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安慰看的短文 晚上玩自己的100种方法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轩宝拽着林念儿的胳膊撒娇,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可轩宝感受到了妈咪的恐慌。

既然妈咪害怕这个叔叔,那就要帮妈咪赶紧远离他。

林念儿没想到轩宝会来这么一手,稍稍一愣,而后故意掐着嗓子:“妈咪带你去。”

话落,拉着轩宝逃也似的离开。

什么情况?

暖暖和萌萌相互对视,也匆匆追了上去。

席慕寒抬腿要追,身后的苏雨菲突然叫住了他。

“寒,算了,孩子没有教养,当母亲的也好不到哪儿去,没必要跟这种人讲道理。”

席慕寒转头看了一眼苏雨菲,想起暖暖说的那几句话。

随即冷冷一笑,薄唇勾起一抹浅淡弧度,嘲讽意味颇浓。

“我倒是觉得,那孩子的话不是没道理,没教养的不一定是孩子。”

话落,直接抬腿往前走去。

“寒,你这?意思?你该不会相信一个孩子不相信我吧?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论关系,还是我们比较亲啊!”

亲?

苏家和席家虽然是世交,可他对苏家这位大小姐没什么好感,要不是苏家有他急需的一个人的消息,他才不会来接机。

席慕寒完全不理会苏雨菲跟在他背后说什么,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苏雨菲跟着坐进车里,不乐意的又嘀咕:“寒,刚才那女人捂的那么严实,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说不定是个逃犯!”

“开车!”

话落,席慕寒闭目养神,把苏雨菲当作空气,直接无视。

“……”

见他不乐意听,苏雨菲悻悻的闭了嘴,接着话锋一转,提起了席慕寒比较关心的话题。

“小凯的病……”

愣了好一会儿,席慕寒才接话,淡淡回道:“只要找到神医杜莎,他会康复的。”

谈起这位神医杜莎,全球早已无人不知。

前几年她将病危的银国王室女王几针救活,自那之后,一举成名,传闻她医术高超,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苏雨菲眸中划过一抹得意,眼下只有爸爸有这个神医的资料,所以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可以跟席慕寒做交换的筹码。

利用这个筹码,或许很快能达到跟席家联姻,让席慕寒娶自己的目的。

这也是苏镇安催促她回国的重要原因。

“寒,你放心,我爸肯定会帮你找到那个医生的。”

“那最好!”席慕寒眸色深沉。

小凯的病,不能再拖了。

……

苏家别墅。

半圆形真皮沙发,一席黑色手工高定西装的席慕寒位于主座,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沙发扶手,

明明苏镇安才是苏家的主人,可此刻坐在席慕寒身边,他明显带着几分局促。

“苏叔叔,人,我已经接回来了,杜莎的消息,不知你打算,何时给我?”

苏镇安是只老狐狸,现在他利用神医杜莎的消息才能勉强换回席慕寒和雨菲相处的机会,

要是这么轻易的说出去,让雨菲嫁入席家的事,岂不是失去筹码了?

苏镇安不急不缓的抿了口茶,“这个嘛,你先别急,我收到消息,据说这个神医提前回国了,我已经让人去找她的行程了。”

话音刚落,席慕寒阴鸷的眸子瞬间在他脸上定格。

骨节被他攥的咯吱作响,老狐狸,之前说知道,是在骗他?

苏镇安还未回过神,席慕寒已经利落起身,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慕寒,你去哪?”苏雨菲着急的追上去。

“找杜莎神医的事,我自己解决,日后,就不劳你们苏家费心了……”

敢戏耍他,真是好大的胆子!

……

奶油童话甜品店。

萌萌像只小饿狼似的盯着面前的一堆甜品。

“妈咪,可以吃了吗?”

“可以!”林念儿已经明显看到萌萌的眼睛开始放光了。

一得到允许,萌萌立刻捧起巧克力蛋糕啃起来。

“萌萌乖,别一次吃完,妈咪去跟服务员要个盒子,带一些回去吃好不好?”

萌萌点头,林念儿起身朝着前台走去。

“两块乳酪蛋糕,老规矩带走!”

身后传来一个冷冽的男声,

这嗓音居然跟那个人好像哦!

林念儿好奇的回头,正好对视上席慕寒那双幽深的眸子。

时间瞬间凝滞。

林念儿脸色瞬变,惊得一颗心怦怦直跳!

这是有多倒霉,原以为躲过一劫,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遇到?

回神,她赶紧转过头去,接过打包盒,竭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往一旁走。

席慕寒有没有认出她?

他显然是看到她了!

万一认出来……

不行,为了安全起见,不能去找三个孩子,不能暴露他们!

她随便走到一个单人位置,快速将剩下的蛋糕打包好,埋头拎着往外走。

“砰——”

猝不及防的撞上一堵肉墙,林念儿揉着脑袋抬头,猛地撞见席慕寒那阴沉地能滴出水的俊脸!

“还想跑?”

声线低沉,犹如地狱传来的修罗之音。

林念儿吓得一滞,随即加快脚步赶紧往前走。

他不能在这个地方纠缠,万一三个孩子出来……

思及此,她直接开跑!

席慕寒眸色一沉,快速追上去。

跑了?看来真的是她!

林念儿跑的气喘吁吁,回头一看,忍不住爆粗口。

这男人怎么这么穷追不舍啊,他是属狗的吗!

可惜了,国外混的这几年,有学医术的际遇,却没有人教她飞天遁地的本事,不然,哪里用的着这么玩命的跑!

“啊——”

突然,飞速奔跑的林念儿猛地被推到地上。

“真的是你!”席慕寒恶魔般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

林念儿疼的倒吸一口凉气,抬头,看着席慕寒那张千年寒冰一样的脸,微愣,接着眼珠一转……对,装傻!

“你,你是?”

席慕寒眉头微蹙,接着冷哼一声。

“看来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

话落,将她从地上猛地拽起,毫不怜香惜玉地拽着她大步离去。

“救,救命啊~有人绑架!有人劫色啦,救……唔……”

砰,后脖颈被一记重掌猛劈下,林念儿顿时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

“啊!”

冰凉的水兜头而下,林念儿猛地惊醒,浑身湿哒哒的像只落水狗。

她睁开眼,胡乱的抹了一把脸,就看见席慕寒正盯着他,那副古怪表情十分骇人。

这是哪儿?

她眼珠滴溜溜转,记忆迅速回笼,完了,这回是真的落到席慕寒手里了!

“想起我是谁了吗?”

林念儿一怔,摇了摇头,继续装傻!

“这个地方熟悉吗?”

林念儿心里咯噔一下,四年前就是在这里,她把他当鸭子了!

“还想不起来?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话落,林念儿被他从地上拎起,猛地推到床上!

席慕寒这个霸道的动作,跟四年前,她将他推到床上的动作一模一样!

接着他欺身而上,伸手拍打她的脸颊:“再想不起来,我可要……”

林念儿一颗心扑通扑通跳,脸颊绯红一片。

“别!想,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您是席总!”

席慕寒邪魅冷笑一声,起身,将外套脱掉,嫌恶的扔到一旁!

“很好,既然想起来了,那就选个死法吧!”

“什么?死?”

席慕寒真的想要她的命?

太狠了吧!

“四年前那是意外!席总,您可是堂堂席氏总裁,不会因为意外就要人命吧,传出去有损您的名誉!”

“放心,我不允许没人敢传出去!”

“那您也不至于……”

“我这是在帮你,四年前你就车祸身亡了,一直活着算怎么回事!”

“……”

林念儿一噎,一时无言以对。

席慕寒阴鸷的眸子打量着她,这女人心够狠,为了诈死,刚出生的孩子都能抛弃。

这样的女人不配为人母!

想起席凯口口声声要妈妈的场景,他就对林念儿恨得牙痒痒。

看着席慕寒眸光越发阴冷,林念儿有种凶多吉少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感觉。

地狱居然离的这么近。

她是回来救人的,可不是寻死的啊!

她如果真的丢了命,她的孩子们要怎么办?

“就让你如愿以偿,车祸身亡!”

“……”林念儿瞬间脸色惨白。

她正想求饶,席慕寒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接听。

“喂,少爷,您赶快回来一趟吧,小少爷情况不太好。”

席慕寒泛冷的眉宇间染上一抹担忧:“好,我马上回去!”

挂掉电话,席慕寒整个人身上弥散着阴冷气息,周边温度骤然下降。

林念儿瑟瑟发抖,这男人这副模样好可怕。

“我突然觉得让你这么车祸身亡太便宜你,应该让你先赎罪。”

赎罪?

要……要怎么赎?

林念儿胡思乱想之际,席慕寒已经开了门,冷声交代门外的保镖。

“看好这个女人,没有我的允许,一步都不准她离开。”

林念儿这才回过神来。

他要软禁她!可那三个崽子还在甜品店等她呢!

“喂!”

趁着席慕寒还没走出去之前,她立刻从床上跳下来,追上去。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砰的一声,房门在她眼前狠狠关上……

-

半山别墅。

银色劳斯莱斯缓缓驶入,两侧已然恭敬的站立着两排佣人。

“少爷好!”

砰,车门甩上,席慕寒拎着两盒打包好的蛋糕,着急的往楼上走。

“席凯怎么样了?”他冷声问着身侧的管家。

“刚才又吐血了……”老管家声音都是发颤的。

“药呢?喝了吗?”

管家叹了口气,“又被小少爷倒了。”

席慕寒步子瞬间一顿,剑眉拧了拧,“好,知道了。”

上了楼,席凯的房间果然被反锁了,席慕寒试探的拧了下,拧不开。

“我不要喝药!”房间里传来奶声奶气的抗议声。

“席凯,开门,我是爸爸!”

席慕寒冷声催促,浑身是不可抗拒的威严。

里头的动静没了,

很快,房门咔哒一声开了,

一个长相精致的像个洋娃娃般的小男孩,红着眼睛,委屈巴巴地站在门口,仰着苍白的小脸看着席慕寒。

“爸爸,我不要喝药。”

“席凯听话,生病了,喝了药才会好。”席慕寒弯腰摸了摸席凯的小脑袋。

也唯独对这个儿子,向来杀伐果决的席慕寒才有这般罕见的耐心和温柔。

“我不喝药!就是不喝!我没有生病!”

席凯突然急了,将席慕寒的手推开,小脸写满抗拒,像只发怒的小老虎。

“席凯,你到底想干嘛!”席慕寒怒了。

席凯那双葡萄般清亮的眼睛顿时又红了,小嘴一颤一颤的,“我想要妈妈。”

妈妈?

席慕寒顿时想起那个和自己装疯卖傻的蠢女人!

四年前,那女人利用车祸去世这个借口,狠心将襁褓中的小凯送到席家,

可事实上,这四年她一直活的好好的!

小凯却自幼多病,备受渴求母爱的煎熬!

可恶!那该死的女人她根本不配做母亲!

席慕寒一字一句的回他,“席凯,我再说一遍,你妈妈死了,你只有爸爸!”

“我不听不听,你骗人,你就是骗人!”席凯小手捂着耳朵,小脸尽是恼火。

砰的一声,席凯直接又将门关上,迅速反锁。

“少爷,小少爷毕竟还是个孩子……”

管家小心翼翼道……

“下午把他的乐高和平板全都收起来,让他好好反思一下!”

席慕寒沉着脸转身就走,可没两步,又忽的停下,“另外,吩咐厨房,继续熬药!”

……

浓情酒吧门口,

轩宝两只黑曜石般的小眼睛,盯着灯光璀璨的酒吧滴溜溜转。

看了眼手腕上的定位追踪器,没错,妈咪就是在这里了。

先前在甜品店,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妈咪。

担心妈咪出事,他就让暖暖先带着萌萌回家,自己来找妈咪。

轩宝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一进前厅,就看到舞池中的男男女女,随着音乐有节奏的晃动身体,如同群魔乱舞。

动感强劲的音乐刺激着耳膜,嘈杂的氛围吵得他小脑袋疼。

没多停留,他径直朝着后面的包厢跑去。

定位显示妈咪就在后面的区域。

可是看到后方一模一样的包厢,轩宝有些犯难,这么多房间,要怎么找妈咪?

正当他蹙着小眉头思考时,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小少爷,您怎么来这里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