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解开内衣含着她的柔软小说 他咬着她的奶头她呻吟出声总裁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叶凝雪有点害怕地把身子往后缩,那双原本清澈透亮又妩媚动人的狐狸眼,惊恐地看着萧北堂那张俊帅冷冽的脸,以一种磨人的速度,缓慢地逼近她的脸……

萧北堂也紧紧地盯着叶凝雪,眸底似乎有浓得化不开的恨意。

“萧……郎……”

她小心翼翼的启声叫唤。

“你也配叫我萧郎?”

萧北堂薄唇鄙夷的轻启,声音冷冽如冰,那只骨节分明,却又带着一点粗茧的手摸上她的那光滑白嫩,泛着惊恐红晕的脸颊。

叶凝雪呼吸一滞,心脏像小鹿一样,又羞又怕的乱撞。

萧北堂摸着她脸的手往下一滑,有力冰凉的大拇指和食指,突然毫不怜惜地钳住了她的喉咙。

透不过气来的叶凝雪惊恐地看着他……

他想做什么?

掐死她吗?

“哼!”

萧北堂冷哼一声,松开那捏住她喉咙的手,大手按上她的双肩,用力把她推倒在床上,粗暴地撕开她的嫁衣……

叶凝雪痛得直抽搐……

萧北堂毫不理会她的痛苦,健壮又肌理分明的身躯带着恨意动着,神情冷漠像来自炼狱的魔鬼……

“来人,本侯要写休书!”

萧北堂把喜服扔一边,穿上黑绒长袍,厉声的朝外面大叫。

叶凝雪搂着被子,缩在床角,震惊又愤怒地看着萧北堂。

“侯爷,这是怎么了?才新婚之夜,怎么就要休妻?”

在外面的陪嫁婆子应声进来,疑惑的问。

“这女人以不贞不洁之身嫁我,有辱我们萧家家门,我还休不得?”

萧北堂凤眸微眯,薄冷的唇边勾起一抹厌恶说。

“怎么可能?”

婆子急忙查看铺在床上的白布,果然不染血迹……

*

翌日。

一个大猪笼被人从萧府里抬出,里面装着一个依然穿着大红嫁衣,披头散发,面容清丽,眼神绝望,手脚被捆住的女子。

“那不是叶家大小姐吗?昨天刚成婚,现在怎么被装猪笼抬出来了?”

“听说昨晚萧侯爷和她洞房的时候,发现她不贞不洁,立马写了休书,把她装猪笼了!”

“天啊,不会吧,叶家大小姐怎么会做出这种伤风败德的丑事?”

“谁知道呢,平时看她一副冰清玉洁,端庄得体的样子,没想到都是装的。”

“萧侯爷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倒霉倒霉,我以前挺妒忌萧侯爷的,现在都要同情他了。”

一路上,众说纷坛,各种难听的话,像刀锋一样钻进叶凝雪的耳里的,刺向她的心脏,让她绝望得全身冰冷,只想能立刻死去。

“啪!”

一个臭鸡蛋扔到猪笼上,蛋壳碎裂,臭液流到叶凝雪的脸上,熏天的臭气,让她的肠胃翻滚抽搐,刚要昏过去,又被人砸了一个小石子,让她从疼痛中清醒,眼睁睁地看着各种东西砸向她……

烂菜叶!

臭鸡蛋!

小石子!

各种垃圾!

甚至还有人朝她扔了个装着屎尿的夜壶!

……

在昨天之前,她是名动京城的叶家大小姐,美丽耀眼,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此时的她,却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欲除之而后快。

在朝她扔垃圾的人群中,她还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

柳家小姐柳萱,徐家公子徐景行,黄家家奴黄九……

叶府的朱漆大门紧闭着,门上那大红锦球还挂着,代表着婚嫁囍事。

那两个萧家家奴,迫不及待的把猪笼往叶府门口一扔,朝门大声叫嚷,“叶凝雪婚前不贞不洁,有辱萧家门楣,现在休回叶家,从此婚嫁自便,各不相干!”

跟随过来的群众们再次各种指责议论和扔垃圾。

叶凝雪痛苦地看着那扇熟悉的大门,希望能打开,有人从里面出来,把她接进去,把她藏着,不让她被欺辱。

但是,门一直没打开过,仿佛里面没人一样。

叶凝雪挣扎着把绑在手上的绳索解开,艰难地从猪笼里钻出来。

又是一阵臭鸡蛋烂菜叶的袭击……

她咬紧牙关,抬手用力敲门,大声叫喊,“开门!爹!娘!哥!”

门依然没开!

透过门缝,她看到她的爹娘站在里面,脸上带着极其复杂的神色。

“老爷,要开门吗?”

管家小心翼翼的问叶家老爷叶尧岳。

叶夫人也焦急地看着他。

“不开,我们叶家没有这种伤风败德,有辱家门的人!”

叶尧岳瓮声瓮气的说完,拂袖转身入内屋。

叶夫人看了一眼门,也转身跟着他进去。

被萧北堂侮辱她不贞不洁,她只有愤怒,没有崩溃。

被外面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欺辱,她只有心灰意冷,也没有崩溃。

但是,看到自己的至亲父母把她拒之于门的决然背影,她崩溃了!

大晴的天突然炸起了惊雷,乌云瞬间密布。

围观她的人纷纷作鸟散。

叶凝雪微微仰头,豆大的雨水滴在她的脸上,糊住她的眼睛,像极了她那流不出的眼泪。

她深深地看了一眼这扇把她和这个世上的亲情隔绝开的大门,踉跄走在街上。

四周行人匆匆,商铺林立,她却像行走在渺无人烟的荒芜上,看不到前路,看不见希望。

“你看,那不是被萧侯爷退婚的叶家大小姐吗?看她狼狈不堪的样子,就好像一只狗。”

“而且还是一只癞皮狗!”

呵呵!

没错,此刻的她,比那边那只无家可归的癞皮狗好不了多少,甚至更糟糕。

那个癞皮狗,还会有好心人给它扔馒头,而她呢,只会被人扔臭鸡蛋臭垃圾。

雨水下得越来越大,她也走得越来越远,不知不觉来到了湖边,看着那被雨水激起无数涟漪的水面,生无可恋,闭上了双眼,从桥上纵身跳了下去…上冰山,下火海了吧?

在极度的冷热交战的痛苦之中,她艰难地睁开双眼,看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略显艳俗的粉色床幔,还有浓重的香氛味。

这时,从外面走进一个穿着艳丽,略显轻浮地luo露出大半酥一胸,有着某种难以言辞风情的女人,她看到叶凝雪醒了,脂粉掩饰不住细纹的脸露出了欣慰的笑意,软声说,“你醒啦,现在感觉怎样?”

叶凝雪有点干涩的樱唇抿紧,没有说话,只用一双空洞得没有任何生机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像一只被人抽尽了精气神的木偶。

那女人也没有生气,伸出手摸了一下叶凝雪的额头,舒了一口气说,“还好,总算退烧了。”

“我想死。”

叶凝雪哑声说。

“啪——”

那女人竟然扬起手掌,毫无征兆地扇了她一个耳光。

脸颊火辣辣的痛,让她那黯然的眼眸里稍微燃起了一点生息,但随即又黯了下去,一脸无所谓的说,“打吧,把我打死最好,反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我不管你以前是谁,是怎样活的,你现在的命是属于我的,你得给我好好的活着还债!”

女人又扇了她一耳光,恶狠狠的,“否则,我有一千种办法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呵呵,我现在和生不如死有什么区别?”

叶凝雪虚弱地嗤笑,“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惨?”

“来人!”

女人朝门外吆喝了一声,从外面进来了五个丑陋不堪的猥琐男人,色眯眯地看着床上娇美如花的叶凝雪流着口水。

“你知道我这是什么地方吗?”

女人冷冷的问。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叶凝雪有气无力的回答。

“我这里是怡红院,也就是你这些官家小姐们最看不起的烟花之地,我是这里的老板凤三娘,那些被强买进来的女子,哪些开始不是要生要死不服不愿意在这里活着的?但最终还不是被我整服,乖乖在这里欢笑着陪着各色客人?”

凤三娘从怀里掏出一张买卖合同,展给叶凝雪看,冷笑着说,“我花了三百两银子买下了你,你以为我会做亏本生意?”

叶凝雪血液冷凝,窒着呼吸看着凤三娘,嘴唇在微微的颤抖。

以前,她最鄙视的人就是伎女,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做伎女。

“如果你想寻死,或者想要逃走,一旦被我抓住,这五个人会轮流羞辱你,也会把你身上的衣服剥光,绑在迎客厅的柱子上,让来往的客人羞辱,你身材这么好,一定会给我带来不少客人的。”

凤三娘艳丽的脸带着阴测的笑意,“但如果你没有要逃走的想法,我可以让你选择是做陪客的伎女,还是做打杂的杂奴。”

叶凝雪全身鸡皮疙瘩骤起,像坠入冰窟里面,感觉心脏都冷却了。

“嘿嘿——”

那五个高矮肥瘦不一的猥琐男人荡笑着向叶凝雪逼近,扯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

凤三娘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

“嘶——”

叶凝雪的衣服被撕破,在一个男的手要摸上她的时候,她焦急大叫,“你让他们停手,我不想死了,我做杂奴!”

“确定?”

凤三娘朝那五个男人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冷冷的问。

“我确定,我做杂奴!”

叶凝雪捂紧被子说。

“好,你们出去!”

凤三娘让那五个男人出去,弯身伸手摸着叶凝雪的脸蛋,极其惋惜的说,“这小脸这么漂亮,如果能陪客的话,可以成为花魁了,为什么要做那么苦累的杂奴呢?”

叶凝雪看着自己那尖利的指甲,突然抬手,用力在脸上抓了一下。

五道清晰的血痕呈在她那嫩白的左脸上,触目惊心!

“你真是的!”

凤三娘惋惜地跺脚嗔骂,“不陪客就不陪客,至于自毁容颜吗?”

叶凝雪默不作声,看向前面铜镜里的自己。

以前,她极其爱惜自己的容颜,不容许有一点瑕疵和损伤,也以自己那漂亮的容颜而自傲。

现在,镜子里的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原来那双被称为灵动得可以说话的大眼睛,也黯然无光彩。

“今天让你养病,明天开始给我干活!”

凤三娘抛下这句话走了,并且让两个男的在门口守着,以防她寻死。

*

“起床!”

叶凝雪睡得迷迷糊糊,被人扯开被子,粗声粗气的叫喊。

她睁开像被浆糊黏住了的双眼,看到一个长相丑陋,身形粗大的婆子,正在不耐烦地推着她。

叶凝雪刚想要责骂她竟然这么大胆,突然看到那艳俗的粉红床幔,方惊觉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有两个贴身丫鬟,两个干粗活婆子侍候的叶家大小姐了。

“凤老板让我从今天开始带你干活,你敢偷懒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婆子一张丑脸凶神恶煞,让叶凝雪全身发毛。

她挣扎着起身。

婆子扔给她一套粗布麻衣,“赶快穿上出来干活,等你倒姑娘们的夜壶。”

“倒夜壶?”

叶凝雪有点惊讶的说,“我做不了这么脏的活。”

“呵!”

婆子冷笑着,瞥了一眼她,“既然不想干脏活,那又何苦毁了自己的容颜?”

想到凤三娘的话,叶凝雪打了个激灵,急忙说,“我做!”、

摸着眼前这粗糙的布衣,叶凝雪又是一阵心酸和难过。

以前的她,穿着最好的江南丝锦,还必须是致美斋所出品,否则眼尾都不会扫一下。

现在这衣服,比她家干粗活的婆子所穿的还要差,而且散发着一股老旧的霉味。

“不愿意穿这种衣服啊,那把脸养好,我让你穿绫罗绸缎去陪客人。”

凤三娘摇着扇子,扭着腰肢走进来,妖声怪气的说。

“我穿!”

叶凝雪把布衣穿上,粗糙得让她的皮肤立刻感觉痒痒的,像有无数蚂蚁在爬。

“身材不错,气质不错,穿着这粗布衣竟然还有一身贵气。”

凤三娘绕着她打量一圈说,“你若能陪客人,我立刻给你最好的祛疤膏。”

“不用。”

叶凝雪冷冷的说,“我喜欢做杂役,我出去倒夜壶了。”

凤三娘阴测一笑,没有阻止她。

“你去牡丹姑娘房间拿夜壶出来倒。”

丑婆子指着一个房门说。

凤三娘默然点头,走到门口,一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她看清楚那脸,心一沉,急忙转身别过脸躲开……上冰山,下火海了吧?

在极度的冷热交战的痛苦之中,她艰难地睁开双眼,看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略显艳俗的粉色床幔,还有浓重的香氛味。

这时,从外面走进一个穿着艳丽,略显轻浮地luo露出大半酥一胸,有着某种难以言辞风情的女人,她看到叶凝雪醒了,脂粉掩饰不住细纹的脸露出了欣慰的笑意,软声说,“你醒啦,现在感觉怎样?”

叶凝雪有点干涩的樱唇抿紧,没有说话,只用一双空洞得没有任何生机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像一只被人抽尽了精气神的木偶。

那女人也没有生气,伸出手摸了一下叶凝雪的额头,舒了一口气说,“还好,总算退烧了。”

“我想死。”

叶凝雪哑声说。

“啪——”

那女人竟然扬起手掌,毫无征兆地扇了她一个耳光。

脸颊火辣辣的痛,让她那黯然的眼眸里稍微燃起了一点生息,但随即又黯了下去,一脸无所谓的说,“打吧,把我打死最好,反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我不管你以前是谁,是怎样活的,你现在的命是属于我的,你得给我好好的活着还债!”

女人又扇了她一耳光,恶狠狠的,“否则,我有一千种办法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呵呵,我现在和生不如死有什么区别?”

叶凝雪虚弱地嗤笑,“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惨?”

“来人!”

女人朝门外吆喝了一声,从外面进来了五个丑陋不堪的猥琐男人,色眯眯地看着床上娇美如花的叶凝雪流着口水。

“你知道我这是什么地方吗?”

女人冷冷的问。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叶凝雪有气无力的回答。

“我这里是怡红院,也就是你这些官家小姐们最看不起的烟花之地,我是这里的老板凤三娘,那些被强买进来的女子,哪些开始不是要生要死不服不愿意在这里活着的?但最终还不是被我整服,乖乖在这里欢笑着陪着各色客人?”

凤三娘从怀里掏出一张买卖合同,展给叶凝雪看,冷笑着说,“我花了三百两银子买下了你,你以为我会做亏本生意?”

叶凝雪血液冷凝,窒着呼吸看着凤三娘,嘴唇在微微的颤抖。

以前,她最鄙视的人就是伎女,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做伎女。

“如果你想寻死,或者想要逃走,一旦被我抓住,这五个人会轮流羞辱你,也会把你身上的衣服剥光,绑在迎客厅的柱子上,让来往的客人羞辱,你身材这么好,一定会给我带来不少客人的。”

凤三娘艳丽的脸带着阴测的笑意,“但如果你没有要逃走的想法,我可以让你选择是做陪客的伎女,还是做打杂的杂奴。”

叶凝雪全身鸡皮疙瘩骤起,像坠入冰窟里面,感觉心脏都冷却了。

“嘿嘿——”

那五个高矮肥瘦不一的猥琐男人荡笑着向叶凝雪逼近,扯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

凤三娘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

“嘶——”

叶凝雪的衣服被撕破,在一个男的手要摸上她的时候,她焦急大叫,“你让他们停手,我不想死了,我做杂奴!”

“确定?”

凤三娘朝那五个男人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冷冷的问。

“我确定,我做杂奴!”

叶凝雪捂紧被子说。

“好,你们出去!”

凤三娘让那五个男人出去,弯身伸手摸着叶凝雪的脸蛋,极其惋惜的说,“这小脸这么漂亮,如果能陪客的话,可以成为花魁了,为什么要做那么苦累的杂奴呢?”

叶凝雪看着自己那尖利的指甲,突然抬手,用力在脸上抓了一下。

五道清晰的血痕呈在她那嫩白的左脸上,触目惊心!

“你真是的!”

凤三娘惋惜地跺脚嗔骂,“不陪客就不陪客,至于自毁容颜吗?”

叶凝雪默不作声,看向前面铜镜里的自己。

以前,她极其爱惜自己的容颜,不容许有一点瑕疵和损伤,也以自己那漂亮的容颜而自傲。

现在,镜子里的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原来那双被称为灵动得可以说话的大眼睛,也黯然无光彩。

“今天让你养病,明天开始给我干活!”

凤三娘抛下这句话走了,并且让两个男的在门口守着,以防她寻死。

*

“起床!”

叶凝雪睡得迷迷糊糊,被人扯开被子,粗声粗气的叫喊。

她睁开像被浆糊黏住了的双眼,看到一个长相丑陋,身形粗大的婆子,正在不耐烦地推着她。

叶凝雪刚想要责骂她竟然这么大胆,突然看到那艳俗的粉红床幔,方惊觉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有两个贴身丫鬟,两个干粗活婆子侍候的叶家大小姐了。

“凤老板让我从今天开始带你干活,你敢偷懒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婆子一张丑脸凶神恶煞,让叶凝雪全身发毛。

她挣扎着起身。

婆子扔给她一套粗布麻衣,“赶快穿上出来干活,等你倒姑娘们的夜壶。”

“倒夜壶?”

叶凝雪有点惊讶的说,“我做不了这么脏的活。”

“呵!”

婆子冷笑着,瞥了一眼她,“既然不想干脏活,那又何苦毁了自己的容颜?”

想到凤三娘的话,叶凝雪打了个激灵,急忙说,“我做!”、

摸着眼前这粗糙的布衣,叶凝雪又是一阵心酸和难过。

以前的她,穿着最好的江南丝锦,还必须是致美斋所出品,否则眼尾都不会扫一下。

现在这衣服,比她家干粗活的婆子所穿的还要差,而且散发着一股老旧的霉味。

“不愿意穿这种衣服啊,那把脸养好,我让你穿绫罗绸缎去陪客人。”

凤三娘摇着扇子,扭着腰肢走进来,妖声怪气的说。

“我穿!”

叶凝雪把布衣穿上,粗糙得让她的皮肤立刻感觉痒痒的,像有无数蚂蚁在爬。

“身材不错,气质不错,穿着这粗布衣竟然还有一身贵气。”

凤三娘绕着她打量一圈说,“你若能陪客人,我立刻给你最好的祛疤膏。”

“不用。”

叶凝雪冷冷的说,“我喜欢做杂役,我出去倒夜壶了。”

凤三娘阴测一笑,没有阻止她。

“你去牡丹姑娘房间拿夜壶出来倒。”

丑婆子指着一个房门说。

凤三娘默然点头,走到门口,一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她看清楚那脸,心一沉,急忙转身别过脸躲开……竟然被轻薄的摸了一下屁股!

叶凝雪气得转脸给他一巴掌,“无耻之徒!”

“岂有此理,竟敢打大爷我!”

那男的大怒,抓住了叶凝雪。

叶凝雪急忙用手挡脸。

这男的是京城副总兵之子总裁,以前叶凝雪的追求者,浅薄好女,是她讨厌的人之一。

总裁是练过武的人,而叶凝雪毕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很快被他抓着头发和手,动都不能动。

“叶凝雪?”

尽管她脸上有五道难看的抓痕,总裁还是认出了她,这个他曾经朝思暮想的女神,略微惊讶。

“我不是。”

叶凝雪极力否认。

“你不是?呵呵,你明明是,叶大小姐!”

总裁扯着她的头发,提着她的头强逼她看着他。

“放开我!”

叶凝雪知道也无法否认了,怒瞪着他说。

“叶大小姐,枉我以前把你当冰清玉洁的女神看待,没想到你还是个贱huo,贱到和人乱搞被侯爷退婚,贱到来怡红院,啧啧,我以前真是眼瞎了。”

总裁满脸鄙夷和嗤笑,另外一只手摸上她的脸。

“放开你的脏手!”

叶凝雪又急又怒又羞。

“我的脏手?没有你这身子脏吧。”

总裁的手从她的脸往下摸……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意一yin着能有一天可以摸到她……

“总裁你放开我,放开我!”

叶凝雪拼命的挣扎。

她宁愿被人扔臭鸡蛋臭垃圾,也不愿意被这男的摸一下。

“哎呦喂,梁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呢?她不过是我们怡红院的杂奴而已,你没必要犯着要这么劳气吗?”

凤三娘扭着柳腰走了过来,娇语嗲气的说。

“我要她陪我睡!”

总裁对凤三娘说。

叶凝雪大惊,目光投向凤三娘求助。

“梁公子,她不过是一个干粗活的杂奴而已,你想要人陪睡,牡丹不能令你尽欢的话,我可以让雪莲来陪你。”

凤三娘手上的扇子轻轻扇着,娇柔的声音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威力,“你也知道,我们怡红院有自己的规矩,杂奴是不能陪客的,梁公子你不会是想要坏了我们这里的规矩吧,到时候我怕我的老板会不高兴,对你不利哦。”

众所周知,怡红院大老板神秘不能惹,谁敢在怡红院闹事,必然倒大霉。

之前有兵部尚书的儿子在这里争风吃醋闹事,结果被打断了双腿扔到他家门口,尚书却不敢追究。

总裁的父亲不过是副总兵而已。

“我不坏你们这里规矩,但是她刚才打了我,这口气我是怎样都要出的。”

“不知道梁公子要怎样出这口气呢?”

凤三娘媚笑着问。

总裁看着叶凝雪那对他依然充满鄙夷的高傲的脸,松开那抓着她头发的手,伸出脚说,“我要她帮我擦干净这鞋。凤老板,她不过是个杂奴而已,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

凤三娘看向叶凝雪,冷冷的命令,“擦!”

虎落平阳被犬欺!

叶凝雪气得浑身发抖,目光扫向那横栏……

凤三娘一把抓住了她,冷冷的说,“你忘记我昨晚对你的警告了?你跳下去如果死倒也罢了,不死的话,你是知道后果的。”

叶凝雪的身子软了软。

“叶凝雪,你以前说我帮你提鞋都不配,呵呵,现在呢,你也不配帮我提鞋,只配擦鞋!”

总裁一想到以前高高在上的叶大小姐极其卑微地伏在他面前擦鞋,就兴奋不已,“凤老板,你的杂役似乎很不听话哦。”

“擦!”

凤三娘严厉的命令,“要不就陪睡!”

叶凝雪轻咬银牙,吞下了那一口羞愤之气,从丑婆子的手里拿过一块抹布,在总裁面前蹲下。

“用你的衣袖擦!”

总裁用脚踢开她手上那块抹布。

叶凝雪再次咬咬牙,放开抹布,用衣袖擦鞋。

“哈哈——”

总裁嘚瑟大笑讽刺,“叶大小姐,你做梦都想不到能有今天吧。当初如果你答应嫁给我,就算你是一只破一鞋,我也是不会用猪笼送你回去的,现在至少可以在我梁府好吃好穿做少奶奶。”

叶凝雪默不作声,一股愤懑之气在胸腔横冲直撞。

她今日会有这番遭遇,全是萧北堂造成的。

她喜欢萧北堂很久了,毫不掩饰对他的爱意,非他不嫁。

最终,等到他向她家求婚。

她欢喜万分,却不料新婚之夜,他突然变成了冷血猛兽,把她打入地狱。

她不明白萧北堂为什么会这样子对她。

她自己很清楚,她并没有任何失贞的行为,明明是处一子之身,为什么却在行一房之时不出血。

到底是天意弄人,还是什么?

“叶大小姐,难道你不知道擦鞋的时候,要抱起人家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慢慢擦的吗?”

总裁的手,挑起了她的下巴,满眼嘲讽问。

叶凝雪把脸别走,强忍着厌恶把他的脚托到她的膝盖上,给他擦鞋。

“哈哈,今天过得真是太痛快了!”

总裁从钱袋里掏出一个铜钱,递向叶凝雪,“这是大爷我赏你的。”

“谢谢。”

没想到,叶凝雪竟然收下了这铜钱,还向他道谢。

“叶大小姐,你真是令我失望,你以前的骄傲劲哪里去了?你怎么能一下子变成这么卑微的贱人呢?你真是令我失望。”

总裁看到她这副样子,有点意兴阑珊了。

“我现在只是个卑微的杂奴,让梁公子你失望实在不好意思。”

叶凝雪淡淡的回答。

她已经下定决心,好好的活着,又朝一日可以找萧北堂问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也明白,像总裁这种人,如果她还摆出高傲的样子,遭受的羞辱会更大。

韩信尚且能忍受裆下之辱,她又何尝不能?

“没意思!”

总裁一脚把她躲开,“下次大爷来了,记得继续给大爷擦鞋。”

“好的,梁公子慢走。”

叶凝雪闷着胸口那一口血,一副卑微自如的样子。

凤三娘看在眼里,淡淡一笑,说道,“这人啊,一旦能明白自己的处境和位置,日子就会好过多了。”

“谢谢凤老板的教导,我进去倒夜壶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