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课代表趴下开让我桶作文 罚只能尿一半剩下一半憋着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数学课代表叹气,所以啊,她看到夏余生的眼里,从来都没有她。

至于温芷柔。

余生从来都是温柔以待,不悔这么对她。

“何姨,你先回去吧。我找我朋友过来就好了,家里没人也不好。”数学课代表想接机找苏沫出来。

“可是,我的任务就是照顾好太太啊。”何姨说道。

“就当是我想和朋友叙叙旧了,你先回去吧。”数学课代表说着。

何姨点头,收拾收拾,就回别墅了。

苏沫来医院,都已经是下午了。

苏沫接到数学课代表的电话,先是一惊,后来就是训斥。

走了这么久,电话也不通,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吓得苏沫都差点报警了。

苏沫接到数学课代表的电话就马不停蹄的来医院了。

“不悔,你怎么搞得?”苏沫放下手提包。

“没什么,就是得病了。”数学课代表说道。

“你生病了,鹿宝呢?”苏沫说道。数学课代表从未离开过鹿宝,也没有生过这么大的病。

苏沫唯一的想法就是:“你被卖到非洲,当老黑奴啦?才多久不见,你就瘦了这么多?把我也带过去,正好我男朋友都嫌我胖呢。”

“我结婚了。”数学课代表说道。

“结婚?那是什么国家,结婚就能变瘦。”苏沫以为数学课代表在讲冷笑话,她忽然没有表情的重复数学课代表的话:“什么,你结婚了?”

“嗯。其实我应该一早就告诉你的,!”数学课代表说道。

“和谁?不悔,你这个一点都不科学啊,怎么说结婚就结婚了。”苏沫一脸担忧。

“夏余生。”数学课代表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夏余生……好耳熟的名字。等等,我想起来了。你嫁给夏氏集团的总裁了?”苏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不悔从来不会骗她,她也知道。

“嗯。”数学课代表点头。

“那鹿宝呢?鹿宝怎么办?”苏沫最担心那个爱哭鼻子的小娃娃了,毕竟她也是鹿宝的干妈。

“这就是我告诉你的原因,苏沫,可不可以帮我照看一下鹿宝。”

“什么……”

数学课代表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点一点的讲给苏沫听。

故事讲完后,苏沫都快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

乖乖,鹿宝居然是夏余生的儿子。

最可笑的是,夏余生居然不知道这件事。

数学课代表说,鹿宝现在被陌生人照顾,她不放心。如果苏沫愿意,夏妈妈会付给她工资,让她带鹿宝。

“这个,我自然是愿意。只是不悔,一年以后万一你们互相爱上彼此,怎么办?到时候,鹿宝迟早都会被发现。”苏沫说道。

“不会的,他永远都不会爱上我。”数学课代表太了解夏余生了,也太明白夏余生对她的恨了。

爱她?

当然,就算她爱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也不会再爱上他了,因为。错误已经开始了错误也会随着结束错误怎么会变,对呢?没有的什么都没有的。

这个词,永远都不会出现在夏余生的字典里。

“那好吧,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苏沫点头,其实鹿宝本就是个乖孩子,再加上是不悔开口,她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半湾别墅。

何姨在院子里晾衣服:“太太,你可回来了。”

何姨面色惊慌:“你快进去看看,少爷的脸色很不好。还有就是,你的爸爸妈妈来了。”

数学课代表一愣,爸爸妈妈?

她走进门才发现是自己的养父养母。

夏余生坐在沙发上,抬眸看着数学课代表:“你自己解决。”

养父养母坐在沙发上,吃着桌子上的各种水果。

“不悔,你去哪儿了?”养母献殷勤。

其实,养父养母对数学课代表并不好。自从,他们自己生下一个女儿之后,数学课代表的生活条件就更苦了。

甚至很多时候都对数学课代表非打即骂,后来数学课代表怀了孩子。这样,她们就借着这个理由,赶走的数学课代表。

没想到,她现在居然过得这么好。

要不是碰巧在医院看病,问了护士,要不是她们还不知道,数学课代表成了夏家的太太。

“哎呀,太太回来了。”养母笑的灿烂:“在外面逛街辛苦了吧,进来休息休息。”

数学课代表满眼无奈:“爸,妈。”

“哎。”养母见她叫自己,别提多乐呵了。

“你们,来这儿干嘛?”数学课代表觉得,无事不登三宝殿。

“你这话说的,你是我们带大的女儿哎。自然是来住这儿了,我们连行李都带来了。”

说罢,数学课代表看着客厅里的两个行李箱。

她都不打算在这里待多久!

他们倒好,把行李都搬来了。

“就是,不悔啊。你爸妈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大,现在你过上好日子了,该你报答我们的时候了。”养父说道,

数学课代表不用看夏余生的表情,她都知道他是什么表情。

可是毕竟,养父养母是把她带大的人。

她总不能把他们赶出去把。

数学课代表给养父养母安排了住处,随后,数学课代表便自己来到夏余生面前认错。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我的家人。可是我真的不能赶走她们!”数学课代表低着头,不敢看夏余生。

“你是夏太太,你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不过前提是,让他们少说话。”夏余生没有一贯的强硬,好像在为那天做过的事情做一点弥补。

数学课代表的养父母一看就是贪财的主,可是数学课代表身上也没有钱让他们贪。

“谢谢!”数学课代表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很甜,很美。

余生这算是同意了。

“你该不会以为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吧?希望你不要多想,我们既然结婚了,我也有义务收留她们。”夏余生心中烦躁。

数学课代表点头:“只要你不赶走她们,我已经很开心了。”

门被关上,夏余生的目光一愣。

这样的蠢女人,是怎么一次又一次的爬上他的床的?

第二天,夏余生依旧放了她一天假,

一来,是告诉养父养母规矩。

二来,是当做生病康复的休息时间。

其实说到底的规矩,大概就是。

现在她是夏家的媳妇,所以爸妈言行举止也要匹配得上才行,不能给夏家丢脸。

养父养母倒是激动的很,第一次住这么大的别墅,什么东西都能摸上好久好久。

“女婿去哪儿了?”养母到处转,都没有看到夏余生的踪影。

“他上班去了。”数学课代表说道,在桌子上吃着早饭。

“胡说,那么大的总裁还需要上班?”养母啧啧嘴。

“不然呢?”数学课代表不解。

“不说他了,他不在正好。不悔啊,给我和你爸一点钱,我们出去买点东西。”养母笑眯眯的。

“这里什么都有,还需要买什么。再说,我身上也没有钱。”数学课代表实话实说。

“说谁没钱我都信,你说你没钱,骗谁呢。其实,我和你爸要得也不多,就五万块嘛。”养母用手比着数字。

数学课代表叹气:“我真没有,你觉得以余生对我的态度,会给我很多钱吗?”

养父养母面面相觑,其实她们也观察出来了。

而且,夏余生从未叫过她们爸妈。

所以,数学课代表在夏家一点都不受宠?

这个消息,倒是个好消息。

“知道了,知道了。搞了半天,你也是个空壳子。”养母不耐烦的坐在桌子上。

“佳琪在哪里上大学?”数学课代表还记得这个比她小一岁的妹妹。

“美国,为了供她读大学留学,我和你爸把锅碗瓢盆都砸了卖钱了。”养母叹气。

林佳琪从小就被当成富家女养的,从小学就在国外读。

很少回来。

养母突然放下碗:“不悔,你的孩子?”

她还记得三年前那个孩子,说让数学课代表打了,她不打。

可是如今带着孩子嫁入豪门,好像不太可能。

数学课代表知道养母藏不住事情,便说:“送人了,如果想在这里安逸的住下来,就不要让余生知道这件事。”

养母故作聪明的点头:“这个是肯定的,你放心,谁都不会知道的。”

鹿宝现在有苏沫照顾,数学课代表很放心。

夏氏企业有很多公司,比如娱乐公司。而夏氏最近投资的一部电视剧,也正好开工。

作为老板,夏余生自然也去了开工仪式。

里面的主演都是导演选的,夏余生没有给过一点意见,毕竟导演也就这点潜规则的特权了。

导演客客气气的恭候这夏余生的大驾,站在门外等了好一会。

“这个夏余生是谁啊,导演都像个狗腿子一样。”林佳琪问着旁边比她先进公司的演员。

“你可小声点吧,我们这部电视剧的投资,可都是夏总投的。还有,准确来说,我们都是夏总的艺人。”女演员解释。

“你是说,这个公司的大老板,就是她?”林佳琪挑眉。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