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你的R头作文 腿张大点就能吃扇贝什么意思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1、这是一种比较污的话,扇贝隐晦的指女性的隐私部位,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是情侣间的污段子,是说想与另一方发生关系、同房进行房事,并且方式是用嘴巴,但要注意说这话的场合,不然会被骂的。

2、把女生的隐私部位叫成扇贝,是因为二者外形很像,扇贝属于隐晦称呼,基本上老司机一听就知道它代指的部位,可并不是简单的吃扇贝海鲜之类的。

3、情侣或者夫妻间说一些有内涵意思的梗有助于培养感情,男性说这话是在暗示女性,他想同房并用嘴巴来替女生服务。

以上是腿张大点就能吃扇贝什么意思具体的介绍。

白锦和王氏听到声响,朝院前看去,就见两少年郎将肩头的柴禾往地上一扔,转身就往山下跑,连一句话都不曾留的。

白锦立即追了出去,就看到大的那个回了个头,说是给奶奶送来的柴禾,以后家里的重活交给他们做。

说完就跑远了。

白锦看着眼前两捆柴,能烧几日了,这两个弟弟倒是心地好。

祖孙两人的午饭,是白锦就着炸油的锅做成的汤面条,这也是白锦来了这个时代吃得最满足的一顿。

虽然她以前不是很爱吃面食,可是相较于豆饭,面条简直是人间美味儿。

吃了一顿饱的,白锦和王氏便去地里了,种子种下去,不但要施肥,也得除草,再加上白锦是这个时代第一个人种田还能施肥的人,以至于周围的草都长得很快。

才几日光景就长了起来,王氏还有些惊讶,说是这块地肥,是块好地。

当祖孙两人从地里回来时,白锦再次发现屋里的水缸已经满了,莫不是两个弟弟又给他们挑水了。

王氏感叹道:“这两孩子终于长大了,知道疼人了。”

白锦心想着,明个儿再遇上,叫上两人留下来吃饭。

入夜,白锦又借着火把子做针线活,王氏也在一旁帮她。

夜深了,白锦才睡下。

清晨,白锦才睁开眼睛,却发现床边睡下的奶奶早已经起了床,她有些迷糊的起床,脑中出现滴滴声,她连忙闭上眼睛。

【主人,我是系统9234,主人种的作物已经顺利的发芽,种植经验两颗星,可购买以下物品供主人选择。】

很快在空格旁边亮了几处,分别是:香皂、洗洁精、洗衣粉。

然而这些物品就必须用两颗星的种植经验来兑换,而先前没有出现这个兑换功能,是因为种子没有发芽,还不能保证种植的作物能不能活。

白锦看到这三样,她就心痒难耐,她都想要啊,自打买了猪油后,锅碗瓢盆都不好洗了。

再说她一但将两颗星的种植经验给换了,那她想积赞三颗星买缝纫机的事,岂不是又做不到了?

白锦决定先想一想,她没有急着兑换。

起床推门出来,就看到王氏在厨房里忙碌,吃过早饭后,两人就得下地去,王氏不想白锦干粗活,除草捉虫的事才会带上她。

今个儿吃豆饭,但加了盐和油,这么揭开锅,也闻到了香气。

两人在灶台前坐下吃饭,白锦却发现王氏的手指缝里全是漆黑的,昨日在地里做事回来,似乎就没有将手洗干净,今天做饭,也是这么洗的豆子。

一想到这儿,白锦立即做下决定,她要买香皂,左右碗没洗干净,大不了在开水里烫干净,但是手都洗不干净,那就不舒服了,她也不能将那些布料摸脏了。

白锦吃过饭后,立即回屋闭上眼睛,确定了下来,转眼一大块香皂在手上,比她前一世看到的份量大的多,省着点儿用,能用好久了。

话说,她还没有好好的用香皂洗一个好澡,今晚她大概可以试试了。

白锦拿出香皂,说是昨个儿去城里遇上的走商那儿低价买的,说是能净手和净身。

于是她做了个示范,教王氏用香皂洗去指甲缝里的脏黑之物。

看着一盆清水变黑,白锦万分庆幸自己兑换的是香皂,洗完了,手不仅变白了,手上的余香也令王氏满脸惊叹。

“这也太香了,年轻时也见过权贵夫人和小姐们,也不见他们用过这样的。”

王氏拿着自己的手在鼻端下闻个不停。

白锦笑了笑,她也仔细的洗了一遍手,发现看着白嫩的小手,一洗完,盆里的水也脏了,可见她平时的手有多脏。

不过小手变得不仅白还滑了不少。

“咱们可得省着用,这可是世间难得的好东西,以后还不知道买不买得到,咱们将这东西藏起来再下地。”

王氏一脸宝贝的样子,白锦也由着她,她想到晚上两人洗澡后的模样,可以香喷喷的睡个觉。

到了地里,白锦果然发现自己种下的红薯苗长出来了,等再长高点,她就可以牵插了,一想到这么一大块地的苗呢,她要不要再找几块地做牵插呢?

要是红薯丰收了,村里人谁还愿意吃这豆饭呢。

白锦看向王氏,问道:“奶奶,咱们还有荒地么?我种的这苗子可以牵插的,看着是这么一块地的苗子,却能牵手出不少地来,到时候就有了收成,保证比豆子丰收。”

王氏一听,有些茫然的看着她问:“这些到底种的什么,这苗子我怎么瞧着就不曾见过,当真是能吃的?”

白锦点头。

王氏信了她的话,想了想说道:“我这几年开荒了两亩地,可是都下了豆种呢。”

白锦一听,想起系统给她科普的知识,于是说道:“豆种地也能牵插呢,只是要牵插种植的稀一些,也算是合理利用了。”

王氏自然也担心豆子的收成,但是看着孙媳妇那满脸的欢喜,她也就由着她了。

这边看蔬菜苗子,也跟着长了出来,白锦很有一种成就感。

王氏看着这块地里的东西长势这么好,直说孙卫民家的地真是肥,是块好地交给她种了。

两人除完草从地里出来,上了村道,正准备回家吃饭去,就远远地看到李家两兄弟一人挑着一桶水往山脚下的茅屋去,这是又乘着他们不在家帮着做事儿了。

“奶奶,咱们走快些,今个儿留他们在家里吃饭,我做油渣饼给他们吃。”

先前炸油的油渣,她们没舍得吃的,就留在了那儿。

于是祖孙两人快步回了茅屋,与两兄弟撞了个正着。

李明亮和李明兴对上白锦的眼神就脸红,就想赶紧走。

白锦却叫住了他们,“走什么走,既然都来了,吃了午饭再走。”

“不用了,嫂子,家里也做好了,我们这就走了。”

李明亮一边说着一边就要逃去。

“站住,嫂子要吃了你们不成,都给我老实的坐下了。”

两人被白锦说得不敢动了,只好在长板凳前坐下。

王氏看着这两个孙子,脸上尽是笑容,从屋里烧了开水出来,兑了糖水给两人喝。

白锦却开始揉面。

李明亮坐在板凳上,忽然发觉板凳有些松动了,还在摇晃着,于是他叫弟弟起来,两人就动手修起了板凳。

正在两人忙着修板凳的时候,厨房里传来油荤香,两兄弟的肚子不约而同的咕噜声响起。

李明亮朝厨房瞥去一眼,就看到白锦一个小身影,正在灶台前忙碌,她从怀里拿出手帕抹了一把额头时,李明亮看到那帕子角露出的精致花样,他的脸更红了。

外头人都说嫂子是大富家中的女子,他大哥定是留不住,可是现在他看来,嫂子最是贤惠,比村里的那些妇人们还要贤惠,做饭的模样也是好看极了。

板凳修好了,又修了锄头,簸箕……

白锦朝外头两人找事情做的两兄弟看了一眼,说道:“成了,赶紧跟着奶奶去洗手,咱们吃饭了。”

王氏自打早上将那双漆黑的手洗了个白净后,对这洗手也注重起来,立即带着两孙子来到水盆前。

平素也就往水里洗一把就算了,今个儿两兄弟却看到奶奶拿出一块白白的香香的东西往两人手上抹。

“仔细洗了,今个儿吃油渣饼,就用手抓来吃,手得洗干净了。”

王氏一旁交代,两兄弟一脸憨厚的点头。

有了这香皂抹手,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他们认为洗干净的手一放入水盆中,清水都变黑了。

两兄弟一脸不可思议。

王氏见了,连忙将水倒了,再倒上一盆水净手。

终于手洗干净,原本黑黄的双手变白了,两兄弟看着自己手,连着指甲缝的泥土什么的,都不见了,两人还拿起来闻了闻,舍不得放下。

王氏笑看着两人,随即宝贝的将香皂放回屋里。

白锦炸好的油渣饼端上来,喊两人坐过来吃。

闻到这油香味道,两人早已经咽口水,怕有好些日子没有沾油荤了,盐也是吃得少。

如白锦这样油盐适量的吃食,那就美味。

四人在小八仙桌前坐下,王氏没说开吃,两少年郎不敢动手。

“吃吧,你们嫂子的厨艺不错,以后要帮着做事,就正大光明的,你嫂子现在做绣活,的确做不了这粗活,老婆子我年纪大了,也没有什么力气,你们帮着做,饿肚子了就来这儿吃饭。”

两人连忙点头,老大李明亮开口说道:“大哥不在,村里人也别想欺负嫂子,我们以后会护着嫂子的。”

这话说得王氏很满意,便叫两人赶紧吃饭了,想必下午李家那边的地还得干活。

两人终于伸手去拿饼,当那又香又脆的油渣饼落入嘴中时,舌头差一点儿吞了下去,这也太好吃了,就算以前大哥从外头回来,在外头买的香油饼,也没有这么好吃的。

“嫂子,这味道也太好吃了。”

李明兴忍不住开口,旁边坐着的王氏也赞同,三福果然是有福气的孩子,娶的媳妇这么能干。

“好吃就都吃完,吃饱了,下午好干活。”

两人点头,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吃得自然多。

白锦准备了不少,她想着自己再多做些绣活,送货后就再买些粗面粉去。

很快一盘油渣饼吃完,两人还有些意犹未尽,白锦却起身入厨房,又给两人各自端上一碗疙瘩汤。

“没吃饱,锅里还有。”

两人欣喜的端着碗吃。

终于肚子吃得圆滚滚的,两人却没有马上要走,李明亮说道:“嫂子,我瞧着这屋里的桌椅少了些,我和弟弟会些木活,这几日给你们做些来。”

还有这手艺呢,白锦点头应了声好。

王氏却惊异的问道:“你们会木工活呢?”

李明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奶奶,我们两以前总喜欢去孙三叔家里,也就学了一些皮毛,原本打算今年跟着孙三叔学木工活计的,就是爹娘不同意。”

王氏听后疑惑的问道:“为何不同意?”

李明亮原本明亮的眼神里黯淡了下来,说道:“地里没人下地干活,家里已经有大哥赚现钱,我们两兄弟得留在家里种地呢。”

王氏听了冷哼一声,说道:“就说他们自私,还真是一点儿也没有改,你们现在十四五岁的年纪,最是好学手艺的年纪,这是要耽搁了的。”

然而王氏是做不了李家的主的,也只能惋惜的看着两个孩子。

吃完饭后,两人也不能久留了,就匆匆地回去了。

王氏看着厨房里收拾碗筷的白锦,问道:“孙媳妇,面粉怕是都用上了吧?”

白锦点头,安慰她,“奶奶,不急,等我这一批货做完,就能再买些回来了。”

王氏就是觉得这孩子太实诚,自己也在长身体的时候,怎么就不给自己留一些。

这边李家两兄弟回到李家院里时,就撞上了妹妹李娇从屋里出来,看到两人撑大了的肚皮,疑惑的问道:“你们吃过午饭了?”

两人不知道怎么答时,李娇问到两人身上的油香,还有奇怪又好闻的清香,疑惑的问道:“你们上哪儿去了,为什么身上有油香,还有什么时候你们的手这么白了。”

两兄弟赶紧将手藏在身后,李明亮郁闷的看了妹妹一眼,说道:“问那么多做什么,我们歇了晌就下地干活了,你安生在家里做针线活就行了。”

说完这话,两兄弟快上两步回了屋,独留李娇在原处猜疑不定。

李家院里的午饭吃的仍旧是豆饭,没油没盐的,人都要没力气了。

李勇从屋后出来,带着泥巴的手就伸手过去端了碗,对着鲁氏说道:“赶紧买些肉来,这天天下地劳作,没有肉吃,人受不住。”

鲁氏却开始数落大儿子还不带钱回来,家里那点儿钱要坐吃山空了。

这么一说,大儿子也出门好几日了,要是往日,也该回来一趟了。

李娇却在这个时候开口告状:“爹,娘,二哥三哥在外头吃了肉,我都闻到了。”

李勇朝女儿看去一眼,吞咽着嘴中干干的豆饭,问道:“他们能去哪儿吃肉?这肉很便宜么?”

没人相信李娇的话,而屋里的两兄弟却赶紧换衣净手,将身上的味道抹了去。

鲁氏朝西屋喊了一声,“出来吃饭了。”

两兄弟也跟着出来,又简单的吃了一些豆饭,无人察觉,李娇却心头郁闷,难道是她鼻子出问题了。

两兄弟跟着下地干活去了,李娇被派去山上砍柴。

李娇看着自己的手,粗糙无比,不由得想起了大嫂的手,那么白那么嫩,是不用做事的手呢。

正在砍柴的李娇抬头抹汗时,发现山上下来两人,瞧着模样是翻山越岭的走来的,她知道去城里的路还可以走山路,但是她不曾走过,都说那山里头什么都有,不如入城的村道安全。

两人越走越近了,李娇认出其中一人,不正是村里的吴高?看到这人,李娇有些惧怕,她在村里最是讨厌胡四娘,她做的媒,十个有八个过不好的。

而胡四娘的丈夫吴高,本就带着一脸的凶相,长得不壮实,但眼睛溜溜转,像是随时在打什么主意。

此时吴高身边的那个人,却是五大三粗,倒八眉,四方脸,四肢发达,看得李娇惧怕。

这人像个屠夫似的,李娇入城的时候见过街上卖肉的屠夫,身上都带着凶杀气,让她很反感。

于是李娇矮着身子,躲在茅草丛中,等两人径直往村里走去了,李娇才松了口气,不知道吴高带这么一个人入村是什么意思?不会是胡四娘最近相看的亲事?

山脚茅屋前,白锦乘着王氏去了地里,她将两人的脏衣裳拿出来装入盆中,就端着盆往河边去。

这段时间一直是王氏在洗衣扫地,不让她干粗活,她过意不去。

这会儿天还没有黑,白锦来到小河边,也没有遇上村里人,大多在地里还没有回来呢。

白锦寻了一处树下的阴凉处,将木盆放下,刚蹲身洗衣,就感觉自己似乎被人盯着,她抬头看了一眼,就见对面不远处站着两人。

其中一人正是吴高,而吴高身边那个身强体壮的汉子,却是带着一脸的凶相。

白锦暗感不妙,她的眼神朝吴高的手看去一眼,上面还包扎着,显然没有好全,此时的吴高也发觉了她的目光,唇角扬起一抹邪笑。

转眼两人涉水过来了,白锦立即端起木盆往回走,脚步也是飞快,然而这两人有备而来,齐刷刷冲过来,体力上她根本不是对手。

吴高的手受了伤不能动手,就一脚绊倒白锦,帮着旁边的汉子将白锦按倒在地上。

白锦手中的木盆掉在地上,衣裳散落,自己整个人也是摔倒在碎石上,全身发痛。

吴高的眼神还阴狠的朝四下里看了一眼,说道:“快些完事儿,等会就将人带走。”

旁边的人正是城里的屠夫杨大郎,听到这话,便立即解裤头,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惊慌不定的白锦,感叹道:“老子单身二十几年,倒还让我遇上这绝色了。”

“这女人长得好看,以后就是我杨大郎的媳妇。”

说完这话,眼看着他的裤头就要解下,白锦慌忙间抓起石头朝按着她的吴高砸去,这一次砸中吴高的额头,转眼额头冒了血。

吴高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身子软了下去。

白锦乘着这机会,连忙朝前头爬,想要逃走,然而哪是这杨大郎的对手,他长手一捞,抓住了白锦的脚腕往后一拖,白锦的身子在地上被石子摩擦,痛得直掉泪。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