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英语课代表按在地上做哭了 英语课代表让我吃他小兔兔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周遭的灯光已尽数熄灭。“滴答!滴答!滴答!”的高跟鞋声越来越近,直到那声响再不见,舞台中央也有了一抹强光。光亮下,妆容精致、一身纯白小礼服的女子脸上全是高贵冷艳。“我就是英语课代表。”环顾了下四周,她的脸上浮起一抹冷笑,随即也是不再作声只站立在原处。周遭一片安静,所有人的脸上都难掩诧异。都是在圈子里浸润多年的老油条,游戏规则谁都懂。这个英语课代表虽然短短几年内横扫各个国际大奖,但初来乍到就这么倨傲,究竟是情商低还是后台强硬,看来得好好深究一番。

“英语课代表,果然名不虚传。”主持人的笑容有些尴尬,对这位显然是高冷至极的影后显然也是始料未及。不过多年来临场见过的大场面也不少,他也是很快有了笑脸。“英语课代表近年来以数部大片横扫国际各大奖项,实属中国之光。这次华彩奖组委会为英语课代表特意定做“亚洲最杰出艺人奖”。下面有请颁奖嘉宾,本次颁奖盛典承办商,上官集团总裁上官俊先生!”

话音刚落,典礼现场已是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灯光已尽数闪亮,从舞台入口处,缓缓走出一个年轻男人。

他的五官棱角分明,倒三角的身材配上那身名贵的阿玛尼,更衬托出精英气质。只见他不疾不徐走上舞台正中央,直到在那位华丽归来的影后身边方才停下脚步。“欢迎回国,英语课代表!”

“谢谢上官先生!”依旧是冷漠脸的露西伸出双手,瞧着一动不动的男人脸色也是更冷,“奖牌!”

周遭一片死寂,才短短几分钟这位英语课代表已经是在所有人的心中刷了极大的存在感。众人的目光皆不约而同落到那位上官集团的年轻总裁身上。只见上官俊,只用短短几年时间就将S市上官集团牢牢掌握在手中的年轻掌门人脸上丝毫未有动怒,反而是温柔一笑,默默上前就给了这位胆大包天的英语课代表一个拥抱,“英语课代表,欢迎回国。”飞快将面前人松开,上官俊终于将金制的奖牌递到面色清冷的女人手边,随即也是拉住她的手面向众人。“英语课代表今次归国是为加盟《女相》,能与英语课代表合作,是整个上官集团的荣幸!上官集团今次涉足影视,还望诸位,能多多支持!”

上官俊话音刚落的瞬间,英语课代表的脸色已大变。可旋即此起彼伏的快门声与闪光灯也飞快将台上的两个人淹没。将近一个小时后,颁奖典礼才顺利结束。一众华服男女接二连三离场。英语课代表脚踩高跟鞋,姿态优雅走出会场,脸上虽然依旧是冷漠,可若是细细看来却也会发现,比起刚刚的高贵冷艳,现在似乎是多了几分,恼怒?

“英语课代表!”

一声恭敬的男声,终于让英语课代表的脚步停住。她的目光深沉,随即也是不动声色地瞄过周遭,周遭已是空无一人,英语课代表的脸色终于是缓和些许。可说出来的话却是丝毫不留情面。“我和上官俊,无话可说。至于《女相》,我既然签了合同,就不会让投资商失望!”

“夫人!”

吴明已经急了。

英语课代表,也就是上官集团前任总裁夫人卫琼已是脸色分外难看。“吴明,不要让我难做。”卫琼的目光一寒,脸上已全是咄咄逼人。“把我逼急了,对上官集团不会有好处。过去的卫琼已经死了,现在,我是英语课代表。”

“是我不义在先,怨不得她。”

轻音乐流淌的劳斯莱斯内,上官俊的脸上难掩疲倦。瞧着驾驶座上一脸欲言又止的助手,他的脸色分外难看。“于公于私,《女相》都要极致完美。吴明,我不想听到杂音,尤其是来自上官集团内部。”手指在腿上轻叩,上官俊的声音里全是威严。“至于媒体那里,你亲自把关,我不希望任何负面传出来。上官集团,还有《女相》剧组,必须都要让阿琼舒心!”

“是,总裁!”

同一时刻,S市,“非”大厦,3012总统套房内

已褪去铅华,只留本真的卫琼站在窗前。瞧着窗外的万家灯火,清冷的眼中终于也有了些许波澜。

S市,她的故乡。阔别多年她再次归来,没想到居然还是免不了和那些过往牵扯不清。脑海中浮现出今晚上官俊的脸,卫琼的心里也是巨浪翻滚。

上官俊,你终于还是实现了最初的梦想。你父亲说的没错,没有我,你确实是会过得更好。

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卫琼压下心底的难掩的酸楚飞快转身。瞧着一脸欲言又止的助手,她的唇角勉强扯起一抹笑,“剧组那里,安排好了?”

“姐,我们明天就可以进组。”娃娃脸的女孩脸上忽然全是坚决之色,“三个月后,我们就可以回美国。”小优的脸上难掩愤怒,“和昊天娱乐签合约的是明明是W娱乐,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上官集团?姐,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

卫琼的脸上浮起一抹笑,小优的反应在她意料之中。这丫头,从来就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理工科出身的人,不比文科生圆滑。可她卫琼虽然是文科出生,也不代表上官俊就能肆意耍弄她!“小优,上官俊和我英语课代表玩心眼还想要全身而退。你觉得,付出些代价,是不是应该?”

代价?小优的脸上闪过几分诧异。卫琼却是温柔一笑,随即也是在她耳边低语一番。瞧着瞬间眼睛睁得老大的助理,卫琼的笑容已经是尽数消失。“上官集团从来不缺钱。这次是他上官俊理亏在先,给昊天娱乐补偿,理所应当!”

上官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签下最后一个字,上官俊冷淡的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笑意。飞快起身正欲往外走,却发现助手吴明已是匆匆进门。“总裁,老总裁在休息室等您。”上官俊的眼神已是要杀人,吴明心里也是暗暗叫苦。老总裁和总裁都是他的boss,身为上官集团的员工他实在一个都得罪不起。“英语课代表才刚进组,您看是不是先见老总裁?”

“我不会见他。还有,告诉上官意。如果让我知道他敢做什么小动作,就算他是我爸,我一样不会放过!”

留下最后一句,上官俊丝毫不留情面,转身就走。吴明叹口气,随即也是匆匆跟上。

他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从过去到现在,就没人能比的上夫人在总裁心中的地位。当年夫人远走他乡,里面可没少老总裁的“功劳”!总裁掌控整个上官集团之后,和老总裁的关系更是降到冰点。这次总裁好不容易用计将夫人“算计”回来,夫人的气还没顺呢,老总裁如果再来捣乱,总裁岂不是要鸡飞蛋打一场空?

老总裁啊,年轻人的世界你把控不了的。但愿您能早些看明白这个事实。否则,父子关系什么的,您一辈子都别想修复了!

S市,郊外影视基地,临时搭建的卧室布景内

大床上,衣衫半褪的女子眼睛半眯半睁。眼波流转间仿佛能滴的下水来,魅色早已一览无余。只见她右手托头,左手已然是冲着看傻眼的男子伸出,说出来的话也是勾人的紧。“齐王殿下,小女子等您很久了!”

“雁,雁翎?你,你怎么在这儿?”一身锦衣绸缎,显然是身份不凡的魁梧男人声音居然有些抖。只听得女子一声娇笑,已是缓缓坐起身。裸露出来的皮肤配上半褪的衣衫更添几分朦胧美感。“雁翎仰慕齐王殿下已久,殿下竟然不知?”话音刚落,半褪的衣衫又露出几分,更衬得美人如花似玉。她没有再说话,可眼波流转间已是将女人的妩媚和算计勾勒的淋漓精致。“殿下,你怎么还不过来?”

“这是在拍什么!”

一声暴怒,终于将全神贯注于男女主角的众人拉回神。下一秒,刚刚到来的男人已脱下西服外套将女主角包裹的严严实实。所有人都傻了眼,上官俊?大投资商?今天第一场戏,他居然就来视察?

“剧本里根本没有这场戏!”上官俊的眼神已是要杀人,别人的想法他从来都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自己的女人刚刚被别人给看光!目光直勾勾盯着总导演张远,上官俊的脸色黑的不能再黑,“张导,我要一个解释!”

总导演张远的额头已经是不住冒冷汗,第一天开拍就得罪大投资商,传出去,他在圈子里大概也不用混了!“上官总裁,其实刚刚那场戏是。”

“这场戏,是我提议加的。”

冷冷一声女音袭来,瞬间打断张远的话。上官俊一怔,下一秒,本被他抱在怀里的女主角已经是闪到一边。“女人想要在男人堆里讨生活,免不了游走于一群男人之间。男人对女人天生就有占有欲,面对其他雄性生物的挑衅,第一反应就是斗争。”将身上的西服扔给上官俊,卫琼漫不经心地整了整衣服,脸上也是有了一抹讽刺的笑。“比如刚刚,陈老师还没怎么样,上官总裁不是就出了手?”

片场一片死寂。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上官俊。

这位英语课代表实在是没眼色,在圈子里混,最大的忌讳就是得罪金主霸霸。她就算咖位再大,头一天就对大boss这么不留情面,绝对是要被换角!

“那个,上官总裁。”总导演张远本着爱才之心,正正打算为女主角说几句好话。可下一秒,上官俊爆出的话也是如一颗炸弹般将所有人都炸的头晕。

“只要你不拍这种裸露戏,英语课代表,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所有人都还没回过神,下一秒,冷漠脸的女主角居然脸上瞬间有了笑,只见她冲着身边的助手一招手,下一秒,崭新的合约居然就递到了上官俊手上。

“我要改订条约。”卫琼的脸上笑容已尽数消失,代之而起的全是倨傲。“上官总裁,当初和我的经纪人签订《女相》条约的,可不是上官集团。是你欺骗我在先,我要求维护自己的权利,是理所应当!”上官俊的脸上已全是复杂,卫琼的声音更冷。“怎么,上官总裁舍不得?也是,片酬涨了一倍,于上官集团,的确是巨大的损失!”

一倍?

众人倒吸一口气,这位英语课代表,还真是狮子大开口!目光瞄向沉默的上官俊,众人的眼中全是期待。

生活从来都比电影更狗血。《女相》开拍第一天,大投资商和女主角居然就在剧组上演这么一出戏,实在是过瘾的很!

“你只要信守诺言,我给你三倍。”

上官俊声音低沉,可显然是得到了想要结果的卫琼脸上却比刚刚更难看几分。“我不会感激你,这是我应得的!”

“合同你随时都可以改,金额你想要多少都行。口说无凭,我给你立个字据!”上官俊从怀里掏出笔,卫琼却是一把扯过合同。“不用,我英语课代表不是贪得无厌之人!”目光扫过已是吓傻的众人,卫琼心里瞬间烦乱。她真是蠢,居然白白给别人看了场戏,还是出她卫琼自导自演败坏自个儿名声的好戏!“小优,我们回去,今天不拍了!”

“是,boss!”

两个女人一前一后走远,剩下的众人已是手足无措。女主角都走了,今天这戏,到底还拍不拍?

“英语课代表既然累了,今天就休息。”上官俊的目光扫过周遭,最后落到一脸尴尬的男主角陈琦身上更多几分冷凝。“张导,以后每天的剧本都送到集团总部,我要亲自过目!如果再出现今天这种戏,我不会放过你!”

扔下最后一句话,上官集团总裁大人也是头也不回地走远。留下众人在原地面面相觑,这位总裁大人,还有那位影后小姐,怎么瞧着,就像是夫妻俩吵架拿钱寻开心?

深夜,S市,“非”大厦,3012总统套房,房间内

卫琼握住手机,嘴唇紧抿,呼吸声也重了几分。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是听出不对劲,连带着声音里也全是无奈,“所以,你这是在怪我?阿琼,你明明就知道我最不想要的就是你和过去那些人扯上干系。”

千里之外,昊天娱乐执行总监沈风显然也是无奈至极,卫琼的心里更加烦乱,“算了,阿风,不是你的错。上官俊那么聪明,从来都只有他算计别人的份,别人可占不到他一点便宜!”察觉到对面的呼吸急促几分,卫琼的脸上闪过一丝懊恼。“阿风,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等美国这边工作忙完,我就飞中国。”大洋彼岸处的声音已恢复平静,卫琼暗暗叹口气,正欲开口却也被一阵“丁零!丁零!”声打断。她连忙起身,“应该是小优回来了,阿风,我先去看看。”

伴随一阵脚步声,随即能听闻的也只有急促的呼吸声。电话那头的沈风瞬间察觉到不对劲,“阿琼,怎么了?”

“她和她的男人上官俊在一起,你可以挂了!”

冷冷一声男声袭来,手里的电话也抢过去掐断。大门边,卫琼的脸色顿时难看,可倚在门框上的男人脸上脸上丝毫没有内疚。“阿琼,我们谈谈!”

“我和你没什么话好讲!”卫琼的目光扫过周遭,四周显然是空无一人。可还没等她松口气,这般显然是急于撇清关系的模样让上官俊的心里也是升起一股无名火。她就这么不想和他扯上关系么?

心里的火烧的更旺,上官俊不由分就拉着卫琼往里面走。男女差距明显,卫琼自然不是上官俊的对手。可瞧着眼前这个登堂入室、轻车熟路就在沙发上落座的男人,卫琼心中除了恼怒有的还是恼怒。“上官俊,你到底什么意思?”

“阿琼,我们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吗?”

上官俊的脸上强硬陡然尽数变为祈求。卫琼一怔,眼前这个男人,留给她的记忆除了英明睿智大概就只剩下强悍二字。可自重逢以来,每每面对她,他居然全是,软弱?

心里陡然闪现出这个词,卫琼的心一紧。难道,她真的是欺人太甚么?“合约的事,我可以让步。”卫琼努力让自己声音缓和,可上官俊却是一跃而起来到她身边落座,“阿琼,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需要你让步,我只要你回到我身边!”一把拉起卫琼的手,上官俊的脸上全是温柔,“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阿琼,我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李俊。现在我拥有整个上官集团,你想要的我都能给!”

“可我想要的,只有当初的李俊。”卫琼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上官这个姓氏,给我的只有眼泪和苦痛!”

“阿琼?”

“或许我是迁怒,但是阿俊,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卫琼缓缓起身,再不去看上官俊一眼。因为再看下去,她怕自己会心软。“你早就不是当初的李俊,我也不是当初的卫琼。李俊和卫琼恩爱两不疑,可上官俊和英语课代表,只会是两条平行线。你走吧,上官总裁。以后,不要再来了。”

上官俊脸上的柔和再不见,代之而起的是商界中人一点都不陌生的果决。“阿琼,我会让你明白,无论是李俊和卫琼,还是上官俊和英语课代表,都是天生一对。”缓缓从沙发上起身,上官俊的眼中全是笃定,“阿琼,我会让你明白,这世上,没有人,会比我更适合你。”

上官俊的话,如钢针一般戳在卫琼心底。一连数日,她都是心神不宁。看着手里刚拿到的剧本,卫琼的脸上难掩意兴阑珊。

上官俊,对我卫琼而言,你的影响力,从过去到现在,果然是从未减少!

“姐,姐?姐!”

小优突如其来一声吼,让卫琼手里的剧本应声倒地,瞧着一脸忧虑的助手,她勉强一笑,“怎么了?”

小优正欲开口,可匆匆进门的总导演张远的到来也是打断了她的思绪。“卫小姐,您的意见,李编剧实在是无能无力。”半秃顶的老头脸上全是尴尬,“上官总裁说了,《女相》不能有裸露戏份,吻戏也不能有,您这样我实在是不好做。”

“如果是这样,那《女相》这部电影,实在没有拍下去的必要。”卫琼冷着一张脸,面前的老头更是苦大仇深。“其实我也是这么想。吻戏什么的也不是非得您亲自上,替身也是可以。”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不会用替身,这是我英语课代表的原则。我既然是演员,就该有演员的职业道德。砸招牌的事,我绝不会做。”卫琼的脸上全是忍耐,瞧着眼前脸色更苦的老头,她的脸色缓和些许。解铃还须系铃人,上官俊才是罪魁祸首,她和这老头说再多也是没用。“您放心,我会去找上官总裁,不会让您难做。”

“那就好,那就好,这事既然由您而起当然应该。”察觉到似乎语气不大对,张导也是忙不迭赔笑,“英语课代表,您先忙,我就不打搅了,不打搅。”

刚刚还是一脸义正言辞的老头几乎是逃也似的往外走,小优的脸上瞬间全是愤愤不平,“姐,这老头摆明了就是把所有的事都推到我们头上!”瞧着似乎是无动于衷的卫琼,小优更是气急败坏,“姐!”

“去上官集团,祸既然是我惹的,这烂摊子,自然得我自己收拾。”卫琼叹口气,对上小优不赞同的眼神也是苦笑,“上官集团的钱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既然拿了钱,事情就得办好不是?”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