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舒服?快?深点皇上 他的粗大疯狂的挤进她的身体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陆豹站起身来,拍着胸脯道:“我亲自走一趟,顶多一个小时肯定有明确的结果。如果王会长参与了,我决不包庇,如果没参与,我也绝不坑他!”

“那就拜托你了!”

唐龙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没走出多远脚步停了下来,“对了韩江,待会有结果去三零九包厢通知我一声,我去参加一个聚会。”

“好的龙哥。”韩江躬身点了点头。

待得唐龙离开,三人不敢怠慢赶忙分工行动,经过一天的调查,当年唐家大劫时,王会长曾经去过唐家,此事必须在今晚调查清楚。

“杨少霸气!短短半天就能让天源商会低头,这手段,还得是咱杨哥啊!”

三零九包厢里,张志远端起酒杯,借着一股酒劲开始大肆拍马屁。

许诺笑嘻嘻的说道:“杨少关系硬,关键也得看人啊!这是帮咱林飒姐所以才这么上心,要是换成咱们,哪有这速度。”

“是啊!林总可真是幸福啊,有杨少这样的后盾。”

“哎,哪一辈子才能有林总这样福气哦!”

一群人举杯吹捧,变着法拍杨帆的马匹。

坐在林飒身旁的杨帆脸上已经乐开了花,双手虚压道:“你们就别拿林飒寻开心了。”

“吆,杨少维护林总啦!”

许诺带着头,开始公然撮合二人,杨帆自然是满心欢喜,他追求林飒已经很久了,可惜林飒一直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表态,借助这件事或许能抱得美人归。

“林飒,其实我……”

杨帆一开口,场中瞬间安静了下来,一双双羡慕的眼神投来,显然杨帆这是要准备表白了。

咯吱!

表白的话语还没出口,包厢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抱歉,来晚了!”

唐龙双手插兜的走了进来,眼神一扫场中这些人,不耐烦的心情直接写在了脸上。

在座有张志远、许诺、程野还有杨帆,以及一群拍须溜马的富家公子,这种场合可以用乌烟瘴气来形容。

“让一下!”

唐龙走来,拽着一张凳子,直接塞在了林飒和杨帆之间,并且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这一举动,直接让杨帆有些上火。

打断自己表白就算了,现在还横插一杠?

包厢里气氛尴尬到了极点,许诺抛给张志远一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

啪!

张志远一拍桌子,斥道:“唐龙,你特么什么态度,来晚了不给大家赔礼道歉就算了,插在杨少跟林总之间,你几个意思?”

“的确是,这有些狗仗人势了!”

“主仆不分吗!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要不是看在林总的面子上,你也配进这包间?”

顿时,众人开始附和叫嚷着。

唐龙淡淡一笑,他今天的心情着实不太美丽。

虎爷跟陆豹汇报调查结果,其中牵扯着江城很多家族,那晚上前往唐家浑水摸鱼的人不少,而且其中大部分家族都是唐家曾经施恩过的,可他们却恩将仇报!

再加上,听说那晚闹得很凶,最终父母不知所踪也不知是死是活,所以唐龙心里很烦。

他看了一眼林飒,后者眼神闪避,显然不准备替他说话。

“这就没意思了。”唐龙淡淡一笑,“我说过,这种幼稚的事情下次别叫我的!否则,我这人脾气不太好。”

闻言,林飒有些作难,的确这话唐龙说过,但今晚的宴会杨帆非要让她叫上他唐龙,有求于人她也没办法。

“你特么狂个毛啊!跟林总说话什么态度!”

张志远拍桌子叫板,嚷嚷着,“唐龙!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吗!你特么就是一只丧家犬,如今腆着脸想混个林家的上门女婿,那你特么的就应该先学学怎么吃软饭!”

他一开口就是满嘴喷粪,许诺和程野坐在一旁不语,戳着看热闹的笑容。

唐龙为数不多的耐心终于被耗尽了。

如果不给这些蠢货一点颜色,这种叫嚣将无休止。

他缓缓站起身来,朝着张志远走去。

“你特么干嘛?这会想着给老子道歉了,晚了!”张志远有些微醉,借着酒劲越发的嚣张。

“老子我告诉你,对你客气,那是看在林总和杨少的面子上,要不然老子早就……”

啪!

唐龙抬手,一记响亮的巴掌甩在了张志远的脸上,直接把他打的人仰马翻,撞到了身后的座椅摔在了地上,噗的一口吐出血来,还夹杂着几颗断牙。

原本阵阵嘲笑的包厢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即便是林飒也霍然抬头,诧异的看着唐龙。

他竟然动手打人了?

“唐少,你过分了啊!”

本就憎恨唐龙的杨帆霍然站起身来。

这时瘫倒在地的张志远,带着哭腔骂道:“唐龙,你个杂碎,你竟敢打我……啊……我的嘴……”

砰!

唐龙直接一脚踩在了张志远的脸上,整个过程从未多看他一眼。

他目光扫过场中众人,淡淡的说道:“吃饭就好好吃饭,我这人脾气不好,如果再满嘴喷粪影响我胃口,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他走了回来,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坐在了林飒身旁的座椅上,而后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这尼玛,太狂了吧!

一个腆着脸,挤破头要入林家的上门女婿,竟敢这么狂?

众人满心诧异,许诺和程野对视一眼,两人隐藏着那幸灾乐祸的笑容。

在全场鸦雀无声,杨帆脸色铁青时,许诺开了口。

“唐龙,这是杨少组的局,你也太不给杨少面子了!”

可闻言唐龙理都没理,该吃吃该喝喝,把周遭众人当空气。

杨帆的脸彻底挂不住了,他怒冲冲的站起身来。

“唐少,我看你是林飒的朋友,这才一忍再忍,可你也太狂了!打狗也得看主人,当着我的面打张志远,你是在给我摆脸吗?”

“你,不配!”

唐龙不咸不淡的说道。

哗……

此话一出,场中顿时炸开了锅。

杨帆那可是江城一流家族的子嗣,他不配?

这唐龙得有多狂,要不是天花板挡着,他怕是要飞上天啊这是!杨帆恼羞成怒,自己哪曾受过这气。

啪!

他一把抓住唐龙的肩头,怒道:“狗东西,蹬鼻子上脸了是吧!今儿就算是林飒护着你,我也必须给你点颜色!”

话毕,他猛地一提本想将唐龙拽开,可却惊诧的发现,对方就像是一尊磐石纹丝不动。

“这小子死定了,瞧把杨少给气的,都气愣了都!”

“惹了杨少,今儿这小子怕是竖着走不出这包厢了!”

“嘿,他死活不要紧,关键这狗东西跟林总有婚约,真惹毛了杨少,林家也得遭鱼池之灾。”

“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也想硬气!该,就缺少社会的毒打。”

众人看着杨帆一手抓着唐龙的肩头,又开始幸灾乐祸了起来。

“有好戏看了!”许诺低声念叨着。

程野悄然一笑,道:“这才哪到哪,后面还有好戏呢!”

“你特么给我站起来!”

拽不动唐龙,杨帆厉声喝道。

“杨少,别跟他一般见识。”林飒急忙劝架,一手拽着唐龙的胳膊,斥道:“你非得惹事是吧!”

“是么,那就把事儿惹大点!”

唐龙说完,甩开林飒的手,霍然起身一把扣住杨帆的手腕。

咯嘣!

只见他手臂一扭,伴随着一道骨骼断裂声传来,杨帆的胳膊直接被拧断了。

砰!

紧接着,唐龙一脚揣在杨帆的胸膛,他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墙壁上,弹落在地喷出一口血来。

全场死寂鸦雀无声,即便是许诺和程野也万万没想到,唐龙下手竟然这么狠。

殊不知,唐龙已经是手下留情,否则他早就死了。

躺在地上,满嘴是血的张志远那叫一个后悔,肠子都悔青了,如果早知道唐龙这暴脾气,连杨帆都敢收拾,那他肯定不会当出头鸟,被白白打掉几颗牙。

完了!

林飒瘫坐在了凳子上,内心无比的绝望。

原本这场宴会是杨帆组织,邀请天源商会的高层处理拖欠林家欠款的事,可现在被唐龙这么一闹,这事肯定黄了。

关键是他打了杨帆,惹了杨家,事情闹大了!

“唉吆……”杨帆双手抱着肚子半跪在地上,头抵在地面上,疼的直不起腰来,“喊,喊保安来,这儿是江豪酒店,竟然有人敢在这儿闹事,去,给我喊保安来把他给我五马分尸了。”

一人瞅了一眼唐龙,起身就朝着包厢外冲了过去,一把拉开包厢大门,一边跑一边喊。

“来人啊,来人啊,有人在江豪酒店闹事,打了杨家少爷杨帆。”

“完了唐龙,你这次祸闯大了!”林飒神色死灰,失魂落魄的呢喃着。

唐龙却若无其事的坐了下来,端起酒杯,很是优雅的喝了一口。

“我说过的,没有下次!”

他淡淡的话语让林飒的怒火彻底爆发了。

“你以为你是谁?还是当年的唐家大少爷?唐家已经完了,唐龙你的脾气就不能收敛点!这儿是江豪酒店,虎爷的地盘,你谁敢在这儿闹事!而且打的还是杨帆,我……我怕都保不住你啊!”

其余人也都朝着唐龙投来怜悯的眼神,心道这小子今天铁定会死得很惨。

虎爷的江豪酒店,自打建立之初到现在,从来没有人胆敢在这儿闹事,更别说唐龙打的可是江城一流家族的子嗣杨帆,这次算是同时惹恼了两位江城大佬。

就在这时,韩江推门而入,看到满屋狼藉躺在地上的张志远和杨帆,当即眉头一皱。

“龙……”

一声龙哥硬是让韩江憋了回去,外人面前唐龙交代过,不能暴露他的身份。

于是,他沉声道:“唐龙,虎爷有请。”

“什么,虎爷?”林飒腾的一头站起身来。

可唐龙却不紧不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起身优雅的擦了擦嘴,旋即迈步朝着包厢外走去。

“这事直接惊动了虎爷?看来,唐龙那蠢货离开江豪酒店时,应该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打了杨少,破了江豪酒店虎爷的规矩,两位大佬动怒,天王老子都保不住他!”

“妈的,活该!谁叫他那么狂!”

“唉吆,杨少你没事吧!哎呀,都吐血了。”许诺冲到了杨帆身边,将他搀扶了起来。

杨帆才缓过神,却看到焦急的林飒冲出了包厢。

挨了一顿胖揍,心爱的女人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反倒是在担心唐龙?

杨帆的心里彻底扭曲了,喝道:“我告诉你们,今天谁也不许走!我要弄死唐龙,去!给我把林飒叫回来。”

包厢外,走廊中。

林飒追了上去,紧张的喊道:“韩先生,唐龙是我的未婚夫,他刚才喝的有点多,这件事我们自己处理可以吗?”

“未婚夫?”韩江诧异的看着林飒,这事儿他可没听唐龙提过。

林飒以为韩江的诧异,是因为自己的过分的要求,旋即急忙解释。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林飒,是林家人。杨帆也是我的朋友,我带他过去给杨帆赔礼道歉,这事儿我们自己解决,不惊动虎爷了行吗?”

闻言,韩江的脸更是有些扭曲。

让堂堂龙门门主去给一个小小的杨帆道歉?疯了吧这是!

别说是杨帆,即便是杨家主来了,也得跪着跟唐龙说话。

放眼江城,谁敢让龙门门主道歉。

看着他的表情,林飒急了,“不行吗?那要不这样,我替他去受罚行吗!他真的只是一时莽撞。”

看着她惶恐担忧的样子,唐龙差点笑出声来,不过心里倒是平衡了很多,至少她在紧张自己,关心自己,甚至甘愿为他唐龙受罚。

见林飒都快急哭了,唐龙这才说道:“没事的,我跟他去见见虎爷,待会就回来!”

说完,他抛给韩江一个眼神,两人朝着电梯间走去。

林飒还想追上去,却被赶来的许诺给拽住了。

“林飒姐,你算是把杨少的心给伤透了,赶紧回去给他说点好话吧!他刚才都电话给他爸杨庆志了,弄死唐龙是小事,别连累了林家。”

“什么?他给他父亲打电话了?”

林飒心头一惊,看来这次杨帆真的要下杀心了。

焦急万分的她急忙跑了回去,张口就替唐龙求情,可越是如此,越让杨帆愤怒。

“滚开!”

他一把甩开林飒的手,怒道:“今天我要唐龙的命!谁来都不好使!林飒,亏我对你一片真心,你竟然为了一只丧家犬,对我杨帆不管不顾,好好好!我倒是要看看,今儿谁能救他狗命!”

在这一刻,杨帆终于露出了獠牙,那狰狞的嘴脸让林飒觉得恶心。

可是为了唐龙的性命,她也不得不低声下气的去求杨帆。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很快一名挺着将军肚,肥硕的男人带着两名保镖冲了进来。

一看杨帆满身血迹,当即怒道:“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动我儿子,给老子滚出来男子名叫杨庆志,是杨家老三,杨帆的父亲。

林飒迎上前去,歉意的说道:“杨叔叔,都是误会……”

“误会!林飒,你现在还准备袒护他吗!”

杨帆怒了,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杨庆志,听得杨庆志怒火中烧。

“林飒啊林飒!我儿子这么优秀的一个人,配不上你林飒?还是你觉得我杨家跟你林家门不当户不对?”

“杨叔叔,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你也别解释了!”

杨庆志一摆手,扶着杨帆坐了下来,指着桌上的三瓶酒,“未婚夫是吧!行,我给你替他说情的机会,只要你把桌上的三瓶酒干了,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三,三瓶酒?”林飒看着那三瓶酒有些犯愁。

那可是一瓶红酒,两瓶白酒,喝完怕是得进医院洗胃。

“不愿意?那这事儿没完,我杨庆志既然亲自来了,就不会让他唐龙活着走出江豪酒店!我倒是要去看看,虎爷如何处置他唐龙!”

说罢,杨庆志就准备起身。

林飒一把拉住他的手,一咬牙,道:“杨叔叔,我喝,我喝。”

她拿起酒瓶直接对嘴吹,一瓶红酒很快下肚,脸颊发红脑袋发晕的她,目光看向满桌众人,不禁露出自嘲的笑容。

狐朋狗友!

唐龙果然没有说错,这群人就是狐朋狗友,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没有一个人吭声。

心里憋着一口气,她接着喝着。

虎爷办公室,唐龙端坐着,虎爷恭敬的站在办公桌前。

“门主,陆豹打来电话,事情已经查清楚了,王会长的确知晓唐家人失踪的事情,并且那天晚上他也在场,还顺带从唐家带走了一样东西!如今,他觉察到有人在调查他,已经准备脚底抹油开溜了,陆豹带人把他堵在了机场。”

唐龙皱眉问道:“知道他从唐家拿走了什么吗?”

“暂时不清楚。”虎爷说完,有些好奇的问道:“门主不关心,王会长知不知道幕后主使是谁吗?”

闻言,唐龙只是淡淡一笑。

能让唐家人一夜间人间蒸发,放眼江城没有拥有如此实力者,即便像是王会长这些参与者,不过也是浑水摸鱼的小虾米,幕后主使他们肯定不知道是谁,但应该知道一些蛛丝马迹。

“门主,请您来就像是想问问,这王会长要死的,还是活的?”虎爷躬身问道。

“活的!而且要以礼相待。”

唐龙的叮嘱让虎爷有些不解,这王会长可是当初针对唐家的成员之一,唐龙为何如此客气?

“多久能把人带来?”

就在他疑惑时唐龙问道。

虎爷看了看时间,道:“要死的,从机场到这儿顶多一个小时,但要活的怕是需要三四个小时的时间,毕竟他已经上了飞机,虽然飞机没有起飞,但需要一些关系和手段,否则公然抓捕会引起骚动。”

唐龙明白他的意思,要杀一个王会长,那是轻而易举的,只需派人登机暗杀即可,但是要活的而且还不把事情闹大,的确需要一些手段。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呐!行吧,那就辛苦你们了,我那饭局还没结束呢!”

唐龙怕林飒太过担心,所以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包厢里,此时的林飒已经眼神迷离,俏脸红扑扑的,醉意朦胧的她美的让人有些窒息,看的杨帆眼睛都直了。

“爸,你真准备饶了唐龙?”杨帆低声问道。

“笑话!”杨庆志冰冷一笑,“打了我儿子,他还有命活!”

“那你让林飒喝酒,这是……”

“傻儿子,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与其傻傻的追她,不如来个霸王硬上弓,干了她!我就不信林家敢放一个屁!”

杨庆志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包厢里的那些人几乎都听到了。

精虫上脑的杨帆,更是兴奋的舔了舔嘴唇。

“这父子俩可真狠。”许诺压低了声音。

程野狡诈一笑,道:“这其中可有你男人一半的功劳吆。”

“是你?提前给杨庆志煽风点火了?”许诺一惊,见程野笑着点头,当即道:“你可真坏啊,这一招,够狠!我喜欢!”

在场众人低头不语,一个个佯装着没有听到。

醉意朦胧的林飒,一手扶着桌子,将最后一瓶酒一饮而尽,她已经站不稳了。

“喝,喝完了……”

林飒说话都有些含糊,眼神迷离,“杨叔叔,我喝完了,你说过会饶了唐龙的。”

啪嗒!

就在这时,包厢外唐龙的脚步猛的一顿。

喝酒,怎么回事?

他没有急于推开门,而是站在门口聆听。

屋内,杨庆志大笑道:“林飒,酒量不错呀!三瓶酒下肚,还没把你喝倒!不过也好,喝的烂醉如泥,玩儿着就没意思了。”

“你,你说话不算数,你说,说我只要喝了三瓶酒,就放过唐龙的。”

林飒凭借着意志力,勉强扶着桌子站稳,不让自己瘫倒在地。

“放了他,你做梦呢!不识抬举的东西,我儿杨帆看上你,那是给你面子,你特么却为了一只丧家犬,伤透了我儿的心!今儿,就特么办了你!”

“都给我滚出去,别妨碍我家杨帆的好事!”

杨庆志一声历喝,在座的众人急忙站起身来,一个个朝着包厢门口走去。

杨帆已经迫不及待了,直接起身一把脱掉了外套,阴测测的笑道:“林飒,你特么真贱,老子追了你一年多,你不冷不热的,非得逼我,今儿就好好享受享受你!”

“妈的!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动!”

轰!

包厢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唐龙宛若一条怒龙冲了进来。

当他得知林飒喝成这样是为了保他的时候,内心的愤怒已经无法压抑。

临近门口的众人急忙让开,唐龙看着踉跄的林飒,在她即将醉晕倒地的一瞬间冲了过去,而后将其搂在怀中。

“别,别碰我……”

林飒只看到自己被一个男人搂着,她刚挣扎了两下,一阵眩晕袭来就彻底的晕了过去。

唐龙脸色阴沉若滴,他扶着晕厥的林飒坐在了凳子上,旋即转身朝着杨帆走去。

砰!

抬腿就是一脚,直接踹在了杨帆的裆部。

啪啪……

两声脆响传来,在场所有男人下意识的双腿一夹,只觉得蛋疼不已。

“啊!我的蛋,蛋……碎了,碎了……”

弓着身子倒飞出去的杨帆,双膝重重的跪在地上,双手捂住蛋蛋的位置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咕咚!

众人艰涩的咽着喉咙,这才反应过来,竟然是唐龙回来了。

他不是被虎爷叫去了吗?

怎么好像没受到惩罚?

不过此刻那些都不重要了,在场众人震惊的是,唐龙竟然一脚把杨帆给废了。

这时,杨庆志才回过神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