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那个还在人家里面呢 一下又一下的撞着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掌柜过来,将门一关,邀两人坐下,他看着白锦衣裳上的花样,点了点头,说道:“样式倒是新颖,就是这颜色太过素了,你还会哪派的刺绣?”

这刺绣还分门派?

白锦自是答不上,王氏也是多年不曾接触这个,一时间也没能听懂,问道:“还讲究哪个门派?”

掌柜一听,皱眉,只好耐着性子解释道:“陵城四名绣,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王氏还真不知道。

掌柜见状,摆了摆,“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你们这是来做绣娘的?”

王氏讨好的说道:“地里事儿多,做不了绣娘,要不给点儿小活计,我们能做。”

掌柜有些没耐心了,正要拒绝,白锦开了口:“我刚才进了铺子,发现不少女眷爱在铺里买手帕,这帕子上的花样却有些单一了。”

掌柜看向她,有意思,小小年纪,有眼力见,于是问她可有什么想法。

白锦便说道:“要不就将这手帕的活计交给我,我会绣不少花样,你们若是喜欢,我还可以变着法子儿来。”

掌柜听了动容,这手帕其实铺里不是拿来卖的,而是拿来送人的,只要在铺里买了足够量的绣品,就能得到一块手帕。

手帕也不过是边角料,但额外的在上头刺些新颖的花样,的确更招人眼。

暂且信了这两人一回,于是叫伙计拿了一小袋碎布过来,交给两人看,问道:“知道怎么做手帕?”

白锦还在努力想着怎么做,王氏便接下了话,“那都不是问题的。”

边角布料也是上等好料,在掌柜眼中没什么,在庄户这儿却是难得一见,王氏接过袋子,很是宝贝。

掌柜问两人带回家做的话,有什么值钱之物押在这儿,交货了再还给他们。

这一下王氏为难了,她零光一身,没有值钱的东西。

白锦却是想也没有想的,将头上的银簪交了出来,说道:“做生意讲究一个信任,我们是稻香村的村民,这也是我的家传之宝,若是可以,此物先押在这儿。”

对方看了一眼银簪,很是普通,但那银簪上的一个字,却也相信了她的传家之宝一说。

“这银簪虽不值钱,你也算是有诚信,那就这么着吧。”

于是两人在铺里领了边角布料和刺绣丝钱,谈好了做成一块手帕的价格,她和王氏从铺子出来了。

王氏还一脸的不可思议,看着孙媳妇,掐了自己一把,说道:“这样就交给我们了,我以前可不曾遇上过。”

白锦看着手中一小袋布料,不以为意,说道:“奶奶,不过是不要的布料,用来做手帕能赚上钱,但是咱们的花样,也的确新颖,他们开铺子的财大气粗,想来是不担心这个呢。”

王氏叹了口气,点头,却是对这一袋布料宝贝得紧。

身上都没有钱,入了城,也没有银子买个肉包子什么的,于是祖孙两人就这么零光的走到了牌坊下。

王氏看了这个孙媳妇一眼,犹豫了一下,她又转身往里走,叫白锦在这儿等她。

没多会儿,王氏手中拿着一个荷叶包着的肉包子过来了,上来就将之塞到了白锦的手中,说道:“快吃,乘着热乎。”

白锦没想到王氏再回去是给她买肉包子去了,而且只买了一个,显然她自己都没有吃的。

白锦见王氏朝前快步而去,是不想看到肉包子咽口水,她也忍不住将荷叶包好,打算回去的路上和奶奶分享。

她一定要借着这个做手帕的机会,努力的赚钱给奶奶花。

萍水相逢,却将她当亲孙女似的看待,这份恩情,她记在心头。

这个肉包子一直拿在手上,直到到了村门口,白锦才将荷叶打开,掰开一半送到王氏的手中。

“奶奶,以后我会赚钱,我们还能吃到更多的肉包子。”

王氏说不饿,想将一半肉包子还给她,却在听到她这话时,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奶奶这么些年都习惯了,只要孙媳妇能留下来,三福有个家,我就知足了。”

合着是怕她跑了,果然奶奶很心疼三福呢。

两人几口就将肉包子给吃完了,虽然只是尝了个味道,可两人也显得很知足。

入村时,白锦发现不少村里人看着她,田地里劳作的一位妇人嗓门儿大,说道:“噫,没有跑呢?你们先前说婶子将人带去城里认了路,指不定就不回来了,怎么没有呢?”

其他的妇人连忙拉了她一把,“少说两句,这事还不得迟早的事。”

王氏听了,却是扬着头带着白锦走过村道,才不理会这些看戏的村民。

白锦来到这个小村子,她已经听过不下十回,说她会跑掉的话。

她被李三福强行带回村的那一刻,她是想离开的,后来听说山上有豺狼,她就改变了主意。

还有她发现这李三福长相看着凶,人却是不坏,也听话。

既然已经回不去了,到哪儿不是待着,在这个村里,除了李家院里的那些人,至少还算好说话的。

祖孙两人回到茅屋前,就见茅屋外正有个身影,不正是小姑子李娇,她在东张西望的,是想入屋偷点儿什么?

李娇见两人回来,眼神就停留在了白锦的新衣上,她脸上明显有着惊艳还有嫉妒。

这花布在村里头的确少见,大家伙的多是穿着青灰黑,难得穿花布。

白锦本就生得好,做出的衣裳针法又细致,自然上身效果也是极好,却是看红了李娇的眼。

王氏问这孙女什么事儿,李娇却是不接话,也不叫奶奶,匆匆的走了。

“奶奶,以后出门,咱们大门上锁吧。”

白锦看着虚掩着的门,好在屋里家徒四壁,什么也没有。

王氏听了这话,也明白了她的意思,说道:“左右孙媳妇也知道了入城的路,以后你入城,我就在家里守家。”

这让白锦又想起了村里人说的话,就不怕她跑了么?

白锦点了点头。

做手帕收边口,王氏是得心应手,显然年轻的时候做惯了的。

不过绣什么花样呢,看着这么多的碎布,她得多做几款出来。

要是她有一个缝纫机就好了,这样做衣服不是更方便,尤其是锁边,那叫一个快的,哪像现在,一针一线的,做得再细致也不及缝纫机来得轻巧。

不知道她的系统能不能得到这样奖励呢?

白锦才这么想着,脑中就响起了滴滴声。

【主人,我是系统9234,主人的需求[缝纫机1台],缺少种植经验三颗星。】

【主人,快将种子种下吧,种植经验立即上升两颗星哦。】

原来还可以这样的,种植经验可以购物,白锦想到这些蔬菜种子,便看向王氏,“奶奶,今个儿这些碎布先放一放,我得下地干活去。”

王氏一听,忙问道:“你一个人去,那得多辛苦,奶奶同你一起。”

捱不过王氏,只好跟她一起去了地里,白锦悄悄地将种子从空格里拿了出来。

这会儿王氏在地里开垄碎土,白锦就在旁边浇种施肥。

王氏看着她手中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还问这些东西会长出什么,白锦说是在山上采摘的蔬菜种,两三个月就有收成了。

这么快的,王氏还不信,但是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她没有再多问了。

这么一忙活,天都黑透了,祖孙两人又累又饿的从地里回来。

王氏在灶台前煮豆子,白锦坐在板凳上,闭上眼睛,系统告诉她,她的种植经验提升为两颗星,等种下去的能长出来后有了收成,她就能提升三颗星了,也就是说,她就能拥有一台缝纫机了。

白锦忽然想到一个发财致富的好捷径。

有了缝纫机的话,她岂不是能做出不少衣裳来,又快又好看,再绣上她上一世所见所闻的所有花样,还不得在这个时代赚笔大钱?

白锦一想到这个就激动,改善生活,从种田开始。

接的手帕绣活,王氏帮了白锦不少,她虽然双手记忆,会下意识的做出来,但终归这种感觉容易被她的感知影响,可是有了王氏的帮忙,她就学到了不少知识。

王氏的手因为干了一辈子农活,变得很粗糙,不适合再拿起绣花针。

而眼下这些边角布,就算是不要的边角料,也是极其贵重的,布料摸在手上,虽然没有白锦先前穿的那一套锦衣好,但是也不差多少了。

手帕上到底绣什么,白锦想了一夜,她在地上画出几种花样出来,由王氏帮着看。

白锦是喜欢雏菊的,小巧又好看,可王氏却觉得牡丹好看,富贵花开的样子,喻意好。

定下花样后,白锦刺绣,在屋里一坐便是一天。

王氏做家务都是轻手轻脚的,等白锦将绣好的手帕放回桌案上,准备出来活动活动,才知奶奶已经将她的衣裳全部洗了,又将屋里屋外打扫的很干净。

王氏看到她,说道:“等这批货交上了,赚了钱,咱们买些盐和肉去,你在长身体,不经熬的。”

那是的,她现在吃着这些豆饭,只能算是活着,没滋没味儿的。

这么接连做了三日,白锦感觉全身都僵硬了,但她的第一批货做出来了。

剩下的最后两块小碎布,做成手帕又嫌不大气,扔了又无法与东家交代。

于是白锦在上头绣上一个心形,简单的一个图形,却是一点儿小心思。

王氏见了也是会心一笑,说指不定东家一高兴,将这两块小手帕送给她们也说不定。

做好了第一批货,白锦得去交货了,想到家里还留有的丝线,王氏得留下来守家。

这一次只有白锦独自一人去城里,好在她记性不错,这条二十几里的路,也都记下了。

为了早点儿回来,也不想村里人发现,白锦是天堪堪亮的时候就出发的。

不要说她怕不怕,她连晚上跟奶奶睡在茅屋里都有些害怕,但是她也不再娇情,她得适应这儿。

白锦出村时,没有遇上人,也免得这些人咬舌根,她就这样快步的往城里去,似乎有了赚钱的动力,走路也不是那么辛苦了。

太阳快到半空时,她到了绣楼前,那伙计看到她很有些意外,这么快就弄好了呢?比绣楼里的绣娘还要快。

来到小帐房,当着掌柜的面,将袋子打开,里头是新做好的手帕。

看着里头花开富贵的牡丹,掌柜和伙计都惊讶出声,“这花样你也会呢,城中四位名绣都不见有人绣得出来。”

白锦万分庆幸听了奶奶的话,果然越华丽的越好。

再翻到底下绣的小雏菊,掌柜的一开始没看入眼,不过多看两眼后,他又觉得有意思,“这些红黄橙紫的艳色加上这小雏菊,当真是耐看,可以送给未出阁的姑娘。”

白锦也是这么想的。

货很满意,掌柜收下了,先前说好的,做一块给十文钱,因为白锦绣的牡丹太过显眼,又有特色,牡丹花样的却是给了她十五文。

转眼她得到了四百五十文,至于最后的两块小手帕,掌柜看到后,脸上全是笑意:“这两块呢,就是故意放进去的,数量倒也数过,见你也如实将两块手帕交回来,还极有心思的在上头绣了花样。”

“这样吧,这两块手帕给你了,以后如这样花样的,也可以绣制一些,送给那些年纪小的姑娘们。”

白锦高兴的应下,她和奶奶身上没有手帕,有时候出汗了很不方便,她自是喜欢的。

收下银两,她押在这儿的银簪也都还给了她,再次拿到边角料碎布,就不用再抵押了,人家相信她。

白锦背着袋子从绣楼出来,怀里是沉沉的银袋子,她开心的吁了口气。

走在街上的白锦,首先想到的是先买盐,她已经好久没有吃到加盐的豆子了,还有,他们是不是可以不用吃豆饭了。

于是白锦进入粮铺,她寻了一圈,只见里头最贵的就是粗面粉,至于精面细米,这儿的人听都没有听到过。

而且这粗面粉,也不是人人都吃得起的,产量极低,真正用来充饥的还是粗粮。

白锦只敢买了三升粗面粉吃,随后才去了盐铺称了一斤盐,没想这一斤盐就用了百文钱。

盐是真的贵。

白锦再往热闹的市场去,她想买些猪油回去,可以不吃肉,但菜里不能没有油,人不吃油盐,会受不了。

看着肉摊前围满的人,个个看着,下手的却是少,一问价格,猪油三十文一斤,肥肉十五文一斤。

白锦买了两斤肥油,用荷叶包着放回背箩子里。

再一盘算手中的银钱,这么用下去没法存着买床和被褥了,她得省着点儿花。

然而经过肉包子摊子时,她忍不住停步,想到奶奶手头没钱时,也会为她买下一个肉包子,那是她两世以来吃到最好吃的肉包子。

白锦又拿了银子出来,五文一个的肉包子,里头包了一点点肉,而包子还是暗黄色的粗面做成。

白锦买下四个肉包子,也舍不得吃,一并放入背箩中。

正在白锦张望着是出城还是再去逛逛时,不远处给人拉货的稻香村年轻小伙孙泉看到了白锦。

孙泉是稻香村木匠孙三叔的大儿子,今年个弱冠之年,却没有成亲,不过孙家在村里头还是过得挺好的,温饱不成问题。

这会儿孙泉看到白锦后,原本还有一趟货要拉的,他立即婉拒了,说家中有事儿,便赶着牛车往白锦走来。

“是三福媳妇呢,我是稻香村的孙泉,我爹是孙卫民。”

孙泉上前自报家门。

白锦原本没有认出人来,听他这么一说,原来是一个村的,于是点了点头,她种的地还是他们家的呢。

“三福媳妇这是要去哪儿?我带你一程?”

刚才白锦在人群里听说附近有一个码头,来往的船商不少,她要不要去看看,正好她找不到方向。

于是白锦说想去码头。

孙泉的脸色便有些古怪了,原本含笑的脸上笑容消失,孙泉问道:“三福媳妇这是要上哪儿去?”

“就去码头转转,要是不方便,我可以走过去的,没关系。”

白锦没有多想,可是孙泉听到这话,心头就不舒服了,脸色也变得难看,说道:“三福媳妇要不坐上我的牛车先回村吧,三福在外头赚钱不容易。”

“以前三福不着调,那是没有成家,现在好不容易成了婚,可把弟媳捧在掌心的,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弟媳还是别到处乱走的好。”

白锦算是听明白了,这是担心她要从码头坐船逃走么?她有些哭笑不得,想来稻香村的村民还挺团结,个个担心她逃走。

“那好吧,我坐你的车回村里去。”

白锦也不再解释,毕竟她随时要逃走的话早已经深入人心。

孙泉见她坐上了牛车,心情好了不少,于是拉货的生意也不做了,先将三福的媳妇拉回村里再说,可别到时三福回来,连媳妇都跑了。

能坐牛车回村,那当真省了不少事情,不然凭着白锦那双腿走二十几里路的,那还不得辛苦死。

不过回去的途中,孙泉还是很腼腆,不太好意思说话。

这么回到村里,也才用了一个时辰的样子,不过白锦的屁股却颠簸得有些受不住。

到了村口从牛车上下来,白锦感激对方,从背箩里拿出两个肉包子答谢,孙泉哪敢要,白锦也不喜欢占人便宜的,她将肉包子用荷叶包着往牛车上一放就赶紧走。

孙泉也不想引起村里人误会,不敢追上去还她了,只好赶着牛车离去。

可是这一幕,却是被不远处在地里劳作的李家孪生兄弟看到了。

李明亮和李明兴看着两人争执的样子,很是生气,李明亮小声说道:“大哥不在,大嫂怎么可以与别的男人走一起。”

李明兴也觉得自己没能看护好大嫂,都说大嫂有可能离开稻香村,就没有想到村里人掂记大嫂,也对,大嫂长得这么好看,村里的男人哪个不心动。

两人这么想着,也不干活了,李明亮说道:“乘着爹不在,咱们上山砍柴去,以后要常去奶奶那儿走走,让村里人知道,家里还是有男丁撑门户的。”

两兄弟一拍即合,地里除草的事也不管了,就这么上了山。

白锦回到茅屋前,王氏看到她有些惊讶,这回来的还蛮快的,一问之下才知是孙泉的牛车送回来的,王氏很高兴。

她说道:“以后你去城里,就去你孙三叔家里说说,他家大儿子大清早赶着牛车去城里拉货,你若许能跟上一段呢。”

白锦点头,整个稻香村,也只有这么一头牛。

将背箩子放下,白锦高兴的从里头拿出肉包子,她说半路自己吃了,余下的两个硬是塞到了王氏的手中。

王氏很感动,倒是临老了还能享到孙媳妇的福。

王氏看到她从背箩里拿出来的猪油还有粗面粉与盐,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会不会买得太多了。”

“奶奶,我又接了一些布料回来刺绣,咱们绣的这些,掌柜很喜欢,只要能做这手工,咱们就能赚钱,就不怕没钱用。”

王氏含笑看着白锦,就是觉得她做这么多的绣活辛苦。

祖孙两人将猪油拿出来,洗净切了炸成油。

王氏在灶台前煸油的时候,白锦坐在一旁添柴,却发现柴禾烧得只剩下最后几把,她的眼神看向王氏的手,那上面还有柴禾刺到的伤口。

“奶奶,吃完饭,我上山去砍柴去。”

王氏一听这话,连忙制止:“不成,现在就靠着你这一双手赚钱,万不能伤着了,不然这刺绣的活,你就干不了。”

白锦看着自己的双手,这几日的劳作,的确要起茧子,但是她还得生存,怎么可能让一个老人家来照顾她。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