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哦文轩 在街上他突然按了遥控器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文轩不悦地皱起眉头,眼眸微眯,周身散发出凛冽的寒气。

“寒哥哥,小少爷看了医生了吗?”白菁菁心思细腻,一眼就看出了文轩的不耐烦,赶紧替张欣儿解围道:“如果还没看的话,刚好欣儿在这,要不让欣儿替小少爷检查一下吧。”

尽管此刻文轩和肖奕不太搭理她,但是白菁菁还是很善解人意,声音温温柔柔地对文轩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文轩没有拒绝白菁菁的好意。只是轻轻地拍了拍月饼的背,声音清晰,“他只是被吓着了,没事。”

“那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白菁菁似乎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随后,又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夏夏呢?她不是送小少爷出去了吗?怎么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看见她?”

不提宁夏还好,一提宁夏,刚刚才把情绪稳定下来的月饼又开始抽泣了。

文轩对白菁菁心生了一丝不耐烦,没有再理会她。

倒是站在她身后的张欣儿不时地给自己刷存在感。

张欣儿一下子蹦到白菁菁前面,似是不平地道:“就是啊,宁夏那个女人平时有事的时候不见人影,占便宜的时候倒跑得比谁都快。你看,现在小少爷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就躲起来了。平时都不知道有多殷勤呢!”

“欣儿,你别这么说。夏夏,她可能有事出去了吧。”白菁菁言语中总是替宁夏辩解,但仔细听,却是耐人寻味。因为她并没有否认张欣儿的话。显然,她也是认为宁夏是这样的人。

“菁菁,你就是性子太软了,总是被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等你哪天被小人给整了,你就知道了!”张欣儿满脸不屑地道。

“到底谁才是那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人自己心里清楚!”走廊里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众人的耳边响起一声清脆有力的男声。

梁仕嘉已经穿戴好了医生服,脸上的口罩遮去了一大半,露出一双颇为愤怒的眼睛,从白菁菁和张欣儿的肩膀处擦身而过,路过文轩的时候轻哼了一声,然后大步走进了急诊室。

“你!”张欣儿脸都气绿了,回头愤愤不平地看着白菁菁,“你看这人得意成什么样儿了!竟然还不把傅总放在眼里。”

白菁菁一直观察着文轩的表情,见他面容逐渐冷硬,秀眉微微皱起。

刚开始她不明白为什么寒哥哥和月饼要坐在这里,还以为是月饼受了伤。现在看到匆匆赶过来的梁仕嘉,她有点明白了。

只不过,她现在,似乎已经猜不透寒哥哥的心了。或者,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看透过。

白菁菁拉了拉张欣儿的衣袖,低声道:“欣儿,别说了。梁医生好歹救过我一命。”

是的。在她心里,救她的是梁仕嘉,不时宁夏。但是,让她少一条腿的却是宁夏!

“呸!不过是个扫厕所的,牛气什么呀!”张欣儿心直口快,话语一出,气氛顿时不对。

肖奕和文轩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看着张欣儿,张欣儿自知说错了话,赶紧低下头去避开了他们探究的视线。

白菁菁脸色也随之一僵,心里暗道这个猪队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她浅浅一笑,“欣儿,你不是说还有一个病人在等着你吗?你快过去吧。谢谢你陪我过来。”

“不……不客气”张欣儿看着白菁菁瞥过来的眼神,不敢再耽搁,道了个别就转身离开了。

肖奕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地看着白菁菁和张欣儿离开的背影。他觉得他好像听不懂人话了。

不然的话,刚刚那两个女人的话他怎么就没听懂?

“刚刚张主任说梁医生扫厕所,这是怎么回事?”想不通他还是问出了口。

可是白菁菁并没有为她解疑答惑的打算,她睁着一双大眼,无辜地眨眨眼,“不知道啊。”

好吧,算他没问。

白菁菁拄着拐杖,艰难地走到文轩的面前,看了一眼飘红的“急诊室”三个大字,嘴唇微白,“寒哥哥,里面……是不是夏夏?”

文轩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白菁菁却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般,瞳孔猛然放大,纤细的腿一软,刚才还站的好好的白菁菁贴着墙壁滑到了地上,几个原本站在那儿的护士围着看也不敢去扶。

还好肖奕眼疾手快,堪堪地扶住了倒下去的弱美人儿。

等到白菁菁的白眼翻过来之后,肖奕赶紧扶着她坐去了座椅上,离文轩的座椅只隔了一个位置。

肖奕自认自己不是什么三好少年,他一般不做这种英雄救美的好事。更何况,这白菁菁就像是一个没长骨头的人,软绵绵的,比宁夏看起来还要娇弱,像是一阵风都可以刮倒,他可救不起。

白菁菁没有晕倒,只是受了惊吓导致体力不支,她喝了一口护士递过来的水,喉咙勉强能动。

“那夏夏,她没事吧?”说着说着,她的眼眶就红了。

肖奕一阵无语,赶紧后退了几步。

这个瓷娃娃,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不知道。医生还在抢救。”

“希望夏夏没事。”白菁菁双手合十,闭着眼睛祈祷着。长长的睫毛像是沾了露水的蝴蝶的翅膀,一闪一闪的,很好看。

但是,除了站在她面前的护士,其余的人一个也没看见。

从白菁菁坐下来开始,她的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文轩,看着他面无表情的面孔,白菁菁扇动着睫毛,“寒哥哥,怎么这次事故这么突然?什么时候不好,偏偏……夏夏去送了就……”

白菁菁话音未落,文轩倏地眯着眼睛看着她,眼里的警告意味甚浓。

白菁菁也像是受到了惊吓,摇晃着脑袋,轻声道:“寒哥哥,我不知道,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觉得奇怪而已。”

文轩抬眸,冷冷道:“不知道就别乱说话。”

这是第一次,她的寒哥哥对她凶。是为了那个女人。

“我知道了。”白菁菁晶莹的眼泪一下子就滚了下来,飞快地朝文轩看了一眼。然而,坐在旁边的人根本就没有看她。

她轻轻地吸了吸鼻子,抬手抹去了眼泪,静静地坐在一旁等着急诊室里的人出来。

一个小时之后,“叮”地一声急诊室的门开了,里面的医生先走出来。

肖奕跨步上前紧张地问道:“里面的人怎么样了?”

医生点点头,取下口罩,“人没事了。梁医生在里面结尾。只不过,宁小姐的身体受过重创,车子的重力全部压在她的背上,她的背受伤不轻,估计需要在床上静养一个月,之后再做复查,检查一下脊椎有没有收到伤害。”

“好的,谢谢,谢谢医生。”听到宁夏没事之后,肖奕简直忍不住要飙泪了。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这么坚强和胆大,宁夏简直颠覆了他对女性这种生物的认知。他原本以为所有的女人要么就像是白菁菁这样弱不禁风,要么就像凤南曜身边那些女人一样妖里妖艳的。

宁夏果然才是自成一派的。怪不得他家总裁总是对她念念不忘。

听到医生的话,文轩心里也跟着松了一口气,然而,他并没有理解到医生那句“曾经受过重创”的话语,只是以为宁夏没事了,只需要修养。

他把埋在他胸前的月饼的脑袋抬起来,对他道:“她没事了。很快就出来了。”

月饼半信半疑,搂着他的脖子转头向后看,果然看见了已经敞开的门,只是他的小马阿姨还没有出来。

月饼踢踏着小腿,挣扎着从文轩的身上下来,站在门口巴巴地望着里面,等小马阿姨出来。

肖奕也踮着脚尖,扯着脖子往里看。

“出来了出来了,宁小姐出来了。”

最里面的那扇门也打开了,一张单人小床上毫无生气地躺着一个昏迷的女人。女人凹陷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唇干裂,披散着的头发随意地散在周围,额头上被纱布包扎着,让本来就瘦弱的脸显得更加小只了。

宁夏的床刚一被推出来,周围的人就一翁而上,上前围着。

刚有人试图靠近宁夏,月饼就迈着腿扑向宁夏的床,搬开那些人的手,红着眼瞪着那些医生护士,不许任何人靠近。

“傅先生,这……”突然闯入的小太子让一群医生手足无措,只能求助地看向文轩。

文轩垂眸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鼻尖全是消毒水的味道,女人瘦弱地躺在病床上,白色的被子整齐地盖在她的身上。女人静静地躺着,表情安祥,像是睡着了一样。

原来,她睡觉的时候可以这么安静。

其实,哪里是宁夏不安静了。自从从那个地方出来之后,宁夏就一直在努力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偏偏,每次都是他刻意找事。

文轩招手示意肖奕找几个保镖过来,把宁夏推进病房。

见是文轩让人推的,月饼这才松开抓着被子的小手,只是一双眼里全是戒备,攥着文轩的手急急地跟上保镖的脚步。

看着文轩跟着病床离开的背影,白菁菁站在他身后,声音微弱,“寒哥哥……”

然而,跟在前面的人根本就没有听见这如同一阵微风吹过的声音。

突然,白菁菁手扶着脑袋,直直地向后倒了去。

本来就少了一条腿支撑,根本就站不稳的她,现在更是没有支撑点了,直接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其实跟在文轩身后的肖奕看见了,但是他没有过去扶。

这里这么多医生护士在场,怎么平时就没见晕倒,偏偏他们总裁在的时候,连着晕倒了两次?

肖奕摇摇头,快步跟了上去。

这一次,白菁菁也没有昏死过去,意识还在。

她知道是两个护士把她搀扶起来的,给她找了个轮椅送回了住院部。她心里微疼,从以前,到现在,只要有宁夏的地方,寒哥哥就看不见她。

从来都是如此。

z城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

宁夏醒来的时候入眼就是白色的墙壁。她费力地转动着眼珠,动了动手指。

然而,她手指刚动,就感受到了一股小小的温暖正在捏着她的手。

宁夏的脖子被颈椎固定支架固定着,根本就动不了。她麻木的身体刚想动一下就感受到了一阵锥心的痛意。

“才刚醒来就乱动什么?”

冰冷的声音让宁夏身体一僵,再不敢乱动了。

一个高大的声音映入她的眼睑,是文轩。

文轩的完美得无可挑剔的脸庞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只是细看便会发现,他的面容却是有一丝动容。

对于文轩出现在这里,宁夏的眼里极快地闪过一丝意外,虽然快,但还是被文轩捕捉到了。

“哪里不舒服?”

“没……没有。”宁夏闭着眼睛,本就是一副破锣嗓子,现在更是喑哑难听。

他在这里又能如何?能改变什么么?

文轩给她倒了一杯水,插了一根吸管递到她的嘴里。

像是许久没有喝过水了,宁夏鲸吸牛饮一般,咕咚咕咚地连着喝了两大杯。

“医生说你脊椎受了伤,需要静养一个月再复查。”文轩的语气没有起伏,像是在叙述着一件十分平凡普通的事情。

宁夏轻轻地“嗯”了一声,闭上眼睛没有再说话了。

也是,她救月饼本来就是应该的,难道还要文轩给她道谢么?

她本来想问月饼怎么样的,但是看见他出现在这,心里就了然了。月饼定是没事,他才会这么放心大胆地过来。

看着宁夏重新闭着的眼,文轩的眼里闪过懊恼。

他抱起正在抓扯他衣角的月饼,把他放在了宁夏的床上。

手上传来一丝温暖的,宁夏重新睁开眼,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她旁边盯着她的月饼。

她眼里全是欢喜,惊喜地道:“月饼,你在这啊!对不起,阿姨刚刚不是故意不看你的。”

事实上,她的头被脖颈支架固定着,根本就动不了,所以,自然而然也就看不见站在床下的小人儿了。

月饼也十分高兴地握着宁夏的手,让文轩把放在柜子上的流食拿过来,亲自插上吸管放进宁夏的嘴里。

宁夏眯着眼微笑,脸上全是满足。

文轩不瞎,他看得出来这种区别对待。他知道眼前这个躺着不能动的女人现在很幸福。

文轩冷哼一声,双手落兜,他能过来看这个女人就不错了,偏偏别人还不给他好脸色。他又何必舔着脸在这碍人家眼?如果换做是菁菁的话,见了他早就高兴得不得了了。

因为宁夏是躺着,仰面朝上,她的余光自然也瞥到了文轩突如其来的的变脸。嘴上漫过一丝苦涩的笑。

她就这么让他不耐烦么?她才醒了一会儿,他就不愿意见了?

文轩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在床边,看着月饼小心翼翼地给宁夏喂食,又仔细地给她擦嘴,冷漠矜傲的脸庞不由得渐渐柔和。

不知道是不是沾了月饼的光,宁夏觉得今天的米粥格外好吃,把杯子里的小米粥喝了个精光,还仍旧意犹未尽。

“吃饱了吗?”月饼在小黑板上写着。

宁夏点点头,其实她好久都没吃过这么多了。

“辛苦月饼啦。谢谢你”宁夏抿唇笑着。

月饼似是十分满足,蹭蹭蹭几下就麻溜地爬下了床,扯着肖奕的衣服就要出去亲自给宁夏买晚餐,让宁夏哭笑不得。

才刚刚经历了那种事情,她哪里舍得让月饼再出去冒险?

文轩却不以为意,他甚至觉得作为他的儿子,比别人家的孩子多经历一些还有助于成长。比如这次遇到的凶险,他就掐断了消息源头,不让傅董和傅夫人知道了操心。

不过,想是这么想的,但他还是在月饼身边加派了两成人手的保护。

“说吧,你的条件。”月饼走后,病房里的气压莫名地冷了下来。

“什么条件?”宁夏不明所以。

“救了月饼。我不信你没有所求。”似是嘲讽,他说出来的话总是漫不经心却意外伤人。

在文轩眼里,宁夏就是无利不图的女人,否则五年前也不会费尽心思爬上他的床。

宁夏转了转眼珠,没有说话。话不投机半句多,现在说的大概就是她和文轩了。

病房里很安静,她可以听到文轩越发粗重的呼吸声。她眼观鼻鼻观心,默默地垂着眼眸,等着文轩的下文。

“你费劲心思靠近月饼,不就是为了得到我的认可?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怎么突然哑巴了?还是说,你想以这种方式引起我的注意?”后面的这句话他的声音格外寒冷。

“你说的,就当都是对的吧。”宁夏不想与他争执。她都已经成这副模样了,还能图什么?

宁夏的话一出,文轩的眼里顿时升起了愠怒。他双拳紧握,要不是看她病恹恹地躺在床上,他早就一把掐死她了!

“宁夏,机会只有这一次,错过了可就再也没有了。”文轩不信宁夏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宁夏本来打算不吭声的,但是转念一想,有一件事还真的要求他。

“有一件事我想……”

听到宁夏说话,文轩嘴唇微勾,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可能没事求他的。

“傅先生,我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梁医生吧。”

宁夏的话刚一落,她的耳边就响起了一声重击。柜子上的碗都在颤抖,发出乒乓的声音,她吓得一震。

梁仕嘉,又是那个梁仕嘉!

他怎么就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和那个梁仕嘉走得这么近了,以至于现在张口闭口就是那个毫无相干的男人!

“除了这个,没有了?”这句话,是文轩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宁夏这个女人,永远都是不识好歹!她以为他的人情就这么轻贱?让她可以这么折腾?

文轩突然发脾气,让宁夏本就不知所措,被他蓦地一问,她本能地趋利避害地摇头。

“没有了。”

死女人!

文轩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身大步离去,临走时还不忘踹了一脚房门。

宁夏茫然,她不知道怎么又得罪他了。或许,他是本来就看不惯她的存在吧,所以无论是多小的请求,在他看来,都是令人作呕的。

文轩出了房门,就去了梁仕嘉的办公室。找了一圈都没有见到人影。

“让梁仕嘉来见我。”文轩随意地坐在办公椅上,只是一双厉眸却是玩味地盯着面前的护士。

“梁……梁医生现在不在医院。他有事出去了。”护士禁不住高压,瑟瑟发抖。

“他去哪了?”文轩冷声问道,眼里划过一抹嘲讽,“作为宁夏的主治医生,不尽职尽责地照顾病人,还能随意请假?”

“不……不是的。”护士被文轩身上的气势吓得不轻,脑门一热,磕磕巴巴地道:“梁……梁医生现在应该在住院部三楼吧。”

住院部三楼?

文轩眼眸微眯,“把他找来。”

护士离开后,文轩打量着房间。办公桌上没有堆积成山的病例,只有稀少的几个本子,不远处的衣架上孤零零地挂了一件医生服,整个房间像是没人一样,空落落的。

五分钟之后,文轩就见到了自己要见的人。

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由里推开,他和梁仕嘉打了个照面。

文轩看着距离自己三米远的人,愣了片刻。

此时的梁仕嘉穿着一身清洁工衣服,手里拿着清洁工标配的扫帚以及垃圾斗。

梁仕嘉看见文轩也很意外,他没想到堂堂傅大总裁还会大驾光临他曾经的办公室,不过随即他的脸上就勾起了轻慢的笑意。

“傅先生大驾光临,是又有什么事要差遣,还是又是谁惹您生气了呢?”

文轩皱眉,没有理会他话语中的嘲讽,薄唇微启,“上班期间你穿成这样干什么?”

“呵”梁仕嘉白了他一眼,“这不是傅先生您的意思么?现在怎么突然贵人多忘事了?”

“什么意思?”沙发座椅上的男人,声音淡漠,像是一个王质问下属一般。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