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双指探洞 快让我吃一下你的小扇贝视频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上官俊声音平静,刚刚那个愿意为爱愿意抛弃一切的女人,如果他不是百分百确定是他的阿琼,或许,他真的会认为那就是女相雁翎。将角色融汇入骨血,连他这个最亲密之人都有些许恍惚,阿琼说的没错,这么多年,她的确变得太多。“影后之名,你当之无愧。”

“谢谢。我说过,人都是会变的。”

卫琼目光平静,上官俊却是摇摇头,“你错了,表象再如何,内里总不会改变。你和雁翎之所以会如此契合,不过是因为你们是一路人。只要爱上,就是一生一世。”

“上官总裁!”

沈风一声怒吼,终于是让卫琼回过神。牙齿咬着嘴唇,对上上官俊笑容满溢的脸,她也是立刻转身就走。

果然,和上官俊对上,她永远都是输。可既然明知道是这样,为什么还要接二连三去主动招惹?

深夜,上官集团旗下别墅,客厅内

“所以,你在深更半夜打搅我的美容觉,就是为了那个负心汉?”电话那头的人不住打着哈欠,卫琼也是无奈,“Joyce!”

“大姐,因为你前夫我就差被人追杀,好不容易得了会清闲你确定还要再折磨我这个可怜虫?”

电话那头的人控诉意味十足,卫琼也自觉理亏,“对不起!”

“路西,这么多年沈风都没能走进你心里,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忘不了那个负心汉。啊,不对,他不是负心汉,是痴情种。这次的事虽然他是卑劣了些,可换个角度来想还不是因为放不下?安啦,既然郎有情妾有意,他爱你你爱他,就别再纠结那些有的没的了,跟着心走就行了。我很累,拜拜!”

电话里只剩下“滴滴”声,卫琼也是好气又好笑。她这个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密友,大道理说起来是一套又一套。可却是严于律人,宽于律己。想起每每说起亲生女儿就吹胡子瞪眼的恩师,卫琼也是摇摇头。

看来,她还是得想个法子。毕竟当初如果不是师母将她从鬼门关拉回来,现在的路西,早就是一抔黄土了不是?

“是那个神秘黑客Joyce?”

低低一声男音,让卫琼瞬间回神。瞧着仿佛瞬间从天而降的男人,她的脸色也是大变,“上官俊,你怎么在这?”

“这是我的地盘。”瞧着脸色更加难看的卫琼,上官俊的笑容也是更大,“你放心,我没那个下流。不会半夜三更出现在你床上!”

“你!”卫琼简直是要气死,“把钥匙都交出来,否则我现在就走!”作势就要从沙发上起身,上官俊也是一把抱住她,“好了,我是开玩笑。”上官俊的脸上笑容也是尽数消失。“今天你从片场离开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不放心。”

“你以为现在还有人敢对我下黑手?”话音刚落,瞧着脸色大变的上官俊,卫琼也是心里一紧,“对不起!”

“是我不好,当初,不该让你和妈妈还住在郊区。”上官俊疲倦地揉揉眼,卫琼心里有些难过。也许,比起上官俊对她,她对上官俊,更加残忍。“我还没吃饭,你,要不要一起?”

“你做?”

“嗯。”瞧着脸色陡然一亮的人,卫琼缓缓起身往厨房里走,她的脚步有些沉重。也许,Joyce说的没错,自始至终,她爱的人,从来都没变过。所以才会对上官俊的得寸进尺,一忍再忍。

安静的客厅内,能听闻的只有男人狼吞虎咽的声响。碗里最后一滴汤水下肚,瞧着身边一口都没动的卫琼,上官俊的笑容也是更大,“对不起,这么多年都没吃你做的饭,实在太想念。”

“多年不做,手已经生了。”

卫琼声音淡淡,上官俊却是急了,“阿琼?”

“我不知道我这么做究竟对不对,”拨弄着碗里一筷子都没动的饭菜,卫琼的脸上全是复杂,“我现在心里很乱。”

“不要乱,有我在,你什么都不要担心。”上官俊的手握住她的,这一次卫琼没有拒绝,上官俊的笑容也是更大。“阿琼,跟着心走,别的什么都不要想。”缓缓起身将桌上的碗筷简单收拾一番,上官俊轻车熟路就往厨房走。盯着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卫琼的眼睛有些酸。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自始至终,自欺欺人的,都只有她一个人么?

想到这里,卫琼不禁心一惊。

当初。当初的那件事,最终她还是放不下,放不下那段感情,放不下那段往事,放不下那个人,更放不下的,是那个还未出世便已经离开的孩子,他,长得可爱吗?漂亮吗?是个男孩儿还是个女孩儿?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她都会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小王子小公主,给他们最美好的生活。

还有呢?眉毛是不是像他的父亲一样浓密?嘴唇是不是像自己一样的薄唇?如果没有那件事,他会叫自己一声妈妈,扑得跑到自己怀里,叫自己一声“妈妈!”,叫上官俊一声“爸爸!”,然后把头埋在她的怀里,轻轻地蹭他的脑袋,“嗯嗯”地叫,那模样可爱惹人怜极了。

只是,这一切,都是幻想罢了,那个肚子里的小家伙,已经离她而去了。他都还没有见过他的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子,还没有体验过这个世界的五彩缤纷、繁华巷陌,就已经被剥夺了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利。

想到这里,卫琼再也忍不住,一股委屈之感袭来,更让她无法自持的是,上官俊,这个孩子的所谓的“父亲”,对此根本一无所知,他以为他爱她,了解她,能照顾好她,可却连他们唯一的爱情结晶,那个在腹中还为出生的宝宝,也照顾不好,甚至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现在的他,却还一心一意地以为,自己对他依然有爱,自己对他,也还有情。却不知道自己的心,早已经在宝宝流失的那一刻,就已经随着他而去了。

如果说,爱情是让一个女人真正幸福的开始,那么逝子之痛,便是将这个女人重新拉回到痛苦的边缘,而站在这个边缘的两端与否,取决于那个曾经让她幸福无比的恋人、爱人。

他没有,他没有给他什么,没有给她想要的、他曾经承诺的一切,而就在失去腹中孩子的那一秒,她已经绝望,不再对此存有期待,也不再想要奢求什么了。

她的心,已坚如磐石。

第二天一早,卫琼早早便起了床,她不想再待在这里了,这个房子里有那股熟悉的味道,这股味道缠绕了她一个晚上,昨晚,她夜不能寐,几乎失眠一整夜。这里有那股熟悉的味道,有上官俊的味道,有那孩子的味道,还有,那曾经的味道。

熟悉得让她想要逃离,她还不能面对,也不想面对。

所以她几乎是一早就醒了,或者说根本没有睡着过。

大厅里空荡荡,可能这里是上官俊秘密购买的,因此很少有人知道,也为了清净,上官俊没有请佣人来这里,或者说他很少来这里,要不是自己,或许他根本就不曾来到这里。

算了,一切都只是卫琼个人的猜想,没有佣人也好,自己也好现在就离开,上官俊可能还没有醒,也没有人阻拦,反倒省了许多麻烦事。这么一想便顺了心。“呼~”

卫琼拿上自己的包包和外套,脚步轻踮,打开门的那一刹那,背后一阵发凉,是那股熟悉的味道,加强了,难道……

一个下意识的转身,正好对上上官俊阴冷的眼神,卫琼打了一个冷战。

上官俊走下台阶,缓缓朝她走来,目光如炬,让她不由得攥紧了手里的外套,高定制的外套在她手里被揉捏得几乎要变了形。

“这么早,你要去哪儿?”上官俊走到她面前,弯下腰,两手放于背后,脖子前伸,将眼睛紧紧对上她的眼睛。

这般模样让卫琼一下失了分寸,那股阴冷气质让她颤动,那个英俊的面容,也让她心动,心跳开始扑通扑通,心里也开始酥酥麻麻,无法平静。

过度的紧张让她心跳加速,语无伦次,就像一个偷东西被抓包的孩子,还有一种,嗯,偷情被抓的心虚和紧张。

为什么要这样,自己是自由的,自己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根本不需要心虚和紧张。再说本来也不是她卫琼心甘情愿。哭着求着要来这里的,是他上官俊仗势欺人,鸡鸣狗盗,嗯,词好像不对,没有关系。总之,不是她卫琼的错,分明就是上官俊欺负人。

自己只是来去自如罢了。

气氛僵持了有几秒,看到上官俊靠得越来越近,不说话是不行了。

“我……我……我不过是想要离开这里,待了一晚上,是时候该走了,再说……再说……再说我今天还有工作呢。”刚才的后遗症还没来,说话依然结结巴巴,还是有点紧张,这气氛,这画面,不让人紧张也是不行。

“那你应该告诉我一声,我都没醒,你就这么莫名走了,你让我去哪儿找。嗯?”一股挑衅意味,像个孩子。

孩子……孩子……孩子……

一股怒意突然袭来,卫琼的紧张似乎有所缓解,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挑衅的面容,她突然就有种无力感,紧张消失得无影无踪,转而代替的,是冷漠,她恨这个人,恨他,恨得甚至不想和他说话,不知道昨晚是怎么在这里度过的,总之现在,她只想远离。

“上官总裁,你我不熟,昨晚谢谢你的招待,我一定会认真工作,回报您的无私奉献。”

见此态度,刚刚还以为他们已经和好如初的上官俊立刻阴下脸来。“阿琼,你怎么了,怎么又这么和我说话。我们不是已经……”

“已经什么?上官总裁,谢谢您的抬爱,恕我路西高攀不起,以后若是没什么事,希望总裁您不要再来找我,这让我很困扰。我们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希望你能珍重自己,也给我一点尊重。路西感激不尽。”卫琼的语气凉薄,淡淡地连上官俊几乎都要听不见,幸好他靠她靠得近,才能真正把这段话尽收耳底。

说完,卫琼便转身开门而去,上官俊再也拦不住,只能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眼前,越来越远,也越来越陌生。

“阿琼,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不会放手的,你卫琼,只能是我上官俊的女人!”上官俊朝着卫琼的背影大声叫道,像是在告诉卫琼,也像是在警示自己,更像是向全世界宣布着自己的内心。这一刻,他无比坦诚。

而在此刻决绝地离去的卫琼,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那个紧攥着外套的手从不曾放松,她放松不了,无法放松。听着背后那个深爱的男人的宣言,她多么想、多么想就这样投入他的怀抱,可是她不能,不能就这样抛弃一切,不顾一切。

她必须离开,必须。

翌日,卫琼来到拍摄现场。

昨日的事依旧困扰着她的内心,她依旧害怕、害怕上官俊会来到这里,害怕一切,可这是她的工作,她的责任,她不能不管。

“雁翎,你跟我走吧,就只有我们两个,放下现在的一切,从此以后,皇宫内不再有雁翎,也不再有公孙复。有的,只是这江湖上的一堆鸳鸯眷侣。”男子深情地对着面前的可人儿,缓缓道,那模样决绝又令人动容。

“不,我不能,复,我不能走,这里还有许多事需要我去做,我还有我的责任,有我必须要面对的,我不能逃避。”可人儿此刻无比坚定,抬头仰望着那天空白云,转过头去对身后的男人这样说。

“复,曾经是曾经,现在是现在,我们都要学会面对现实,你要学会面对现实,我也是。”一声叹息,一切仿佛都再回不到过去。

“为什么?雁翎,我们可以离开,不顾一切,只要你愿意。”男子焦灼无比,立刻走到女子面前急切想询问原因。

“回不去了,复,我们回不去了,我还爱着你,可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不能跟你走,不能,请你原谅。”女子低垂,仿佛要把自己的下巴嵌入到土里,抬不起头。

“不要!不要!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不!啊~~~~~~~”耳边传来男子的咆哮,似一头发疯的老牛,不顾周围的一切,意识到已经失去爱人的他,对世界绝望地呼喊。

就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上官俊心头一震,似感同身受。这,不就是他和阿琼吗?阿琼口口声声断言他们回不到当初,可自己倾尽了全力才让阿琼再次回到自己的世界里,让两人再次有了交集,他决不能就这样放弃,如果阿琼的心死了,那他就去拯救她的心,让她的心再复当初。

咆哮了许久的男主角终于停下来,一身冷汗,面部狰狞,演出到位,让在场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有如此搭档共事,相信阿琼的这部剧一定会爆红。想到这里,上官俊不禁心生欣慰,无比宽心。

“cut!完成!收工!”拍摄无比顺利,导演心情大好,今天结束得早,所有员工也都高兴,终于可以回去休息休息。

闻言大家皆收拾道具准备收工。

此刻的上官俊立即上前,想要恭喜卫琼,至少能说些祝福语靠近她,却没想沈风也在此处出现。

“上官总裁,别来无恙啊!您个大忙人怎么还能出现在这里。”沈风一脸狐疑,却已深谙上官之心。

“我是来看望阿琼的。”上官俊看到他便不耐烦道。每次都是他破坏他与阿琼,要不是他,他和阿琼绝不会是现在这般模样。想到这里,上官俊不免加重了语气。“你让开!”转而继续走向卫琼。

卫琼看到了上官俊的到来,没有露出欣喜之色,反倒皱了皱眉,一直注视着她的上官俊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可还是露出笑脸,笑嘻嘻的模样。要想挽回她的心,这算不了什么,他不介意。

“上官总裁,您怎么……”

“怎么过来这里?阿琼,你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我说我是为你而来的,你信吗?”倏地收起刚才的笑脸,换上一副无比舒心的表情,那表情诚恳得卫琼再不敢看,侧头立即求助旁边的沈风。

“哦~上官总裁,忘了告诉你了,我现在可是路西的男朋友,你公开宣扬来看我的女朋友,是不是太不把我这个正牌男友放在眼里了?”沈风接过求助立即先一步走到卫琼面前,将手搭在她的肩上,彼此笑颜,俨然一幅恩爱的小情侣模样。“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来骚扰路西,因为这不仅让路西困扰,更让我生气!”

这着实让上官俊火大,想骗自己?好啊,那我奉陪到底。

“不要装了,我是不会相信的,你们这演戏的小把戏确实好,阿琼你的演技也确实值得称赞,可在我面前,我永远能看透你内心的想法,因为刚才,你的眼睛,出卖了你。”转头看向沈风,直勾勾不断,“至于沈风你,看看你那求而不得的模样,在我面前还太嫩了一点,阿琼对我的感情,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不要爱而不得就狗急跳墙,行不通的。”

听到此番言论,沈风着实震了一惊,搂着卫琼的手也松了松,差一点没稳住,露出本色。他可以伪装,在别人不知道的前提下,却不能在这真相面前稳住脚步。

见沈风被上官俊如此羞辱,不想多谈的卫琼再按捺不住:

“上官俊,沈风是这辈子对我最好的人,我不容许任何人对他出言不逊,你也不例外。如果你来这里是为了吵架的,那么请你离开,我们不欢迎你,就算你是总裁,我也有不见你的权利。”

“阿琼,我……”面对阿琼的责怪,上官俊再没了刚才的戾气,语气立刻软了下来。

意识到自己的强硬伤害到了阿琼,上官俊再无言,为了让阿琼高兴,转身对正收拾的工作人员说:“今天辛苦大家了,由我来请大家畅饮一番,今天的晚餐,我包了。”

“Wow,耶!谢谢总裁,今晚有口福啦!”员工们闻言总裁请客,无一个不是震惊和激动,但一看到这一路来总裁看路西的眼神,他们也便明白了几分。

借路西的福。

“走吧走吧!大家收拾好就让我的助手带你们过去,地点随你们选,我买单!”说完,上官俊意味深长地看了沈风一眼,那眼里的东西,沈风看不透。

待他们走后。

“阿风,对不起,我替刚才的事向你道歉,上官俊他,他太嚣张了。对不起。”卫琼一脸歉疚,那表情,仿佛她做错了什么不可原谅之事。

这模样让沈风心疼,也让他痛心。“你不用替他道歉,他不是你的什么,你也不必为他的错承担。你这样,更让我心痛,站在他的那方,让我来接受道歉,这比他对我说的话伤我更深。路西,我知道你心里还有他,可你们,终归是困难重重,希望渺茫。”沈风叹了一口气,继续道:

“我不会阻拦你们什么,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愿意帮你,但你一定要好好对你自己,不要重蹈覆辙,自寻毁灭。”

沈风走来路西面前,看着她一脸歉疚,无比心疼,这个无比善良的女人,终究还是忘不了他。

“沈风,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好,也谢谢你,今天及时出手相救,我明白的,我跟他,早已经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我不能也不会再去经历一次痛苦。吃一堑长一智,我都明白的。”

路西欲言又止。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