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小雪在厨房张开腿进出 翁公在厨房把她腿分得更开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翁公见萧如意出现在他家门口,便有些紧张。

毕竟先前几日她来,不是告状就是被告状。

萧如意尴尬的笑笑,对翁公没有敌意,“伯伯,我找小雪。”

她故意说的热络。

“好,我近日也听说,你跟小雪玩的不错,你那日救了小雪,伯伯还没有正经谢过你。”

翁公说着转身朝屋里喊:“小雪,快来,如意来找你了。”

可沈翁公喊了一声,屋里却半晌没有动静,翁公诧异:“怎么回事?如意丫头,你等一下,我进屋看看。”

“许是沈姑娘不想与我这种人走太近吧。”萧如意说着低头,手指不自觉攥紧木桶,一脸被嫌弃后的失落。

沈翁公见状,摇头道:“怎会,你是小雪的救命恩人。”

说着,翁公脚步极快的进屋,一分钟不到便将沈小雪拉了出来。

沈小雪看到萧如意,脚步不自觉的慢了下去,眸子也不太敢往萧如意那边看。

“看来沈姑娘是真的不太想理我,那我便不强求了。”说着,萧如意就要走。

翁公不能接受自己女儿伤了恩人的心,加大力道将沈小雪往前拽了拽,柔声埋怨:

“小雪,如意救过你,不要耍小孩子脾气。”

随后又一脸歉意的冲萧如意道:“小雪都是被我惯坏了,你们姑娘家聊,伯伯去后院收拾菜园子。”

看着翁公走远,萧如意将手里的木桶抬起来。

沈小雪似是怕挨打一般,全身瑟缩,向后退了退。

萧如意嗤笑:“这胆量,还敢诬陷人?不管你什么目的,这一次看在沈翁公的份上饶了你,再有下次,情分用尽了便就只能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说完,萧如意将手里的木桶摔在沈小雪面前。

“萧如意,你干什么?”

顾孟之来时,正好看到萧如意将木桶砸向沈小雪,他几个健步过去,将沈小雪挡在身后。

“顾大哥,是我没有把事情做好,让如意误会了。”

沈小雪垂着头,一脸愧色难当。

顾孟之闻言,眸色如炬,从萧如意身上扫过,仿佛想将她直接看到自燃才好。

可萧如意却全然没看顾孟之一眼,而已撩了撩眼皮,看向沈小雪:“我似乎知道你为什么了?”

沈小雪闻言,心虚的看了一眼身前的顾孟之,也是这一眼,让萧如意更加断定自己的判断。

她轻笑:“为了个酸秀才这么害我没必要呀,你想要给你就完了。 ”

萧如意语气冷淡中带着一股桀骜,说的话却让酸秀才,村花姑娘全都红了脸。

顾孟之读着圣贤书,最在乎的是名节,当即沉声喝道:“不要胡言,我与沈姑娘清清白白。”

萧如意无奈摇头,“书呆子,你的沈姑娘怕是不想与你清清白白。”

“你怎可如此说?恐污了小雪姑娘名节。”顾孟之气的脸色涨红,脚步不由得跟沈小雪拉开距离。

沈小雪见状咬唇,眸中的怨恨一闪而过,可只能强装娇弱:“如意,我没有。”

“你有没有跟我无关。”萧如意说完就要走。

顾孟之却厉声道:“ 沈姑娘视你为知己,你却摔东西侮辱人,难道不需要道歉吗?”

“道歉?”萧如意回眸,蜡黄的小脸上扬起一抹森冷的笑,“你问沈小雪担不担得起我的道歉。”

言尽,她的视线似有似无的扫过地上的木桶。

沈小雪心惊,忙拉住顾孟之:“顾大哥,不用的,不用的。”

“小雪,你就是太善良了。”顾孟之拧眉,看着沈小雪豆大的眼泪掉在自己手背上,心里对萧如意的厌恶更深了一层。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父辈指婚的竟是这样的刁蛮女子。

他看向萧如意,“你当真是缺乏管教,堂堂一个女子……”

“闭嘴。”萧如意打断顾孟之念经,一脸嫌弃的掏掏耳朵:“有话对你怀里的娇花说去。”

说完,萧如意头也不回,潇洒转身。

顾孟之的大道理卡在喉咙上,气的唇齿轻颤,“这,这女子冥顽不灵,食古不化。”

“顾大哥。”沈小雪闷闷唤了一声,泪掉的更快,宛如一朵被露水打湿的芙蕖,又娇又嫩,惹人怜爱。

顾孟之见状叹息,“小雪姑娘莫要再哭了。”

听到顾孟之的安慰,沈小雪挽起袖子,轻轻蘸去眼角的泪,一副虽委屈却不得不坚强的模样。

顾孟之看着沈小雪,再想想萧如意,一样的水土,怎么养出来的姑娘,个性竟然相差如此之大!

他温润的脸上又黑了下去,“沈姑娘去休息吧,在下先告辞。”

“好。”沈小雪乖巧点头,见顾孟之要走,便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般,抬手道:“顾大哥,我爹已经把东厢房收拾出来了,先前还问你何时过来。”

“替我谢谢沈家伯父,我明日便过来。”顾孟之说完拱手告辞。

看着顾孟之离去,沈小雪唇角的笑容一点点浮现。

明日顾孟之就可住进她家,从此她近水楼台,甚好甚好。

上一世,萧如意在山体滑坡之时救了顾孟之,加之两人的婚约,顾孟之对萧如意宠爱异常,金榜题名非萧如意不娶。

可这一世,她救了顾孟之,他还决定在她家温习功课到院试。

简直便是将这皎皎明月送到她跟前,她只要捧稳,将来那个名正言顺,等着新科状元衣锦还乡,追着迎娶的便是自己。

从山下回来,天色已经不早了。

萧如意不再耽搁,直接去厨棚做饭。

刘氏近日来,清粥小菜的月子餐,大概也吃的没滋没味。

云姨因担心云羡,明显的脸色也有几分苍白。

萧如意便想做点新玩意,给她们改善改善食欲。

她将锅盖掀开,将里面的面团拿出来,反复清洗过水,最后弄出来一小坨发黄且十分劲道的面疙瘩。

她将面疙瘩平置放在菜板上,切成两指宽的长条,最后在将长条旋转着拧在筷子上,最后轻轻撸下来,瞬间一个个胖胖的面筋下锅。

萧如意将面筋煮熟切块,淋上热油,拌上盐巴,尝了一口,味道还可以,但若是有点小葱或者辣子,那味道一定更棒。

她想着明日进城除了卖米面,也要看看种子。

将自家前后闲置的土地利用起来,种点葱,辣椒,小菜,那肯定也美得很,

她将面筋分成两碗,又盛了米饭和粥,分别给刘氏还有云姨送去。

刘氏看到她弄出来的面筋,十分惊喜,吃的也是分外可口。

云姨也是对萧如意的厨艺赞不绝口。

“丫头,我怎么觉着这世间就没有你做不好的事情呢?”云姨赞赏。

萧如意谦虚的笑笑,“云姨喜欢就好。”

说完,她将加了灵泉水的粥推到云姨面前。

“云姨,这是给云大哥准备的。”

云姨闻言夹菜的手一顿,星眸微垂。

“是不是云大哥不太好?”萧如意往云羡那边看了一眼,脸色依旧那般苍白。

不能够呀,那一碗灵泉水喝下去,怎么没半点好转呢?

她以为一碗灵泉水喝下去,云羡起码能清醒,能正常饮食的。

云姨轻叹,将筷子放下:“他如今别说粥,就连药也喂不进去了。”

萧如意闻言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灵泉没用?

“这不可能的。”鹅渣的声音在萧如意脑海中响起,“灵泉可以治愈万物,许是他内伤严重,灵泉会先治愈内伤。”

萧如意甩甩脑袋,让鹅渣闪一边去,虽然态度一贯恶劣,但是鹅渣的话,萧如意还是会记在心里。

看来,自己还是要继续给云羡喂灵泉水。

还要用那种办法?

想到那个办法,萧如意竟觉得脸颊不由的有点烫。

“丫头,是不是发烧了?”看萧如意脸颊橙红,云姨担忧的问。

萧如意轻咳掩面:“没,没事,我出去一趟。”

她跑到小河边,剪了好多芦苇秆,心里一遍遍暗骂自己没出息,竟然还学小丫头片子脸红心跳了?

她手里修剪芦苇秆,心里给自己做建设,她可没有其他心思,她是在救死扶伤。

感觉自己思想大概不会滑坡了,萧如意回到家里,用差不多的招数支开云姨,用跟先前一样的办法给云羡喂下灵泉水。

看着一碗灵泉水全都被男人喝下,萧如意忍不住拍拍云羡的帅脸,

“我可真不是故意轻薄你,你若是不想总是这样治病,就赶紧醒过来自己喝。”

说完,她将“作案”工具全部收好,才叫云姨回去休息。

夜深梦长,萧如意从没想过,一场梦可以如此迤逦。

“不可以。”萧如意慌乱的叫了一声,猛然坐起,正对上刘氏诧异的目光。

“做恶梦了?娘抱抱?”刘氏张开手,自从有了圆子,她疼爱如意的时间便更少了。

听到刘氏的话,萧如意脑海里不禁浮现梦里。

玄衣男子唇角噙着勾人射魄的笑,在她面前俯身道,“过来,哥哥抱抱。”

神特么的哥哥,萧如意想那张冰块脸说着话,不禁汗毛直竖!

她忙点头:“噩梦,妥妥的噩梦。”

说完,萧如意下地穿鞋,“日晨不早了,娘,我出去做饭。”

刘氏看萧如意匆忙跑出去的背影,忍不住笑,“这丫头,风风火火的。”

萧如意在厨棚,很快将早饭做好,分别给两屋端了去,可自己却没什么心情吃。

拎上二十多斤米面出了门。

此时,天边刚亮,村里的百姓应该也起来了,她拎着米面并没有从村里走,这些东西被人看到,难免会惹出什么其他事情 。

她知道翻过家后面的小山,就能走到去县城的小路上,于是便拎着东西朝后山走去。

萧如意拖着沉重的袋子翻过一个小山丘,便累的气喘吁吁 ,忍不住埋怨自己傻。

竟然忘了空间产物,是不能像空间小屋里的物品一样,可以来回拿取的,空间产物未避免重复买卖,是不许再次收进空间的。

下次她一定要到县城,再叫鹅渣收割,免得自己负重赶路。

但当她看到绥洲城三个大字的时候,已经走了整整两个时辰,感觉双腿双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可一想胜利就在眼前,她也没功夫喊累,背着米面快步进城。

前几世空间任务,身份不是富家千金,就是公主王孙,皆受万千宠爱。

像这一世背着重重的行囊,在街头市井讨生活的时候还真没有。

萧如意想着,倒是对接下来的挑战,有了几分期待。

她进城后,打听到了集市地点后便赶了过去,绥洲的集市很热闹,买东西的人群络绎不绝,街边叫卖的小贩更是多种多样。

她走了一路,又累又乏,看到一处卖包子的,便坐下想吃个包子在走。

可刚坐下,店主便来赶人:“不卖了不卖了。”

萧如意对店主的态度嗤之以鼻,指着那还冒着热气的蒸笼:“那不是还有?”

难道怕自己穿着普通付不起钱?

她想着从袖口掏出两文钱。

店主见状,指节粗粝的大手不由的抹了一把脸,一改先前的急躁,放缓语气道:“丫头,你误会了,不是怕你买不起,我刚才跟我那婆子生气,一时语气不善。”

萧如意点头,这她倒是管不着,只当店主是看到她能掏出银子,才一改脸色,总之都不重要,她再次道:“那麻烦给我两个包子,一小碗白粥。”

店主一听,仍旧摇头道:“丫头,这包子和粥是真的卖光了,那些,刚才订出去了。”

听了这话,萧如意便理解了,起身拎着东西要走。

却听到店主朝着后屋吼道:“你明知道近日城中米面少,咱们囤货不够,你还将这全部都卖给一人,你这让其他路过的客人吃什么?”

萧如意好奇,站定道:“老板,为何近日城中米面少?”

“说是边境要打仗,朝廷把各地的粮食都抽调过去不少,剩下的米商面上都限量供应,普通人家还好,可我们这指着米面做生意的,可就难喽。”

店主说着,无奈摇头。

萧如意听的却是眸色一亮,什么叫机会来了挡都挡不住?

眼下不就正是!

萧如意看向店主,谨慎的问道:“咱们这店一日需要多少米面?”

“我们这小本买卖,一日三锅粥,需要五斤米,面怎么也要二十斤,包子馍馍,买的人多。”店主说完又好笑的看看萧如意。

“你这小丫头打听这些做什么?莫不是要跟我老汉抢生意不成?”

话是这么说,可店主眸色带笑,一看便是逗她的。

萧如意也俏皮笑笑:“哪能?我不但不是抢生意的,还是来帮老板做好生意的呢。”

老板一听,脸上的笑意更盛,可却摆手驱赶道 :“去去,小丫头别处玩去,老汉干着买卖二十几年了,眼下这情况都只能眼巴巴的等着,你个小丫头能有什么办法。”

萧如意闻言,不但没离开,还朝店内又走了几步。

最后站定在她先前坐的椅子旁,俯身将地上的布袋子拎到桌子上。

“大叔看看,这些够不够您今日用的。”

店主大叔也说自己跟大米白面打了多年交道,就萧如意将两个袋子往桌子上一放那个声,店主都听出里面装的东西了。

店主眸色一亮,可转而又忍不住打量萧如意。

“这些都是你的?”

“自家地里收的。”萧如意对答如流。

店主闻言,大手在面袋子上拍了拍:“打算卖?”

“恩,家里人口少吃不完,马上雨季又爱生虫,便拿出来卖些。”

萧如意没有说是因为家里穷,若是那样说了,怕店主怀疑这大米白面的来路不明。

果然,听萧如意这么说,店主放心的将面袋子和米袋子垫了垫。

“大米有十多斤,面不到十斤,丫头想卖什么价?若是划算,你便别拎这些怪沉的东西到处走了,我都收下。”

听店主这样说,萧如意心里自然开心的不得了,不过面上还是淡然的开价。

“白面一斤三文,大米一斤五文。”

先前,村民们将白面和大米给李车夫,每斤都比她开价少了一文。

萧如意猜想,大概进价也就是她要的那些。

“丫头,你这价格可跟粮店一样了。”店主大手托腮,似乎有点不太想买的模样。

萧如意却丝毫不慌,“所以,店主伯伯该快点买下才是。”

“恩?”店主没懂,这是什么道理?他明显是想杀价,结果丫头却催他快点买下?看来真是第一次出门做生意不懂,店主想着,便道:“你看,你这是自家种的。”

“确实是自家种的,干净的很。加之眼下大米白面售罄的售罄,限量的限量,我想扛不住多时,可能还要抬价,而我没有坐地起价,会一直按照原本的价格给大叔,不是很划算吗?”

萧如意说完,葡萄粒般的大眼睛真诚的眨了眨。

店主大叔吞了吞口水,一时间竟觉得这丫头说的在理,可又感觉哪里不对劲。

想了半天追问道:“一直按照原价?你的意思是,城中米面紧俏的时间,你都能供应上?”

店主盯着萧如意,心想这丫头说的意思自己没有理解错吧?

若真是不耽误生意,岂不是很好?

没准他还能趁着城中米面紧缺,别人家做不出来吃食的时候,变成这条街的馒头一哥?

店主越想心里越是开心,笑的抬头纹都深了好几层。

萧如意点头:“是这个意思。”

“那感情好呀,咱就说定了丫头,咱们签字画押,你能连着送几日?一日你可都不要耽误。”店主说着就要进屋拿纸,可是一想自己大老粗家里哪来的纸笔。

于是抓住萧如意的胳膊,将她按在凳子上:“你别走,我去隔壁的药铺借纸笔。”

萧如意被店主热情的一脸蒙,原来店主这么需要她的米面,早知道多要点钱了。

不过说是这么说,她倒是不会真的那么做,根据市场价出售物品,那样也是系统规定,若是违规会造成系统错乱的。

“来了来了,丫头,你说写几天?”店主快步回来,五根手指全掐在笔杆上。

萧如意看他这手法,就知道店主写字定然是个青铜。

这店主不会以为,立字据写上供应期限时,只需要写个数字就完事了吧?

她扶额,从店主手里接过纸笔,边写边道:“我家中米面,足够供应到入冬的,不过我先写三十日吧。 ”

“等等,能到入冬?”店主有点难以置信,自上而下打量萧如意。

眼前这小丫头,穿着普通,也不像是什么家大业大的,家里的储备粮食能供给到入冬?

萧如意看到店主的表情点点头 ,其实很想告诉店主,她说能到入冬都是保守。

只是到了入冬,大概空间里面能种出来极品草药,或者其他更名贵的作物,到时候一个奇珍异宝的售价,就堪比卖一个月的大米了,她又怎么会还种大米换钱呢?

“好好,那别写三十天,写三个月。”

店主激动,他年纪大,知道这一打起仗来,就没有一个月就完事的,先写上三个月的再看。

萧如意想,三个月大概还是可以满足,便点头:“好。”

随手纤细的手腕轻动,控制手中的毛笔,娟秀的写了整整一页。

店主拿着萧如意写完的字据,反正面瞅了瞅:“丫头,你这都写了个啥?”

就一个字据,用写这么多?

萧如意柔和一笑,“大叔拿给信得过的人过目一下,若是没有问题,便可以签字画押。”

店主一听觉得有道理,点头道:“成,我这就去。”

店主和隔壁药铺都是多年邻居了,自然是信得过的。

隔壁郎中也二话不说,拿着字据看起,随后点头道:“不错,老陈,你这是碰到靠谱的米商了,这字据立的讲究,公平。”

郎中说完又道:“这字也好,哈哈哈,就是看着像是小姑娘的字,娟娟秀秀的。”

陈店主一听,眸色一亮,“老钱你神了呀,就是个丫头,不过不是米商,就是个丫头。”

陈店主也没有多解释,催促道:“你光说好,写了个啥 ,你给读读。”

钱郎中一听,忙读了起来:“合作协议,本着合作共赢互利的前提,小榆村萧如意将从四月初三起始,接连三个月内(到六月初三)为陈记面食提供米面,米一日五斤,面粉一日二十斤,双方不得擅自更改,停止此协议,若中途不能持续协议,便由违约方赔付守约方十两银子。”

陈店主一听直拍巴掌,“是好,是好。”

说完,心里又忍不住怀疑:“这真是那丫头写的?”

他看那丫头,也就是普通农户,又会做生意,字还写那么好?

主要写出来的东西还文绉绉的,很有用。

“你不是亲眼看着的。”钱老板笑他一惊一乍的,遂又拍了拍老伙计的肩膀:“这生意可以做,眼下米粮稀缺,这丫头违约还赔十两,且这价格跟你在店里买一样,怎么算也不亏。”

“这还用你说,成了成了,我回去给那丫头个准信。”

说着陈店主拿过协议便匆匆回到自己店里,见萧如意还端坐在桌前,就像是怕人跑了一样,拿起红印泥蘸了,一指头按在协议上。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