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前的两个小兔子又立起来了 二个?上一个下面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叶绿荷抓住了霍淼的手臂,虚弱地要晕倒了:“淼,我好怕我这辈子见不到你了。”

“你的声音...”

“哦。”叶绿荷立刻说:“我一直在给自己治疗,忽然有一天我就能说话了,但我的声音还有点哑,你高兴吗,淼?”

不知道为什么,霍淼却觉得面前这个叶绿荷有点陌生。

其实,她就是叶绿荷,他失明之前他们谈过恋爱的。

但是,他总有一种感觉,他失明的时候,他身边的叶绿荷好像和她略有不同。

见霍淼看着自己发愣,叶绿荷有点心慌。

难道他认出来了?

怎么可能?那时候霍淼是瞎的,应该天衣无缝才对。

叶绿荷扶着额装作虚弱,靠在霍淼的身边软软地倒下去了。

“绿荷...”霍淼看着倒在自己脚边的女人,弯腰把她抱了起来:“把车开到仓库门口,快!”

叶绿荷被送到了医院,医生在里面给她检查,霍淼站在急诊室的外面等待。

他打给江季业,但是江季业的电话却不通。

他皱了皱眉头问身边的秘书:“江季业的电话怎么打不通?”

“不知道啊。”秘书说:“霍先生,我马上打给他。”

过了一会,急诊室的门打开了,医生走出来。

霍淼迎上去,医生说:“霍先生,霍太太是身体太虚弱了才晕倒,不过好在没什么大碍。”

“那,她的孩子...”

“哦。”医生揉了揉鼻子,又立刻把口罩戴的更严实:“孩子也没事,只是霍太太身体虚弱需要静养。”

这是,叶绿荷从里面被推出来了,她双目紧闭,奄奄一息。

当经过霍淼的身边的时候,她虚弱地伸出手喊了一句:“淼,你在吗?”

霍淼伸出手握住叶绿荷的手之前,居然犹豫了一下。

他微眯双眼,走廊天花板白亮的吸顶灯的灯光照在他微微颤动的睫毛上,略有些刺眼。

抿了抿唇,但看到了薄薄的被单下她微微隆起的小腹,霍淼还是握住了叶绿荷的手。

叶绿荷的唇角露出欣慰的微笑:“淼,你在我身边就好。”

叶绿荷送进了病房,医生嘱咐了一下要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霍淼站在门口,隔着玻璃窗看向躺在床上的叶绿荷。

脸还是以前的那张脸,但总是有种陌生感。

霍淼正看得入神,秘书惊慌失措地跑过来对霍淼说:“霍先生,江季业出了车祸,现在正在送到医院来的路上!”

“他出了车祸?”霍淼蹙了蹙眉头,他急着让江季业过来,是想让他看到叶绿荷。

他失明的时候,江季业跟叶绿荷也打过不少交道,应该是除了自己最熟悉叶绿荷的人。

虽然这种想法很扯,但总是有种莫名奇妙的念头从脑子里跳出来。

“好像很严重,对面一辆大卡车撞过去,江助理和司机都重伤。”

霍淼想了想,对秘书说:“你留在这里照看太太,我去看看江季业。”

他来到急诊室,刚好江季业刚刚送进去。

他全身都是血,几乎已经是面目全非了。

刚才在会场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变成这样?

司机伤的没有江季业严重,也被送进了急诊室抢救。

过了好几个小时江季业才从急诊室里被推出来,医生说江季业还在昏迷,目前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夜深了,叶绿荷还没睡着,她悄悄睁开眼睛,看着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高大男人。

一身西装的霍淼真帅啊,叶满溪真的把他的眼睛治好了,他的眼睛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但也和以前一样深不见底。

可是为什么,霍淼对她好像有点冷淡,难道他看出什么来了吗?

不可能的啊,他失明的时候也以为是自己在他身边陪他的啊。

不会的不会的,而且她还跟医生串通好了,让医生说她有了身孕,日期都和叶满溪的一模一样,霍淼应该不会怀疑的!

她嘤咛一声,装作哪里不舒服,霍淼立刻转过身看她一眼,飞快地走到了床边。

“绿荷,哪儿不舒服吗?”

他这么关心自己,肯定没有怀疑。

叶绿荷抿了抿唇,娇柔柔地道:“刚刚醒过来看到你不在身边,我好害怕,淼,你陪我睡好不好?”

猛然听到叶绿荷会说话,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他还是习惯了身边的女孩不发出声音。

但是,他太太能够说话了,不再是小哑巴了,他应该开心的不是吗?

“淼。”叶绿荷拉着他的手跟他撒娇:“你陪我睡嘛,以前我们每天都睡在一起的。”

霍淼闭了闭眼睛,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似乎回到了前段时间他和绿荷朝夕相处形影不离的时光。

“淼...”叶绿荷撒娇的声音唤醒了他。

男人重新睁开眼睛,也许是他眼中的光太凌厉了,叶绿荷情不自禁地松开了她的手,怯生生地缩在了被子里。

“淼,你怎么了?这么凶的看着人家?”

“没有。”霍淼垂下眼睛,语气尽量温柔:“江季业还没有脱离危险,我等会去他的病房看看他,你先睡吧!”

“可是,我一个人睡不着。”

“那我坐在床边陪着你。”霍淼在床边坐下了。

他修长的手就撑在床上,叶绿荷很想牵他的手,但是又不敢。

她日盼夜盼霍淼的眼睛赶紧治好,拿回霍氏的经营权,她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

可是,为什么她觉得霍淼看她的眼神有一点疏离?

那个该死的小哑巴!

叶绿荷恨的咬牙切齿,不知道她和霍淼在一起的时候,给他下了什么药,让他现在对自己如此疏远和冷淡!

叶绿荷壮着胆把身体往霍淼的身边靠了靠,但她发现霍淼立刻就躲开了!

“淼。”叶绿荷幽怨地开口:“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怎么会?”霍淼看着窗外,似有些漫不经心地道。

“那你说爱我。”叶绿荷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说啊。”

霍淼居然犹豫了!

叶绿荷的牙都快要咬碎了!

那天,她可是亲眼看到霍淼握着叶满溪的手,也亲耳听到霍淼柔情蜜意地对她说他爱她。

当时他说的是,绿荷,我爱你。

现在,她叶绿荷就在霍淼面前,他为什么犹豫了!

“淼。”她干脆把脑袋放在霍淼的大腿上,从她的角度看男人的面庞更是完美的无可挑剔。

叶绿荷的心扑通扑通跳。

也许她忽然开口说话,他还不习惯吧!

他会很快习惯的,毕竟他一直以为身边的人是自己。

叶绿荷窝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

霍淼想让她躺回床上,刚刚低下头忽然看到了从叶绿荷的衣领里滑落出来的玉佩。

那是很多年前,他们都是孩子的时候,他送给小哑巴的。

霍淼伸出手轻轻捏住了那枚玉佩,而叶绿荷就趁机握住了霍淼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呵,他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他深爱的女人就在面前啊...

于是,他温柔地开口:“躺好了,这样会很不舒服的。”

“不要,人家就要跟你靠在一起。”叶绿荷撒娇。

霍淼抽出手,目光从叶绿荷的手背上滑过去,忽然,他又把目光转回去,停留在她的手背上。

刚才他握住叶绿荷的手的时候就觉得哪儿不对劲,现在他忽然发现,叶绿荷的手背白皙光滑,摸上去和绸缎一般顺滑。

但是小哑巴的手背不是这样,熬药的时候被烫的大大小小的水泡,后来结疤,摸起来粗糙不堪。

霍淼又去看她另外一只手,仍然光滑白皙。

见霍淼摸她的手,叶绿荷心里乐开了花,抬眼去看他却被他眼中凌厉的光给吓了一跳。

“淼,你看什么呢?”叶绿荷有点心虚。

“我记得你的手背上有很多疤痕的。”霍淼喃喃地道。

“哦。”叶绿荷的眉心跳了跳,她想起叶满溪的手背上有疤痕,但没在意,但没想到霍淼这么细心,连这样的细节都能注意的到。

叶绿荷下意识抽回了自己的手,讪笑着解释:“我用了草药,敷了几天就好了。”

“这段时间你被霍天齐给关了起来,你如何敷药?”

“哦。”叶绿荷的嘴唇在不自然地颤抖:“我之前就在敷药,没告诉你罢了,你怎么了,淼?”

霍淼的目光长久地停留在叶绿荷饱满的脸颊上,他忽然伸出手捧住了叶绿荷的脸。

见霍淼忽然亲近自己,叶绿荷陶醉地闭上了眼睛等待霍淼吻她。

她等啊等啊,却听见霍淼在说:“你的脸,怎么胖了?”

失明的日子,他无数次抚摸过身边女人的脸颊,瘦削单薄,一只手掌就能把她的脸给罩住。

叶绿荷的心脏跳的都要麻痹了,她咬着牙想那个该死的叶满溪的脸一直都这么小!

她前几天还特意去打了瘦脸针,可能现在还有点肿。

她期期艾艾地回答:“医生说我怀孕浮肿,淼,你不会嫌我丑吧?”

“不会。”快速地收回手,霍淼直起身来:“我去看看江季业,你睡吧!”

霍淼快步走出病房,来到江季业的房门口,他还在昏迷着,暂时估计不会醒来了。

霍淼面色凝重地注视了好一会,秘书走过来说:“霍先生不必太担心,刚才医生说江助理已经脱离了危险,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

“我知道了,”霍淼点点头说:“给他请最好的专家会诊。”

“是,霍先生。”

“对了,我住在老房子的时候,那个管家和女佣都是霍天齐的人?”

“其实也不是,就是原来霍家大宅的,现在都我把他们赶走了,并且在邺城没人会聘请他们。”

“把那个管家和女佣找来,我有话要问他们。”

“啊?”秘书愣了一下,连忙应道:“好的好的。”

虽然不知道霍淼为什么忽然要找那两个人,霍先生在失明的时候,那两个人没少虐待过他,难不成是要把他们找回来狠狠惩罚?

管家和梅姐被秘书带到医院的路上心里也直打鼓,他们都没想到那个哑巴少奶奶能治好霍淼。

他们现在这个后悔啊,当初那么对待他,还以为自己逃到了农村能躲过一劫,但还是被霍淼的人找到了。

一路上俩人都在跟秘书求饶:“沈秘书,是我们罪该万死,是我们有眼无珠,饶了我们吧,饶了我们吧!”

沈秘书被他们吵的脑袋嗡嗡响:“你们能不能闭嘴?”

当他们被带到霍淼的面前的时候,腿都打晃,看到坐在沙发上气场强大的霍淼,腿一软就在他的面前跪了下来。

“少,少爷...”

看他们害怕的筛糠的样子,霍淼皱了皱眉头。

这俩人不过是狗仗人势的小人而已,霍淼没打算跟他们计较。

原本这两个人就是在霍家做事的,霍淼没怎么注意过他们,但也打过照面,瞎了之后他们就被派到小楼去照顾他。

说是照顾其实就是盯梢,随时把他的动态跟霍天齐汇报。

所以这俩人是标准的走狗。

俩人跪都跪不稳,摇摇晃晃的。

霍淼把他们叫来了又不说话,他们不敢抬头,只感觉到烫人的目光在他们头顶上掠过。

吓都要吓死了好不好?

“霍先生,我们错了,我们错了!我们就是小人,我们就是无赖,我们就是猪狗不如!”

管家说着说着,用力抽了自己一个大耳光。

他自己打自己,总比霍淼打他要好。

他们正卖力地控诉着自己,忽然霍淼从沙发上站起来了,吓了俩人一跳,立刻往后面躲了躲。

不过霍淼没对他们怎样,只是从他们面前走过去了。

俩人发着抖看着霍淼的背影,沈秘书低声道:“跟过去啊!”

他们才抖抖索索地跟在霍淼的身后来到了一个病房门口,站住了。

霍淼背着双手,透过玻璃窗看着室内,忽然开口了。

“里面病床上躺着的那位,你们认识吗?”

俩人莫名地向里面看过去,只见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他们怎么会不认得那个女人?

她不就是天天往小破楼里跑的那个叶绿荷大小姐吗?

梅姐和管家是何其聪明的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就明白了。

霍淼不是问他们认不认得叶绿荷,而是问他们知不知道叶绿荷的身份。

管家舔了舔嘴唇,小声开口:“认,认得,少爷。”

“她是谁?”霍淼看着病床上的叶绿荷问。

“她,她是。”管家手指在不安地颤抖,脑子里面转的像风车一样。

“不是说认得?”霍淼慢慢地转过身,当他幽冷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的时候,管家的身体又像筛糠一样颤抖起来。

“认得,当然认得,那位不就是少奶奶吗?”

“你确定?”霍淼逼问。

管家吓得快要尿了,梅姐也不敢抬起头来,医院里不好闻的药水味让他们更加紧张。

“确,确定啊...”管家他们之前收了叶绿荷不少好处,特别是霍淼眼睛快要好的时候,叶绿荷更是塞给他们一大笔封口费,防止以后霍淼问他们,他们也好替她瞒着。

“你也认出来了吗?”霍淼转而去问梅姐,梅姐点头如捣蒜:“是少奶奶没错。”

“每天在小楼里面给我熬药的那个少奶奶?”

“是,是。”梅姐拼命点头:“少奶奶医术高明,每天都在厨房里给您熬药,一天两次从不落下。”

“那,你没觉得现在的她和当时有什么区别?”

俩人趴在玻璃上仔细看,梅姐眼珠子咕噜噜转。

叶满溪和叶绿荷有几分相像,只是叶绿荷的脸有点人工的痕迹,没有叶满溪那么灵秀。

梅姐拼命想着俩人的区别:“啊,少奶奶好像胖了点,怀孕的人嘛,难免有点点肿。”

“皮肤也变好了。”管家也赶紧补充:“估计怀的是位小公主,一般来说生女儿的妈妈都会变得漂亮。”

“对对对。”梅姐指着自己的脸说:“我生的就是儿子,您瞧长的一脸斑,我妹妹生的是女儿,本来一脸的雀斑怀孕的时候都没了!”

霍淼的目光穿透过厚厚的玻璃窗,里面的叶绿荷如睡针毡。

她早就醒了,刚才偷偷看了一眼,看到霍淼带着管家和梅姐来认人。

她心里庆幸,幸亏早就打点过了,不然还不露馅了?

至于有个人打点不了的,叶绿荷也让他暂时说不了话。

管家他们回答完了,站在一边继续哆嗦。

他们俩个是除了江季业之外,当时见过他身边的小哑巴为数不多的人了。

他们的回答,霍淼并不意外,只是有一点点的遗憾。

为什么会遗憾?这种感觉相当奇怪。

霍淼注视着里面的叶绿荷数秒便转过身盯着二人,俩人头也不敢抬,来的时候车窗开的太大,管家受了风现在流鼻涕,已经挂在半空中飘来荡去的也不敢伸出手擦一下。

片刻,终于听到霍淼说:“孙秘书,送他们回去。”

然后,霍淼从他们面前走过,俩人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房间里的叶绿荷也松了口气。

......

阴暗潮湿的房间里,飘荡着一股霉味,天花板上悬挂着一只光秃秃的灯泡,小气窗那里吹进来的冷风把那只灯泡吹的来回晃荡。

当昏暗的灯光照到墙角的时候,叶满溪甚至看到了一双亮晶晶的小眼睛。

叶满溪不能缩成一团,因为肚子慢慢大起来,那样会挤到孩子。

那只小老鼠见叶满溪一直坐在那儿不动,胆子大了,猫着身子向叶满溪靠拢。

这时,紧闭的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叶绿荷踩着高跟鞋,用手帕堵着口鼻走进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