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你小兔兔图片 学长上课吃我的小兔兔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1、男友?你小兔兔的意思指的是胸部,想吃你的胸部的意思。手感非常好,一旦碰上后根本停不下来,很多男生和学长在上课的时候都喜欢吃女生的小兔兔。

2、男人喜欢亲你私下代表真的很爱你,不嫌弃你脏。代表他是真的很爱你如果一个男人愿意主动的吻你私下,那么就说明他从心底里不嫌弃你,不觉得脏,那么就可能是代表他心里是真的爱你的!并且如果不是他主动的,是你要求的,他也答应你的要求,那么就更能说明他爱你了。

叶绿荷乐的都要笑出声来了。

所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叶绿荷在医院里住了两个礼拜,霍淼把她接回霍家。

站在霍家的楼梯上,霍淼搂着叶绿荷的腰告诉霍家的每个人:“这位是少奶奶,从今天起你们要好好照顾她。”

叶绿荷靠在霍淼的怀里,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本来也是。

自从霍淼重新接手了霍氏,迅速把霍天齐的爪牙清理了,霍氏在整个邺城的商圈很快就回到了龙头老大的位置。

叶绿荷呢,虽然挂着名媛的头衔,其实叶家早就外强中干了,叶绿荷苦苦支撑着她千金大小姐的形象,但有时候窘迫地连一只限量版的包包都买不起。

霍淼问叶绿荷喜欢什么,她娇滴滴地回答:“只要是你给我的,什么我都喜欢。”

霍淼送了叶绿荷很多礼物,但她最喜欢的就是那张上不封顶的卡了。

叶绿荷疯狂地买买买,差不多要把整个商场搬回家。

现在,叶绿荷觉得自己此刻就是人生巅峰,拥有了霍淼的爱,就是拥有全世界。

她快乐无比,唯一的烦恼就是那个小哑巴还在,是她唯一的威胁。

她总不能把叶满溪杀了吧?

叶绿荷还没这个胆子,她现在就恨不得能够把叶满溪发送到外太空去,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

半年多后,在一个午夜,叶满溪被一阵疼痛惊醒。

她还在这个充满臭气的房间里,足足生活了半年之久。

没有床,没有椅子和桌子,只有一只便桶。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天天送饭的保镖都动了恻隐之心,给了叶满溪一张旧床垫,这样总比每天躺在地上要好受多了。

叶满溪捂住肚子,立刻意识到她这是宫缩了,她要生了!

随着宫缩越来越剧烈,时间间隔越来越短,叶满溪痛苦地呻吟起来。

但她刚刚哼出声就咬紧牙关不发出声音。

不行,她不能把孩子生在这种地方!

她用力扶着墙起身,挪到了门口,用尽全身的力气拍了拍门。

门外酣睡的保镖没听到动静,叶满溪只能一遍遍用力拍打房门。

保镖终于听见了,过来开门,看到了倒在地上捧着肚子的叶满溪。

她满头满脸都是汗水,把头发都打湿了,黏在脸上。

她仰着头祈求地看着保镖,伸出手握住了他的裤腿。

这个女孩子也着实可怜,被关了这么久,她这是要生了吗?

保镖迟疑了一下,看着奄奄一息的叶满溪,弯腰把她给抱了起来,往门外跑去。

半年多了,叶满溪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她看着满天的繁星,虚弱地闭上了眼睛。

......

叶绿荷是在半夜接到了保镖的电话,她很恼火,她的美容觉居然都有人敢打扰!

她从枕头下掏出打了震动的手机,看了看沙发上的霍淼还在熟睡。

霍淼这段时间一直睡在沙发上,他说要让叶绿荷好好调养身体,以免睡在一起挤到了她。

叶绿荷拿着电话跑进了洗手间接听,压低声音:“喂?”

“叶小姐。”保镖说:“叶满溪生了,一个女孩。”

叶满溪生了?

叶绿荷浑身一震,下意识地打开洗手间的门往外面看了看,霍淼还在熟睡,浑然不觉。

叶绿荷关紧门,压低声音鬼祟地问:“何时生的?那孩子什么样?”

她太紧张了,没留意电话那端的保镖顿了一下才回答:“那孩子,是我见过的长的最丑的小孩。”

叶绿荷愣了一下:“什么?丑?”

“是的,奇丑无比,浑身漆黑,都分辨不出五官。”

“哦?”叶绿荷瞪大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在盘算着。

叶满溪五官灵秀,皮肤白皙,绝对算个美人。

而霍淼更不用说了,女儿像爸爸,他的孩子一定漂亮的不得了。

但保镖说丑的不得了,而且全身漆黑的,难不成不是霍淼的孩子?

哦,肯定的!

叶绿荷兴奋起来,肯定是叶满溪不知道和什么野男人有了孩子,装作是霍淼的!

哈哈哈,太好了!

本来叶绿荷还在想那个孩子该怎么处理,留在叶满溪身边始终是个隐患。

但她若不是霍淼的孩子,长的又那么丑,她就没有什么威胁了。

叶绿荷压低声音说:“好,明天霍淼出差,我来看看。”

保镖挂了电话,为难地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叶满溪,而她的身边则躺着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婴。

保镖刚才撒谎了。

什么他见过的最丑的小孩?

这是他见过的最可爱,最漂亮的小姑娘好不好?

一般小婴儿刚出生都是皱巴巴的,像个小猴子一样,但叶满溪的宝宝,虽然瘦小了一点,但五官精致皮肤雪白,能看出长大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小美人!

叶满溪虚弱地在纸上写了两个字:“谢谢。”

保镖在床边蹲下来:“明天叶小姐过来,你打算怎么办呢?”

“请你帮我去找一种草药,叫做乌叶,再帮我配这几种药,拜托了!”

叶满溪写了一张药单给保镖,保镖接过来了,点点头:“好,我去帮你找。”

保镖找来了药材,按照叶满溪说的熬了药汁,叶满溪放凉了,用纱布蘸着那药汁,解开了宝宝的襁褓。

保镖不知道叶满溪要做什么,瞪大了眼睛。

“你要干嘛?”

这种药汁涂抹在身上,经过光合作用,能让人的皮肤变得黝黑。

这是外公外婆给她的很神秘的方子,而且这配方很安全,没什么副作用,除了会让人的皮肤变黑,如果想要变白只要不继续涂抹这种药,再配合一点汤药吃上几剂,就能慢慢恢复本来的肤色。

但这方子一直没用过,因为没什么用,有什么人会故意把自己变黑呢?

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叶满溪的手颤抖着,她才出生的娇嫩的像花骨朵一般的女儿啊,她怎么舍得让她变得黑漆漆的?

但是,这是不得已的,如果叶绿荷看到了她漂亮的女儿,一定会心生嫉妒,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

为了保护她,叶满溪只能出此下策。

她咬着牙,狠了狠心把药汁涂抹在了孩子身上。

第二天,霍淼去邻城出差,霍氏最近业务繁忙,霍淼三天两头出差。

要是以往,叶绿荷肯定要抱怨霍淼不陪她,总是出差,今天却巴不得他赶快走。

这一段时间,霍淼的眼睛总是有点发红,还会流眼泪,请了很多专家和名医,治疗做了不少,但都没什么效果。

叶绿荷心不在焉地给霍淼打领带,打的乱七八糟的,霍淼拿下了她的手,一边对着镜子自己系一边问:“怎么了?看起来心烦意乱的?”

“哦。”叶绿荷赶紧笑着解释:“自从上次出事之后,我的手就一直抖,也不能帮你针灸了,我可担心你的眼睛了。”

“没事。”霍淼淡淡地说,从镜子里看了她一眼:“小事一桩。”

霍淼走了,叶绿荷忙不迭地赶到了医院,见到了保镖口中的他见过的最难看的小孩。

叶满溪苍白虚弱地躺在床上,身边放着一个小小的襁褓。

粉红色的包被,老远看还怪可爱的。

叶绿荷迟疑地走过去,向那个襁褓里的孩子看了一眼。

她惊呆了。

保镖没骗她,她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黑的小孩。

但又不是黑人的那种黑,像酱油的颜色,不仔细看都看不清孩子的五官。

而且,还不太均匀,深深浅浅的黑,实在是太难看了。

叶绿荷解开孩子的包被,露出了穿着兜兜的孩子。

除了小肚皮被兜兜遮住之外,小腿和小手都露在外面用力地蹬着。

这露出来的皮肤跟脸上的皮肤一样,黢黑黢黑的。

叶绿荷伸出手指抹了一下孩子的皮肤,再看看手指,没掉颜色。

她抿抿唇,不敢置信地看了好几秒钟,然后就咧开了嘴笑开了。

“哈哈哈哈,叶满溪,你这是跟什么野男人生下的孩子?怎么长成这个德行?哈哈哈哈!”

叶绿荷实在是太开心了,笑起来就停不下来。

压在她心头的石头一瞬间就被搬开了。

这下,叶绿荷没有了后顾之忧,本来还担心孩子的存在是一颗定时炸弹,迟早都会爆炸。

现在,不担心了。

叶满溪急忙把孩子的包被给她盖上,叶绿荷刺耳又难听的声音充斥在整个病房里。

“叶满溪,我要是你就把这个孩子给扔了,哪来这么难看的孩子?简直太难看了,以后出去别说是我们叶家人,丢不起这个人。”

听叶绿荷的意思,她以后不会关着她了?

孩子忽然哭了,不知道是被叶绿荷的声音给吓着了,还是饿了。

叶满溪赶紧把孩子搂进怀里喂奶,叶绿荷心情太好了,越看越高兴,干脆在叶满溪的对面坐下来看着她喂奶。

她得意地伸出手指,向叶满溪展示硕大的钻石戒指:“霍淼送给我的,漂亮吗?”

叶满溪看都没看一眼,叶绿荷理解为是她在妒忌,笑的更加得意。

“你都不知道淼对我有多好,简直把我当做公主那么宠,我要月亮就绝对不会给我星星。”

叶绿荷一直都这么肤浅,她认为的爱情就是霍淼什么都买给她。

叶绿荷喋喋不休地炫耀霍淼对她有多好,孩子吃饱了,窝在叶满溪的怀中睡着了。

忽然,叶绿荷电话响了,她接通:“喂,什么事?什么?”

她忽然站了起来:“什么?淼跌倒了?为什么?他眼睛怎么了?为什么会漆黑一片?”

叶绿荷惊慌失措地差点要哭出声了:“在哪里,在哪个医院?”

她说着就要转身,叶满溪赶紧抓住了叶绿荷的衣角。

叶绿荷低头嫌恶地掰开她的手:“不要碍手碍脚的,叶满溪,你真是够扫把星的,淼的眼睛已经康复了,可今天一看到你,还有你这个丑孩子就倒霉!”

叶绿荷心乱如麻,如果霍淼的眼睛又失明了,那她怎么办?

她可不想终日面对一个瞎子!

叶满溪拿起桌上的纸笔急忙写了一行字拿给叶绿荷看,她不耐烦地看了一眼。

“霍淼的眼睛需要长期的针灸治疗,他已经断了治疗半年多了,让我帮他继续医治吧!”

“切,你以为整个邺城就你一个中医?”

叶绿荷甩开叶满溪的手。

叶满溪又写:“只有我一个人能治。”

叶绿荷愣了一下,看着小脸苍白的叶满溪,迟疑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