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课代表让我吃他小兔兔的小说 在英语课上插英语课代表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陆芸眉头一颦,看得陆泽勋整颗都提起来了,大气都不敢出,当年如果不是陆芸的反对,他的婚姻里绝不会出现英语课代表这个女人。“这样啊,那好吧,嗯……嗯,我相信你说的,不过你回来,还是要去山庄看看,你知道阿姨不放心嘛——呵呵呵,你还要不要跟泽勋说。”

陆芸的眼神看了过来,陆泽勋不得不用手摸了摸鼻头,缓解自己其实是全神贯注的看着这样。“不用了啊,发吧,拜拜。”

看样子,没有穿帮。并不是他怕陆芸,毕竟这么多样是陆芸一个人把自己辛苦带大,在陆泽勋心里,陆芸的话自然是要听的。

而且这么多年,他也是这样做的。

不然英语课代表以为她三番五次提到离婚,自己不想成全她吗,不过是考虑着陆芸,她别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端起桌上的咖啡,陆芸动作优雅的的浅抿一口,“夏凯说他要考试,过几天才能回来,而且他说,爱康医院既然作了处理,应该就没什么事,不过我还是让他回来就过去看看。”

“……”同样的话,别人说的她就听,自己儿子反而不当事,陆泽勋瘪了瘪嘴,无言以对。

瞅了自家儿子一眼,陆芸对他的想法,早已经洞悉于心,“你脸拉这么长做什么,毕竟人家凯凯是有M国的专业医生执照的,妈妈我当然觉得他的话很权威,再说了你对心诺总是一副敷衍的态度,不能怪我吧。”

他不到陆氏去巡查,反而这个时间回到老宅子来,她就猜到山庄那边出什么事了,果不出其然。

“我知道你不满意妈妈安排了你的婚事,但是你放心,我看人很准的,心诺是好孩子,她对你也是真心实意的,你一定不要辜负了她,都三年了,你们连个孩子也没有,不然都吃点中药调剂一下?”她早就想抱孙子了,可是她知道陆泽勋反感这桩婚事,所以这么久,她都没有催过他。

看人很准,结果她到底知不知道英语课代表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雅柔现在这么惨不就是她害的吗,还百般不承认。“妈,你别再作我的思想工作了,你想想大半夜的她不好好的呆在卧室睡觉,穿着跑鞋出现在后门,这是为什么,虽然说那只狗有人为因素,可是她自己不给人家作恶的机会,这事她自己就没责任?”

反正他就是一百个看她不顺眼。

母子俩聊了很久,陆芸还留儿子吃了午饭,至于那只鬼獒,陆芸不想留在老宅,说看着挺可怕的,最后还是陆泽勋让人把笼子拖走,直接处理了。

什么鬼獒的,不过是得了病的藏獒。当年那位长辈送来时,还吹得神乎其神。结果都没体现出来,出来就把女主人给咬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他就是不想回山庄,雅柔的病大多时候还是挺稳定的,前提是不能受到刺激,相信夏凯回来应该能治疗。

而那个女人,他目前只能把她限制在二楼,给她吃喝,先囚禁吧,不怕她抵死不认,有的是办法收拾她。

先冷处理着。

离开老宅,下午他回了陆氏,关于明氏的合作项目,还要仔细研究一下,到了陆氏,他就让秘书通知高层开会。

会议结束时,天色已经晚了,A城不愧是风景城市,一季一风景,此时已经进入中秋了。皎洁的圆月高挂,胜过人间华灯。

因为心事繁杂,他一早就让司机驾车回山庄了,偶尔他还是想自己驾车四处逛逛。银灰色敞蓬跑车,低调奢华,在车河里尽情的享受别人的注视。

车流量很大,车速自然快不起来,陆泽勋左手撑着头,右手轻轻的控制着方向盘。

陆氏山庄地盘那么大,竟然没有一个地方是让他觉得愉悦的。

雅柔俨然已经成了他人生中的责任,他对她只有歉疚。

而另一个女人,他对她只有恨,这个女人总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这些事都是她做出来的好不好,竟然还能骗过陆芸,也算是人间极品,道行高深了。

不想回家的陆泽勋,发现自己居然无处可去了,如果夏凯在的话,他或者还能约他喝酒解闷。

“帅哥!帅哥!”

“嘻嘻哈哈!”

等红灯途中,他竟然被一旁同是敞蓬跑车的女孩子给调戏了。陆泽勋看也懒得看,全是托了英语课代表的福,他现在对女人毫无兴趣。

逛了一圈,去哪里的兴致都没有,还是驾车回了山庄。

刚抵达山脚,抬头就能看到陆家山庄像一颗璀璨的明珠以倾城的风姿傲视着A城。

多少人曾仰视这处山庄,可是谁能知道他一点都不想呆在这个没有生气所谓的家园。

“少爷回来了,要不要吩咐厨房煮宵夜?”

山庄刚出了事,陆泽勋除了对那个林小姐态度柔和一点,基本全程板着一张脸,闻管家更是知道自己差点把管家职位给玩掉,他自然得赶紧弥补。

面无表情的将外套交给小月,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长腿一撩架在另一只腿上,神态傲然的点了点头。“嗯……弄清淡的。”

得令的闻立新赶紧躬着身往厨房去。

比白天的太阳还明亮的主宅,四处却透着一种阴冷,不是白就是黑的客厅里,仿佛高级的古董都开始散发出千年的寒意。

越来越觉得这个家不是人呆的地方,他无意的抬起了头,这个位置能看得到二楼卧室的一角,只是卧室大门紧闭,那个女人一定躲在上面不敢出来,她是不是又在算计要以什么样的姿态躲过揭露她真相的这一天。

可惜,他已经铁了心,不会让她好过,先苟延残喘着吧。

四个厨师加一个厨娘的厨房,色香味美的宵夜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少爷,你的宵夜已经准备好了,请到餐厅用吧。”闻立新自以为得体的姿态,至少不会让主人再想起他关掉所有灯源的事情。

至少发生狗咬人的事件之后,整个山庄的气氛都压抑得令人窒息。

淡淡的扫了一眼桌上精致堪比星级酒店的菜肴,陆泽勋却觉得自己没有半点食欲。拿起银质的筷子,悬在半空中,不知道该往哪盘菜里下筷。

筷子运行的方向就像是拉动闻管家的钩子,几次三番他欲言又止,当他看到主子的筷子终于在银鱼的鱼皮上刺穿下去时,他赶紧殷勤的接上一句。“这鱼是荷香苑的老板晚上送来的,新鲜的很,我还吩咐厨房给林小姐也煮了一些去,她今晚也吃了很多。”

尽量保持语气中的速度和音量的高低,他可不希望这讨好变成主子对他的嫌弃。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闻立新这几天差点二十四小时都在工作了,只怕梦里还在嘱咐工人人,要把后院好好整理一下。

看着主子也就是那一筷子捻了一点点鱼肉,听他汇报了这些话后,那筷子又停在半空中,最终也没吃下去。

“她什么情况。”看着陆泽勋放下了筷子,怕是这桌餐都浪费了。闻立新听到主子问话,愣了一愣。

半晌才反应过来,主子说的她是谁。

“少奶奶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主动开过门,三餐都是小月送上去的,饭菜倒是吃干净了。”现在主子对少奶奶的态度再明显不过了。

而他们这些人都是靠主子生活的,自然知道重心应该放在哪边。向来知道英语课代表不挑食,饭量也少,所以三菜一汤是有的,不过精致就谈不上了,而且他还特意告诫张婶,身上有狗伤的人不宜吃得太油腻了。

她一个嫁到陆家的女人,又没有一分钱的贡献,总不能还要浪费粮食吧。

“好了,别说了,安排人收拾了,我去阁楼看看雅柔。”听到自己自觉关门不出来的英语课代表的消息,不知道为什么陆泽勋的心情并没有转好。

只觉得她一定关在屋子里在算计什么,反而心情更加沉重。

“是,少爷。”果然主子厌恶少奶奶到了顶点,还好这次狗咬伤的人是她,如果是阁楼那位,只怕他死几次都不能消除主子的怒意了。

还好还好。

阁楼的位置比较偏,养病还算不错,在小别墅的后面,完全看不到主楼。

刚和英语课代表结婚的时候,他本来就是打算把英语课代表安排在这边住的,眼不见心不烦,哪知道居然让她占据了山庄最好的主卧。

怎么这脑子就没完没了的想到英语课代表,他刻意晃晃头,似乎想要把对那个女人的意识全都甩空。

他早前发了话,让管家把阁楼这边好好整修一下,管家的动作也蛮快的,一层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

毕竟雅柔还住在这里,所用的材料都是环保无毒的。踏进屋里,还有一种清香感。

“哈!”一道黑影跳了出来,吓了他一跳,出于本能,他一手攫住对方的手臂,直到听见林雅柔疼得嗷嗷的叫。

看清眼前的人,陆泽勋迅速松手,“对不起,雅柔有没有弄伤你?”越来越像个天真小孩子的林雅柔,噘起嘴,将刚刚被他紧抓的手伸到他的眼前。

“吹吹,疼——”

看着细白手臂上的红痕,陆泽勋愧疚的将她的手抬起来,吹了吹,“一会儿让小兰给你上点药。”伸手抚了抚林雅兰的头,她像只小猫就着他的手,钻到他的怀中。

“乖,这么晚了,快去睡觉了。”陆泽勋把她扶直,拉着林雅柔上楼,“怎么就没个人照顾你,小兰和小路人呢?”如果不是他走过来,那雅柔不是已经要潜出阁楼大门了。

虽然狗已经送走,但是英语课代表还在啊。

如果她们遇到,那雅柔不是又要发狂?

他正问着,只见楼梯下面的钻出来两个人,“少爷,我们没有不照顾林小姐,她说要玩躲猫猫,所以我们正在做游戏,不过刚刚看到你来了,我们不敢不敢走出来。”

现在出来,都是听到少爷都点到她们的名字了,如果说没照顾好少爷交待的人,那她们还顾什么不方便出来的情况。

再尴尬也比赶走的好。

原来是在做游戏啊,陆泽勋看了看表情还有些呆滞的雅柔,“嗯,陪小姐玩可以,不过这么晚了,也该让小姐休息了,还有这阁楼明天可能要全面整修了,明天一早把小姐送到主宅那边,等这边收拾完了,再回来。”

不然雅柔又要游戏,这里又是乱七八糟的,他怕伤到她。

“是的,少爷。”

既然这里有两个人照顾她,他直接将雅柔交到小路手上。“好好照顾小姐,晚上不要睡太晚了,她现在还是病人,需要休息。”

“咦——”

没料到他刚松手,就被雅柔给抓住了,她清亮的双眸竟然带着伤感的盯着他,嘴里发出最原始的声音。

看着初恋情人变成这副样子,他的心像被铁锥用力扎着那般的疼。

“不走。”

自从遇上雅柔到接她回陆家,已经整整一周了,她只要要不到英语课代表,情绪还算相对稳定。

只是现在的她哪怕说出不走两个简单的字,都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得出来,“好吧,那我就陪陪雅柔,但是雅柔一定要乖乖睡觉哦。”

像是哄小孩子般的哄着她,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林雅柔眸子一亮,认真的点点头,直接把陆泽勋往她的房间拉去。

陪着雅柔在房间里玩了一会儿,陆泽勋心情总算好转一点,至少他觉得雅柔有好转的可能。

“好了,我们今天不玩了,看看你都在打哈欠了,乖乖跟小路去洗澡了,明天我再来看你。”小路和小兰趁机也哄着她去洗澡了。

林雅柔在两个女佣的半哄半拉中被带走了,陆泽勋这才起身下楼,也就陪了那么一小会儿,他都觉得自己全着都在腰酸背疼的。

陪病人果然是个体力活。

走出阁楼,又绕到游泳池旁,周围查看了一番,没有异常,偶遇几个在山庄巡逻的守卫,大概守卫们也以为少爷还在调查那只疯狗的事情吧。

作为守卫哪有资格来过问少爷的事,一个个严肃着一张脸,身体微僵的离开。

沿着围墙的小路转了一大圈回来,这条路长度至少超过了两千米,如果说用来锻炼身体绝对优秀,空气和环境都好。

即便是转了那么大一圈,终于还是走到了主宅,他到底是怎么了,是厌恶了主宅不想进去,还是怕了?

笑话,他怕什么?怕英语课代表死在陆家山庄不好交差吗,闻管家都说了每餐饭她都照常在吃,说明这个心黑的女人根本不会去寻短见之类的。

这一点倒不用担心。

动不动跟他提出离婚,她以为她自己是谁啊。

带着复杂思绪的陆泽勋最终还是没有走上二楼,本来他想着要问出真相的。回到一楼自己的卧室里,提了一瓶红酒来喝。

午夜,一大瓶的红酒都喝得差不多了,陆泽勋依然没有睡意,睁着一双带着努意的红眼,摇摇晃晃的登上了二楼。

门把手一压——

陆泽勋挑了挑眉,一抹邪笑挂在嘴角,这个英语课代表居然还反锁。“开门!”用力拍打着房门的声音,惊动了管家和守卫。

闻管家探出头来看了看楼上的情形,手对着外面的守卫摆了摆,示意大家都退开,这是主子和少奶奶的事,他们都管不着。

最多就是他守在楼下,如果主子需要就会叫他的。

只是听那一声拍门的声音,真是让人心惊胆颤啊,少奶奶到底睡得有多沉,敲了这么久的门,她居然都没醒过来。

“英语课代表,我数到三,你不开,我可就踢门了。”带着醉意的陆泽勋盯着眼前净白色的房门,似乎要盯出一个洞来。

“一,二——”他还当真大声数起来,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红着眼的陆泽勋根本没有数三,提起脚,猛的一踢——

呵——

这门倒还挺结实的,纹丝不动。

站在楼下的闻立新怕醉酒的主子伤到自己,他冒着生命危险冲上楼,将房门钥匙递给了主子。

眉头压到最低,不敢看少爷那怒意十足的脸。

“不错,有钥匙嘛。”接过钥匙,陆泽勋很快打开了门,自然识趣的闻立新也赶紧下楼。所谓非礼勿视。

虽然他是偏向于少爷,毕竟少爷才是他的主子,但是三年前,夫人就来打过招呼,少奶奶再差也是陆泽勋的老婆,只要这个婚姻还存在,那夫妻之间的事,外人不能插手。

不然夫人要剥皮的。

走进卧室,陆泽勋的心一个跳空,这屋里哪有人影,英语课代表不见了?为了确定他的眼睛没出问题,他连窗边的窗帘都撩起来了。

确定没人,这个英语课代表是逃跑成功了?

醉意让陆泽勋脚下有些浮,要往前走,还是倒退一步,脑子一时没协商好,他差点摔了。扶着卧室大门,无意回头时,看到睡在衣帽间里的女人。

居然睡这里来了,真是脑子有病!

“英语课代表!”她坐在开放式的衣橱里,脸色有些微红,除了没穿鞋子,上下装都装得整整齐齐。

视线有些晃,陆泽勋不得不用两只手支撑在衣橱上,拿右脚踢了踢英语课代表的曲起来的腿。“英语课代表装死也没有人,赶紧承认你的罪行,我就放过你。”

声音似乎是从好远的地方传过来,英语课代表以为自己已经沉进了水里,所有的声音和动作都变得既遥远又缓慢。

她听得到有人在呼唤她,但是看着眼前分开又重叠的一张脸,这个人看起来好凶,却很熟悉,可是脑袋好沉,她都快想不起他是谁了。

想了半天,果然还是没有想起。

“英语课代表,你说是不是你把雅柔送进疯人院的,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别以为你不说,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我可以把你也送进去。”踢着英语课代表的腿,不知道是他没力,还是她太硬了,陆泽勋完全觉得什么感觉。

他都说了这么多了,这个死女人,居然还坐在那里无动于衷。“可恶!”她一定是以为有陆芸作靠山,所以她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你给我起来!”双手捏住英语课代表的肩膀,疼得她整张脸都拧在一块了。可是她还是不想说话,全身像掉进了岩浆里,只觉得内脏都要被烫化了。

拉着没什么重量的女人,他想把她拖进卧室好好审,怎么会这么不要脸,怎么会这么会装,现在更是用这种逆来顺受的模样想蒙混过关吗?

不可能!

疼,无止尽的疼——

脚疼,手疼,腿疼,现在又加上肩膀也火辣辣的疼,几天前,她被狗咬了,说是伤口不能包扎,昨天还是前天,不知道是谁把床垫给弄得好湿。

她只能在衣帽间里睡觉了。

睡得好好的,陆先生还要来打扰她,可是她累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了。

“你不要装死!”

他不吃这一套,只是陆泽勋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将英语课代表推倒在卧室的床上之后,他自己一个失重,趴在床边睡着了。

半夜里,趴睡的陆泽勋呼吸不畅翻身掉下了床。凌晨醒来,他发现自己好冷,几乎是冻醒的,才知道自己在英语课代表的卧室里睡了一夜,还是在地上,而那个女人倒是在床上睡得很重,不过她也没什么好过的,和着衣服,被子也没盖。

没打算管她盖不盖被子,陆泽勋从地毯上爬了起来,也不知道不是英语课代表发疯,居然把水都洒在地毯上,到处都是湿湿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