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爽?快点深一点h 粗大强行挤入啊灬啊灬用力啊快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陶羡鱼回答得随意,娴熟的录入指纹,转过身来,“通讯的工具而已,只是为了方便,不过,这款倒是挺好看的。”

其实,她对这类通讯工具并不敏感,用的是功能而已,不过,既然是霍司捷送过来的,她也不好说不喜欢。

这个回答,霍司捷显然很不满意,他目光幽沉的看着她,开口:“你以前只用这个品牌的手机,这个款式预售之前,你就已经很喜欢了。”

陶羡鱼又看了看手里的手机,仰起头迎着他的目光,微微一笑。

“所以,我说我不是陶羡羡,她喜欢的东西,我不一定喜欢,可是你不相信,那么,就当我换了品味吧。”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也不想解释了,左右他是不相信的,那还废什么话?

霍司捷视线凝聚,他发现现在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人了,有时候真的分不清楚她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真的。

片刻,他收回视线,看似漫不经心开口:“你要还的那款礼服已经订好了。”

“这么快?”

陶羡鱼眼中总算闪过一道光芒,只是,这道光芒,让霍司捷莫名有些不悦。

她没在意霍司捷的表情,只是觉得欠着别人的东西总要惦记着,赶紧还了心里轻松。

“那你能帮我联系夏知忆吗?”她又问。

霍司捷皱了皱眉头,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又交给陶羡鱼。

电话很快打通了,传来夏知忆那好听又治愈的声音。

“喂。”

“喂,夏小姐,我是陶羡……陶羡羡。”陶羡鱼不再挣扎了,索性认了这个名字。

“嗯,你最近还好吗?”

夏知忆大概猜出是陶羡鱼,并没有什么惊讶,只是礼貌的问候一句。

陶羡鱼下意识看了看自己手腕上包扎的纱布,不由得苦笑一声。

这算好吗?

“我还好。”

陶羡鱼应一声,直接说还礼服的事情,夏知忆倒也没有客气,问过助理之后,定了下午六点吃饭,在御鼎的VIP见面。

手机是外放的,听夏知忆说完,她看向霍司捷征求意见,霍司捷没说话,她便应了下来。

“晚上让无咎送你过去。”

霍司捷拿过手机,冷冷开口,看不喜怒。

“哦。”

陶羡鱼应一声便没了声音。

霍司捷不说话,她也不说,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她知道霍司捷盯着自己看,却不敢抬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对霍司捷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要说怕也不是怕,就是不敢靠近他,他的气场太强,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片刻,霍司捷收回视线,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出去。

脚步声渐远,陶羡鱼这才抬起头来,那身影挺拔修长,此刻,从她的角度看去,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影子,可是,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下午五点,无咎准时过来接陶羡鱼,礼服放在后座上,陶羡鱼检查了一下,就是那晚宴会穿的那套。

无咎开车很稳,五点半到了御鼎,陶羡鱼去了预定的VIP包间,是霍司捷订的,她可没钱请夏知忆吃饭。

随着服务员进入包厢,陶羡鱼四处看着,高档场所,应有尽有,服务人员的素质也很高,不愧是锦西市最大的娱乐酒店。

不过,这最大的娱乐酒店,既不属于霍家也不是秦家的产业,御鼎的老板很神秘,几乎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人。

陶羡鱼在包间等了一会儿,门口传来脚步声,夏知忆进了包间转手关上门。

她今天穿着紧身皮衣和牛仔裤,包裹着她那魔鬼般惹火的身材,脚上一双黑色的小牛皮靴,衬得人更高挑有致,进来,将那遮住半张脸的鸭舌帽摘下,一头棕色的波浪卷发散开,周身透着一股优雅大气的女人味。

陶羡鱼又看了看自己,上次穿高跟鞋走回去,伤了脚,只能穿运动鞋,加上手腕上的伤口,只能穿长袖的运动服才能压住,这样一比较,她就像是在天鹅面前的丑小鸭一样。

“陶小姐,等很久了吗?”

夏知忆进来跟陶羡鱼打招呼,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人长得漂亮,也很温柔,像阳光一样。

这样的清切感,让陶羡鱼很享受,仿佛是她黑暗人生中的一丝光明。

“没有,我也是刚来。”

陶羡鱼笑了笑,摆摆手请夏知忆入座,很快有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

两人各自点了东西,陶羡鱼将礼服拿给她,“上次真的谢谢你了。”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夏知忆接过礼服,也没看,就放在了身边,视线却是落在陶羡鱼身上。

她喝了一口咖啡,开口:“那天宴会,舞会开始后,姜娴从二楼滚了下来,当着众人的面儿,衣服都扯破了。”

聊天的语气,和平常一样,可听在陶羡鱼耳朵里,惊得她瞪大了眼睛。

之前姜娴弄坏了她的裙子,害得她差点在众人面前走光,不用想,姜娴的出丑是被报复的,而能对姜娴出手的人……

“是……霍司捷?”

她下意识开口,却依旧不敢相信,而夏知忆却点了点头。

“你是三少的未婚妻,他这样做是为你出气。”夏知忆端着咖啡杯,优雅的抿了一口。

这话擦过耳边,陶羡鱼心里莫名的晃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摇了摇头。

“他只会为了自己出气吧,当时的情况我若是出丑,霍司捷就成了笑话,姜娴对我出手不看场合,连他也得罪了。”她不相信。

夏知忆抿了抿唇角,道:“三少是在乎你的。”

在乎?怎么会呢?

谁会将自己在乎的女人送到别的男人身边?

“他那么恨我,怎么可能会在乎我呢?”

陶羡鱼唇畔的笑容带着一丝自嘲的味道,说完,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

花茶口味清淡香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喝进嘴里有股苦涩的味道。

夏知忆看着她,漂亮的眼中透出一股复杂的神色,停了一下,又说:“那天你不见之后,三少疯了一样到处找你,要说他不在乎你,我是不信的,只是,我不明白的是,既然在乎你,为什么还要把你送到小让的房间里?”

她的声音依旧婉转动听,只是这句话出口,看向陶羡鱼的目光之中多了几分探究。那晚门口的监控视频里,陶羡鱼是被秦让强行带进去的,但是后来为什么她人不见了?

从整件事情上来开,陶羡鱼并没有吃亏,而霍司捷得到了月亮湾的项目,给了秦让一个下马威,有些事情,不用看证据,事情的原委就能想到了。

夏知忆的目光,让陶羡鱼有些紧张,很明显,她是知道的。

“我说那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你相信吗?”陶羡鱼低沉开口,声音还没有完全恢复,依旧有一丝苍哑。

夏知忆纤长的手指勾着咖啡杯,看似不经意的点着,目光看向陶羡鱼,微微勾起唇角,吐出三个字。

“我相信。”

从监控来看,陶羡鱼的反应很真实,被秦让拖进房间时眼睛里的慌乱也不是装的,夏知忆是个演员,一眼就能分辨清楚。

陶羡鱼没想到她回答得这样干脆,刚刚脑子里想的辩解的话,反而有些多余。

她笑了笑,道:“谢谢夏小姐的信任,只是,你既然相信跟我没有关系,又何必跟我提起呢,那晚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

霍司捷带她去宴会,原本就是为了羞辱折磨和利用,她并不想再回忆。

“怎么能跟你没有关系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陶羡鱼浑身一僵,抬头,果然看到秦让站在门口,那张精致的小奶狗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

“你,你来做什么!”陶羡鱼眼底闪过慌乱。

她知道秦让失控是因为蓝宝石项链上的东西,可这不妨碍他依旧是个危险人物。

“抱歉陶小姐,小让只是有几句话想跟你说,你不用这样紧张。”夏知忆看到陶羡鱼都变了脸,急忙解释。

她没想到陶羡鱼的反应这么大。

秦让睨了陶羡鱼一眼,走过来,慢条斯理的坐在了对面。

“你这么怕我?”

他拿起桌上的勺子,挖了一口夏知忆的蛋糕送进嘴里,微微蹙了蹙眉,不知道为什么女人都喜欢这种甜腻腻的味道。

陶羡鱼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皱起的眉头表达出自己的不悦,不是怕,而是不喜欢。

秦让忽略她的不悦,歪着头看向夏知忆,道:“姐,我进来的时候,崔助理让我提醒你看时间。”

明星要出席各种活动,尤其是夏知忆这样的当红明星,通告更是排的满满当当,陶羡鱼是有多大的面子,让她在百忙之中挤出半个小时来?

这一刻,陶羡鱼心中绕出一丝疑惑。

夏知忆这样的大明星,为什么肯在自己身上花时间?她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她视线停留的,或许,是因为霍司捷?

夏知忆看了看手表,略带愧疚的开口:“夏小姐,衣服我就收下了,谢谢你的咖啡和蛋糕,我差不多要走了。”

“好。”陶羡鱼应声。

说着话也准备起身离开,只是还没站起来,对面伸出一双胳膊压着她的肩膀往下一压,一下子又将她压了回去。

“秦小爷,你……”

陶羡鱼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挪了挪,警惕的看着秦让。

此刻这张小奶狗模样的脸就在面前,却让陶羡鱼紧张不已,更因为上次的事情,又多了几分尴尬。

秦让倒毫不在意,半眯着桃花眼看向陶羡鱼,带着痞痞的笑容。

“你怕什么?我又不吃了你!”

他侧身坐下,将对面的蛋糕拿过来,又挖了一勺,却没吃,而是递向了陶羡鱼。

“我有!”

陶羡鱼往旁边挪了挪,离他远些,然后将自己的蛋糕拿过来。

她实在不知道跟秦让有什么话可说。

秦让转手将蛋糕送进自己嘴里,依旧不喜欢那个味道,但是又上瘾,就像陶羡鱼一样,她避之不及的样子,让他很不悦,可看到她的时候,又会莫名其妙的心痒。

大概,是因为她是霍司捷的女人吧!

陶羡鱼被秦让盯得很不舒服,他不说话,索性她自己开口:“上次的事情,我并不知情,秦小爷若是算账,应该直接找三少,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

秦让挑了挑唇角,伸手勾住陶羡鱼的下巴,道:“谁说跟你没有关系?整件事情的核心,不就是你吗?”

陶羡鱼眉头一皱,将秦让的手打开,“我说了,那件事从头到尾我都不知情,你要找的是霍司捷,不是我。”

说着话,她起身就要走,却被秦让抓住手腕,一把拽了回来。

“你既然知道是他,你就不生气?你可是他的未婚妻,他却把你送到我床上……”

秦让半眯着眼睛看她,话出口,她的脸色明显难看了几分,他很满意她这个反应。

唇畔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秦让凑近陶羡鱼,声音低哑诱人,“霍司捷这样的男人,留在他身边只会让你受伤,不如留在我身边,他能给你的,我也能。”

陶羡鱼怔了一下,霍司捷能给她什么?

他那么恨她,给她的只有折磨和仇恨。

“秦小爷身边的女人多的是,想要什么样的都有,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她往旁边挪了挪,离开秦让那午夜烈焰的笼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你说的没错,我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但是你却没有选择。”

秦让勾了勾唇角,笑容之中多了一丝凉意,“霍司捷恨你,即便维持你们未婚夫妻的关系,也是为了把你困在身边折磨你,陶家已经不管你了,你连逃都没地方逃,而我,是唯一能跟霍司捷抗衡的,跟了我,就不用再在他身边受罪折磨,难道不好吗?”

他盯着陶羡鱼,声音极具迷惑。

霍氏。

霍司捷正在开视频会议,无咎的电话打了进来,看看时间,快到七点了,按时间来算,陶羡鱼见过了夏知忆应该要回家了。

他拿起手机接听电话,慵懒的吐出一个字,“喂。”

“三少,秦小爷来了御鼎,刚刚进了包间。”

无咎的声音比往常更加沉冷,想了想,又加了一句,“秦小爷离开后,夏知忆就走了,陶小姐还没出来。”

霍司捷的脸色陡然阴沉,抓着手机的手用力,关节处泛起了白。

秦让,上次的亏没吃够,还敢往陶羡羡身边凑!

好,很好!

“去把陶羡羡带出来,立刻送回去!”他眼底腾起一片烧红。

无咎拧着眉头,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回答:“秦小爷带的人多,我暂时进不去。”

看到秦让的瞬间,他立刻就要进去带陶羡羡离开,可秦让的人把他拦在了外面,无咎很能打,可架不住一个人对多个,这才给霍司捷打了电话。

“你在那里盯着!”

霍司捷的脸阴沉得可怕,挂断电话,同时也结束了视频会议,带着周身的冷气冲了出去“叶玄,你一定要帮帮我!”

正值清晨,一个身穿睡衣,身材姣好的美女焦急地从闯进了叶玄的房间。

叶玄微微一愣,道:“李茹,怎么了?”

李茹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叶玄的眼睛:“叶玄,你是我丈夫,你一定会帮我的吧?”

“哪怕要坐牢,你也会帮我的,对吧?”

叶玄脸色微变,道:“坐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有人栽赃诬陷你吗?”

说话间,叶玄沉声渐冷,杀气四溢。

身为北域之主,万千敌人口中的活阎罗。

叶玄手上沾染了无数敌人的鲜血,假如有人敢动自己的妻子,他绝对会让知道,什么是残忍!

李茹摇头,道:“没有,不是我出事,是我弟弟,我弟弟出事了。”

“半个小时之前,我弟开车撞到了一个小姑娘,他一时冲动,开车逃逸了,他回家才想起来,那里是人行道,是有监控的,他根本逃不了!”

叶玄听了这话,道:“在人行道上撞人?还逃逸?”

李茹着急道:“是啊,我弟才刚刚二十岁,他还是个孩子,他这样可能会坐牢的!叶玄你帮帮我好不好?”

叶玄沉默,随后无奈道:“这事从头到尾,都是你弟弟在犯错,我怎么帮你?”

李茹忙道:“警察很快就会找到我们家了,等到警察找上来的时候,你就说车是你开的,你替我弟弟把这锅给背了,行不行?”

叶玄脸色一变,心也凉了半截,道:“让我顶罪?凭什么?”

李茹皱眉道:“就凭你是他姐夫,你不应该帮帮他吗?他还是个孩子啊,你就眼睁睁看着他这辈子被毁了?”

叶玄冷笑一声:“孩子?据我所知,你弟女朋友都不止交了一个吧?他自己都能造人了,他还是个孩子?”

李茹有些生气了:“你说这些干什么?我就问你帮不帮吧!”

叶玄摇头道:“没法帮,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做错事情就得认罚,这是叶玄身为大夏战神行事的准则。

即使是小舅子了,只要真的犯了罪,他一不会包庇对方,二不会替对方顶罪,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李茹愤怒道:“你要不帮我,那我们就离婚!你可想清楚了!”

李茹这话一出,叶玄顿时色变,内心一阵刺痛。

他面沉似水:“李茹,离婚两个字,你也可以轻易的说出口?”

李茹突然讥笑起来:“你都不爱我了,我怎么不能说?”

叶玄怒道:“不爱你了?难道,爱你就要为你弟弟去坐牢吗?你这是什么野蛮逻辑?”

李茹也怒了:“我野蛮逻辑?”

“叶玄我呸,扯什么逻辑,不肯为我付出你就直说!”

“跟我谈爱?你以为我真是和你一见钟情?可笑!”

“我告诉你吧,跟你结婚我是有隐情的!而且,外面大把的男人等着我呢,你算什么?”

轰!

叶玄如遭雷击。

看着眼前的妻子,竟觉得如此陌生。

这真的还是那个善良的女孩吗?

是自己看错人了?

还是,时间终究会将人改的面目全非?

叶玄漠然,话已至此。

似乎再没什么好说的了。

……

五年前,叶玄还只是一位普通战士。

犹记得,那是一五年的秋冬之际。

那一次任务之中,他身中剧毒,濒临死境。

幸得一位女子的帮助,对方以身饲虎,以清白之躯,帮助叶玄渡过了难关。

叶玄一直将此事记在心中。

当时情况危急,环境特殊,叶玄也不清楚女子的长相和姓名。

而五年后,叶玄南征北战,开疆扩域,终成北域之主!

一手掌生,医术出神入化。

一手主死,敌人闻风丧胆。

掌控权势的他,第一件事就是派人调查当年的事。

确定了女子的身份,正是眼前的李茹。

叶玄便隐藏身份,回归城市。

追求了李茹一段时间,两人便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到现在,结婚已经两个月了。

然而,结婚后,两人一直分床睡,到现在也没洞房一次。

叶玄起初也没在意,他只当自己妻子是因为那次遭遇,对床笫之事有了阴影,只要能慢慢的消除她的心理阴影就好了。

也因为当年的亏欠,叶玄愿意给她想要的自由。

所以即使李茹以工作为由经常外出。

叶玄也不调查,不怀疑,而是给予自己的信任,默默守护。

这是叶玄的温柔,也是他的弥补方式。

没想到,对她的宽容,却成了她放纵的理由。

或许,这荒唐的三个月,是该就此结束了!

想到这里,叶玄叹气:“离婚就离婚吧。”

但李茹一听,却神色一变,改口道:“果然!这就要离婚了?我说的都是气话……”

叶玄笑了,嘲讽道:“不是你自己的提的离婚?”

“而且,你也别自欺欺人了,我们现在和离婚有什么区别?”

李茹听了这话,以为自己猜测到了叶玄的目的。

她将睡袍向下一拉,曼妙胴体展露无疑。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不愿意帮我是吧?行,不就那点事情吗?来吧,动作快点儿!”

叶玄愣住了:“你什么意思?”

李茹继续脱着自己的睡袍,一边脱,一边道:“你快点儿,警察用不了多久就到了,只要你愿意替我弟顶罪,我就满足你一次。”叶玄看着这一幕,厌恶道:“够了!简直是无理取闹!”

李茹听了,立马怒道:“你还是不是我老公,让你帮我一次,就这么难吗?”

叶玄看着李茹,道:“现在记得我是你老公了?那你敢不敢把你手机给我,让我先看看你的手机,让我了解一下,什么叫外面大把的男人都在等着你!”

李茹一听,神色有些慌张:“你看我手机做什么?那是我的隐私,就算是夫妻,也是有隐私的。”

叶玄听了这话,叹气道:“行了,你不用废话了,我不可能帮你弟弟的,更何况是顶罪!”

李茹却依然不死心:“叶玄,求你了,你没喝酒,进去最多一两年就出来了。”

叶玄看着李茹,道:“你既然这么心疼你弟弟,你自己怎么不去替他顶罪呢?”

“你!”李茹恼怒不已。

叶玄淡淡道:“我要是你,现在就去医院,看看那个受伤的小女孩,至少先取得受害家属的原谅,这样等警方量刑的时候,也能判轻一点。”

李茹想了想,道:“好吧,那我现在就去医院。”

随后她又眼珠一转,突然道:“你必须跟我一起去!”

叶玄冷道:“凭什么?”

李茹笑道:“就凭现在我们还是名义上的夫妻!你还是我弟弟的家属。”

叶玄不置可否。

两人开车前往医院,途中路过一个水果摊。

李茹道:“叶玄,你去给那个小姑娘买点儿水果。”

叶玄点了点头没多想,就下了车。

见叶玄在水果摊看水果,李茹当即偷偷给自己弟弟李伟打了一个电话。

“小伟,你在家里是吧?警察去了没有?”

李伟声音非常紧张:“警察还没来,姐,叶玄那废物怎么说啊,他答应替我顶罪吗?我不想坐牢啊姐!”

李茹恼怒道:“叶玄这个废物,实在太自私了,他宁愿离婚也不愿意替你顶罪!”

李伟很愤怒:“他怎么敢的?姐你下嫁给这么一个废物,他不应该感恩戴德吗?他怎么能拒绝!姐,你帮帮我啊,要不你替我顶罪吧?”

李茹骂道:“让我替你顶罪?你疯了你?你放心,他虽然没答应,但是我们有其他办法。 ”

李伟愣了愣:“姐,你的意思是……”

李茹眼中带着一丝阴狠,道:“待会儿警察去问你,你就说你在家里睡觉,你的车借给你姐夫开了。

我过会就去看那个小姑娘,到时候,当着小姑娘和她家人的面,我就说,车是叶玄开的。

你和爸妈那边也都统一商量好,到时候,我们言辞统一,这么多的人证,他不想认罪也得认!”

李伟听了这话,顿时笑了起来:“姐,这个办法妙啊!”

李茹冷笑道:“哼,这个废物还想和我斗?老老实实去坐牢吧!”

“好了,他快回来了,我挂了。”

说完,李茹赶紧挂断了电话。

没一会儿,叶玄便拎着大包小包的水果回来,然后上了车。

半个小时后,叶玄和李茹两人来到了江城市人民医院的一间病房。

病房之中,一个身材妙曼的女子守在病床前,光看背影,便知道是一位大美女。

比起李茹的身材,女子要强太多了,该纤细的地方纤细,该丰润的地方丰润,曲线优美,让人望眼欲穿。

病床上,一个瓷娃娃一样的小女孩躺在病床上,头上还缠着纱布,小腿裹着石膏,胳膊上似乎也有外伤,眼眶红红的,看上去颇为可怜。

叶玄看了这一幕,心中对于李伟的感官更差了,不仅酒驾撞了孩子,竟然还逃逸了,真不是个东西!

此刻,女子也转过身,看向了叶玄和李茹:“你们是……”

女子神色憔悴,眼睛红红的,显然已经哭了许久了。

不过即便状态很差,但依然掩盖不住她绝美的容颜。

李茹将水果放在了病床的床头柜上:“我是肇事者家属,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苏梦漓听了这话,顿时愤怒道:“肇事者家属?是谁撞了我女儿?他为什么要逃跑?你知不知道,因为他的逃跑,差点害死了我的女儿!”

李茹听了这话,看了叶玄一眼,然后道:“肇事者就是他,我老公,他当时撞到人,实在太慌张了,紧张之下就跑了。”

“你这个混蛋!”

苏梦漓听了这话,气得站了起来,一巴掌向着叶玄脸上扇了过去。

叶玄脸色一变,他直接退后了一步,躲过了苏梦漓的巴掌。

然后质问道:“等等!李茹,你胡说八道什么?明明是你弟弟喝了酒开车,撞了小姑娘,你居然怪到我头上?”

李茹直接反驳道:“叶玄,好你个没良心的,我弟好心好意把车借给你开,你出了事,竟然还诬赖我弟?敢做不敢当,你还算不算男人了?”

苏梦漓看着李茹和叶玄,一时分辨不出来谁对谁错。

便冷声制止道:“你们都闭嘴!这里是病房,是我女儿休息的地方,要吵出去吵!”

李茹此刻目的已经达到了,她自然不会多呆,直接准备离开。

而此时,苏梦漓清冷的声音响起:“带上你们的水果,我不需要!”

李茹听了这话,白了苏梦漓一眼,抄起水果就离开了病房。

随即,苏梦漓看着叶玄,冷道:“你还不走?”

叶玄淡淡道:“我其实懂一些医术,可以让我看看你女儿吗?”

叶玄看着病床上瓷娃娃般的小姑娘,心中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他医术精湛,堪称国手,此时,他挺愿意帮帮这个小姑娘的。

苏梦漓却冷漠道:“不必了,如果真的是你撞得我女儿,法律该怎么判怎么判,你就算在这里讨好我们母女,也没任何用处!”

叶玄叹了口气,正要离开,小姑娘却突然道:“妈妈,让叔叔帮我看看吧,我喜欢这个叔叔。”

刚刚准备离开的叶玄,也转身停下,看着这对母女。

苏梦漓犹豫了一下,才道;“你真的懂医术?如果你伤害我女儿,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叶玄从身上取出了一个针灸的盒子,道:“我从来不骗人。”

他取出了银针,刺入了小姑娘身上几个穴位,银针刺血,但小姑娘没有任何疼痛感,相反,她原本很难受的身体,感觉舒服了许多。

叶玄利用自己的医术,激发生命潜能,压制痛感的同时,帮助小姑娘稳定伤势。

针灸完毕,小姑娘脸上痛苦的表情少了许多,脸上露出了微笑:“叔叔,你好厉害,我不疼了!”

叶玄轻轻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道:“放心吧,最多三天,你就能出院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苏小小,妈妈说我生下来的时候只有这么小一点点,所以叫苏小小,叔叔你呢?”小姑娘边说边比划着。

叶玄笑道:“叔叔叫叶玄。”

苏小小开心道:“叶叔叔,你以后能不能来陪我玩儿啊,我喜欢你!”

叶玄听了小姑娘的话,看向了苏梦漓,这事,自然需要人家母亲的同意。

苏梦漓看着叶玄,道:“如果真的不是你撞的我女儿,以后你可以来看看我女儿。”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