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雪柔被猛烈的进出小说 公交车被弄得走不动路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雪柔吧嗒在儿子的小脸上落下一个吻,小念念也非常活泼的捧住了她的脸,吧嗒,在她的脸上回应了下。

看着儿子进幼儿园的背影,雪柔只觉得今天的念念好像格外的粘人,好像……有种自己的儿子刚刚才回来的感觉!

……

公司里一下午,雪柔难得的一次都没有被厉世墨喊进去,不过厉世墨助理给她送来的工作倒是泰山压顶。

她一直低头忙碌,甚至连窗外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大雨都毫无知觉。

厉世墨要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雪柔屋里的灯竟然还是亮着的,就走到她的门口往她的屋里看了看。

“还没走?”

一道清冽的嗓音在她的头顶响起,雪柔一抬眸就看到厉世墨单手插在兜里,一双漆黑的眸子正盯在她的脸上。

“我工作还没做完!”

雪柔本能的回答了他一句以后,忽然响起了什么,立刻抓起手机看了下上面的时间,然后一脸的着急,“糟了!”

她的秀眉蹙起,已经过了幼儿园的放学时间了,她竟然忙着忙着就忘了接念念。

厉世墨站在门口看着她表情从平静到焦急的变化,刚要开口问她怎么了,就看到雪柔匆忙给电脑按下了关机键,然后把桌上的文件夹一把抱起,往门口冲过来,“厉总,我接儿子来不及了,剩下的工作我回家以后再整理。”

话落,她朝着厉世墨礼貌的点点头,就冲了出去。

“等下!”厉世墨却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臂,雪柔的脸色一怔,回头就听到厉世墨又低沉的说,“外面在下雨,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

“外面在下暴雨!上车!”

厉世墨打断了她的客气,他的视线在她的身上扫视了一遍,穿着白色的裙子和高跟鞋不说,根本手里就没有把雨伞,现在出去,会被浇成落汤鸡不说,接孩子那可能天黑都到不了。

雪柔也是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外面的大雨……

如果再不去,念念肯定着急了。

她犹豫了一下,抿唇回应,“那,那就……麻烦您了,厉总。”

不管怎么说,让他这个大总裁亲自送自己,她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别扭的。

“走吧。”

厉世墨什么都没说,径直走到她身边,跟她并肩一起走到了总裁专属电梯,开门进去。

电梯虽然不小,但是两个人一起并肩站在里面气氛总是有些怪怪的。

厉世墨修长的身姿笔直,一言不发脸上更没有什么表情,让雪柔觉得整个空气都有些压抑,她想先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能有什么话题。

吱吱——

电梯里忽然响了两下,紧接着灯光昏暗了下去。

“啊!”

雪柔下意识的尖叫了一声,脸上心里都布满了恐惧。

厉世墨伸出宽厚的手臂把人揽过来,声音低低的开口,“别慌,应该是因为下雨电路出了问题。”

“好。”

雪柔点点头,心里虽然还是有些忐忑,但是因为身边的气息心里莫名的觉得有了一点安全感。

从当年的那晚开始,她就变得特别怕黑……到现在,她睡觉都开着床头的灯,一夜一夜都不关闭。

电梯忽然黑下来,让她心里下意识的想到了当年的夜晚。

片刻后,电梯里的灯光又亮了起来,一切又恢复到了平静的模样,只是雪柔还被厉世墨搂在怀里,身体还有些瑟瑟发抖。

“好了。”

厉世墨垂眸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安慰。

雪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头还窝在厉世墨的肩头,她赶紧从他的怀里退出去,点头致歉,“厉总,对不起,刚刚事发突然,我有点怕黑……”

“嗯。”

厉世墨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脸上没有不悦,声音也让人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电梯一路向下,雪柔刻意往后退了一步,让自己的身体靠在电梯后壁上,她的心里还有些忐忑,但是她不能再倚在厉世墨的身上,只能让电梯给自己一点支撑。

厉世墨没有回头,却也透过电梯门看到了雪柔的姿势和脸色的苍白。

“很怕黑?”

他对此倒是有些好奇,看着雪柔的性格到不像是那么胆小的人,至于平时根本就什么都不关心的他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他自己也不知道。

“啊?”

雪柔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厉世墨这是在问自己,“我……就是刚刚太突然了!”

她一时低下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厉世墨见她有些为难不愿开口的样子也没有再深问,正好电梯门打开,他低沉的说了句,“走吧!”

然后就先一步走在了前面。

雪柔看着他走在前面的背影,感受着他强大的气场,莫名的觉得他的感觉有些熟悉……她赶紧摇了摇头,觉得一定是刚刚的黑暗让她又把当年的事情浮上了心头。

车上。

雪柔靠在窗边,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心里有点着急。

现在距离幼儿园放学的时间已经过去快两个小时了……又一路堵车,她好担心念念会难过,她时而会朝厉世墨看一眼,但是始终没有说出催促的话,因为催了也没有用,路上堵成这样,厉世墨也不能飞过去。

心里刚这么想着,雪柔就只见路口厉世墨一个转弯,朝着别的方向驶了过去,车速飞快。

“厉总,您……”

她想说,这也不是去幼儿园的方向啊。

“不是很急?”

厉世墨却开口戳破了她的想法。

雪柔抿了下嘴唇,没有再说话,听厉世墨的意思,她应该猜到他是准备绕别的路了,剩下的一路上,厉世墨都开的很快,甚至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雪柔劝他,他都只说让她坐好。

她闭嘴,余光无意中看到他那侧脸,微愣了下。

不知怎地,雪柔总是不自觉的她的儿子对上号……难道……

当年那个人……

不可能不可能!

雪柔赶紧灭掉自己这荒唐的想法!自家总裁这不近女色的人,怎么可能!

……

临近幼儿园,外面的雨小了很多,路况也好了很多,厉世墨的车速才缓缓降了下来。

“孩子的父亲在哪?”

“啊?”

雪柔忽然被问的大脑一蒙,一时间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是说孩子为什么跟着你,他为什么不能接孩子?”

厉世墨看了她一眼,觉得她的脸色有些僵,所以把问题变得委婉了一点。

“他……”雪柔神色闪躲了下,语气有些低沉,“他已经去世了……”

雪柔胡乱的编了个理由,她总不能跟厉世墨说,她根本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那他该怎么看自己,她更不想让别人因此对念念有什么想法,她可以一切都承受,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是真的去世了,还是你有意隐瞒。”

“……真,真的死了!”

“那抱歉,触碰了你的伤心事。”

厉世墨低低的说了句,而雪柔也是十分尴尬的回了句,“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反正她也是胡乱编的!孩子的父亲对于她来说,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车子抵达幼儿园的门口,厉世墨跟她一起下了车。

雪柔的心里一慌,赶紧挡在了厉世墨的前面,“厉总,时间也不早了,您就先回去吧,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她眼看着厉世墨一副要跟自己进去的架势,心里有些急。

除了身边最亲近的那两个朋友,她不希望任何人见到念念的样子,毕竟当年那个男人应该家里也是有权有势,同在上流社会,万一厉世墨也认识那家人家,那就完了!她非但没有找到另外那个儿子,甚至连这个都要丢了!

“天还在下雨。”

厉世墨蹙了下眉,深邃的眸光里有些泛滥着同情,特别是他觉得刚刚问到了她和孩子的处境,理应顺路载她们回去,反正来都来了。

“啊!没事儿,我儿子比较喜欢下雨天,我接上他,正好在附近带着他走走,他喜欢穿雨衣踩泥坑,对喜欢踩泥坑。”

雪柔笑着胡编。

“你没有伞!”

“有有有,我早上看天气有些阴,所以很明智的给我儿子带了雨伞,正好可以装下我们两个,就不麻烦您了,厉总……您也快回去陪家人吧……”

眼看着厉世墨的步伐又往前进了几步,雪柔更是笑着冲到了他的面前,拦住他。

厉世墨敏锐的眸光在雪柔的脸上扫了扫,表面上什么都没说,但是心里却对她的话和行动在思索。

滴滴——

他刚想再开口,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手机看了眼短信,厉世墨淡然的把手机放回兜里,然后淡漠着表情启了启唇,“我还有事,你自己进去吧,这把伞给你。”

厉世墨把手里打着的伞往雪柔的手里一塞,转身回了车里,显然对雪柔的那句“有伞”的话,没有百分百的相信。

雪柔望着厉世墨离开的背影,脸色一时还有些僵在那里。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