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张开双腿给老赵上 强开小雪嫩苞又嫩又紧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众人躲到一边瑟瑟发抖,却见小雪气定神闲的将沈芊芊扶起来,“沈姑娘,你怎么样?”

“小雪?”沈芊芊看到她满眼的难以置信,随后一把将她推开,手脚并用的向后爬,脸色竟比她刚被捞上来还苍白。

小雪眸色渐沉,记忆力她跟沈芊芊并无交集,她怎么见到自己跟见鬼一样?

她还未来得及探究,便见里正一边焦急叫着沈芊芊的名字,一边朝这边跑来。

沈芊芊也在那一瞬爬起来扑倒里正怀里:“爹,真的是你吗爹?”

“傻孩子,吓坏了吧,是爹是爹。”里正心疼的安抚沈芊芊,随后拍拍沈芊芊肩膀。

见沈芊芊跟村长说了一会儿话,脸上的血色也恢复如常,众人这才慢慢凑近。

“没有想到如意丫头刚才那是救人?”

“是吧,可真是厉害,就那么怼了几下,人就倒上来一口气。”

众人七嘴八舌,里正这才注意到不远处,同样浑身湿透的小雪。

他将沈芊芊带到小雪身前……

“如意丫头,今日多亏了你,不然我的芊芊怕是要殒命于此了。”里正说着便要朝小雪作揖。

小雪忙扶住里正,却见沈芊芊如惊弓之鸟般向后躲了躲。

小雪察觉到,却并未有任何表现,柔声道:“里正伯伯严重了,您多次出手帮我们母女,这点事只是如意举手之劳。”

“好孩子,你的恩情伯伯记下了,我看你周身湿透,不如跟我去家里换身芊芊干净的衣服再回去吧?”里正说着抱起沈芊芊,便想让小雪跟上。

“不必了 ,这里距离我家不算远,就不劳烦伯伯了。”小雪说完福身离开。

看着小雪离开,众人还对她赞不绝口,却没有注意到里正怀里投来的幽深眸光。

另一边……

小雪周身湿透走回家里,不敢就这样进门,怕刘氏担心,先去厨棚烧了火,想着等衣服烤干再进门。

却没有发现,此刻厨棚窗边,一双深邃的眸子正巧看到她一身狼狈,浓墨的眉微微一拧,转身走回房中,抓起一个薄被……

被子拎在手上,云羡又觉不妥。

他转身去看云姨,却见云姨也正神色奇怪的看着他,又不解的看了一眼外面的大太阳,诧异道:“你冷?发烧了?”

云羡神色闪过一丝不自然,将被子递过去:“娘去厨房看看,那里有人需要。”

说完,云羡率先出门。

云姨错愕的看着面前的被子,将信将疑的拿上走去厨棚。

门一推开,就见小雪小小的身子蜷缩在灶坑前,橘红色的光亮将她整个身子包裹。

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可她身子周围一圈水迹,还是暴露了她的处境。

云姨心疼,忙关上门,将薄被披在小雪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云姨问,眸子却瞥见她身后的一笼子鸡。

“为了抓这些鸡,掉水里了?”云姨只是想那个场面,就感觉十分危险。

这丫头还这么小……她拧眉,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她为这些东西拼命。

小雪自知云姨是误会了,忙道:“云姨,不是那样的,那鸡是从萧家拿来的。”

“那是他们将你丢下水的?”云姨心惊,她也在这家里生活了几日,对于萧家的事情也是知道一二的。

萧家人市侩,贪财,这小丫头能从萧家拿鸡出来,一定受了不少欺负。

云姨心疼,情不自禁的抱了抱小雪。

“苦了你了,眼下这家里五口人要吃饭,怎么能什么事情都压在你肩头呢,都是云姨思虑不周……”

云姨说着,将发髻上的牡丹花玉簪取下。

小雪见此,就知道她想做什么,忙道:“云姨,萧家也不能奈我何,您不用……”

“丫头,你收下便就是同意我们母子二人可以继续叨扰,你若是不收,如今家里这般艰难,又让我们怎么好继续留下,靠你个小丫头养着呢?”

言尽于此,小雪不收倒像是赶人一般。

小雪不好推辞,便只好接过簪子……

“云姨,你和云大哥安心住下,其实日子也没有你们想的那般艰难。”

虽然确实不容易,但是她会一定会想办法让日子越过越好。

“好。”云姨点头,唇角勾起一抹弧度,一双眼睛仿佛含着满世的温柔。

小雪一个女子都有点看痴了……

虽然云姨有云羡那么大一个儿子,但一张脸却仍旧精致,高贵,半点没有岁月的痕迹。

明明是高门贵妇,身上却半分架子都没有。

这样的夫人被追杀,走丢了,怎么没人来寻呢?

小雪不禁好奇,却也知道这种事,云姨没有主动说,她便不好问。

她只要知道,她是个好人便可……

云姨一直陪着她在厨棚将衣服烤干,两人方才出了厨棚。

正巧碰到云羡手里提着剑从外面回来。

“羡儿,你去哪里了?”云姨语气明显的紧张。

小雪也眉头一沉,这人近日换药时,伤口还有血水流出,他就着急练剑?是嫌自己命长?

听到云姨的询问,云羡并未说什么,眸色却似有似无的在她身上扫过,便回房了。

云姨见状,嘱咐小雪别再着凉,便沉着脸匆匆跟着云羡进屋。

心想那逞能的臭小子要被云姨教训,小雪竟还有点幸灾乐祸。

“这丫头,傻笑什么?”

刘氏看着她进门时,眼睛都弯成了一道月牙,不禁笑问。

“笑娘要打孩子……”小雪凑到床边逗圆子,随口应了一句。

刘氏轻笑,揉着小雪的头:“哪个娘舍得打我们这么乖巧的孩子。”

“乖巧的不打,那种本来伤还没好,就到处乱窜的该打。”

小雪捏着小圆子的脸,心里想,云姨关起门来,会不会也凶的掐着那小子的扑克脸?

“噗呲……”小雪想到那画面就忍不住。

刘氏笑着摇头:“娘要嘱咐你,人家是客,还救助你救了娘亲和弟弟……”

“是是,我知道了娘,我绝对不会当着那小子的面笑话他的。”

她就是这么善良,没办法……

刘氏闻言,无奈点点她的脑门。

看刘氏说笑都这么有力气了,小雪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亲了一下圆子,便下地道:

“娘还没有出月子,不要久坐,您好生歇着,我还得出去一趟。”

“不管干什么都要谨慎些,不要逞能,等娘好了陪你一起担着。”

刘氏一听她又要出去,满眼心疼。

小雪听到这话,也是心里一暖,笑的如沐春风:“好。”

说完,高高兴兴走出门。

先前,她在厨棚烤火,看见刘氏跟云羡的药都所剩不多,眼下萧家赔了银子,云姨又给了她簪子,她可算能捡更好的药给他们抓了。

去的时候,外头春光明媚,大太阳晒的人睁不开眼,可刚从老秦头家出来,便看见不远处一片黑云正往她的方向赶。

看着手里新抓的药,小雪不敢耽搁。

若是被雨拍了,这药效怕是要减去一半。

其实,原主这幅身子也没有多好,只是这么多日家里一个个伤的比她紧要,她倒是没有时间关照自己。

甚至忙起来,都忘了自己也瘦的皮包骨头,刚才就轻轻跑了几步,感觉心脏差点跳出来。

她不敢折腾这破身子,小跑改成了快走,就在她脚踏进院子的瞬间,雨点噼里啪啦的砸下来,瞬间黑云压境,大雨滂沱。

她快步往屋里跑,却见云姨竟迎着大雨往外跑,小雪当即掉转方向,将云姨拉回他们屋里。

“云姨怎么了?这暴雨出去,人怕是要病的”

小雪敏锐的感觉到,一贯娴静如水的云姨,此刻心里十万火急。

“丫头!羡儿伤口撕裂,突然发起了高热!”

小雪闻言一怔,向床上看去。

只见刚才还拿着剑,一脸冷漠的小子,此刻烧的脸色橙红,人软软的靠在床边。

衣襟微微敞开,一道崎岖的伤口外翻,像血红的蜈蚣一样盘伏在他腹部,明显的缝线断裂。

小雪上头,若不是云姨在,她一定要骂这个逞能的臭小子。

她上次也不是吓唬他,医疗箱里就剩下上次那一支麻药,若是伤口裂开她真的要没有麻药的情况下,在他肚皮上穿针引线了。

她眉头沉了沉,一想那臭小子还发着高热,在这个时候给他缝合,没准人一激动就死翘翘了。

她冷静下来,想起先前云姨要出门,便问道:“云姨刚才要出去,是想到什么办法救治云大哥了吗?”

“羡儿说他现在高热不退,伤口裂开出血,必须要吃一味吊命的药,才能稳住,我便想去郎中家问问有没有……”云姨如实回道。

吊命的药?

几个字一出,小雪就知道云羡这一次病的多重。

她不敢耽搁的追问:“是什么药?我去老秦头那里看看有没有。”

“春莱草。”

“好,云姨,这些药是我刚抓回来的,您让云大哥看看是否有用,若是有用便先喝上,我这就去找春莱草回来。”

说着,小雪转身就要没入雨幕,云姨却一把拉住她:“外面雨下的那么大,你披个蓑衣。”

小雪满口应下,不过却没真去穿什么蓑衣,这家里哪里有那种装备。

她身上虽然没有任何一件防雨的装备,可却丝毫不影响她冲入大雨的速度。

……

当她浑身湿透闯入老秦头家时,老秦头着实吓了一跳。

“你这丫头怎么回事?下着大雨走山路不要命了?”作为大夫,老秦头对这种玩命的行径十分不赞同。

小雪不对,也不好为自己辩驳,吸了吸有点塞的鼻子:“秦爷爷有没有春莱草,我等着这药救命。”

“春莱草?”秦老头惊诧:“那是吊命的药, 你娘莫不是……”

“秦爷爷快告诉我有没有,真的急。”小雪打岔过去,不想提及云姨母子。

秦老头却毫不怀疑,能用上春莱草,当然是急着救命了。

不过他却蹙眉摇头,“那草药几年前我在后山采过,不过这几年年纪大了,也不再敢采了。”

“为何?”小雪不解,采个草药还跟年纪有关系了?

“那春莱草一年四季以多种形态,生长在悬崖峭壁上,越陡峭的悬崖,他们越爱扎堆长,可是那般陡峭,我个老头子自然是就算看到,也不会舍命去采摘的。”

小雪明白了,忙问:“现在是春天,那草药长什么样子?秦爷爷可否帮我画出来?”

“好。”秦老头不耽搁,数笔就画出来一个,叶子像是兰花一般的草。

不过那草叶上都长着倒刺,而且老秦头叮嘱,这草虽然很多株生长在一起,但是药效最好的是长着八片叶子的。

小雪统统记下。

道谢后就要离开,人却被秦老头抓住。

“外面那么大的雨,不要冒险上山,我这里有点当归枸杞,你先拿回去用,等雨小了再上山。 ”

秦老头说着,当真给她塞了好多固本培元的药。

小雪点头先应下。

不过,真的要等雨停上山,还不知道要多久,也不知道云羡的身子还能不能扛住。就算是天上下刀子,她也必须早点进山拿到药,于是不再犹疑。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感念她救人心切,等她走出村子的时候,竟觉雨水明显小了。

小雪简直不胜感激,路过家门口的时候,她先将手里的当归一类交给云姨,云姨知道她上山的想法,也是阻止的,下雨天上山本就是个危险的事情。

如今她还要去寻找长在险要地点的春莱草,这便更是险上加险。

云姨拉着她,满眼担忧:“丫头,云姨知道你心善,可云姨却不能为了自己儿子让你冒险。”

“云姨,外面的雨势渐小,天色也没有那么昏暗,此刻上山是最好的时机。您放心,我会谨慎的,若是实在为难,我会先紧着自己的小命。”

说罢,小雪将云姨推回房间,转身跑出院子。

云姨在身后叫了数声,小雪都没有回头。

她们现在的房子在半山腰的位置上,往后一走便是大山。

只是这边附近都是缓坡,秦老头说的悬崖峭壁,应该是翻过这个山头,再靠后一点的位置了。

小雪顶着小雨,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

雨后的山林里,漫山遍野都泛着一股土腥味,耳边是雨打树叶的沙沙声。

环境可以说得上是十分恶劣了,还好小雪也不是养尊处优的人,面对这样的环境,仍旧可以如履平地。

她翻越眼前的山头,来到一条小路,这应该就是平日里,村民们出山去县城的路。

她看着眼前的小路,忽然,视线里出现一抹娇俏的倩影。

女子撑着一把画着粉色莲花的油纸伞,衣裙在雨中飘散开来,竟有点仙子的曼妙。

小雪诧异,这样的天色怎么会有女子在此?

看女子穿着好看精致,到不像是村里女子,难不成是县城里的,迷路了?

此番想来,小雪便没法坐视不理,她快步朝女子走去。

“姑娘。”她开口叫人。

女子听到她的呼喊,油伞微微抬起,一张脸慢慢露出来。

小雪一怔,竟没有想到是沈里正的女儿沈芊芊。

沈芊芊今日的衣着跟那日落水时,倒是十分不同,虽然脸蛋一样的好看,可粉色绣花袄裙比粗布青衫更显得人娇嫩,明艳。

小雪想,人靠衣装,大概说的就是这么回事吧。

她看到沈芊芊便能想到她之前奇怪的行为,虽然不太想上前,但是想到里正,她还是走过去道:

“沈姑娘怎么会在这里?今日天色不好,沈姑娘的身子不宜常在雨中。”

沈芊芊闻言,笑着福身,音色清丽的道:“已经没事了,当日多亏了如意姑娘,我是要丧命在河中了。”

小雪心中诧异,今日的她又像了变了个人一般。

小雪心中思量,面上淡定自若:“举手之劳而已,姑娘不必介怀,我还有事,便不多陪姑娘,你也早些回去,以免雨势再大。”

想到是里正的女儿,小雪忍不住多叮嘱几句。

沈芊芊点头,随后又像是想起什么来,指了指前面的路道:“如意,你还是不要走那条路了,那路一到下雨就容易出事。”

小雪闻言,看了看眼前那条,不知通往哪里的村间小路,点了点头:“好,多谢沈姑娘。”

她刚穿越过来,确实没有沈芊芊熟悉路。

加之,她要寻找草药,也没有走大路的道理,于是道谢后,便离开了。

不过,小雪不知道,她这一个转身,便错过了沈芊芊脸上的精彩。

沈芊芊盯着小雪离开的身影,脸上的温婉恬静瞬间消失,眸色变得冷硬狠绝。

她攥紧粉拳。

很难理解,像小雪那样一个骨瘦如柴,还没有搓衣板凹凸有致的女子,怎么配得到这世间最好的两个男子的宠爱呢?

怎么配有那么高的地位?又怎么配成为她的主子,踩在她的头上?

越想她脸上的刻薄越无处遁形,她死死抓着伞柄,指尖因发力变得苍白。

老天安排,让小雪救下重生而来的她,不就是在证明,老天都在让小雪给自己赎罪吗?

沈芊芊想着,唇角忽然掀起一抹冷笑,“小雪,上一世你靠男人靠装可怜卖乖踩在我头上,这一世,我定然要把你踩在脚下,不得翻身!”

一想到那两个男人,她脸上的愤恨更盛。

若是她再早重生几日,她会让小雪连云羡都碰不到,她会抢先救下云羡母子,让她们把自己当做恩人。

不过还好,她还有个机会。

看着小雪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在了山林里。

沈芊芊也不再耽搁,大步朝着告知小雪时常出事的那条小路走去。

……

小雪翻上一座山头,发现这里不似后山那样被树林覆盖。

这里满山都是矮草乱石,地势更加险要,也更加难行。

雨水冲刷着她的小脸,时常遮住她眼前的路。

也因此,她摔了不知道多少次,更是没算过身上到底磕伤了多少块,她看着这山上的环境,倒是有几分像老秦头描述的陡峭悬崖。

于是,她将找到草药的希望寄托在这个山头上,只是没有想到,她刚靠近悬崖,正想俯身看一看的时候,突然脚底一滑。

先前还坚硬的岩石,瞬间软的就像是豆腐一样塌陷下去,而后抖筛子般翻滚到山下。

她刚才若不是反应快,大概就要跟着乱石下山,葬身于此了。

小雪快速向后退到安全的平坦处,转而碎石滚落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小雪四下看去,几处小山都在滚落碎石,程度都比她所在这座山还严重。

许是这座山多半是岩石,山体更加牢固。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敢松懈,药还没有找到,她得活着。

……

雨下了一夜,由小变大。

外面山体滑坡的消息,也被村民们传开了。

云羡和云姨坐在屋里面色凝重,忽然云羡穿上衣服,便要下地。

云姨见状,拦在他身前:“你干什么去,你这样,还没有找到如意,就先不知倒在哪里了。”

“娘,我不想再看着无辜的人,为我白死。”云羡眸色坚定,将云姨的手从自己的衣袖上扯下来。

云姨知道自己拦不住云羡,更知道,她应该因孩子的无私感到骄傲。

她跟着云羡走到门口,不管如何,她都要送他一程,岂料她刚将房门拉开,便见一个周身泥泞的小丫头出现在门口。

看到她们时,小丫头唇角高高扬起,高兴的挥了挥手中的草药:“云姨,我找到了春莱草。”

她好不容易在山上挨过了倾盆大雨,乱石横飞。

本以为找药无门,却没有想到,山体滑坡震碎的岩石,竟把春莱草带到了她下山的路上。

这简直就是因祸得福, 捡了个大便宜了。

也难怪她这么高兴。

可云姨和云羡见她这样子,却没人能笑的出来,云羡大步进屋抓起被子,罩在小雪身上,随后将人带去厨棚。

云姨反应过来也大步跟上。

几人却不知道,在大门不远的树林里,正站着一对年轻男女。

男子身着青衫,玉簪束发,面容俊雅干净,眼见着一身书卷气,可脸却黑如墨,嘴里还叨念着;“荒唐荒唐……未婚女子,竟留外男在家,还……”

书生说着,脸色又气的涨红,仿佛院中男子为女子披被子的动作,是多么的不耻。

一旁的女子见了,忙道:“顾公子,许是我们误会了?不如咱们进院子去问问,你不是跟如意姑娘有……”

“还有什么误会?在下亲眼所见,那男子为她添衣。”顾孟之说完,一脸失望的拂袖而去。

看着顾孟之愤愤离去的身影,原还一脸纯真的沈芊芊暗自冷笑。

竟没想到,她只不过是稍稍用了点手段,便让顾孟之厌恶了小雪,这简直太好了。

只可惜……

她回头,看了一眼空空的院子,想起刚才院中一脸病气的男人。

谁能想到,未来那个男人身着玄衫,手持长剑。

文可舌战群儒,扭转乾坤,武可保卫疆土,震慑四方。

这么优秀的男人,竟然被小雪这个贱人捷足先登。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