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就在外面蹭一下 宝宝腿再抬高一点好不好车车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宝宝觉得震惊极了。她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只觉得心里酸酸的。她想到了以前的很多事情,也想到了自己那曾经酸涩的初恋。没想到自己曾经最看重的两个朋友,竟然走到一起了。他们的生活还是如此的糟糕,让心心里听了都受不了。

宝宝长叹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心里充满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沧桑感。以前的徐曼玲竟然变得这样落魄,还有那个一直让很多女生都喜欢的宝宝,竟然沦落到整日酗酒度日,不思进取了起来。她心里感到很心痛,不知道是为了他们两个人其中的谁,也或者说,她感伤的是他们两个人吧。

“曼玲,你先到我那里去吧,不要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你现在正在月子里,听说小产比正常生产都不好养好的。”宝宝赶紧起身扶起了徐曼玲,对她说道,“在长椅上坐了这么久,咱们回家去,我给你熬鸡汤喝。”

“谢谢你,宝宝,我以前那样对你,现在却只有你肯收留我了。呜呜呜呜……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你。”徐曼玲哭泣着说道,心里非常感激宝宝。

宝宝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余悸的,她一直觉得宝宝的妈妈是个好女人,很辛苦的挣钱养家,又为宝宝细心地打理着一切。想来,每个人对待人或者事务的态度都是不同的吧,她就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她更不会以怨抱怨。

如果翻转过来,是她当初跟着宝宝和顾玉玲一起走了的话,她会好好的帮助他们摆脱困境,更会任劳任怨的做着一切。以德报怨才是解决问题的嘴基本也是最根本的方式,总体来说,真不是一个乱字可以解释得清楚的。哎,真不知道徐曼玲当时心中是怎么想的。

回到家的时候,徐曼玲就觉得这个屋子应该是有男人住的,因为她看到了门口旁边的鞋柜上,有一双大大的男士拖鞋。她看着虽然小但是很整洁的屋子,向宝宝问道:“宝宝,我说了这么多话,都忘了问你的情况了。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了?跟你男朋友相处的还很好的吧?”

宝宝正在利落地收拾着他们房间隔壁的屋子,从里面笑着说道:“唔,我挺好的呢,我跟我男朋友都已经认识有年头了,从他告白开始,我们都已经相爱一年多了。是今年的大三快结束的时候才真正的住到一起的,他对我挺好的,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到时候介绍你给他认识一下吧。”

“那你可真幸福了,我挺羡慕你的。”徐曼玲虚弱地走到正在忙碌的宝宝身后,对她笑着说道,“从前我总是不服气,可是说真的,还是你最适合得到属于你的幸福的。咱们俩现在的境遇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我现在都已经快被黄土给埋了,也不知道死了是不是就真的干净了。”

“快别说这样丧气的话,我听着怪慎得慌的。咱们俩都才二十三岁而已,虽然过年后就二十四岁了,可是现在中秋才刚过,不要这样悲春伤秋的吧?”宝宝拿被子的时候,笑着看了看她,没好气地嗔道。

“呵呵,我现在真的就多愁善感起来了,这几年的遭遇已经让我感觉自己老了好几十岁似的。”徐曼玲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忽然想起了什么,担心的问道,“你男朋友不会嫌弃我暂时住在这里吧?我忽然的到来会不会让他觉得反感呢?你们俩人的二人甜蜜世界貌似要被我打扰了似的。”

“不碍事的,他敢!呵呵,他人心眼儿挺好的,而且还是个很开朗很爱笑的人,等你见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了。”宝宝都弄好了以后,走过来扶着她坐到床上说道,“你先在床上躺一会儿吧,我去做饭,乖乖听话,好好的修养一阵吧。”

“嗯,谢谢你,宝宝。”徐曼玲由衷地说道。

“你看看你,又跟我客气了不是?”宝宝插腰怒着嘴冲她说道,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曼玲,我看到你以后,觉得自己真的很开心。因为我确实很想念你,如果你能过得更好些的话,我想我会更开心的。行啦,我也不多说了,要不等做完饭就很晚了。”

说完,宝宝一转身,走了出去。

徐曼玲看着宝宝充满幸福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她无力的躺在床上,忽然想起了宝宝来。

自己出门的时候走的很匆忙,手机也忘了带着。现在还没有回去,他一定等着急了吧?徐曼玲想要给他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可是又一想,哼,偏偏让他尝一下焦急的滋味。谁让他总是喝酒到那么晚不回来,有时候还是醉倒在家门口的。

迷迷糊糊的就那样睡着了,徐曼玲做梦梦到了她跟宝宝小的时候。那时候宝宝喜欢一个洋娃娃,但是她也特别的喜欢。可那是宝宝的妈妈在外出的时候给她买回来的,本地并没有卖的,徐曼玲表面上没说什么,但背地里却把洋娃娃的衣服和眼睛都弄坏了。

当宝宝知道以后,心疼地哭了好久,她特别特别的伤心,跟徐曼玲说,本来她想好了要跟她每人玩一天,这样轮换着玩洋娃娃,因为她看到徐曼玲也很喜欢。那时候徐曼玲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嫉妒宝宝,可是宝宝却单纯的总是为她着想。

陆广瑞回到家的时候,一进门就听到了屋里飘满了香味,他换着鞋看向厨房方向笑着说道:“老婆,怎么今天这么有兴致,是在炖鸡汤吧。”

“是啊,你的鼻子真灵,才进门就听出来了?”宝宝歪出脑袋来,看着在门口换鞋的陆广瑞,笑着回答道,“一会儿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认识,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我小时候最好的姐妹。我今天在大街上遇到她了,正好她遇到了一点麻烦,我便把她接过来住了。”

“唔,好姐妹?”陆广瑞走到厨房里,从宝宝的身后搂住了她,对她笑着说道,“老婆,你说的是你那个叫徐曼玲的朋友吗?她来到咱们家里了?”

“是呀,你记性可真好,居然还记得。行,一会儿多赏给你些鸡汤喝。”宝宝向后靠去,撒娇地对他小声说道,“老公,我现在才觉得咱们俩人的爱情路还是挺平坦的,刚才听曼玲说了那些话以后,我这心里特别难受。等晚上的时候我说给你听,一会儿吃饭时你可别随便乱问人家问题,以免问了什么不该问的啊。”

“嗯?这么不相信你老公的办事能力吗?”陆广瑞笑着在她脸颊上一亲,宠溺地说道,“再说了,你说咱们的爱情路平坦,你可不知道我偷偷喜欢你两年的难受劲儿呢。要不是怕你心里不舒服或者不高兴,我早就开始追你了。不过好在,你这个女人是逃不掉了,最后还是属于我的人了,不是吗?”

宝宝被他说得哑然失笑了,她笑着看向他,挑眉说道:“你呀,嘴皮子怎么变得这么甜了呢?还说不知道你偷偷喜欢我,你表现的那么明显,我早就知道了好不好?你倒是不知道,我明明知道,却还是要假装不知道的痛苦呢。现在,我有时候就在怀疑,我是因为知道你喜欢我,所以我才开始喜欢你了呢?还是就是因为喜欢你,所以觉得被你喜欢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呢?”

“额,你这是说绕口令呢吧,绕得我云里来雾里去的,呵呵呵。”陆广瑞离开了她的身旁,向客厅走去,对她说道:“我先趟沙发上歇一会儿吧,今天实在是太累了。你不知道,我们老板今天带着我去接待一个客户,在我们的大工厂里整个儿的观摩了一个遍,我还只能笑着跟着走,估计这脚都磨了几个大泡了。”

“啧啧,你这是抱怨了不是?赶明儿个我拿个录音笔把你抱怨你们老板的话给录下来,到时候让你们老板罚款你,然后我就被他奖赏一番,原因就是,我举报有功。嘻嘻,到时候你就是真的养不了我了,所有的钱都是我一点一点花费心思挣来的呢。”宝宝冲他吐了吐舌头,调皮地说道。

“你这丫头,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让你嘴皮子这么不饶人。”陆广瑞听后,无语地笑了笑,真是拿他这个小娇妻没有办法。

宝宝笑着看了看鸡汤炖的怎么样了,也不再跟陆广瑞说话了。她觉得,这就是挺简单的幸福了。家里有她,还有陆广瑞。两个人无论做什么事情或者说什么话,都会感到前所未有的开心。经常有那种热恋中的感觉似的,丝毫不曾减去似的。

此时的陆广瑞心中也是这么想的,他真的很感激能够有宝宝在身边。如果毕业以后他们还是在一起,那他一定先拐带着她到民政局去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去,到时候再给他爸妈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这生活就真的幸福又圆满了起来。

在屋里本来睡觉的徐曼玲,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心里是说不出的心酸感觉。她也曾经这样向往过爱情,可是太过现实的生活,打击的她实在是再也力不从心了。

眼角不自觉的滑落出眼泪来,徐曼玲赶紧擦了擦,她不想让宝宝的男朋友看到自己这样狼狈的样子。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情,起身走了出去。

听到徐曼玲的屋里传来开门声,宝宝笑着走了过去,对她说道:“曼玲,我们是不是吵醒你了?嘻嘻,我男朋友回来了,我介绍你给他认识一下。”

“唔,我已经睡了好久似的,现在是觉得肚子很饿了,所以就闻着香味出来了。”徐曼玲笑着说道,苍白无力的她需要拄着墙才可以站得更稳当一些,“好啊,正好我也想认识一下虏获我们的宝宝大美女的男人是谁呢。”

陆广瑞在听到家里有别的女人说话时,就迅速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起身看向正向他走来的两个女人,笑着对宝宝说道:“老婆,这就是你说的那位朋友吧,长得真漂亮。你们俩人一起出去,那肯定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回头率百分之一百二的。”

“去你的,说什么不正经的话呢。”宝宝笑呵呵地对他嗔道,转过头去向徐曼玲介绍道,“曼玲,这是我的男朋友,他叫陆广瑞,我们是一个系的。这家伙死皮赖脸的跟我装偶遇,于是就黏上我了。你看,现在我的身心都被她骗走了呢。”

“诶……诶……老婆,你别那么说我好不好?让人家曼玲同志再笑话我的。”陆广瑞手足无措的比划着,对她们尴尬地笑道。随即挠了挠头,闭上眼睛说道,“好吧,确实是那样,不过是我的同学们帮我导演的,我是被动的演员,嘿嘿。”

“噗……呵呵呵……宝宝,你这男朋友说话可真有趣,看来被你调教的也很不错的吧?”徐曼玲羡慕的说道,不露痕迹地打量了陆广瑞一番,有些嫉妒起宝宝来。为什么她得到的总是比自己多,而且比自己的要好很多?

“呵呵,我们只是相互尊重和彼此信任而已,谈不上调教不调教的。”宝宝笑嘻嘻地说完,正好看到了墙上挂着的钟表,一拍脑门,失笑道,“呀,你看我这脑子,现在真的是乱套了,竟然忘了鸡汤已经到了时间了。我这就去盛饭,今天晚上咱们大吃一顿。”

陆广瑞闻言,赶紧上前帮着她收拾碗筷,然后盛起了米饭来,递到徐曼玲地面前说道:“曼玲,给你,这是你的那碗,吃完了再盛上就行的。”

徐曼玲接了过来,腼腆的笑着说道:“谢谢你,宝宝的帅哥老公先生。”

“嘿嘿,叫得那么绕口干什么,叫我广瑞就可以,我不拘什么的,有个名字就可以。再说了,听说你是宝宝小时候的好朋友,我都羡慕你能在小时候就已经跟宝宝认识了呢。”陆广瑞爽朗的一笑,露出洁白的两排牙齿。

徐曼玲听得自己都笑开了,她掩鼻轻笑地说道:“看来宝宝真的没少跟你提起我来呢,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说我的坏话呢?”

“那倒没有,她总是说起你们小时候很好玩的事情,还说你长得很漂亮,比她都要有魅力地多。”陆广瑞说的倒不是全是真的,但是他向来是会看人说话的,所以之间的气氛也不至于尴尬。

宝宝一边向这里走来一边咋呼着说道:“好烫,真的好烫,你们都快点给我闪开啊,小心烫着你们……”

将砂锅放在桌子上以后,笑着看向他们:“你们两个人在聊什么呢,我在厨房里都听到你们的笑声了。怎么我一来了你们就不说话了呢?快点说给我听听吧。”

“唔,也没什么的,呵呵。”徐曼玲掀开砂锅的盖子,看了看里面色泽鲜艳的鸡汤,对她笑着说道,“宝宝,你这手艺什么时候学的?闻起来可真香,我感觉自己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呢,呵呵。”

“喜欢吃那就多吃一点,都是新学会的,所以口感什么的还是有些欠缺的。等我以后都做习惯了,你们就肯定有口福了。”宝宝笑着为他们盛着鸡汤,又对徐曼玲嘱咐道,“曼玲,你现在要多保养,少运动,知道吗?等你彻底养好了身体,再想其他的事情。放心,这里虽然是我们的家,可是你来了,这里便也是你的家了,我们都是自己人。”

“谢谢你,宝宝。”徐曼玲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了,她的眼眶里都挤满了眼泪,只差掉落下来。

“又跟我客气了不是?再这样的话,我可真的就不理你了啊!”宝宝摇摇头笑道,又给陆广瑞也盛了一碗,对他说道,“你也多吃些,明天可能还要很辛苦的。不过可说好了,你那肚子可别长成啤酒肚才行,否则我可不要你了啊。”

“我又不常喝酒,怎么会有啤酒肚呢。老婆,你真会说笑。”陆广瑞笑着说道。

“咳咳。”宝宝也后悔自己说到酒了,因为她发现徐曼玲的脸色忽然就苍白了起来。她向陆广瑞打着眼色,示意他别再说这个话题了,陆广瑞立刻就明白了,点了点头,轻松地换了另外一个话题。

徐曼玲已经陷入了沉默中,她的男朋友经常喝酒,还经常喝得烂醉如泥,现在自己把他们的孩子弄掉了,他可能还不知道呢。又或者说,他可能早在某一处酒吧里喝起了酒来。

她从落寞中抬起头来,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轻咳一声笑道:“对不起,让你们也跟着我郁闷了,我没事的,只是有些事情想不开而已。”

“呵呵呵,你看,我也是多嘴了不是。咱们赶紧吃饭吧,一会儿鸡汤该凉了。”宝宝笑着说道,赶紧又给徐曼玲夹了一块鸡肉。

一顿饭吃下来,三个人都吃得很饱。徐曼玲也是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了,她感到很开心。吃完饭以后,宝宝又为她烧了热水清洗身子,她也不再客套的说“谢谢”,因为她知道,宝宝不喜欢听她说什么客套话了。

这一宿,她躺在舒服的软床上,想起了宝宝现在在干什么呢?他回到家里以后应该会知道自己没有回去的吧?从十五岁那年就已经喜欢宝宝了,到现在已经过了八个年头了。人的一生中能有几个八年呢?徐曼玲虚弱无力地笑了,却笑出了眼泪来。

谁都知道她喜欢宝宝,可是她自己却迷茫了。这样一位的傻傻喜欢究竟是不是就是她想要的幸福呢?人家宝宝是多么的幸福啊,她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的,心里都觉得羡慕又嫉妒。

轻叹一口气,不期然的,陆广瑞的样貌窜入了她的脑海里。那个陆广瑞真的是一个挺好的男人,其实他跟宝宝还不是一种类型的帅哥。宝宝是那种内向又少言寡语的忧郁型,而陆广瑞是那样阳光大男孩的形象。

跟宝宝在一起时,总是不经意地被他的忧郁而带的有些多愁善感起来。而面对陆广瑞时,只会想到快乐和开心,别的就都忽略掉了。徐曼玲不禁想到,如果宝宝跟陆广瑞站在一起,那么宝宝会是喜欢谁多一些呢?

相反的,如果是他们站在一起,自己会喜欢谁更多一点呢?徐曼玲想的脑袋都痛了,最后还是被宝宝占满了整个思绪,深深地无法自拔了。

而宝宝这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长长的故事跟陆广瑞讲完了。陆广瑞长叹一声,将已经有些哽咽地宝宝搂在怀里,感动地说道:“老婆,从前就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可是现在我更加能够体会到你的大度与包容了。换做是我的话,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够做到像你这样包容一个人,还可以这样关心的为她做着饭,包括将她请到家里来。”

宝宝淡然地一笑,对他说道:“我其实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啦,只是我的同情心很浓郁的。想当初我也是一时被你说的话感动了,所以没设防的被你闯进了心里来。你瞅瞅,那时候你怎么不说我大度与善良了呢?”

陆广瑞闻言笑着呵她腋窝地痒痒肉,说道:“你这个丫头,怎么还提我的苦逼心酸暗恋史?你怎么不说说你当时喜欢那个叫宝宝的男生时,为她挺身而出有多么的俗套呢?美女救书生,呵呵。”

“哈,你还笑话我来着?怎么不说你那俗气的搭讪方式了呢?都已经偷偷喜欢我一年多了,见到我时还问我‘你是叫宝宝吧’?你问话的时候,心里不知道都已经喊了多少遍我的名字吧?”宝宝见他笑话自己,也不甘示弱的笑着说了起来。

“唔,你要讨打是不是,仔细我要给你好看,呵呵。”陆广瑞笑着将她搂在怀里,动情的说道,“宝宝,有你这样的老婆真好。难怪暑假时我带你回家里,我爸妈都那么喜欢你。现在我觉得,我的眼光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呢,居然就挑中了你这样一个一等一的女人。”

宝宝温柔地躺在他的怀里,仔细想了一下,对他说道:“那是因为,你肯跟我一起慢慢变老,你让我感动了,呵呵。”

宝宝说着这些话的时候,都是发自肺腑地感动。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这样安心的窝在一个人怀里,静静的说出这样温情的话语。可是自从跟陆广瑞谈恋爱了以后,她变得越来越感性了起来。

她知道,陆广瑞也是同样爱着自己,所以她总是倍加珍惜的。对于陆广瑞的一切一切,她都很关心和照顾。现在有了徐曼玲的前车之鉴,她想,自己会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感情。同时,也希望徐曼玲能够有个好的结局,不管是跟宝宝,还是跟别人。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起宝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些隐隐作痛。也许是因为,他是自己认认真真地喜欢的第一个男生吧,所以对自己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不管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请,至少,他们三个人,也曾经很快乐的一起玩过,那就足够了。

如此十几天过去,徐曼玲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呵护,她心里感到很高兴,可是同时也很挂念宝宝。不知道这几天他都是怎么过的,家里仅剩下的一点钱,他应该放在什么位置的吧。

就连宝宝的男朋友陆广瑞,也对她很不错的。有时候还会帮她买一些补品回来,赶上宝宝加班的时候,他会在厨房里忙碌着给徐曼玲煲汤喝。有时候都给徐曼玲一种错觉,就感觉这个家里只有她跟陆广瑞一般。

徐曼玲没有告诉宝宝关于宝宝的消息,她本来想就这样跟他断了联系算了,反正也是不能有个好结果的。但是渐渐地,她越来越思念宝宝,毕竟已经爱了他那么长那么长的时间。她心里很难过,不知道该怎么跟宝宝说。

可是每天看着宝宝和陆广瑞他们那样幸福恩爱的样子,徐曼玲越发觉得自己孤单了起来。她想,宝宝或许经过这件事情以后,一定会改变的。所以想着,等宝宝下班回来就告诉她,看看能不能把宝宝也叫来一起住。

这么想着的时候,门口响起了开门的声音。徐曼玲起身走出去,看到宝宝正在换鞋,她笑着走上前去,对她说道:“宝宝,你回来啦?”

“嗯,是啊。明天是星期六,我们不上班的,今天也下班早。我特地去农贸市场里买了一些菜回来,一会儿给你做着吃。”宝宝换好拖鞋后,笑着走了过来。将手里的两个袋子放在桌子上,一一的拿出来跟她说着,“你看,今天这蘑菇特别新鲜,我看着挺实惠的就多买了一些,晚上咱们做蘑菇汤。我还买了一些肉来,今天你又有口福了呢。”

“唔,宝宝,你真的是居家的好媳妇啊,这么能干,还在外面上班,真羡慕你呢。”徐曼玲笑着说道。

“看看,你就知道夸我,等你好了你也给我做顿饭试试,让我也尝尝你的好手艺。”宝宝看着她的模样已经红润了许多,欣慰的笑道,“这两天看着你的脸色也已经好了很多了,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如果有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呀,我会给你最好的照顾的。咱们女人的身子可不比男人,任何事情都马虎不得的。像你那样刚打胎就从医院里自己走出来,实在是太危险了。”

徐曼玲听着听着,心里觉得很温暖。她知道,宝宝这是真心的为她好,所以她都感觉到很感动的。她抬起头来,笑着对她说道,“宝宝,其实宝宝现在过得也挺不好的。前些天我都在生他的气,所以都没有跟你提他,现在他没有工作,估计很快就一点钱都没有了,连下锅的米都快要买不起了。”

“宝宝?”宝宝闻言,仔细地想了一下,对她说道,“你现在心里还喜欢他是吗?这些天都没有听你提起他,还以为你们已经彻底分手了呢。”

“没有,我只是没有跟他联系而已。其实说到底,要不是我害死了他的妈妈,到现在他也不至于落魄到这样子。我们租的那个房子马上就要到期了,房租又贵的要命,他应该很快就无家可归了。”徐曼玲说着的时候,忍不住都哭了出来。她终于知道生活的不容易了,现在也有些后悔自己的任性了。

现在只剩下她跟宝宝两个人相依为命,她却这样不顾后果的跑出来这么多天,真的是对宝宝太不负责人了。看到徐曼玲哭得这样伤心,宝宝也是于心不忍。

宝宝抚摸着徐曼玲的长头发,轻叹一声说道:“快别哭了,再哭下去恐怕真的要伤了身子了。你也不早一点告诉我,我也是怕你伤心所以都没有敢提关于宝宝的任何事情。这样吧,你去把他也带来吧,或者你打个电话,叫他过来吧。我们在一起,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

“真的?”徐曼玲不敢相信地看着宝宝,她真的是太好了!她忍不住破涕为笑,对宝宝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也不愿意提到宝宝的,是我想的太多了。宝宝是最最善良的女孩了,我却以为你因为以前喜欢过他,所以现在不愿意见到他。”

“没有那回事,你可真的是想得太多了,呵呵。”宝宝现在被陆广瑞的爱情整整的包围着,所以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她掏出兜里的手机递到徐曼玲的手上,对她笑着说道,“赶紧去给他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吧,他现在肯定也很担心你的。”

“嗯,谢谢你。”徐曼玲拿着手机回屋里去了。

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拨出去的那一霎那,徐曼玲才知道自己的心里有多想念宝宝。她的手会抑制不住的颤抖,会觉得自己是在期待什么似的。

“嘟……嘟……嘟……”

电话里传出来的嘟声一直响着,宝宝却一直没有来接电话。徐曼玲就在想,或许他又在什么歌舞升平的酒吧里喝着酒吧,所以才听不到她打的电话。刚要按上挂机键,电话里忽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隐隐约约地能听出是在大街上,因为时不时的有汽车鸣笛的声音传过来。

“喂,你是谁啊?”宝宝看了看电话,并没有挂断,可是对方为什么都不说话呢?

他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看着四周围过往的人群和车辆。连续找了徐曼玲十几天了,一点迹象都没有。他本来想去警察局报警,可是又一想,连徐曼玲自己都说偷跑出来的,这样去报警也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

他不断地穿梭在各个医院的门口,大街上,还有网吧和旅馆里,就希望能够找到徐曼玲。他焦急地找了许多地方,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电话里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宝宝又喂喂了几句,有些不悦的说道:“我在找人,也听不清楚你那里的声音,你再不说我就挂电话了啊?”

听到这句话以后,徐曼玲再也抑制不住地哭出声来,她对着电话里哽咽地说道:“小艾,是我,我是曼玲。对不起,我太任性了,害你在大街上到处找我了,是不是?”

“曼玲?”宝宝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后,迅速找了一个比较僻静一些的地方,对着电话里又是惊喜又是焦急地喊道,“曼玲!你怎么可以这么多天都不联系我呢?我都快担心死你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你真的很担心我吗?”徐曼玲哭得泣不成声了,她捂着嘴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否则真的有可能哭得死去火来的。

原来,思念一个人就是这样的简单,哪怕是就在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听到他喊一声也好,或者是说一句无关痛痒的话,自己的心里也会特别的感动。

宝宝在电话里忍不住大吼道:“我怎么可能会不担心呢?你一声不吭地就跑出去了,也不带着你的手机!到现在才跟我联系,你到底安全不安全,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在宝宝这里,就是咱们以前认识的宝宝。原来,她就在这座城市里面上大学呢,现在已经是在大四实习阶段了。”徐曼玲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对宝宝接着说道,“小艾,你简单的收拾一下,到这里来找我吧。宝宝说了,我们一起住就可以的,彼此之间相互照顾一下,比我们两个人要好。”

“宝宝?你是说真的?”宝宝一听徐曼玲说到宝宝的名字,立刻就蒙掉了。

他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跟宝宝见面或者有她的什么消息,更何况自己已经沦落到现在这样的穷酸样子。没想到徐曼玲竟然就在这里见到她了,世界说大不大,说小还真的到处都有巧遇。

宝宝始终记得那一年,他被几个男同学差点揍了一顿,宝宝就那样自信满满地出现在了他面前,为他挡下了一切,也让他幸免了遇难。宝宝无疑是感动的,那样的宝宝,在这几年里一直挥之不去。

他从记忆里回过神来,对着电话里说道:“好,你告诉我你现在的地址,我收拾好以后,就去找你们。”

徐曼玲告诉他了这里的地址,又跟他说,如果找不到地方可以打这个电话联系,然后挂了电话。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又收敛了所有不开心和伤感地情绪,勉强地自笑了一下,走了出去。

厨房里的宝宝,已经开启了油烟机,忙碌地做着饭。她忙起来的时候,是什么都顾不了的,只会专心地对着要做的饭菜认真的一点一点地弄着。徐曼玲没有打扰她,自己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徐曼玲抬头一看,是陆广瑞下班回来了。

“广瑞,你回来啦?外面冷不冷?现在都已经快冬天了,傍晚的空气是很凉的。”徐曼玲笑呵呵地说道,看着他着急忙慌得换着鞋,忍不住轻笑出声。

陆广瑞换好鞋后,放下手里的皮包,双手抬到嘴欠哈着热气,对她不好意思的说道:“你看你又笑话我什么呢?我班车误了点,所以赶着回来的,有些焦急。嘿嘿,外面挺冷的了,估计再过不久就有可能下雪了呢。今年的冬天来得似乎比往年早了一些,可能是因为今天有润五月的原因吧。”

“呀,你不说我还真都忘了,今年有两个阴历五月呢,呵呵。”徐曼玲为陆广瑞倒了一杯热水,递到他的面前笑着说道,“赶紧喝点水吧,都忙碌了一天了,好不容易才到了家里。”

“行,谢谢你了,我自己来就行。”陆广瑞笑着接过水杯来,仰头喝了下去。回过头去,看了一下在厨房里忙碌着的宝宝,他回过头来对徐曼玲笑着说,“你看宝宝,是不是特别的能干?我有这样的媳妇,真的是三生修来的福分呢。”

徐曼玲掩嘴轻笑,对他点头说道:“这话可真的不假呢,我挺羡慕你的,呵呵。”

陆广瑞闻言,笑得更开心了。他凑上前小声的跟徐曼玲说道:“我刚开始认识宝宝的时候,只知道她特别的漂亮,好多人都给她写情书,但是都被她的冷漠给拒绝了。我当时就在想,这样一个学习如此优异又这样冷漠的女孩,一定不会做什么家务事吧。结果,后来她可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呢,什么都会做。不会做的饭菜,经过她细心的揣摩一番,也能很快就出炉了。我爸妈特别喜欢她,我也感到很欣慰,自己竟然能够找到这么个好媳妇。”

徐曼玲看着他一脸幸福的说着的同时,心底有一点小小的自卑了。她努力的在宝宝的母亲面前表现着自己的勤劳肯干,可总是得不到顾玉玲的好感。现在顾玉玲已经死了,她却让宝宝三餐不保起来。若是真的论下去,她真的不是个称职的好女朋友,也难怪宝宝总是有些不满意似的。

宝宝忙碌完了以后,走了出来,看到陆广瑞已经回来了,笑着对她说道:“老公,你今天回来的有些晚了哦,是不是工作特别忙啊?”

“唔,是啊,别提了,现在我们老板就真的又抠又较真,天天把我们每个人都恨不得分成两半来完成他定下的工作量,好在我们一起都找他讨论过了,下个月开始,工资有可能会涨一些呢。这下可愁坏了我们老板了,他又要心疼钱了。这不嘛,非要下班了才开会,一点都不占用上班的时间呢。我下班出来的时候,平时坐的那班车已经走了,足足又等了半个钟头才有新的班车过来。”陆广瑞噼里啪啦地说着,还手舞足蹈地表示道,“一下车的时候,我就赶紧加足马力往咱们家里冲,因为外面实在是挺冷的了。好在赶在你把饭菜煮熟前回来了,你可不能再怪我回家晚了啊。”

“呵呵,我只说了那么一句,你看看你,跟出来一大车篓子的话,我又没说别的。”宝宝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

他们看了一会儿电视,徐曼玲才轻咳了一声说道:“宝宝,我已经给小艾打过电话了,他说他会过来的,刚才开始就在收拾家里的东西了。”

“嗯,行,那咱们等他一会儿再吃饭吧,我特意也是多煮了一些饭菜的,肯定是够吃的。”宝宝笑呵呵地看着徐曼玲说道。

见陆广瑞有些疑惑,她笑着解释道,“宝宝是我们初中跟高中的同学,现在跟曼玲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我的小初恋宝宝,呵呵。他们那房子快到期了,我就琢磨着,反正咱们的房租也快到期了,要不然我们一起租一个大一点的房子,你看行吗?我们四个人都是差不多的年轻人,一起在一起吃饭租房子的,彼此之间都有个照应呢。”

“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以前学习特别好的男生是吧。”陆广瑞因为听宝宝提起过这些事情,他又本身就是个阳光开朗的人,从来不拘束这些小节的。笑着点头说道,“这下可好了,咱们家里也有跟我一样性别的同事了,那我就有个说说话聊聊天有共同兴趣的男性朋友了。我看这样挺好的,两男两女,我们从此就是一家人了,呵呵。”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宝宝起身去开门,在猫眼里隐隐约约看到了昏暗的外面有个很熟悉的面孔,她笑着打开门,对提着大包小包的宝宝说道:“小艾,快进来吧。早知道我们就一起去接你好了,你提着这么多东西过来,一定很辛苦吧?”

宝宝看着现在充满成熟魅力的宝宝,眼眶有些湿润了。他走进去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徐曼玲,勉强笑着说道:“我收拾了一些包袱,来得有些晚了,让你们久等了,不好意思。”

陆广瑞站起来,笑着对他说道:“小艾,你好,我是宝宝的男朋友,我的名字叫陆广瑞,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广瑞,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宝宝真诚地看着他跟宝宝说道,“谢谢你们这些天照顾曼玲,我很感激你们。”

“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难道你忘了,咱们认识的时候都才十五岁,那时候都还是小孩子一个,我们三个人就都彼此相互照顾的。现在我们都长大了,已经好几年都不见了,在一起照顾一下都是应该的。”宝宝笑着接过他手上的姓李,对他没好气地嗔道,“也不是我说你,小艾,既然没有那个能力抚养孩子,为什么两个人就不小心一些呢?你都不知道,我刚一开始遇到曼玲的时候,她刚打完胎的脸色那样苍白,从医院里走了出来时,我还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宝宝闻言震惊了,原来徐曼玲已经把孩子打掉了,只是没有告诉他而已。看来她说过的那些话都是气话罢了,不觉有些内疚起来。他满含愧疚地看着徐曼玲,走上前认真地说道:“曼玲,对不起,我害得你受了这样的苦。你消失的这些天里,我已经找了你许多次了,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你放心,不管是什么样的工作,只要我能干,就一定会坚持下去的。再也不会只让你一个人在外面奔波了。”

徐曼玲也不好意思起来,其实她也知道自己有多任性。听到宝宝说这些话,她的眼泪又开始泛滥了。站起来扑到宝宝的怀里,哭着说道:“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也知道错了。我跟着你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一切不顺利的可能,怎么可以在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在你的面前不满的唠叨来唠叨去的呢。”

看着他们已经和好如初了,宝宝心里也感到很欣慰。她一拍巴掌,笑着说道:“好啦好啦,现在是皆大欢喜的时候了,你们都不准哭鼻子了,咱们都去清洗一下,然后安排吃饭咯。”

说完,她拉着陆广瑞向厨房里走去收拾碗筷去了。宝宝也扶着徐曼玲的肩膀,安慰地说道:“好啦,你也别哭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了,也深刻的体会到了一个人生活的教训。我一定会改好的,你放心吧。”

“嗯,我知道了。”徐曼玲点了点头,指着这些天自己一直住着的房间对他说道,“我们暂时先住这一间房间,等宝宝找到合适的房子,咱们再一起搬过去,好吗?”

“好,一切都听你的。”宝宝提起姓李,将东西都放进了房间里。

到洗漱室里洗手时,他看着镜子里已经有些岁月痕迹的自己,想起了现在意气风发的宝宝,感慨岁月真的是匆匆流逝过去了。不由得又想起了以前上初中的日子,那时候的他们才是真正无拘无束的。后来上了高中后,大家离得都远了一些了,再加上高二发生了打架斗殴的事件以后,他们便真的没有什么交集了。

这样想着的时候,宝宝忍不住泪流满满了。他没有想到,自己跟宝宝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重逢了。看到她在陆广瑞旁边那样幸福的微笑,自己心里也已经很是满足了。他希望宝宝能够幸福的生活下去,在他心里,宝宝是值得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忽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陆广瑞在外面笑着问道:“小艾,你洗好了没有?饭碗都已经盛好了哦,赶紧出来吃饭吧。”

“唔,马上就好。”宝宝连忙应了一声,看了看镜子中双眼泛红的自己,迅速的用清水洗了洗,将自己过往的青葱岁月也一起洗了下去,随着下水道就那样旋转了流走了。

开门出去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已经在饭桌那里坐好了。宝宝向他看过来,对他笑着说道:“小艾,你不是吧,去个洗手间都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又顺道去里面的厕所方便了一番?”

宝宝闻言,哑然失笑,宝宝说话还是这么爱开玩笑。他坐在了徐曼玲的旁边,对他们不好意思地说道,“让你们久等了,真对不住。”

“没事儿,赶紧吃饭吧。”陆广瑞摇晃了一下脑袋,端起碗筷吃了起来。

他觉得现在的氛围挺好的,两对男女朋友,从此就开始为了他们的房屋问题努力的奋斗了。陆广瑞从心里很愿意帮助宝宝和徐曼玲,他希望他们能够从此幸福地生活下去。

既然宝宝都不怪罪他们以前的事情,自己又有什么好埋怨地呢?他以前还觉得宝宝都没有一个朋友,这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一直把自己的朋友介绍给她,希望她能够有个朋友,多给她带来一些欢乐。

现在看着宝宝见到自己的老朋友和老同学,笑容便一直洋溢在脸上,真心的为她感到高兴。

徐曼玲跟宝宝心中的疙瘩也解了,宝宝也答应她要好好的出去找工作了,所以他们两个人心里也很开心的。

因此,这一顿饭,大伙都吃得十分的愉快,饭桌上说说笑笑的,别提多热闹了。

吃完饭以后,宝宝体贴的帮助他们收拾了衣物,还将自己房间里的一个移动的小衣柜挪了过来,给他们使用。再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陆广瑞已经洗漱好躺在床上了。

宝宝到浴室里去清洗了一下,回来躺倒陆广瑞的旁边,感慨的说道:“老公,你知道吗?我今天特别特别的开心。不光是因为看到了宝宝和曼玲两个人和好如初了,还因为我那青涩的初恋呢。每次想起来的时候,心里总是有些隐隐作痛的。忽然得知他们两个人过得都不好,我的心里这些天一直都不怎么真的开心呢。见到小艾以后,我心里的这块大石头总算也落了地,不再纠结着了。”

“当然知道你开心了,从吃饭前到现在,你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下来过呢。”陆广瑞笑着将她揽了过来,对她衷心的说道,“老婆,我是不会吃你的小儿女情态的什么初恋的醋的,你放心吧。你老公我这么识大体又善良大度的,你也感到很幸福的,是吧。”

宝宝听到他这样说,忍不住轻笑出声,她捏着他高挺地鼻子,宠溺地说道:“哎呀呀,我怎么就不知道你有多大度呢?我倒觉得你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呢。”

“嘻嘻,你又取笑我了。”陆广瑞也捏向她的鼻子,温柔地说道,“你的初吻和第一次都是给我的,只不过心里曾经放过那个宝宝。可是,现在你心里是全部的放着我的,你说,我还担心个什么劲儿呢。”

“看吧,看吧,终于说实话了吧,呵呵。”宝宝笑着说道。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