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男生?你下水好多 我想用扇贝夹你的乌龟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水很多是指在同房进行xing生活过程中,女生因兴奋刺激yin道就会分泌出过多体液,起到润滑作用,以及代表高chao的来临。

如果是恋爱中,男生说这话是比较亲密的行为,有调/情、撩你的意味在。如果是刚认识就说这话,就证明这男的随意调戏女生,不正经。

白锦定睛看去,前头拦路的却正是鲁氏。

原来鲁氏昨个儿数了那一袋银子,有十五两之多,但是鲁氏认为不够,只怪昨个儿没有仔细数数,一条命怎么只能值十五两银子呢。

于是今日进城,她要去与镖局的东家对质的,她担心那管事有贪心少给了银两。

还有她儿子这一次出门,总有什么遗物留在镖局,指不定有值钱的,所以这一趟必须去。

不过鲁氏不想走路,最喜欢占小便宜的,她早早的候在村口,就是想坐孙泉的牛车一趟。

孙泉没法,只好将牛车停下,鲁氏爬上后座时,看到坐在那儿一言不发的儿媳妇白锦,还很意外,眼神立即朝她的背箩看去。

白锦来不及挡住,对方看了一个究竟,原来里头装着的是绣品,莫不是婆母王氏刺的绣。

可是先前不是听她说手变得粗糙,没法再刺绣了么?为何现在又能绣出来了?

“这些绣品送哪儿去呢?”

鲁氏开口相问,咄咄逼人,似乎两人背着她赚钱,钱还得给她似的。

白锦却是没有理她,反而将背箩护在胸前,不再给她看。

“有能耐啊,这么大的年纪,还想养着你呢,真是可笑。”

鲁氏直摇头,前头的孙泉听不下去了,插了一句话:“卖点儿绣品过活,那也是手艺,我倒觉得这样的生意好,无拘无束的,在村里还有个照应。”

鲁氏被孙泉抢了话,自然是不高兴的,但是她起了心思,就没有再在这事儿上争执了。

牛车终于入了城,白锦背着背箩就下了车,她不想与鲁氏有半点交流,就快上几步往前去了。

鲁氏本是要去镖局的,这会儿她却跟在了白锦的身后,悄悄摸摸的看到她进了一家绣楼。

白锦将背箩放下,伙计在一旁清点,随后帐房支了银两,她这一次又赚下了四百五十文。

她收了银两,出了绣楼,站在街头,想了想后往布庄去了。

她在布庄里选了一匹布,就花了她二百文,随后又去粮铺买粮,去肉摊前买肥油。

一路走下来,背箩里又塞满了,最后她停留在肉包子摊前,看到那伸手拿包子的手,指甲缝里还有脏黑之物,她脸色微变,真想拿一块香皂,将对方的手洗干净。

买下四个肉包子,白锦就往城外走。

这一切都被鲁氏看了个明白,她见人出城去了,她很快转身去了绣楼。

这一次白锦是走路回去的,背上背着这么重的东西,感觉胳膊都要断了,但是她还得徒步回去。

终于走回村里,太阳快下山了。

白锦又累又饿,王氏见了,赶紧做饭给她吃,新买的面粉就用上了。

白锦和王氏吃着面条汤时,村道上就来了人。

正是鲁氏从城里打听回来,连镖局都不去了,匆匆赶回来,就来茅屋这边。

王氏看着这个曾经将她赶出家门的儿媳妇,感觉面条汤都不香了,她三两口吃完放下碗筷。

鲁氏却是朝他们碗中看,眼神直勾勾的,上前说道:“婆母,我这是来接你们两人回李家的,三福不在了,他媳妇住在外头也不好,回李家院去吧,底下还有两个弟弟撑门户。”

鲁氏语气放软,还故意露出讨好的笑容。

王氏听了,却是朝她呸了一口口沫子,生气的说道:“休想让我们回去,你们打的什么主意我还不知道么?是不是因为那些绣品的钱?”

“我们可不是三福那样的老好人,老婆子我当初被你们赶出来,心早就凉了,你们若是逼急了,休怪我一头撞死你们门框上,让村里人都来看看你们的良心。”

鲁氏听到婆母说的这话,心头郁闷,要是放往日,她早就骂回去了,想死就乘早死,别老说死来吓人,谁在乎呢。

但是现在想到那些绣品可能是婆母所做,她就要讨好的。

于是鲁氏连忙认错,还说会将先前东屋大房给两人住着,也答应她们不必下地干活。

白锦听着感觉可笑,她和王氏住在这儿,自由自在的,回到李家院里还得受那气,尤其三福的事,白锦心头还不好过呢。

“不必了,我和奶奶就住在这儿。”

白锦说完话,她将碗放下,随即起了身。

鲁氏还不知道她起身去厨房做什么,心着莫不是给她端碗面汤过来,她巴了巴嘴,上一次吃面汤是过年时节吧。

然而当鲁氏看到从厨房里提着菜刀出来的白锦后,她吓得连退了几步,怒不可遏的指向她,骂道:“怎么,你这是要对婆母行凶,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呢。”

白锦在板凳上坐下,菜刀放在一旁,却是面色冷冷的看向鲁氏,问道:“我的处境,我什么处境?”

鲁氏话到嘴边就要说出来,但她马上意识到了,可不能让她堤防了,于是伸手指了指白锦,咬牙切齿的走了。

院前安静了,王氏泄了气,却是拿手帕抹泪,“三福……三福这是真的回不来了么?”

“奶奶,就算三福回不来了,我也陪在你身边。”

白锦在王氏身边蹲下,李三福忽然没了,她自然也不好受,而王氏是她来个这时代对她最好的人,她以后就跟在她身边。

李家院里,鲁氏一回来,见当家的在,连忙拉着李勇入了堂房,就将今天在街头遇上的事告诉了李勇。

她是没有想到婆母又可以做绣品了,早知道能赚钱,她何必将人赶出去。

这一下鲁氏说得李勇动了心,是该将他娘接回来住,也免得外头的人说三道四。

鲁氏还气着刚才儿媳妇的手段,说道:“要将婆母接回来也不难,只要先将这儿媳妇给弄走。”

没了儿媳妇在婆母的身边,那还不得任由他们摆布。

李勇一听到这个儿媳妇就心头不快,于是两人商量着将人给嫁了,卖了的话,还被人说闲话,这事还未必办得成。

正好这会儿胡四娘找上门来,鲁氏立即将胡四娘请进屋里。

先前白锦将吴高给敲晕了,李家两兄弟将人送出村外时,气不过,还甩了吴高几个耳光,这会儿还躺在床上呢。

胡四娘就是听到李三福没了,才动了主意,这三福媳妇别想再留稻香村了。

于是胡四娘说起城里的屠夫杨大郎,愿意花二十两银子将人买走做媳妇,只要李家愿意,随时可以过门。

鲁氏一听有二十两银子,嘴都裂开了,立即就要答应。

而就在门外砍柴回来偷听的李家两兄弟听到是杨大郎,正是先前欺负嫂子的那人,两人想也没想的推开门闯了进来。

屋里三人看向两人,李勇斥责道:“跑进来做什么,赶紧去地里干活去。”

李明亮却是认真的看着父母,质问道:“爹,娘,真的要将大嫂给嫁了么?大哥尸骨未寒,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想来这儿子还没有从那一巴掌中醒来,李勇二话不说上前作势就要打两人,想将两人赶出去。

没想两人都不走,倔气的李明兴忽然开口说道:“我愿意娶大嫂,大哥不在了,以后由我照顾她。”

李明兴一脸的坚定,才十五岁的少年郎,却如同男子汉一样,身板挺直。

李明亮听了弟弟这话,惊讶的看向他,终归也没有反驳。

李家父母却是被儿子气个半死。

鲁氏说道:“丧门星的,这女人才嫁进来,你大哥就没了,眼下你还要娶,你是不想活了。”

很快两兄弟被父亲李勇一把推了出去,到了门外罚跪。

里头的胡四娘不想事情生变,立即对鲁氏说道:“今天晚上将人接走,城里会来几个人,你们只要将王氏骗开,那山脚下可没有什么人。”

那儿隔着村里人远些,只要将人给绑了,半夜送到了杨家,洞了房,这新媳妇还能怎么样。

鲁氏很快收到胡四娘给的定钱四两银子,心头乐开了花,感觉自己对付不了这个儿媳妇,以后再也不会在她面前添堵了。

天黑了,白锦将屋后晾着衣裳收了起来,来到前头时,就看到村里的一位妇人将王氏叫走。

王氏回头对白锦说道:“三福媳妇,我去孙三叔家一趟,马上就回来了,这天都黑了,你别出门。”

白锦应下。

王氏跟着人往村道上去,白锦将衣裳拿回屋里,闻着衣裳上带着香皂的味道,她忍不住多闻了几口,真是怀念前世的生活,生活用品什么都有,太方便了。

白锦将衣裳折叠起来,正要放入箱拢中,忽然身后的门被人一脚踢开,她还来不及反应,背后有人一棍子将她敲晕。

白锦失去知觉。

有一顶小轿子从茅屋里出来,他们不走村道,却是上了山,直接走山路入城。

陵城城中一处普通的医馆,里头一位药童一脸高兴的跑出来,对着坐堂大夫说道:“师父,人醒了,可是他身无分文,连药钱都付不了。”

坐堂大夫听了脸色未变,叹道:“百姓疾苦,救人一命,我早想到了,人醒来就好。”

李三福猛然从床上爬起来,却是全身都痛,他很快下了地,才发现伤了左腿,起来活动时,一瘸一拐的。

药童端着药进来,叫李三福喝下,李三福刚才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的小媳妇逃走了,这会儿还没能平息心中的怒火,看到汤药,一口闷下,就要走了。

药童还是善意的提醒,“我师父说了,客人以后有钱了,就回来将药钱还上就是。”

李三福才反应过来,连忙回身抱了抱拳,有些羞愧的开口:“这份恩情我李三福记在心头了,放心,我一定会回来还药钱的。”

说完这话,他忍着左腿的痛处,赶紧离开。

天黑透了,李三福却从城里出来,为了能快些回家,他走了山道。

子夜时分,李三福走在山道上,除了朦胧的月光外,连小道都看不清。

正在他火急火了的回去时,前头来了人,他们点着火把子。

近了一看,见是一顶大红轿子,这半夜三更的,谁家还有出嫁的新娘子?

李三福往旁边让开,心头虽狐疑,但也不想多管闲事,再说一想到梦里他那美貌媳妇逃了,他就恨得牙痒痒的,正是归心似箭。

喜轿经过李三福的身边,抬轿的人看到他,脸色微变,赶忙移开目光。

李三福心头更觉奇怪,眼看着轿子就要过去,他忽然叫住:“等等。”

对方一听到这声音,不但没有停下,反而跑得飞快。

李三福想也没想的追上去,左腿的痛处使他皱眉,但他也不管不顾了。

毕竟抬着轿子,又是山道,哪能跑得过他,轿子被李三福拦下了。

“你们看到我跑什么?做贼心虚?”

眼前的几位轿夫,里头有一人是认得李三福的,就是隔壁村的,不然这些人找不准新娘子。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