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把笔放屁眼里不能掉作文 女生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女生坐回凳子上,夏余生说道:“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你就可以不用来上班了。”

女生点头:“下次不会了。”

“晚上会有个饭局,你安排在东湖酒店。”夏余生说道。

女生照做。

将一切都打点好了,夏余生才开车过来。

今天来的都是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不悔?真的是你。”女生站在门外休息,忽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叫她的名字。

“云歌!好久不见了。”慕云歌是女生的高中同学,曾经还追过女生。

“是够久了,高中毕业就没联系过。不过我也想过联系你,可就是联系不上了。”慕云歌是个阳光大男孩,好像忧郁和悲伤都和他没有关系。

他很爱笑,或者是只喜欢对女生这样笑。

“你来这儿做什么?”女生转移话题,不想提及以前的事情。

“这不,这里有个局,还是我爸非让我来。幸好我没拒绝,不然就看不到你了。”慕云歌笑着。

女生浅笑:“你进去吧,差不多都到齐了。”

“那你现在是?”慕云歌问。

“夏余生的秘书。”女生说道,他知道云歌想问什么。

“……”慕云歌有一丝心疼女生,夏余生有多讨厌女生,他是知道的。

饭桌上。

都在讨论C区的土地使用权。

慕云歌也是来竞争的一位。

有人说:“今天,大家也难得出来聚,倒不如把C区的事情摆平了。”

“老哥。你说怎么个摆平法?现在人慕家有权有势,说要的东西,谁敢抢?”

慕云歌听的出他们话语里有多酸,介于他是晚辈。

他还是很客气的说:“那是你们不削于要那些地,要说抢。大家都很有实力,比如夏总不也是其中一位。只是不削于和我这种人玩儿罢了,要玩就玩大的。夏总,你说对不对。”

“哈哈哈哈,小小年纪,说话倒是好听。不愧是慕氏最年轻的接班人,和夏总有的一拼。要不怎么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呢。”

女生听不懂他们的商业话语,但是她知道,他们都互相看不惯就对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准备饭局呢。

女生的脑子里都是鹿宝的影子,也不知道他好不好。

一个小时后,饭局结束。

慕云歌找到在走廊的女生:“不悔,我送你回去?”

女生摇头:“不用了。”

待夏余生走后,女生才问他:“这么晚了不回家,还叙旧?”

“走,吃饭去。”慕云歌笑道。

“你不是才吃了?”女生问。

“我吃了,你没有吃啊。况且,那桌子饭大概谁都没吃下去。”慕云歌冷哼。

说罢!

便带着女生下楼!

夏余生坐在车上,从后视镜里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他的视线。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如此气愤,大概是因为那个女人太狡猾,在他这里如愿以偿之后,又开始勾搭别的男人。

本以为会一夜不归的女生,在两点钟自己坐车回来了。

家里人都睡下了。

女生连灯都没有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却发现!

夏余生穿着睡衣,喝着红酒。

“余生,你这么晚还不睡?”女生有些意外,毕竟这是她的屋子。

“我的新婚妻子在外面和别的男人快活,让我怎么睡得着。”

女生的脑子犹如晴天霹雳,有一瞬间的空白。

余生在这里等她,就是为了兴师问罪。

她能做的,只有苍白的辩解,即便夏余生根本不相信女生说的每一个字。

“我们什么都没做,余生你不要误会。”

“我就想不通,你什么都得到了,还不满意?还要去勾引慕云歌?不过我不得不佩服你,慕云歌还真是被你勾引到手了。”

女生看着他,身子有些恍惚。她小声的问:“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对。”他点头。

夏余生猛地将女生压在身下,犹如王者一般。

他的声音嗜血:“女生,既然做了夏太太,就给我好好的。你以为你这张脸还代表你自己吗?我们夏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余生,你别这样。我和云歌什么都没有做,放开我。”

“像你这样满嘴谎言的女人,我会信你吗?”

“余生,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你那么讨厌我,为什么又要在意这些根本没有发生的事情。”

“是啊,我为什么要在意,这不得问问你自己吗?女生,你又想玩儿什么若即若离的把戏?你以为看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就会吃醋?你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

“我从来没有那么想过,无论你信不信。”

夏余生扯着女生的手,将她托到浴室。

刚才她的身体,也被慕云歌接触过吧,这样下贱的女人,只能这样洗干净。

花洒都是冷水。

刚入春的冷水,是那么的刺骨。

女生从一开始的挣扎,到后来的任由夏余生发泄。

她此刻很是狼狈,夏余生是在发疯吗?

此时的女生狼狈至及,夏余生的怒气还未消散。

他只是扯开了她的黑色工作服。然后除去最后一道障碍,就这样闯入她的身体。

在女生彻底晕倒前,夏余生说:“女生,既然嫁给我,就不能给我丢脸。如果还有下一次,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的。”

是的,又是强暴。她的眼泪忍不住就流下来了,不光是他身体上的疼痛,更多的是心灵上的疼痛,他一次又一次给予他的疼痛要怎么才能消除?

她此刻很是狼狈,夏余生是在发疯吗?

此时的女生狼狈至及,夏余生的怒气还未消散。

他只是扯开了她的黑色工作服。然后除去最后一道障碍,就这样闯入她的身体。

在女生彻底晕倒前,夏余生说:“女生,既然嫁给我,就不能给我丢脸。如果还有下一次,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的。”

是的,又是强暴。

女生双眼呆滞的看着天花板。

她不知道看了多久,她只知道。

头很晕。

第二天,夏余生去了公司。

而女生却没有来,他想,那女人不来不正好吗?天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着都烦透了。

直到快中午,夏余生接到了何姨的电话。

何姨说“少爷,你快回来。太太在浴室昏迷,到现在都没醒。”

夏余生回到家的时候,何姨已经将女生放在床上了。

她脸色惨白,浑身滚烫。夏余生的一直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女人,她不是很能跟他作对吗?

这样的女人,也会生病?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何姨着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从在浴室发现太太,何姨就将女生的身体擦干净,然后喂了一片退烧药。

本以为能退烧,可是非但没退,还越来越烫。

这才把何姨吓坏了,只好联系夏余生。

夏余生也不说话,只是瞳孔有轻微的变化,好像少了几分冰冷。

他抱起女生,快步的走下楼。

夏余生这才发现,女生身子很烫,而且她很瘦,抱起来也很轻。

他也不知道昨晚怎么回事,就是很生气。

一想到她那么晚都和慕云歌在外面,他就生气的不受控制。这种感觉很奇怪,他明明不喜欢她,相反还很恨她。

是她逼走了芷柔!

只有这样想,夏余生才会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理所应当。

这就是代价,逼走芷柔的代价。

医院。

医生说,女生是重度感冒。再加上被冷水浸泡,所以身体很虚弱,

要住院观察几天。

退了烧的女生,便开始有了知觉。

夏余生见她醒了,也没说什么。女生以为自己眼花了,现在的夏余生,就让她想到昨晚那个发疯的夏余生。

女生闭上眼睛。

像是在害怕夏余生的注视,夏余生自然将女生的表情收在眼底。

他心里越发烦躁,这种烦躁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明明是女生罪有应得。

何姨照顾女生,把她的生活用品以及手机都拿来了。

女生张唇:“何姨,我想喝口水,”

“太太,你可吓死我了。还好少爷及时回来,不然你叫我怎么办。”何姨连忙倒了一杯水给女生。

“他回来?”女生不太相信,她这模样应该是夏余生期待的样子吧,生不如死,这是夏余生说的。

“太太,其实少爷也没有看上去那么严厉。从今天这件事上,我算看出来了,少爷绝对喜欢太太。”虽然何姨很担心女生出事,可是见少爷担忧的模样。她也算高兴了,不这样,永远都不知道珍惜。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