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变着姿势做哭她让她求饶 总裁玩弄各种姿势娇喘厨房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叶凝雪一骨碌的从地上爬起身,探头看向井里,里面只有一波荡漾的涟漪,并没有看到她自己的尸体。

一阵凉风吹来,她打了个寒颤,同时一个喷嚏也打了出来。

鬼魂应该不会怕冷吧?

叶凝雪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很结实的肉感。

没死?

她的心竟然一喜,转身看,却发现那“死神”已经不见了。

死而复生,让她再没有求死的决心了。

她回到房间。

丑婆子依然还在打着呼噜,朦胧的星光洒进窗棂,落在被褥上,突然有了几分人间的温暖和小美好。

如果死了,要面对的就是阴沉的阴间和各种面目可怖的鬼魂吧?

她把身上的湿衣裳换下,躺在床上,硬邦邦又冰凉的木板硌得她身骨子疼,翻来覆去很难眠。

等到快要睡着,院子里鸡鸣声响起,丑婆子迅速的起身,对她吆喝说,“赶紧起床干活!”

“我累,还想睡睡。”

叶凝雪全身腰酸骨疼,又困又累,感觉根本动不了。

“你以为你是陪客人的姑娘啊?”

丑婆子粗暴地扯开叶凝雪的被子, 呵斥说,“嫌做杂役辛苦要早起,你就去向凤老板申请做姑娘陪客!”

“我不!”

叶凝雪强忍着酸痛的身子,艰难地从床上坐了起身,觉得自己全身骨头像被人拆过一样。

艰难地啃了一个干巴巴的粗馒头,喝了几口水,就跟着丑婆子开始各种洗洗刷刷……

“三娘,我想让昨天那个新来的杂役做我的服侍丫鬟,可行?”

雪莲向凤三娘请求。

“只要你喜欢,没什么不行的。”

凤三娘笑眯眯的,去后院找正在洗衣服的叶凝雪,让她去雪莲的房侍候着。

“我想留在这里打杂。”

“这由不得你,雪莲姑娘让你去做她的侍女,你就得做她的侍女,除非你也做姑娘。”

“你明知道我是不会陪客的。”

“那就服从安排,不容反抗。”

凤三娘说完,摇着小香扇走了。

叶凝雪只好放下手里的活,来到雪莲的房间。

“过来,给我梳头。”

雪莲正坐在梳妆台前梳头,发质很好,光滑柔亮。

叶凝雪拿起梳子,一边看着镜子,一边帮她梳着,突然想起这雪莲像谁了,像她的同父异母妹妹叶霜霜。

胸口一滞,手上的梳子滑落在地上。

“你怎么啦?”

雪莲没有呵斥她,而是温柔的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呢?”

“没……”

叶凝雪弯身,把梳子捡了起来,继续帮雪莲梳头,顺手帮她盘了一个叶霜霜以前很爱盘的环髻,再插珠钗和银花。

越发的像了!

叶凝雪看着镜中的雪莲,有几分发呆。

“姐姐,萧北堂说喜欢我,我可不喜欢他。”

叶霜霜曾经满脸不屑的对她说,“我要进宫成为皇的女人。”

叶凝雪并不信萧北堂喜欢叶霜霜。

叶霜霜虽然也清秀可人,但和叶凝雪的明艳漂亮相比,还是差远了。

所以,叶凝雪觉得叶霜霜不过在说着一个异想天开的玩笑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看到雪莲,再想到昨日萧北堂看雪莲的神情,她的心,像被重锤狠狠的撞击着,有说不出的闷痛。

萧北堂会如此恶劣对待她,难道是因为叶霜霜?

“没想到你盘头发能盘得这么好。”

雪莲满意地照着镜子说,“等下次侯爷来,你要给我盘这个环髻。”

叶凝雪的心又被刺了刺,极力回想有关叶霜霜和萧北堂的蛛丝马迹,却想不起太多,留在记忆里的,也就只有那么一句话。

*

“萧侯爷要来了,阿叶你赶紧帮我梳那个环髻!”

三天后,雪莲收到来自侯府的消息,满脸惊喜地对叶凝雪说,“务必要漂漂亮亮的。”

“好。”

叶凝雪完全根据叶霜霜以前的装扮,给雪莲盘了环髻,帮她把那圆圆的眼尾,画得微微上吊,再让她穿上那套百褶如意月裙,和叶霜霜有七分相似了。

雪莲很满意这一身打扮,“阿叶,侯爷不喜欢见到你,你就避开他,在他没走之前,你就不要来我这里了。”

叶凝雪默默的点头,回到了后院。

萧北堂来了,没有前呼后拥,只带着他的贴身侍从总裁,一身黑色的锦衣,丰神俊朗,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和冷峻。

他来怡红院,只会找雪莲,其他姑娘只能吞咽着口水,眼巴巴的看着他踩步进入雪莲的房间。

“叶霜霜?”

萧北堂看到眼前这穿着百褶如意月裙,梳着环髻的雪莲,呼吸微微的滞了滞,冷峻的脸上浮现出难以抑制的欣喜,情不自禁的启声。

“萧侯爷,奴家是雪莲。”

雪莲巧笑嫣然,弯身行礼,柔声说。

“谁允许你打扮成这样子的?”

萧北堂脸色黑沉,伸手用力一扯,把雪莲的环髻扯散,把她推倒在地上,愤然离开。

雪莲都要吓傻了,坐在地上哭了一会儿,突然想到叶凝雪,眼里露出一丝怨恨的光,让人把叶凝雪叫上来。

叶凝雪上来,看到雪莲这狼狈一幕,心痛苦地抽搐了一下。

“你过来!”

雪莲朝她招手。

叶凝雪上前。

雪莲一把抓住叶凝雪的手,绣花针快准狠擦在她的手指上。

叶凝雪痛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却忍着没有叫出声。

这些身体上的痛,对于她的心痛来说,算不了什么。

只是她没想到,表面上温柔善良的雪莲会是这样子狠毒角色。

“你为什么要害我?叶霜霜是谁?”

雪莲看到她闷声不叫,绣花针又刺了一下她的手指,厉声质问。

叶凝雪不出声,定定地看着雪莲那张和叶霜霜有点相像的脸,竭力在想明白一个问题。十指连心。

叶凝雪看着自己那被一针针刺破的十个手指,咬紧下唇,闭上双眼,把它们浸入盐水里面……

痛得全身发抖,上下牙在打着架。

丑婆子走了过来,把她的手从盐水里拿出来,眉头微微的皱了皱,从房里拿出一瓶膏药,递给了她,瓮声瓮气的说,“用它擦!”

叶凝雪默不作声的把药膏接了过来,拧开,一股特殊的清香,看来并不是普通的伤药。

她默默的给自己十个手指上了药,药的清凉,让她那疼痛的手指舒服很多。

“是不是感觉生活给了你很多委屈?是不是不明白很多?”

丑婆子看着她那一双眼睛,凌厉无比。

叶凝雪依然默不作声,黑眸无光,像一具行尸走肉。

丑婆子突然拎起旁边的一桶冷水,倒在叶凝雪的头上,把她淋成落汤鸡。

叶凝雪依然不愠不怒不出声,目光呆滞地看着前面,好像周遭一切都和她无关。

“为了一个男人,你看你都成什么鬼样子了?如果我是你,谁负我,谁伤害我,我用力去报复。”

丑婆子气得都想抽她一巴掌了。

“我能有什么力气去报复?我现在不过是一只蚁蝼而已,人人都可以践踏。”

叶凝雪终于出声了,满脸带着嘲讽的苦笑。

“我教你强大!”

“你?”

叶凝雪满脸嘲讽地看着丑婆子,不过是怡红院一打杂的婆子而已。

“我会武功。”

丑婆子以手为刃,劈在旁边一块砖头上。

砖头断成两截。

叶凝雪震惊地看着她。

丑婆子拿起一根树枝,挥舞起来。

如行云流水,如蛟龙出海,如猛虎扑食,如长风破浪……

树上的树叶,纷纷落地。

叶凝雪惊呆了,黯然的双眼,燃起了一束亮光。

想要学武功!

想要变得强大!

想要报复那些践踏她的人!

想要有一天可以有力量站在萧北堂面前,质问他为什么这样子对待他!

“婆婆,请教我武功!”

叶凝雪“噗通”一声,跪在丑婆子面前,满脸期望和恳切。

“要练成武功,必须熬得苦,每天早上五更就要起床练习,鸡鸣时要干活。”

丑婆子严厉的说。

“我死都不怕,还怕这个苦?”

叶凝雪一脸沧然和坚毅。

任何身体的苦,都比不上她心里的苦。

*

每到三更。

三楼的天字号房窗前,总准时站着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黑衣人, 借着朦胧月色,低头看着后院那个柔弱的女子,在笨拙地扎着马腿练拳,清丽的脸上是坚忍的沧桑……

一个多月不见的萧北堂又出现在怡红院,身上带着浓醉的酒味,直闯进雪莲的房间。

雪莲被请去知府府陪客弹琴未归,只有叶凝雪弯身铺床。

闻到酒味,刚要回头,却被萧北堂用力在后面抱住,心一紧,却挣扎不脱,唯有怒叫,“放开我!我不是雪莲!”

萧北堂没有放开她,反而把她压在床上,喷着酒气,布满血丝的双眼,充满怨愤地看着她,犹如大婚那一晚。

那一晚的耻辱涌上了头,叶凝雪又惊又怕。

“叶凝雪,你知不知今天是什么日子?”

萧北堂冰冷的声音欢欢响起,叶凝雪的身子不由颤抖了一下。

她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如果不是你,她就不会死!你这个賎人!”

萧北堂大手扯开她的衣服,那张冷峻的脸,近在咫尺,黑眸冰冷出煞,微微的眯起,涌起了一股危险的怒意。

叶凝雪害怕得浑身颤抖。

这张她曾经梦寐以求的俊颜,现在,变成了魔鬼,让她害怕,避如蛇蝎。

萧北堂的脸色越来越冷,用力扯开她的裤子,和大婚那夜一样,粗暴地长驱直入,像一只没有感情的猛兽……

剧烈的冲撞,让叶凝雪的小腹一痛,像有什么东西被剥离,一股鲜血裹着腥热涌了出来,痛得她承受不住昏迷了过去。

看到她那瞬间变得惨白的脸色,扭曲的表情和豆大的冷汗,感觉身下的异常,萧北堂低头看到大片大片的血,从她的腿部流落在地上,一惊,急忙抽身离开,整理好衣服。

“凤老板——”

萧北堂大叫。

凤三娘闻声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微微怔了怔,急忙上前查看叶凝雪的情况,皱眉说,“并非普通的月事,是小产!”

“小产?”

萧北堂黑眸沉了沉。

“前几天看她经常干呕,应该是怀孕了。侯爷,你实在太粗暴,这样子伤了她,会令她有性命之忧的。”

凤三娘说道,“必须立刻找好的大夫给她清宫止血!”

萧北堂的心沉了下去。

不容他做过多的思考,抱起了血淋淋的叶凝雪,冲了出去,跨上马,策马奔往回春堂。

“痛,痛……”

叶凝雪脸色惨白呢喃着,身子无意识的向他的怀里蜷缩,鲜红的血,不断地从她的腿jian流出来。

萧北堂莫名的心如刀割。

“叶凝雪,你给我忍着,我还不能让你这样子死!”

他低头朝 叶凝雪吼了一声,加快马步。

终于找到回春堂的大夫。

大夫医术高明,针灸加用药,总算止住了叶凝雪的那流不止的血。

“夫人小产血崩,幸好来得及时,否则没有回天之力。”

大夫给了萧北堂三包草药,“必须得好好调理身体,补充营养,否则落下病根,病体缠身。”

萧北堂点头,把依然处于昏迷之中的叶凝雪,抱到一家客栈去,开了一间房,让店家煮药。

腹部的剧痛,让叶凝雪醒来,睁眼看到了萧北堂。

疼痛,耻辱,愤怒,让她霍地坐起身,拿起桌面上的一把剪刀,向他刺过去。

萧北堂黑眸一沉,抓着了剪刀,把她用力一推——

叶凝雪身体虚弱,被他推倒,后脑勺撞在床栏上,再次昏迷过去。

贱女人!

萧北堂看着她那苍白的小脸,极其鄙夷地骂了一声,给钱客栈老板,让他把叶凝雪送回怡红院。

叶凝雪再次醒来,看到自己已经躺在和丑婆子的陋室里,身后是冷硬的床板,上面看着深蓝的粗麻棉被。

丑婆子进来,手里捧着一碗冒着热气的药,看到她醒来,放下手里的药,关切地问,“现在感觉怎样?”

“痛。”

叶凝雪摸着像被刀子在搅拌般疼痛的腹部,湿眼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你小产了,得好好调理身体,凤老板怜惜你,允许你这十天卧床休息。”

小产?

大婚那夜,她没见红,却怀上孕了,现在,还被萧北堂的粗暴弄得小产?

叶凝雪摸着坠痛的腹部,心跟着绞痛。

在大婚之前,她有过无数幻想,幻想和萧北堂结婚之后,生几个可爱的孩子,男孩子就跟萧北堂骑马练武,女孩子就跟她学琴棋书画,一家人和和美美的。

现在,那些幻想对她来说,变成了笑话。

曾经以为的美好,也变成了炼狱。夜深。

叶凝雪披着大衣,坐在水井边,抬头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月亮,月光凉凉地洒在她那苍白的脸上。

一个戴着黑色面具,散着黑色的头发,穿着黑色的锦衣的男人,踩着月光向她走来,带来一片阴影。

叶凝雪把目光转向他,对上了他那双如同寒星般的黑眸,唇角虚弱地扯出一抹破碎的笑,“你是来带我走的吗?”

“嗯。”

“死神”轻点了一下头,夜风微微吹动他那黑色的头发和衣角。

叶凝雪的心,多了几分苍凉。

她是想死,但不是现在。

萧北堂把她打入地狱,她不能让他逍遥人间!

“死神大人,能不能不这么快带我走?我还有心愿未了。”

叶凝雪哀求。

“死神”的星眸里微微闪过一抹惊诧,露在面具下薄唇,快速闪过一抹笑意,随后又抿成冰冷的刀刃,冷冷的说,“不能!”

叶凝雪心绝望的沉了下去,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脑袋。

“骗你的,我可以不带你走。”

“死神”突然又出声说。

“真的?”

叶凝雪黯然双眼亮起了光,激动的问。

“真的。”

“死神”那薄冷的唇角,又翘起了一抹笑意,甚至隐约可见酒窝深陷,令人遐想他这面具后面,是怎样一张盛世美颜。

“夜冷露深,好好活着,完成你的心愿。”

“死神”说完,转身离开,黑色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月光中……

风冷,叶凝雪打了个喷嚏,赶紧进房。

现在,她的命是和死神要过来的,她必须得好好的活着。

*

“凝雪,真的是你?”

叶凝雪被雪莲叫来她的房间,一进门,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抬头看,竟然是她以前的“好闺蜜”柳萱萱,女扮男装,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着她。

在柳萱旁边,那黑沉着脸的英俊少年,是她的亲哥哥叶飞扬。

“飞扬哥哥,我就说嘛,凝雪真的在这种地方呢,你还不信我,哼。”

柳萱满是嘚瑟的神色,胜利的语气。

叶飞扬一把抓住了叶凝雪的手,把她拖出外面,黑着脸冷声说,“你为什么会那么的贱?你就不想想我们叶家的脸面吗?”

叶凝雪心寒地看着叶飞扬,这个曾经很疼爱她,以她为荣的哥哥,见到她落到如此田地,不但不心痛,反而责备她丢了叶家的脸,呵呵。

“是的,我就这么的贱。”

叶凝雪收起眼底那一抹悲痛和绝望,淡淡的回答。

“别人说你不守妇道,不忠不贞,我还不愿意相信,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现在,看到你自甘堕落在怡红院这种地方,我明白了,不是别人误会你,而是你就是这么贱。”

叶飞扬字字诛心。

叶凝雪像被万箭穿心,心脏痛得抽搐,痛得嘴唇上的血液都被抽得一干二净,微微的在哆嗦。

梁文冲说她贱,她可以忍受。

徐景行说她贱,她也可以忍受。

但是,这是她最亲的哥哥,自小看着她长大,最应该清楚她性情的人,却也像其他人一样,说她贱,呵呵。

叶飞扬掏出一个钱袋,递给叶凝雪,声音稍微的缓和一点,带着一点点的怜惜,“凝雪,这是我作为你哥哥最后的帮你,你拿着这些钱,离开这里,离开京城,到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生活吧。”

“哎呦喂,叶公子,这可使不得,你要知道,她已经是被我怡红院买下的人,要离开,必须得有足够的钱赎身。”

凤三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摇着小香扇媚笑着说。

“多少钱可以赎身?”

叶飞扬皱眉问。

“不多,五千两黄金。”

凤三娘伸出五个手指说,“对于你们尚书府来说,五千两应该不算多少。”

叶飞扬的脸色沉了沉,没有说话。

“五千两那么多?她不过是一只破一鞋而已,哪里值那么多?”

柳萱萱也出来了,故意惊讶地叫嚷。

“值不值就看你们了。”

凤三娘笑着说,“毕竟她也是叶家的人。”

“我叶家没有这个人。”

叶飞扬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看都不看叶凝雪一眼,扬长而去。

“凝雪啊,对不起了,萱萱我也帮不了你了,一想到我曾经和你这种人做过朋友,我就感觉恶心,好怕会影响我的声誉啊,幸好我未婚夫不介意,认为你是你,我是我。”

柳萱萱满脸虚情假意,却又字字攻击,让叶凝雪恶心得要吐。

一直以来,她待柳萱萱如亲姐妹,有什么好吃好用好穿的,都会和她分享,也在父亲面前力荐她的父亲,让他升官加爵。

当日,她清晰地看到,在她被装猪笼过街的时候,第一个朝她扔臭鸡蛋的就是柳萱萱,这个她以真心对待的好闺蜜好姐妹。

现在,柳萱萱又故意的拉叶飞扬来这里奚落她,想把她踩落更深的泥陷。

“想到我和你这种忘恩负义,落井下石的人做过朋友,我也感到恶心!”

叶凝雪冷冷地对柳萱萱说。

“叶凝雪,你还以为你是以前那个叶家大小姐啊,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些? ”

柳萱萱骂道。

在不远处,站着萧北堂和他的侍从总裁。

“那个女人是谁?”

萧北堂问。

“大理寺少卿柳宗凉的女儿柳萱萱,婚配顺天府袁家公子,以前是叶小姐的闺蜜。”

总裁回答说。

“让她变成伎女。”

萧北堂冷冷的说。

“是,侯爷。”

总裁急忙回答。

“回去。”

萧北堂看了一眼那边的叶凝雪,上马离开怡红院。

“哎呀,雪莲,我刚才看到你的萧侯爷都来到门口了,结果看到那个女的,就转头走了。”

牡丹姑娘看到雪莲抱着琵琶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嘲讽说,“我说你也真是太傻,明知道那个丧门星是侯爷的弃妇,你还把她留在身边,现在可倒霉了呗。”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