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被狂c躁到高潮小说 小sao货张开腿cao死你动态图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林飒半跪着,她眼含泪水质问的看着一旁端坐着的老者。

老者轻抚胡须,神态自若,“林总莫急,我这三针下去林老定会苏醒,而且生龙活虎!”

闻言,林飒依旧有些质疑。

要知道这位郭神医,可是江城绰绰有名的神医,千金难求的中医大家。

此次,也是程野托了很多关系才把他请来。

程野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只是虚惊一场,“林总,有郭神医出手,你就把心搁在肚子里好了。”

许诺笑道:“郭神医可是一代神医,有钱都请不到的,要不是程家跟郭神医有些渊源,也不可能请来郭神医。他出手,你就放心吧。”

郑惠芝抹了一把眼泪,“谢谢程少,谢谢郭神医,还请劳烦神医为老林施针,我林家定当重谢。”

“谢不谢无所谓,老夫行医只为治病救人。”

郭神医说着,两指捏着一根银针刺了下去。

门口,唐龙目睹了这一切,眉头微皱!

就在郭神医第三针即将落下时,他快步走来,一把抓住郭神医的手腕,“庸医!这一针若是落下,他必死!”

闻言,众人一愣。

郭神医恼羞成怒,斥道:“庸医?小小后生,胆敢质疑老夫的医术!”

这时众人也才回过神来,唐龙怎么进来了?

“唐龙!谁让你进来的,赶紧滚!”郑惠芝大声呵斥。

林飒脸色阴沉,怒道:“唐龙,你到底想干什么!耽误了我父亲治病,若是有何不测,我跟你势不两立!”

“我看他就是故意来找茬闹事的,这种人就应该乱棍打出去!”

“可不嘛!被拒之门外,现在又来装神弄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玩意儿,竟敢质疑郭神医!”

程野跟许诺一唱一和,讽刺着唐龙。

唐龙神色淡漠,静静的看着林飒,“他不是得病,而是中毒!这一针本是活血化瘀,若是刺下毒性会流遍全身!”

郭神医恼羞成怒,喝道:“黄口小儿,敢在老夫面前班门弄斧,我行医一生难道连林老是否中毒都看不出来?”

一旁程野和许诺煽风点火的嘲笑着。

“郭神医可是中医院士,你想出风头也得选对人吧?”

“怀疑郭神医的医术,真是搞笑!唐龙,我看你是为了攀上林家疯了吧!”

“赶紧撵走,免得耽误了郭神医施针,错过了最佳医治的时间。”

林飒转身,一把推在唐龙的肩头上。

“请你出去!”

唐龙冷笑,“既然如此,随你们!但有言在先,待会别求我出手!”

“求你?你怕是得了失心疯,待会请郭神医也给你治治!林飒姐,别理这疯子!”

许诺一脸嘲讽,“唐龙,你知道林叔叔这病是怎么回事吗?就是因为你跟林飒姐婚书的事,把他气的一病不起,你就是个灾星!”

“好了,别管他了!”

林飒转过身,不多看唐龙。

因为这件事她的心里有愧,气倒林天祥的不是唐龙,而是她跟母亲郑惠芝。

几天前,林天祥算着唐龙即将出狱的日子,突然拿出了一封婚书,并且让林飒在唐龙返回江城后嫁给他。

林飒自然不愿意,一来不想自己一生幸福被一纸婚书决定,二来唐家已亡,她不想嫁给一个累赘!

当然,郑惠芝站在林飒一方,故而就跟林天祥大吵一架,当时林天祥就气晕了过去,至今未曾苏醒。

郭神医一针下去,林天祥气血通畅,只是短短片刻间,他就已经呼吸有力满面红光的苏醒过来了。

“老林醒了!神医,不愧是神医啊!”郑惠芝大喜。

程野拱手道:“郭神医真是让我等大开眼界,这俗话说的好,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但在郭神医手里,却能颠倒阴阳!”

许诺一脸娇笑,“总算我家程野没有白费力气,治好林叔叔的病就好啊!也幸亏没听某些疯子的话,否则耽误了林叔叔的病情,还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呢!”

刚刚苏醒的林天祥还没弄清楚情况,但他看上去满面红光中气十足。

郭神医轻抚胡须,扭头斥道:“黄口小儿,可曾看懂其中门道。”

“有毛门道!”唐龙嗤笑。

“小唐!”

林天祥寻声看去,看到了人群后的唐龙,猛地坐起身来,“你出狱了啊!”

唐龙点头,“嗯,林叔!”

“好,好啊!当年我跟你父亲给你跟林飒定下婚约,你们现在就去领证!”林天祥催促着。

林飒一脸憎恶,嘀咕道:“婚我退了,人我不嫁!”

“胡闹!”林天祥气的不轻。

就在这时,唐龙笑道:“林叔,婚事不急!庸医出手,您已时日不多,林家怕得先准备丧事。”

“小唐,你这话什么意思?”林天祥一脸疑惑。

紧接着,程野跳了出来,喝道:“唐龙,你敢诅咒林老!”

许诺也斥道:“唐龙,你还是个人吗!亏林老还准备把林飒姐嫁给你,你竟敢妖言惑众,诅咒林老!”

林飒阴沉着脸,正准备开口,唐龙却伸出一手五指。

“五天活头?”林天祥一脸愕然。

砰!

郭神医一拍桌子,喝道:“放肆!林老大病祛除,我保证五年内无病无灾!”

“是五秒!”

唐龙淡然一笑,旋即收回了一根手指,“所剩无多,念在林叔对我不薄,现在求我还来得及!”

“一派胡言!滚出去!”郑惠芝一口银牙咬的吱吱作响。

“三!”

唐龙再度收回一根手指。

许诺冷笑道:“数,让他数,不就是五秒吗!五秒后,看他还拿什么唬弄人!”

可此时的林飒有些担忧了,她从唐龙的眼里没有看到任何的惊慌,只有一片的淡漠。

混迹商界这么多年,她很清楚一点,但凡撒谎,不管是谁眼里必有惊慌。

“二!”

“一!”

当唐龙收回最后一根手指时,房间里死寂一片。

一双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林天祥,可看到的却是他安然无恙。

“哈哈哈,谎言不攻自破了吧!唐龙,你个垃圾……”程野纵声大笑,可话到最后戛然而止。

噗……

林天祥猛地喷出一口血,浑身一僵,而后仰面朝后倒去。

“这?”

在场众人呆若木鸡,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还是郭神医一把拽开郑惠芝,而后急忙急救。

忙的满头大汗,可却毫无效果。

“适才一针下去,气血通达,毒性蔓延全身!苏醒,不过是毒性刺激下的回光返照而已!”

唐龙淡淡的声音,引来了众人的目光。这一刻没有人在怀疑唐龙的话,程野和许诺心中愕然,唐龙什么时候学会了医术,而且还技压郭神医一筹。

林天祥命悬一线,眼看将回天乏术,郭神医有些急了。

倘若他死了,自己这一世英名就彻底毁了。

“那个……小友,还请赐教。”郭神医终于放下了身段。

“没兴趣!”

唐龙不咸不淡的回道。

既然在场众人没人信他,那他现在更没有必要腆着脸去救人。

没兴趣?

众人脸色无不是一僵。

为了一世英名,郭神医只有赔笑道:“适才是老夫判断失误,而且出言不逊,还请小友莫要放在心上。”

“唐龙!你既然有办法就救人啊!”程野喝道。

“见死不救,什么玩意儿!”许诺一脸鄙视。

“小唐,小唐。”郑惠芝一头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唐龙的手腕,“阿姨错了,阿姨刚才不该那么对你,你心里有气要打要骂冲着阿姨来,但你可不能不管不顾你林叔啊,他是因为你才气的一病不起的。”

着急忙慌的郑惠芝也顾不得那么多,一口气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原来林天祥只所以气的病倒,是他一心撮合林飒和唐龙,可林飒和郑惠芝不同意这门婚事。

唐龙瞅了一眼被抓住的手腕,而后缓缓的拿开郑惠芝的手,淡漠的说道:“气倒林叔的是你们母女与我何干!我记得刚才,你们恨不得将我扔出去才对。”

“小唐,阿姨错了。”郑惠芝连忙道歉。

可一旁的程野和许诺,却在冷嘲热讽煽风点火。

“瞧那小人得志的样子,还不知他能不能救林老,就知道摆谱!”

“可不嘛!他说林老是中了毒,我估摸着那毒就是他下的,他一个丧家犬哪懂什么医术。”

“够了!”

林飒一声历喝,打断了冷嘲热讽的程野二人。

她起身缓缓走到唐龙面前,眼神复杂的看着他,最后一咬牙,道:“唐龙!你如果能救活我父亲,我林飒答应嫁给你!承诺以身相许。”

什么?

这话把程野和许诺惊到了,若是唐龙入赘林家,那对他们来说将是一种威胁。

可惜,唐龙笑着摇头,“以身相许?心不甘情不愿的以身相许,也只会是以怨报德。”

这话就像是一记巴掌甩在林飒的脸上。

可她没有办法,父亲性命垂危,只能祈求唐龙出手相救。

“我给你跪下,跪下求你,还不行吗!”说着,林飒双膝一曲直接跪在了下来。

唐龙没有阻拦她,挨打要立正,这是原则。

俯视着下跪的林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唐龙迈步朝着病床前走去。

砰!

他提手就是一拳,直接轰击在林天祥的胸口,这一拳很重林天祥当即喷出一口血来。

“这……”

郭神医和郑惠芝目瞪口呆。

程野见状怒道:“唐龙,你特么疯了!不救就算了,还出手打人。”

许诺更狠,嚷嚷道:“你这个杀人凶手,等着坐牢吧你!”

“你们给我闭嘴!”

站起身的林飒厉声喝道,程野和许诺一阵尴尬,也只能闭上了嘴。

只见唐龙一拳之后,五指在林天祥胸口处用力下压,紧接着林天祥又相继吐出几口血来。

渐渐的,原本气若游丝的林天祥呼吸竟然逐渐平顺,并且很快苏醒了过来。

“小唐。”林天祥开口,竟然中气十足。

郭神医瞪大了眼睛,行医一生还从未见过如此手法。

他一指沾着血迹,放在鼻子前仔细的嗅了嗅,当即骇然道:“果然有毒!”

唐龙戏谑一笑,“不愧是神医,连有毒都能闻出来,而且这毒可不一般!”

入狱三年,他学了很多,不仅古武强横而且医术精湛,此毒极为罕见,入体毫无征兆,但凡能配置此毒者绝非庸俗之辈。

郭神医被啪啪打脸,可他一点都不恼怒。

“小友……不!唐先生医术精湛,着实让老夫大开眼界,请受我一拜。”说着郭神医冲着唐龙深深的鞠了一躬。

这一礼,唐龙受了,全当是他先前目中无人的惩戒。

“唐先生祛毒手法与众不同,是老夫眼拙,适才有眼不识泰山,唐先生若不嫌弃,请收老夫为徒,老夫愿意鞍前马后……”

闻言,在场众人都石化了。

大名鼎鼎的郭神医,竟然要拜师唐龙?

这传出去恐怕都没人会相信吧!

“嫌弃!”

可唐龙很直接,仅是两字回绝了郭神医的请求。

郭神医一脸遗憾,站在一旁也不说话了。

“你们先出去,我跟林老说点事。”唐龙回头看着众人。

林飒眼神复杂,沉默了半响,旋即招呼着众人先行离开房间。

待得众人离去,林天祥这才是抓住唐龙的手,“小唐,你什么时候学会医术了?”

“这事儿说来话长,倒是林叔,你得罪了什么人?”唐龙笑着问道。

林天祥摇了摇头,“商界纷争不断,因为利益林家得罪的人多了,我也不确定到底是谁下的黑手。”

闻言,唐龙一笑了之,他来也并非是因为此事。

“林叔,据说在我唐家大劫前一天,你跟我父亲发生过激烈的争吵,我想知道具体类容!”唐龙神色冰冷,目光紧盯着林天祥。

“哎!”林天祥叹了一口气,“还能什么事,就是你跟林飒的婚事呗!老唐非得要你入赘林家,我林家哪能担得起!这不是委屈你了吗!所以,就跟老唐争执了起来,最后不欢而散!可隔天唐家就……哎,我这才明白老唐的用意,他是明知在劫难逃,给你准备退路啊!”

他的话唐龙并不怀疑,唐家对林家有恩,那时候唐家势大怎可无缘无故让唯一的子嗣入赘他家。

“这桩婚事,是老唐的遗愿!这三年我一直盼着你回来呢!你现在就去跟林飒领证,小唐!林叔知道入赘林家委屈你了,但你也应该清楚,这是你父亲的安排,肯定是有目的的。”

林天祥人品不错,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同样混迹商界也很精明。

略微沉吟,唐龙点头答应了,父母的安排肯定别有用意。

“我无所谓,只是林飒好像对我有意见。”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儿我说了算!”林天祥很激动,坐起身来,高声喊道:“林飒,你给我进来!”

等候在外的林飒推门而入,先是皱眉看了一眼唐龙,旋即来到了父亲的床边。

“林飒,这婚事你要是不答应……”

不等林天祥说完,林飒道:“婚事,我答应!唐龙出手救你的时候,我就承诺过,说过的话!我认!我可以先跟他领证,但婚礼的事,希望爸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跟唐龙多接触,彼此多了解。”

她一反常态的话,让林天祥有些懵逼,当即点头答应了。

能退而求其次,一步步来,自然也是好事。

但唐龙悄然一笑,他很清楚林飒可没有这么容易认命。果不其然,一切正如唐龙所料。

在林天祥的催促下,林飒跟他出了门,说是去民政局领证的,结果林飒熟络的找了一个办假证的,不到半个小时就准备好了一张假的结婚证。

“你没意见吧?”

看着手里的结婚证,林飒问道。

唐龙一笑,“作假手艺不错,跟真的一样。”

“你也不用指桑骂槐,我知道你心有不甘!这结婚证先把我父亲的心情稳定下来,但我答应跟你相处这是真的,你能否让我改观,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而且我还有个条件,你我间需要约法三章。”

“第一,在你没有彻底得到我认可前,不能在我家过夜。”

“第二,你我领证的事,不能告诉外人!”

“第三,你我之间不能互相干预任何事!”

唐龙一笑,随意的点了点头,这桩婚事他不在乎,只不过是为了方便调查唐家的事情罢了。

重返林家,林天祥鸡贼的收起了二人的结婚证。

“这东西放在我这儿安全!你俩往后多相处,赶紧培养感情,择个吉日把婚礼举办了,我就安心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结婚证本就是假的。

吃过晚饭,唐龙拒绝了林天祥留宿的邀请,离开了林家。

他没有返回唐家,而是去了江豪酒店,事先已经吩咐虎爷约了江城一些重要的大人物,这些人当年都跟唐家有些来往。

偌大的包间里,平日罕见露面的大佬们齐聚一堂,却是噤若寒蝉,时不时悄悄看向首席的唐龙。

唐龙不语,场中气氛一度变的极为的压抑。

一群大佬纷纷侧目,询问的看向虎爷,毕竟这场局是他撮合的。

见状,虎爷起身,端起一杯酒,道:“唐少,这杯酒我敬您,给您接风洗尘。”

他用的是‘您’,那尊敬的态度在场众人都看在眼里。

一个个都是人精,怎会不知其中人情世故,紧接着纷纷站起身来举杯示意。

但唐龙依旧是坐着,他轻抬眼皮,道:“酒就不喝了!今天让虎爷邀请诸位来,是有两件事!”

“唐少,您说。”

“有事儿您尽管吩咐。”

众人纷纷附和,虽然众人不知道虎爷为何对唐家没落少爷为何如此尊敬,但其中肯定是有原因的。

唐龙一开口,场中顿时有种人人自危的感觉。

“这第一件事,念在诸位曾经都是唐家的合作伙伴,我给诸位一个机会!若是跟我唐家灭门有关,今天主动交代,我可既往不咎。”

随着唐龙抬头逐一看去,众人眼神闪避,不敢与其对视,各个都是心里发毛。

“没有人参与当年的行动吗?”唐龙冷冷的问道。

“没,肯定没有。”一名粗狂的中年男子干笑道:“唐家做生意那是没的说,黑白两道都担着,我们都念着唐家的好呢!怎么可能干出那种同流合污的勾当。”

“这位是?”唐龙瞥了一眼男子。

虎爷急忙说道:“这位是天源商会的会长,陆豹。”

“唐少,鄙人陆豹,道上的人都叫我一声黑豹。以后有事您吩咐一声,都是自家兄弟……”

陆豹大献殷勤,一口道上结交关系的口吻,可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闭口不言了。

因为他看到了唐龙的眼神,感受到一种极端可怕的压迫感。

“好!这第二件事,就是拜托诸位帮忙调查一下,唐家出事的前因后果!陆豹,既然你天源商会道上有关系,这事交给你,你没意见吧?”

迎着唐龙的眼神,陆豹艰涩的咽了咽喉。

“没,没问题!一有进展,我立马通知您。”

唐龙满意的点头,旋即方才起身举杯示意,一口将杯中酒饮尽,旋即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诸位尽兴,我还有事先走了。”

待得唐龙离开,那可怕的气场才终于消散,在场一众大佬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陆豹抹了一把额头冷汗,问道:“虎爷,这唐少到底什么身份,连您都对他恭敬有加,唐家不都已经……”

“祸从口出,陆豹啊!不该说的别说,不该问的别问,按照唐少吩咐的去办就行,别给自己招惹麻烦!”

见虎爷一脸凝重,陆豹接连点头,“是是是。”

一众大佬还有什么心思吃喝玩乐,都急着返回家族彻查唐家之事,生害怕自己家哪个不长眼的当年参与其中,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所以,简单的寒暄后,这些大佬就纷纷离场了。

林家,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林飒辗转反侧。

现实这么残酷吗!非得逼着自己嫁给一个讨厌的人,她的心里很不甘心,恰在此时许诺发来了视频。

正愁着一肚子苦水无处吐诉,正好跟闺蜜许诺念叨着那些烦心事。

“林飒姐,你真答应要嫁给他了?”许诺一脸震惊。

“林飒姐,你瞧瞧那唐龙,今儿那当婊子还立牌坊的样子,真是小人得志!依我看,他就是跟林老联起手来演戏,哪有什么中毒,哪有什么医术,就是他们串通好的,逼你就范呢!”

林飒也是一肚子苦水,“可现在能怎么办,我已经答应试着跟他相处了。”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唐龙一个丧家犬也配!连我许诺都瞧不上他,林飒姐你金枝玉叶可不能这么便宜了他!而且杨少那边可盼着你呢!追了你这么久了。”

“你可得考虑清楚了,杨家家大业大,杨少人又帅,对你又好,你别犯糊涂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这事儿交给我,明天咱们不是有个聚会吗!把他约上,我设法让他当众出丑,只要他意识到,他跟咱们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他就会知难而退,不会再缠着你了。”

……

一番献计后,许诺挂断了电话,一双手臂从身后搂住了她的腰。

许诺将头枕在男人的怀里,嘀咕道:“那该死的唐龙,还真的赖上林家了!”

“一个丧家犬最后的挣扎罢了。”

程野在她耳垂边轻声笑着,“怪不得韩江帮他,原来韩江知道唐龙跟林飒有婚约,不怕他唐龙还不上钱。你放心,当年我能弄垮唐家,如今也能把他唐龙踩在脚下!过两天就是咱们的婚礼,别让他搞坏了你的心情。”

说着,程野一把将许诺抱了起来。

“你可真坏,这一晚上都几次啦!他唐龙搞坏了我的心情,你是想搞坏我的人吧!”许诺娇滴滴的说道。

程野坏笑道:“那你是不愿意喽?”

“死鬼,我当然愿意啦,只是你这一晚上就弄了我一身口水……怎么……怎么支棱不起来了?”

程野闻言,顿时有些紧张,这一晚上已经尝试了多次,竟然是立不起来。

“可能是因为唐龙那废物,太扫兴了吧!来,诺诺,咱们再试试。”

“再试试……我,嘴都快起泡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