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p三个男人让我爽了一夜 娇妻当着我的面被4p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娇妻满脸愤怒的回过身,这才发现厉腾坐在黑色摇椅上,与他的黑色西服浑然一体,都透着矜贵的傲然气息。

从娇妻以这种不同寻常的方式进来的时候,他的目光就一直锁在她的脸上。

“这是在向我赎罪吗?”男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睥睨着面前的小女人,嘴角掀起一抹戏谑。

而娇妻一看到他这副高傲自大,傲慢无比的态度,她的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

只见她瞬间从地上站了起来,并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厉声道:

“赎屁个罪,我犯罪了自然有警察来抓我,不劳烦厉先生出手。

“不过,若说起犯罪,厉先生这难道不叫非法拘禁吗?”

气急败坏的娇妻冲着厉腾怒吼道,龇牙咧嘴般的表达着自己的抗议。

这个人,五年前就对自己冷漠无比,动不动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哪怕现在已经是陌路人,却也还是这幅仿佛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现在的她可不是以前那个逆来顺受,软弱无能的娇妻了。

她现在已经是当妈咪的人了,要勇敢的站出来向万恶的资本主义家say no!

厉腾望着气急败坏的娇妻,眼底漫出一抹冷笑。

这个女人现在是在恶人先告状吗?难道她忘了她曾对自己做过什么?

呵!以前温顺乖巧得就跟木偶一样,令人索然无味。

没想到现在却是一只浑身带刺的小刺猬!

难不成以前在自己面前都是装出来的?

只见厉腾突然站了起来,一步步逼近娇妻,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面前的小女人。

“娇妻,别给我装,五年前算计我之后又装死蒙混过关的账怎么算?”厉腾冰冷且毫无温度的开口道。

眼见厉腾已经开始数落自己的“罪状”,娇妻瞬间有点焉儿了,她就知道这个睚眦必报的男人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我不是给你钱了吗?又不是免费……”娇妻壮着胆子开了口,说到一半却被男人递过来的狠厉的视线给吓的闭上了嘴。

“既然如此,那我给你十倍的钱,让你陪你不喜欢的男人睡一觉,如何?”厉腾气氛的伸手捏住娇妻瘦削的下巴,眼里的怒火仿佛要把她给淹没殆尽。

娇妻看着男人此刻愤怒的模样,一颗心都到了嗓子眼,她已经想好了要如何承受厉腾的怒火,却唯独没想到他竟然要这样报复自己。

“说吧,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可以满足你,要一个还是两个,或者是更多都可以。”

厉腾痛快的释放了这些年压抑在内心的不痛快,眼见娇妻快崩溃的神情,他只觉得心中无比畅快。

而他说出的每句话,都带着报复的快意,一步一步的击垮了娇妻的内心,就像刀子一样狠狠剜着她的心脏。

她怎么都没想到她默默爱了十年的男人,竟然恨她恨到如此地步。

就在娇妻怔愣的瞬间,便听到男人低沉如大提琴般的嗓音冲门外喊了一声。

随即助理王川走了进来恭敬道:“总裁,有何吩咐?”

“把这个女人送到夜总会去,告诉他们的负责人,只管让她接客!”男人无情的吩咐着,仿佛在处理一个和他毫不相干的人。

娇妻听到厉腾那么决绝的语气,瞳孔瞬间放大,打死她都没想到厉腾对她的报复竟然这么狠。

“这……”王川看了看自家暴怒的总裁,又看了一旁把自己抱成一团的娇妻,正犹豫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怎么,我的命令你也敢不听?”厉腾甩给王川一记狠厉的眼神。

王川瞬间不敢再犹豫,他走向娇妻,为难的开口:“对不住了,少奶奶!”

“她早就不是什么少奶奶了,我看你是想去瓦格尔挖矿了。”男人冰冷无情的声音传了过来。

娇妻突然站了起来,她绝望的瞪着厉腾,忽然就笑了起来:“你就那么恨我?”

“对,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男人狠厉的说完便转过身,不再看她。

娇妻嘴角划过一抹苦涩,就算是过了五年,她的心里却始终隐藏着期待。

却在此刻,全部化为了灰烬。

截止到目前为止,整整十五年,她都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在心底的某个角落,是时候该放下了。

这个男人的心是石头做的,捂不热,反倒会凉了自己。

“好,我会如你所愿,从此我们便两清了,以后再见已是陌路!”

娇妻望着厉腾的背影,眼里的光暗淡了下去,只见她双手攥紧,绝望的吐出一句话,便转过身决然的离去。

助理王川无奈的摇了摇头,作为旁观者,他亲眼看到总裁把一个爱的女子逼到了绝境。

也不知道总裁以后会不会后悔?

他轻轻带上门,看着走远的娇妻,便快步跟了上去。

而此时的厉腾吸了一根又一根的烟,他缓缓吐着烟圈,看着楼下的车辆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只觉得内心无比烦躁。

明明已经报复成功,他该高兴才对,怎么却觉得心里仿佛有一块大石头压的快喘不过气来一般!

厉腾狠狠蹙眉,只见他烦躁的把烟头掐灭,拿起桌上的手机便打开门下了楼。

楼下的司机仿佛知道什么似的,早已把车停在了门口,厉腾快步上了车,便吩咐司机去往夜总会!

………

魅夜。

本市最大的夜总会,里面出入的都是上流社会的群体。

“魅夜” 字如其名,魅惑的夜晚,霓虹灯璀璨夺目,闪耀着醉人的光芒。

不少富二代的公子哥,每天流连忘返的穿梭其中,好不惬意!

王川停好车便同娇妻一起走了进去,身后跟着一群穿戴整齐一致的保镖。

“少奶奶,您现在对厉总认个错,他不会这样绝情的。”王川始终还是觉得不忍心。

“不用!”娇妻面无表情决然道!说完不等王川回应便走了进去。

她眼见天色已经晚了,心里不由得有些担忧宝贝儿子有没有吃饭?

于是她发了一条信息给夏星辰:“妈咪有事晚些回来,你乖乖吃饭睡觉哦!”

这些年,儿子懂事体贴的不像个五六岁的孩子,已经自力更生的完全有能力照顾好自己,她也不用太担心。

发信息告诉儿子冰箱有吃的,让他在微波炉里加热一下就好了,收到儿子回复后,她便安心的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哎!”王川看着娇妻走远,无奈的叹了口气,连忙跟了上去。

………

奢华大气的劳斯莱斯车内。

厉腾接着电话,只听见对面传来管家惊慌的声音:“厉少,小少爷又在不停的摔东西,我们怎么都劝不住啊!”

“因为何事?”厉腾瞬间紧张起来。

“小少爷说他要妈妈!”管家颤颤巍巍的开口道!

少奶奶可是他们别墅的忌讳,自从少奶奶难产去世后,别墅就禁止提起她的名字。

话落!厉腾就听到电话那端传来“噼里啪啦”的破碎声。

厉腾一听又是这个原因,他又奈的扶了扶额头。厉爵这小子从知事以来,天天找他要妈咪,三天一大闹,两天一小闹。

动不动就砸东西,这暴躁易怒的脾气可是比他还过之而无不及。

关键是他还不好告诉儿子,他妈咪已经去世了。怕他伤心,毕竟每次过生日,他的愿望都是希望妈咪可以陪在他身边。

看着儿子每次倔强又隐忍的眼神,他的心就柔软的不行,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后来他只好撒谎说他妈咪出国工作,等到时机成熟就回来看他。

小小年龄的厉腾便相信了,于是天天盼着这成熟的时机。

没想到!

那个女人竟然没死,把儿子丢给他一个人躲在外面逍遥自在。

一想到这儿,厉腾便恨不得把娇妻撕成碎片喂狗。

他就实在是搞不懂,那女人撒谎成性不说,只知道生却从来没尽过一天当母亲的责任。

为何厉爵从没见过她,却每天心心恋恋的都是她。

厉腾越想越烦躁,他随手松了松领带的桎梏,才觉得呼吸正常起来。

随即他愤怒道:“他喜欢砸就让他砸。”说完便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一想到自己把那女人亲手送到了夜总会,再想想儿子那倔强隐忍的眼神,他实在是有些头疼。

厉腾闭上眼睛,向后倾斜在靠垫上,白皙而修长的手指揉着太阳穴。

“钟叔,麻烦快点!”厉腾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

“哎,好!”司机钟叔连连点头,并加快了速度。

他算的是家里的老人,从很小的时候便跟在爷爷身边当司机,后来又给厉腾的爸爸当司机。

直到厉腾接管企业之后,念及旧情,便没有换,毕竟钟叔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一辈子勤勤恳恳,从来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刚刚的电话,钟叔也听的一清二楚,看着少爷如此愁眉不展,他是急在心里。

“少爷,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钟叔实在是忍不住开口道。

“钟叔,您说!”厉腾对于这个钟叔还是很尊重的。

“其实,既然少夫人已经回来了,而小少爷又如此想念妈咪,你不如给她个赎罪的机会让她照顾小少爷。”钟叔缓缓道来!

“哼!就她,也配?”厉腾冷着脸反驳道!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小少爷的母亲,而且小少爷以前还小瞒得住,现在渐渐大了,说不定哪天就离家出走自己去找妈咪了,而且等他知道真相后估计还会怨恨你这个父亲。”

钟叔尽量把事情说的严重些,只要是关于小少爷的事,少爷总是心软的。

果然,听到钟叔这样讲,厉腾便犹豫了,说不定把这个女人放在身边,时刻盯着她,总好比在外面不受把控好。

而且厉爵的性格也属于高冷话少,用他妹妹的话来说“狂霸拽”这三个字完全符合他的形象!

厉腾想起以前那些想接近儿子来傍自己的的女人们,哪个不是下场凄惨,生不如死。

后来渐渐的“美名在外”,已经没人敢靠近他。

如果将那个女人光明正大的请进家门做保姆,就凭那个女人的作风问题,相信要不了多久,儿子就会对妈咪的美好遐想彻底幻灭。

而她也会被厉爵给折磨得死去活来,以报当初被丢弃之仇!

杀人不如诛心,说不定这才是最好的报复!

钟叔从后视镜看到厉腾的眉渐渐舒展开来,他便知道自己的意见被采纳了。于是便专心的开着车,不再说话。

“钟叔,您传令下去,只要是以前见过娇妻的人都不可以泄露她是厉爵母亲的身份。”厉腾吩咐道,声音里仿佛带着一丝愉悦。

“是。”钟叔知道这应该是少爷最大的让步了,于是欣然应允。

………

魅夜二楼包间

豪华包间里灯光迷离,大概十来个男男女女搂搂抱抱的坐在沙发上,有耳鬓厮磨的,也有喝交杯酒的,还有男女合唱的。

娇妻一进去便被男人们锁定了视线。

“哎,辰少,你看这个妞不错,长得很正点耶!”一名带着眼镜的男人率先开口。

“是啊!身材看起来还不错,玩起来肯定很刺激!”另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看起来人模狗样的男人猥琐的在娇妻全身上下来回扫射着。

而一旁正和妖娆女人喝交杯酒的男人缓缓抬起头来,他便是辰少,全名赵辰。

仗着自己是本市有名的富二代,整天都混在女人堆里,日子过得奢侈而糜乱。

这一听说有美女,瞬间两眼放光的朝娇妻的方向看过来。

视线落在刚进来的娇妻脸上,他忍不住提高声线,“哟,这不是以前的校花娇妻嘛!曾经那么不可一世的清纯美人,没想到现在却在夜总会工作!哈哈…!”

“哈哈……”随着赵辰话落!其他的男人也附和的笑了起来。

娇妻随着昏暗的光线看了过去,才发现说话的那人竟然是曾经在学校几次三番骚扰自己的校园霸王,仗着他爹有钱,在学校无恶不作的恶霸!

这时的赵辰已经掩饰不住心底的欲望,想当初他做梦都想把这女人给睡了,可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还没实施,这女人就辍学了。

只见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娇妻清丽的脸庞和纤细的腰肢,轻佻道:“来,过来坐我身边!”

说完还不忘瞪了旁边妖娆的女人,而这女人不甘心的瞪了娇妻一眼,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很不情愿的站起来去了一边的角落。

“好啊!”娇妻假意轻松地答应,正好她现在满肚子的火气正无处发泄,既然有人找上门,那她就不客气了!

看着沙发上的男男女女,娇妻眼底透漏着不屑。她穿过他们,径直来到了赵辰身边淡定的坐了下去。

而此时的赵辰赤裸裸的盯着娇妻,恨不得当众扒了她的衣服,好好的把她蹂躏一番!

“来,陪我喝一杯。”赵辰说完便端起酒杯递给娇妻。

娇妻始终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不伸手接,也不拒绝。

“怎么,不乐意啊?既然都出来卖了,还装什么清高!”赵辰看着娇妻这副冷淡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就来气。

“是啊,夏小姐既然都来了,就好好服侍辰少,别端着了。”

“是啊!能服侍辰少是你这辈子修来的福气,好多女人争着抢着都没有这个机会呢!”

话落!只见有些女人便纷纷向娇妻投来敌意的目光。

在她们心里,赵辰可是出手阔绰的香饽饽,只要能入辰少的眼,那她就能得到她们想都不敢想的小费。

赵辰听着周围的吹捧,得意的笑了笑,“放心!我会很温柔的,看在以前咱们是校友的份上,我都不会亏待了你。”

赵辰说完便放下酒杯,那张油腻的嘴便作势要亲上来。

下一秒,只听见“啪”的一声极其响亮,周围看好戏的人惊呆了,就跟被定住了一般,嘈杂的包间瞬间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他们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女人竟然敢打辰少,她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这简直就是找死好吗!

男人们反应过来直摇头觉得惋惜,这么清纯漂亮的女人就要香消玉殒了。

而女人们则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谁让这个女人一来就抢她们的饭碗。

活该!

而这时被打的脸侧到一边的赵辰刚开始都被打蒙了,貌似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被人打耳光。

连他老子都没打过他,这个女人竟然敢打他。

回过神来的赵辰眸子里闪着阴鸷的目光,这一刻,他再不也不想装什么斯文,只见他愤怒的起身,便欺身而下,把娇妻死死的禁锢在沙发上。

嘴里却怒骂道:“贱人,给你脸不要脸,既然如此,那老子就在这里办了你!”

而一旁的男男女女知道赵辰已经动怒,瞬间起身站到一旁,安安静静的看戏,根本就不敢打扰。

“放手!你这个混蛋,畜生!”

娇妻此刻也是怒不可遏的咆哮道,她用力的挣扎着,奈何她的力气还是没有男人的大。

赵辰看见身下的女人不断的挣扎,这更引起了他想要治服娇妻的蠢蠢欲动的心。

只见赵辰的手指滑到娇妻的领口,揪着那衬衫用力一扯,扣子掉落的声音响起。

娇妻眼见自己的脖子一凉,她绝望又倔强的眼里流了两行清泪。

而这泪水无疑激发了赵辰欲望的本性,只见他低下头就往娇妻的脖子亲了上去。

眼见就要亲上,娇妻此刻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儿子那精灵古怪的脸庞。

不!她不能认命,为了星辰,就算是死,也不能屈服受辱。

只见她绝望的眼神瞬间又聚满了光,她伸手摸到地上一个酒瓶毫不犹豫的砸到了男子的头上。

瞬间,鲜血直流……

这边王川正走到魅夜的门口,便看到总裁大步流星的朝他走了过来。

还没等王川开口,厉腾便急忙道:“她呢?”

王川看着总裁终于来了,心下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拖延了一些时间。

恭敬道:“在二楼豪华包间!”

他就知道总裁虽然心狠手辣,那都是对付那些不长眼的人,而少奶奶也没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错,总裁也是气不过才出此下策。

王川跟在厉腾的身后,快步的上了二楼,一打开门便看到刚刚那一幕情景。

而包间的男男女女都被这一幕惊呆到没回过神,这又听到开门声。

心想,今天怎么这么多不怕死的人来挑衅辰少。

厉腾大步迈了进去,王川紧跟其后,在看见沙发上衣衫不整的娇妻,厉腾眼里燃烧着熊熊烈火。

“把他双手给废了!”声音冰冷的如同千年不化的寒冰,狠狠击打着这群人弱小不堪的心灵。

“是!”王川微微点头,一道手势令下,包间里忽然涌进一排排整齐有序的保镖。

而这些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反转吓蒙了。

厉腾无视周围的人,径直来到娇妻的面前,脱下西装外套套在了她的身上,看到女人倔强隐忍的表情,便莫名的想起儿子同款表情,他心里产生了一丝异样…

看着娇妻完好的裤子,厉腾悄悄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来的及时,不然要是被厉爵知道了,估计会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没办法,他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唯独被厉爵吃的死死的。

“我看你们谁敢!”赵辰听到男人的命令,擦了擦从头上流下来的鲜血。“呸!”一声,并向一旁吐了一口唾沫!

今天真是背时到家了,遇到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砸破了自己的脑袋,现在又一个不知死活想英雄救美的男人。

他们也不看看自己是谁,好几天不舔血,他们便不知道他辰少是这带出了名的恶霸,连他老子都管不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