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家里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作文 妈妈说只要爸爸不在家她就是我的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安小诺没有错过安若琳眼神中的躲闪,嘴角勾起,看起来笑盈盈的,“好姐姐”三个字,是特意咬重的重音。

休息室里的人齐齐看着安小诺那张清纯却又魅惑的脸。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融合在一张脸上,美得惊心动魄。

平心而论,安若琳在公司里已经算是大美人了,可跟安小诺一比,就显得俗气了。

“怎么回事,这是安小姐的妹妹吗?”

“我记得安家只有一位小姐,可刚才这位‘安小姐’却叫那位‘姐姐’,看来她们的确是姐妹无疑了!”

“可是我怎么看安小姐,也就是我们未来的总裁夫人脸色不太对劲儿?”

安若琳听到这群人议论纷纷的声音,气得脸色涨红,吼道:“都给我滚出去!”

一群人吓了一跳,又不敢招惹安若琳,连忙争先恐后地跑了。

等休息室都清空了,安若琳才看向安小诺。

“安小诺你还真是不长记性,如果你能听话老老实实呆在国外,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回来!”

“生路?”安小诺讽刺勾唇,掀起眸子看着她,眼神中布满玩味的冷意,“你对我赶尽杀绝,还说给我生路,安若琳,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也不必再演戏了。”

安若琳五年前就想毁了她,不,不仅是想毁了她,她是要逼死她!

她逼近安若琳,嘴角挂着笑,眼底却满是冷意,一字一句,温柔开口,“五年了,安若琳,有些账我们也该算一算了!”

这五年,每一天她都活在恨意里,现在,她回来了。

对上安小诺的眼神,安若琳脊背发凉,心中慌乱不已,可以想到那个男人,她很快冷静下来,眯眼看她,“你到底回来做什么?!”

不管是五年前还是现在,她都有办法让安小诺如五年前一般,一无所有,所以,没什么好怕的。

“是这家公司高薪聘请我来当首席设计师,你说我回来做什么?”

抢走她的一切吗?

呵。

安小诺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看向安若琳的目光带着审视,还夹杂着五年前的新仇旧恨。

五年了,她是该拿回属于她的一切!

安若琳攥紧拳心,死死地盯着安小诺,“也就是说,你准备一直呆在这里?”

“没错,我会一直留在这里。”

“不行!”

安若琳冷着脸看着她,五年过去,安小诺这张脸出落得越发清纯媚人了,如果这张脸被那位看到,那还得了!

安小诺笑了,“行不行可不是你说了算。安若琳,我听说你要跟战家的当家人订婚了?”

安若琳心提到嗓子眼,“你……关你什么事?!”

当然……和她没关系。

安小诺只是觉着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儿子的脸跟那个战家当家人那么像,就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安若琳忍不住扬起声音道,“我警告你,我不准你靠近他半步,不然……我就立刻让所有人都知道当年你为了二十万出卖自己的初夜给朱健的事!”

安小诺眼眸微沉,明明是安若琳设计了她,可到了她嘴中却成了她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初夜!

安小诺冷笑一声,缓声开口,“我可没你和你妈那么贱,喜欢贴着别人的男人不放。不过——想威胁我?那你大可以试试。”

真以为她还是以前那个任她揉搓的安小诺吗?

安若琳当然不敢把这件事说出去,当年朱健也在现场,她又跟对方发生了争吵,如果这件事被抖出来,那位只要稍微一查就能查出真相。

到时候她就完了!

安若琳暗暗松了一口气。

“那要看你表现了!”

安若琳昂起头,又恢复了之前颐指气使的姿态,眼眸微闪一道精光,她必须要想办法把安小诺从公司里赶走。

“既然你是公司的设计师,那好,我订婚项链的事就交给你了,你必须要设计出一条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项链,不然我就以未来总裁夫人的名义开除你!”

“抱歉,我不打算给你设计项链。”

“你说什么?”安若琳恼怒。

安小诺意味不明地笑着道,“Y国的首相夫人、R的总理夫人、T国的女王都想要我的设计,可就连她们都要排队,你算老几?”

区区一个总裁夫人能比得过她那些客户吗?

安小诺的目光明明白白地写着“你配吗”三个大字!

安若琳气得咬牙,正想发作,却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她眼珠一转,立刻伪装成一副委屈的模样,“妹妹,我只是想让你设计一条订婚项链来祝福我们,可是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知道我快要跟他订婚,你心里肯定嫉妒。从小到大一直是这样,只要我有的你都要抢走,可是……那是你姐夫啊!”

“你怎么能对你姐夫存那种心思!”

门外,战擎渊脚步一顿,眼眸微深,嘴角惯性地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心中隐隐闪过一丝对这个还没见面的未来“小姨子”的厌恶。

安小诺以为安若琳被迫害妄想症发作了,抱着胳膊冷笑,“安若琳,你又演戏给谁看呢?”

安若琳声音里带了哭腔,满是委屈地道,“我没有,妹妹,我是你姐姐,你怎么能直接喊我名字?”

安若琳抬手去抓她的手,尖锐的指甲将安小诺的手背抓出了几道痕迹,她痛得微微蹙眉抽手,抬眸正对上安若琳得意的眼神。

“啊!”

她分明没用多大力气,可安若琳却整个人往后退,后腰一下子撞在桌子上,疼得她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下一秒,安小诺手腕就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牢牢抓住了。

她抬眸,倏然撞入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里。

像,太像了。

简直就是她儿子的翻版!

狭长的凤眸,上挑的多情又无情的弧度,鼻梁高挺,薄唇绯色,掀起一丝缝隙,那狭长的凤眸眼尾处点了一颗泪痣,让他这张脸被这一点睛之笔增添了几分蛊惑。

这就是安若琳的未婚夫。

“谁允许你动手的?”男人冷声开口,目光之中带了几分冷意。

战擎渊也注意到了安小诺的长相,安小诺长得比安若琳要勾人多了,她长了一张灿若桃花的小脸,五官精致,桃花眸里藏着星光一般闪烁,看起来灵动狡黠,无论是生气还是皱眉,都别有一番味道,眼神清澈,看起来单纯无辜。

如果,她不是刚刚把安若琳甩出去的话!

男人扯得安小诺手腕生疼。

她忍住痛意,昂头,勾唇,“您哪只眼睛看到我动手了?战先生,姐妹间小打小闹多了去了,你该不会是连这个都管吧?我只是轻轻碰了一下你的宝贝,谁让她那么不经摔?”

不经摔的安若琳:“……”

战擎渊一愣,偏头看向安若琳泪眼朦胧的模样,手上不自觉用了力,盯紧安小诺这张小脸反讽,“这就是安家的教养?”

安小诺疼得蹙眉,“我的教养怎么了?比起我来,你的教养就好了吗?战先生,麻烦你松手!毕竟我可是你未来的小姨子。”

她眼珠子转了转,笑盈盈地开口:“还是……你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战擎渊到底松开了手,扫了她一眼,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嫌弃,“我对你这种身材瘪平的女人没兴趣!”

安小诺,“……”

她哪里身材瘪平,哪里哪里,他是眼瞎了吗?

安小诺气笑了!

战擎渊不跟她废话,转身便把安若琳从地上扶了起来,安若琳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还在替她解释,“不关妹妹的事,是我不小心没站稳,你不要怪她,你千万别怪她。”

安小诺听到安若琳的“解释”,只是冷笑,她安若琳演过的戏还少吗?

战擎渊垂眸看着安若琳没说话。

他跟安若琳订婚只是因为五年前的那件事,他亏欠她一个责任,战家家训不允许他做不忠不孝不负责任的人,所以,安若琳他不得不娶。

好在安若琳的确是个不错的未婚妻子,这么多年来,乖巧听话,安分守己,娶了她倒也不算勉强。

看着安若琳此时委屈的模样,又看了一眼嚣张的安小诺,战擎渊眉头微蹙,冷声道,“道歉!”

安小诺抱臂站在一边,目光变冷,笑道,“战先生,你没听到我亲爱的姐姐说是她自己没站稳吗?”

战擎渊看着她,眸光迫人,声音都冷了八度,“我说,跟她道歉。”

麻蛋!没完了是吧!

安小诺没忍住,直接抬腿狠狠地踹向了男人……的下半身——

助理大惊失色,“战总!”

安小诺这一脚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哪怕是平日里冷静自持的战擎渊,也没料到她会有这一手,被她这一脚踢了个正着!

登时,男人脸色一变,手臂撑着桌子,一手撑着膝盖,疼得额角青筋暴起,额头上很快渗出了一层冷汗!

他闷哼一声,脸色铁青。

这个女人,下脚太狠了!

安若琳和助理,以及保镖们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安小诺看着男人铁青的脸色,暗道一声活该。

看不出安若琳演戏是他眼瞎,与她无关,可逼着她给那白莲花道歉就不能忍了。

可看着战擎渊越来越黑的脸,安小诺眼底还是缓缓浮现了一丝心虚,该不会真的将人给踢坏了吧?

“是你咎由自取!不能怨我!”

安小诺丢下一句,趁着所有人没反应过来,溜之大吉。

安若琳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惊慌大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叫医生啊!”

“对对,叫医生!”

天呐,那个安小诺到底是不是女人?

安若琳气得不行,“我去找安小诺算账!”

要是得罪了战擎渊,那她以后可就完了,安小诺这个害人精!

男人一声低斥,“回来!”

安若琳咬紧下嘴唇,委屈地看着他,“战总。”

他为什么不让她找安小诺算账?难道他看上她了?

男人额角青筋直跳,深吸一口气,“我没事。”

伤到那里怎么可能没事?

男人休息半晌都无法缓解疼痛,脸色发青,他目光阴沉沉地盯着安小诺逃离的方向,咬牙切齿,“安小诺!”半夜里妈妈对我说,只要你爸爸没有在家的时候。妈妈就是你的人了。随便你怎么都可以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