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作文 撞得她说不出话来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白锦睡得沉,李三福却悄悄地起来,他一想到明个儿要入山,不想娇滴滴的小媳妇做粗活,他便按着她今日所说的,先给这地里翻新,再开坑,过几日上山再挖种子去。

白锦大清早起来,没有发现板凳上睡着的李三福,她正疑惑间,东屋门外墙角处,传来锄头落地的声音。

白锦刚从内室出来,就看到卷着裤管进进来的李三福,那高大威猛的身材将外头的光线都遮挡住了。

白锦惊讶的问道:“你去地里了?”

李三福来到木盆前净手,一边接话:“那地又重新翻新了一遍,还按你要求,每隔三步开了垄,等山头没有了豺狼,咱们就上山寻种子去。”

白锦没想到他半夜出去干活,说这汉子粗糙,这点儿上却又挺温柔的。

“我知道了,你安心入山,只是你一夜没睡,会不会—”

“不会,我以前在外跑镖都习惯了。”

李三福净了手,却没有要出门的意思,眼神盯着她的手看,那模样不会是还想摸一摸。

白锦才这么想着,他就又拉起了她的小手捂在掌心,这手软的,他都舍不得放下了,可惜晚上没有抱着睡。

“你身体好些了么?”

李三福直勾勾的看着白锦,原本放下堤防的白锦又提起了心,依着她的性子,想一巴掌挥过去,才受感动瞬间又没了。

天天脑子里只想着要睡她,白锦认为不能惯了他这毛病,于是故意生着小娇气,“没有,你别问,问了我生气。”

“为什么?”

李三福的语气明显放软。

白锦又给他一点儿甜头,语气放软,“我身体不好,心情自然就不好,晚上的话,你先睡板凳上。”

李三福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又有些怕她生气的样子,忍住了,于是他用力的在她小手上揉捏了一把,还放在他嘴里要咬。

白锦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坏毛病,还好他没有真的下嘴,不然她一巴掌招呼过去,这汉子才生出好印象,这是要毁了所有的温柔。

可是他不下重嘴吧,她的掌心却被他啃得**,好郁闷。

“三福,三福,在么,咱们要入山了。”

外头传来村里人的声音,终于将李三福变得正常,他依依不舍的放开她的手,还意犹味尽的说道:“你的手好香甜。”

早上起床没起手,你觉得香甜。

李三福看了白锦一眼,就这么出去了。

看到这个高大的背影出了门,白锦松了口气,再看向自己的右手,感觉手心还有些发痒。

村长家里还真给白锦送来一袋大豆,是村长的夫人李氏送来的,这李氏是个有眼力见的,一入院门,故意大着嗓门说道:“这就先借给三福媳妇吃了,改日还上就是。”

“三福分开另起炉灶的事,村里人都知道,这一袋豆子,能吃一段时间,有什么事儿,三福媳妇莫怕,去找我就是。”

有村长夫人这话一说出来,这一袋豆子算是保住,不然保不齐这鲁氏又要得了去,待会非要说是三福上山帮忙,村里人给的,那就又有得闹了。

送走村长夫人,白锦看着这一袋豆子,她在想着要怎么弄才好吃一些。

那边鲁氏从堂屋里往东屋这边瞥了一眼,眼神停留在这一袋豆子上。

白锦没有理会,她从屋里找了一个竹篮子装上三升豆子,她就出了门。

村里大家共用的祖祠前有石磨,村里人要磨什么都可以去那儿借用。

白锦到了祖祠前,这儿一个人也没有,想来都早早的下地干活,都是吃豆饭,青黄不接之时,也没有这闲暇来这儿磨粉。

白锦一边磨着豆粉,一边怀念前一世的破壁机,看着她这双娇嫩的白手,怕是要变粗了。

终于磨完了豆粉,她用布包着放入蓝子里,就这么的回到了李家院。

鲁氏还在偷看,不明白白锦要弄什么好吃的,不就是豆饭么,她还出个门去。

小灶台放了柴,白锦好半晌才点着火,随后架上小锅子,她做起了豆粉糊糊吃。

要是能放点儿盐就好了,可惜连盐都买不起。

白锦坐在廊下喝豆粉糊糊,李家从地里回来的男人在不远处吃着豆饭。

李家两个孪生弟弟仍旧偷偷打量着白锦,眼神里的好奇心不减,动不动就脸红。

李娇小声低咕:“真会吃,吃个豆饭还要弄成糊糊,就不像是个庄户人。”

白锦自然听到了,她才不理呢。

吃饱了,她要下地干活去,李三福在地里开了垄,她也该将种子种下去了,她一样样的依着系统,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惊喜。

吃完豆粉糊糊,白锦就扛着锄头出门,鲁氏很惊讶,“这儿媳妇这么娇气,还带着锄头出门,会不会用呢?不会是又去哪儿挖野菜去了吧,哼,看你们能熬到几时。”

白锦来到地里,也没有遇上村里人,她一个人做事还挺清静的。

有生以来第一次种田,可是她的理论知识比谁都好,主要是做得不好,系统还有提示音,这真是手把手的教她种田。

乘着无人,她从空格里拿出种子,却发现种子变多了,她到这会儿才发现,系统是根据她地里的大小来调整的,好在她当时没有一口气将种子吃完,不然要后悔死。

这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白锦还是有些受不住,看着早已经开垦了的地,她都有些累。

劳累了半日,施了肥,种子下了地,也没有打算回去吃午饭,将最后一点儿收尾工作做完再说。

待晌午过后,白锦已经被晒得全身是汗了,她才从地里抬起头来,这会儿只想在哪个阴凉处躺一会儿,她真的很累。

于是她寻了一棵树靠着坐下,就见田埂上来了一位老妪,手里提着一个水袋,却是朝她走来的。

走近了,白锦才发现这人面善,但她可以肯定,没有见过这位老人家。

老妪来到白锦面前,有些心疼的说道:“丫头,口渴了吧,没见过午饭也不吃在地里劳累的。”

听到这关切的声音,白锦还有些茫然,她起身看着这个老人家,那老妪却将手中的水袋交给她,拉着她又坐下了。

“你许是不认得我,我是三福的奶奶,三福与你成婚那日,我没去,不过现在瞧着这孙媳妇儿,却是替三福高兴。”

“我早上就注意你了,看着娇弱,做起事来却是有股子蛮劲,居然将这地给种下了,你种的什么呢?我看半天了也没有看明白。”

白锦还有些懵,三福的奶奶,怎么没有人提起过。

但白锦还是礼貌的叫了一声奶奶好。

王氏听着她这一声奶奶,脸上笑开了花,叹了口气说道:“三福每次回来,都会偷偷的去看我一眼,这一次准是儿媳妇拦着了。”

还有这样的事,这让白锦想起上一次鲁氏说分家的事,村里人都嘲笑她。

李家一脉单传,到三福这儿才有了三兄弟,所以这奶奶还在世呢,就分了家,不但分家还不照顾老人家,还拦着儿子不去见奶奶,也太狠了。

“奶奶住在哪儿?”

白锦才问出口,王氏便朝村里头最偏僻的山脚下一指,“那间茅屋就是了,以后你要是饿了肚子,就来找奶奶,奶奶年年都会自己种些豆子,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

“你这孩子,这么瘦,就别这么辛苦了,这地里的活,下次我帮你做。”

白锦哪敢让老人家做,这前身多半是大家闺秀,但她一个现代人,就算没有种过田,但也没有这么娇气的。

而且这种下去的是她喜欢吃的红薯,她还是挺乐意的。

与王氏聊了一会儿,才知道早在六年前就分了家的,是鲁氏太过厉害,将王氏赶出了家门,那李家院里原本是祖宅,如今让这个老人家独自住在山脚的茅屋里。

白锦瞧着她还算健朗,吃了老人家送来的山泉水,白锦对这个奶奶有了一些了解,心着等红薯有了收成,她要给奶奶送些去,李家院里那些人,就别想吃了。

王氏听她说两亩地种了大半,余下的地没种了,于是问她要不要豆种,白锦摆手,她没打算种豆子。

送走王氏,白锦正要回去,系统又发出滴滴声。

【主人,我是系统9234,恭喜主人种子下地,奖励物品纳入空格。】

白锦连忙闭上眼睛去看,只见里头有几个亮光,但系统提示她选择,居然全是蔬菜瓜果,只是她只能选择三样。

白锦很激动,这都是她前一世爱吃的,她得想想最爱吃的是哪种。

这时代都没看到过蔬菜瓜果,于是她点了三下,茄子、黄瓜、四季豆,这三样周期短,下足了肥料,温度天气合适,很快就能丰收。

黄瓜能当水果吃,茄子是她喜欢吃的,四季豆长得多又快。

转眼空格中多了三样种子,她才发现系统为何只给她三分之一块地的红薯种,原来是留一点儿地给她种蔬菜的。

白锦这会儿又累又饿的,先回去吃饱休息够了再下地。

扛着锄头回家的白锦,一入李家院门,又闻到了肉香了,合着大房一分开,李家人就天天吃肉了,这么有能耐。

白锦没有理会,将锄头往地上一放,又煮食起豆粉糊糊。

离着太阳下山还早,她要不要做会儿针线活?她将李三福的衣裳改小了,穿是能穿,但是换洗的太少,衣裳难得干。

白锦回到屋里就拿起了针线活,这双巧手有记忆功能,做起针线活不马虎,一切都显得熟悉又陌生。

白锦正做得仔细,忽然感觉到窗户边似乎有人,她立即抬头看去,就见李娇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手中的花布。

“嫂子手中的花布是从哪儿来的?不会是大哥藏了私房钱吧。”

李娇立即朝院里喊:“娘,大哥存了私房钱给嫂子买了新布。”

鲁氏从厨房里出来,正想借题发挥一下,屋里坐着的白锦却早已经放下针线,推开东屋的门,看向院中的母女两人,说道:“三福赚了那么多的钱交回来,你们顿顿吃肉就没有给他留的,合着我自个儿买块花布,也要算在三福的头上。”

“怎么,今日还想来抢一抢么,你们敢抢,我就敢找村长评理,我自个儿买的,你们也敢抢。”

鲁氏咬了咬牙,不确定的问道:“你这么来了咱们家,你手上还有银子?”

“那自是有的,怎么着,连银子也想抢?”

这会儿没有其他人,她可不惯着这毛病,就得硬气一点儿,在她知道鲁氏将奶奶赶出家门那刻开始,她就没再打算尊重她了。

鲁氏冷哼一声,自是不敢接话,但心里头却是惊喜,等三福出了门,就把她身上的银子搜刮来,然后再将她卖了。

鲁氏不敢再问了,李娇却是嫉妒的要死,她从小到大就没有穿过这么好看的布料,她是嫂子,不该让着她这个妹妹么,也该先给她买才是。

“娘。”

李娇跟着鲁氏进屋了,显然是磨着要这花布,白锦就听到里头鲁氏在咒骂,这是想骂给她听的意思。

白锦想着这院里也是不清静,于是想到了山脚下的奶奶王氏,她便带上花布提着竹篮子往山脚下的茅屋走去。

王氏独自一人坐在茅屋前,眼睛却是盯着村里,看到曾经住过几十年的院子,眼眶里有了热意,儿子儿媳妇容不下她,临老了还得这般孤苦。

王氏从怀里拿出帕子抹了一把眼角,就听到脆声声的一声唤:“奶奶,我想在你这儿坐会儿,可好?”

王氏连忙抬头,看着眼前的孙媳妇,脸上笑开了花,眼眶里的热意还没有褪去,她便立即起身,把板凳让出来。

“好,好,好,快坐。”

白锦却是顺手从旁边拿了小板凳在她对面坐下。

王氏看着她竹篮子里做了一半的衣袖,见那袖口收边时,不想落了线疤,便顺手绣了一朵不知名的野花,王氏惊呼出声:“你这孩子还有这绣功呢?”

白锦看向那袖口,她有些心虚,她自己没有这绣功,就是这双手很巧,她想要绣什么花,似乎手都能做出来似的。

于是白锦点头。

“孩子,不得了,你是大家闺秀,会这绣活,那还种什么地,这绣功就能养活自己了。”

王氏显得很激动。

白锦倒是没有想到,她眼下才种下的地,没有这么快有收成,的确她需要一个门路过活。

王氏拿着她做好的袖子翻看了许久,说道:“明个儿我带你进城,那绣庄里就是缺绣娘。”

去绣庄,她不想呢,她还得听系统的,好生种田。

“奶奶,可以接私活回家做么?我担心地里的东西,不想去绣庄。”

王氏听了,也理解她的心情,当年她也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地方,才没有去做绣娘。

“你这孩子挺顾家的,这事儿就难办些,那绣庄里的布料,都是上等的好布,咱们没法拿回家刺绣,还有啊,你这双手,这么柔软,要是干农活变粗了,就绣不了。”

王氏看了看孙媳妇的手,感觉很可惜,这孩子是大户家里出来的,可惜她还要干农活,但是在村里,不种田,就连吃饭都难。

原来还这样的,白锦听了也觉得有道理,想想她手上一块花棉布,李家院的人看了都想占为己有,要是她拿回客人的好布,那岂不是得时时提防。

王氏问白锦家里可有粮食?她是猜得到了,家里那两个是不可能给大房留粮食。

白锦说借了村长家的粮食,还能吃上一段时间。

王氏却是起身回了屋,随后提了一麻袋豆子出来,交给白锦说道:“见了新媳妇,我这个做奶奶的也没有什么传家宝贝,就这豆子,你带回去充饥,奶奶吃得不多,粮食还有剩余的。”

白锦哪能接了这老人家的豆子,她自是不愿意接,还陪在一旁跟王氏聊着家常,也就熟络了起来。

白锦也从王氏嘴中听到李三福不少事情。

李三福十二岁就出门混了,皆因家里没有粮食,养不起这么多张嘴,而且李家的田地不多,每年缴了税赋就所剩不多了。

李三福出门学过木匠也学过厨工,还曾跑去酒楼里给人看马厩,总之做过不少事情,却没有一样坚持下来的,村里人就说这人在外头不着调,人家出门能赚钱,他出门在外头混迹,钱没见拿回来。

直到十四那年遇上了一位游侠做了师父,就学会了功夫,从此跟着镖局讨生活,村里人对他的口碑也就好了。

王氏心疼这个大孙子,说家里那两个老的多是向着自己,赚回来的钱都不曾给这大孙子留一点儿的。

有时候李三福从外头拿了银子出来,这鲁氏还故意说家里没有粮食,害得李三福饿了肚子,是在奶奶这儿吃了一碗豆饭充饥。

不过说起这个来,王氏又指着自己身上的衣裳,这布还是三福买的,是棉布,她平素都舍不得穿呢,若不是去见孙媳妇,她是不上身的。

白锦看着这个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她心头感触,觉得以后李三福陪伴不了的,她来多陪陪她。

天黑了,白锦提着竹篮子从山脚下来,才到李家院门外,就听到里头闹闹哄哄的,原来李三福带着村里人下山了,里头不少村民正在讨论这山上豺狼的事。

“三福明个儿就走呢?怎么这么急,三福,你当真看清楚了,这一群豺狼已经离开了稻香村?”

有村里的妇人担忧的问。

李三福正要答话,鲁氏便说道:“这一次我大儿亲自上的山,大家伙的也都看到了,豺狼不过是路过,这个时节,留下来的豺狼也讨不到吃的,就不要再担心了。”

“至于我大儿子出门的事,那明个儿自是要出去的,这家里头还有这么多张嘴要养活的,他不出门赚钱,钱从何处来?”

“我今个儿跟孩子他爹商量好了,大儿子明个儿大清早就去,我听说城里镖局正好有一趟去往江陵的,工钱不错,可不能错过了。”

村里人听着,想要挽留,可大家伙的也知道这鲁氏的性子,这么求着她,除非拿什么来补偿,不然她能在村里头说好一阵子,觉得大家伙的欠她人情。

这会儿村长发话,“今日入山,的确看到了,脚印很浅,没有再发现新的脚印,大概是离开了稻香村的,既然三福得出门,大家也不好相留,赚钱要紧。”

“以后大家上山,还是别去深山里头,也都结伴而行才好。”

村长孙全胜的话还是让村里人信服的,既然村长发了话,也没有人再多说什么了,都要出院门,就遇上了进来的白锦。

看到这美貌的新妇,村里不少年轻小伙都忍不住多打量了一眼,十里八乡的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女子,李三福真是好福气。

年轻小伙是羡慕的,可那些村里的妇人却认为这女人怕是难以留住,而且她穿的粗布衣裳,可她身上独有的气质,却还是让这些女人自愧不如,不免生出嫉妒,尤其是未出阁的姑娘们。

白锦被人一顿打量的,她没有理会,而是往东屋里走。

李三福看到小媳妇进来了,心早已经飞走了,于三步并做两步的跟着入了东屋。

鲁氏在背后看着,冷哼一声,说道:“明个儿人一走,看你还能得意到几时。”

李娇却小声开口:“娘,你答应我的,那些花布得留给我,我看到嫂子会刺绣,上头绣的花样也太看好了。”

鲁氏不以为意,“你奶奶也会刺绣,可有什么用。”

李娇撇了撇嘴,心想着她都有好些年没有穿过新衣了,要是得了那两匹花布,她就留到相亲的时候再穿。

东屋里,白锦将竹篮子放下,李三福就进来了。

李三福一靠近,白锦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炙人,这浓烈的荷尔蒙,白锦感觉有些招架不住。

李三福在这个时候开口:“明个儿我就出远门了,今晚咱们圆房。”

白锦立即回头看他,想看他是不是开玩笑的,但显然她想多了,李三福不仅一本正经,眼神还从她的小手一路看到她的胸口。

她才十六岁,还没完全长大,胸口也只是隆起一点,然而却足够令他咽口水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