两个单纯美好的孩子,你又何必让他们参与其中呢?

墨言和墨轩现在正在我的公司,半个小时之后我要开会,我想今天我是没有办法再继续照顾他们了,我想陆先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另外,我家里的男人,也不希望我跟任何年龄段儿的异性相处。

请陆先生立刻派人过来,这半个小时我会派人照顾他们。”

男人?顾婉她有男人了?

一听到这两个字,陆夜寒又立刻皱起了眉头,周身的温度瞬间降低。

“嗯。”只回答了这一个字,便挂断了电话。

立刻沉着声音呼唤,“杨林。”

“在,总裁。”

正在门口想着八卦的杨林,突然被点到名字,立刻规矩的站在陆夜寒的面前。

心里很是奇怪,刚才还好好的呢,现在面色怎么突然这么阴森?

只听着自家总裁又冷冷的吩咐,“去查一查顾婉的男人。”

“是。”

虽然答应着,但是杨林现在心里一万个问号,怎么好好的去查顾小姐的男人了?

据他所知,自己的女神是单身啊,怎么会有男人?

难不成和米莱大师有关?

毕竟自家总裁最近都在想办法和米莱大师合作,而且还想通过顾婉小姐那边了解到米莱大师的消息呢。

而吩咐完这一切的陆夜寒,只觉得索然无味,顾婉有没有男人,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冷哼了一声,又拿起电话直接吩咐司机到星空集团接墨言和墨轩。

而这边的顾婉,挂断了电话,走回到墨言和墨轩身边,“我已经给你们爹地打过电话了,他马上就派人来接你们。你们在这乖乖等他一会好不好?”

墨言和墨轩的眼睛里闪着泪花,不过还是乖巧的点点头,“好。”

看见两个小团子如此的忧伤,顾婉心里也有一丝不惹。

不过,她不能和他们再有过多的接触,即是因为自己的三个小团子,也是因为他们本身的身份。

顾婉脸上还是挂着温暖的笑容,转移了话题,“你们来的这样早,早饭一定没吃好吧?

阿姨今早自己做了甜品,拿给你们尝尝好么?”

墨言和墨轩立刻点头,“好,谢谢阿姨。”

他们就知道,阿姨的心里还是有他们的。

眼睛里又有了期待的光芒。

顾婉温柔的勾了勾唇,他们真是可爱。

立刻吩咐,“小李,你去拿过来吧。”

正在这时,秘书部的小文从顾婉身边经过,笑嘻嘻的停到她们面前,“老大,正好我要到你办公室送文件呢,我帮你带下来吧,琳琳姐你就不必跑一趟了。”

李琳琳笑着道谢,“辛苦你啦。”

“不辛苦,琳琳姐客气啦。”小文又笑容可亲的对着顾婉开口,“老大,我上去喽。”

顾婉点点头,“嗯,辛苦。”

随后目光一沉,自己什么时候要文件了?

接着,立刻给李琳琳递了一个眼神。

李琳琳一惊,会意了顾婉的意思,等小文走远了几步,才跟了上去。

不过几分钟,李琳琳率先回来,摇了摇头,顾婉这才把皱着的眉头松开了一些。

小文捧着顾婉的甜品盒,走到她的面前,“老大,拿下来了。”

“好,去忙吧。”顾婉把甜品盒拿到墨言和墨轩的面前,“这是阿姨的手艺,你们尝尝看。”

“哇,好漂亮。”墨言和墨轩看着精美的甜品拍着手,“看起来就很美味的样子,谢谢阿姨。”

“你们喜欢就好。”

“我们喜欢。”

看着两个小团子吃的欢快的样子,顾婉也觉得十分的满足。

刚好半个小时的时间,陆夜寒派的司机就到了。

说半个小时,还就正正好好半个小时。

顾婉失笑的摇摇头,亲眼目送两个小团子离开。

这才吩咐开会。

只是会议进行还不到20分钟。

顾婉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打电话过来的正是顾梦。

这个时间,她电话来做什么?

顾婉切断电话,顺手回了两个字:开会。

可是顾梦还是依旧打着她的电话,铃声响个没完。

顾婉只好暂停会议,带着一丝温怒,“说。”

只听电话那边传来顾梦的叫嚷声,“顾婉我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都立刻马上给我到医院来。

你太过分了,不管我们之间有过什么样的误会,墨言和墨轩还那么小,你怎么下的去手?顾婉你到底有没有心啊?

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对着两个五岁的孩子耍手段,算什么本事啊?”

说着还哭哭啼啼的,“要是他们两个有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顾婉皱着眉头,听的云里雾里的,“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我说的还不清楚么?墨言和墨轩他们两个食物中毒,现在已经在医院了。

他们两个今早只在你那里吃了东西,不是你做的还有谁?

你还想抵赖不成?”

实物中毒?顾婉心里咯噔一下。

双眼狠厉的一眯,对着电话冷静的说了一句,“地址发到我的手机上,我立刻过去。”

顾梦那边不在说话,直接挂断了手机。

顾婉看着手机上光速发过来的信息,在李琳琳的耳边交代了几句。

李琳琳也冷静的点点头,“明白,我立刻就去。”

帝都国际儿童医院,VIP私人病房内,顾梦哭的稀里哗啦。

墨言和墨轩脸色惨白的趴在病床上。

陆夜寒也是紧紧的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

面前站了一排儿科的国际顶级医师。

院长颤抖着手,拿着检查报告,紧张的开口汇报,“陆总裁,我们已经给两位小少爷做了全身的检查,确实是食物中毒。

经过化验分析小少爷今早吃的甜品中,有大量的有毒糖精成分,这些糖精生活中是用不到的,除非是……除非是……”这原因院长好像说不出口。

顾婉急急的呵斥,“不要吞吞吐吐的,有话快说。”

“是。”院长擦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又继续颤颤巍巍的开口,“除非这些毒糖精,是有人故意加进去的。

小孩子肠胃本身就比较弱,在加上这些有毒物质的刺激,所以很容易发生食物中毒的现象,严重者可以危机生命。

不知道两位小少爷怎么接触上这类的东西,幸好已经及时就医,目前来看是没有任何生命危险的。

只是,稍后恐怕要洗胃,还得让两位小少爷暂且忍耐一下疼痛了。”

院长插着额头上的冷汗,不敢去看陆夜寒的眼睛。

他可是知道,目前病床上躺着的两位小少爷,对于陆家来说可是有多重要,说错一个字,都会影响自己乃至医院所有人的前途。

陆夜寒依旧冷着脸,语气冰冷,对着院长开口,“还不快去?”

“是,是。”院长连连点头,急忙吩咐医生抓紧一切时间,用最先进的技术为墨言和墨轩治疗。

看着两个孩子进入到了治疗室,陆夜寒又森冷的眼皮,凉凉的一抬,“杨林,去查。”

“是,总裁。”

治疗室外面,顾梦一直焦急的来回踱步。

擦着眼泪,在陆夜寒面前不敢放肆,只能哭丧着声音说道,“夜寒,你一定要查出幕后黑手,给墨言和墨轩一个说法。

他们还那么小,就要遭受这样的罪,身体怎么承受的了呢?

顾婉到底给他们吃了什么东西?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看着顾婉是个很优秀的女人吧,怎么能这么狠心?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再说了,有什么事情是不能直接说出来的?还要对着两个孩子下手?”

陆夜寒听着顾梦的抱怨,凉凉的抬了一下眼皮,眼神紧紧的打量了顾梦,“我自会给孩子们一个交代的。”

顾梦看得出,此时的陆夜寒十分的生气。

这么多年来,虽然他对自己没有感情,但是不管怎么说,墨言和墨轩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他还是十分用心的。

所以顾梦面上依旧还是维持着自己贤惠的样子,只是默默拭泪,点头不语。

但是心里发狠,她一定要借这次机会,铲除掉顾婉在这父子三人心中的形象。

尤其是在陆夜寒心中的形象。他们之间绝不可可以有任何的合作。

他们接触的越多,自己就越危险。

正在这时,顾婉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到达治疗室的门口,看着门口紧闭,上面正写着治疗中,焦急的开口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顾梦看到来人,情绪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满脸的疼惜不安,紧紧的抓着顾婉的衣服,痛心的开口质问着顾婉,“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墨言和墨轩不过是两个五岁的孩子,他们做错了什么事情,你要这么对待他们?

你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你可以发泄到我的身上来,为什么要为难两个孩子呢?

他们去找你学习画画,不过是因为真心喜欢你,若是真的耽误了你工作,你和我们说就是了,怎么能用这样的手段呢?

他们还是小孩子,他们能懂什么?

你何必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对付他们?

他们若是真的让你烦心,你把怒火发泄到我这个做母亲的身上,不要折磨孩子,我看着心疼啊,我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