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被添得死去活来 坐在他嘴上帮我添出水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夏依依听到儿子软糯充满稚嫩的童音时,一整天的阴霾都一扫而空!

还好,这些年有星辰陪在自己的身边,否则她还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而总裁办公室的厉腾正准备离开时,头顶上方却突然响起了警报。

几乎是第一时间,轮班执守的工作人员便发现了网络的异常。并在第一时间告诉了总裁助理王川。

“总裁,不好了,我们的网络被黑客侵袭了!”

厉腾接到王川的电话,赶紧回到黑色真皮座椅上第一时间打开了厉氏网络的首页。

看到那一道道被破解的密钥,他快速打开了机密资料库,发现没有任何东西丢失。

看来,这无疑是在挑衅他!

而这时,王川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得到厉腾的回应,他快速的进去到办公室。

“辰爷?”厉腾眼神虚眯,薄唇危险的开启:“呵,是不是我最近太善良了,所以总有一些不怕死的来自寻死路?”

房间里的温度一下降了好几度,刚进来的王川屏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大总裁熊熊燃烧的怒火给烧死了。

总裁竟然说他自己太善良了?

天啦!这是他这辈子听过最离谱的冷笑话。

王川内心默默腹诽。

厉腾抬眸撇了助理王川一眼,他已经开始质疑要不要再换一个助理,这个貌似得了中年痴呆,这段时间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王川突然感受到一股凌厉的视线,他立马回过神,小心翼翼道:“对方速度太快,我们还没来得及破译对方的防火墙。这位辰爷便全身而退了。”

王川感受到周身瞬间下降的气压,声音越来越小,甚至都不敢抬头。

厉腾听完俊脸黑沉,冷厉道:“技术部的人不是有一半留宿在公司吗?他们怎么会没有最先察觉?”

“这……可能是下班的原因,该吃饭的吃饭,该休息的休息……”王川颤颤巍巍解释道。

空气中突然安静了几十秒……

厉腾霸道冷冽的目光在王川和电脑屏幕之间流连,突然开口道:“查到这位辰爷的来历没有?”

“关于他的信息,我们还没有查到。”王川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厉腾冷冷的盯着王川,目光锐利如刀:“滚出去。”

王川擦拭着冷汗退出总裁办公室。

还好他身体素质极好,否则他早就被总裁强大的气场给吓死了。

还好,没有丢失什么重要的文件,否则整个技术部的人都会被整锅端了。

包括他也得去瓦格尔挖矿了。

王川整理了一下心绪,来到网络安全部,冷着脸严肃道:

“你们听着,不想被派到瓦格尔挖矿,就给我用心点,下次要再出现这种情况,那你们就收拾好行李吧!”

众人一听瓦格尔三个字,瞳孔瞬间放大,开玩笑,那可是人间地狱啊!众人回过神便埋首在电脑前认真的工作起来。

一夜有惊无险,厉腾看着时间不早了,便拿起手机走出了大厦。

只剩下苦兮兮的王川和技术部的人熬夜通宵,修复防火墙,又重新设置了一道道密码!

………

厉氏别墅

寸土寸金的独栋别墅体量巨大,花园面积更是广阔。

“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厉子欣跷着个二郎腿, 一手拿着苹果啃个不停,一手拿着遥控器含糊不清的询问着厉腾。

厉腾撇了她一眼,无语的摇了摇头,五年过去了,他这个妹妹还是这么吊儿郎当的,没个正行!

看来是时候要给她找个男朋友了。

“快洗手过来吃饭!”厉母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优秀的儿子,满目慈爱!

厉腾寻声看了过来,这才发现他母亲的身影,他微微有些诧异:“您什么时候来的?”

“中午就过来了,这不是你妹妹回来了!想着就和你爸一起过来一家人在一起热闹的吃顿饭嘛!”厉母张晴边说边摆弄着碗筷。

看着这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便知道是母亲的手艺。

他巡视了一圈,却没看到儿子厉爵的身影,他满屋子搜索着。

张晴看着儿子的眼神便知道他在找谁,温柔道:“小爵和他爷爷在游戏厅拼积木呢!”

厉腾换好了鞋,去到了游戏厅,走到厉腾面前淡淡道:“今天为什么又砸东西?”

厉腾的爸爸则在客厅的游戏区,陪着孙子堆乐高机器人。

所谓的陪,不过老爷子一厢情愿的坐在厉爵身边自豪的看着孙子。

厉爵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他乐此不疲的堆着乐高,而机器人比他都还高出一截。

“说话!”厉腾看着儿子不搭理自己,提高声线厉声道!

“骗子,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话?”厉爵将最后一块乐高塞进机器人的眼里,一把推开了厉腾自己上楼去了。

“骗子?谁跟你说什么了?”厉腾一脸茫然,忍住怒火沉声询问道!

回应他的却是一阵沉默……

听到儿子摔门的声音,厉腾又向自己的父亲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而厉老爷子也是一脸懵逼,他们来得时候,厉爵这一直在拼积木,而他一句话也没搭上,自顾自的在一旁陪了一下午。

“这个臭小子,脾气越来越大!”厉腾本来就被夏依依气了一整天,此刻火气“噌”的就冒了上来。

老爷子却在一边笑呵呵的说着风凉话,“亲生的。”

哈哈…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想当初他们也是被厉腾这样“折磨”过来的!

老爷子此刻只觉得扬眉吐气,他昂首挺胸的去了客厅,准备大吃一顿好好庆祝一下。

厉腾:………

这是亲爹吗?

老爷子走后,厉腾回想起儿子说的话,低头沉思起来…!

想起上午在机场的情景,他眸光一震,莫非是厉子欣!

厉腾气冲冲的来到客厅厉子欣面前,厉声道:“你是不是跟小爵说过什么?”

厉子欣眼见亲哥已经发觉,她心虚的咳嗽了几声,快速转动着眼珠子想要开脱。

而这一幕怎么可能逃得过火眼精金的厉腾,他一把抓住厉子欣的手腕,冷冷道:“老实交代,否则你从哪儿来,给我滚回哪里去!”

厉母厉父听见这边的动静,赶紧跑了过来,听说了缘由,也不停的催促着自己的女儿:“子欣,你赶紧说呀!”

厉子欣看着亲哥这瘆人的眼神,好不容易才回来,她可不想又被送回去,于是只能悻悻道来:

“我今天不小心说漏了嘴,在机场看见了大嫂…”

说完之后,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默默低低着头,根本就不敢直视她哥的眼睛。

“轰!”厉腾只觉得他的脑袋要炸开一般,他怒视的厉子欣,早知道他就应该把她送回老宅。

难怪小爵骂他是骗子,看来他在儿子心中完美的父亲形象就要毁无一旦了。

他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而这时的厉母回过神来,也责怪起厉子欣:“你说话都不经过脑子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

“我……”厉子欣无力反驳,她当初真的是无心之失。

“你说夏依依还活着?”厉父眸子一眯,他没有去责怪女儿,而是惊讶的开口!

而这时厉母也才反应过来,刚刚顾着责怪,她倒是没注意她话里的意思。

此刻她同样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看着女儿低着头,他们只好把视线转移到厉腾身上。

厉母询问道:“是真的吗?依依还活着?”

厉腾无奈之下点了点头,他们迟早会知道,也没打算刻意瞒着。

“太好了,那赶紧把她接回来吧!正好可以圆了小爵的心愿,一家人还是整整齐齐的好!”厉母高兴的说着,丝毫没注意到儿子的脸都黑了。

“我看你也是说话不经过大脑,那白芷汐怎么办?她可是厉腾的未婚妻!”厉父白了妻子一眼。

“啊!我太兴奋了,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厉母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这顿饭,谁都没心思吃了,厉腾不在乎夏依依,他只在乎儿子对他的想法。

而两位长辈心里想的却是在夏依依和白芷汐之间该如何抉择?

张晴满脸愁容,她想起依依和她儿子结婚的两年里,把他们照顾的无微不至,她就觉得很为难。

刚开始确实是有点瞧不上她的出身,可是后来她渐渐用自己的善良懂事,识大体打动了他们。

他们也渐渐接受了她这个儿媳妇,谁知她竟然难产去世。

她因此深深自责了好几年,如果当初不是他们夫妻两为了缓解老夫人去世的沉重心情去了国外度假散心,也不会连依依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而这些还是亲口从儿子嘴里得知的。

反正依依要是回来,她肯定是支持的,毕竟是孙子的亲妈。

而老爷子心里却是偏向于白芷汐,毕竟她和儿子才是门当户对,这对厉氏集团也是有益处的。

相反,要是贸然退婚,恐怕还会因此得罪白氏家族,这样又给儿子树立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

………

“咕噜…”直到一声难听的声音传出来才让他们回过神来。

厉子欣摸着肚子尴尬的笑了一声,她实在是快饿扁了好嘛!

张晴这才开口道:“哎呀!赶紧先吃饭吧!不管怎样,要饱了才有力气想事情。”

“我去看看能不能把小爵抱下来?”张晴说完便准备去二楼。

“我去吧!”厉腾说完便起身上了楼梯。

厉腾站在房间门口轻轻敲了几下,没有得到回应,他便直接打开了门。

看着小家伙趴在书桌上好像在写什么东西,他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只见厉爵正聚精会神的画着画,画上是一个身姿优雅的女人,只不过脸上却没有五官,而在旁边的空白处,“妈妈”两个大字却深深刺痛了厉腾的眼。

“小爵,你想不想见见你的妈咪?”厉腾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脱口而出。

小家伙闻言转过身来,小身板看起来尤其孤独倔强,他看着厉腾的眼睛,然后郑重的点头。

厉腾薄唇微抿,幸亏他没有将夏依依给扔到夜总会去,否则以厉爵这嫉恶如仇的性子,知道他欺负他的妈咪后怕是一辈子都难以原谅他。

不过——

厉爵对妈咪之所以那么想念,究其原因还是怪他当初心太软,若是直接告诉他夏依依死了,说不定他已经从伤痛中走出来了。

他严重怀疑是不是当初夏依依给儿子下了什么降头,否则他怎么会对她如此念念不忘?

做乐高也是妈咪,画画也要妈咪,只要一开口就是妈咪!

这几年,他没有说腻,他都听腻了。

但是看着儿子带着期盼的眼神,他心有不忍的开口道:“明天会过来一位阿姨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如果你能够和她相处融洽,爹地就答应你,让你去见妈咪。”

“真的?”厉爵看着狡猾奸诈的爹地,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当时是真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说完便抱起小家伙下了楼。

………

幸福小区

夏依依回到家后心疼的抱紧了夏星辰,十分愧疚道:“宝贝儿子,对不起,妈咪有事耽搁了,所以回来晚了。”

夏星辰很懂事的拍了拍夏依依的背,安慰道:“没关系的,妈咪,我会独立自主了!”

这些年,他和妈咪相依为命,他理解妈咪的辛苦。

所以他也不断的在学习,只为了快点长大,好保护妈咪。

后来,夏依依开心的和星辰分享了自己的喜事:“妈咪找了份新工作,从明天开始,妈咪就要去上班了。”

星辰这才了然于胸,原来妈咪去厉氏集团是为了找工作啊!

“妈咪,你不用这么辛苦工作,我可以养你啊!”星辰一本正经的看着夏依依说道!

而夏依依则以为儿子是心疼她,没有当真,只是感动的回了句:“谢谢宝贝,现在妈咪养你,等你以后工作了,妈咪也老了,你再养妈咪吧!”

话落,星辰嘟着个嘴,委屈巴巴的看着夏依依:

“妈咪,你上班了,那我呢?”

夏依依一把抱住小家伙,语气温柔着抚摸着他的头:“你啊!当然是去上学呀!”

“真的?”夏星辰一听说可以上学,又大又亮的眸子里散发出耀人的光芒。

“那是当然,我们的星辰宝贝也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了哦!”

“耶!太好啦!可以去学校和小伙伴们一起玩,终于不会那么无聊啦!”夏星辰高兴的手舞足蹈。

话落!夏依依却突然犯起了难,她明天还要去给星辰上户口,找幼儿园,估计得耽搁半天的时间。

厉腾那个霸道的冰山男会不会因为自己迟到想掐死自己?

想想她就觉得背后瑟瑟发抖,要不她还是先跟他请个假吧!

夏依依回过神来才发现小家伙兴奋过后已经睡着了,她给儿子褥好被角,便起身去了客厅。

她翻出手机里厉腾的电话号码,思绪一下就涌上了心头。

这号码还是奶奶在世的时候,强迫厉腾和她互相交换的,而她却一次都没有打过。

五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换了没有?

夏依依怀着忐忑的心情拨打了出去,响了几声后,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一道熟悉充满磁性的声音。

夏依依没想到,五年过去了,厉腾竟然没有换号码,她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道: “厉总,我明天有事可以请半天假吗?”

电话对面的男人明显怔愣了一瞬,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是夏依依。

听到小女人的请求后,他刻意压低了声线,咬牙吐出了几个字:“夏--依--依”

夏依依听出了男人的愤怒,立马讨好道:“拜托,就这一次,我是真的有急事!”

说话便挂断了电话。

而电话那端的厉腾听到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气的脸色铁青。

宽大的手掌用力的握着手机,只听到了屏幕破碎的声音。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挂断他的电话!

这个世界上除了厉爵之外,还没有第二个敢主动挂他电话的人。

还有她说什么!请假?

还没开始工作呢!竟然就要请假?

果然这个女人就不配做小爵的妈咪,看来她心里还真没把小爵当一回事!

厉腾想到这里就怒不可遏,这种女人,根本不配做小爵的母亲!

第二天,夏依依一大早便起来了,她先是去给星辰上好了户口,然后又带着小家伙去了最近的幼儿园报了名。

………

厉氏别墅

张晴一大早便起来忙活,然后一家人整齐的享用了精致又营养的早餐。

用餐结束后,二老便准备带着厉子欣回老宅。毕竟他们的女儿有多不让人省心,他们是知道的。

就害怕又惹怒了这对喜怒无常的父子,所以他们还是早点把她带走比较好。

很快,偌大的客厅便瞬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坐在沙发上看着书刊的厉腾和摆弄魔方的厉爵。

一大一小,互不打扰,同样都带着冰冷的气场,让人不敢靠近。

听到魔方飞快转动的声音,厉腾抬起头看向儿子,才发现魔方在他手里很快的就从杂乱无章变的整整齐齐。

然后又见他面无表情的把魔方打乱,从头再来,就这样来回旋转,一个魔方在小家伙的手里就跟变戏法似的,速度极快的变换着。

厉腾满意的扬起了嘴角,儿子的性格和智商完美的继承了他,难怪他的妹妹总是称厉爵为变态的天才。

厉腾无比庆幸,还好儿子没继承到夏依依的劣质基因。

一想起夏依依,他就气的牙痒痒,那个不守信用的女人,昨天才签合同,今天就打退堂鼓,总是拿自己有事来找借口。

她到底有没有把小爵放在心上?

厉腾越想越气,恨不得把那个女人的嘴给撕成两半,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撒谎。

哼!等她来了,不把她折磨的生不如死,他就不叫厉腾。

厉腾心里打定主意后,便看向厉爵,一脸温柔,“今天爹地送你上学。”

“不去。”厉爵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便拿起魔方上了二楼,厉腾看着高冷话少的儿子,很是无奈。

算了!不去就不去吧!只要是厉爵不愿意做的事,他都不会强迫。

毕竟他儿子可是高智商,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幼儿园上不上都无所谓。

厉腾想着平时忙工作,都很少陪儿子,于是放下书刊跟着上了二楼,今天的他不去公司,就在家候着夏依依。

他倒是特别好奇,母子俩第一次见面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

另一边

夏依依眼见马上就要到 11点了,她再三叮嘱过后就把夏星辰交给了老师,然后马不停蹄的赶去了厉氏别墅。

下了出租车,夏依依停住了脚步。

五年了,她看着这偌大的豪华别墅,嘴角划过一抹苦涩,她以为她离开后便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过,这次她却是带着赎罪来的。为了被他丢在这里的孩子,从今往后无论多苦,她都甘之如饴。

夏依依走进别墅,发现佣人都是一些新面孔。

也是,厉腾害怕夏依依的身份被识破,所以肯定要把佣人给换了。

从佣人的口中得知厉爵和厉腾吃过午饭后都上了二楼,她心情忐忑的拎着乐高礼盒走了上去。

夏依依站在走廊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看到一道房门半掩着,她便走了过去轻轻推开来。

偌大的房间里以单调的色彩为主,她缓缓走了进去,里面的橱柜上摆满了机器人手办,还有不同版本的乐高拼成的形状各异的机器人。

夏依依无比激动的捂住了嘴,这肯定是儿子的房间。

原来小爵和星辰的爱好是一样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