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老师的遥控器按了一下的作文 他走在街上用遥控器要我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宝宝心脏微疼,努力地从脸上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来。

“月饼,你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我是……”话还没说完,宝宝猛地住了口。

她该怎么去跟月饼介绍自己?说她是他妈妈么?还是说她只是一个普通的陌生阿姨?

这两个,她都说不出口。

然而,刚刚抬起头来的月饼此刻直接忽视了宝宝,继续低着头在画板上写写画画,再不理会她了。

宝宝指尖微白,她没想到,有朝一日和自己的孩子见面竟然会这么紧张。早知道,她就应该多读一些关于儿童早教的书了,这样也可以知道该怎么去和孩子交流。

“月饼,我可以过来吗?”宝宝小心翼翼地问着。

话音刚落,月饼就冷冷地抬起头来瞥了她一样,一张冷酷的小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生人勿近”的四个字。

宝宝微笑着,“好,我不过去。我就站在这里跟你说话。”

“月饼,妈……马阿姨这里有一件好玩的事情,你想不想听?”宝宝差点“口误”,努力地保持着微笑,心里无比懊恼。

然而,月饼却毫无反应。

宝宝脸色微变,尝试性地再道:“这件事是关于你爸爸的。想听吗?”

在听见这件事有关自己的爸爸时,月饼倏地抬起了头。虽然小脸上依旧沉静,但宝宝还是在他的一双大眼里捕捉到了好奇。

宝宝心里赞松一口气,继续道:“有一次,你爸爸为了一个喜欢的女人和另一个喜欢你爸爸的女人在商场里差点打起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宝宝看着月饼疑惑的眼神,瞬间来了气力,充分发挥了以前能说会道的本事:“因为我在你爸爸的西装里放了一只蛤蟆,我本来是想去捉弄你爸爸的,但是谁知道你爸爸却把衣服给了那个女人穿。结果后来他们在逛商场的时候,那只蛤蟆突然跳了出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从衣服里跳到了你爸爸心爱的女人的脖子上,然后又跳在了她的头顶上。哈哈哈……”

宝宝手舞足蹈,言简意赅,一边学着白菁菁的模样,一边又学着蛤蟆的模样,很快就吸引了月饼。

月饼在画板上写着:然后呢?

宝宝别嘴,“然后你爸爸以及他的一干下属站在那里没辙。那只蛤蟆可机灵了,只有感受到有人来碰它,她就往衣服领子里面钻,然后过一阵再跑出来,跳到那个女人的头顶上放风。你爸爸当时脸都气青了。大庭广众的,真丢人。最后还是我把那个女人带去了厕所,从她的裙子里面拿出来的。哈哈哈……作为我好心帮忙的条件,你爸爸还给我包下了一个店里面的裙子。”

提起这件事,宝宝顿时感觉到后怕。当年到底是谁借给了她这么大的胆子,敢去捉弄傅司寒。不过,这大概是从认识傅司寒以来,她第一次让傅司寒吃瘪。想想那种感觉,还真是爽。不过现在,她已经没有那个胆子了。

看着月饼期待的眼神,宝宝又给他讲了她以堪称“胆大妄为”的事情。

比如在他的钱包里换上她和傅司寒P的婚纱照,结果不小心被白菁菁看见了,哭晕了过去。比如偷偷地把他手机里面不是客户的人备注通通换成傅夫人。再比如扮成小丑大摇大摆地去他办公室捣乱……

宝宝虽然是笑着告诉月饼的,但是心却在滴血。

原来,她以前为了接近傅司寒,做了那么多卑微的事情。如果不是爱到深处,又怎么会有无故扮丑去故意逗他的心?

后来,因为宁国安的计谋,一切都被毁了。一切都恢复到了原点。

宝宝在笑,月饼也偶尔勾唇笑了两次。在不知不觉间,宝宝就已经坐到了离月饼最近的一张凳子上。

宝宝扬起脖子终于看清了月饼画了一半放在一旁的画板。画板上是一条狗。

宝宝仿佛找到了一个可以和月饼交流的共同话题。她指了指画板上的小狗,笑嘻嘻地道:“月饼,你也喜欢狗狗吗?”

月饼抬头看着她,点点头。

“那你想养狗狗吗,让狗狗陪你玩?”宝宝循序渐进。

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月饼喜欢狗,她可以从狗入手,说不定月饼的病自己就好了呢?

而且,她觉得月饼根本就没有什么毛病,只是排斥和别人接触罢了,是傅家的人严重化了。

果然,月饼点点头,一双大眼里带着渴望地看着宝宝。

这下,换宝宝犹豫了,她不敢随便承诺可以让月饼养狗,万一被傅司寒知道了,又要说她居心叵测了。

可是,比起傅司寒责怪,她更不忍心拒绝月饼。

宝宝低下头,小声地和月饼商量着,“月饼,爷爷奶奶这里肯定是不可以养狗的。但是你爸爸那里,阿姨可是尝试着去说服他。要不……”

“去。去他那。”月饼在画板上一笔一划地写着。

呼~

宝宝松了一口气。

她有了一周见一次月饼的机会了,真好。

宝宝抬脚往外走,她要出去告诉傅司寒这个消息。

然而,她才刚起身,月饼就跟着她下床了。

“月饼,你怎么了?”

月饼摆摆头,右手夹着画板,指着房门。

宝宝接受到月饼传达的讯息开始解读,片刻后常识性地问道,“月饼是想让阿姨带你出去吗?”

月饼点点头。

猜对了!

“好,阿姨这就带你出去。我们先去找爸爸好吗?”

月饼再次点头。

看着月饼毛茸茸的小脑袋,宝宝拼命地忍住了想抱他的冲动,也不敢去牵他,怕他拒绝,怕他排斥。

宝宝走在月饼的前面,开了房门,傅司寒就站在门外。

傅司寒看着跟在宝宝身后的月饼,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真的能说服月饼。

他原本是想让她进去碰壁,让她知道她这个做母亲的有多不合格,连自己的亲身儿子都排斥她,让她自己反省。但是没想到,月饼不仅同意跟他们走,还自己跟在宝宝身后出来了!

自从那一件事情发生之后,月饼就再也没有自愿出过他自己的房间了,更别提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要带走他,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他刚刚虽然带着宝宝进了房间,但是在她吓到月饼之后被他骂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提及过她。而且他甚至还威逼利诱地让月饼答应跟他走,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把月饼惹毛了,直接不理他了。

他心里有气,刚好出来就看见独自一个人发呆往前走的宝宝,才故意让她去劝月饼,让她也尝尝自己儿子的厉害。

但是,结果却是她成功了。

呵,这个女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说服月饼的?

傅司寒眼神倏地变得锋利,像刚从冰泉里打磨出来的宝剑一般,刺骨冰寒。

宝宝的任务说服月饼的任务完成了,剩下来的摆脱傅董和傅夫人就是傅司寒的事情了。

傅司寒为了接走月饼,和傅董顶了几句嘴,闹得十分不愉快,宝宝也不敢说话,带着口罩默默地当个隐形人。

最后,还是傅老爷子出面,让月饼自己做选择。索性,月饼选择了傅司寒,他们这才成功地接走了月饼。

车上的气氛一度很尴尬。因为月饼一直拉着宝宝,要宝宝给他讲“故事”。但是一抬头就是傅司寒那张冰霜覆盖的容颜,宝宝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个“故事”可不是一般的故事,她总不能当着傅司寒的面去讲那些过往的整蛊事情吧?

月饼似乎也看出了一点门道,嘟着小嘴不悦地瞪着傅司寒,仿佛一切都是他的错一般。

傅司寒却没空和他闹,因为他一直在看低着头的宝宝。

那个女人在都月饼的时候就会笑,但是面对他的时候,却总是一副可怜虫的模样,让人生厌。

电话响起,傅司寒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又关闭了。他现在没有心情接。

然而,在他挂断之后电话又响起来了。

傅司寒眉头微皱,划开了电话接听。

宝宝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总之她看傅司寒的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眉宇间还带着不易察觉的一抹烦躁。

“我知道了,忙完就过来。”这是从接电话开始,傅司寒说过最长的一句话,说完就挂断了。

看着傅司寒的一双黑眸看过来,宝宝赶紧低下头去,怕一不小心又成了炮灰。

然而,该来的还是会来。

傅司寒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声音危险,他说:“你的债该还了。”

宝宝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她藏在身侧的手却微微发抖。她知道,一定是跟白菁菁有关的。

傅司寒让司机把车开到蓝天大厦去,打了电话让凤南曜把月饼接走,然后再让司机把车开到医院里去。

第一人民医院八楼超级vip室……

白菁菁已经醒了,在房间里和张欣儿说话。她和傅司寒进去的时候,她们正说得开怀。

说实话,宝宝并不了解白菁菁。或许从她的名字或是仅凭她没有背景孤身一人能得到傅司寒的芳心,她一定是一个有手段的绿茶或白莲。但是,宝宝却不能对她作出评价。

不管是她后来居上,和傅司寒有了一夜,还是不是伯乐,却因伯乐而断腿,宝宝都过意不去。更何况,还有一个一心一意让她来白菁菁面前还债的傅司寒呢?

“寒哥哥,你来了?”白菁菁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傅司寒以及跟在傅司寒身后的宝宝,但是她脸上的笑容并没有变,甚至还主动与宝宝打了招呼,“宁小姐,好久不见。”

宝宝一震,白菁菁怎么知道她是谁?不过想想也是,刚刚她还和张欣儿聊得欢,所以知道了也不稀奇。这是宝宝很奇怪,她竟然也没有可以回避她是宝宝这个事实。

这次,张欣儿倒是识趣,主动起身和傅司寒打了招呼就出去了,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傅司寒、宝宝和白菁菁,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倒是白菁菁率先打破了沉默,“寒哥哥,你为什么把宁小姐带过来?是来看我的吗?不过不用了,我已经好多了。而且,我还没有感谢宁小姐救我呢。”

说完,白菁菁还朝宝宝弯腰点头致谢,“宁小姐,原谅我现在不方便给你鞠躬道歉。但是我内心是真诚地感谢你把我救活了,还能在一次见到寒哥哥。”

白菁菁这一主动,让宝宝顿时手足无措了起来,她虽然一直没有抬头,但是头皮上传来的一阵灼烧感,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傅司寒在用眼刀杀她。

“没事的。白小姐不用客气。”宝宝自认并不欠白菁菁什么,自然可以坦然接受她的致谢。但是别人却不一定是这么想了。

比如傅司寒,傅司寒只会认为她虚伪做作。

宝宝只听得到傅司寒冷厉的声音响起,“谢她做什么?这只是她一个做护工该做的事情罢了。”

傅司寒话音一落,宝宝和白菁菁同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傅司寒。

“护工?寒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啊?”白菁菁懵懂的问着。

傅司寒不屑地嗤笑一声,望着同样震惊的宝宝,似笑非笑道:“不然呢?还是说宁小姐在期待着什么?”

他的语气是那么的漫不经心,他的话说得是那么的不甚在意,可是宝宝的心却一片一片地,被放在地上被人任意摩擦。

他明明知道她与白菁菁是什么样的关系存在。五年前她在白菁菁面前意气风发、肆意张扬,甚至是从来都没有把白菁菁这个人放在眼里过;五年后,他却让她做她的护工!

宝宝脸色煞白,咬着牙不肯说话。

他还是执意以为是她害得白菁菁摔成了植物人。

呵……

白菁菁明明已经醒了,他为什么不问?为什么还要故意羞辱她?

“这,这不好吧?”白菁菁看看傅司寒,又转头望望宝宝,语气里充满了惊讶。

“不好么?”傅司寒仿佛听到了什么样的笑话,“你昏迷的时候她不也做得好好的?有什么做不了的?你说呢,宁小姐?”

宝宝脸上血色褪尽,她感觉自己的腿都有些软了。

白菁菁似乎也看出来了什么,朝傅司寒嗔怪道:“寒哥哥,你怎么能让宁小姐做那种事呢?刚刚我也欣儿说了你之前欺负宁小姐的事情了,你太过分了。”

看吧,他的菁菁永远是这么为别人着想,凡事第一都是先考虑别人的感受。

为什么宝宝就不能学她一点好呢?哪怕是一点点也好啊。

傅司寒薄唇轻启,“过分么?她害得你平白在床上躺了五年,醒来之后又少了一条腿。让她做你的护工,只是给她一个机会赎罪而已。”

傅司寒的话让白菁菁陷入了沉默,不管是五年前他们之间的事情,还是五年后她的一条腿,她都是在意的。这一次,她没有再劝阻了。

宝宝,本就是与她势不两立,不是么?

宝宝也没有开口说话。她不想给白菁菁做护工!

“宝宝,别忘了一周之约。我的耐心有限。”傅司寒给她下了一道最后通牒。

宝宝的心猛地一震,看着傅司寒一张鬼斧神工的俊颜,她的喉咙有些艰涩,“是。白小姐,我是您的护工……宝宝。”说完,还朝白菁菁深鞠了一躬。

宝宝的话终于让傅司寒满意了。他勾唇道:“这才是一个玩偶该有的模样。”

白菁菁坦然接受了傅司寒的安排,抱着傅司寒的胳膊娇声道:“寒哥哥,既然宁小姐……哦不,是宝宝。既然宝宝是我的护工,那是不是应该去医院职工那里报道啊?”

白菁菁的话成功地让宝宝直视了一眼她。果然,她当年就不应该小觑这个女人。

她现在的身份是白菁菁的护工,按理说护工都是必须从医院调取的,除非特别有钱。然而,白菁菁却是故意折损她。让她去医院职工部门报道。那这样,岂不是整个医院以前的同事都知道了她宝宝回来了,以一个……护工的身份回来了。

“不必。”傅司寒开口道:“她是我安排给你的,不用走医院职工那一步。”

还好,傅司寒拒绝了。宝宝心里微松。她宁愿被傅司寒折磨,也不愿意被以前跟在她屁股后面的人嘲笑。

说到底,她宝宝还是没有彻底放下她的尊严。

“可是寒哥哥,菁菁不想特殊化。这样别人会用异样的眼光来看我。而且我相信宝宝也不会介意的吧?”白菁菁声音清脆,听在宝宝的耳里却如魔障一般。

傅司寒抬头看宝宝。他在等,只要宝宝求他,说不想去医院入职,他就同意。

然而,事实总是事与愿违的。

宝宝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地从脸上挤出一抹笑意来,“我待会儿就去人事部报道。”

该死!这个女人就这么逆来顺受么?

傅司寒放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捏着,身体的冷气压似是要把人压扁。

宝宝苦笑,为了月饼,让她做什么都行。

“滚。”宝宝的耳边响起一声冰寒入骨的声音。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能忍到什么时候!等受不了别人嘲笑的时候总会来求他的。

然而,傅司寒却不知道,宝宝的一切卑微都是来自于他的默认,他的纵容。他所想的宝宝主动求饶的那一天,永远也不会来。

宝宝垂着头,脸上勾着一抹苍白的笑意,拖着脚步离开了病房。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病房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去人事部报道,更不知道是怎么从被人指指点点中走回员工宿舍的。

看着宝宝转身离开的孤独单薄的背影,以及在离开前嘴角上挂着的那一抹不肯服输的笑,傅司寒的心脏微缩。

那抹笑,很刺眼。

“宝宝,三楼的厕所是怎么回事?里面有人吐了,还有一堆屎尿没有清理干净,已经有病人投诉了,还不赶紧去打扫了?”

正在八楼超级vip病房里躬着几乎七十五度的身子给白菁菁喂米粥的宝宝突然被人催促。

宝宝望着叫她的小护士,“我在给白小姐喂粥。”

“你!”小护士没想到宝宝会拒绝,恨恨地瞪向宝宝。

谁知,白菁菁竟然自己接过米粥盒子,声音温婉,“你还是先去清理厕所吧,我自己可以吃粥。”

宝宝瞬间空了的手一顿。

刚刚明明就是白菁菁自己说手没有力气,要让她喂的。还说她有洁癖,不喜欢别人靠她太近,让宝宝站在三步远的地方给她喂粥。

现在,她竟然自己一下子就接过去了。

看着怔愣在原地的宝宝,白菁菁不悦地皱起了眉头,训斥道:“宝宝,你这是在这里耍什么小姐脾气?还是说你不想干了?让你替我喂一会粥委屈你这个护工了?”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明知道是刻意刁难,宝宝也不愿与她起争执。

看着服软的宝宝,白菁菁的心里别提多舒畅了,一边搅着粥,一边苦口婆心道:“其实也不是我故意针对你。毕竟,你现在也是医院的一员了,总不能因为照顾我就特殊化。看我,不也没有因为是寒哥哥的未婚妻就央求寒哥哥给我特殊化吗?不过……”

未婚妻?

宝宝的大脑顿时感觉“嗡”地一声,后面白菁菁的话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傅司寒,他要结婚了么?

“你……你刚刚说什么?你们,要结婚了吗?”宝宝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问出来这句话,她觉得自己眼前发黑,已经止不住地要倒下去了。

“对啊。”怕宝宝听不清,白菁菁还故意提高了声音,“寒哥哥说,等我痊愈了,我们就结婚。”

果然……

宝宝脸上的血瞬间剥离殆尽,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笑话一样。她努力了那么久的人,甚至还把自己带进了监狱都抵不过这个女人苏醒过来的一句话!

呵呵……宝宝啊宝宝,你在抱什么希望呢?还真以为有了傅爷爷一句话,你就可以再次走向那个男人了么?

看着宝宝失魂落魄的出去,白菁菁突然觉得碗里的白米粥也如南瓜粥一样香甜可口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