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紫到发黑的木棒上写作业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放冰块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等待安小诺的那段时间里,足够两个小家伙了解傅云笙的信息,大明星,那说明他很有钱,安宝贝偷偷用手机上网查了傅云笙,长得也很可以,最重要的是脾气很好,不像战擎渊,冷冰冰的,还惹哭了妈咪,简直就是爹地的完美人选。

安小诺尴尬得简直要钻地缝了。

傅云笙原本也有些尴尬,可他是演员,绷得住,又看到安小诺的反应,觉得有趣,反倒是不尴尬了。

好不容易到家了,安小诺才松了口气,看着两个小家伙,又板起了脸:“说说吧,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儿?”

两个小家伙对视一眼,安宝贝抿了抿唇,开口了:“幼儿园太无聊了,一群小屁孩太闹,不想去。”

安小诺抽了抽嘴角,你自己就是小屁孩一个,还嫌弃人家?不过想想儿子的智商,又觉得让儿子去上幼儿园确实太为难他了。

“宝贝,妈咪知道你不喜欢幼儿园,可小朋友就应该体验成长的快乐呀,你看妹妹不就很喜欢吗?”

安贝贝在一旁使劲点头,幼儿园多好玩呀,那么多小朋友,还有好吃的。

安宝贝撇嘴,一群只会哭闹的小屁孩有什么好玩的。

“他们太笨了。”安宝贝冷酷地说道。

安小诺心累,不是他们笨,是你太聪明了,谁能想到才四岁的小家伙就已经学完了初中的课程了呢,哦不,她家宝贝已经开始自学高中的所有课程了。

不过一想到这么聪明的儿子是自己生的,安小诺心里就美滋滋的,当年她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留下了他们。

当年她被安若琳设计失身,又目睹了母亲被活活气死,就这样还不够,安若琳还对她赶尽杀绝,逼得她四处躲藏,最终只能远遁国外,可谁曾想到,那个时候的她竟然怀孕了。

等她发现时,都已经四个多月了。

她想引产,这孩子是她屈辱的见证,她不想留下,可当她躺在手术台上时,却感受到了胎动,那一刻,安小诺哭了。

生命的律动让她无法狠心抛弃他们,于是,她选择生下了他们。

回想起当年的事儿,安小诺神情有片刻的恍惚。安宝贝见状,轻轻握住了安小诺的手,安贝贝也抱住了她的胳膊。

安小诺回过神来,就对上了两个小家伙担忧的视线,心中微暖,都过去了,现在的她再也不是过去那个无能的安小诺了。

安家人欠她的一切她终将一样一样讨回来。

“妈咪没事儿。”安小诺抱住两个小家伙,在他们脸上亲了一口。

这一次,安宝贝难得没有躲,耳朵却是悄悄红了。

安小诺觉得好玩儿,又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口,哈哈,她儿子害羞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

安宝贝皱着眉头,无奈地开口:“妈咪~男女授受不亲。”

“好啦好啦,不亲了,不过以后不可以自己偷偷跑出幼儿园了知道吗?这样会让妈咪担心的。”

两个小家伙乖巧地点点头,至于有没有听进去那就不知道了。

“妈咪,那我们什么时候跟漂亮叔叔吃饭?”安贝贝一脸期待地问道。

安小诺一顿,“你就这么喜欢他?”

安贝贝毫不犹豫地点头:“喜欢呀。”

她掰着手指开始细数,“漂亮哥哥长得好看,跟妈咪配;他是大明星,很有钱的,妈咪要是跟他在一起,就不用辛苦工作了;而且他还很温柔,给我买好吃的。”

安小诺一头黑线,她觉得最后一条才是重点。

“安贝贝,不许胡说。”她跟傅云笙怎么可能呢。

“我才没有胡说呢,哥哥也觉得他很合适的,是不是,哥哥?”

安小诺看向儿子,谁知安宝贝却一本正经地点头:“确实不错,妈咪,你可以考虑一下。”

安小诺嘴角抽了又抽,张嘴想说什么,又把话咽了下去,算了,她跟两个小屁孩说这些他们也无法理解。

“我去做饭,你们去给老师打电话道歉,今天你们擅自跑出来,把老师都吓死了知道吗?”

两个小家伙乖乖应声,等安小诺一走,安贝贝就迫不及待地看向哥哥,安宝贝不紧不慢地拿出手机,给傅云笙去了电话。

妈咪不主动,那么就只好他们来帮忙了。哎,做小孩真是太难了,不仅要上学,还要操心妈咪的终身大事。

……

第二天,安小诺还在埋头做设计,就接到了傅云笙的电话,他是来邀请她共进午餐的。

安小诺自认跟他不熟,本想拒绝,话到嘴边,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午餐的地点并不远,不过私密性却很好,想想也能理解,傅云笙好歹是大明星,要是被拍了难免会有麻烦。

安小诺到的时候,傅云笙已经到了。

“听贝贝说了你的口味,就先点了几道,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要添加的。”摘下口罩的傅云笙温润尔雅,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如贵公子般的气质,矜贵、温雅,如春风。

安小诺:“……”这两个小叛徒,竟然这么快就把她卖了。

看着桌上几乎都是自己爱吃的菜,安小诺抿了抿唇:“谢谢,这些就够了。”

饭吃到一半,安小诺正在思考着该怎么开口才能显得不尴尬时,就听到傅云笙说道:“其实今天请你吃饭,是有件事想拜托你。”

嗯?

“什么事儿?”

“四个月后是我奶奶的八十大寿,上次我奶奶看到你给我母亲设计的项链,十分喜欢你的设计,所以我想拜托你,能否为我奶奶设计一件生日礼物。”

原来是这样,她是真怕傅云笙跟着两个小家伙瞎胡闹,尽管这种可能性很小。

“不是不行,不过这个月我手头上有一件急活,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一个月帮你设计,你看怎么样?”

“当然可以。”傅云笙十分开心,他没想到安小诺这么快就答应了。

“那你就跟我说说具体要求吧,比如老太太的喜好。”安小诺已经从包里拿出了笔和纸,这是她的职业习惯。

傅云笙说了自己的要求。

知道他是请自己做设计的,安小诺一下子就放松了,眼前的饭菜都变得可口了不少。

……

战擎渊中午约了客户吃饭,刚走进餐厅大厅,眸光随意一扫,就顿住了。

只见不远处,安小诺和一个男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跟面对他时如刺猬一般牙尖嘴利的状态完全不同。

深眸中渐渐染上了不悦,战擎渊想也不想地朝他们走了过去。

安小诺正在和傅云笙讨论关于生日礼物的设计,眼前忽然落下一道阴影,她抬眸,正对上战擎渊冷沉的双眸。

安小诺:“……”怎么走到哪里都能遇见这煞神。

“安小诺。”战擎渊见她不理自己,主动开口,语气却冷得掉渣。

安小诺挤出一抹笑:“战总。”

傅云笙听到她的称呼,眼眸微微一闪。

“工作完成了?”战擎渊冷声问道。

安小诺指了指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战总,现在是午休时间。”总不能让她为了工作连饭都不吃吧,她是人又不是铁人。

闻言,战擎渊眼底快速闪过一丝恼怒,却转瞬即逝。

两人目光相触,气氛却越来越冷凝。

“战总,久仰大名。”傅云笙忽然笑着开口。

战擎渊的目光从安小诺的身上移开,冷冷地盯着傅云笙。

傅云笙:“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傅云笙。”

傅云笙?

战擎渊眉头微皱:“傅家的?”

傅云笙不意外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笑着点头:“之前就听家父说起过战总,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见,战总也来这里吃饭?”

“不吃饭来餐厅?”战擎渊冷嗤一声。

傅云笙:“……”早就听闻战家这位当家人脾气不好,今天算是领教了。

“你,跟我过来。”战擎渊冷声说道,话却是对着安小诺说的。

安小诺不想动,“战总,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就算是有事儿也不该现在说。

战擎渊冷冷地盯着她:“是要我请你吗?”

安小诺依旧不动,她又不是战擎渊家的保姆,挥之即来,招之即去,干嘛要听他的。

战擎渊眼底戾气一闪而过,二话不说,捏住她的胳膊就将她扯了起来,安小诺没有防备,被他扯得一个趔趄,幸好及时扶住了餐桌的边缘,要不然她就要跟大地母亲来个亲密接触了。

傅云笙脸上笑意顿时消失不见,蹙眉,神情不悦:“战总,你这是做什么?”

“我与我的员工说话,跟你有什么关系?”

饶是傅云笙好脾气,被人再而三地怼,也渐渐生了怒气,“但是小诺不想跟你走,你看不出来吗?”

小诺?叫得可真够亲密的!

安小诺恨恨咬牙,这战擎渊怕不是神经病啊,可大庭广众的,她也不想跟他在这儿争执,他不嫌丢人,她还要脸呢。

安小诺对着傅云笙笑了笑,“抱歉,我离开一会儿。”

傅云笙一脸关切地看着她:“我就在这里等你,有事喊我。”

战擎渊听了这话,嘲讽地看了他一眼,拉着安小诺就走。

“你慢点。”安小诺不满地道,战擎渊反倒加快了步伐,气得安小诺脸都红了。

砰——

包厢的大门狠狠关上,战擎渊猛地一甩手,安小诺差点被他甩到地上去。

安小诺也火了,揉着发红的手腕,恼怒地道:“战擎渊你有病吧。”她好好地跟朋友吃饭,这男人发什么疯,有病就去医院看医生啊。

战擎渊见她差点摔倒,心中隐隐有丝悔意,可听到她的话,怒意顿时涌上心头,想也不想地说道:“一夜情就算了,竟然还跟男人卿卿我我,你的孩子知道你是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安小诺脸青了,眼底满是屈辱,手不自觉握成了拳头。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