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绑住双腿玩弄花蒂 总裁绑住双腿玩弄花蒂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叶凝雪她拗断我的手腕你没惩罚,我只不过是在她的脸上倒了一点土豆粉而已,你就要惩罚我。我每天为你赚那么多钱,你却帮着一个卑贱的杂役,你这样子偏心会让其他姑娘们心寒的!”

柳萱萱的心“咯噔”的一声沉了下去,很不甘心地大叫。

“我怡红院有个规矩,多大的私人恩怨,都不能以毁容为手段,姑娘们,你们看清楚今天对柳姑娘的惩罚,免得重蹈覆辙!”

凤三娘冷冷的说,从杂役捧着的托盘里拿起一包痒粉,走到柳萱萱的面前,倒在她的脸上。

“啊——”

柳萱萱立刻感觉自己的脸和脖颈像被无数蚂蚁在爬着,忍不住伸出手去抓,越抓越痒,越抓越大力……

很快,她整张脸布满了纵横交错的抓痕。

怡红院的姑娘们不寒而栗……

叶凝雪看到凤三娘为自己出了一口恶气,暗爽,让人把她抬回去,继续躺在床上养胎。

柳萱萱整张脸被抓坏后,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凤三娘当夜就把她转卖给别人做杂役,免得以后生事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婆婆,我要在这里卧床静养七天,好无聊啊,怎么办?”

叶凝雪愁眉苦脸的对丑婆子说。

“可以看书。”

丑婆子从她的箱子里拿出一本有点发旧的书,递给她说,“好好研究一下,说不定将来对你有好处呢。”

叶凝雪接了过来,发现竟然是《孙子兵法》,疑惑的问,“婆婆,我一个女孩子家,看孙子兵法有什么用?又不能上战场打仗。”

“人生处处是战场,懂得多一点知识,总是没错的。”

丑婆子说道。

叶凝雪想想也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好好的看书。

以前,她作为大家闺秀,能看的书,也只能是那种《孝经》《烈女传》《音律》等那些专门为女子所看的书。

至于兵书这些,她想都没想过。

她把书接了过来,翻开了第一页,就沉迷上了,看得分外的专注,一边看,一边记忆下来,看得废寝忘食,外面有个黑影在窗外静静地看着她,都没有察觉。

叶凝雪本来就是冰雪聪明的人,孙子兵法只用三天,就熟读在心里,在她正想着问丑婆子还有没有其他书看,却发现窗前放着几本崭新的书籍,她惊喜地伸手拿了过来,发现全是兵法书:《孙膑兵法》《吴子兵法》《六韬》《司马法》《尉缭子》。

她以为是丑婆子买给她看的,如饥似渴般继续看着,等丑婆子回来了,她感激地扬着书本对她说,“婆婆,谢谢你破费为我买了这么多的书,我一定会还你钱的。”

丑婆子看了一眼桌面上的书,微微有点惊讶,摇头说,“并不是我买的,我连门都没出去过,也没那么多钱。”

“那会是谁?三娘?”

叶凝雪想着,如果不是丑婆子,就只有凤三娘了。

她现在已经彻底感觉到凤三娘对她的好,丑婆子每天给她喝的汤药里,都是有着名贵的药材的,丑婆子说,都是凤三娘给她熬的。

“说我什么呢?”

说曹操,曹操到,凤三娘摇着小香扇,娇笑着走了进来问。

“三娘,谢谢你给我的书。”

叶凝雪感动的说。

凤三娘看了一眼桌面上那一叠新书,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你喜欢看就好。”

“我喜欢,很喜欢。”

叶凝雪急忙的说 ,“看了兵书,我才发现,以前过得实在太肤浅了。”

“那好好研究。”

凤三娘和她聊了几句,走了出去,直接上了三楼的天字号房。

“首领,叶凝雪那些书是你买的吗?”

凤三娘单膝跪在面具男人面前,大着胆子问。

“嗯。她可喜欢?”

面具男人沉声问,声音里带着一点难以察觉的温柔。

“很喜欢的样子。首领,属下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给她兵书看?是要把她培养成我们组织的人吗?”

凤三娘继续问。

“这个本座自有安排,你无需多问。”

面具男人冷冷的说,“你现在需要做的是调理好她的身体,让她能顺利生出孩儿。”

“是,首领。”

凤三娘不敢多问,领命出去。

面具男主再次站在窗前,低头看向后院那间开着窗的房间,看到那女子,靠在床头上,认真地翻着书页,他那薄冷的唇边,情不自禁的泛起了一抹温柔,眸光如水。

有书看,没人打扰和呵斥,七天很快过去了,叶凝雪可以下床随意的活动了, 不过,也不敢练功,只能练气。

肚子一天天的变大,因为沉迷看书,叶凝雪的心情也相对平静,直到那一天,她的父亲总裁的到来。

当时,她正给抱着洗干净的衣服到如仙姑娘房,看到在家一向正派得像个老学究的父亲,正搂着如仙,很猥琐地上下其手,和其他来这里寻一欢作乐的男人没什么区别,怔住了,手上的衣服掉落在地上,引起了总裁的注意。

尽管她的脸上涂着让她皮肤黑了几个色度的碳灰,而且因为怀孕四个多月,身体有所发福水肿,但总裁还是一眼认出了她,脸色瞬间的变得黑沉。

因为叶凝雪的伤风败德,导致他的声名也尽丧,到处被人嘲笑他作为礼部尚书,却教女不善,被皇上贬职为正四品中书侍郎,儿女的婚约全被退掉。

为了发泄郁闷,他开始沉迷声色犬马之中,留恋烟花之地 。

叶凝雪想到她那天被猪笼送到叶家门口,叶家大门紧闭,父亲那绝情的话语和背影,沉静了好一段时间的心,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

腹中的胎儿像感觉到她的痛苦,也很不安地胎动着,踢着她的肚子。

总裁推开如仙姑娘,黑沉着脸,踱步走到叶凝雪的面前……“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在叶凝雪的脸颊上响起,吓得如仙姑娘一哆嗦。

叶凝雪感觉不到痛,因为她的心更痛。

她在父亲的眼里,看不到任何的温情,只能看到愤怒和厌恶,比萧北堂看她的眼神更甚。

“賎人!”

叶岳尧极其愤恨地瞪着叶凝雪厉声的骂,“你怎么不去死?”

这话像鞭子一样,狠狠地抽在叶凝雪的心上,让她清晰地感觉心在滴血。

在她蒙受冤屈,被人唾弃的时候,她得不到他的保护,对她弃之不理。

现在,看到她穿着粗布麻衣,变成卑贱的打杂之人,作为一个父亲,不但不给她一点怜惜,反而在问她怎么不去死,让她对这亲情失去了最后一丝幻想和期望。

“我没做错,我为什么要去死?”

叶凝雪血红着双眼 ,看着总裁,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质问,“我还是你的女儿吗?”

“我没你这种丢尽脸面的賎人女儿!”

总裁极其愤恨的说,“因为你,我官降几级,你弟妹们的婚约被退,我们整个叶家,成了一个笑话,你说你死了多好?”

“我没有婚前不贞!”

叶凝雪争辩说,“这一切,都是萧北堂所造成的,你要恨,也应该是恨他,而不是我!”

“他说你不贞,你应该以死来证清白,这样子还能保住我们叶家的脸面!但是你,你不但不死,反而留在怡红院这种烟花之地,你还敢说你没错?”

总裁越说越生气,抬起手来,又想给叶凝雪一巴掌。

叶凝雪伸手抓住了他的手,红眸冷冷地注视着他说,“我已经不是你的女儿了,你没资格打我!”

总裁抬起另外一只手向叶凝雪扇过去,又被她迅速的 抓住了。

“小賎人,你敢反抗我?”

总裁被她抓住了双手,却又挣脱不开,老羞成怒,出声大骂。

“我没什么不敢的,你现在也不过是一个老賎人而已。”

叶凝雪自小就被教导三从四德,对父母要孝敬顺从,现在,她竟然亲口对着父亲骂出这老賎人这三个字,她的心比任何人都痛,像被刀一片片的割着,也有点后悔。

“你……你……”

总裁气得浑身发抖,抬起脚踢向叶凝雪。

为了保护胎儿,叶凝雪迅速的松开他的双手,往后退,却不料绊到一张凳子,整个身体失重,砰的一声,仰跌在地上。

总裁这才发现,叶凝雪大着肚子。

“孽种!”

总裁抬起脚,要向叶凝雪踩过去,幸好如仙姑娘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他,阻止了他那一脚往下踩。

凤三娘闻声赶到,看到跌在地上的叶凝雪,大惊,急忙的把她扶起来,询问有没有事。

叶凝雪脸色苍白,惨无人色。

此时 ,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心痛还是肚子疼了,只觉得全身想要被撕裂一样的痛。

总裁那抬起的一脚,让她对这个世界再次绝望!

她的父亲,亲生父亲,曾经把她如珠如宝般对待的父亲,现在竟然码她“賎人”“孽种”,想要亲手杀了她。

这比萧北堂对她的伤害更大,让她更绝望,更心灰意冷。

“我要踢死这孽种!”

总裁骂着,脚飞起,继续要踢向叶凝雪。

凤三娘伸出腿,挡住了他,冷冷的说,“叶大人,她是我怡红院的人,你再这样子,我要报官了。”

听说凤三娘要报官,总裁自知丢不起这个脸,骂骂咧咧走了。

凤三娘一边让人去请大夫,一边和如仙姑娘一起,把叶凝雪扶了起来,放在如仙的床上躺着。

叶凝雪一脸死灰,双目黯然无神,比当时她初来怡红院的时候,还要灰暗。

这让凤三娘有点慌,怕叶凝雪万一出事,胎儿保不了,会被首领怪责。

“阿叶,你的肚子疼不疼?”

她查看叶凝雪的身下,发现没有出血的迹象,稍微松了一口气。

叶凝雪抿紧双唇,没有回答她,只是睁着双眼,像被抽走了精气神的木偶一样,定定地看着蚊帐顶,脑海里不断地回荡着父亲总裁那句“你怎么不去死”,心像被千刀万剐,痛得她都麻木了,完全不想呼吸,只想去死。

她的人生到底做错了什么?

明明是以清白之身欢喜嫁的人,却厌恶地把她推向地狱。

明明是疼爱自己的亲生父亲,却为了官位和面子让她去死。

她的人生怎么那么失败?

生又何欢,死有何惧?

她开始后悔哀求死神给她活着的时间了。

“阿叶,你别吓我。”

凤三娘看到她这副死气沉沉的样子,焦急地轻拍她的脸颊叫。

“三娘,可能她受打击过得了。”

如仙姑娘在一旁一脸怜惜的说,“换了任何人,被自己的父亲这样子对待,都是承受不起的。”

她这话,再次像针一样,扎在叶凝雪的心上。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换了其他父亲,都不会这样子对自己曾经如珠如宝的女儿吧。

大夫匆忙赶到,给她把脉后对凤三娘说,“还好,没伤到胎气,胎儿现在差不多要五个月了,也是比较稳定的了。”

“那就好。”

听说没伤到胎气,凤三娘也放心点,“大夫你给她开点宁神汤吧。”

“嗯。”

大夫点点头,一边开药,一边对叶凝雪说,“怀孕之人,且忌大悲大喜,忧伤悲痛过度,母体的情绪,会直接影响到胎儿的情绪的,会让他发育不良,出生后也容易性情不宁,易悲易喜,敏感多愁。”

“阿叶,你听到了没有?为了你的胎儿健康,你给我打醒十二分精神来!”

凤三娘用小香扇拍着叶凝雪的肩膀说,“你父亲无情倒也罢了,难道你也想要做个无情的母亲,让自己的孩子天生哀思多愁,身体孱弱?”

这话激起了叶凝雪的母爱,打了个激灵,终于抬起手,摸着在腹中极其不安动着的胎儿。

感知到她的抚慰,胎儿安静了下来。

叶凝雪那空洞得一直流不出眼泪的黑眸,静静地滑下了两行泪水。

“三娘,萧侯爷来了!”

一个丫鬟进来,匆忙向凤三娘报信……凤三娘心一紧,看向叶凝雪。

叶凝雪的神情也一僵,摸着肚子,有几分慌乱。

“如仙,你关好门,照顾好阿叶,不要打开门让萧侯爷看到。”

凤三娘急忙对如仙姑娘说。

如仙姑娘点头,凤三娘出去后,她迅速的关上了门,并且把床帐放下来,陪在叶凝雪一旁,静听外面的动静。

萧北堂差不多五个月没来了,他并不知道雪莲已经不在,径直的往雪莲的房间走。

“萧侯爷,好久不见了,你真是越发的威武俊帅了。”

凤三娘在走廊拦住了他,摇着小香扇,媚笑着说。

“我找雪莲姑娘。”

萧北堂冷冷的说。

“萧侯爷,你这来迟了,雪莲姑娘早在几个月前,就被人赎身带走了,至于去哪里,我也不知道。”

凤三娘说道,“我们怡红院除了雪莲姑娘,还有其他姑娘也不错的,萧侯爷或者可以换一下口味。”

萧北堂脸色一沉,踢开原来雪莲所住的房间,看到房间里的姑娘果然不是雪莲,剑眉微蹙,冷冷的问凤三娘,“那叶凝雪呢?”

就在隔壁如仙房里的叶凝雪,听到他说出自己的名字,心又是一绷,腹部的胎儿又很不安地躁动起来。

叶凝雪赶紧用手轻轻的摸着它,才再次安静下来。

“很不幸,她在上几天跳井自杀了。”

凤三娘略显悲伤的说,“估计是太累了,承受不起了。”

萧北堂一听,心脏像被重锤撞击了一下,呼吸一时顺不上来,但依然装出一副漠然的样子,淡淡的说,“死了好,免得在这世上丢人现眼。”

听到这话,叶凝雪的心又再次撕裂的痛开,想要起身去质问他,她死了,他是不是很开心?

如仙姑娘急忙按住了她,指着她的腹部说,“别冲动,保胎要紧。”

叶凝雪低头看了看自己那隆起的肚子,轻咬一下嘴唇,再次躺了下来。

“拿最好的酒来,本侯要喝酒。”

萧北堂坐了下来,对凤三娘说,“还给我选几个最好看的姑娘来。”

“好的,侯爷,你稍候!”

凤三娘急忙命令人去拿酒和叫来几个姿色不错的姑娘。

和以前只是守礼对雪莲不同,这次他居然像个浪荡公子一样,左拥右抱,左亲右摸……

听着隔壁传来这些不堪入耳的欢声浪语,叶凝雪十分的不舒服,胎儿也因为感受到她的情绪,胎动得厉害,她的抚慰都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如仙姑娘,我不想在这里,我想离开。”

叶凝雪实在受不了,坐了起身,轻声对如仙说。

“这可能会被他看到。”

如仙有点担心的说。

她的房间在走廊尽头,要离开必须经过萧北堂所在的那个房间,而那个房间却一直打开着。

“我的身材现在都变了形,只要把脸化一下妆,别开就行了。”

叶凝雪用如仙的眉笔,在自己的脸上画了几个大黑痣,把头包裹成婆子头,轻手轻脚的拉门走了出去,在路过那门口的时候,稍微把脸侧往一边。

“叶凝雪!”

正在她以为自己躲过了萧北堂的目光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了厉声叫唤。

她整个人吓得一哆嗦,手上伪装提的污衣篮子“啪”的一声跌在地上。

她条件反射地往房里面看,正对上萧北堂那狭长的凤眸,撞入他的眸光之中……

这么丑陋的婆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一双黑亮美丽的凤眼?

萧北堂感觉很熟悉,再看到她脖子上那颗红痣,立刻断定她正是叶凝雪,心里莫由来的一喜,推开身边的姑娘们,霍地站了起身。

叶凝雪快步想要离开,却被他一把抓住了衣领。

“哎呀,萧侯爷,你这是做什么呢?怎么和一个婆子计较呢?”

凤三娘看到,立刻上前,媚笑着叫嚷。

“滚开!”

萧北堂冷厉地横了凤三娘一眼,怒吼,“你竟然敢骗我?”

“三娘不敢,请侯爷息怒。”

凤三娘急忙求饶。

萧北堂直接提着叶凝雪的衣领,把她提进房间,把她推倒在床上……

叶凝雪现在明明腰粗身胖脸圆,还点着那难看的大黑痣,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她,立刻涌上生理上的冲动。

“萧侯爷,不要啊,她怀孕了!”

凤三娘担心出事,急忙的说,“你不能再伤害她一次,让她小产啊。”

萧北堂背脊一僵,冷厉的黑眸盯向叶凝雪的肚子,果然是稍微隆起来,情不自禁地问,“谁的?”

“我这么贱,每天承一欢的人那么多,谁知道是谁的?”

叶凝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

“賎人!”

萧北堂薄唇启动,狭长的凤眸里,厌恶中,带着一点愤怒,然后拖起了旁边一位姑娘,粗暴地亲着摸着……

叶凝雪迅速的离开这房间,来自那姑娘浪笑声,像鞭子,钻进她的耳里,抽进她的心上。

她走得很近,脚步很浮,在下楼的时候,一不小心踩了个空。

眼见快要跌在地上的时候,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有力的手,把她抱入怀里,避免了她的下跌。

叶凝雪慌乱的回头,看到了一张戴着面具的脸,注视着她的双眸深不可测,带着一点关切的温柔。

“死神大人?”

叶凝雪惊呼,贴近他胸膛的背部很清晰地感觉到温润的体温,还有心跳声。

死神不是鬼神吗?

他们的身体怎么也像人一样有着温度呢?

也是这种在三界游走的鬼神不一样吧。

“你的命是我的,小心留着。”

“死神”把她平衡后,松开那抱着她的手臂,沉声说。

“嗯,谢谢死神大人。”

叶凝雪道谢,继续下楼。

“死神”目视着她,直到她下完楼梯,进入后院后,方迅速的回到三楼的天字号房,靠在窗前,静静地看着那个女人进入房间,关上房门,关上窗户。

“侯爷,来呀!”

姑娘娇笑着,半躺在床上,娇媚地朝萧北堂招手叫唤,声音酥得入骨。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