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小丹让我再进去一次 小丹你再忍一下就进去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里正低头看向身形瘦弱,一脸稚气的少女,沉吟道:“如意丫头,分家一事可不能乱说。”

“如意。”刘氏听到这话,也是颇为震惊的。

她不知道一向怯懦的女儿今日是怎么了,知道反抗不说,还变得那般有主意。

可是分家一事,却正如里正所言,不可乱讲的。

再说,萧恩尸骨未寒,她又怎么能舍他而去,自立门户?

可小丹却觉得分家,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先前她怎么没有想到呢?

多亏萧老太提醒。

眼下刘氏即将临盆,她这幅身子也还没有调理好,若是待在萧家,没什么抵抗能力不说,日后免不了被萧老太打压。

若是分了家,且不说她手握极品空间,坐拥良田千顷,灵兽数百。单说他们自立门户后,萧老太在想欺负人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可她也看得出,刘氏虽然受尽折磨,却没有离开的心思。她必须让刘氏点头,不然她一个孩子说的话,里正怕是不会给做主。

想着,小丹蹲在刘氏身前,将包扎好的伤口拆掉。

刘氏震惊,她人晕晕的,竟都没有发现小丹受了伤。

如今她看着小丹纤细手臂上,那道血肉外翻的伤口,身子因心疼不住地颤栗,一串串的泪不自觉的从眼中掉出来。

刘氏轻轻揉了揉小丹的头,随后小心翼翼将她的伤口再次包好。

包扎的动作虽然不慢,但刘氏却在这短短时间里,仿佛将从遇见萧恩,再到他离世,一切都想了一遍。

她看着身后矮小的房子,那里曾有他们一家幸福的回忆。

可眼下她为了孩子也要舍一舍了,她不敢想若是那刀子再偏一点,砍到的是小丹的脖颈该怎么办?

刘氏镇定片刻,起身朝里正一揖,“里正,分家实非我所愿,可如今您也看到了,若今日不是您刚好过来,怕是如意的命都保不住了,我愿意分家,带着孩子们搬到山上老宅。”

“你做梦!刘月娥,你以为分家我就能让你把银子带走?你这贱人不配花我们萧家的钱。”

萧老太一听刘氏真的要分家,当即炸了毛。

听到萧老太的聒噪,里正心里也是一堵,却还是担忧的看向刘氏:

“月娥,你可想好了,你一个女子带着两个孩子,日子可没有那么好过。”

刘氏抿唇,却听小丹坚定道:“我会照顾好娘亲和弟弟的。”

闻言,刘氏眼底闪过一丝欣慰,她柔和一笑:“日子不管多难,总要先活下去不是吗?”

里正思索,大抵是知道她们母女态度坚决,便道:“好,文书方面你不用担心,只是家中物品……”

“分家可以,但是你们休想带走我们萧家一分一毫。”

萧老太掐着腰,想着赶走两个废物也好。

“娘。”刘氏想跟萧老太交涉两句,可刚出口就被劈头盖脸一顿骂。

“我呸,别叫我娘,我可没有你这样忘恩负义的媳妇。既然你们想分家,现在就从这个家滚出去,快点滚!”

萧老太说着,上来就推搡刘氏,像是刘氏多停留片刻,都脏了她的地方一般。

赵如意见状上前一步,拦住萧老太,“奶奶,怎么分家这得听里正的,朝廷都有律例摆在那里,岂能是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小丹说完看向里正:“里正伯伯,我说的可对?”

“的确。”

听到里正的话,小丹接着道:“不过,即便是朝廷律例写着要对半分,我们也不用。

山坡上的老宅多年没人住了,那边就分给我们,爹赔偿的银子,我们对半分,再带上我们屋里原本的东西,其他都不要。”

其他的小丹也看不上,有了宅基地和现银,加上她手中的空间,日后想吃香喝辣的不是难事。

强从萧家带走破烂,让那老太婆不想分家才是最难的。

“你想得美!凭什么银子你拿走一半?我告诉你……”萧老太指着小丹就要开骂。

却听小丹音量提高几分道:“好,那不分,我娘若是生了个儿子,到时候就是萧家的孙子,日后上学堂娶媳妇盖房子,分地皮,萧家都得给我弟弟留一份,那我们就不分了。”

“什么东西?你个贱人还敢肖想我给他娶媳妇?”

萧老太光是想想要拿出那么多东西就开始肉疼。

“如意丫头说的没错,眼下老大就留下这么个闺女,你们若是不准备嫁妆就算了,可若是月娥在生个儿子,你们萧家若是不想被全村取笑,莫不是还能不管孙子娶媳妇?”

里正接过话头,助小丹一臂之力。

小丹感激的看了里正一眼,随后直视萧老太:“是分了银子放我们走,还是不分家等着我弟弟出生给他娶妻生子,奶奶自己选。”

“选个屁,分家就分家。”

她才不要挂着三个拖油瓶,分到银子又赶走三个累赘,怎么看都是自己赚了。

萧老太松口,里正也不含糊,直接当着乡亲们的面将银子数了。

一共十两银子,一边五两,又叫了几个有力气的,帮着小丹和刘氏搬到了山上老宅。

萧家老宅在后山的半山腰上。

以前这个村里的人都是打猎为生,后来朝廷分了地,村民们便从山上各处搬到了山脚下开荒种田。

这老宅十多年没人住过了,破旧的两间茅草房,孤零零的站在山腰上,若不是山间树林遮挡,怕是早被风吹散了。

村民们见这样子, 纷纷看向刘氏:“这能住人吗?”

刘氏闻言却先看了一眼小丹,心痛的揉了揉她的头,都是自己没本事,才让孩子跟她遭罪。

小丹在刘氏眼里读懂了她的愧疚,佯作天真的笑了笑:“房子都在人住,我和娘都是勤快人,一定能把这小院子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说完,她仰头看向刘氏,笑的甜:“娘说是不是?”

刘氏点头,见女儿这般坚强,心情瞬间没有那么沉闷了。

小丹暗想,这杂草破房子算什么,她空间背包里有顶级材料,别说修缮眼前这巴掌的小院和两间茅草屋,就算是让她改个宫殿,也不是不能实现的。

送走村里帮忙搬家的人,小丹先将刘氏扶到屋里。

虽然弄个宫殿也有这个条件,不过也夸张了一些,空间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能理解和接受的,她得循序渐进才行。

看着眼前这个只有一个木板床,布满灰尘和蜘蛛网的房间,小丹还是决定不用空间,动手收拾。

她先将床上清理一下,把被子铺上先让刘氏休息,随后手脚麻利的将房间里的杂物,灰土都扫了出去。

看着小丹忙碌的小身影,和灰头土脸的模样,刘氏不自觉的攥紧了手中的钱袋子。

这轻飘飘的五两银子仿佛提醒她,她彻底失去了爱她的男人。

还让小小年纪的女儿,为她承受这么多。

想着,刘氏眼圈一红,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小丹耳尖,听到身后微弱的抽泣声转头,见刘氏抹泪,她心里不由得一酸。

虽然初到这个“家”,她还不能把刘氏真的当做娘亲,可是本着对空间人物负责的前提,她还是走到刘氏跟前。

“娘,是不是屋里冷?”她没有揭穿刘氏的脆弱。

可那贴心又懂事的模样让刘氏心里更酸楚,刘氏一把将小丹搂在怀里,因难过一时间忽略了,小丹那一瞬间身子的僵硬。

她还没有被人这样抱着过。

在R星,她是武力智商的天花板,出生那一刻就意味着地位不凡,就连亲生父母对她都是尊敬大过宠爱,这样的拥抱更是谨慎又稀少。

后面她成年,带着空间穿越做时空任务,出身都是这一世的原主不能比的。

但是富贵人家,尔虞我诈,长幼尊卑更像是刻在基因里的东西,她更是没有真的体会过什么亲情。

可是当被刘氏抱在怀里那一刻。

她感受到,刘氏温软的唇亲了亲她的头发。

她一颗不锈钢的心,仿佛那一瞬间摊成一汪水。

小丹忍不住摇摇头,几世穿越加一起,她年龄都不知道是刘氏多少倍了,居然还能这么矫情,也是没谁了。

她挪了挪身子,尴尬的轻咳一声:“娘,你身子不方便,就在屋里待着,我去把院子也收拾收拾。”

屋里,有刘氏看着,她不好用空间,到了外面,她还是可以用机器清理杂草的。

刘氏闻言点点头,却还是忍不住心疼道:“慢慢来,娘这身子不能帮你,你若是自己弄不了,就这么先住着。”

“我可以的。”小丹一笑,将枕头给刘氏铺好。

待到刘氏躺下,小丹走到后院,集中精力刚要进入空间,忽然一直沉寂的系统竟率先开口。

“嘎,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宿主先听哪一个?”

小丹无语,系统什么时候这么委婉了?是又憋了什么坏?

她警告道:“先说好的,不过坏消息你最好也变成好消息,不然我今晚上铁锅炖大鹅。”

随即脑海里响起鸟类扑腾翅膀的声音,系统干咳一声道:“好消息是,这是宿主最后一个空间任务了,结束后,宿主便可以回到R星,并且据本鹅神了解,其他R星继承人才做到第三关任务。”

小丹蹙眉:“这我先前不是知道?”

渣系统现在说这话,真的不是为了坏消息做铺垫?

“所以坏消息?”

“坏消息是,R星王炸空间任务系统,选择继承人规范法规定,每一个继承人在最后一个空间任务时,不管先前空间升级到多少,都要从零开始,系统再次满级时,宿主才可以回到R星。”

随后,系统数据疯狂跳动。

等级,金币,建筑群以光速倒退。

灵泉,研究所等功能性设施瞬间消失。

【系统提示:如意空间星级0,品级0,重启成功。恭喜宿主,喜提全新空间】

小丹:“???”

啥意思?

她刚才听到了什么鬼东西?

小丹来不及多想,直接意识掀开空间,只见一只大白鹅看到她黑着脸出现,掉头就跑。

小丹刚想去抓那只渣鹅,就被眼前的空间景象震惊了。

她经历几世才升到满级的良田千顷,豪华波西米亚建筑群通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六块产量极低的0级土地。

那轻轻松松就能给她赚的盆板钵满的餐馆,矿场,小码头也没了。还有那比滕王阁还壮观的空间小屋,变成了比萧家老宅还破的小草房。

等等!如果空间小屋变成这幅鬼样子,她储存几世的药品和金银珠宝还能在不?

小丹想的脑瓜子嗡嗡作响,几个健步冲进空间小屋,瞬间一股尘土迎面扑来,她胡乱挥了挥手臂,转而愣住。

只见原本放着各种奇珍异宝,金碧辉煌的通天书架,如今成了一个积满灰尘的破桌子。

桌子上只有一个白色,画着红色十字花的箱子孤零零的躺在上面。

就剩下这点东西?其他东西都没了?

小丹气的血气上涌,直接走进灵兽空间,几个健步就逮住那只明晃晃的大白鹅。

“嘎,窒息了窒息了,宿主谋杀空间管家,嘎嘎。”

渣鹅不满的在她手里胡乱扑腾。

小丹却掐住它命运的咽喉,没想过松手。

“这是怎么回事?空间小屋的东西呢?”小丹咬牙询问,那骇人的架势像是要把那只大白鹅生吞活剥了。

白鹅挣扎,小丹下手更重,渣鹅认怂道:“空间降级,空间小屋也会变成初级小屋,储藏空间一格。”

“一格?”小丹磨牙怒吼,“我现在带着刘氏另起炉灶,眼下你告诉我,空间什么都没有了,我们吃什么?”

渣鹅缩缩脖子,不敢直面盛怒之下的小丹,却也不想做第一个死在宿主手里的空间管家,忙求饶:

“嘎,如意女神,空间重启完毕,不能恢复了,你掐死我也没用,冷静冷静……”

话是这么说,可是小丹还是气不过。

小丹摸了摸肚子,随即眸色威胁的在渣鹅身上打量。

“眼下要钱没钱,要吃的没吃的,你若是不给我想个活法,我今天就先炖了你!”

渣鹅似乎意识到危险,嘎嘎着想要逃命。

小丹却扯住它的膀子,“还有我怎么记得初级灵兽窝里还有幼虎幼狼,你别以为时隔久远我就会忘了,赶紧把该有的都给我放出来。”

渣鹅一听,豆大的黑眸里闪过一丝哀怨,它也是真的不想灵虎和灵狼孵化成功,毕竟根据食物链,它这个空间管家也免不得受那两个爹的气。

似乎是看出它想消极怠工,小丹细眉一凛,警告的意味明显。

渣鹅无法,梗了梗脖子:“灵宠蛋购买成功,如意空间灵兽阁自动孵化功能开启。”

见此,小丹想宰了它的心思小了点,却仍追问道:“吃的呢?”

“不是还有初级小麦嘛,你厨艺那么好,拿着小麦,做什么随您心意。”说着,鹅渣忙将空间赠送的第一茬小麦收了,递给小丹。

【系统提示:宿主已收三十斤小麦,为维护空间运作升级,收回二十四斤换算金币,剩余宿主自由支配】

小丹无语,初级空间就是这样,所有的产物自己只能拿出来五分之一,剩余的要留在空间换算成空间金币,为空间升级和开出新功能用。

初级空间产量低,又大量回收,她若是光靠着空间生活,定然得饿死,没准还得在用现实中的银子贴补空间升级,为了不弄的那么凄惨。

看来她也要试着在这个时空里,找到一些赚钱的本事才行,这样她才能代替原主走向巅峰,同时在这个时空里将空间升满级。

她想着再次抓过渣鹅,“再种一批小麦,好了通知我,别等我饿极了抓你解馋。”

说完,她盯着白鹅,却没有想到,等来的不是渣鹅的求饶,而是刘氏的惊叫声。

小丹不知道刘氏发生了什么,意识瞬间从空间里抽离,朝着前院跑去。

小丹赶回前院,一眼就看到地上散落着摊摊血迹,她瞬间紧张,几个健步跑到刘氏屋里。

原以为那些血迹是刘氏留下的,却没有想到房门打开,在刘氏屋里站着一男一女。

那两人满身是血,看着就像两个血葫芦,也难怪刘氏会吓成这样。

小丹不知两人来历目的,将刘氏护在身后警惕打量二人。

“姑娘别怕,我们母子不是坏人,只是先前途径七里堡遇到了山贼,他们重伤我儿子,眼下求姑娘让我们留下,找个郎中诊治。”

女子哑着声音哀求,说话间一滴泪从杏眸滚落。

男子面色惨败,却是强撑着身子站直了些,安慰道 :“娘不必担心,这只是皮外伤。”

说完他佯作轻松的勾了勾唇,随即便将脸转向另一边,不想让女子看到他因强撑后带来的痛苦。

而小丹在侧面,恰好捕捉到他紧蹙的眉头和隐忍咬紧的牙关。

小丹仔细打量男子,观察到他用手捂住腹部,彼时还有鲜血顺着他的指缝喷涌。

小丹挑眉,这得是多么强大的意志力,才能在开膛破肚的情况下,还有心情去安慰别人?

对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小丹心里有一丝欣赏,刚想说他那不是皮外伤,就算是他在能忍,也必须马上缝合消炎才行。

可话还没等出口,便听男子沉稳镇定的询问:“姑娘,我娘手臂被剑划伤,可有布条,让我为娘亲包扎?”

小丹诧异,他自己开膛破肚难道不需要关照一下吗?看着他伤口流血的速度,他的伤是不能拖下去了。

小丹回身对刘氏道:“娘,他们二位伤重,确要及时救治,我带他们二位去厢房安置,您先在屋里休息。”

“劳烦了。”见小丹松口,男子便想施礼道谢,可手刚离开腹部,那血水便更肆无忌惮的喷出来。

吓的刘氏连连后退,小丹眼疾手快,从桌上拿起刘氏还未缝制好的襁褓,按在男子的伤口上。

“按住,别乱动。”她音色带着些愠怒,这人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回事。

男子闻声眉头沉了沉,却也乖乖照做。

刘氏缓过来,拉住小丹耳语道:“如意,我们母子已举步维艰,再留下身份不明之人,若是出了事怎么办?”

再说,她看那母子二人虽然满身血污,可衣服上若隐若现的锦绣花纹,可不是寻常人家用的起的。万一他们不是遇到山贼,而是被仇人追杀该如何?

刘氏的话,小丹又怎么可能没有想过,只是人命关天,她总不能就这样将人赶出去。况且救人会触发系统的钻石任务,大概会有五十钻石入账,钻石在未来升级可有大用。

若是早日集齐一百五钻石,便可以购入空间治愈系灵泉,就算是剩一口气的人,喝了灵泉,也能从鬼门关里拽回来。

这灵泉在医疗不发达的古代,可谓是灵丹妙药,所以她定然要救下两人,争取早日及其钻石购入灵泉。

她安抚的看了刘氏一眼,“娘,总是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您先在屋歇着,一切有我。”

说罢,她转身将那对母子带入厢房。

厢房凌乱不堪,小丹快速铺好床,开口道:“夫人让公子躺下吧。”

“辛苦姑娘。”女子连连道谢,将男子扶到床上。

先前那男子站着还强撑着眼皮,可身子贴到床板,上下眼皮明显打架,意识也变得昏沉。

“羡儿,你且先睡会儿,娘定然想办法救你。”

女子说完话起身走到小丹身前,染血的手在袖口掏了掏,随即面色尴尬的看向小丹。

“姑娘,我与我儿逃亡仓促,身上没留多少现银,不知这些够不够请来郎中?”女子摊开掌心,里面是不足一两的碎银。

按理说,这些钱想找个大夫是足够了,只是那男子腹部刺穿,流血不止,只是找个郎中来包扎是不行的,必须要缝合止血才可以。

经历几世穿越,她对古今的医疗手段虽不精通,却也了解不少,眼下她倒是可以先为男子缝合伤口,再请郎中开点中药慢调。

她跟女子直言道:“我学过几年医,可以先给公子包扎。夫人的这些银子,可以留着给公子抓些温补汤药。”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