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上面一个?下边文 一个?上面一个下边吃试图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赵芸实在揣摩不透这个男人的真实想法,只能作罢:“既如此,那芸儿谢过王爷。”

不论怎样,楚裨的出发点都是好的,且,若承继真有自保的能力,赵芸就无需时时刻刻都牵挂着他了。

“芸儿,你可曾想过,自己也练就一身本领呢?”

赵芸心下一惊,下意识地看向楚裨。

“若你自己身怀武功,就有了自保能力,遇到危险的时候也不至于自乱阵脚,你觉得呢?”

听完楚裨的话,赵芸果真思索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这一世是为复仇而来,前面的艰难险阻还有许多,她随时都不敢掉以轻心,以免重蹈覆辙。虽然赵芸聪颖,又有前世的记忆加持,但若是遇上绝对的武力值,她的那些小聪明,根本不够看。

“王爷可有好的师父,推荐给芸儿?”

“自然。明日丑时,本王在侍郎府门口等你,带你去一个地方。”

只是一夜时间,赵明珠的事迹就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

其实发簪在外男处发现,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儿,毕竟首饰这种东西,很容易丢失。

但若先有赵明珠故意陷害自己长姐呢?这样一来,她的恶名就声名远播了。

吃过午饭后,胡氏将赵芸叫进了自己房间。

“芸儿,你坦白告诉娘亲,明珠陷害长姐这件事,是否是你透露出去的?”胡氏问的直白,赵芸苦笑:“娘亲,您就如此不信任我?从昨日,女儿便未曾踏出过府中一步,不光是女儿,翠竹也是一样,既如此,那我如何传播消息?”

“那……”

“娘亲可是忘记了,昨日围观之人并不少,就算他们没有听到刘嬷嬷和孙蔓娘亲口指证赵明珠,但这些贵族夫人,哪个不是从后院宅斗里成长起来的?她们会分不清孰是孰非?”

赵芸轻易就打消了自己的疑点,胡氏轻轻叹一口气:“是娘亲不好,误会你了,芸儿,你……别生娘亲的气。”

到最后,胡氏的声音带着一些恳求。

尽管赵芸被怀疑后有些难过,但看胡氏这般,竟也生不起气。记忆中,胡氏确实偏爱了赵明珠一些,但若仔细想来,胡氏对赵明珠的好,是无止境的宠溺,并非是捧杀,反而像是讨好一般的小心翼翼。

想明白后,赵芸心下豁然开朗,将自己的手帕递给胡氏:“娘亲,鱼=芸儿昨日说那话并非无心,娘亲不要往心里去。芸儿相信,娘亲对我的爱丝毫不少。”

听赵芸这般说,胡氏破涕为笑:“娘亲还以为,再也得不到你的谅解了。”

“怎么会?我可是您亲生女儿啊。”赵芸依偎在胡氏怀里撒娇,闻着她身上浅淡的脂粉香味,嘴角带着安详的微笑。

熬到晚上,赵芸按照约定偷偷溜出了府,一出门便看到了坐在马车上的楚裨。

马场外观很简单,丝毫没有奢华之气,但赵芸入了马场后,却被吓了一跳。

马车内部还算宽敞的空间里,放着一张软塌和矮几,床榻是用上好的汉白玉做成,矮几是有些年头的紫金木雕刻而成,就连被褥,皆是上好的丝绸。

饶是赵家的家底,也不敢打造这样一辆马车。

今日楚裨仅一人出来,所以兼任车夫。

想象到赵芸看清里面后震惊的模样,楚裨促狭道:“为了获得芸儿你的信任,我可是将自己的家底一件件儿都陆续翻了出来。”

“芸儿从来没有怀疑过王爷。”赵芸笑道:“既然是合作伙伴,互相信任是最为重要的。”

马车在空旷寂静的路上奔驰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最后停在了一处已经没落的土瓦房前。

“已经到了,下来吧。”

楚裨轻车熟路地推开那扇摇摇欲坠的门,脚才在堆积的落叶上,发出如同尸骨断裂一般沉闷的声音,拐了六七个弯儿,总算停了下来。

然而赵芸定睛一看,却什么都未看到。

正想询问楚裨,却见他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子,投掷在了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一朵花上,很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平坦的地面上拔地而起一座房屋。

“这……”赵芸已经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惊呆了。

“此乃阵法,你应该听说过。”

楚裨确实从书本上了解过阵法,但现实生活中从未曾见过,所以只以为是一种传说。

但仔细想想,重生这种事情都能被自己遇到,一个阵法又算得了什么?

看赵芸处变不惊,楚裨露出一抹赞赏的神色。

“走吧,我们去会会安老。”

楚裨将将推开那扇紧闭的大门,一个略带意味的物体便朝着他们扑面而来,楚裨匆忙中拉过赵芸往旁边一闪,堪堪避过。

吧唧一声,那东西落在了地上。

赵芸定睛一看,却发现是一双鞋底都快磨掉的鞋子。

“安老,这便是你的迎客之道?”楚裨沉声问道,但语气中却听不出生气的痕迹,反而像是老朋友的调侃一般。

“哼!”楚裨话音落下,赵芸眼睁睁看着原本空无一人的座椅上,忽然出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怪老头,他还光着一只脚。

“那个丫头,你把鞋给我捡回来。”

“安老。”楚裨发声,已然带着一丝愠怒。

赵芸果真弯腰,将鞋子捡了起来,面色平静地走到安老身边,弯下腰,亲自替他将鞋穿好。

这一系列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流畅,丝毫没有扭捏作态的痕迹,即便是安老,都不禁有些呆住了。

他咋舌:“你这丫头,倒是有趣的很。”

赵芸笑笑:“我想认安老当师父,做这些事情不是很正常吗?”

“哈哈哈……”赵老爽快地大笑几声:“你这丫头我收下了!”

闻言,楚裨松一口气,他还真怕安老怪脾气一上来,不愿收赵芸为徒。

安老笑过之后,面色一紧:“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回答老头子我一个问题,回答正确,才能拜我为师。”

“一个有着前世记忆的人,该如何在这世上生存?”

安老看似漫不经心一句话,却让赵芸的心里骤然升起一股凉意。

这个老人,他仅仅只是看了她一眼,却已然看出她这具身体里,住着前世的灵魂。

赵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面对安老一针见血的问题,她面露微笑道:“自然如同平常人一般生活,前世和今生会有重合之处,但更多的是不同,因为,有着前世记忆的人,可以重写历史。”

赵芸的语气明明很平静,但这句话,却说得气势磅礴,便连楚裨都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这个女子,看似较弱的身躯下,却有着强大的灵魂,果然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藏。

“好好好!”安老连说三声“好”字,再配上他毫不收敛笑容,足以证明他对赵芸的满意:“丫头,你想跟我学什么?”

“文韬武略,阵法医术,安老想教什么,我便学什么。”

“你这丫头,倒是有些贪心啊。不过老头子我喜欢。”安老用手摸着自己花白的胡子,精明的眼神不住地打量着赵芸,许久后,他才满意地点头:“你骨骼惊奇,确是习武的好苗子,老头子我便收你这个徒弟。”

“谢过师父。”赵芸行了标准拜师礼,安老顺手拿了一本表皮已经破败到看不出字迹的书丢给了赵芸:“这个你且先拿着,这几日自己钻研一下,三日后的这个时候,再来这里找我。”

“是。”赵芸并未问为什么,便在楚裨的带领下走了出去。

回到马车上,赵芸才有一种自己处于现实生活的感觉。

“看得出来,安老很喜欢你。”楚裨轻笑道:“我认识他几年时间,从未见他对人如此和颜悦色过。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

赵芸并未回应,她只是在思考安老的那句话。

有着前世记忆的人,可不就是说的她吗?但这件事,赵芸从未告诉过任何人,安老又从何得知?或者说,他确实有不为人知的神力,可以窥探到她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

“到了。”

正想的入神,听闻楚裨的声音,赵芸将马车的帘子掀开,果真到了侍郎府的后门。

动作利落地跳下马车,赵芸正想同楚裨道再见,却听他说道:“三日后,我再来接你。若非有我带领,以你目前的实力,不可能找到安老。”

“如此,那便谢过端王。”

赵芸踏进侍郎府,天际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在她快要走回院中时,却看见身着官服的赵尔昌带着自己的贴身侍卫,步伐匆匆的离开了。

“不过卯时,爹爹怎的这般匆忙?”赵芸躲在树后轻声呢喃。

早朝时间乃卯时和辰时交接的时候,现在不过将将卯时,从侍郎府去皇宫,不过小半个时辰的路程,赵尔昌今日,委实有些早了。

但赵芸并未深究,慢慢回到闺房。

一整晚没有睡觉,她却丝毫不觉得困顿,只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安老,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轻易就窥探到赵芸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这个念头在赵芸的心里挥之不去,让她感觉自己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淡然处之。

正想着,翠竹已经端着热水进来了:“小姐,天亮了。”

“嗯。”赵芸淡淡地应了一声,缓慢从床上爬起来,洗漱过后,便去胡氏院子里一同用早膳。

赵明珠也在,只是相比较之前精致的模样,她双颊上的肉已经凹陷下去了,眼睛也不再有身材,看上去似乎老了好几岁,再也没有了之前神采奕奕的姿态。

“姐姐。”看到赵芸,赵明珠率先打了招呼,声音轻柔。

赵芸并未理会她,只是在胡氏身边坐下,亲手替胡氏盛了一碗粥放在她面前,“娘亲,女儿想同您商量一件事。”

胡氏接过碗,放在桌上,“说吧,娘亲听着。”

“三日后,女儿想去郊区的文昌苑住上一段时间,希望娘亲可以答应。”

文昌苑是赵家的一处产业,气候较好,冬暖夏凉,非常适合夏天避暑。只是位于郊区,稍显偏僻,于日常生活而言多有不便,所以在京城住惯了的赵家人,鲜少有去那儿的。

赵芸也是方才才想到,文昌苑距离安老的住宅并不算远,且她每日夜里去找安老教习,委实折腾,万一哪一天一不小心暴露了,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目前来看,拥有绝对的自由,于赵芸来说,是最好的法子。

“芸儿,你可是怕热了?既如此,那娘亲带你和明珠还有承继,一同去北方住上一段时间。”胡氏也有这方面的考量,毕竟上次朱钗之事,对赵明珠的影响确实太大,换个新环境,对她并无坏处。

赵芸却摇了摇头:“女儿只是想住在文昌苑而已。昨夜做了个梦,梦到了孩提时候的自己,突然有些怀念小时候单纯美好的日子,娘亲,您就答应芸儿吧。”

赵芸轻轻摇晃着胡氏的胳膊撒娇,长女素来独立,鲜少有撒娇的机会,所以胡氏非常受用,因此点头答应了。

“带着明珠一起吧,她……”

“不要!”

“不要!”

胡氏一席话尚未说完,便响起了两道反对的声音,当然来自于赵芸和赵明珠二人。

赵芸本就是为了避开耳目,更方便地跟安老学习,带上赵明珠,不就是把一个不安全因素摆在身边了吗?

而赵明珠却想着,自己只有在京城,才有机会摆脱掉朱钗事件带来的恶劣影响,且,她目前已经和赵芸公开交恶,没有忽视和赵尔昌镇守,赵明珠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同赵芸相处。

胡氏见二人都未曾答应,便叹气道:“也罢也罢,最好等你们爹爹下朝回来后,芸儿你在当面同他说说。”

“是,女儿明白。”

赵芸并不知道,此时在朝堂之上,发生了一件极其重大的事情。

早朝之际,在皇上即将宣布退朝之时,刑部尚书林修楷却站了出来,高声道:“皇上,微臣有一事禀告。”

此言一出,林修楷成功将朝堂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自己身上。

一般谏言,皆采用奏折的方式,但如林修楷这般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本朝从来没有过。

皇上也觉得新奇:“哦?不妨说来听听。”

林修楷应了一声,从宽大的衣袖中拿出一本奏折,交到了太监总管郭公公手中,郭公公又亲自转交给了皇上。

“微臣今日,斗胆想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揭发户部尚书沈毅清,贪污的罪证!”

林修楷中气十足的声音,顿时在朝堂之上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林大人,本官素来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在皇上和各位同僚面前诬陷我!”沈毅清长袍一甩,为官多年的气场瞬间散发了出来。

林修楷不卑不亢,只是陈述着事实:“早在几天之前,微臣便接到一封密函,其中直指户部尚书沈毅清,借着职位便利,短短几年时间里,便贪污黄金数万两。微臣乃皇上钦点的刑部尚书,自然要秉公处理,因此亲自调查了此事。”

林修楷说话的功夫,皇上已经将奏折看完了。与其说这是一份奏折,倒不如说是沈毅清的罪证来的更贴切一些,整整十二条罪责,每一条后面都摆出了足以令人信服的证据。

且,刑部尚书林修楷,乃皇上钦点,算是皇上的心腹。

“哼!”皇上将奏折甩在了沈毅清的身上,竹制的文卷打在身上有些疼,但沈毅清此时心里已然惊慌不已,当时跪在地上不住磕头:“皇上,微臣冤枉啊,望皇上明察秋毫!”

“冤枉?沈毅清,你且自己看看这份奏折,告诉朕,哪一条是冤枉你的?”

皇上声音不怒自威,且这件事发生的过于突然,沈毅清在此之前并没有听到任何风声,所以并未做准备,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好的推托之词,只能不断地朝着自己战壕里的同僚使眼色。

但在场为官的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此事不能引火上身,因此一个个都低头不语。

“尔昌,你乃本官左右手,你告诉皇上,我从未贪污!”无奈,沈毅清只能半威胁半乞求地让赵尔昌帮他开脱。

赵尔昌却叹一口气,“大人,微臣一早便说过,贪污此事决不可行,一旦被揭发,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赵尔昌的一句话,等于坐实了沈毅清的罪名。沈毅清狠狠地瞪着赵尔昌,但后者却不卑不亢地和他对视,当做回应。

“皇上,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此时,吏部尚书站了出来,看了眼匍匐在地上的沈毅清,道:“沈毅清虽官拜一品,但其权利不足以在短短几年时间里贪污如此之多的银两。所以微臣斗胆怀疑,在沈毅清背后,定有一位支持者。”

“皇上,微臣也认为孙大人所言在理,此事定要彻查,决不能让贪污腐败之事在朝堂之中盛行,否则会给国运带来毁灭性的灾害。”

“微臣也认为此事……”

一时之间,几乎一半的大臣都要求彻查此事,反对的声音被淹没在了主流之中。

平帝资质平庸,登基数年却在朝堂之上并无建树,现在被多数人如此逼迫,一时间竟有些不知该作何反应。

等闹得差不多了,楚裨这才站出来,轻易掌控了全场:“父皇,依儿臣拙见,不妨亲自去沈大人府中调查一番,数万两的黄金并非小数目,若他背后真有人撑腰,只怕那些钱财,都落入了幕后之人的囊中。父皇觉得呢?”

“这件事朕……”

“皇上,老臣认为,此事交给端王处理再合适不过。这种朝廷的蛀虫,务必要连根拔起,否则国家灭亡的骂名,就得皇上您亲自背负了啊!”

胡子花白的太傅颤颤巍巍地走出来,循循善诱地说了这番话,终究打消了平帝心里最后一丝犹豫。

虽平帝资质平庸,算不上一代贤君,但要让他背负后世的骂名,他也万万不愿承受。

“如此,那朕便将此事全权授予端王处理,五日之内,务必要给朕一个满意的答复。”

“儿臣遵旨。”

等到朝中再无人持反对的声音,平帝这才让郭公公扶着他离开。

百官并未各自散去,而是分成了三方流派,各据一方。

其一是支持沈毅清的,说白了,全是瑞王楚钰的人。另一方,便是楚裨多年在朝中安插的眼线心腹,另一部分,则是以太傅和赵尔昌为首的中立派。

太傅是先帝的老师,实乃三朝元老,因此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他慢慢挪步到楚裨跟前,正色道:“端王,请恕老臣直言,朝中蛀虫定要铲除,此乃你违抗不了的职责所在,但,点到为止便可,如今的楚国,可经不住太大的动荡。”

“太傅所言在理,楚裨定当尽责调查此事,绝不会放过一个贪官,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如此便好。”

送走太傅后,楚裨便带了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了户部尚书的家中。

楚裨手下的侍卫都是自己亲自带出来的,能力卓越,因此短短半个时辰内,便将尚书府都翻了一遍。

“王爷,府中最值钱的不过一些瓷器书画之类,黄金白银数量不多,可见他已经将钱财全部转移。”

“王爷,我们在沈毅清书房的隔间里发现了一些书信,您请过目。”

楚裨身侧站着林修楷,他面带微笑地将书信递给了他:“林大人,你乃刑部尚书,这种事情本就该归你管,为了公平起见,这些书信还是请你率先过目。”

“臣不敢。”林修楷低头,态度不卑不亢。

林修楷此人比之太傅还要耿直倔强,他并非皇上的人,也不是端王瑞王任何阵营中的一员,实属中立党。之所以今日会当朝揭发沈毅清的罪名,是因为他心里正义之感爆棚,所以才会来这么一出。

“林大人素来公证,由你来揭露此事再合适不过。”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