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水图片 宝贝是这里吗要到了吗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叶满溪抬起头,正准备用袖子把眼泪擦干净,忽然看到宝贝正站在虚掩的门口狠狠地盯着她。

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一对怨怼的眼睛,恐怖片一般的效果。

叶满溪擦干眼泪,摇了摇头,从霍淼的怀里直起身来。

她拿药包去厨房给霍淼熬,宝贝紧跟着她,她刚刚把药放进药罐里就被宝贝牢牢握住了手腕。

她挣扎了一下,差点没把手里的药罐给打碎。

宝贝冷笑着看着她:“心情怎么样?霍淼跟你说我爱你,你以为真的是对着你说的?不管你现在怎么勾引他,霍淼心里想的人都是我,他爱的人是我。”

叶满溪甩掉她的手,最近宝贝来的越来越频繁,几乎每天都来,有时候一天来好几次。

说白了,其实她就是担心叶满溪真的会取代她。

“叶满溪,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要让霍淼知道你正在给自己医治喉咙,我可不想一直在他面前装哑巴。”

叶满溪在手机上打出一句话:“你以为治病这么简单?”

“我又不是让你真的治好自己,既然你这么有本事能治好霍淼,那他一定会相信你能治好自己,总之,我说什么你就照做?”

叶满溪熬药,不理她,宝贝死死盯着她:“你老实跟我说,霍淼还有多久才能恢复?”

叶满溪没理她,时间不可能确定的那么准确,她知道现在宝贝一秒钟都不想再等了。

“叶满溪,你听见了没有!”宝贝用力地拉了一下叶满溪的手,她正在掀开药罐的盖子,被宝贝一拉,手抖了一下碰到了药罐,整个罐子就从灶台上掉了下来。

药罐里面滚烫的药便从里面洒了出来,有很多都流到了叶满溪的手背上,疼的她低哼了一声。

明明没有烫到宝贝,她却叫的特别大声,这时楼上传来了霍淼的声音:“绿荷,是你吗?”

药罐掉在地上摔成碎片的声音,把梅姐和管家都给引来了。

他们跑进来看了看,碍于宝贝没敢发作,陪着笑脸道:“这是怎么了?”

“还不快收拾!”宝贝小声尖叫着道。

这时,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霍淼拄着盲杖从厨房外面摸索着走进来。

宝贝赶紧躲到了管家的身后,模模糊糊的,霍淼看见了有三个人的影子,然后浓烈的中药味道蔓延在整个厨房里。

“绿荷。”霍淼向她走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药罐掉地上打碎了。”梅姐说:“没事。”

霍淼走到叶满溪的面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叶满溪的手被药汁给烫红了,有的地方迅速地起了泡,霍淼不知情,他的手摸在了那些泡上,疼的叶满溪吸着凉气。

“你受伤了?”霍淼赶紧缩回手:“我没弄疼你吧?”

“没事没事。”宝贝狠狠掐了一把梅姐,梅姐疼的挤眉弄眼地说:“就几滴药滴在少奶奶手上了,没大碍,我去拿个药箱给少奶奶上药吧!”

梅姐说完就走出了厨房,她身后的宝贝正好站在霍淼的面前。

霍淼是听到了梅姐的脚步声走出厨房的,但他环顾厨房里好像除了他仍然还是三个人。

一个是管家,一个是宝贝,还有一个是谁?

霍淼立刻拧起眉头,语气都严厉了起来:“厨房里还有谁?”

宝贝浑身颤了一下,她动也不敢动,没想到霍淼的眼睛真的有了起色,都能辨认出身边有几个人。

她又高兴,又慌张,一个劲地朝叶满溪使眼色。

叶满溪打开手机,打了一行字,语音转换给霍淼听:“我和管家两个人,你看到的应该是柱子。”

“刚才,是你在叫?”霍淼眼睛看不见,耳朵可是灵敏的很。

叶满溪又打了一行字:“是,我一直都在给自己治疗,最近也有了些效果,刚才情急我居然叫了出来。”

霍淼激动地要去握叶满溪的手,又怕弄疼了她,伸出去的手落在半空中,没有舍得握下去:“真的,你的嗓子真的能恢复?”

宝贝趁机躲在了叶满溪的身后,小声叫了一声。

霍淼冷峻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笑意:“绿荷,等到那一天,我能看见,你能说话。”

梅姐拿着药箱走进来,对霍淼说:“少爷,我给少奶奶上药了。”

“小心点,别弄疼她了。”霍淼叮嘱道:“把撒了的药给打扫了,家务活这些不要让少奶奶做。”

梅姐翻了个大白眼,心说要不是看宝贝的钱,她才不会理他们。

霍淼走出了厨房,宝贝松了口气,梅姐也立刻收回手,把药膏扔进了药箱里。

宝贝冷哼一声,刚迈步又停了下来,回头对梅姐说:“你给她把药膏涂上吧!”

梅姐愣了一下:“哟,叶小姐真是好心,宅心仁厚。”

“那是。”宝贝笑道:“毕竟是我妹妹,别人不心疼我也得心疼。”

宝贝当然没那么好心,她是怕叶满溪的手伤严重,等霍淼能看见之后发现她的手背白白净净的,她不好圆场。

难道让她也把自己的手给烫了?

她才没那么傻。

叶满溪上好了药,宝贝扫过去一眼,只见她的手背上大大小小有不少的伤疤。

有的是烫伤,有的是擦伤,宝贝皱了皱眉头,嫌弃地道:“你也就是一个烧火丫头的命,如果不是我给你这个机会,你连接近霍淼都不可能,我告诉你叶满溪,这段时间老老实实地把霍淼的眼睛治好,不要打鬼主意。”

安静的夜,叶满溪窝在霍淼的怀里睡的很熟。

霍淼还没睡,握着叶满溪的手,抚摸着她满手背的伤痕。

他知道这些大多都是在给他熬药的时候烫的。

其实,透过蒙住眼睛的白色纱布他已经能看到大概的轮廓,甚至能够分辨出叶满溪柔若无骨的小手的白皙。

忽然,从楼下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接着就有人踹开了霍淼的房门。

他的房门一向都是形同虚设。

霍淼皱了皱眉头,不用说来人一定是霍天齐。

果不其然,随着一个沉重的脚步声,霍天齐的声音也慢悠悠地响起:“堂弟,你这是软玉温香好不快活啊!”

霍天齐的影子在白色纱布外面影影绰绰的,其实已经看的非常清晰。

上周叶满溪就把霍淼的眼睛包了起来,每天敷药,说是这样包着七天,最后一个疗程就结束了。

今天刚好是第七天。

怀中的叶满溪被惊醒了,从霍淼的怀中挣扎起来,霍淼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没事,别怕。”

霍天齐快步走过来,当他看到霍淼眼睛上的纱布的时候心里就惊了一下。

他也是才收到风声,听说叶满溪正在给霍淼治疗。

他没想到眼前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哑巴居然会治病,虽然霍天齐不信,但也有点心惊肉跳。

霍淼刚刚失明那会,找了多少专家名医都没有治好,就凭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哑巴?

但,不可掉以轻心。

他靠近霍淼弯下腰,隔着厚厚的纱布,霍天齐眼睛都快贴上去了,也没看出所以然来。

他用力将霍淼眼睛上的纱布扯下来:“还没死心呢?”霍天齐咬着牙道:“堂弟,看来你是不打算安安心心地做个瞎子啊。”

被扯掉纱布,眼前顿时亮了,霍天齐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此刻,他已经很清楚地看到霍天齐的脸部轮廓,甚至他嘴角的那颗痣。

和霍淼四目相接,霍天齐紧张地眉心直跳。

霍淼面无表情,一如既往地淡定。

他说:“霍天齐,你吵到我太太休息了,滚出去!”

霍天齐松了口气,看样子他好像还是看不见。

霍天齐攥紧了拳头,千万千万不能让霍淼恢复视力,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一切,如果霍淼能看见了,他会很快就让自己滚出霍家的...

霍天齐手一挥,大声对身后人说:“我弟弟这里太乱了,收拾收拾!”

身后的人冲过来把桌子上的药罐,柜子里的还没熬的药,还有叶满溪用来针灸的器具统统丢进一个大袋子里。

霍天齐环顾四周,该拿的都拿走了。

但他还不放心:“床底下!把床板给我掀开!”

霍淼和叶满溪被推到一边,保镖们把床板掀开,叶满溪在床底下藏了很多药。

“统统给我收走!”霍天齐吼道。

霍淼的房间被洗劫一空,所有的能治病的东西都没了,霍天齐这才松了口气,走到霍淼的身边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弟弟,我是为了你好,你这位小娇妻又没有行医资格,万一给你治废了怎么办?还不如你这么瞎着过一辈子,你说是不是?”

霍天齐走到了门口,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着正扶着霍淼坐下来的叶满溪,眯起了眼睛。

“呀,你说我多笨!”霍天齐拍了下大腿:“我光带走药,还有个最重要的药引子没带走!”

他干咳了一声:“还不快去请我弟媳妇去我那里做做客?”

“霍天齐!”霍淼把叶满溪护在身后,怒吼道:“你敢碰绿荷一根手指头?”

“别担心,她是我弟媳妇,我怎么会亏待她?我就是请她去我那过几天好日子,你看看你这里,四处漏风家徒四壁的,弟媳又怀有身孕,这怎么行?”霍天齐说着说着又笑了:“你瞧我,我都忘了你是瞎的,看不见。”

保镖们过去把叶满溪从霍淼身边拉走了,本来霍淼一个打几个应该不成问题,但是从模糊的视线中,他看到叶满溪正在跟他猛烈地摇头。

这几天是他眼睛恢复的重要期间,他不能剧烈运动,以免前功尽弃。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满溪被人给拖走了,霍天齐得意的大笑声回荡在这栋破旧的小楼里。

......

今天对霍天齐来说是个好日子,是他正式接手霍氏的日子。

他站在落地穿衣镜前整理他的领带,保镖过来跟他耳语:“霍淼自从上次之后一直病着,我们的人刚才打电话来说他高烧不退,估计要死了。”

霍天齐端详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哼了声:“该吃药吃药,我不是那种看着自己弟弟死的人,我很注重兄弟情的。”

“是,退烧药减半,估计他这样烧个十天半个月的,脑子就会烧坏了。”

“别说的这么直白,不过就算烧坏了,我也养着他。”霍天齐最后打量了一下自己:“记者们都到了吗?”

“都到了。”

“嗯。”霍天齐迈步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会议大厅里满坑满谷的记者,相机摄录机长枪短炮地架满了整个大厅。

霍天齐踏进大厅的门口,所有的镜头都对着他,霍天齐伸出手跟众人挥了挥手,带着成功者的微笑走上了台。

他两手扶着桌子缓缓坐下,笑着对众人说:“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任命仪式,谢谢,谢谢。”

闪光灯闪烁,记者竞相提问,霍天齐一一得体地回答。

忽然,有个记者问:“霍先生,其实霍氏应该是您堂弟霍淼先生的,听说你把他软禁起来了,有没有这事?”

霍天齐的笑容滞了滞,身边助理立刻过来岔开话题:“记者提问时间已经到了,现在进入下一个流程,我宣布霍先生的任命仪式正式开始!”

有人将任命书和股权转让书拿过来,霍天齐笑容满面地提起笔,刷刷刷地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高举起来给众人看。

刚才那个提问的记者犀利地发问:“霍先生!您这份股权转让书上只有您一个人的签名,并没有霍老爷子的签名或者印章,这好像不合规矩啊!”

霍天齐的眉头深深地皱起来,律师急忙解释:“霍老爷子暴毙,并没有留下确切的遗嘱,霍淼先生也大病缠身,霍氏群龙无首,霍天齐先生这是临危受命,救霍氏于水火之中!所以,有公司高层的联合签名是合法的!”

“据说,霍老爷子的印章是最具有法律作用的!”

霍天齐差点都要拍桌子了,律师稳了稳情绪继续解释:“霍老爷子的印章已经不在了,所以现在这份股权转让书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助理也赶紧打圆场:“有些记者朋友们不明白的,刚才我们黄律师也解释了,现在我宣布,霍天齐先生的任命仪式圆满成功!”

助理煽动着大家鼓掌,忽然一个声音从大门口传来:“你说成功就成功?”

众人向门口看过去,只见江季业扶着霍淼从门外走进来。

霍天齐坐不住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他没看错,真的是霍淼!

他西装革履,戴着墨镜,在江季业的搀扶下正向他走过来。

霍天齐手指颤抖了一下,立刻低声问身边的助理:“他怎么来了?不是说他病的要死了吗?”

“我, 我也不知道啊,刚才他们打电话来是那么说的啊。”助理结巴着道。

记者们哗然,手里的快门按的不停。

霍淼走的虽慢,但每一步都踏的特别稳。

霍淼每向他走近一步,霍天齐的嘴角就颤抖了一下。

不过看着江季业小心翼翼搀扶他的模样,想必霍淼还是个瞎子。

霍天齐的底气顿时足了,他清了清嗓子,笑意盈盈地开口:“原来是堂弟来了。”

江季业扶着霍淼走上了台,站在霍天齐的面前。

霍淼高他几厘米,虽然差不了多少,但是他身上凌人的气场令霍天齐有些气短。

他笑的有点没底气,哈哈笑着握住了霍淼的手:“弟弟,你这是来参加我的任命仪式的吗?那,台下给你搬张椅子,你坐下来听?”

霍淼淡然地抿唇,将手从霍天齐有些出手汗的手心里抽出来,江季业立刻眼明手快地递给他一张纸巾,霍淼接过来擦拭着被霍天齐弄湿的手,慢条斯理地道:“你这个任命仪式不做数的。”

霍天齐的嘴角又抽动了一下,立刻反驳:“我看你是烧糊涂了吧?”

“没有爷爷的印章,你这些就是废纸。”

霍淼捏着霍淼的任命书,轻蔑地又丢回桌上。

记者们手里端着摄影机向台前靠拢,被这么多人的视线笼罩着,霍天齐有点恼羞成怒:“霍淼,你不要搞事情,我要是你就老老实实地呆着!”

“我待不住啊。”霍淼叹了口气说:“恰好我有爷爷的印章,而且我还带来了。”

霍淼向江季业伸出手,江季业立刻把一只小盒子从口袋里掏出来,并且打开了展示给众人看。

霍天齐一直找都没找到的印章果然还在霍淼这!

霍天齐的手都剧烈地颤抖起来:“假的,是假的!”

江季业在纸上印上了印章递给霍天齐身边的黄律师。

黄律师接过来仔细看了看,灰白着脸跟霍天齐点了点头:“是真的,是老爷子的印章。”

霍天齐一瞬间泄了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黄律师弯腰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霍天齐又振奋起来,站起身指着霍淼的鼻子大声道:“你一个瞎子,有了印章又能如何,你能管理公司吗?你看的了文件吗?你连走路都需要人扶着!”

霍天齐话音未落,霍淼忽然摘下了他的墨镜。

墨镜下面,是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

霍天齐甚至在霍淼晶亮的瞳孔中看到了面色惨白的自己。

他嘴唇哆嗦着,伸出手指在霍淼的面前晃了晃:“你能看见?不可能...”

霍淼拿起了桌上的任命书,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微蹙着眉头:“霍天齐,你怎么不练练字呢?你的字还是写的一如既往的难看啊!”

台下的记者们振奋了,刚才那个记者把话筒递到霍淼的嘴边,大声说:“霍先生,您还认识我吗?”

“哦。”霍淼看了看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春风杂志社的记者?”

“是的是的!”记者高兴地道。

众人忍不住议论道:“霍先生真的能看见了?”

“原来,霍天齐只是山寨的啊...”

众人的议论声快要逼疯了霍天齐,他大吼一声拍着桌子道:“这是我的任命仪式,不相干的人都给我赶出去!”

这时,有人喊了一声:“蒋先生来了!”

一个老者缓缓地从门口走进来,霍天齐看到他,腿一软,助理赶紧扶住他才没有跌倒在地上。

这位蒋先生是当年和霍老爷子一起创建霍氏的,后来蒋先生身体欠佳回老家颐养天年,将股份全部卖给了霍老爷子。

没想到霍淼居然把蒋先生给找来了。

蒋老先生走到台前,握住了霍淼的手,淡淡地扫了一眼霍天齐:“霍天齐,你爷爷刚去世你就谋权篡位,当年我和你爷爷有过约定,如果没有遗嘱,那最有法律效力的就是他的印章!你这些,只是几张废纸而已!”

蒋先生拿起那两张纸丢下台,惹来一阵哄笑。

霍天齐直勾勾地看着霍淼,他知道自己输定了,但就是不相信霍淼真的看见了。

他指着霍淼的鼻子说:“你是装的,你还是瞎的是不是?”

忽然,霍淼准确无误地握住了霍天齐的手指用力一掰,霍天齐撕心裂肺地叫起来:“疼疼疼...”

“现在,相信我能看见了吗?”

“疼疼疼...”霍天齐惨叫着。

他的叫声太难听了,桌上放着话筒,他的惨叫声在整个大厅内回荡。

蒋老先生说:“霍淼,刚好今天我在场,我作为见证人,把霍氏交换到你手里。”

霍淼握着霍天齐手指的手更用力了,甚至都能听到霍天齐的手指骨头被掰的发出了响声。

看着霍天齐扭曲的面孔,他语气更冷淡:“霍天齐,该把我太太还给我了吧?”

....

车子一路颠簸,越过泥泞的沙土地,前面是一个废弃的厂房。

天很应景地下起了雨,霍淼下了车,身边的助理撑起伞,霍淼向身边人看了一眼:“江季业呢?”

“他在会场处理事情。”

“嗯。”霍淼点了点头,迈步向厂房走去。

推开沉重的大铁门,随着咯吱一声,门开了,有铁锈随着门开掉下来。

厂房废弃很久了,里面很多灰尘,霍淼用拳头堵住口鼻大步流星地向里面走过去。

穿过空荡荡的厂房,终于看到了蜷缩在角落里的身影。

霍淼掩饰不住的激动,快步走过去喊了一声:“绿荷!”

正低着头的女孩抬起头,满脸都是黑灰,她挣扎着站起来,但手和脚是被绑住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